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下着雨,听几首小曲~ ~

楼主:知识考古者 时间:2015-11-22 14:09:00 点击:1225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周末,兼雨天,闲暇聆听心跳的声音。又听了几首老歌。心血来潮,来这里发个帖,扯扯闲篇,不当之处请行家指正。

  (背景音乐: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

  小时候听着“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清澈嘹亮的感觉,至今萦然耳畔。那时候的歌声,提神醒脑,心里比吃药打针都亮堂,有个头痛脑热的,一听就好。

  中学了,听着“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风骨柔肠的情调,让小年轻至今心有千千结。少年不识愁滋味,为了听曲找忧愁,暗恋谁谁,牵肠挂肚的感觉有木有。

  看人家拿把吉他,哼着“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总觉得那是一种气质,有范。钢琴那玩意稀罕,穷小子只有听说的份,想弹就得把书读好点,考个什么学院再说。整天琢磨着《汨罗江幻想曲》能不能把名字改成《涛声》那样带有西洋味的曲名,回想起来真是个天真无邪的熊孩子。

  那时候,音乐基本是靠电影电视普及的,村里话匣子单纯得叫人捉急,不过呢,一到“评书”的时候满招人喜欢的。

  眼下有了互联网,各类音乐制品如雨后春笋,各种风格层出不穷。新的时代,新的歌曲会在传承和运用上,在普及和提高上,在形式和内容上进行探索和创造。

  “党啊,啊,党啊,亲爱的党啊,你就像妈妈一样,把我培养大……”,美声艺术有了中国的时代特色。“都说咱老百姓啊是那原上草,芳草连天才有那个春呀春意浓。……”,民族艺术的磐石依旧在中国的人民群众当中。“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今天的你我
  ,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通俗艺术的方向朝着抒情和优美意境方面发展着,雅俗共赏。

  《长恨歌》之绝唱,贵妃其人如名,乐天其歌如名,黄自其曲亦然,可谓一支歌遍历人间“恨”事(注:此清唱剧曲调共分十个乐章,其中第四、七、九由林声翕补写)。但它的艺术成就是卓绝的,其社会贡献也是震古烁今的。它向人们宣告,腐败的政治必然会导致家国丧失和民族灾难,它有力地配合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党领导的抗日救亡运动。


  “张老三,我问你,你的家乡在哪里?我的家,在山西,过河还有三百里。我问你,在家里,种田还是做生意?拿锄头,耕田地,种的高粱和小米。为什么,到此地,河边流浪受孤凄?痛心事,莫提起,家破人亡无消息。……”。2015年8月26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我最喜爱的十大抗战歌曲”网络投票结果,《黄河大合唱》是入选的10首歌曲之一。

  当战争的阴霾散去后,人们面对的是千疮百孔而又百废待兴的“大盘子”国,虽然革命取得了胜利,大盘子国家却如一辆载着硕大青花瓷器的大车,不敢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狂奔猛追。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那些沐浴在解放后春日阳光之下的艺术家的创作激情。

  一路艰辛走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传统音乐创作遇到了与西洋音乐技法相碰撞的转机,器乐曲创作面临一次大考。老一辈音乐家经过几代不懈的努力,确立的用西方十八至十九世纪音乐理论与作曲技法同中国音乐的传统技法相结合,来创造中国现代专业音乐的思路得到了一次历史检验。二胡,扬琴,柳琴,琵琶和筝,五丝联弦重奏民乐辉煌,伴着民族梦度过了《欢乐的夜晚》,不久,重奏音乐作品纷纷面世,乐界掀起了“重奏音乐热”。

