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摇滚及独立音乐专辑年谱(1984——2010)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7-25 13:24:00 点击:74474 回复:11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12 下页  到页 
作者:半山 时间:2011-08-23 11:53:41
  打酱油的
  
  
  
  作者:死星上的光芒 回复日期:2011-08-23 11:13:58 
  
  
    《大地》的原版封面不是这个,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买了一盘《大地》的正版磁带,我记得是9.8元,这盘磁带后来听得次数太多了,被活生生地磨废掉。
    
    《大地》怕是我这辈子听的次数最多的唱片了,如果说一张唱片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的话,对我而言这张唱片就是《大地》。《大地》对我的人生观、世界观的形成产生了重要的作用,当然也确立了黄家驹在我心中大神级的地位。
  
  不错,那时候正版磁带一般是9.8元,这个磁带我也买过。记忆比较深刻。
作者:死星上的光芒 时间:2011-08-23 12:29:00
《大地》封面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3 12:49:51
  @骨了吧唧 2011-08-23 11:45:06
    奋力顶!
    1984-2010?新世纪以来中国还有独立音乐吗?我几乎不知道了,坐等普及。不过看意思好像还早。(说到这里有个“摇滚及独立音乐”的定义问题,愚见以为就是最真实的表达自我的音乐,大概不错。)
    “进步不一定是随着时代的前进而发生的。”摇滚是越来越小众了,希望年谱不要成了挽歌。不过没办法,要表达自我而不是迎合别人,又要得到别人共鸣,难啊,简直不是音乐而是人生问题了,打住。
  -----------------------------
  没那么悲观的。个别乐队的生生灭灭不可避免,但是中国摇滚是不会消失的,这是一种文化需要嘛。我这个帖子确实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希望能一直关注呀。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3 12:51:38
  @半山 2011-08-23 11:53:41
    打酱油的
    
    
    
    作者:死星上的光芒 回复日期:2011-08-23 11:13:58 ......
  -----------------------------
  哈哈,是呀是呀,九块八,多熟悉的价格,当时不可能经常负担的价格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3 12:52:46
  @死星上的光芒 2011-8-23 12:29:00
   《大地》封面
    
  
  -----------------------------
  谢谢分享!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3 17:26:23
  ■[1991] 赵牧阳《流浪•牧阳专辑》(北京东方影音公司)
  专辑曲目:爱的心/流浪/我要成家/过去已经太多/真诚的心/昨日的友情/天意/梦想与追求/不愿再说/思念的家
  
  
  
  赵牧阳怎样被称为“西部鼓王”,现在已经难以考证,估计连他本人也未必说的清楚。当然,从赵牧阳的音乐来看,他很可能并不在意一个空洞的称呼。他以“鼓手”的名义曾经出现在多少张唱片上,不太容易统计了。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他还是一个民谣歌者。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他的民谣以真正的西北民歌为底色,写出了没有充分受到关注但根基扎实的作品,这是后话了。
  在这张《流浪》中,他的西北人身份和气质还没有充分展开,这与时代、年龄以及对音乐的认识都有关系。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为数不少的音乐小青年在贫乏的音乐资源中,通过一遍遍翻录的磁带,能都听到最振奋的声音只是有限的一些国外大牌摇滚,但这足以点燃青春的热血,于是模仿开始了。这张专辑也是这样,因为尚未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音乐语言。歌词挺长,话很多,但其中大多数作品的歌词有着痛苦的实质,但缺乏表达的力量,呈现出一种真的“有病”并没有发出有质量的“呻吟”的状态,这对歌者自身来说,想必是非常痛苦的。但这也是真正的歌者成长的必由之路吧。
  当然,这种西北身份和气质虽然没有充分展开,但不是完全不具备。标题曲《流浪》就不是一曲都市民谣,而是基于西北民歌底色的。这种感觉与当时稍前一些的广东流行音乐词曲作者们通过想象和音乐技巧炮制出的高昂激烈的“西北风”作品是不一样的。真正的西北民歌不会是那么激昂的,不会主动承载民族反思的使命。而《流浪》中那种流浪千里却总有根线把心尖儿和家乡牵在一处特有感觉,才是真实的西北民歌的东西。另外两首歌,《我要成家》和《思念的家》,也以其更具备民谣气质,而不是更偏摇滚或更偏流行歌,而更耐听。
  另外,这张专辑被津津乐道的,还有他令人瞠目的制作阵容:吉它是老五、艾迪、李彤、牧阳、常宽,鼓当然是牧阳自己,贝司是刘君利,键盘是郭亮、洪斌,钢琴是臧天朔,敲击乐是刘效松,竹笛是王兹恒、冬冬,板胡是马冬岩,伴唱有陈进、陈诚、老五、马培、郭亮、 常宽、窦颖、李蓉、西玲等,总策划是王晓京,录音是老哥。混音是TOM。这份名单本身,就可以成为中国摇滚起步时代最能让人目不转睛的背影。
  
  
作者:宝地在混 时间:2011-08-23 20:16:21
  @萨尔沁 2011-08-23 10:25:45
    @亲爱的狒狒 2011-08-23 09:39:55
      黄金刚《地铁的眼睛》
      大头鞋《漂亮女人》
      当然还有苍蝇的《是枪还是子弹》
      等等……………………青山制作的垃圾拼盘里其实有很多优秀的乐队…………等楼主慢慢说。......
  -----------------------------
  《94摇滚之火》里子曰第一次唱了那首〈相对〉,没想到N年以后子曰发行第一张专辑时再唱这首〈相对〉,又过了几年〈相对〉再次出现在电视剧《奋斗》的片尾。零点乐队当时还是一个伴奏乐队。苍蝇的《是枪还是子弹》出现在另一张摇滚拼盘《另类拼盘》里,记得是台湾发行的,制作人是方无行。没青山什么事。这里面还有上海铁玉兰乐队的一首作品。
作者:牛牛捏捏 时间:2011-08-23 20:54:52
  难得的专业好贴,先顶再看!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3 21:28:07
  @宝地在混 2011-08-23 20:16:21
    @萨尔沁 2011-08-23 10:25:45
      @亲爱的狒狒 2011-08-23 09:39:55
        黄金刚《地铁的眼睛》
        大头鞋《漂亮女人》
        当然还有苍蝇的《是枪还是子弹》......
  -----------------------------
  谢谢关注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3 21:30:42
  @牛牛捏捏 2011-08-23 20:54:52
    难得的专业好贴,先顶再看!
  -----------------------------
  谢谢。专业不敢当,不过顶了要继续看呀,哈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4 00:17:51
  ■【1991】 薛岳《灼热的生命 薛岳演唱会纪实》(新笛唱片)
  专辑曲目:序曲:灼热的生命、一座孤独的岛、遗失的行李/组曲:海拔三千、摇滚舞台、另一个境界、温柔的拒绝、失去联络、你在烦恼些什么,亲爱的?、不要在街上吻我/血腥玛丽、不情不愿、超级巨星/一个人,两个人/THAT’S WHAT FRIENDS ARE FOR(合唱:许景淳/马玉芬/林美满/林琼珑/韩贤光/刘伟仁/王海玲)、昨天的孩子/跟自己说、STARDUST/ 日子才会比较好过、如果还有明天/安可曲/机场
  
  
  
  薛岳生命的最后一场演唱会,像他的生命一样,是高密度,将生命的激情浓缩呈现,绝不稀世。前半场将作品进行组曲化的处理,是薛岳所学习的戏剧化理论的尝试。但是,这也是一种临行的摧残绽放。我想,他是要把唱过个,尽量多的再唱一边,因为他自己非常清楚,是不是有明天,对他来说是一个偏向否定答案的未知数。
  以至于唱到《超级巨星》的时候,薛岳几乎到了一种癫狂的状态,那真的是一种摇滚的激情和乐趣,这正是早期大陆摇滚所缺乏的,那时候,大陆摇滚有太多的愤怒和抱怨,夸张了情绪,却束缚了手脚,不高兴,不兴奋,不舞动。而薛岳用音乐让生命的焰火爆到最亮最美。唱这首歌的副歌部分时候,他带着台下一块儿玩儿,一遍遍唱“我们并不需要superstar”,后来又说“这个不好玩”,便干脆玩起“嘟嘟嘟嘟嘟嘟”的节奏变化。
  这种快乐的即兴,正是薛岳的生命的最后一段路程中,从爵士乐里感受到的精神。唱完《超级明星》,薛岳说“你们开心,我谢谢,这是什么话?——唉,谢谢我,哈哈!”——这个晚上,所有的歌迷忍着眼泪,和薛岳一道释放,一道快乐。而薛岳自己呢,可能他真的忘记了死神的存在。
  然而,随之而来的《一个人,两个人》就像狂欢的午夜派对戛然而止,余响犹在,却守着冰凉清冷的屋子,况且要面对的是不久将至的死亡。这样的情绪,即使是在听录音,我几乎都难以承当。不知道现场的歌迷当时是否流出热泪?
  在这样的情绪下,众朋友唱《THAT’S WHAT FRIENDS ARE FOR》的段落就不仅仅是感人,更带着一种隐痛。薛岳轻松幽默地介绍着台上多年的老朋友们,但这些朋友谁不知道他的病情呢?但是薛岳用行动告诉大家,临别,也要微笑啊。
  下半场,薛岳更想把自己沉浸在爵士的自由之中。也许他深知,生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他所追求的爵士中,多保留一刻自由的记忆吧。于是,他终于演唱了抒情爵士歌王Nat King Cole的《STARDUST》(星尘)《Sleepless In Seattle》。他说这首歌他学唱了十年。我想,如果不是想到今后无法再登台,他可能还不会轻易唱这首歌。
  歌总是有唱完的时候。当《如果还有明天》响起,录音中能够听到台下爆发出想要努力抓住什么似的狂热呼喊。——是啊,有多少人能燃尽生命而歌!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4 00:28:06
  (说明:由于没有认真校对,上边相同的一篇中是有错误的,而且有好几处,已经影响了意思的理解,因此改完再发一遍。以后一定会认真!)
  
