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metoo,谈谈我17岁时与著名声乐家潘乃宪的遭遇

楼主:舞妖四 时间:2018-03-10 08:02:21 点击:1219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海外生活很多年,每次朋友听到我弹吉他唱歌,总会问,你有没有想过当专业歌手?

  我在上海长大,生于一个普通工薪的家庭。小学时去少年宫面试朗诵班,走错了屋子,去了合唱团。当时弹钢琴的老师让我唱首歌,我还纳闷,怎么面试朗诵,让唱歌呢?我还准备了诗歌朗诵呢。也许他们想听听先我的嗓音?我也没多问,就随便唱了一首歌。老师笑着点点头。一个星期后,我被区少年宫合唱团录取了,开始了我小小的音乐路程。

  初中毕业后,我加入了两个乐队,一个做商业歌曲,在酒吧做演出,一个做地下摇滚。商业乐队的带头大姐给我介绍,说你想当录音专业歌手的话,最好去上上潘乃宪的声乐课。他很出名,路子很多,很多有名的歌手都是他的学生。队里另外一个女孩也是他的学生。我想想也是该找个老师训练一下流行歌曲的技巧。我小时候是唱美声和民歌长大的,对流行歌曲的唱法一直都是瞎琢磨出来的。找个老师学学也好。我另外那个乐队也同意我的想法。

  来带潘家里,钢琴和歌声传出。前一位学生还没走,潘妻子让我等等,并告诉我潘的小女儿,24岁,也是歌手。我很高兴,觉得来对了地方,音乐之家。老师让我唱几首歌听听,听完后说嗓音不错,很亮,可以培养。但要想成名的话,小虎牙也许应该拔掉。。。我听了心里不是很舒服。我唱歌又不是卖笑,为什么要拔牙?

  老师说要来上课的话,200元一个月4次课。当时是90年代末。200元对工薪家庭来说也不算便宜。但他说这已经是打折了,看在我还年轻,还是中学生的份上。我感激不尽,期待着学习新的歌唱技巧。第二周,我换公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提前赶到潘家,还是一样,前一位学生还没走,我坐在一边等待。等她结束后,潘老师给了她一个拥抱,并且在脸上亲了几下。那位女学生并不是小孩。看起来也是16-7, 最多20来岁的样子。潘看我疑惑,就说我们这里思想开放,西方人见面招呼都拥抱亲吻,我们这里都像一家人一样,这样才亲切。

  我也没多想,潘是专门叫欧美唱法的,吸收点欧美风俗也关系不大吧。再说他当那年60多快70了,能对那么年轻的小女孩有什么恶念呢?文艺人的怪癖吧,谁让他有名呢?抱就抱吧。尽管觉得不舒服,几秒钟而已。抱完就上课了。一开始他给我讲发音,练习颤音,我试着觉得很有意思,但感觉还需要练习。然后他给我讲如何呼吸,说到这里他站了起来,把他的手放到我的肚子上,轻轻按下,并说感受这里的动作。我随着他手的按动呼吸,但几秒钟后,他把我的衬衣掀起来,把手伸到我的皮肤上,一般按,一边不停的网上滑。然后他说要这样呼吸,他的嘴竟然按到了我的嘴上,舌头伸到了我的嘴里,他的手也伸进了我的胸罩。。。我当时吓傻了,稀里糊涂的把课上完,把钱放在钢琴上,我再没有回去。离开他家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妻子正在他教学房间隔壁的厨房做饭。我又想到,他的小女儿比我还大好几岁。。。

  当时我跟圈子里一些人说起我的遭遇,大家都说你要是想在这行混下去的话,就不能得罪他,他在上海流行乐圈子里有很大的影响力。

  这就是我当年没有在国内继续当歌手的原因之一吧。17-8岁遇到了这样的经历,觉得国内的音乐界很恶俗。二十年后,我今年37岁,想起那天在潘家的经历,还是历历在目。我当时是那么的惊愕软弱,手足无措。谁也没教过我如何应对这种情形。我也时常想不知道还有多少年轻女孩会在他那里有和我一样的经历。

  最近在网上看到了metoo之后,就很想要举报这个“著名声乐老师”。。。但苦于早不记得他的名字了,我也想也许他已经不在人世了?结果在网上一搜索,不仅他仍然活在世上,还开起了音乐学校。我人在国外,无法发weibo,许多国内网站没有国内手机身份证也不让注册。唯有天涯的一个旧id。?发到这里是因为别的地方恐怕人家不知道这位“老师”的名字。

  另:从小到大,除了这位“老师”,我个人经历过多次骚扰,中年男中学老师的后脖子肩膀“轻抚”,打排球肩膀受伤后,外科医生的“胸部”检查, 公共场所“露阴癖”们的骚扰和碰触。。。对未成年女孩的性骚扰,在90年代是很常见的,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大家常常讨论的问题。我当时没敢告诉父母,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投诉,甚至还怀疑是不是我自己又什么不检点的地方。那个年代可真不是对女性公平公正的年代。那个年代也是责怪受害者的年代。要是被偷被抢了,一定是你自己露了财。要是被性骚扰了,一定是你自己不检点。。。希望如今的中国不再像那时那样。

  注明:请随意转帖,假如有需要实名对证,我会考虑提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