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乱弹]北大男生铊中毒旧案(转载)

楼主:东城十里外 时间:2006-01-02 18:44:00 点击:15983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北大投毒案:知识与人格的裂变
  
  
  一个高等学府的天之骄子投毒杀人——在最初的震惊之后,这个故事没能提供多少耸人听闻的情节来解决人们的惊讶、困惑。但从这个绝不耸人听闻的故事中,我们感受到了真正强烈的震撼和痛心。
  
  
   □文/止水
  
  成长的过程一帆风顺,聪明男孩被保送到最高学府
  
  
  1994年,宁夏大学附中的王小龙被保送到北京大学化学系读书。这对拿过全国中学生数学联合竞赛三等奖、中国物理学会第十届中学生物理竞赛宁夏赛区三等奖和全国化学竞赛宁夏赛区理论和实验技能测试一等奖、全国化学冬令营化学竞赛二等奖的王小龙来说,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9月的一天,他和同学坐火车来到了中国最负盛名的高等学府。阴天,下着小雨的校园有一点冷清,但这并不妨碍18岁的王小龙很快爱上这个雍容深厚的校园。大概是中学一连串的闪光点,他被老师指定为班长。那一段,王小龙清秀的脸上不时挂着热诚的笑容。他在生活上的自理能力也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酷爱干净,床上总收拾得整整齐齐,和一般男生的凌乱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两个多月后,王小龙辞去了班长的职务。北大自由开放的学术气氛此时深深吸引了王小龙,和化学有关的学术讲座他几乎一个不漏地去听,他开始想走一条科学研究的道路,所有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的传记成了他最喜欢的读物。
  
  
  对找到生活目标的王小龙来说,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变得平淡而简单了。每年,他只走出校门两次,从学校到火车站。周末,他喜欢在图书馆看书,很少去找老乡串门;三年,只看过一场电影,没进过一次舞场。而王小龙的同学们发现,安静的王小龙几乎称得上神出鬼没,晚上总是十一二点才回宿舍,早上六点来钟他又背着书包走了。他在忙什么呢?直到去年王小龙投毒案发,很多人才知道他在化学实验室有一份工作。
  
  
  1994年的阳光平静地从王小龙的眼前滑过。这一年,只有一件事给他留下印象,那就是毕业于北大的卢刚在美国枪杀导师后自杀。在北京的高校里,不堪学习压力自杀的事件总会在学生中流传。还没来北大前,从事教育工作的母亲担心儿子会不适应大学的竞争压力,曾和王小龙专门探讨过这个话题,母亲一再叮嘱儿子要多与社会接触。在他们家的书橱中,也放着不少有关教育心理学的书籍。王小龙相信自己不会因此而自杀,他对自己这方面的心理素质深信不疑。但谁也没想到,他没有选择自杀却最终选择了杀人。
  
  
  “在恨他的那一瞬,我决定了投毒。”
  
  
  二年级时,王小龙和同系的江林成了好朋友。这不过是每个人生命历程中的平常事件,但却成为一起恶性案件的起始。江林有一双热情的圆眼睛,说话也挺风趣。他们在游泳课上熟悉后,很快就形影不离了。一起去练游泳,一起去食堂,一起去上课,一起去自习,只要看到王小龙也准能看到江林。他们两人成为朋友后,王小龙和同学们就更不来往了。江林一向对计算机颇有兴趣,有一次,他问王小龙:“你觉得计算机的发展前途怎么样?”对化学情有独钟的王小龙毫不犹豫地说:“不怎么样。化学比计算机有前途,能出成果。”受他影响,江林的兴趣也渐渐转到化学上来。王小龙的实验操作能力非常强,他常常把自己做实验的体会、在实验过程中有意思的地方告诉江林。生活上,王小龙也喜欢帮江林干些活。
  
  
  两个男孩子太过亲密无间的友谊,惹来了同学们微妙的议论。王小龙毫不在意,他喜欢和江林在一起,但一些极微小的细节却像阴影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1996年9月27日,是王小龙的生日。那天正是八月十五,也是星期五。做完实验,王小龙便兴致勃勃地邀请江林一起出去吃饭。吃饭时,王小龙问起江林的生日,江林随口便告诉了他。过了不久,王小龙去买饭票,江林让他帮他带一些,便把学生证给了王小龙。王小龙在路上打开一看,上面的出生日期和江林那天告诉他的并不一样。一丝被欺骗的感觉顿时像蚂蚁般噬啮着他的心。心细如发的王小龙开始不动声色地观察江林。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实验,他要看看自己的好朋友是否在有意欺骗他。
  
  
  