  ■【1991】 薛岳《灼热的生命 薛岳演唱会纪实》(新笛唱片)
  专辑曲目:序曲:灼热的生命、一座孤独的岛、遗失的行李/组曲:海拔三千、摇滚舞台、另一个境界、温柔的拒绝、失去联络、你在烦恼些什么,亲爱的?、不要在街上吻我/血腥玛丽、不情不愿、超级巨星/一个人,两个人/THAT’S WHAT FRIENDS ARE FOR(合唱:许景淳/马玉芬/林美满/林琼珑/韩贤光/刘伟仁/王海玲)、昨天的孩子/跟自己说、STARDUST/ 日子才会比较好过、如果还有明天/安可曲/机场
  薛岳生命的最后一场演唱会,像他的生命一样,是高密度的,将生命的激情浓缩呈现,绝不稀释。前半场将作品进行组曲化的处理,是薛岳所学习的戏剧化理论的尝试。同时,这也是一种临行的璀璨绽放。我想,他是要把唱过的歌,尽量多的再唱一边,因为他自己非常清楚,是不是有明天,对他来说是一个偏向否定答案的未知数。
  以至于唱到《超级巨星》的时候,薛岳几乎到了一种癫狂的状态,那真的是一种摇滚的激情和乐趣,这正是早期大陆摇滚所缺乏的,那时候,大陆摇滚有太多的愤怒和抱怨,夸张了情绪,却束缚了手脚,不高兴,不兴奋,不舞动。而薛岳用音乐让生命的焰火爆到最亮最美。唱这首歌的副歌部分时候,他带着台下一块儿玩儿,一遍遍唱“我们并不需要superstar”,后来又说“这个不好玩”,便干脆玩起“嘟嘟嘟嘟嘟嘟”的节奏多变的无词歌。
  这种快乐的即兴,正是薛岳的生命的最后一段路程中,从爵士乐里感受到的精神。唱完《超级明星》,薛岳说“你们开心,我谢谢,这是什么话?——唉,谢谢我,哈哈!”——这个晚上,所有的歌迷忍着眼泪,和薛岳一道释放,一道快乐。而薛岳自己呢,可能他真的忘记了死神的存在。
  然而,随之而来的《一个人,两个人》就像狂欢的午夜派对戛然而止,余响犹在,却守着冰凉清冷的屋子,况且要面对的是不久将至的死亡。这样的情绪,即使是在听录音,我几乎都难以承当。不知道现场的歌迷当时是否流出热泪?
  在这样的情绪下,众朋友唱《THAT’S WHAT FRIENDS ARE FOR》的段落就不仅仅是感人,更带着一种隐痛。薛岳轻松幽默地介绍着台上多年的老朋友们,但这些朋友谁不知道他的病情呢?但是薛岳用行动告诉大家,临别,也要微笑啊。
  下半场,薛岳更想把自己沉浸在爵士的自由之中。也许他深知,生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他所追求的爵士中,多保留一刻自由的记忆吧。于是,他终于演唱了抒情爵士歌王Nat King Cole的《STARDUST》(星尘)。他说这首歌他学唱了十年。我想,如果不是想到今后无法再登台,他可能还不会轻易唱这首歌。
  但歌总是有唱完的时候。当《如果还有明天》响起,录音中能够听到台下爆发出想要努力抓住什么似的狂热呼喊。——是啊,有多少人能燃尽生命而歌!
  
作者:寺桃 时间:2011-08-25 07:14:19
  mark
作者:寺桃 时间:2011-08-25 08:33:48
  @萨尔沁 2011-07-26 12:54:00
    ■[1987]合辑《无名高地(第一集)中国红歌星金曲选》(东方歌舞团录音公司)
    
    专辑曲目:从前的故事(赵莉 赵锦柱)/冲击波(王迪)/别为我送行(王虹)/快节奏 (邓洁仪)/小丑的心声(胡寅寅)/世界属于你(王虹)/恨海(赵莉)/最后一枪(崔健)/一层层的云(王虹 王路明)/最后的时刻(田震)/血染的风采(王虹 常宽)
    
    这是一张即使听摇滚的人也可能不熟悉的专辑,但是它的不应...........
  -----------------------------
  这盘磁带我极有印象,小学时凑巧听到,成为我的流行乐启蒙,《最后的时刻》现在还时常张口就来。
  
  盘内作品都算一时优秀之选。风格各异,活力和节奏是令人难忘的共同特点。一小半歌曲可谓西洋节奏蓝调的华北通俗版。象《冲击波》《最后一枪》这种直接扒过来的,本身已经洋气扑鼻。其实我觉得像《快节奏》《一层层的云》和《世界属于你》某种程度上对流行乐更有示范和探索意义,一点点民谣,一点点节奏,不知怎么很有商业市井的感觉。《从前有座山》可以雷鬼些,也不错。《血染的风采》《恨海》偏旋律,也是情深似海,后来前者大红,因为上有广场,下有春晚,听众群一网打尽。《小丑的心声》是凌峰的《小丑》,上过春晚。
  
  这盘专辑说明伊始大陆流行乐还是有水准的。可惜这样的水准后来长时间得不到保持,没办法,那时的文化机制和国情使然吧。
作者:寺桃 时间:2011-08-25 08:37:01
  这盘专辑说明伊始大陆流行乐还是有水准的
  ===================================================
  其实是合辑啦。口误。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5 09:28:43
  @寺桃 2011-08-25 08:33:48
    @萨尔沁 2011-07-26 12:54:00
      ■[1987]合辑《无名高地(第一集)中国红歌星金曲选》(东方歌舞团录音公司)
      
      专辑曲目:从前的故事(赵莉 赵锦柱)/冲击波(王迪)/别为我送行(王虹)/快节奏 (邓洁仪)/小丑的心声(胡寅寅)/世界属于你(王虹)/恨海(赵莉)/最后一枪(崔健)/一层层的云(王虹 王路明)/最后的时刻(田震)/血染的风采(王虹 常宽)...........
  -----------------------------
  谢谢关注,谢谢对观点进行充实和丰富。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5 10:49:27
  ■[1991] 崔健《解决》(中国北光声像艺术公司)
  专辑曲目:解决/这儿的空间/寂寞像一团烈火/投机份子/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像一把刀子/南泥湾/从头再来
  
  
  
  当我在街角的一家充斥着盗版音带和CD的小音像店邂逅崔建的《解决》正版音带时,已经是2001年的夏天,距离这张专辑出版已经是整整十年。不知道是因为年头太长还是本身录音问题,这盘带子基本上没办法听。而当我终于买到大陆的CD重版,已经是年。但是,我要说,今天当我已经奔三,而不是十一岁,才真正为这张专辑激动不已。
  《解决》中的不少作品写作年代很早,比如《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就写于《一无所有》之前。也许,连崔健自己都无法清楚地说出这些作品出现的先后次序。但是,还是可以大体上与《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有所区分。在《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中,崔健的姿态更多的还是一本正经,是宣告。尽管那时已经在努力着出离对自我消解的力量,不论这力量来自于政治还是爱情,但是那时更多的依然是宣言式的,是直来直去的,是言无不尽的。
  但是,在《解决》中,显然已经复杂了许多——不仅仅体现在音乐形态上的进一步多变,更体现在提出了许多难于解决的问题,充分显示出此时的崔健已经可以游刃有余的呈现现实的纷繁一面。例如《解决》中崔健就唱到:“昨天我还用冷眼看这个世界,可是今天瞪着眼却看不清你”——这里边的“你”又何尝不是“这个世界”的喻体?在解决与被解决的对峙和互换过程中,一个人与其周遭世界的尴尬与紧张之态毕现。所以,在这首歌中,崔健又比他同时和后来的许多乐人多走了一步——面对现实,他不是单向的批判或讽刺,而是与其纠缠不清,从而进一步发现自身的复杂。
  可是,解决与被解决的对峙猝然崩塌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况?于是,《这儿的空间》不是一首节奏坚定的歌,加上崔健摇摆不定的开唱唱腔,我感觉到一些异样。一种没着没落手足无措的感觉生发出来。这首胆敢唱出“进进出出”的歌,却没有带来快感,最终浮现出一片“无边的空虚”。
  但是别误会崔健成了一个悲观主义者,“空虚”之后,崔健又高唱着“这胸中的火,这身上的汗,才是真的太阳,真的泉水”——这才是崔健想要说的:空虚,但是很真实。真实的空虚,不是假想的充实。这是来自于自身的真切地真感觉,而不是他人强加的假感觉。
  在这张专辑中,崔健就是要“感觉”,无论什么样的感觉,只要是真切属于自己的,因为已经很久了,人们的“病就是没有感觉”。所以,《一块红布》并不是一首关于政治的语言,同样也是一首关于“感觉”的歌,追求的是那种“铁”的“强烈”,“身上有血”的“热乎乎”。所以,寂寞可能像烈火一样难耐,但惟其如此,才是真切的(《寂寞就像一团烈火》)。
  崔健不仅自己要有“感觉”,还要让别人也有感觉,让大家都不再麻木。所以他要做一个“投机分子”,不问“手段”,只讲“苦干”,用生命的活力不断行动,即使“根本没有什么经验”。不问那么多目的,不要那么多计划,只要切切实实的行动,这行动“雷厉风行,而且严肃”,“反正事情已经开始,就不能怕乱”。当然欢迎朋友来帮忙,但是“不要你有太多知识”,因为“这儿的工作只需要感觉和胆量”。崔健还用次中音号描绘出“运动”场面,但是这已经不是没有头脑的集体狂热,而成为一种青春的激情与理性的交织升腾。(《投机分子》)多么生动而深刻,同时这深刻是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呈现,摧毁着曾经的和现存的伪深刻。于是想起1989年2月中国美术馆“现代艺术展上”艺术青年张念坐地“孵蛋”,身披白纸写着“孵蛋期间,拒绝理论,以免影响下一代”。我们已经被貌似真理的“理论”控制了好久,已经以“文化”的名义干了许多野蛮的事情,是该到惊醒的时候了。所以,崔健亮出他的“尖锐”,“不管你是老头子还是姑娘”,都要“剥下你的虚伪看看真的”。(《像一把刀子》)。
  给崔健带来麻烦的《南泥湾》也在这张专辑中。时过境迁,再聆听这首歌,我们会作出怎样的评价?抛却宏大的政治命题,《南泥湾》所描绘的不正是一种苦干的精神吗?而崔健正是将这首歌还原为它本身应该具有的朝气。
  
  
作者:恭喜牛 时间:2011-08-25 13:04:45
  mark!!
作者:无所谓327 时间:2011-08-25 16:23:24
  花了一个下午,细细读了一遍。佩服LZ的渊博。学习了!
  
