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事续(转载)[已扎口]

楼主:佳音 时间:2001-04-17 22:33:00 点击:5166 回复:26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转自阳光地带
  『
  
  
   北京故事续篇
  作者:子 航
  引子
  三年后,我移居加拿大,并在「西温」买了一处房。我再次结婚,我没有蓝宇那样的勇气,去面对自己同性恋的身份,况且我感情的大门早已彻底关死。对我年轻的妻子,我无法爱恋她,可我尽我所能体贴照顾她。
  
  我入教了,是个基督徒。在我受洗的时候,我怀疑上帝能否接纳我这个同性恋者作为他的羔羊。
  
  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子民,我常常对上帝祷告:主啊!请您听我这个有罪的人的祷告,我曾爱上一个人,我曾给他带来那么多痛苦,可他死了,我再也无法弥补。我祈求您,仁慈的主,请您接受他进入天国。
  
  当他在人世间的时候,他从没伤害过任何人,他是那样善良、正直。他唯一做了件不该做的事: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有了一段在人世间被看作荒谬、无耻、堕落的感情,可这份感情是纯洁的、无辜的、永恒的。
  
  父啊!我还有一个请求,请您务必答应我。无论您将那个男孩送到什么地方,当我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请让我同他在一起。如果他在天国,让我们尽情在那里欢乐,接着诉说我们在人间的爱恋,也让我来弥补对他的亏欠;如果他在地狱,请让我也去那里,让我走近他,站在他身后,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肩膀,让我们共同去承受地狱的酷刑和烈火的煎熬,我无怨无悔。
  
  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阿门!
  
  温哥华的天气真好。同样是深秋,可没有半点秋天的凄凉,树叶大多还是绿色,只有几只金黄色的叶子散落在绿色的草坪上。我坐在自家门前的大院内,听着身后母亲、妻子和小女儿的嘻笑声。抬眼望去,一抹夕阳出现在天的尽头,在那菊红色的阳光中,我隐约地看到蓝宇慢慢向我走来,他忧郁地望着我,然后轻轻地笑了,那样自然、恬静、灿烂……
  
  第一章
  
  我在温哥华的生活是无聊的,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到附近的超市买点生活用品或者是蔬菜之类,因为蓝宇在世时,我们的菜都是我和蓝宇一起去买,每每我去买菜,总觉得蓝宇就在我的身边,和我一起走着,我常常处于一种幻觉状态,一到菜场,我的心就会有一种期盼,一种奇迹出现,那就是蓝宇突然如天仙一般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是那张青春的笑靥,那个充满活力的躯体。我一次次地梦想能有这样的奇迹出现,然而都三年了,我一直都是没有等到这样的奇迹出现,我想还是时候不到,到时候上帝会安排我们再在一起的。
  
  日子就这样平淡如水般地从我的身边滑过,我也一天天坚持着到超市购物,到菜场买菜。那是一个隆冬的一天,我到菜场买菜,突然一个似曾熟悉的身影进入我的眼帘。我以为是眼花,急忙用手抹眼睛,再一看那个身影就不见了,我急忙追过去,那个身影就如雾一般消失了。事后我自己安慰自己,也旆是我看花眼了,太想蓝宇的原由。
  
  第二天,我还是这个时间来到这个菜场,我来到那个地方,真又见到了那个身影,我急忙跑过去,那个小伙正急匆匆往外走,当时我离他大约有20米远,小伙到了门口就开着车走了,也是如我给蓝宇买的那辆凌志车一样,白色的。看着那辆车远去,我一下子没了精神,随便地买了些菜就回家,母亲接过我的菜篮子,看到我的脸色不太好,急忙问我,捍东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我难过地说:“妈,我看到蓝宇了。”妈听我说胡话,非常吃惊的说:“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会呢?”
  
  我说:“是真的,不信,赶明儿,你和我一起去看一下就知道。”
  
  母亲说:“怪了,我就不信,明儿我们娘俩真要去看个究竟。”
  
  晚上的饭虽然妻子做得非常 好,可是我一点味口也没有,满脑子都是蓝宇身影,我吃了一点,就回房间了,妻子问母亲:“捍东怎么了?”母亲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第二天,我和母亲一起来到那个菜场,那个时间,那个小伙子真得出现了,因为是迎面而来,我和母亲都看清了那小伙子的面容,简直就是蓝宇再生,那身穿着,也和蓝宇没有什么区别。我和母亲都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天下能有这样的事情。母亲小声地嘀咕着。小伙子青春四溢地走我们身边走过去,我以为他会给我打招,谁知他看了一眼我们,就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了。
  
  我们就这样在惊呆的表情中看着那个小伙子买完菜又从我们身边走过去,直到看不见为止。
  
  我和母亲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一路上无话。晚上回去,母亲什么也没有说,一家人静静地吃着饭。
  
  漫漫长夜因为太阳的升起,变得明亮无比,我的心情也如灿烂的太阳一样喜洋洋的。我依旧和昨天的同一时间到达那里,因为满脑子都是蓝宇,过马路已是泪眼蒙蒙,正在这时一辆白色的凌志车开过来,我都来不及躲开,车就将我撞出好远,我被扔出好远,便失去了知觉。开车小伙正好是那位象蓝宇的小伙子。他急忙刹车,然后飞快地跑到我的所躺的地方,看到我已昏迷过去,什么也没说,急忙抱起我,轻轻把我放进车里,就把我送进医院。
  
  经过医生的抢救,我在三天以后才醒过来,睁开双眼,我就看到那个小伙子正在为我忙着。他看到我醒了,高兴地拉着我的手,说,太好,你知道吗,你已睡了三天了,真把我吓坏。他的表情和蓝宇一模一样,我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说话,我感受到他说话的声音也是那么象蓝宇。小伙子看到我那样看着他,就说,我的脸上有花吗?你这样看着我。
  
  我动了一下,对小伙子说,我想喝水。小伙说,没问题,我正等着为你服务呢?听着他说话,我真得以为他就是蓝宇,我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小伙子给我倒好水,端过来,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介绍我自己,我叫蓝天。“什么?”
  
