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年第一天的随手

楼主:铜锣李爱民 时间:2020-01-02 10:59:11 点击:75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太南了”的2019年已经过去,这是新的一天,也是新的一年,这是新世纪20年代的开局之年,祝福一直在路上的你、我、TA,新年快乐!
  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关键词比较多的年,随意抓取、罗列:国产航母、嫦蛾四号、我和我的祖国、凉山救火英雄、中美贸易、猪肉价格、香港修例、孙小果、武汉美团送餐员杀人事件、北京民航医院弑医案件......在新媒体日新月异、形态多变的今天,每件事都触碰着民众敏感的心,不管在电视、PC,还是智能手机的终端,都能得到推送,吸引你关注的目光。这个地球早已成为了一个村,每件事情的发生似乎和你都息息相关。
  刚刚过去的2019年,对于我这个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人以及家庭来说也是不平凡的一年,关键词有元旦饺子、落土、澳门行、惠州聚、重点高中、培训周、亲兄弟缘、二手房销售......这一年,个人的白头发增添了10+,失眠的晚上增加20+,微信和通讯录的名单删了30+,和同学朋友的饭局、酒局少了,但和家人在一起的周末晚上多了40+,全年盯着手机的小时数减少了50+,个人身体锻炼的天数增机了100+,希望在接下来的年度体检中能看到更加健康的指数。
  刚刚过去的2019年,鸡汤式的文字看得越来越少,深度的文章和历史故事接触的比较多;对个人的一些旧有观点有所抛弃,接纳了部分新鲜的规律和基本准则。逐渐明白每个人都是宇宙中的一粒微尘,过程重要过结果;减少了一些自扫门前雪的冷漠,主动的态度越来越多;对于一些旧有关系的维护不再热心统一,而是愿意在人众的场合帮助服务员端水倒酒;朋友圈发布的频率越来越低,却会努力追求一个人静坐下来的状态,甚至有了书法和素描的冲动。
  刚刚过去的2019年,家人健康,各自努力,相互温暖,已经足够。
  愿新的一年,新的十年,守住内心的善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铜锣李爱民 时间:2020-01-03 15:41:11
  如果用数字来梳理刚刚过去的2019年,和生活息息相关的许多过往却充实了起来,许多年后,这些记录一定会成为“我来过这个世界”的组成部分。
  1人离去。年仅35岁的表弟媳妇因为肠癌在前几周走了,在治疗一年后最终撒手人寰,留下了刚满6岁的儿子,带给表弟的是悲痛,小姨也是痛惜儿媳妇。同时,我也对老人留下的那句“身体是一切”感触越来越深,日常生活中严格要求自己要自律起来,达到每天不下于一个小时的锻炼时间;
  2次喝酒断片。一次是在8月暑假,回乡下时在街上碰到沾亲的、父亲生前的同事,父亲在世时,我也知道他们关系很好,两年前父亲走时,他还来为父亲上香。在辈分上我称呼他为大哥,他安排了一场家宴,和我聊起父亲的很多往事,杯盏交错中,我用举杯掩饰着对父亲的怀念;还有一次是在广州,和几个亲密朋友,聊起过往事,感怀时光的无情而喝得断片。
  3段经历。七月因为公事去了一趟澳门,前后一周时间;九月参加了上级单位组织的一次封闭式培训;十月回到乡下安葬父亲骨灰。这些经历都刻骨铭心,不断冲击着自己原有的认知水平。
楼主铜锣李爱民 时间:2020-01-06 15:13:55
  4本书。说起来很惭愧,2019年的年初从网上买了十本书,当时信心满满地以为只是第一个季度的精神粮食,结果被打脸了。实际上,整年下来完整看完的书只有四本,其它的都成列在书柜吸引灰尘。我曾在去年年底的某个周末静坐时,感觉思想深度没有新突破,没有新的方法来自我激励。
  5次回乡下。这个数字虽然不如前些年多,但也算是频繁的。两年前父亲走后,2018年我把母亲接来广州生活了一年。猪年春节后,考虑到母亲的身体原因并顾及乡下亲情,且母亲不想长途跋涉,2019年就没再坚持让母亲回来广州,只能让自己辛苦一点,隔几个月回去一趟乡下看望母亲,幸好这一年来,母亲除了小感冒欠恙之外,没有别的被照顾之需求,让我放心不少。
楼主铜锣李爱民 时间:2020-01-07 15:37:21
  6包烟。这是刚刚过去的2019年每月的抽烟数量,从2004年抽烟开始,到现在十五年有余了,中间一直想狠下心来戒掉,尤其是年过四十后的这几年,但往往失败在毅力不足。现在是强迫自己少量抽,两周限定三包,严格执行,作为制度约束自己。
  7个亲戚长辈。父亲这边有三个姑妈,母亲那边有两个舅舅和两个姨,这七个长辈是血亲比较近的。妈却说,自从父亲走后,与这七个人加起来的感情交流还不如表叔和表婶两个人。表叔是奶奶的外甥,表婶是母亲的闺蜜。这事扯得就比较远了,在那个旧时代,家里只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很少,奶奶和她唯一弟弟(我舅公)就生在那样的家庭,所以她们姐弟的关系非常好。上个世纪的20年代,奶奶嫁给爷爷后,生下的孩子们中唯有父亲是儿子,我舅公成家后也只有表叔是儿子,其他都是女儿。奶奶生前喜欢走亲戚、联络感情,带动着父亲和表叔的关系也很亲密,性格也相似。表叔和表婶都是对生活非常有热情的人,自从我父亲走后,他们更是寻找各种机会和母亲电话、见面,一并开导母亲要积极、乐观面对以后的人生,甚至比我们兄妹几个做得还多,让母亲感动不已。
  讽刺的是母亲那边的两个舅舅、两个姨因为诸多原因与母亲多年不再有联络,三个姑姑也因为失去了父亲这纽带,有些生分起来。最大的姑妈住得近,倒是和母亲有来往,但因为她自身年纪已愈八十,行动不便,意识也没那么清醒,母亲反而成为这个大姑子的苦水散地,每每抱怨她的儿媳们如何如何冷落她,母亲听了也是无能为力罢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