  也收集了不少好歌
  
  加快脚步啊!加油
作者:日ing 时间:2011-08-25 21:45:39
  mark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5 22:00:14
  @无所谓327 2011-08-25 16:23:24
    花了一个下午,细细读了一遍。佩服LZ的渊博。学习了!
    
    也收集了不少好歌
    
    加快脚步啊!加油
  -----------------------------
  在你阅读这些文字的这个下午,我在一间咖啡馆阅读马世芳的《昨日书》,同样的下午,不同的地点,因为音乐,我们的时光叠加在一起。谢谢你的关注。我尽量快一点更新!
作者:1335012227 时间:2011-08-25 23:40:46
  那一代人离我们很近缺又很遥远,
作者:亲爱的狒狒 时间:2011-08-26 11:05:50
  鼓掌,还是对大陆摇滚的评价看着更带劲。
  
  港台的独立音乐个人比较喜欢LMF、黄秋生、假音人,假音人比较冷门,不过虾米上也有,推荐。
  
  和薛岳同时代还有个红蚂蚁,我个人更喜欢,一并推荐。
  
  当然以楼主涉猎之广之深,这些应该都听过的,呵呵。
作者:hedeng4 时间:2011-08-26 11:25:24
  楼主继续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6 17:27:27
  @亲爱的狒狒 2011-08-26 11:05:50
    鼓掌,还是对大陆摇滚的评价看着更带劲。
    
    港台的独立音乐个人比较喜欢LMF、黄秋生、假音人,假音人比较冷门,不过虾米上也有,推荐。
    
    和薛岳同时代还有个红蚂蚁,我个人更喜欢,一并推荐。......
  -----------------------------
  谢谢关注及支持!假音人还真是头回听说,谢谢了。红蚂蚁我也喜欢。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6 17:28:57
  @亲爱的狒狒 2011-08-26 11:05:50
    鼓掌,还是对大陆摇滚的评价看着更带劲。
    
    港台的独立音乐个人比较喜欢LMF、黄秋生、假音人,假音人比较冷门,不过虾米上也有,推荐。
    
    和薛岳同时代还有个红蚂蚁,我个人更喜欢,一并推荐。......
  -----------------------------
  谢谢关注及帮助!假音人还真是没听过,受教了。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6 17:29:59
  @hedeng4 2011-08-26 11:25:24
    楼主继续
  -----------------------------
  晚上一定要更新!瞎忙了一天工作。
作者:屋檐儿 时间:2011-08-27 00:18:39
  来听课了...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7 01:51:38
  @屋檐儿 2011-08-27 00:18:39
    来听课了...
  -----------------------------
  哈哈,不敢当啊。不过,我还真当过教师呢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7 01:53:49
  ■[1991] 合辑《黑月亮1》(CZ音乐)
  专机曲目:我们来自东方 窦朋/醒不了 侯牧人/山梁梁上有棵树 朱桦;侯牧人/轮回线上的太阳 胡寅寅/留下油灯光 程琳/黑月亮 侯牧人/老少爷们 侯牧人/脚下,就是你的路 秦勇/ Bpmf 张楚/留下油灯光(抒情版) 蔚华/流浪的燕子 胡月/手相 侯牧人
  
  
  
  CZ音乐是大陆著名音乐人、《让世界充满爱》词作者之一陈哲的音乐制作发行机构,以推广本土原创音乐为己任。《黑月亮》是CZ音乐“精品系列”的第一张唱片。这张唱片当时在大陆没有形成广泛的影响,但是在海外引起了一定的注意力。从八十年代中期至这张唱片发行,合辑形式在当时非常普遍。但是,起初大陆的音乐合辑主要是把当时老百姓很想听的歌放在一张磁带当中,并没有太多的深入思考。但是这张不同,“黑月亮”不仅是其中一首歌的名字,也是一种理念和态度。
  还是从歌曲中具体感受吧。
  《我们来自东方》和《手相》首尾呼应,是那种概念大于形象、大气而无趣的作品。这些歌是当时流行音乐人主动介入社会大环境和思考氛围的努力,尽管现在听起来这些作品把当时的流行音乐自身推到了一个不胜寒的空洞高度,但在当时为流行音乐——特别是摇滚乐——赢得社会认同,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类似情况的还有《轮回线上的太阳》和《老少爷们》。前者听起来编配得挺摇滚的,但却没有放下那副其实承担不起的反思、激越的表达意愿。后者也是一首硬摇滚曲风的歌,连说带唱地显示出侯牧人蛮汉的特征,听起来很有劲儿。但是教化的意味却把这首歌热气腾腾的生命感有所削弱。《脚下,就是你的路》虽然没有大叙事,但是也具有概念大于形象的问题,就像当时的卡带封面的人物造型,烫着卷头发,穿着西装,去还要作出投入歌唱的样子,那状态是既年轻不起来,也痛苦得不深刻。
  同样是候牧人的作品,《醒不了》、《山梁梁上有棵树》和标题曲《黑月亮》则指的反复回味。《醒不了》这首歌,侯牧人唱得似乎没有章法,粗糙难听,尤其是在后最后一分钟,像一个醉鬼的胡闹,但是听起来却亲切而过瘾。《山梁梁上有棵树》,略带伤感地讲述着二柱和翠花的相思故事。这是一首音乐人仿作的西北民歌风味作品。但重要的不是其创作来源,而是它想表达的内容。同样是汲养于西北民间音乐,但与那些“西北风”时期的代表作品不同,这首歌摒弃了昂扬的大叙事,而回归人性的个体内心。所以,这首歌听似简单,但非常感人。感人之处在于它管住了人个体的细微感受。《黑月亮》的歌词像一篇简约而含意丰富的散文,是一首让人感慨的歌。它告诉我们:沉默不代表没有想法,黑色的月亮不等于没有光亮。
  这张专辑特殊的是收入了两版《留下油灯光》。是当时的热门歌曲,随着电影《本命年》而深入人心,在多张合辑和歌手专辑中出现。它像《山梁梁上有棵树》一样,是指向个体感受的,是基于微观。这两个版本对比起来,能够发现很有意思的东西。蔚华比程琳大不了几岁,但是把这首歌唱得却那么沧桑,沧桑得令人生疑。这当然不是在说蔚华表达得不好,而是那个时代普遍的动辄沉重的社会氛围的反映。但是程琳的版本则显示出一种不一样的单纯,反而可以引领听者直抵情感深处,而不会被历史或反思牵引得旁逸斜出。同样的诠释也发生在胡月的《流浪的燕子》上,可惜艾敬的版本没有拿进来对比一番。
  这张合辑中最独特的声音,当然是张楚的《BPMF》。这是张楚的早期代表作,在说和唱之间,建立起独特的表达特点。张楚的价值,在于他触手可及的诗性,草根而倔强的嗓音,最关键的是本能般的感悟深度。这些,从这首歌上可以听得出来。
  
  
  
作者:wqiiqw 时间:2011-08-27 09:40:16
  makr
作者:战衣 时间:2011-08-27 11:14:39
  黑月亮这张专辑听都没听过!
  
  假音人、红蚂蚁也没听过,寒!
作者:战衣 时间:2011-08-27 11:15:49
  假音人和红蚂蚁有没有推荐歌曲?
作者:ss的小马甲 时间:2011-08-27 11:58:59
  M一下
作者:死星上的光芒 时间:2011-08-27 17:37:01
  《解决》的录音方式是类似于演唱会的整首作品同步录,在我看来这和高空走钢丝差不多,不但需要过硬的技术,还需要好的运气,不过这也正好体现了摇滚乐的精髓:即兴、即时。
  《南泥湾》早年的麻烦不仅仅是演绎方式的问题被扣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可能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8 13:35:56
  @死星上的光芒 2011-08-27 17:37:01
    《解决》的录音方式是类似于演唱会的整首作品同步录,在我看来这和高空走钢丝差不多,不但需要过硬的技术,还需要好的运气,不过这也正好体现了摇滚乐的精髓:即兴、即时。
    《南泥湾》早年的麻烦不仅仅是演绎方式的问题被扣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可能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
  受教。谢谢“光芒”!
作者:天顺家具 时间:2011-08-28 14:28:57
  @萨尔沁 2011-08-08 14:58:11
    ■[1986] Beyond《再见理想》(独立发行)
  专辑曲目:永远等待/巨人/Long Way Without Friends/Last Man Who Knows You/Myth/再见理想/Dead Romance(Part Ⅰ)/旧日的足迹/谁是勇敢/ The Other Door/飞越苦海/ /木结他/Dead Romance(Part Ⅱ)
  
  ...........
  -----------------------------却是Beyond这张专辑受当时英国摇滚的影响很大!弱弱说句,很多年以前第一次第一眼看到这张专辑时,我还以为是英式摇滚!!!
作者:卡螺丝 时间:2011-08-28 19:22:14
  呵呵
  楼主速度不够快
  不过实属精品
  
  
  
  上天涯社区,用Chrome浏览器扩展 天涯助手,谁用谁知道!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8 20:19:45
  @卡螺丝 2011-08-28 19:22:14
    呵呵
    楼主速度不够快
    不过实属精品
    
