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师

楼主:大禹风水 时间:2019-12-22 20:59:20 点击:15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天遣紫微星下界佛谪金翅鸟降凡

且说西方极乐世界大雷音寺我佛如来,这一日端坐九品莲台,两旁站列着四大菩萨、八大金刚、五百罗汉、三千偈谛、比丘尼、比丘僧、优婆夷、优婆塞,共诸天护法圣众,齐听讲说妙法真经。

如来正说得天花乱坠、宝雨缤纷之际,忽然传来阵如雷般的鼾声。

众菩萨诸佛眉头轻皱,赶紧循声望去,这才发现,原来是旁听生紫微大帝有些乏累,竟然打起了瞌睡。

我佛如来是个大慈大悲之主,对此事毫不在意。不料却惹恼了佛顶上头的护法神祗“大鹏金翅明王”。

金翅大鹏眼射二道金光,怒目而视,见那紫微大帝睡得口水直流,不由得心头火起,展金翅疾飞而下,对着紫微大帝的后脑勺就啄了一下。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一-人 要是倒了霉,喝口凉水都塞牙。该着紫微大帝倒霉,这一下竟然被啄死了。堂堂的上天正神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了。

紫微大帝的神魂一闪,一道金光径直冲出雷音寺, 直奔东土投胎认母去了。书说代言,紫微大帝并非是佛门弟子,而是道教堂堂的正神。在道教中,最高的神为“三清天尊”,即玉清大帝元始天尊、上清大帝灵宝天尊、太清大帝道德天尊。在三清天尊以下有四位辅佐的天神,称为“四御”,其地位仅次于三清天尊,分别是:玉皇大帝、紫做大帝、天皇大帝和后土娘娘。紫做大帝执掌天经地纬、日月星辰及四时节气等自然现象,地位仅次于玉皇大帝。

再说紫微大帝此次前来听经讲法,陪同的还有座下的七大弟子,号称北斗七君。这七人眼见师傅被金翅大鹏一嘴给叨死了, 顿时火冒三丈,不容分说,

纷纷拉家伙、拽法室,就与金翅大鹏斗在了一起。

大鹏天性好斗,法力高强,即使大罗金仙也要让其三分。此时以一抵七,仍然丝毫不落下风,和北斗七君斗得是难解难分。

话设这全用大鹏鸟也不是无名之辈,若要细论起来,算是我佛如来的亲娘舅。那也是活了佛亲的。这话说起来,还是混沌初分时,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合,万物皆生。万物有走兽飞禽,走兽以麒麟为王,飞禽以凤凰为长。那凤凰又得天地交合之精气,生下了孔雀和大鹏。

孔雀出世之时性情极为凶恶,经常害人,据说四五十里之外只要- 吸气,就能把人吸到肚子里。

这一天,释迦牟尼在雪山顶上修成了丈六金身,即将成佛。不料却被孔雀-口就给吸到了肚子里。佛祖当时也有心想从其类门里爬出来,不过想想实在是有些恶心,又恐污了真身。最后不得已,这才剖开其脊背,从孔雀肚子里爬了出来,一步跨上灵山,终成了正果。

正因为佛祖曾从孔雀肚子里爬出来过,所以释迦牟尼成佛之后,便把孔雀封为“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而金翅大鹏与孔雀乃是一母所生的亲兄妹,顺理成章也成了正果,被封为护法神祗“大鹏金翅明王”。从孔雀佛母这层关系论,大鹏鸟的确算是佛祖的亲舅男。

书接前文,佛祖慧眼一观,知晓原本要有此一段因果孽缘, 于是口念真言,施展无上大神通,止住众神股斗。随后召大鹏鸟到近前,厉声喝道:“你这孽畜!既归我佛,怎不皈依五戒,还敢如此行凶斗聚!我这里用你不着,今将你降落红尘,偿还冤债。直待功成行清,方许你归山,再成正果。”

金翅大鹏知道自己又闯了祸,只好认罚,遵法旨,一道 金光飞出雷音寺,驾起祥云,奔着紫微大帝远去的方向追了过去,也准备投胎转世。

看着金翅大鹏所去的方向。北斗七君心里沉。 都知道金翅大鹏气量小, 凶猛好故,这口气肯定咽不下去,下界后恐怕也不会过他们的师博。于是七个人相互看了看,心有灵犀,当即自灭神魂, 元神离体,七道彩光划过天际,也直奔下界投胎去了。