  “我叫蓝天。”我真不敢相信真有这么巧合,他和蓝宇竟然只差一个字。
  
  “你叫什么?”蓝天问我。
  
  “我叫陈捍东。”
  
  “那我可不可以叫你捍东。”“当然可以。”
  
  我听蓝天这样叫我时,我的泪水就禁不住流了下来。
  
  蓝天见我这样,以为自己那儿做得不好,急忙问我:“捍东,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言语之中,无不透着关切。
  
  我说,没什么,看到你,使我想到我一个最好的朋友。
  
  蓝天说:“他在哪里?”
  
  我说:“他已经死了,死得非常有惨,是死于车祸。”
  
  蓝天又问:“我和他长得像吗?”
  
  “太像了,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我深情地说。
  
  蓝天说:“你可以给我看一下他的照片吗?”
  
  “好呀,等我出院,回家拿给你看。”我说。
  
  蓝天又说:“你可以告诉我你们之间的故事吗?”
  
  我说:“可以。只怕你没有耐心听。因为它太长了,那是我和蓝宇七年的故事。”
  
  蓝天吃惊地问:“你和谁的故事。”
  
  我重复说了一遍:“我和蓝宇的故事。”
  
  蓝天惊奇地说:“蓝宇。和我的名字只差一个字。一个是宇,一个是天。”
  
  “怎样么会这么碰巧?这太离谱了。”
  
  蓝天觉得莫明其妙。他当然不会懂了……因为那是我和蓝宇的故事,没有人能够理解。
  
  第二章
  
  在蓝天的精心护理下,我很快就康复了。我和蓝天也成了好朋友。
  
  母亲也因为蓝宇的事,觉得对不起我,所以对蓝天也就特别好。
  
  我出院那天,蓝天可是忙前忙后的,我不让他结帐,他非去结,否则,他就不理我了。我一听也就没有再坚持。因为我最怕再失去和蓝宇一样的蓝天。
  
  蓝天开着凌志车送我回家,母亲一定要留蓝天吃晚饭,蓝天也就不好拒绝了。
  
  母亲和妻子在橱房忙着做饭,我和蓝天就到我的书房,我拿出了蓝宇的照片给他看。
  
  蓝天说是偷拍他的,怎么有长得这么像的人呢?妻子见了蓝天后也说,这不是蓝宇吗?
  
  这时蓝天才相信真的有一个叫蓝宇的男孩子。
  
  从那以后,蓝天几乎是天天到我们家来。
  
  从与蓝天的交谈中,我知道蓝天的父母也在温哥华,一家人开了一家贸易公司,蓝天每天到公司处理一些事务就没事了,就到我家来陪我聊天,听我讲与蓝宇有关的故事。
  
  随着与蓝天接触时间的增多,我对他的了解也就越来越深,对他的依赖也就越来越强,几乎是每天都想与他在一起,这种情感几乎是对蓝宇情感的再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相处时也是非常融洽,我可以感觉到蓝天对我的依恋了,他几乎是天天都到我这来,一呆就是一整天,我们在一起就说不完的话,母亲看到我的气色越来越好,也为我高兴。每天只要蓝天一来,母亲就会拿出最好吃的东西给蓝天吃,蓝天也非常喜欢我家里的温馨气息。常常一呆就是整天。蓝天很少说起他的家人,说起他的过去。我也没有问过,因为这毕竟是别人的隐私,只要蓝天不告诉我,我是不会去问的。
  
  直到有一天,那是加拿大人喜欢过的圣诞节,我们蓝天相约着到教堂去,我们一起,一起回来,然后,我拿出了一瓶放了好久的红葡萄酒,我记得这瓶酒还是蓝宇在世时,我和他一起在北京前门的一家商场买的。因为那天,正好是蓝宇的生日,因别的事情的耽搁,我们就一直没喝。蓝宇死后,我在清理东西时,才发现这瓶酒,就把他保存起来,一直放到现在。
  
  现在即然象蓝宇的蓝天来了,与一起促膝谈心,我就把它拿出来,我想这是意义非凡的。
  
  我让母亲做了两道蓝天喜欢吃的小菜,端到我的书房,就和蓝天对饮起来。玉烛散发着冰清玉洁的光芒,室内的气息特别浪漫,尤其是那一杯红葡萄酒,把酒问青天,今夕是何年。我一下子又沉浸在深深的怀念之中。
  
  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衫,蓝天也被我的伤感情绪感染着,陪着我一起流泪。我们一边吃着小菜,蓝天一边听着我对蓝宇的回忆……
  
  第三章
  
  夜已经深,四周没有丁点声息。
  
  房内只有我和蓝天的喝酒声、哭泣声、说话声,蓝于对我和蓝宇的事非常感兴趣,一遍又一遍问我与蓝宇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尔后,蓝天问我,我可以代替蓝宇吗?我说,你真愿意与我长相斯守吗?
  
  蓝天说,我愿意,从你告诉我蓝宇的事那天起,我就打心眼里喜欢上你了,真的,你是一个性情中人,从你对蓝宇这么刻骨铭心的怀念,我就是对你另眼相看了,我不会因为你念念不忘蓝宇而生气的,相反,我为你这么专注爱一个人而高兴,相信你也会这么专注地爱我的。
  
  听了蓝天的表白,我太激动了,我几乎觉得这是上帝对我的怜惜,又给我送一个蓝天来。我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情不自禁地将蓝天拥在怀中。泪水涟涟地抚摸着蓝天的头发,喃喃地说:“这是真的吗?”蓝天也是泪流满面地对我说:“这是真的捍东,我的梦中情人,我找了太久太久,在我快要失望的时候找到了。这是怎样的一种惊喜。我们应该举杯相庆,为我们幸福的明天干杯。”
  
  这些天,蓝天一直都在我家住,因为妻子带女儿回祖国大陆了,我与母亲在温哥华,也没有别的亲戚。蓝天正好过来陪我。母亲一天到晚就想法做我们爱吃的菜,我们除了吃饭从楼上下来,其它时间几乎都是在我的书房度过的。
  
  一天,蓝天在聊天时说到我与妻子之间的感情,我说,很淡,因为我对蓝宇爱得太深了,所以任何人都是无法代替的。虽然我和她已生有一女,但这都是为了让母亲高兴,让陈家有个后代。
  
  蓝天听了我的话,一句话也不说,泪水却在他的脸上流淌。我问他:“蓝天你怎么了?”
  