    ......
  -----------------------------
  谢谢。尽量快点吧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8 20:20:36
  @天顺家具 2011-08-28 14:28:57
    @萨尔沁 2011-08-08 14:58:11
      ■[1986] Beyond《再见理想》(独立发行)
    专辑曲目:永远等待/巨人/Long Way Without Friends/Last Man Who Knows You/Myth/再见理想/Dead Romance(Part Ⅰ)/旧日的足迹/谁是勇敢/ The Other Door/飞越苦海/ /木结他/Dead Roman...........
  -----------------------------
  确实挺英式的嘛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8 20:22:37
  ■【1990】 合辑《完全走调》(水晶唱片)
  专辑曲目:小人国(吴俊霖)/未知之旅(毛元豪)/失业男子(叶树茵)/青铜时代(青铜时代)/唯一的地球(周志华、吴俊霖、史辰兰)/这个城市已死亡(周志华)/发霉的馒头(史辰兰)/艺魂的滥愁(幻影弄)/双门敞篷(蓝洛李工作室)/杂感(所有制作人员)
  
  
  
  台湾同人厂牌水晶唱片自1986年陆续举办“台北新音乐节”,在当时社会大众中影响巨大。在这些表演中,涌现出了很多台湾地下音乐新生力量。1990年,水晶推出了1989年台北新音乐节新人发表辑《完全走调》。
  这张唱片的意义,不仅仅是当时台湾地下优秀音乐人的一次规模化集结和亮相,更是对地下精神和批判态度的一次张扬。其可贵之处在于,这些作品并没有局限于年轻的追求受到压抑后的本能愤怒,而是将触角伸到更加复杂的社会层面。比如唱片的第一首歌、热爆的蓝调摇滚《小人国》,以寓言般的歌词写照着纷繁世相的可笑与可悲。这首歌的词曲编唱是当时在地下酒吧已经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年轻摇滚人吴俊霖。吴俊霖后来用小时候的外号作了艺名,叫做伍佰。
  还有《这个城市已死亡》、《失业男子》等,从歌名上就能够看出对城市、现代、社会等关键词的严肃的关注态度。《失业男子》的演唱者叶树茵后来虽发片不多,但是也成了一定的气候。她拥有很典型的台湾校园民歌时代歌手的嗓音和风格,干净而理想主义,但演唱的却是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城市失业者的现实窘况,听起来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有一点声音与主题的错位,但不是歌者的错位,而是时代的写照。
  史辰兰的《发霉的馒头》也是一首和失业者与有关的歌,但色调却诡异得多了,在灰色的人声背后,摇曳如醉鬼的吉他鸣响强调着这首歌的实验意味,当歌中的主人公最终“走向大海”的时候,我们会感觉不寒而栗。而《双门敞篷》是听起来轻松而玩闹的半说唱歌曲,但是批判的态度却也并不弱。
  听过整张合辑,会感觉它融合了多元风格,可见当时台湾地下音乐人偏好丰富,而且都搞的挺有样子。同时,音乐之于他们,并非是个人化的情绪工具,而实实在在是面对社会、历史和时代的思考途径。所以,那个时代的台湾流行乐坛,有听头的东西比香港或大陆要多。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9 17:09:11
  ■摇滚青年 《摇滚青年》1991 (内蒙古音像出版社)
  专辑曲目:摇滚摇滚(王迪/范琳琳)/给你一片温柔(屠洪刚)/九万九千九百九(孙国庆)/生活就该痛痛快快(王迪)/幽默的霹雳(演奏曲)/爱入梦(演奏曲)/我不在乎(孙国庆)/红绸舞(演奏曲)/爱的迷惘(屠洪刚)/闪光的霹雳(演奏曲) /人生之路(群星)
  
  
  
  1988年,曾说过自己的电影是拍给二十一世纪观众的导演田壮壮,终于“屈尊”拍摄了商业片(当时较多地称之为娱乐片)《摇滚青年》。这部电影是对87年引进中国的美国歌舞片《霹雳舞》的呼应,但原著是1985作家刘毅然根据青年舞蹈演员陶金的经历创作的同名中篇小说。随着电影的上映,小说与电影共同成为各自领域内的热门话题。在影片的广泛影响下,电影的原声卡带当然也受到了关注。
  现在来看,这部讲述一个霹雳舞青年的电影以及其中的电影音乐,都与“摇滚”关系不太密切,插曲歌词来自原著及编剧刘毅然,而作曲者是徐沛东,这只是他的诸多影视配乐工作之一,而且未必是用力很深的作品,也肯定不是最擅长的风格。所以,当时的一些影视歌曲的合辑卡带封面,会把《摇滚青年》当作一个卖点,但却往往不是主要作品。
  但是,在考虑大陆摇滚乐的发展历程的时候,这张电影原声还是有参考价值的。因为,整个八十年代的大陆,摇滚乐虽然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但是整个流行乐坛却呈现出一种“泛摇滚化”的特征。这种特征主要是表达内容而非音乐形态上的,表现为对历史、社会的关注和回应,曲风往往比较大气,尽管很多时候大而无当。这些特征堵了不少当时固执地认为流行乐只是“靡靡之音”的人们的嘴,但也使那个时代的流行乐承担了超出其承担能力的内容。也就是说,当时的流行音乐中其实包含着摇滚的种子,只是种子尚在从地下奋力钻出地面的过程中。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再来看电影中的一个细节,就会觉得挺有意思。小小(当时只有十五岁、后来成为央视著名主持人的朱迅饰演)嫩声嫩气地对龙翔(陶金饰演的主人公)说:你的舞蹈太洋气了,应该有自己的东西。后来,受到启迪的龙翔加入的“自己的东西”,其实就是当时的“西北风”乐风和舞姿。当然,加进来这些东西的,不是龙翔,而是徐沛东。这与此前文学界的“寻根”,以及在文学带动下的电影的“寻根”是一脉相承的,当然具有文化史的积极意义,但是弱点也是明显的:这些音乐不完全是自己的心声,而是为流行音乐正名而进行的实用而功利的创作。
  
  
作者:背着吉他走江湖 时间:2011-08-29 22:30:16
  很喜欢的帖子,收藏一个多星期了,每天都上来看看,楼主更得太慢了,能不能快点啊???最喜欢唐朝,黑豹了。唐朝的第一张专集听了一年多,是一年多听的唯一的唱片哦!!!那时侯我们也组过乐队,现在30多了,没时间玩了,希望看看帖子温习一下!!!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29 22:52:38
  @背着吉他走江湖 2011-08-29 22:30:16
    很喜欢的帖子,收藏一个多星期了,每天都上来看看,楼主更得太慢了,能不能快点啊???最喜欢唐朝,黑豹了。唐朝的第一张专集听了一年多,是一年多听的唯一的唱片哦!!!那时侯我们也组过乐队,现在30多了,没时间玩了,希望看看帖子温习一下!!!
  -----------------------------
  非常感谢关注。
  我尽量快一点。但是我写东西速度确实不快,别看每张专辑我只是写这么千八百字的,但是弄出来不是很容易呢。而且,每一张专辑,即使听过多次的,我也是要重新听,有一些干脆也是初听。而且,这千八百字,我想尽量写得不是完全“水”词,就需要查东西,要认真琢磨一下。像这一篇关于《摇滚青年》的文字,只有七八百字,但是查阅的老杂志上的文章却也有七八篇,包括网上的相关资料若干,很多关系不大的内容,我都没有写进这七八百字。
  当然,客观原因自然也是有的,我每天从八点半到晚上六点上班,前后在上下班路上的时间超过三个小时。上班期间又没有多少完整时间弄这个贴子,很多事情只能中午干。比如今天中午,为写《摇滚青年》这一篇,我特意看了一遍《摇滚青年》。一个中午就这样过去了。
  不过,能够被“催促”,当然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说明有同道中人关注着。跟着这样拖沓的帖子,也是一件挺累的事情吧?——所以,再次道一声:谢谢!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30 00:25:42
  ■[1991] 常宽《重新计划现在》
  专机曲目:重新计划现在/城里人/爱谁/二十多年/感受明天/玩世不恭/嫁我一世好吗?/就算今天又犯傻了一回/五月二十一沉默/BABY祝福"/作风不好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提起常宽这个名字,总和一个叫做方仲永的古人联系起来。
  这当然是个误解。
  我对之形成“仲永”的印象,是觉得当年早早得志的摇滚少年怎么后来再没有让人耳朵受震的摇滚佳作?但其实这个印象本来就是错误的。十七岁的常宽在日本获奖的作品,是一首四平八稳的流行之作,回国后的头两张专辑,也没有摇滚起来。倒是在这张《重新计划现在》当中,有了摇滚的意思,这也许就是常宽对“现在”的“重新计划”吧。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家没有像历史上的方仲永“泯然众人”,倒真的是在脚踏实地地前进呢。
  而且,这么多年来,常宽一直活跃在娱乐的第一线——虽然他不是一线人物。当然这不是问题,如今这个年代,多冷僻的人物及其作品,都有人追捧的。何况,常宽从一开始就不冷僻,脸熟着呢。他的跨界可谓让人眼花缭乱:除了唱歌,还当DJ、拍电视、演话剧、当评委、聊足球等等,让人不禁叹其全才。但问题是,他给人的印象,又像不过是娱乐界的超级大龙套,什么戏码都上得去,但是什么戏码都唱不了主角——包括他最擅长的音乐。
  作为音乐人,他技术过硬,根底扎实。从摇滚的角度说,这张唱片可圈可点。布鲁斯风格的《玩世不恭》当然已经由后来的《摇滚北京》获得了充分的肯定。另外硬摇滚意味的《就算今天又犯傻了一回》和雷鬼风格的《作风不好》,也是耐听的作品。最实在、最有意思的当然是《城里人》,带点乡土气的城市民谣拿捏得到位。总之,从这张专辑可以看出常宽不一般的音乐训练基础。
  但问题可能也在于此——他匠气十足。如果他专一做一名制作人,或可有成。但不幸的是常宽太喜热闹,太耐不住寂寞,于是,他只能仰仗着他那偏重于技术层面的童子功,粗放式创作。更何况,他又那么喜欢跨界,又哪有那么多时间真的放在音乐上呢?
  
