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再也飞不起的气球

楼主:蔺牧清 时间:2019-04-02 13:49:26 点击:8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爽朗的笑声,满目的罪恶,再也浮不起来的气球。

  能杀掉我,就别放过我。

  这个气球,跟了我三十年。

  不,是这个模样的气球,跟了我三十年。

  这是一个透明的气球,里面有几根零散的白色羽毛,纯洁无比。

  这座城市里,唯一还在卖这种气球的商家就在昨天告诉我,这种气球,停产了。

  我手里的这只,是最后的一只。

  我想,在它没有气之前,是不是应该做点事情。

  我决定,动手了。

  我从床下面翻出一个纸箱子,很好看的纸箱子,粉粉嫩嫩的那种,承载着我曾经满心期待的少女往事。

  我把它打开,里面是一本尘封的相册,翻开第一页,是三个女孩的合影,中间的人是我,左边和右边分别是——

  我翻开了下一张。

  再下一张。

  一直到整本相册翻完,我发现我早已经泪流满面。

  那是我曾经最好的回忆,也是,再也回不去的回忆。

  我合上相册,继续把它放到那个箱子里,放回原来的位置,这一次,我把它们用胶带封了个严严实实,我想,这一切,该结束了。

  就结束吧——我走到厨房,拿起一把锋利的尖刀。

  就结束吧——我走到浴室,走到洗手池旁,将尖刀洗的干干净净,仿佛,但凡罪恶,都留不住。

  就结束吧——我走到卧室,拿出一个黑色的包。

  就结束吧——我穿上了一件很平常的衣服,黑色,带着一副口罩,虽然全身都是黑色,却并不扎眼。这个季节,马路上穿一身黑色的人,比比皆是。

  就结束吧——我走出了家门,走之前,又好好看了一遍这个家,把所有的物品,都记住。

  特别是,那只气球。

  我走到了小时候的那片城区,欢声笑语,嬉戏打闹,所有声音都从眼前的荒凉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切。

  催我吃饭的父母。

  找我玩耍的伙伴。

  湍急的河流,丛丛的树林。

  突然,车的喇叭声响起,把我从幻想里拉了回来。

  我拍拍后面的灰尘,继续向前走。

  走了好久,终于走到了目的地。

  破旧的铁门,隐隐约约能看出当年繁华的模样。

  里面的人也没了当年的英姿飒爽。

  那个男人。

  我压抑住自己心底的恨意。

  我摘下口罩,装着笑意,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看见是我,很是惊讶,随后,邀请我入座,沏茶,摆棋盘,一气呵成。

  一点都不像一个得了风湿病,快六十的人。

  他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却依旧能看得出他当年的英俊模样。

  我和他谈笑风生的下完了一盘棋,随后,我借着去卫生间的功夫,戴上了刚才在路上买点小龙虾送的塑料手套。

  本来是想要最后再吃一顿,但现在,它被我扔在了路边的垃圾桶里,我大概,是没有口福了。

  我拿出了刀,悄悄地走近他,趁他不留神,从背后刺中了他。

  他惊讶的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他终于转过来了——我朝着他的心脏,又是狠狠的一刀。

  这一刀,要你还阿清的债。

  他已经没了反抗的能力,我拔出刀,又插进去。

  这一刀,要你还阿宁的债。

  又是一刀。

  这一次,是我的债。

  最后一刀。

  这是你欠所有人的债。

  我没有再拔出来。

  我摸索到他家的厨房,割断了煤气连接管。

  我捂着鼻子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突然感到一阵压抑。

  没关系,都结束了。

  我拿起打火机,点燃了。

  火中,是阿清和阿宁欢笑的脸庞。

  火中,是那个说是老师的男人狰狞的面孔。

  火中,是身下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火中,是冰冷的河水不停的刺激着全身的皮肤。

  只有我活了下来。只有我。

  带着那个男人生存的侥幸——他没有被捕。

  我们都是孤儿,他是唯一的负责人,他不说,谁都不知道。

  可是我知道。

  可我不能死。

  我要活下来,带着仇恨,带着希冀,带着那只被临时绑在一个石块上的气球。

  我要活下来。

  我以为我能守护那只气球一辈子。

  我终究是失望了。

  它,再也飞不起来了。

  连同我的灵魂一起,再也起不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