  蓝天摇着头说,没什么,只是为你和蓝宇难过,同时也担心我们会重演过去的悲剧。我会成为第二个蓝宇。
  
  我连忙说:“不会的,我们一定会长相依的。”我抱着蓝天这样表白着。
  
  尔后,我和蓝天来到母亲的房间,一起跪在母亲的面前:“妈妈你承认我们吧,我们会孝敬你。”
  
  母亲见到我因为见到了蓝天后情绪好了许多,她也从心里默许了我们的关系。母亲含着泪把我们扶起:“这在加拿大,我就认了你们,等你妻子回来你们就要收敛一点,这毕竟不是别的事,说出去还是不太光彩。”
  
  听了母亲的话,我们高兴地抱着母亲,一遍遍地说,谢谢妈妈!谢谢妈妈!
  
  你们聊着,我去做饭。蓝天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他马上也到橱房去帮妈妈做饭,我笑着说:“妈妈你看你的儿媳妇怎么样,你刚认了,就下橱房了。”
  
  妈妈笑着说:“就你最懒,什么也不做。”
  
  蓝天就对我做起鬼脸来。我高兴地回到书房重新又拿起好久也看不进去的小说读起来。
  
  第四章
  
  蓝天的出现为我的生活注入了活力。我一天到晚脸上都挂着笑意。母亲是最爱我的,见我的气色越来越好,就说:“捍东,你现在精神好多了,整天在家呆着也不是个事,不如出去找点事做,趁年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
  
  听了母亲的话,我这才觉得自己真出去找点事做了,干什么呢?自己的英语水平又那么差,唉!正在我陷入烦恼之时,蓝天正好进家门,我就把自己想出去做事的想法告诉他,没想到这小子一听,高兴地直拍手,太好了,我家里的公司正缺人手,不如你到我公司去干。就不知道你在国内是干什么的?
  
  我这才想起来,认识蓝天这么久了,因为俩人的话题总是围绕蓝宇,也就没有来得及告诉蓝天自己在国内是做生意的。
  
  我对蓝天说:“我在国内是做生意的。”
  
  “什么?你做过生意,我怎么看不出来。”蓝天这样反问着我。
  
  “你没有听说过人不可貌相吗?”我说。
  
  蓝天高兴地抱着我就亲。“你明天就可以上班了。”蓝天对我说。
  
  “捍东、蓝天,吃饭了!”母亲在楼下喊着,“知道了。”我们应和着,就下楼来。
  
  见到母亲,我对她说:“明天我就可以到蓝天的公司上班了。”
  
  母亲惊讶地说:“是吗!这么快,那就太好了,我真担心捍东一天在家呆着会急出病来,这下可好了,有事做,也就有寄托了,这下我也就放心了。蓝天,捍东英语不行,这可不是国内,你可要多多帮助他。”母亲一高兴就说个不停,晚饭是在非常怡悦的气氛中结束。
  
  第二天要到蓝天的公司上班,晚上自然是要准备一下,因为这毕竟是我三年后第一次到公司一班,总不能太对不起观众,毕竟我陈捍东也是一表人材,收拾一下绝对是英气逼人。
  
  蓝天在穿着是十分讲究的,也会穿,穿什么都有形有款,帅气的男孩子穿什么都好看。
  
  尤其是象蓝天这样青春男孩更是不同凡响。
  
  对于穿,蓝天说:“要对你进行全新的包装。让我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公司员工的面前。”
  
  我把自己的衣橱打开,蓝天惊诧不已,你有这么多衣服,还大都是名牌服装,他就拿出一套西装,找出一件与之相配的衬衫、领呔,然后又带我到一家美容院将头发修饰了一下,然后,又到一家服装店非要给我买一件礼服,他说:“这些都由公司出钱为你包装,但是你要为公司皆尽全力服务。”
  
  我笑着说:“是的,经理。”蓝天听我这样叫他,大笑着说:“你竟敢这样叫我,看我不收拾你。”
  
  蓝天说着就跑过来,我知道理他要制我,也就笑着往前跑,蓝天就在后面追,我们就这样说着、笑着跑着,直到都没有力气了,这才都站住等蓝天,蓝天气喘吁吁地来到我的面前,扑进我的怀里,我爱惜的亲着蓝天的头发,我的心中涌起了层层涟漪,我暗下决心一定要珍惜这次上帝送来的礼物。蓝天在我的怀里,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摸着我的肌肤,他说,你的肌肤怎么这样光滑,我说:“是吗?
  
  今晚让你摸个够。“
  
  回到家里已是十二点多了,母亲早已经睡觉了,我和蓝天轻手轻脚地走进屋里,然后洗了一下,就回到我的房间,蓝天已经迫不及待地扑进我的怀里,开始亲我,撕我的衣服,直把我挑逗的热血沸腾。我也就非常投入地将蓝天抱在怀里,亲着,把他抱上床,他如一只小羊一般温柔地躺进被窝,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那眼神是那么熟悉,就如蓝宇的一样,我抨然心动,非常激动地钻进被窝,将蓝天抱在怀里,他如水一般在我的怀里流淌,让我痴迷,我从头到脚开始对蓝天亲吻,蓝天不住地呻吟,轻声地叫着我的名字,我听起来就仿佛是蓝宇的天簌之声,我忘情地吻着蓝天,就真把他当成蓝宇进行爱抚,蓝天的小弟和蓝宇的差不多大,也非常坚硬,直把顶得生疼,但是这种感受已有好几年没有了,因为自从蓝宇死了以后,我就心如止水,没有再找过别人,也就再也没有了那种和蓝宇在一起的感觉了。现在和蓝天在一起,尤其是我们赤身相触之时,那种感受就一点点回升,一点点地从我的心底升起,就如已泯灭的火种,由于风的作用,那火种又死灰复燃,在蓝天的抚摸之下,迅速在我的身体上漫延,让我不能自已,蓝天在我的抚摸下,已是激情澎湃了,我们疯狂地做爱,亲吻他身体的全部,和蓝天的感觉,让我感到是和蓝宇一样的,迷迷之中,就仿佛觉得是在和蓝宇在一起,我们投入地亲着对方,过了多长时间,我们不知道,只是觉得整个身体不是自己的,因为我们一个晚上做了好多次,每次都是否倾其所有,让我们释放着体内的最大能量。
  