  
作者:亲爱的狒狒 时间:2011-08-30 09:21:21
  顶!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30 13:32:05
  ■[1991] beyond《犹豫(Deliberate)》(新艺宝)
  专辑曲目:AMANI/坚持信念/不再犹豫/係要听 ROCK N ROLL/我早应该习惯/谁伴我闯荡/高温派对/谁来主宰/爱你一切/完全的拥有
  
  
  
  这张唱片的标题挺有意思,叫做《犹豫》,但是里边却有一首叫做《不再犹豫》的歌,而且从流行度来说这首歌可以作为专辑的主打之一。实际情况是,在歌迷当中,也确实有称这张专辑为“不再犹豫”的习惯。作为熟谙市场需求的唱片公司,肯定不会预见不到“犹豫”与“不再犹豫”可能引发的注意。因此,这个标题也许就是唱片公司的一个小噱头。但不论这个“犹豫”的来源是怎样的,现在来看,它倒是能够反映出当时beyond的实际状态——他们真的在犹豫了,犹豫之后的决定就是,这张专辑之后,告别了宝丽金。
  那几年,接了“太极”乐队班的beyond迅速走红,获得了很多想走偶像路线的歌手一辈子未必能获得的影响力。但是对于beyond来说,这却不是他们想要得到的。家驹去世多年后,家强曾经说过,家驹始终认为香港只有娱乐,没有音乐,可见其是清醒的。放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至九十年代初的那几年,beyond出专辑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他们的表达机会空前丰富,但却只能成为代言者,而不能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按照公司所规定的“beyond”去造歌,而不再能探索自己的音乐新可能。这张专辑的多首作品是影视插曲,这种作品“交作业”的性质非常明显,当然一律的好听,但是哪有新的东西呢?——但这正是唱片公司想要的,不要变化,只要已经被大众的口味固定化的那种所谓“beyond”风格。于是,只好累黄家驹一个人,因为大多数乐迷就是要听那个期待中的“黄家驹”,而不是一个富于创新精神的beyond乐队。可想而知,这对家驹和乐队都是很难受的事情,思去之心遂生,当然在情理之中。
  当然,以上段落,不能完全涵盖这张专辑全体作品。比如黄贯中的《係要听 ROCK N ROLL》,斩钉截铁的硬摇滚,听起来过瘾。但想必在当时制作这张专辑的时候,这首歌只是作为一种小小的调剂吧。抑或是家驹及beyond全力争取,才得到一点小小的新空间。而名曲《AMANI》则又是另一种情况,在专辑多首“被”程式化的所谓“beyond”曲风的作品之中,这是一首真正充实而饱满的、具有家驹风格特点的歌曲。据家强回忆,这首歌写于四子赴非洲访问的行程中。四人和当地居民学习了几句当地语言,用作副歌,带着脸色黑黑的当地孩子一同演唱。——用一句老掉牙的文艺理论说法,这才是“艺术来源于生活”。
  但生活是需要用时间来磨的。幸亏当时赴非之行没有音乐创作的任务,不然恐怕连这一首《AMANI》都留不下来。而此时的beyond已经没有自己的时间去“磨”真正属于自己的音乐作品了。他们——主要是家驹——在唱片业的残酷规则下,要像非法小煤窑挖煤一样,以“资源破坏”为代价,粗放式采掘家驹所支撑的beyond风格,炮制一首首听起来很“beyond”,但是越来越空洞的流行热曲。而且,在香港这个“全能艺人”才能生存的小天下,功成名就的他们还要被拉去拍电影、拍电视、搞活动。1991年这一年,为beyond量身定做了励志电影《莫欺少年穷》,为那些beyond的主流粉丝奉献了一份好吃的偶像快餐。但是,电影内外的beyond四子,会不会露出玩偶的苦笑呢?
  
  
作者:地下丝绒 时间:2011-08-30 13:58:04
  地上地下 ,每年有成百上千的摇滚专辑做出来,要想厘清,最好还是分一下类,要不太杂了.
  
  王磊《出门人》,金武林《失乐园》是两张被忽视的专辑。
  夜千作品不多,但寥寥几首,都是顶尖之作。
  
  顶楼马戏团,黄梁公主,B2,这些是近些年一流的中国乐队。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30 14:30:19
  ■[1991] beyond《光辉岁月》(国语专辑)(新宝艺唱片)
  专辑曲目:光辉岁月/午夜怨曲/撒旦的咀咒/请你让我来决定我的路/射手座咒语/岁月无声/曾经拥有/怀念你!忘记你!/心中的太阳/两颗心
  
  
  
  专辑中,《光辉岁月》、《午夜怨曲》、《撒旦的咀咒》、《岁月无声》、《曾经拥有》、《两颗心》国粤语同名。《请你让我来决定我的路》粤语版是《逝去日子》,射手座咒语》粤语版是《亚拉伯跳舞女郎》,《怀念你!忘记你!》粤语版是《怀念您》,《心中的太阳》粤语版是《又是黄昏》。家驹的国语不标准,但是听起来还不算别扭,家强的《两颗心》听起来就不太舒服了,其实这首轻松的情歌倒是很适合国语来唱。贯中的国语则差强人意。
  这种唱片公司规定动作式的国语填词专辑,就是奔着开拓新市场去的,没有什么可说。但对于以普通话为主的大陆乐迷而言,这些国语歌则往往承载很多个体的回忆。专辑标题曲,那首著名的《光辉岁月》,在国语中淡化了向曼德拉致敬的愿意,强化了个体奋斗和体验的意味。开头的两句“一生要走多远的路程/经过多少年/才能走到终点//梦想需要多久的时间/多少血和泪/才能慢慢实现”,可能是向迪伦的《答案在风中飘扬》借来的吧,与这首曲子奋然而昂扬的曲风相契合,比原词更适合表达年轻人自我的状态和心声。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30 15:27:01
  @地下丝绒 2011-08-30 13:58:04
    地上地下 ,每年有成百上千的摇滚专辑做出来,要想厘清,最好还是分一下类,要不太杂了.
    
    王磊《出门人》,金武林《失乐园》是两张被忽视的专辑。
    夜千作品不多,但寥寥几首,都是顶尖之作。
    ......
  -----------------------------
  你说的情况我自己也在考虑,这个帖子的边界到底在哪里?确实是个问题,弄不清楚会越写越多的,最后自己都没办法弄完了。
  
  这个帖子的初衷,其实是想写给自己的:零零星星听了多年的摇滚乐,总想听得再“整体”一些:包括横向的“整体”和纵向的“整体”。纵向角度,是从历史的发展和连续性上认真听一次;横向角度,是想把每一年度的内的听觉资料尽量扩展一些。
  基于以上考虑,目前我给自己规定了这样几条原则:
  一、限定时间阶段。正如这篇帖子标题所示,涉及到的专辑时间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结束前后。具体的时间现在定的是1984——2010。84年是崔健第一张专辑出版(不是《新长征》),10年目前是这篇帖子张贴的时间,回头我会考虑一个有说道的时间节点。
  二、主要涉及正式出版的音乐专辑。当然,这是我现在的想法,弄着看吧,如果数量还可以大体上能承受,当然越多越好。
  三、概念界定。“摇滚”还好说一点,当然现在也很有泛化的趋势。至于“独立”,就更有点见仁见智的意思。这里我想采取一种“准圈子化”的范围界定方式,也就是说,除了明显的独立音乐厂牌发行的东西,那些一般总在一起出现、演出,乐迷一提起来一般习惯于归入哪个群体的那些人和专辑,权且作为“独立”的一个稍具操作性的标准吧。
  欢迎关注这篇贴子的朋友提出您的宝贵意见!
作者:背着吉他走江湖 时间:2011-08-30 22:14:56
  楼主辛苦了!!!我个人听摇滚的历程是BEYOND,唐朝,黑豹,枪花,金属,BEYOND的歌听了3,4年,可以说全部都听了,唐朝的第一张听了一年半,枪花的第一张听了一年多,这3个乐队的歌都是一个时期其他的歌都不听,只听他们的,从听BEYOND 的开始和几个朋友玩乐队了,后来就听的比较杂了。关于摇滚乐的卡带大概有200盘。真怀念那时每天疯狂排练的时候啊!!!
作者:背着吉他走江湖 时间:2011-08-30 22:17:56
  除了上面的,个人觉得面孔和地下婴儿的歌也不错,现在还在听地下婴儿的,楼主可以介绍一下他们吗?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30 22:36:27
  @背着吉他走江湖 2011-08-30 22:17:56
    除了上面的,个人觉得面孔和地下婴儿的歌也不错,现在还在听地下婴儿的,楼主可以介绍一下他们吗?
  -----------------------------
  当然会涉及了。在后边呢,尽快更新到,面孔现在还常出现吧,只是没有什么新作,地下婴儿我也非常喜欢,应该算是大陆真正的第一支朋克吧,看似简单直接的旋律,但很耐听。特别是《觉醒》,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旋律,这是以态度取胜的朋克不容易做到的。
  谢谢关注,欢迎继续关注
作者:纯情老黄瓜 时间:2011-08-31 06:26:45
  记号
作者:邮差100 时间:2011-08-31 08:33:17
  假音人的主唱是人山人海的陈浩峰,在香港因为和林奕华、胡恩威合作的时政讽刺舞台剧“东宫西宫”系列而为人所知
  
  PS:这个帖子为嘛一直都没有红脸?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31 10:27:11
  @邮差100 2011-08-31 08:33:17
    假音人的主唱是人山人海的陈浩峰,在香港因为和林奕华、胡恩威合作的时政讽刺舞台剧“东宫西宫”系列而为人所知
    
    PS:这个帖子为嘛一直都没有红脸?
  -----------------------------
  非常感谢!欢迎持续关注、指正。
  另外,关于红脸,我也有点点纳闷呢。倒不是我觉得自己的东西真的就好,而是我原来贴上来的单篇的帖子、且未必像这个用力用心的,也多有被加为精化的,这个很用心的帖子,而且在一直连载,怎的还是副小黑脸呢?
  哈哈,不过无所谓了,喜欢摇滚的,终归会进来看看,不喜欢的,加了精化也未必能引起注意。
  而且,这篇帖子刚贴上来的时候,已经被推荐到了音乐天地的首页和娱乐版块的首页,我很知足了。
  在天涯四五年了,很感谢天涯!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31 15:03:48
  ■黑豹《黑豹》(中国音乐家音像出版社)
  专辑曲目:无地自容/Take Care/体会/体会/别来纠缠我/靠近我/Don't Break My Heart/脸谱/怕你为自己流泪/眼光里
  (1991年kinn版目录:DON’T BREAK MY HEART/TAKE CARE/别来纠缠我/靠近我/脸谱/怕你为自己流泪/体会/无地自容/眼光里/别去糟蹋)
  
