朦胧不清

楼主:超级粑粑浩 时间:2019-06-19 16:40:12 点击:1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90年代末的一个初夏还没那么闷热,当然阳光还是不吝啬的。我仰躺在姥姥腿上,让一束一束阳光透过叶子照在脸上。树叶仿佛离自己很高很远,那是因为阳光真的耀眼。姥姥和邻居们饭前会在成荫的楼下聊着刚出炉的家长里短:哪家的儿子没本事,老子管不住,近期要托人安排上班了、哪家的儿媳持家有方、哪家的孙子昨天又磕破了头......在记忆中饭点儿的开始绝不是因为话题的结束,而是因为一楼窗户里飘来炒菜的香气。回家做饭的开始就是自由发挥时间了,玩具车在地下走着不规则的路线,各路不知名的英雄更是弄的满地打滚,过了一阵屋里飘起了和一楼窗户里一样的菜香。那时候脑子像是印画一样,对家人的一举一动都是朦胧不清的。有着说不出来但却挥之不去的记忆。儿时的我得益于西大坑的建议,被留在了外婆家,这一留也就把所有都联系了起来。
  每天早上飞鸟叫声和厕所的冲水声是我起床的闹铃,醒了却不用穿衣服,因为外婆觉得孩子在床上是最安全最省心的。接着用不了多久厨房这个不大的地方就又出炉了今天的早饭,早饭通常很简单,馒头干粮和米粥或者是时下最方便的方便面。尤其是方便面,拿筷子卷着吃,就像啃鸡腿一样的痛快。上午我的任务就是在床上打滚儿,跟在外婆的屁股后面像个跟屁虫,然后摆弄自己的玩具,还记得外曾祖母说,小屁孩你的玩具都能出来摆摊儿了。各种模型的玩具我还不懂得如何赋予它们使命,那时候想的最多的就是气球上的孙悟空厉害还是奥特曼厉害。我和玩具交集最多的地方就是床下和床上,当然这不仅让外婆洗衣服更勤了,也险些要了我的小命儿。
  那天晌午家里来了串门亲戚,我的父母也来外婆家吃午饭,午饭过后外公叫我一起午休,在外公看来我是个比较讨喜的孩子,即便邻居们每次都叫我“老外”。但留在身边也不觉得是负担。午休时不知道是早上起的晚了还是来了亲戚有点兴奋,在外公的熟睡后我拿出了斯诺克玩具,准备来场自认为会赢得比赛,哎?这个球是不是和鼻孔大小一样?对!经过证实果然不一样大。一通催促声后,床上只剩下凑不齐的斯诺克玩具。门诊的医生用上镊子、用上倒拔垂杨柳的力气,此时我的脸已经发紫了,不仅是憋气更多是被这阵势吓到了,其实那时候我只是还不懂得怎么用嘴呼吸。这场抢救大戏在大人们的大汗淋漓中结束了。也是从这次我午休时改掉了很多的小动作,小主张。然而性格这种东西不是一次就能改得掉的。
  经过这次抢救事件父母多了些去外婆家看我的次数,但是当然我还是住在外婆家,白天重复着跟屁虫,午休时拒绝了小动作,晚上我和外公外婆三人看着当时央视热播的电视剧,做得最多的就是议论故事的后续发展,尽管后续发展已经很明显,三个人还是会讨论一番,有这样的议论才会让我们不失去共同话题,至少今晚我们连在一起。电视剧是在播完两集也就是9点半左右结束,一般结束后外公会煮碗面下肚,这时候的我闭着眼也能猜到面煮的怎么样了,那阵子我一听到筷子的声音就给外婆说,我想吃面,哪怕是品口面汤也好。这种要求当然也是屡试不爽。因为我能感到面汤在喉咙里流淌的美味,不是夸父喝水的饥渴,更像高尔基形容的饿狼铺在面包上,而我铺在的是面上。以至于后期我对抽象的文字描述都想用实际的感受形容,即使很多都不是那么的准确,但是我能真切的感受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超级粑粑浩 时间:2019-06-19 17:46:04
  初来乍到,望大家多多捧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