  庭审中,王小龙年轻苍白的面容和机敏的反应更令人痛惜。
  
   也许是因为同学们的议论,江林开始疏远王小龙了。1996年11月左右,两人第一次发生公开冲突。晚上,王小龙照例约江林去上自习,江林说不想去。等王小龙走后,江林一个人去了自习教室。没过多久,王小龙却找来了。王小龙把江林叫出教室,在走廊上,气愤地说:“我真希望信任你的每一句话。”他用一记大耳光表达了这种愤怒。1997年4月27日,两人在考试前讨论起考试目的时又发生了口角,最终演变成激烈的争吵。江林从此不再理王小龙了。王小龙便认为江林利用他把学习搞上去后就不需要他了,莫名的愤恨充斥在他的心间。
  
  
  “在恨他的那一瞬,我决定了投毒。”案发后,王小龙这样描述他的作案经过。动机如此简单,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等我投完毒以后,我的气一下就消了,我又有精力投入到我的科研工作中去了。”当自我的愉悦、痛苦和目标成为他生命体验中惟一重要的东西时,他人生命的意义在他眼里便无足重轻了。
  
  
  4月29日,王小龙在实验室做实验时,发现药架上有一个药瓶,装着一些白色的硫酸亚铊晶粒。当天他就去图书馆查阅有关铊的资料。《毒理学》上写着铊对人的致死量是8~14mg/kg,而脱发是铊中毒的主要反映。他又查了别的书,知道铊毒的解药是普鲁士兰。
  
  
  王小龙被捕归案后,一位曾是他中学校友的女同学无比感慨地说:“我实在不能想象,一个清秀、聪明、有为的刚刚21岁的北大学生,怎么可以那么冷静、理智地实验犯罪呢?”
  
  
  4月30日早上8点,王小龙去实验室,用天平称出200mg的铊盐。5月1日晚,他来到江林的宿舍,一眼就看到江林的水杯放在桌上,杯里有小半杯水,他把那些白色的晶粒全部放进了水杯中,又加了一些水,便回宿舍睡觉去了。第二天一大早,江林端着杯子来王小龙的宿舍倒开水。王小龙看见江林杯中的水只有一半了,突然觉得有些不忍,就对江林说:“你的杯子太脏了,水也冷了,你把冷的倒了,再倒些热的喝吧。”江林便把杯中残存的水倒了。
  
  
  过了几天,王小龙在江林身上没看到任何中毒的症状。他想起他看到的两本书上关于铊毒毒性的描述并不一样,就从实验室又称了500mg的铊,他想先在谁身上实验一下铊的毒性到底如何。回到宿舍,他发现同屋陆晨光的奶粉袋歪在桌上。他知道陆晨光有每天冲奶粉喝的习惯,就决定把陆晨光当做自己的实验对象。事后,王小龙说他选择陆晨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他们之间并没有过节。只是因为偶然,在这样的偶然里包含着一个人对他人生命多么可怕的漠视啊!
  
  
  5月3日早上,王小龙把带回的铊放到了陆晨光的奶粉袋中,还掺拌了几下。8日,他发现陆晨光的奶粉喝光了。又听同学们说陆晨光病了,吃什么吐什么,但并没有出现脱发症状。陆晨光当天就住进了三○一医院。
  
  
  那几天,王小龙照常上课、做实验,谁也没看出他的异样。
  
  
  5月10日,王小龙再次从实验室偷出200mg铊来,当天中午便把它们全部投进江林的水杯中。13日晚上,他看见江林没去上晚自习,而是在和同学玩牌,王小龙走过去和他说话,江林没理他。王小龙到外面打电话给江林,江林态度也不好。后来王小龙便打电话给江林同屋的马强,让他去实验室陪陪他,马强去了。王小龙对马强说,他该教江林的都教了,他没有利用价值了,他被最好的朋友给骗了。马强安慰了王小龙几句便回了宿舍。那天晚上,王小龙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呆了一夜。
  
  
  那一夜,王小龙想了些什么没人知道。第二天,他再偷出200mg的铊。15日课间他又去了江林的宿舍,把铊再一次投进江林的杯中。
  
  
  17日,王小龙听说江林病了,就去宿舍看江林。看到江林的症状后,他意识到铊毒在江林身上开始发作了,他突然感到害怕,害怕江林会死去。他回实验室关掉仪器后,回来就拉着江林上医院。江林说已在校医院看过,不想再去了。王小龙拉上江林就走。在车上,他告诉江林是他下的毒,但有解药,一切法律后果由他负责。江林说,如果有解药,就说是自己不小心误食的算了。到了中日友好医院,王小龙一见医生就问有没有普鲁士兰。江林告诉医生他误食了铊毒,但医院仍要做常规检查。王小龙急了,才说出是他下的毒,让医院赶紧解毒。
  
  
  第二天,在三○一住院的陆晨光也开始解毒。截止到解毒时,身为班上足球运动员的陆晨光连站两分钟拍X光片的力气都没有了。
  
  
  当他不再去考虑别人生命的意义时,一种极度的自私便会无情地扼杀掉人类普遍的善心
  
  
  案发后,学校给王小龙出具的平时表现证明中写道:“……王小龙在校期间表现良好……学习勤奋,尊敬师长……在实验室工作期间,认真负责,表现出一定的科研潜力,得到老师们的一致好评。”
  