  
  
  
  
  
  记得逼近上个世纪末的那几年里,一次,一个听摇滚乐的哥们问我:对于黑豹和唐朝你怎么评价?那时唐朝与黑豹并称是一种习惯,好像历史上“李杜”之类的并称,不一定有什么道理,就是一种习惯。可能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当时中国摇滚乐最亮的星吧。而这个哥们的问话,我知道他的预期答案:唐朝似乎更像摇滚一些。但是,对于黑豹的热爱又使得他不能面对黑豹有一点点不摇滚。于是才有此问。
  现在如果还有人认为过于动听的旋律是摇滚的敌人,就有点抱残守缺的意思了。但是,那时的许多人可能都有些这样的倾向,认为摇滚乐就要没有流畅的旋律,要极端一些,要拧巴一点。以至于在《黑豹(一)》的文案中,都写着这样的话:“他们在北京摇滚乐队大都极力开创风格的时候,却选择了一条看似中性的温和的道路,在伙伴间虽被视为有‘POP’倾向,其实在音乐中隐藏着强烈的氛围和深刻的感情。”这样的话语透露着以非旋律化为正宗而产生的不自信心态。这样的文案倒不一定是黑豹的想法,所以才透露出这种看法的普遍和深入。
  可是,惟其如此,黑豹才是黑豹,才是那个拥有上百万销量,并把“中国人世界销量最大摇滚乐队”字样张扬的写在封面的黑豹,才是那个在“穿刺”行动中制造疯狂的黑豹,才是那个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专辑作品能被大中学生一首一首唱出的黑豹。这一次,我都将他们归结为“简单”两个字。但是首先要申明:“简单”不等于“简陋”,将黑豹评价为简单,并不是要轻看那时的黑豹,反而是对第一张专辑时代的黑豹的一种肯定。那是一种无法重复的简单,就像每个人的青春一样并不复杂,但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时期,展现着最动人的风景,发生着最动人的故事。那是一种无法重来的简单,因此,才珍贵。
  从音乐的角度来说,《黑豹(一)》的作品有着清晰的结构,规规矩矩的“AB”“ABC”格式,没有更加复杂的野心。旋律也很流畅,而且似乎有些过于流畅,以至于大多听一遍就能有个基本的印象,旋律发展那样顺理成章,没有旁逸和突兀,起伏有致,不像唐朝第一张专辑那样到处是峰回路转,到处是奇绝险怪。这样的音乐,怎么能不流行呢?但是,黑豹的流畅是一种瀑布般的倾泻,有热情,有力量。而不是小河流般的平坦无力,没有激情。
  但是,细听下去,又会发现一些不尽然。这不尽然表现为,在《黑豹(一)》中,同样是黑豹作品,但从作曲者的角度可以做一个划分:李彤风格和窦唯风格,王文杰的两首曲子,大体上说《眼光里》可归为李彤风格,《靠近我》可归为窦唯风格——当然,只是为表述方便而“大体上”归纳,不能抹煞王文杰曲作的独立风格。前者更加侧重于节奏化和重摇滚的硬实,后者则更加侧重于旋律化和流行化。而在处理李彤作曲的作品的时候,窦唯也在突出节奏的同时将其在一定程度上融化了,那些乐句与乐句之间的走向暧昧的延长音,将本来硬摇滚化的作品显得不再是断点式的坚硬明朗,而多了一些飘忽的茫然。
  这是窦唯给黑豹带来的惊喜,但却不是黑豹的底色。黑豹的底色是以李彤的创作为奠基和代表的节奏化硬摇滚。对于黑豹来说,丁武也好,窦唯也好,都是过客。丁武找到了金属,窦唯则越走越远。后来,黑豹找到至今合作时间最长的秦勇。有多人说秦俑唱歌没有调,于是谩骂,并更加怀念窦唯。但是,窦唯终归无法属于黑豹。至今,还有很多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遗老遗少死硬坚持黑豹在窦唯之后再没有什么光彩。我想,他们留恋的正是窦唯的流畅。
  但是,无论李彤也好,窦唯也好,在那个时代还都是那么年轻,还都是那么简单。后来他们都变化了。李彤带领的黑豹在后来的《光芒之神》中想要成为艺术家、演说家和政治家,却因此把专辑做的又闷又累,使得本来是好东西的作品到现在还受到的诟病。而窦唯则走得更远,身影依稀,使得对唱歌的长发窦唯衷情不二的人们痴等苦恋,很是有趣。而在那个时代,他们还拥有夸张的迷惘、浅白的痛苦、貌似深刻的思考和不经大脑的批判……这些,直到现在听来依然动听,因为,这些属于青春,属于无法重来的青春。那种来自于生命年轻活力的色彩,是任何的成熟与深刻无法替代的。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31 15:11:25
  ■【1992】 CHYNA《答案》(友善的狗)
  专辑曲目:Within you'll remain/成长/未来的爱/ Because Of You/追梦的孩子/全世界都在心跳/答案/没有人希望活在黑暗中/只要有你/等待千年的相遇
  
  
  
  这个Chyna乐队,是指1991年加入了女歌手崔元姝之后的阵容。这个乐队的成员挺复杂:吉他Peter Ng、鍵盤Richard Yuen和鼓Donald Ashley都来自香港,贝斯Stephen Hogg来自加拿大,女主唱崔元姝则是韩裔台湾人。乐队的名字据说是这样来的:1983年Donald遇到一个美国到香港的朋友,身上穿了一件印着“there's no rock & roll in China”的T恤。虽然他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马来西亚人,但自小在香港出生长大的Donald一直以中国人自居,他不能忍受有人批评中国没有摇滚乐,干脆将他所组的团取名为Chyna。而之所以拼写为“chyna”而不是“china”,是因为当时香港与大陆关系敏感。
  但是,多元化的人员组合和强烈的摇滚意愿,却没有碰撞出更加精彩的摇滚火花。除了早年的一首《Within you'll remain》(《未来的爱》是其中文填词版)和专辑标题曲《答案》外,其他作品都是有摇滚的心没摇滚的力,难以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歌词大多比较水,有流行摇滚那种概念化、口号式的特点。张方露、陈桂珠等词人的参与,也有些找不着发力点。也许他们更加适合为真正的流行乐填词,他们分别填词的《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和《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才是适合他们的。而这张专辑中他们分别填词的《未来的爱》和《Because Of You》,却乏善可陈。而《我是一只小小鸟》的词作者詹德茂填词的专辑标题曲《答案》是专辑中最有摇滚感觉的歌。
  
  
作者:宝地在混 时间:2011-08-31 18:57:02
  @地下丝绒 2011-08-30 13:58:04
    地上地下 ,每年有成百上千的摇滚专辑做出来,要想厘清,最好还是分一下类,要不太杂了.
    
    王磊《出门人》,金武林《失乐园》是两张被忽视的专辑。
    夜千作品不多,但寥寥几首,都是顶尖之作。
    ......
  -----------------------------
  王磊《出门人》比较容易让人接受,金武林《失乐园》估计当年能接受的不多,就是现在还是这样。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8-31 23:16:45
  ■[1990] ....HUH!?《What A Drag》(独立发行)
  专辑曲目:For You James/Beautiful Night/Young Volcano/Traditional Summer Cycling Trip/MR.Black.MP3/The Day After/Cry No More/Betty's Blue/To Where The Birds Fly/People In Vain/The Great Big Ocean/The Way We Are
  
  
  
  ....HUH!?这支有着奇怪名字的香港独立乐队被较为广泛地认识,是在他们的《Beautiful Night》被用作由刘德华、谢霆锋等声音出演的广播剧《全职杀手》片头曲之后。当阴郁、灰暗、敏感的吉他弹拨和具有同样气质的人声渐渐铺陈开来,颓废而华丽的气质俘获了很多人的心。于是,人们四处找寻这声音的制造者,才知道....HUH!?这个奇怪的名字。而《全职杀手》播出30集,人们就一遍遍沉浸在这样的氛围之中30遍。
  这首歌来自于他们的独立专辑《What A Drag》。这张专辑中的曲目,除了这首无星无月、夜气弥漫的《Beautiful Night》,还有许多节奏跳跃的歌,听起来仿佛弹琴的手指在神经质地抽动,难掩技巧性和敏感阴郁的心思,这恐怕都是post punk的气质吧。
  这是1990年的香港,娱乐的香港,励志的香港,匆忙的香港。但是有多少人注意过这支名字奇怪的乐队?又有多少人倾听他们宛若深夜喷出的一口香烟般的音乐?....HUH!?成員包括::主唱Tim Leung、吉他Edmund Leung、贝斯田雞、鼓肥仔明。
  
  
作者:亲爱的狒狒 时间:2011-09-01 09:22:44
  这个帖子每天都在看。
  
  王磊我个人最喜欢的专辑是《美丽城》,《广州的春梦》也不错(可那首狼和羊什么的太2了)
  
  金武林也算一派,其实感觉《失乐园》是很往商业气质上靠的(纯属个人感觉)。另外金好像替丁薇制作过专辑?丁薇很棒!…………百度了一下,她姐还是妹妹丁蕾有首很棒的MTV《一千零一夜》,在中国音乐电视和每周一歌都播过,也是金武林的,当年这个MTV可把我迷死了。
  
  突然想起还有个大侠沉睡,他的双专辑我一次也没听完…………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1 09:56:48
  @亲爱的狒狒 2011-09-01 09:22:44
    这个帖子每天都在看。
    
    王磊我个人最喜欢的专辑是《美丽城》,《广州的春梦》也不错(可那首狼和羊什么的太2了)
    
