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良相李徳裕的轶事典故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09 10:16:15 点击:2918 回复:5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李徳裕是晚唐有名的政治家、文学家。他和与其父李吉甫均出任宰相,成为一段佳话。

        李徳裕在位时外平回鹘,内整吏治,晚唐武宗朝出现难得的“会昌之治”。因功绩显赫,他被拜为太尉,封卫国公。

       唐宣宗继位后,李德裕被贬为崖州司户。唐大中三年十二月(公元850年1月)在海南病逝。十年后唐懿宗继位,李徳裕得以平反。

        李徳裕的文治武功被人所称颂,唐诗人李商隐称其为“万古良相”,近代梁启超说他是历史上六位著名的政治家之一。

现整理一些古籍上关于他的资料,与大家共享。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7次 发图:22张 | 更多 |
作者:玉谷清溪 时间:2018-08-09 14:06:44
  沙发问好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09 14:42:54
  少时敏辩

  李德裕少时姿质不凡,唐宪宗非常喜欢他,常抱他坐在膝盖上。他的父亲李吉甫也引以为傲,常向同僚夸奖自己的小儿子。时任宰相武元衡出于好奇,把德裕叫来问道:“你在家读什么书啊?”他问这话的意思是想知道德裕有什么志向,谁知道德裕却一声不吭。第二天武相见到李吉甫,笑说你把小儿子夸得太过了。
  李吉甫回家后就责问他为何不回宰相大人的问话。德裕回答道:“武大人作为宰相,他应该问那些调理阴阳处理国政的大事情,而不该问我读什么书的小问题。”李吉甫把小儿子的想法告诉了武相,武相终于改变了对德裕的看法,觉得他具有雄心壮志。
  这个故事出自《北梦琐言》,明代冯梦龙所著《智囊》中也收录了。《北梦琐言》是北宋(一说是五代)孙光宪所撰的历史笔记,记载了唐朝后期和五代的史事。
  这件事纯粹是杜撰。唐宪宗即位于元和元年(公元805年),武元衡于元和二年(公元807年)拜相,唐宪宗即位时李德裕已经是18岁了(李德裕生于公元787年),皇帝不会让这么大的“男孩”坐于其膝上,武元衡当宰相时李德裕也成年了。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09 14:45:25
作者: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8-08-09 14:52:33
  好故事,听着过瘾。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09 15:46:53
  八百孤寒齐下泪

  “八百孤寒齐下泪,一时回首望崖州”,这句话出自唐代范摅所著的《云溪友议》。
  五代王定保所撰《唐摭言》则写成“八百孤寒齐下泪,一时南望李崖州”,北宋王谠所著《唐语林》沿用《唐摭言》的说法。
  李德裕在为官期间,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而且举才不避出身,孤寒才能之士多受其奖掖,郑亚、刘三复、卢肇、丁稜、姚鹄等人,都受到李德裕的举荐推荐。他认为科举应该求贞正之士,且要借科举来振兴中唐儒学。因此,在得知李德裕被贬之后,众多贫寒的读书人惋惜之情就很好理解了。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09 15:55:41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09 17:41:18
  食万羊