  在追逐时代节奏的时候,我们也需要到郊野,到江海去,走走看看听听。《观沧海》是奸雄之作么?这组诗当作于建安十二年(207)北征乌桓得胜回师途中。东汉末年,正当军阀逐鹿中原之时,居住在辽西一带的乌桓强盛起来,他们南下攻城掠地,成为河北一带的严重边患。建安十年(205),曹操摧毁了袁绍在河北的统治根基,袁绍呕血而死,其子袁谭、袁尚逃到乌桓,勾结乌桓贵族多次入塞为害。当时,曹操处于南北夹逼的不利境地:南有盘踞荆襄的刘表、刘备,北有袁氏兄弟和乌桓。为了摆脱被动局面,曹操采用谋士郭嘉的意见,于建安十二年夏率师北征,五月至无终,秋七月遇大水,傍海大道不通,后接受田畴建议,断然改道,经徐无山,出庐龙塞,直指柳城,一战告捷。九月,胜利回师,途经碣石等地,借乐府《步出夏门行》旧题,写了这一有名的组诗。诗歌借用的是乐府旧体,传承着革命意志谱写的新篇。音乐亦然。

  音乐体裁有的以标题音乐为主,一部分来自传统文化。时代性和民族性,标题性和技术性,构成了对称而互补的音乐艺术结构化特征。中国迫切呼唤中国学派中坚力量,但是,是“钢琴”派,还是“扬琴”派,“二胡”派,这要看中国传统器乐与西洋器乐在乐界碰撞和pk之后,人们接受谁。历史是人民创造的,音乐史概莫能外。

  民间嗜好诸多,有一个嗜好可谓艺术与信仰的结合体,那就是给以“王”“圣”之类的封号。比如“诗圣”、“诗仙”、“诗史”、“诗鬼”。各行各业皆有各类封号,“画圣”、“书圣”、“天王”等词汇屡见不鲜。客观地说,贝多芬以“欢乐颂”奠定了古典交响乐的“乐圣”地位,这与民间嗜好有些区别,欢乐颂奠定“乐圣”的地位,是学术思想万丈光芒的象征。

  (一)爱不需要欢乐,但欢乐需要爱。欢乐颂带给人们的是欢乐,留给自己的是苦难与释然。

  (二)歌颂不单单靠颂歌,但颂歌是歌颂。为和平而歌颂,为人类大爱而歌颂,这份心意是伟大的,令人敬仰。

  (三)圣的地位不是哪位领袖或权威封赏的,它是时代赋予的精神和气质,它的本质必然是为人民服务的。这一点,是民间封号与学术思想光芒的不同之处。

  欢乐颂在创新方面值得我们认真探索,它把“声乐”放入“交响乐”中,让交响乐“活”在人民的口中,这比流淌在人民的手指上高明了不少。我们在欣赏东方音乐与西方音乐时,多考虑它的新颖之处,在创作时,多考虑融入,作些“放入”的尝试。至于能不能封个“圣”,那就看歌颂的内容是不是人民大众所向往的东西了。

  从小爸妈就对我讲,黄梅戏可不是很好唱,模仿着大人身段模样,实现了我的愿望;
  面对这爱情的考量,冯素珍是我学习的榜样,女驸马的故事伴我成长,我的公子又在何方……

  也许不久的将来,女驸马的故事,会激励更多的时代作品,融入东西方文化元素,共塑人民艺术的时代形象。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武寒卍 时间:2015-11-24 16:02:26
  喜欢中国古曲,西洋的音乐不大懂哦
楼主知识考古者 时间:2015-11-25 06:51:31
  同好~~~
  
作者:二凤凰 时间:2015-11-25 21:05:00
  @知识考古者 窗外冷冷的w
楼主知识考古者 时间:2015-11-28 15:37:33
  @二凤凰 2015-11-25 21:05:00
  @知识考古者 窗外冷冷的w
  -----------------------------
  是啊,大雪那天中午去泗水亭公园转悠,竟然没听到鸟儿叫声,周围显得白哗哗的,毫无生气。今天天气好转了,阳光普照,大雪在融化。小鸟在歌唱。

  周末开心~~~~~
作者:海之声湛江霞山 时间:2015-11-29 14:29:53
  来支持一下
楼主知识考古者 时间:2015-11-29 21:36:42
  @海之声湛江霞山 2015-11-29 14:29:53
  来支持一下
  -----------------------------
  愿君多多推荐优美之声
作者:宁静的森林海 时间:2015-11-30 10:03:21
  我发现建国后一些歌曲很有古韵。比如郭兰英的社员都是向阳花,现代有很多翻唱版本,刘紫玲的版本个人比较喜欢。