    金武林也算一派,其实感觉《失乐园》是很往商业气质上靠的(纯属个人感觉)。另外金好像替丁薇制作过专辑?丁薇很棒!…………百度了一下,她姐还是妹妹丁蕾有首很棒的MTV《一千零一夜》,在中国音乐电视和每周一歌都播过,也是金武林的,当年这个MTV可把我迷死了。......
  -----------------------------
  忒感动嘞,竟然每天都看.我一定争取每天更新。
  《美丽城》我也很喜欢。到它所在的那一年,一定要好好写写。
  金武林编曲制作丁薇《开始》,却是很经典的一张专辑。我觉得金武林的《失乐园》想剑走偏锋,用“严肃”的前卫感虎人一下,卖个好局面,但是没有成功。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1 15:01:45
  ■[1992] 合辑《玩的就是心跳——王朔词作歌曲》 (中国音乐家音响出版社)
  专辑曲目:玩的就是心跳(王迪)/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朱桦、章鹏)/顽主(韩磊)/等待(田震)/动物凶猛(景岗山)/我是你爸爸(孙国庆)/过把瘾就死(腾格尔)/橡皮人(那英)/千万别把我当人(景岗山)/永失我爱(那英)/一点正经没有(韩磊)/浮出海面(朱桦)
  
  
  
  这张专辑所有歌曲的歌词都是王朔创作的,曲作者包括当时活跃在一线的几位流行音乐创作者:三宝、腾格尔、董兴东、薛瑞光、石松、孙川、郭小良。演唱者也是当时流行乐坛的当红人物。
  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王朔小说以及根据小说改编的影视剧作品,就是文学界或电影界的“摇滚乐”,是根植于京味特色的本土民谣摇滚。作家阿城对王朔非常推崇,理由是他更具备文化上的颠覆力量。当时的刘索拉、马原等先锋作家,直接学习西方先锋文学,虽然现在看来历史地位也很重要,但是对当时的普罗大众促动毕竟有限。而王朔的东西三教九流皆宜,但又具备深刻的批判力量。对此,阿城用了一个比喻,刘索拉、马原等人好比是宴会上另开一桌,对“传统”这一桌其实影响不大,而王朔则是掀了“传统”的桌子。
  因此,王朔的词,基本上就是“摇滚”的保证。当然,限于篇幅和问题驾驭能力,王朔的这些歌词着实不如他的小说。这张专辑词单上印着王朔的一段话“人是有野心的人,专擅沽名钓誉。一遇机会,自然无所不为。搞得好,便冒充多才多艺;搞砸了,只当是起倒哄。但是,还是希望你喜欢这盘带。我听后的感觉是:曲子、演唱都比词好,还是人家是专业吗!”这话倒也不是完全谦虚。
  从曲作来看,《永失我爱》、《等待》、《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那几首抒情之作不太容易留下印象,“玩深沉”的感觉比较明显。听起来有意思、有时代气息的当然是《玩的就是心跳》、《/顽主》、《动物凶猛》、《我是你爸爸》、《千万别把我当人》、《一点正经没有》等几首,那是人们熟悉的“痞子”王朔,是他的腔调。而这几首的词作,大多又有将小说主题进行概念化表达的倾向。这样一来,就少了意趣。有两首则摆脱了这个问题:《动物凶猛》和《千万别把我当人》。特别是后者,诗的意味出来了。而音乐人石松也为这首词谱出了堪与相配的曲作。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首歌的演唱者都是景冈山。后来难得摇滚的景冈山在这两首歌中的摇滚唱法表现及格,但情绪的饱满程度值得肯定。而且很逗的是,景冈山模仿了杰克逊的“打嗝”式唱法,听起来有一种怀旧的效果。
  
  
作者:战衣 时间:2011-09-01 15:50:24
  真没想到王朔原来还填词!
作者:死了也要黑 时间:2011-09-02 15:40:35
  看了黑豹,坐等窦唯。
作者:梧月松风 时间:2011-09-02 16:03:02
  看了半天,说上两句
  摇滚不死,乐与怒永在!
  玩音乐不要想太多,痛快就好。
作者:背着吉他走江湖 时间:2011-09-02 22:55:43
  玩摇滚最困难的就是坚持,相信组过乐队的朋友都有体会,都有饿着肚子排练的日子。想起我们乐队开演唱会的时候,就和BEYOND一样,自己贴海报,自己租场地,把家里的功放和音箱拉去,自己卖票,还不错,竟然有200多观众呢!!呵呵,4元一张门票,除去租场地的费用,我们一人喝了一碗米线,钱正好!!呵呵!!演唱会进行了2个小时,都是BEYOND,黑豹,零点,唐朝的歌。我的手指弹贝司都弹出了两个血泡!!!很完美!!!唯一遗憾的是没钱买胶卷,没有留下点纪念。真怀念那些激情的岁月啊!!!
作者:angersd 时间:2011-09-03 14:11:45
  MARK 坐等下面的
作者:看见世界的美丽 时间:2011-09-03 16:28:39
  dddfd
作者:lpqf168 时间:2011-09-03 23:53:21
  好贴。
  想起了从前,很多歌网上都搜不到了,很多老带子都曾经有过但早已丢失了。
作者:新手来了 时间:2011-09-04 00:05:06
  MARK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4 17:03:52
  @背着吉他走江湖 2011-09-02 22:55:43
    玩摇滚最困难的就是坚持,相信组过乐队的朋友都有体会,都有饿着肚子排练的日子。想起我们乐队开演唱会的时候,就和BEYOND一样,自己贴海报,自己租场地,把家里的功放和音箱拉去,自己卖票,还不错,竟然有200多观众呢!!呵呵,4元一张门票,除去租场地的费用,我们一人喝了一碗米线,钱正好!!呵呵!!演唱会进行了2个小时,都是BEYOND,黑豹,零点,唐朝的歌。我的手指弹贝司都弹出了两个血泡!!!很完......
  -----------------------------
  感动。其实音乐理想不一定要随着年龄和岁月的流逝而淡去,现在还接着玩吗?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4 17:05:09
  @angersd 2011-09-03 14:11:45
    MARK 坐等下面的
  -----------------------------
  晚上更新
作者:yaogao12 时间:2011-09-04 19:18:32
  怎么不说说达明一派与太极? 前者也许是 beyond最怕见到的组合! 呵呵..
  
  
作者:黑色蜂窝煤 时间:2011-09-04 20:44:23
  加油 LZ 你有把我带回了那个年代
作者:云端蜗牛OA 时间:2011-09-04 21:42:30
  经典啊
作者:云端蜗牛OA 时间:2011-09-04 21:43:52
  不是我们年代的 还是经典啊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4 22:48:03
  @yaogao12 2011-09-04 19:18:32
    怎么不说说达明一派与太极? 前者也许是 beyond最怕见到的组合! 呵呵..
    
    
  ---------------------------
  开始想过收入“达明”,但是觉得那样我的这篇帖子将越来越没有边界,那样的话有点思想的流行音乐恐怕都要收进来的。
  不过,先写着看吧,也许以后再重新整理的时候,达明、太极、罗大佑等等我都会整理进来的。
  谢谢关注!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4 22:48:37
  @黑色蜂窝煤 2011-09-04 20:44:23
    加油 LZ 你有把我带回了那个年代
  -----------------------------
  谢谢,我们共同的时代!
作者:背着吉他走江湖 时间:2011-09-04 23:35:04
  很遗憾,从我们开完演唱会后,好象激情消耗太多了,又接了几个演出,但不太成功,就玩的少了,加上现实生活的逼迫,就解散了,只有我们的主音吉他一直坚持,考上了南艺,毕业后在北京通艺琴行工作,和很多摇滚乐手很熟的,许巍,老五,天堂的原艺等等都是好朋友,羡慕啊!!!也算是部分实现了他的理想了吧!!!
作者:tyh1997 时间:2011-09-05 00:30:30
  强帖留名!!!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5 00:50:03
  ■[1992] 唐朝乐队《唐朝乐队》
  专辑曲目:梦回唐朝/太阳/九拍/天堂/选择/飞翔鸟/世纪末之梦(主唱:秦齐)/月梦/不要逃避/传说(主唱:张炬)
  
  
  
  
  乐评人、摇滚活动组织者颜峻曾经在文章中讲到自己大学的时候能在宿舍窗前用原调唱出唐朝乐队第一张专辑的所有歌曲。2002年张培仁接受电台采访的时候,说到唐朝乐队竟然至于哽咽而不能说下去。豆瓣《唐朝乐队》的评论中,有人讲述道:93年时学校里一男生戴着耳机听《九拍》,听着听着从二楼平台上走下去了,腿上打了一个月的石膏,躺在床上还是在听……自1992年始,有多少正值十几岁至三十几岁的中国人开启了一段关于唐朝乐队的“个人聆听史”,是无法估计的。“唐朝”接受史本身就可以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话题。
  《唐朝》是不可超越的,此言不虚。包括唐朝乐队自己,也注定无法重现这张专辑的传奇,即便是张炬未亡。这与才华无关。可以设想,即使唐朝的成员一直非常稳定,即使乐队本身的发展没有发生中断,我们也未必能在他们的第二张专辑中听到第一张专辑留下的听觉期待。因为当年的大跃进运动已经向我们证明:一亩地种不出十亩地的粮食,中国式奇迹往往需要集体主义热情的短暂迸发。
  《唐朝》就是这样一次集体热情井喷的结果。丁武在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比较详细地罗列了《唐朝》创作中涉及的人物:“我的很多朋友非常仗义地帮助了唐朝,杨军(画家)和璐璐(张炬女友)文笔好,有激情,对社会观察得很透彻;Landy(张培仁)的助手晓方和娄玉斌(青岛画家)对古诗文很有研究,他们在歌词上为我们挎刀助阵;贾敏恕在编曲、配器中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意见,使我们受益匪浅。”除了这份创作上较为详细的名单外,专辑中《世纪末之梦》的主唱是后来黑豹主唱秦勇的哥哥秦齐,这个有情客串,也应看作《唐朝》的集体式创作的一部分吧。而“唐朝”的队名和其最初的理念,则来自于后来未在首张专辑中出现的美籍华人KAISR(郭怡广)。
  可以说,唐朝乐队为两岸一批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和表达想法的平台,一股股智慧的火花相互碰撞,愈发耀眼。《唐朝》无意之间承载了太多对于中国摇滚未来辉煌的浪漫期许。但不得不承认,在当时摇滚气候尚未成型更谈不上完善的环境中,这只能是一次流星的闪现。于是,这一道亮光让很多人误以为那是大陆摇滚的黄金时代、经典时代。所以,后来的失望是必然的,因为他们把一支乐队在强烈亮光下的巨大投影当作了乐队本身。而这对乐队本身也构成了巨大的压力,因为“集体式”创作终归是要退场的,当乐队只能依靠自己来创作的时候,他们当然无法达到那个只有“集体”才能达到的标准,但难受的是他们还要勉强自己去重现那种“集体创作”所创造的传奇——这谁能做到?
  *参考:《丁武:唐朝梦不灭》(翟翊采写,2002年4月12日天津《每日新报》第44版)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5 00:53:16
  ■[1992] 唐朝乐队《唐朝乐队》
  专辑曲目:梦回唐朝/太阳/九拍/天堂/选择/飞翔鸟/世纪末之梦(主唱:秦齐)/月梦/不要逃避/传说(主唱:张炬)
  