  
  而安康医院出具的司法精神医学鉴定书则认定,王小龙投毒时处于生理性激情
  昔日同窗好友,今日对簿公堂(左为王小龙,右为江林)。
  
  状态,动机现实,辨认和控制能力存在,有责任能力。
  
  
  这是一个确实难以找到犯罪学上犯罪根源的个案。在今年2月20日的庭审中,王小龙年轻苍白的面容、机敏的反应和有条不紊的辩护更使人痛惜。他虽然表示认罪,但他并不强烈的负罪感却让人震惊。在看守所里,当一位调查人员问他对此事后悔不后悔时,他的声音激动而委屈:“肯定后悔。我毁了他也毁了我自己。我毁自己比毁他还大。我的损失还小吗?”对王小龙来说,如果没有此案,他今年可以被保送上研究生,到2001年,他将去美国深造,一步步接近他的人生目标。而如今,这一切都完了。
  
  
  江林和陆晨光如今已脱险,仪器现在查不到体内有毒,但对将来是否会有影响,还很难说。江林暂休学一年。在北大校园里,他拒不接受记者的采访。他的脸上依然不时会浮现笑容,但笑容中却有无法掩饰的戒备和惊悸。
  
  
  在看守所里,王小龙很巧地再次看到了卢刚的故事。他觉得他们很类似——他们都无法克服人际关系给他们带来的心灵创伤。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创伤,居然深重到必须以毁灭、伤害他人的生命来平复?
  
  
  当自我的追逐成为一代人的生活理想,个人实现成为每个生命个体完全的人生目标,当他(她)不再去考虑别人生命的意义时,他人的苦痛哀乐,一种极度的自私便会无情地扼杀掉人类普遍的善心——王小龙就这样毫不迟疑地将剧毒投入了他人的杯中。当人们不再关怀别人的生命,相信我们的未来将会变得耸人听闻的可怕。
  
  
  

暂时不显示回帖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作者:两条路上 时间:2006-01-02 19:21:13
  SF
  
  文章的作者好象故意在避讳同性恋方面的事情
  “两个男孩子太过亲密无间的友谊,惹来了同学们微妙的议论。”
  
  还有关于江林生日日期引发的误会和不快,实在太象刚涉足情场的学生哥小gay心理了
  
  这事情以前有耳闻,看到这么详尽的文字还是第一次
  
  偶当年大学时候也恋过一个直男,也曾经因为对方的疏远和冷淡而痛恨对方,曾经找借口跟他打过一架,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联系,其实有时候真想知道他好不好,想跟他说对不起
  
  
  
  
  
  
  
作者:bplover 时间:2006-01-02 19:46:00
  这和异性恋里男孩子被女孩子冷落后怀恨在心往女孩子脸上泼硫酸如出一辙.
作者:爱白daisy 时间:2006-01-02 19:48:19
  偶当年大学时候也恋过一个直男,也曾经因为对方的疏远和冷淡而痛恨对方,曾经找借口跟他打过一架,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联系,其实有时候真想知道他好不好,想跟他说对不起
  
  感叹.感叹。
作者:比宠物还天真 时间:2006-01-02 20:04:12
  LZ是看了杂谈版清华女生铊中毒的老悬案以后才拾掇出来这个的吧?:)
作者:顶你没商量 时间:2006-01-02 23:40:04
  文章应该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写的吧?
作者:比宠物还天真 时间:2006-01-03 09:23:27
  有些同志心肠真是够狠的,也许是爱之深、恨之切吧。
作者:走近红颜 时间:2006-01-03 09:27:26
  刚出来个朱令和sw,又跑出一个男同学
  搞什么搞
作者:岸上之心 时间:2006-01-03 09:42:36
  发人深省。
  
  古今中外,也不知道多少同性相爱的故事,被忽视,被掩盖,被歪曲。
  
  倒是最近港台的一些戏说民间传说的影视,颠覆传统异性恋思维,有不少发笑和沉思之作。
  
  比如,青蛇中小青和白素贞之间的暧昧。搞得许仙和法海,都眉来眼去啥的。
  
  再比如,梁祝之间,到底是同窗情愫,那可是赤裸裸地男男相爱啊,还是脱去女儿装之后,大哥和小妹的君亲郎意?
  
  同志运动的第一步,就是我们活着,我们存在,我们是活生生的个体。新闻中的光明也好,阴暗也好,同性之间,有恋,有嫉,有要死要活的冲动。
作者:行走人生 时间:2006-01-03 09:56:30
  我们的生死有时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
  
  受着这样那样的影响,影响着我们做出杀人或自杀的决定。
  
作者:bjyuancarnoc 时间:2006-01-03 10:01:22
  也许是书读得太多,才会这么没有人情味。值得深思。人与人的交往也是一种学问。
作者:45152565 时间:2013-12-27 16:24:38
  王晓龙投毒的时候知道朱令的事吗
作者:四季之人 时间:2016-06-23 20:37:41
  记号!~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