  一夜的疯狂,我们都是疲劳不已,天亮了,母亲早都做好了早餐,喊了几次我们都没有听到,最后母亲使劲敲门,我们才从睡梦中惊醒。一看表都10点多了,蓝天一翻身就爬了起来:“完了,今天你第一天上班,父亲该说你了。”我们慌忙穿衣、洗涮,喝了杯牛奶,就和蓝天出门了。母亲跟着后面喊着:“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知道了。”我们答应着。就开车冲出了别墅。
  
  一会儿,我们就来了蓝天家的公司,推门进去,他的父亲正在伏案工作,蓝天对父亲说:“爸,我们来了。”“好,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完了。”父亲低头写着。我和蓝天就到休息室小坐,蓝天问我:“怎么样,公司有没有你以前的公司大。”“还可以吧。”我说。
  
  蓝天的父亲推门进来,坐在我对面,细细打量着我,好一阵子才问我:“我天儿说你曾经在国内做过贸易生意的,我就不多问了,相信你的生意经念的不错,我现在想问的是,你为什么不自己开家公司。这样你可以不看别人的脸色,还可以赚自己的钱。”
  
  蓝天的父亲见我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为了不让我太为难,说:“如果你有难言之隐,可以不说,从你的外表来看,蛮精明的,相信在这可以施展你的才能。好了,蓝天你安排一下,就做事吧。”
  
  蓝天的父亲看起来非常精明,一看有点象江浙一带人。
  
  蓝天带我去见了同事,安排我在国内贸易部,和他一个部,这样许多地方就可以多多关照我。
  
  一切安排妥当,蓝天对我说:“我就的旁边办公,有事可以来找我。”
  
  “是,经理。”我答应着。
  
  蓝天笑了,扶着我的肩膀,就出去了。
  
  坐在我旁边的小王非常热情地过来对我说:“你是刚从国内来的。公司可做了许多国内的生意。
  
  好好干,说不定会让你到国内做生意。“小王说着,我的思绪却回到了国内,回到了和蓝宇生活过的北京城……
  
  时间过得真快,到了下班的时间,因为蓝天进来,我还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嘿,想干什么呢?这么投入,这么快就进入状态,看来要让我爸给以你加薪了。”蓝天这样戏说我。我这才回过神来,“下班了。”我无力地问着。
  
  “怎么了?”蓝天关心地问着。
  
  “没什么,只是坐在公司就有些触景生情,想起过去……”我说。
  
  “别这样,慢慢就会习惯了。走吃饭去,为你第一天上班庆贺一下。”蓝天提议。
  
  “好吧。给咱妈打个电话,别让他老人家等我们了。”我说。
  
  蓝天就给家里打电话,母亲说已做好了饭,等我们回去吃呢。
  
  我说:“这顿就省了,咱们回家吃,妈等咱呢!”
  
  “好吧。”蓝天说。
  
  第五章
  
  在蓝天的公司上班也有半个多月了,对公司的情况基本上熟悉了。
  
  蓝色天开始让我接手一些生意单子,其目的是让我尽快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非常感激他。
  
  所以我干工作就非常投入,就象在国内那样,我办事能力,对事情的处理果断干练着实让蓝天吃惊,由于工作业绩大,没几天我就做蓝天的助理,一人一间办公室,我可以单独接手生意,我做成的第一宗生意是国内的丝绸生意,因为国内有以前的老关系,很快就联系到非常合理的货物,转手就卖给以加拿大一家服装公司,为蓝天的公司赚了一大笔钱。
  
  蓝天高兴得不得了,就象是他做的一样,看到他那个高兴样,就觉得是蓝宇在笑,他的表情和蓝宇不差分毫。在我的办公室,我就将蓝天拉进怀里,非常投入地亲吻他,直到我们都透不过气来,蓝天才从我怀里站起来。
  
  由于公司做成一笔大生意,蓝天的父亲、母亲要请我到他家吃饭,我想进一步了解这一家人是否与蓝宇有关系,也就没有拒绝。
  
  来到蓝天家,已是八点多了。我买了一束鲜花,见到蓝天的母亲送给她,我一下子惊呆了,因为他的母亲和蓝宇说他的母亲的气质有点相近,俨然是江南的女性,一身旗袍,高高的发髻,非常雍容华贵,难道说她与蓝宇之间真有什么关系。我这样想着。
  
  就在这时,蓝天对母亲说:“妈妈,你说怪不怪,捍东一见我,就说我象他的朋友,还说象双生子一般。”他的母亲听了后,连忙问我:“你真见过与天儿一样的一个男子吗?”
  
  “是的,太太。他叫蓝宇。”我答道。
  
  “蓝宇。”蓝天的母亲这样失神地念着,真是他的儿子。
  
  蓝天更是糊涂了。连忙问:“他是谁?妈你快说呀。”
  
  你们真想听,这是一个久远的故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
  
  一脸凝重的蓝太太打开了尘封了几十年记忆,向我们述说一段陈年旧事:那是六十年代末,我和蓝天的父亲、还有蓝宇的母亲是从江苏到山西支边的最后一批支边青年。
  
  在山西因为生活习惯不同,生活上总觉得很不方便,而蓝宇的父亲正好是山西大同的,他下到基层正好和我们一个村子,因为都是年轻人,我们在一起劳动,一起收工,晚上还一起开展一些活动,蓝宇的父亲性格比较活跃,没多久就成了我们几个年轻的头儿,我们干啥都是找他商量,这样大家无忧无虑地生活了半年,蓝宇的父亲和他母亲产生了恋情,我与天儿的爸爸也好上了,因为我们与蓝宇的母亲是一起来的,自然我们就选了好日子一起举行了婚礼。
  
  一年后蓝宇的母亲怀孕了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他的父母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只可惜好景不长,这对双生子长到几岁时,他们的母亲生病去世,蓝宇的父亲一个大男人顾了家里,还要忙单位的工作,没多久,人就挺不住了,也生病住院了。我们作为他母亲的同乡自然不能眼看着不管,就把这兄弟俩带回照顾,直到蓝宇的父亲病好出院。
  