  
  
  
  乐评人、摇滚活动组织者颜峻曾经在文章中讲到自己大学的时候能在宿舍窗前用原调唱出唐朝乐队第一张专辑的所有歌曲。2002年张培仁接受电台采访的时候,说到唐朝乐队竟然至于哽咽而不能说下去。豆瓣《唐朝乐队》的评论中,有人讲述道:93年时学校里一男生戴着耳机听《九拍》,听着听着从二楼平台上走下去了,腿上打了一个月的石膏,躺在床上还是在听……自1992年始,有多少正值十几岁至三十几岁的中国人开启了一段关于唐朝乐队的“个人聆听史”,是无法估计的。“唐朝”接受史本身就可以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话题。
  《唐朝》是不可超越的,此言不虚。包括唐朝乐队自己,也注定无法重现这张专辑的传奇,即便是张炬未亡。这与才华无关。可以设想,即使唐朝的成员一直非常稳定,即使乐队本身的发展没有发生中断,我们也未必能在他们的第二张专辑中听到第一张专辑留下的听觉期待。因为当年的大跃进运动已经向我们证明:一亩地种不出十亩地的粮食,中国式奇迹往往需要集体主义热情的短暂迸发。
  《唐朝》就是这样一次集体热情井喷的结果。丁武在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比较详细地罗列了《唐朝》创作中涉及的人物:“我的很多朋友非常仗义地帮助了唐朝,杨军(画家)和璐璐(张炬女友)文笔好,有激情,对社会观察得很透彻;Landy(张培仁)的助手晓方和娄玉斌(青岛画家)对古诗文很有研究,他们在歌词上为我们挎刀助阵;贾敏恕在编曲、配器中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意见,使我们受益匪浅。”除了这份创作上较为详细的名单外,专辑中《世纪末之梦》的主唱是后来黑豹主唱秦勇的哥哥秦齐,这个有情客串,也应看作《唐朝》的集体式创作的一部分吧。而“唐朝”的队名和其最初的理念,则来自于后来未在首张专辑中出现的美籍华人KAISR(郭怡广)。
  可以说,唐朝乐队为两岸一批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和表达想法的平台,一股股智慧的火花相互碰撞,愈发耀眼。《唐朝》无意之间承载了太多对于中国摇滚未来辉煌的浪漫期许。但不得不承认,在当时摇滚气候尚未成型更谈不上完善的环境中,这只能是一次流星的闪现。于是,这一道亮光让很多人误以为那是大陆摇滚的黄金时代、经典时代。所以,后来的失望是必然的,因为他们把一支乐队在强烈亮光下的巨大投影当作了乐队本身。而这对乐队本身也构成了巨大的压力,因为“集体式”创作终归是要退场的,当乐队只能依靠自己来创作的时候,他们当然无法达到那个只有“集体”才能达到的标准,但难受的是他们还要勉强自己去重现那种“集体创作”所创造的传奇——这谁能做到?
  *参考:《丁武:唐朝梦不灭》(翟翊采写,2002年4月12日天津《每日新报》第44版)
  
作者:Requiem_OBird 时间:2011-09-05 10:26:48
  感谢楼主好贴!
  还记得大一时候听到跳房子时候的小震撼(田原英文真不赖),
  偶然听到紫环乐队的天鹅之死,内牛满面!
  一晃都是30的人了,整天拖着虚伪的外壳,没日没夜的穿梭在城市里!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5 12:39:12
  @Requiem_OBird 2011-09-05 10:26:48
    感谢楼主好贴!
    还记得大一时候听到跳房子时候的小震撼(田原英文真不赖),
    偶然听到紫环乐队的天鹅之死,内牛满面!
    一晃都是30的人了,整天拖着虚伪的外壳,没日没夜的穿梭在城市里!
  -----------------------------
  田园的歌我听了挺长时间才有点感觉。《天鹅之死》确实是佳作。
  
作者:忘川涯 时间:2011-09-05 19:34:48
  留印啊
作者:死星上的光芒 时间:2011-09-06 11:59:06
  娄烨在《颐和园》中用《Don't Break My Heart》作片尾曲,可见此曲的时代印迹。《唐朝》的第一张唱片,参照他们后面的作品,我很怀疑那是他们的原创。唐朝乐队我感觉就是中国摇滚圈的F4,张培仁他们运作唐朝的方式和小虎队差不多,《梦回唐朝》所宣言的东西让我想到“义和团”。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6 14:16:02
  @死星上的光芒 2011-09-06 11:59:06
    娄烨在《颐和园》中用《Don't Break My Heart》作片尾曲,可见此曲的时代印迹。《唐朝》的第一张唱片,参照他们后面的作品,我很怀疑那是他们的原创。唐朝乐队我感觉就是中国摇滚圈的F4,张培仁他们运作唐朝的方式和小虎队差不多,《梦回唐朝》所宣言的东西让我想到“义和团”。
  -----------------------------
  赞同,所以我说“朝1”是“集体主义热情的短暂迸发”。这是后文革时代的一次“运动”,一次新时期的“集体创作”,而不尽然是一个乐队的个别创作。
  
  这样的作品当然是优秀的,就像中国人民在艰苦的条件下挖出了红旗渠,确实令人惊叹。但是我想说的是,不能把“朝1”作为摇滚乐的标准,更不能以“朝1”为标准认为那就是中国摇滚的什么黄金年代。就像我上文说的,不能像大跃进时候那样,把几个村种的那点可怜的粮食堆在一块地里,然后向世人放卫星,说我们的亩产高达多少多少,那是扯淡!
  
  其实,就乐队的数量、音乐的质量、制作的水平、音乐的环境等各方面,虽然和国外摇滚没法比,但是瞎子都能看出来,比那时的中国要强得多了。我当然也不讨厌“朝”“豹”时代的遗老遗少。但讨厌的是,这样的遗老遗少有时候很不甘寂寞,在对如今的新乐队没有充分了解的情况下,动辄像九斤老太(问问他们知道这个常识性的人物吗?)似的说:“一代不如一代”。看到这样的言论,我觉得非常可笑!
作者:folcon83 时间:2011-09-06 16:56:22
  期待楼主更新,勾起了我很多的回忆
作者:肖申克的舅父 时间:2011-09-06 17:09:59
  看了一下午啊。
  楼主啊,你勾起了我无数的青春回忆啊。
  时间真是把杀猪刀啊!!!
  
作者:老马巴蒂梅西 时间:2011-09-06 19:32:42
  对家驹和老崔表示支持,其他的嘛,还是算了。
作者:地下丝绒 时间:2011-09-06 19:59:55
  说到底,Beyond,唐朝,黑豹,为啥红,还是有人在炒。黑豹第一张专辑的水准和窦唯后期的不一定,暮良文王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呼吸没人炒,就不红,ARK也是,香港在90年代短暂的post punk浪潮,有多少人知道?蔚华的《星期天》水准如此之高,有几个听过?
  
  声音玩具差吗?舌头差吗?林迪差吗?这些还是有名的。
  
  而象夜千,冯卓麟这样的连出片都没出过。《寻枪》中非羚做的那两段音乐,简直是神来之笔,这乐队出过片吗?
  
  
作者:地下丝绒 时间:2011-09-06 20:07:16
  要搞编年史,那最早应该是迪斯科,朱枫的《迪斯科皇后》是最早的有名专辑。
  
  黄金刚,张广天,侯牧人,这些早期的摇滚投机分子,扯的是摇滚的旗,吼的扭的是二人转。
  
  崔健真正的摇滚精神,体现在《解决》这样专辑中,节奏的改变,才是中国新音乐的G点。
作者:地下丝绒 时间:2011-09-06 20:10:34
  更正一下:应该是AMK乐队.
  
  ark是新天地一家酒吧的名字,这里常有乐队演出.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6 22:07:32
  @肖申克的舅父 2011-09-06 17:09:59
    看了一下午啊。
    楼主啊,你勾起了我无数的青春回忆啊。
    时间真是把杀猪刀啊!!!
    
  -----------------------------
  我好像成了青春时代的存储器,哈哈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6 22:09:10
  @folcon83 2011-09-06 16:56:22
    期待楼主更新,勾起了我很多的回忆
  -----------------------------
  现在是晚上22:08,今晚再晚也要更新。
  哦。22:08,我想起了《十点零八分的北京》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6 22:10:54
  @老马巴蒂梅西 2011-09-06 19:32:42
    对家驹和老崔表示支持,其他的嘛,还是算了。
  -----------------------------
  “黑名单工作室”的绝对值的一听,别错过呀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11-09-06 22:15:04
  @地下丝绒 2011-09-06 20:07:16
    节奏的改变,才是中国新音乐的G点。
  -----------------------------
  这句话非常关键。谢谢您的指教。您的耳朵和见识绝对比我广博。诚挚欢迎您常来指教!
作者:宝地在混 时间:2011-09-06 23:48:49
  蔚华的《星期天》当年在京文出的吧,声音玩具是近年的大爱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1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