  李宣宗时期,李德裕以太子少保之职,被贬到东都洛阳管理事务。曾经叫来一位僧人卜问前程。僧人结坛设像三日,然后告诉他:“您的灾难还没有结束,还会被贬至万里之外。”李德裕大怒,骂他胡说八道。李德裕心有不甘,第二日又叫僧人再占卜。僧人又结坛三日,坚定地说再被贬不可避免,而且此事在一年半载后就会发生。
  李德裕问:“尽管南贬不可避免,那你说我还能回来吗?”僧然说可以回来,接着他说明理由:“宰相您在命中注定要吃一万只羊,现在已经吃了九千五百只。因为您还差五百只羊还没吃,所以还能回来。”
  李德裕仰面长叹:“师傅您真是神人啊。我在元和十三年时,曾做梦自己走到晋山,山上满是羊。有几十个牧羊人迎接我,说这是给侍御您吃的羊啊。我记得这个梦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十几日后,振武节度使米暨遣使送信给李德裕,馈赠他五百只羊。李德裕心里大惊,将此事告知僧人。李德裕问:“这些羊我不吃,那么此祸可以避免吗?”僧人说:“羊已经送到,已是归您所有,不可更改了。”果然不到一年,李德裕就被贬崖州司户,最终死在了那里。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09 17:43:51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09 17:50:27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09 17:54:08
  此后,“食万羊”便用来表示命中注定,富贵不能强求。宋代陆游有诗曰《村居酒熟偶无肉食煮菜羹饮酒》:“三亩青蔬了盘箸,一缸浊酒具杯觞。丈夫穷达皆常事,富贵何妨食万羊。”
  这个故事出自唐代张读的《宣室志》,宋代《太平广记》也有记载,张嶲等人编撰的《崖州志》杂志二中有这个故事,小字注明是出自《太平广记》。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8-08-09 20:45:02
  好故事慢慢听。
作者:崖州人后裔 时间:2018-08-09 21:54:03
  好故事慢慢讲,但我期待自然是在海南的故事。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0 08:49:10
  《唐语林》写的是“三百孤寒齐下泪”?求证。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8-08-10 09:58:11
  好资料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8-08-10 10:07:43
  海南在线首页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8-08-10 10:12:47
  标题添加不上【海南在线首页】字样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0 15:37:27
  浙西断案

  长庆二年(822年),李德裕被贬为浙西观察使。李德裕在任八年期间,把弊风盛行的江南治理得井井有条,成绩斐然。
  故事发生在润州甘露寺,寺乃李德裕在宝历二年所建。
  甘露寺有个主事僧向李德裕控告前任,说在移交寺庙的财产时,被前任主事僧私吞了金子若干两,他还招来前几任的主事僧作证。他们都说是财产是一任接一任的移交的,交割时都有簿籍记载。新卸任的主事僧承认簿籍记载不假,也承认了自己没有把金子移交给下一任主事僧。至此,新卸任的主事僧私吞金子似乎确凿无疑。
  但是李德裕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于是叫来这位新卸任的主事僧问话。这位僧人说出了实情:“大家都愿意掌管寺务。在寺务移交时,一直以来都是写有黄金若干两的文书,但是实际上并无金子移交。他们都说我性情孤僻,不愿与他们交往,因而趁此机会来排挤陷害我。”
  那位喊冤的主事僧说的话是否可信?李德裕沉吟片刻,便有了主意。
  他叫人找来几乘兜轿,把簿籍上记载移交财产的主事僧,分别让他们坐进去,再用帘子盖上,使他们不能彼此互通信息。然后各给一块黄泥,叫各自捏出自己交接时金子的形状。结果是他们捏出的金子形状各异,证明那位新卸任的主事僧所言非虚,因而得以雪冤。
  故事记载于唐代冯翊子的《桂苑丛谈》,北宋的《唐语林》也有记载。

  另外一则故事是关于圣水的。故事出自《唐语林》。
  传说茅山的下泊宫,有茅君在此炼丹,其井水芳香洁净。取水煮肉,良久不熟。
  在宝历年间,据传亳州一带也出产圣水。这个圣水能治百病,但是心要诚才行。别人若问起喝圣水后怎么样,患者及家人要回应说好才有效果,以前久治不愈的疾病都没问题。消息传开,自洛阳到江西等几十个郡的人,都争相前来捐钱取水,获利上千万钱。
  李德裕心疼那些被骗的患者,于是想出一个破除迷信的方法。他命人在大市场用大锅装满圣水,放五斤猪肉进去煮。他说:“如果真是圣水,那猪肉是煮不烂的。”结果,猪肉不久就被煮烂了。
  从此妖言被破,人们再也不相信圣水治愈百病的事情了。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0 15:42:01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0 15:42:30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0 16:33:15
  您好!您的文章《唐代良相李徳裕的轶事典故》已被推荐至"天涯聚焦_发现"栏目,感谢您对"天涯聚焦_发现"栏目的支持!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0 17:26:30
  让唐宣宗感到害怕