  我们看着蓝宇的父亲一个带俩儿子也容易,加上我不能生,就特别喜欢蓝宇兄弟俩,经常把他们带到自己家做些好吃的,给孩子买一些衣服之类的生活用品,时间长了,这两个孩子也喜欢到我们家来,尤其是蓝天都叫我们爸爸、妈妈,这时孩子都是三岁了,我们看到蓝宇的父亲带两个孩子困难,就与其商量,不如把老二——蓝天送给我们算了,这样也可以减轻你不少负担。
  
  蓝宇的父亲开始是非常舍不得,可是事后一想,我们与他这么熟悉,孩子又喜欢我们,我们是不会亏孩子的。于是,在蓝天三岁多一点就送给我们了,当时他们什么也不记得,只是知道要吃的。有了好吃的,什么都忘了。我们带着蓝天到四岁,因为我父母在美国,国内形势一好转,对外开放,父母就为我们办理了移民手续,到了美国,我们就和蓝宇的父亲失去了联系。
  
  “转眼就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都老了。”蓝太太这样感慨着。
  
  “对了说了这么多,蓝宇那孩子呢?怎么样,一定是和蓝天一样英俊。”蓝太太这样问着。
  
  我一直不说话,蓝天对其母亲说:“妈,蓝宇已经死了,是死于车祸。”
  
  “真可惜,他爸把他养这么大,还没有想过他一天的福……”蓝太太一声叹息。
  
  为了让蓝太太高兴,我问她:“那你们怎么没有给蓝天改名字。”
  
  蓝太太说:“这是一个非常巧合的事,因为蓝天的父亲也姓蓝。蓝天这个名字好听,我们也叫惯了,到了美国也就没有再改了,如今,蓝天都这么大了,更不想改名字了。”
  
  蓝太太的述说,解除了一直在心中迷惑的疑惑,现在自己总算明白了,蓝天为什么会和蓝宇这么像了,他们本来就是孪生兄弟。天下竟会有这么巧的事,兄弟俩都让我陈捍东遇着了,这是上苍对我们恩赐吧,我要用我的生命来保护蓝天,让他别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和伤害。
  
  我这样想着,晚饭也就准备好,蓝天来拉我吃饭,我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蓝太太看到我这样,安慰我道:“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怀念他们,是为了更好地为生者活着。走吃饭去,情感的事儿是说不明道不白的,我们还是实际点,目前把肚子填饱是首要的问题。”
  
  第六章
  
  知道的蓝天的身世,我更加珍惜与蓝天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每时每刻都想与他在一起,可是由于要工作,我们只能是晚上到我家才能在一起,这叫我觉得每天的日子好漫长好漫长,蓝天也是有了同感。于是,每天一下班,蓝天就与我一起回家,俨然是一对新婚燕尔的小夫妻,甜甜蜜蜜,亲亲热热,有时当着母亲的面,蓝天在客厅看电视都是躺在我的怀里。蓝天现在也不象话,有时洗完脚还故意让我抱他回卧室。母亲笑着说:“你们还小,这象什么样……”说归说,蓝天依旧要这样做。我拿他真没办法,谁让我这么爱他,……进了我的房间,蓝天更是恶劣透顶,门一关,他就如一条美男蛇将我缠住,动之不得,任他摆布,看到他那样,我只能幸福看着他,亲着他,让自己厚实臂膀,浓浓的爱意,为他营造出一个幸福的氛围,把欠蓝宇的东西都补给蓝天。浪漫的蓝天倒了两杯红酒,端过来:“捍东哥,我们干一杯交杯酒。”
  
  我看到一脸幸福状的蓝天,也动情地接那杯幸福酒,与蓝天四目相对,一点一点将如血红酒倒进胃中,我们都是泪水盈眶,那真是“执手相看泪眼,竞无语凝咽。”
  
  喝了红酒的蓝天,脸色绯红,在如电的眼神中面露羞色,我怜惜地将之揽入怀中,抚摸其柔美的秀发,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天,你爱我吗?这辈子我可是要与你同生死,共患难,虽不能同年同月生,但愿我们老时,能同日死,别留下任何一个,残酷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即使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要死在你前面,因为至少别让我死了,没有人想我,那将是多么孤单的事啊!”
  
  蓝天听到我说这番话,问我:“你今儿怎么了,本来高高兴兴的,你怎么就说起死的事来了,真让人扫兴。”“你也是的,人来到这个世上,有生就有死,我们是回避不了的。”我对蓝天这样说。
  
  “那你死了,我一定也会死的,没有你的日子我会更加寂寞,我会因为想你而忧郁地死去。”
  
  我痛惜地劝着蓝天:“别这样,我死了,你要为我活得更精彩,我在九泉之下才会眠目,才会含笑九泉。”
  
  蓝天早已泪眼蒙蒙了,哭着说:“捍东哥,别这样,何必过早地为将来忧愁,到那时再说。我们好好得,为什么不珍惜呢?”我抹着泪水:“对, 别先天下之忧而忧了,来蓝天时间也不早了,我们睡吧。”
  
  这一夜蓝天在我的怀里恬静地睡着了,而我却一直不能入睡,因为我觉得蓝宇在地下太孤单冷清了,太需要我去陪他了。
  
  我这样想着,一种不祥的兆头在我的脑海中闪现。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是蓝天在招我。唉,是福这祸,都已无关紧要了,因为得到上苍给予我的东西太多太多,我该自足了,我可以说也不枉到这个世界走一着。
  
  这几天右眼一直在跳,怎么按都不行,真没办法,常人不是说吗?左眼财,右眼灾。真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我这样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七章
  
  和蓝天的接触越多,我就越觉得其的可爱,我们现在一天除了上班时间,其它时候都是在一起,蓝天一天到晚也不回家,下了班就跟我回我的家,他的母亲都有意见了,我劝他别让老人生气,回家去陪父母吃顿饭,他倒好,回家吃了晚饭就来到我家,他母亲在后面拉都拉不住。他母亲都觉得奇怪,这两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好,这可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他母亲就对其父亲说:“你说怪不怪,这陈捍东和蓝天怎么这么好。”
  
  父亲说:“你这就是见怪不怪了,他们这是在谈恋爱。”
  
  “你说什么?”蓝天母亲一脸糊涂地问,蓝天的父亲又重复了一遍,这下蓝天的母亲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非常气愤地说:“这样怎么行呢?我们就这一个蓝天,还指望他传宗接代,两个男人爱来爱去的象什么话吗?不行,我必须让蓝天马上给我回来,坚决杜绝他们的这种行为继续下去。”
  
  蓝天的母亲拿起电话,就给陈捍东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是陈捍东的母亲,一听是找蓝天的,就在楼下喊蓝天接电话,蓝天此时正躺在床上与陈捍东聊天,一听自己的电话,穿上外衣就跑下楼接电话,才知是母亲打来的:“蓝天,妈不舒服,你爸爸又不在家,你回来陪我看一下医生去,好吗?”
  