按下天上不表,单说人间。此时正是大明嘉靖三十八年春大明钦天监同那华阳正在南京紫金山现星台上夜观天象,东方繁星满天紫气飘尚,象征吉祥如意:南方天边水平星明亮高低有序,象征今年收成会好:西天云霞是似锦,象征着边疆安宁。突然发现天之东北,辽东一带“王气升物”,苍弯之上,

新帝星正在孕育,周围紫气充盈,祥云环绕,众星拱卫,若明若暗。邵华阳随即大惊。此天象预示着紫微帝星即将下凡,降临辽东。紫微帝星下凡,人间即将再出真龙天子,谁要占得先机,谁就是未来的“九五之尊”啊!如不遏止,改朝换代不可避免。这还了得?这种天大的事必须上奏朝廷!邵华阳不敢怠慢,急忙走下观象台,向紫禁城奔去。

此时嘉靖皇帝刚上早朝,总管太监宣道:“各位大臣有事出班早奏!”

话音刚落,邵华阳赶紧出班跪倒:“吾皇万岁,臣有本奏!臣近日夜观星象。发现东北辽东一带王气升腾,定有混龙现世,请皇上圣裁!”

嘉靖皇帝闻言大惊:“爱卿,果有此事,你可看得准确?

“千真万确!臣以全家性命担保!”

此时朝堂之上一片哗然,众大臣义愤填膺,纷纷请旨去东北捉拿“混龙”。最后皇上亲派那华阳为钦差大臣,带兵数万浩浩荡荡开往东北,欲在帝星降落前先一步找到龙潜之地,破掉龙脉风水,阻止帝星下凡。

只是辽东一带山连山,岭挨岭,沟深林密,转眼间两个月就过去了,仍然是毫无进展。

这一日,邵华阳正在山上打坐歇息,突然晴空万里的夜空乌云密布,眨眼间,大雨倾盆,一道闪电接着-道闪电,一个炸雷接着一个炸雷。 邵华阳大惊失色,仰望天空,长叹了一声,知道天命难违,紫微帝星终究要下凡了。

风雨过后,一道特别长的闪电冈着红芒撕破了夜空,将厚厚的乌云劈成了两半,紧接着一道金光从云缝中直射而出,伴随着一声惊雷, 一只雄鹰从金光里振翅飞出,直奔山下。

当夜,建州都指挥使塔克世家,塔克世的福晋睡梦中梦到只神鹰口街金星撞人怀中,猛然惊醒。时间不长,便产下一子,此子即为后来奠定大清基业的老汗王一一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光阴似箭,眨眼间二十四年弹指而过。

这一年是明万历十一年(1583年),24 岁的努尔哈赤为报杀父之仇,怒之下,揭竿而起,仅凭十三副铠甲,部众三十几人起兵举义。别看就这三十来人,但是当中却有七个本事极高的佐领,据说可以呼风唤雨 ,移山填海、驱使百普、役使阴兵,无所不能,都是以一挡百的很角色。 正因为有他们的辅佐,努尔哈赤一路披荆斩棘, 所向无敌,以微薄之力,荡尽了数以干倍的对手,一次次以少胜多,屡破强敌,最终统一了女真,建立了大金国。

建国后,这七位高人以北斗七星命名,授封为“行地七公”,为大金国开国功勋,位极人臣。官中可以任意行走,不拘君臣之礼,手握生杀大权。受所有人敬仰膜拜,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七人并非旁人,正是天上的北斗七君下凡。

再说大明朝,女真在辽东迅速崛起,使大明朝如芒刺背,知道努尔哈赤便是当年的紫做星下凡时,那华阳已经老得连路都走不稳了,其子邵天寅子承父位,做了大明饮天监的监正。在他的主持下,钦天监专门成立了一个秘密机构国师府。