  李德裕是唐武宗最得力的宰相,可以说是他们俩共同制造了“会昌中兴”的中晚唐短暂繁荣的景象。
  唐武宗对其叔父李忱一直有防备,觉得他有野心。确实,在武宗驾崩后,宦官们就簇拥李忱当上了皇帝,是为宣宗。
  唐宣宗的加冕典礼是太尉李德裕主持的。那天宣宗的感觉很不好,加冕典礼完毕,他对身边的人说:“刚才在我身边的是不是李太尉啊?他每看我一下,都让我毛发直竖,浑身寒颤。”这种感觉,他身边的宦官们哪能感受不到呢,李德裕打压宦官是最不遗余力的。
  第二天,唐宣宗迫不及待地把李德裕支走了,让他去荆南任节度使。

  这个故事来自《资治通鉴》。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0 17:29:19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0 19:16:24
作者:愚愚愚愚也 时间:2018-08-10 22:32:13
  @崖州人后裔 2018-08-09 21:54:03
  好故事慢慢讲,但我期待自然是在海南的故事。
  -----------------------------

  海外游子也是在期待海南的故事。
我要评论
作者:愚愚愚愚也 时间:2018-08-11 03:04:29
  今又看了一遍,
  本贴资料详细。
  送楼主百合花,
  聊表感谢之意。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1 04:39:43
  @愚愚愚愚也 谢谢您的百合花。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2 08:08:47
  李徳裕被派往荆南任节度使从制度上不算被贬。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2 09:44:49
  一贬再贬

  唐宣宗即位后,就开始对唐武宗的遗产进行清算,先是重用宦官,然后是抑道扬佛,杀了几个有名的道人。接着借平反吴湘案的机会,彻底肃清了李党的影响,牛党大获全胜。
  而李徳裕,受吴湘案连累,从东都洛阳被贬潮州司马,接着被贬崖州。
  奇怪的是,李徳裕被贬潮州,只见于《旧唐书》,而未见于《新唐书》和《资治通鉴》,从而有人怀疑是否有这回事。笔者查阅《全唐书》,见到了唐宣宗签发的李徳裕被贬潮州的制书,而且再贬崖州制书中也提到李徳裕是潮州司马,所以这个怀疑基本上可以消除。只不过,很有可能李徳裕还没到潮州上任,再贬崖州的制书就到了,这也可能是《新唐书》、《资治通鉴》未提贬潮州这事的原因。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2 09:45:13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2 09:46:31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2 10:07:20
  李徳裕从潮州再贬崖州,不但是路更远了,职位也降了不少,从司马(从五品)降到司户参军(正七品)。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2 10:25:26
  在唐武宗朝时,李徳裕早就想急流勇退了,无奈唐武宗坚不答应。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2 12:05:36
  这是李徳裕在浙西时写的关于亳州圣水的状文。文中令狐楚是令狐綯的父亲。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3 01:06:23
  做祝鸡翁

  从繁华的京都到蛮荒之地,从从一品爵位卫国公到七品小官司户参军,这其中的落差实在有点大。
  李徳裕是携家带口来的,虽然他仍然是个朝廷命官,但是靠那微薄的薪水养活一大家子人还是很困难的。
  幸亏还有亲戚的帮助,事实上他们与外界并不完全隔绝。
  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李徳裕还是持有乐观的态度。他在给朋友段成式的信中,说自己身体尚好,并戏称自己是“祝鸡翁”。
  祝鸡翁是个传说中的人物,他养鸡千余只,给每只鸡都起个名字,可以说是个有情趣的文化人。因为邻居家的鸡经常飞入他的官舍,也算是与它们有缘吧,所以才有这个戏称。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3 02:05:22
  晚年仍著书立说

  李徳裕在海南只有不到一年的短短时间里,尽管十分困顿,仍然笔耕不断,写出了几十篇政论文章,聚结成册,名为《穷愁志》。在这本政治和时评论文里,我们看到了李徳裕深邃的思想、卓越的语言艺术和巧妙的文章编排技巧。
作者:南山山人1961 时间:2018-08-16 23:00:15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8 09:49:32
  厄在白马