  蓝天是个很有孝心的孩子,一听母亲病了,就急忙问:“母亲怎么了,严重吗?我马上回来,你等着。”
  
  蓝天上楼向捍东说明情况就穿好衣服、裤子,往外走,捍东说:“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需要。”蓝天的声音已从楼下传来。
  
  “路上小心一点。”捍东这样叮嘱着。
  
  蓝天一路飞车向家驶去,进了别墅,车一停下,就往家里冲,一进客厅,就看到母亲正和衣躺在沙发上呻吟着。
  
  蓝天喊着跑过去:“妈,你怎么样?要不要紧。看一下医生去。”
  
  “没事的,只是突然有点不舒服,你给我端杯水来。”母亲这样说。
  
  蓝天端来水,扶母亲坐起来,喝了水,母亲才好一些,这时,父亲推门进来,看到老伴这样,也着急起来,关切地问:“你怎么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蓝天的母亲说:“没什么。你去休息吧,让蓝天陪我就行了。”
  
  蓝天的父亲上楼去休息了。
  
  蓝天的母亲抚摸着蓝天的头慈祥地对他说:“孩子你今年也快三十一岁了,该找个女朋友结婚了。
  
  眼看着爸爸妈妈一天天老了,真想早点有个孙子,让我们蓝家也有个续香火的。妈呀,这些天都睡不好觉就为你愁呀。“
  
  蓝天一听母亲的话,一下子明白了母亲叫他回家的原因,只是听着,一句话也不说。
  
  母亲见蓝天不说话,他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她又问蓝天:“那你是怎样想的?”
  
  蓝天这才说:“我什么也没有想。”
  
  “你就这样和那个陈捍东这样不明不白地生活吗?” 蓝天的母亲这样说。
  
  蓝天一听就发火了:“我们怎么了,我们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又没有干什么丢人的事。”
  
  “那还不叫丢人叫什么。两个大男人爱来爱去的,也不嫌丢人,也不怕公司的同事背后说闲话。
  
  你们不要脸,我们还要呢!从今以后,不许你和陈捍东在一起,明天你也别上班了,我让你爸给你放假。你在家好好反醒一下,我和你爸把你养这么大,不就是想让你给我们生养个孙子吗?“蓝天的母亲一边这样骂着蓝天,一边抹着眼泪。
  
  蓝天一气之下,丢下母亲回自己的房,母亲还在后面喊着:“你好好想一想。”
  
  第八章
  
  蓝天被母亲囚禁在家中,每天只能通过电话和陈捍东联系,陈捍东到蓝天家来了几次,都被蓝天的母亲拒之门外。
  
  这样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的日子,蓝天和陈捍东已有了一个多星期了,可是对他们来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么这么多天,不就是几个春秋过去了吗?陈捍东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他难过地无奈地问苍天,天呢,我们又没有干什么坏事,为什么会这样待我们?
  
  就在陈捍东在家痛苦的时候,更惨的境况在等着他们。因为蓝天的母亲知道这些天以来,他们还在电话联系,就让佣人将蓝天房间的电话线也拆了,怪不得,陈捍东今天下午往蓝天房间打电话,电话一直无人接,当然这是好多天以后,蓝天家的佣人告诉陈捍东的。
  
  蓝天这些天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不听母亲的劝告,在一天晚上,母亲在蓝天的水中放了迷幻药,因为蓝天这些天,为了让母亲让步,就一直绝食,光喝水,这样母亲就只好在水中作手脚,这样他才能将蓝天转移到别处去。看到蓝天,药性发作,昏迷不醒,就让人将蓝天抬到事先准备好的车上,把蓝天带到一个蓝天都非常陌生的牧场。
  
  等蓝天醒来时,已是好几天以后,蓝天觉得这里是那么慌凉,心里一惊:我怎么会在这里?陈捍东又在哪里?蓝天见到母亲非常气愤地说:“你这样做是侵犯我的人权。我要控告你。”
  
  母亲对蓝天有愤怒,置之不理,由着蓝天去发作。因为蓝天的脾气她是最了解的了,过几天他气消了就好了。
  
  然而,这一次她想错了,因为蓝天到了以后还是不吃一口饭,每天就靠一点水、奶粉维持生命。
  
  其实蓝天的身体经过这几天的折磨,状态很差,加上这几天再绝食,蓝天每天几乎都是处于一种昏迷状态。醒来,梦中都是在喊着陈捍东的名字。
  
  蓝天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他的母亲拿他真得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她真担心这样会要了蓝天的命。
  
  怎么办?她与老伴在电话里商量,老伴也没有办法……蓝天毕竟是他们养大得,他们也就这么一个儿子。蓝天的母亲看到蓝天这样不吃不喝,她自己也没有一点食欲。她甚至于就跪在蓝天面前求他吃饭。
  
  可是蓝天怎么也不答应,除非同意他与陈捍东在一起。
  
  可怜天下父母心。蓝天的母亲真是到了要崩溃的地步,看着奄奄一息的儿子,只好妥协,由他们去吧。
  
  蓝天又回到了家里,母亲请医生给蓝天打点滴,蓝天不让打,即使打上了他也拔出来。蓝天的母亲一看,如果再这样坚持下去,蓝天的生命真得就有很大危险。
  
  于是,就对半昏迷中的蓝天说:现在开始,我和你爸不再阻止你和陈捍东交往了。
  
  说完,就让佣人把电话线接上,让蓝天给陈捍东打电话。
  
  浑身无力的蓝天坐起来,靠着被子,给陈捍东家打电话,接电话的仍然是捍东的母亲,陈捍东却在自己的房子里病倒了。
  
  听到是蓝天的电话,陈捍东的母亲竟然老泪纵横地喊着:“这下可好了,我们家的捍东有救了。”
  
  蓝天听到这话,着急地问:“妈,捍东,他怎么了,他出事了吗?”
  