  山人说过,西洋音乐是刺激人们的感官的,所以很多名家寿命不长;而中国传统音乐更像是滋补身体的老山参。我觉得山人很有品位。
楼主知识考古者 时间:2015-12-01 08:47:00
  @宁静的森林海 2015-11-30 10:03:21
  我发现建国后一些歌曲很有古韵。比如郭兰英的社员都是向阳花,现代有很多翻唱版本,刘紫玲的版本个人比较喜欢。
  山人说过,西洋音乐是刺激人们的感官的,所以很多名家寿命不长;而中国传统音乐更像是滋补身体的老山参。我觉得山人很有品位。
  -----------------------------
  同感~~~
楼主知识考古者 时间:2015-12-09 13:35:11
  昨天看到一个歌手的表演,从心底里感到民族精神在鼓荡。这位歌手名叫谭维维。她揭起了一个民族古老唱腔的襟怀,让古铜色的音质,涤荡音乐界的姜黄了的色彩。

  她唱“女娲娘娘补了天,留下一块石头是华山…………黄河和华山做了伴!……”华阴老腔自顾自地和着她。

  老腔是陕西省非常古老的汉族戏曲表演形式。长期在华阴广泛流传,分老腔、时腔两个剧种,表演方法和全国大致相同,先搭好台子、撑好“亮子”,然后借助灯火,以竹签挑拨用皮革雕成的人物进行舞台表演。流传千年的老腔是中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遗产保护项目。

  华阴老腔,只存在于陕西省华阴县,起源自明末清初,是以当地民间说书艺术为基础发展成的一众皮影戏曲剧种。在网络词条里显示,这一曲艺样式,长久以来,只在华阴县泉店村张家户族里流传,“只传本姓本族,不传外人”。
楼主知识考古者 时间:2017-10-31 13:32:37
  深秋渐,初冬临,老吴姑母入土为安。
楼主知识考古者 时间:2017-11-09 21:18:51
  听《命运交响曲》了。又听《广陵止息》了。觉得两者之间,有一个空白的段略(落),留待人们填cei补quei。cei是词的沛县口音,quei是曲的沛县口音。

  命运交响曲在奏响之前,贝多芬在交响曲第一乐章的开头,写下一句引人深思的警语:“命运在敲门”,这正是我们期待的。然而,命运之神却永远也无法敲开我们的心灵之门。因为,我们沉浸音乐里,耳朵没有失聪,太可惜了。

  谁能想象一位老者,他已写过“一封遗书”,他的耳聋已完全失去治愈的希望。他热恋的情人朱丽叶塔·齐亚蒂伯爵小姐也因为门第原因离他而去,成了加伦堡伯爵夫人。一连串的精神打击使贝多芬处于死亡的边缘。谁能让自己失聪,去触摸命运之门?

  在敲门和耳聋之间,有一道音乐方面的“鸿沟”,心理鸿沟,哲思鸿沟,如“子非我,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境界。

  广陵止息在奏完之后,演奏者的生命已走到人生的尽头。何处有香丘?这正是魂灵安息所向往的地方。然而,大千世界,因为敌对势力而殒身此生,来世奢望可以重生否?因为我们虽然活在那个世界里,其实早就没有艺术生命了,太可惜了。

  谁能想象一位即将舍身者,他坦然面对厄运降临,他的手指已然触到死神的刀剑。他向往的生活场面迟迟难于出现。一连串的生活遭遇让他决然离开这个喧嚣世界。谁肯让自己消失,去寻访地狱之门?

  在止息和活着之间,有一道音乐方面的“阴阳层”,生死劫,艺术与现实的劫难,如“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境界。

  在生死之间,在聋聆之间,有那样一种体会,旁观者永难领悟,除非他舍弃耳朵,舍弃肉体,独自拥有一颗毫无生命体征的自由之心。这,大约的确是音乐的真谛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