  唐文宗很欣赏白居易的文才,想招他为相,就此征求李德裕的意见。李德裕说:“乐天年老多病,不适合担任朝廷要职。他的堂弟白敏中学问不在他之下,可委以重任。”
  得到李太尉的举荐,白敏中晋升为翰林学士。
  得到李德裕提携重用的白敏中,确实发挥出自己的才能,在宣宗朝当上了宰相。然而他却以怨报恩,背后捅了李相一刀。
  五代文言轶事小说集《贾氏谈录》谈到一则趣事,说是在李德裕刚开始任翰林学士院领导的时候,有看相的人曾对他说,您以后会位极人臣,但是会因为白马而遭受厄运。以后他是小心翼翼,连亲戚都不敢养白马。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李德裕还是遭到来自身边白马的沉重一击,白敏中成为牛李党争中牛党的急先锋,终于致李德裕于死地。
  白敏中这种背叛恩师的行为,为士大夫所不齿。白敏中死后,唐宣宗还是没顶住舆论的压力,给他的谥号为“丑”。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8 11:05:28
  遭到报应

  李武宗即位后,开展了一场“拆毁寺庙,逼僧还俗”的运动,史称“会昌灭佛”。李德裕作为武宗最倚重的大臣,是这场运动忠实的执行者。
  李德裕被贬崖州后,心里面很惆怅,经常登上望阙亭遥望北方,诗作《望阙亭》便是当时心境的真实反映:“独上江亭望帝京,鸟飞犹是半年程。碧山也恐人归去,百匝千遭绕郡城。”
  《唐语林》有个故事。说是有一次李德裕步行到一座古寺。他在老禅院逗留了好久,发现里面墙壁上挂了十几个葫芦。
  最近他的脚老是疼,于是手指葫芦问老和尚:“葫芦里有药吗?我的脚最近不舒服,愿得到师傅您的帮助。”
  老僧淡淡一笑,说:“这里面装的不是药,而是骨灰。当初太尉当朝时,一些人被贬到此地而屈死。贫道同情他们,就收其骸骨烧了,把骨灰装在葫芦里,等他们的子孙来时还给他们。”
  李德裕怅然若失,回家以后心疼病发作,当夜就死了。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8 11:07:51
作者:崖州人后裔 时间:2018-08-18 23:42:11
  @孔山人 陈教授终于把故事讲到海南了,辛苦了!
  关于《望阙亭》一诗,我想请教陈教授如下问题:1、到底这首诗是不是李德裕本人所写?2、这首诗所写的是不是在“崖州”治所?3、如果是,那么请问这首诗所描述的景色应该是琼山还是崖城?
  我们都是地地道道的海南人,我们对琼山和崖城都很熟悉,平心而论,如果说这首诗就是在琼山写,那么我们可否肯定这首诗不是出自于李德裕之手,因为琼山北望只有大海,没有山重叠绵的景色。相反,如果说这首诗所描写的景色就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可否断定这个地方十有八九就是崖城的。不知道陈教授能否给予释疑?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些疑惑,正如陈教授之前曾经讲到的关于李德裕的贬所之争有两大派,一是“琼山派”,二是“崖城派”,这两大派从古自今一直争论不休。但我就纳闷,为什么许多学者宁愿相信三次赶考都落榜的吉大文而不相信张之洞,又为什么宁愿相信海师的副教授李勃而不相信郭沫若。在此还想请陈教授能够拔荏释疑。谢谢!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9 10:34:43
  @崖州人后裔
  关于您的问题,我试谈谈自己的看法。
  《望阙亭》一诗为李徳裕所作,目前还没有人怀疑,这个我也不怀疑。
  诗中所写当为崖州治所的景色。
  我认为所写是现琼山景物。
  张之洞并没有做出结论。
  谁对谁错,不是以地位作为衡量标准。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9 10:38:56
  从唐宣宗签发的制书来看,李徳裕被贬崖州无疑,而当时崖州并不包括现三亚和乐东。现三亚乐东一带当时叫做振州。所以,李徳裕被贬宁远是错的。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9 10:45:11
  现在普遍的观点是,唐颜城(舍城)治所在现美兰镇多吕村。在那里找到了清朝时所立的望阙亭碑。而唐代另一个贬相韦执宜墓却在龙泉镇新联村。两者相隔甚远。因此我怀疑唐崖州治所的位置是否准确。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9 10:45:51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9 10:48:31
  望阙亭只是个小亭子,视野很小。即使说治所是在先美兰镇多吕村,视野所见满眼都是山也不为奇。琼山这个名字也是以山为名的。
作者:崖州人后裔 时间:2018-08-19 20:52:11
  @孔山人 2018-08-19 10:34:43
  @崖州人后裔
  关于您的问题,我试谈谈自己的看法。
  《望阙亭》一诗为李徳裕所作,目前还没有人怀疑,这个我也不怀疑。
  诗中所写当为崖州治所的景色。
  我认为所写是现琼山景物。
  张之洞并没有做出结论。
  谁对谁错,不是以地位作为衡量标准。
  -----------------------------
  @孔山人
  谢谢陈教授百忙之中回帖!
  1、唐时崖州治所如是在琼山的多吕村,那么这个治所真的应该重新考究,因为该治所距离海边没有几公里远,这个地方除了村庄就是田洋,绝对没有山丘,当年哪怕望阙亭再矮,李德裕登亭北望时除了村庄、田洋就是一望无际的海洋,他怎么能写出“百匝千遭绕郡城”这样的诗句来。
  2、隋末时,冼太夫人奏请梁武帝在海南设立崖州,恢复对海南岛的实际统治,治所应是现在的新坡镇,此处与多吕村相距有20公里。可问题来了,朝廷设立崖州府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治理“黎乱”,那么试问隋朝的崖州府已经向山区推移至新坡镇,但到了唐朝又为什么崖州府又回迁到海边的多吕村,为什么?
  3、张之洞到底是不是对李德裕的贬所没有做出结论,这个问题就单从何老师的帖子足以证明张之洞对李德裕的贬所是有结论的,而且是很明确的,因为他曾经三番五次地委托崖州府(崖城)的官员为其寻找李德裕的“忠裔”,而没有让“琼山府”的官员为其寻找,这难道不是结论吗?