  “事倒没出,只是这么多天来,他一直没有吃过饭,把我都急死了。你来了电话,他就有救了。”
  
  陈捍东的母亲在楼下喊捍东:“蓝天的电话,你快来接呀。”
  
  一直处于绝望中的陈捍东听到说是蓝天电话,强撑着从房间走出来,一步三晃地接过母亲手中的电话:“喂,是蓝天吗?你这么多天到哪里去了,我想死你了。”
  
  陈捍东接到蓝天的电话,第一句话就这样问,让蓝天感动得不得了,说:“马上过来看他。”
  
  当陈捍东听说蓝天母亲不再反对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泪水就涌了出来。
  
  蓝天说:“我们总算雨过天晴。我们见面时再说。”
  
  蓝天挂断电话,对母亲说:“我现在就到捍东那儿去。”
  
  他母亲劝他:“你打了点滴再去不行吗?”
  
  “不行,让医生过去,我和捍东一起打,他这么多天也绝食了,身体也是非常差。”
  
  蓝天说着,就起身往外走,母亲只能由着蓝天,把蓝天一行送上车。
  
  蓝天来到捍东家,看到一脸憔悴的捍东,心痛地抱捍东就哭,捍东看到俊俏的蓝天瘦成这样,心碎了般,把蓝天紧紧地抱在怀里,两个人旁若无人地哭了起来,那种真情的流露,使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落泪。
  
  等他们的情绪都稳定后,医生让两人回到捍东的房间,给他们打上点滴,这样有利于的身体康复。
  
  蓝天和捍东躺在床上,让医生给他们打上针,他们才相互诉说着这么多天分别的相思之苦。
  
  陈捍东对蓝天说:“我们能再在一起,那可是我们用生命换来的,是我们与这个世俗的观念抗争的结果,我们真该好好珍惜。”蓝天说:“我们在好好珍惜,再也不分开了。”
  
  第九章
  
  再过几天就是蓝天二十八岁的生日,陈捍东就想给以蓝天一个惊喜的礼物。
  
  陈捍东到温哥华比较大的教堂,找了教父,让他为他们主持注册结婚,教父同意了。
  
  一切都安排妥当,陈捍东要让蓝天幸福一辈子。
  
  9月12日,那天温哥华的天气特别晴朗,陈捍东那天特意向公必需品请了假,与蓝天驱车往市区那个教堂赶去。蓝天一脸的迷惑地问陈捍东:“你这是到哪里去?”
  
  “我们今天到教堂注册去,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陈捍东兴奋地对蓝天说。
  
  蓝天感到无比地幸福,到了教堂,蓝天和陈捍东都修饰一新,12时,陈捍东眼情脉脉地看着蓝天,牵着蓝天的手,在两个童男童女的引导下,他们一步步从后面走向教堂前台,教堂顿时响起了婚礼进行曲,他们徐徐地向前走着,怀抱鲜花的蓝天真如一个美丽的新娘,面露羞色地低着头,由陈捍东牵引着,一步步走向幸福之颠。
  
  他们来到教父的面前,教父把圣水洒在他们的身上,教父问蓝天:“你愿意把你一生的幸福托付给陈捍东吗?”“我愿意。”
  
  教父又问陈捍东:“你愿意娶蓝天为妻吗?”“我愿意。”
  
  “双方交换戒指。”我把事先买好的白金钻戒戴在有蓝天的手上,蓝天也照旧将另一枚戒指戴在我有手上。
  
  “现在新人互吻。”
  
  陈捍东捧着蓝天的脸深情地吻着,泪水在他们的眼眶中溢出,这是幸福的泪水,这是激动的泪水。
  
  陈捍东牵着蓝天的手转过身时,惊奇在看到蓝天的父母、自己的母亲都眼看含热泪地看着他们,为他们鼓掌,祝贺他们。
  
  这天晚上,蓝天和陈捍东过了一个浪漫的夜晚。因为蓝天从这一天开始,就是陈捍东的人了,他们自然要为他们祝福。加上又是蓝天的生日,蓝天的父母在温哥华一家比较好的华人餐厅,为蓝天和捍东摆了一桌,以示对他们的祝福。
  
  回到家里,已是好晚了,蓝天和捍东匆忙洗澡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因为春宵一刻值千金。他们一进房间,将关上,捍东就将自己的新娘抱进怀里,亲吻着蓝天的唇,然后将蓝天抱到床上,盖在蓝天的身上,两人就开始忘情地脱对方的衣服,一会儿两人就赤身相对,陈捍东就从上到下亲吻着蓝天,他的脸,他的胸、他的腹、他的小弟,蓝天被我亲吻得不住呻吟,也许是太激动,我才给他口淫了几下,蓝天就一泄如注。蓝天又给我做,他为我口淫,我说:“我今天想换个花样。”
  
  “什么花样?”蓝天一脸不解地问。
  
  “等下你就知道了。”我说。
  
  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同志影带,放进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同志的镜头,蓝天侧躺在我的身边,我让他面朝电脑,我从后面抚摸他的前胸,他的腹部,他的小弟,然后是蓝天的后眼。电脑上放的带子同志正干得热火朝天,蓝天也被我摸得激动不已,我一看火候到了,就在其后眼上抹了一些事先准备好的润滑液,用手指先插进他的后眼,一下一下,直到蓝天不感到紧。我才在我的小弟上涂抹润滑液,对着蓝天的后眼一点点轻轻地往里进,开始时我还有点痛,一会儿蓝天放松,我才将小弟送进蓝天的后眼,真紧,将我的小弟紧紧地包裹着,我都在有点招架不住,我不回抽插,进行活塞运动,蓝天被我插得,呻吟起来,他的小弟坚硬起来,我边插他,边用手套弄他的小弟,只听到他一声啊,就射在我的手中,他射时,肛门收缩,将我的小弟夹得太紧,竟然将我的精液吸了出来,我一顿狂射,这是我几年来最酣畅淋漓的一次。这种感觉仿佛就是回到和蓝宇做爱时一样。我的小弟软了,从蓝天的后眼中掉出来,我抱着蓝天,亲吻他的耳朵,爱怜地问:“痛吗?如果你以后不喜欢,我不会再强求你。”“还可以。”
  