国师府里招揽了全天下顶尖的风水相师、奇人异土、绿林高手,目的就是要斩断大金龙脉,破掉大金龙气,以保大明江山永固。不成想,千算万算,仍然棋差招,对萨满巫术缺乏一定了解的国师府夜间被“行地七公”打了个措手不及,几乎死伤息尽,大伤元气。

有道是:天上一日,人间千年。

再说那金翅大鹏,冲出雷音寺后循着紫微大帝的神魂一路追了下去。虽说他们下界投胎的时间相差无几,也就是差了不到半个钟头,但是人间却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年。金翅大鹏鸟下界后赶紧寻母投胎,恰逢一袁姓人家即将生产,赶紧转世为人。

万历十二年六月初六,金翅大鹏转世为人,取名袁崇焕,字元素,号自如。万历四十七年,袁崇焕经殿试考中三甲,赐“同进土出身”,授福建邵武知县。万历四十八年,袁崇焕被朝廷任命为福建邵武知县。

天启二年,袁崇焕被朝廷命为兵部职方司主事,旋升为山东按察司金事、山海监军。

天启六年时,袁崇焕时任宁远道,已经四十岁了。

宁远是明朝在山海关外的一座重镇, 它的存亡直接关系到锦州与山海关的存亡,可以说明朝北方的门户,宁远但失守,突人山海关,路畅行无阻, 北京就在咫尺之间了。

就在这一年, 这两个相差近二十五岁的宿敌终于在战场上相遇了。

当时的努尔哈赤挟胜利之锐气,踌嘴满志,率领十余万大军,对宁远城是志在必得。守将袁崇焕稳扎稳打,镇定自若,以不足万人的兵 力固守宁远。兵力悬殊,本来是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但是让努尔哈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小小的宁远域竟然攻了三天也没有破城,反而被袁崇焕用红夷大炮阵狂轰乱炸:。

重创八旗铁骑。

金翅大鹏鸟转世为人但其仍然刚愎自用宁折不弯我行我素宁远大捷后,高捷文书报道兵部,但却通篇只字未握九千岁魏忠贤,这还得了,气得魏忠贤直咬牙根,得罪了这位九千岁可不是什么好事,袁崇焕也就此埋下了祸根。

再说努尔哈赤,四十年来打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役,攻城掠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从未像今天这么窝囊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败在一个无名的后生手里,这次打击对于努尔哈赤来说实在太大了,几乎顺不振。 无论如论,努尔哈赤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又不能不承认这个事实,从此抑郁寡欢,伤佛衰老了很多,几个月后,终于病死在了魂鸡堡。

正所谓:万事皆由天数定,-生都是命安排。

再说努尔哈赤郁闷了几个月后,终于瞪着眼睛归天了。

努尔哈赤死,大金可乱了套了。说起来,有资格继承汗位的共有八个人,分别是四大贝勒: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四小贝勒:阿济格、多尔衮。济尔哈郎、多铎。这八个人虽然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不过娘多,事非也多。老头子健在时,相互之间还不怎么着,如今老头子死了,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谁做新汗王?

四小贝勒年纪尚轻,这里面的事儿他们哥几个也插不上嘴。四大贝勒把门一关,唧唧喳喳合计了一晚上。第二天大早,皇太极便脱颖而出,在众人的一致推举下,半推半就,继承了汗位,次年改元“天聪”。

初登汗王,总得做点样子让大伙看看。皇太极想来想去,就想到了朝鲜。自努尔哈赤崛起辽东之际,朝鲜就和大明朝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对于朝鲜的态度,努尔哈赤十分反感,曾经不止一 次找过朝鲜,但是朝鲜说一套做一套,一直也不怎么领情。

不久前,朝鲜竟然公开接纳了被大金打败的明将毛文龙,彻底惹恼了皇太极。皇太极把能杀能抢的贝勒阿敏派去了朝解, 果然,不到一个月,八旗兵一走一过,就把朝鲜给打服了,捎带着又把毛文龙从朝解哄到了孤岛上,大获全胜。

这下可好,去时空手,回来时大包小要,赶着骡车,胜利凯旋。站在沈阳城头,皇太极长出了一口气。以后可以专心伐明,至少没什么后顾之忧了,通望宁远城的方向,喃喃自语“袁蛮子,你等着,本王不久就要你血债血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