  4、 我很赞同陈教授“谁对谁错,不是以地位作为衡量标准的观点”。的确,如果学术研究要是以官大官小来衡量学术的标准,我看这样的学术研究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其实我的观点是,中国历来(尤其是古代)都是奉行“学而优则仕”的国家,当大官的人往往是学问最高的,比如说李德裕、张之洞等等,他们当官是因为他们学术造诣很深,换句话说,他们对问题的看法和判断往往比我们准确的多,希望陈教授不要误会我的观点。

  并回@多港峒客 老师。
作者:崖州人后裔 时间:2018-08-19 21:16:54
  @孔山人 2018-08-19 10:45:51
  
  -----------------------------
  韦执宜墓就在龙泉镇新联村,也就是说当年崖州府可能就在新联村附近,如是,李德裕当年所写的《望阙亭》一诗还可以讲的过去,因为此处树木植被茂密,即使是李德裕把它描述为山亦可以理解。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8-08-19 21:39:09
  @崖州人后裔 2018-08-18 23:42:11
  ……往往比我们准确的多,希望陈教授不要误会我的观点。

  并回@多港峒客 老师。
  -----------------------------
  兄台非常认真。这个问题各说各话也很正常。至于拙帖的观点,用原帖子文字大意作复一下。
  李德裕被贬琼北,清代官员从无怀疑。唯一对此否定的是郭老,拙帖认为他的否定属于“简单粗暴”“大失水准”“干扰了海南文史探索数十年。”
  至于认定李德裕后裔,是另一回事。
  当时崖州州官对张之洞的回复是:“……民黎共确指为卫公的裔,当不讹也”。
  我帖文认为——
  海南州府向张之洞的回禀,用字极具分寸,张之洞本人精通经史,明白世情,其间斤两,岂会不知。
  从这点来说,张之洞是“祭神如神在”——既然民间从不怀疑,他也就确认。
  他念念不忘培养两三个“忠裔”,其现实大旨,是以此作为“教化黎童”的滥觞,知道推动教育是造福黎众,争取海南长治久安的要务,这与他的清醒政治家素质是相符的。
  另一方面,李氏拜祭数百年,诚慤无疑,没有造假的冲动,我用“老蚌怀珠数百年”的概念予以赞颂。不过是否嫡裔,无法认定,无妨“以不解解之”。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8-08-19 21:45:30
  @崖州人后裔
  唐崖州治所不在宁远,这个结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张香帅责成要培养李相后裔的问题,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且他是从政治的角度考虑问题的,跟学术争论是有区别的。
  我在群里也曾经说过,唐崖州治所的问题,其实还没有完全厘清。
  谢谢您的讨论。
作者:银灯鸳帏 时间:2018-08-22 23:48:07
  学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