  蓝天有些疲倦地对我说:“咱们睡吧。”“好吧。”
  
  我抱着蓝天一同进入梦中。
  
  我和蓝天在一起缠绵了好几天,我们才去上班。虽然我们都略显疲劳,但依旧掩饰不住我们脸上的灿烂、幸福……
  
  第十章
  
  几天以后我到公司上班,老总秘书告诉我:“总经理找你。”
  
  我一听,不知是什么事,心跳一下子过速,惴惴不安地跟着秘书来到总经理室。
  
  总经理对我说:“你知道找你来干什么?” 我摇摇头。
  
  总经理笑着说:“让你回大陆去。”
  
  看到一脸的惊奇不解,经理补充道:“因为大陆有一笔生意要做,你对大陆的情况又比较熟,所以你是最好的从选。这次你和蓝天一起去,你可以带带蓝天,蓝天还没有回过大陆,正好你结伴同行,相互也好有个照顾。”
  
  我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不免一喜,但是也有一种不祥之兆,说不清具体是什么,只是有一种预感。
  
  这时,蓝天推门进来,一下子抱住我,高兴地说:“这下好了,我要和你一起去大陆了。”
  
  经理说:“本来是让你一个去,蓝天非要和你一块去,经不住他缠,我和他妈就同意,蓝天多见见世面也好,只是一路上会给你添不少麻烦。”“哪里?”我说。
  
  走出经理室,公司的职员们都向我祝贺,这么好的回国机会,我笑着向他们点着头,回到办公室,一点高兴不起来。这时,蓝天推门进来,一脸灿烂地对我说:“捍东,这下可好了,我们可以一起回北京。可以住一下你和蓝宇住过的‘临时村’。”
  
  我看到他这样高兴,还是于心不忍地对他说:“蓝天,这次你别跟我回去好吗?我觉得我这次不太顺,我一个人去,几天就回来了,好不好。”“不好。”蓝天任性地说。“我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和你一起出去,你却不带我,你是不是想与以前的老情人相会,怕我当了电灯泡。”
  
  我一听就生气了,这是哪跟哪呀?正要发作,一抬头看到蓝天一脸泪水的样子,我的心一下子软了,何必要伤害自己心爱的人呢?去就去吧,大不了一块死,到阴间去见蓝宇不是更好吗?
  
  想到这,我一下子把蓝天抱进怀里,在他的耳边低语道:“小可爱,我是吓唬你的,哪能不带你呀!
  
  一脸泪水的样,跟与生离死别一般。“蓝天这才破涕为笑,将头埋进我的怀里,我抱着蓝天,感到了这真真切切来之不易的爱人,是该珍惜,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儿,只要有生的希望,我是会让给可爱的蓝天的。
  
  即然公司决定让我回大陆,我和蓝天就准备一下,我给母亲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母亲也为我们高兴,这毕竟是我三年以后第一次回国。
  
  大结局
  
  当我和蓝天作好一切准备,坐上飞机时,我和蓝天都非常激动,泪水溢满眼眶,这是我们第一次回国,我们激动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我的心中还是有一种预感,常人不是说吗?乐极生悲。我的心中总是有这种不祥的兆头。
  
  没想到在飞行途中就应验了。
  
  我和蓝天坐的是头等仓,蓝天因为是第一次,一直就兴奋不已,让我觉得他呀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看着他兴奋的样儿,我也被其感染了,禁不住将其拉入怀中,亲着他的发丝,蓝天顺势爬在我的腿上,用手不老实地摸我的下身,让我感到不自在,只能由其任性吧。我头靠着后背,闭着双眼,感受着蓝天的服务。
  
  飞机在平稳地飞行着,白云从窗口探着脑袋往里看。这时空中小姐让大家系好安全带,前面有一股强气流袭击。我们马上坐好,系好安全带,就听见飞机发出强烈的轰隆声,机身也开始摇摆着,突然机车在点倾斜,蓝天吓得把我抱得紧紧的,我爱怜地将蓝天搂在怀里,心中默默地祈祷着,上帝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然而,一切的事情不是由个人的意志支配的,飞机似乎出现故障,空中小姐正在安抚乘客,可是,不少乘客还是处于一种慌乱中,我几乎是把蓝天整个抱在怀里,生怕他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飞机的情况并见好转,相反,让我们更感到情况不妙的是,后舱突然起火,飞机发动机也出现故障,这一下机仓里的人,全部都慌了,我和蓝天更是急,我觉得这一次真是再劫难逃了。这样想,我觉得情绪一下子稳定了许多,而蓝天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吓得直哭,我抱着他,在他的耳边细语道:“天,没事的,有我在,我们一定会平安的。”我这样安慰蓝天,其实我自己心里哪有什么底,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飞机在急速吓坠,哭声、喊声乱作一团,浓烟已开始漫延到头等仓,让我们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难。
  
  我把毛巾用矿泉水打湿,蒙在我和蓝天的嘴上,这样我们才感到呼吸好一些,……突然,就听到一声巨响,一团火光冲过来,我把蓝天紧紧地抱着,只感到那儿团火从我们脸上扫过,……我知道,我要见蓝宇了,我还是带着他的同胞兄弟来的……就昏迷过去……
  
  10月12日,美联社发出消息:一架波音747飞机在飞往中国的途中,突然起火,机上300余名乘客全部遇难,抢救人员从飞机的残骸中发现了两具紧紧抱在一起的尸体,从他们的身上找到两本护照,得知他们是陈捍东和蓝天……
  
  欢迎点这里进入社区对本文进行评论
  (版权所有:阳光地带)
  
  
  
  
  
  
  --------------------------------------------------------------------------------
  版权所有:2000阳光地带工作室
  © 2000 Sunlightzone Networks
  本站由网主阿阳和网主Sphinx联合制作

暂时不显示回帖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