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微言】“黑五类”、“黑七类”到“黑九类”

楼主:毛牧青 时间:2012-08-04 16:41:00 点击:7659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黑五类”、“黑七类”到“黑九类”

  毛牧青/文

  如今五六十岁以上经历过“文革”、尤其是曾因“出身不好”的国人,对当年“黑五类”之类的政治歧视和迫害记忆犹新心有余悸。但由于众所周知的缘故,现在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对此知之甚少。为了让惨痛教训永志不忘不在重犯,我们有必要再简单回忆和反思这段历史。
  “黑五类”的由来
  “黑五类”是一个俗成词,是当年“阶级斗争为纲”路线下对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和右派的缩语称呼。
  其实“黑五类”在“文革”前还没有这个词。从建国后的“镇反”、“农业合作化”、“工商改造”到“反右”,这五种人始终是斗争和打击的重点。在传统的你死我活阶级斗争的相互绞杀中,早已形成一种特有的残酷定论:凡是被打倒的这五种人都是阶级敌人,是敌我矛盾;对他们只能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只许他们老老实实接受人民监管和劳动改造,不准乱说乱动;稍有“越轨”言行或“莫须有罪过”,就会遭到毫不留情的镇压。上世纪60年代初,在历经“三面红旗”、“三年自然灾害”的教训和与“老大哥”抓破脸皮后,“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成了党的基本路线。随后的“四清”和“文革”运动,又把这种斗争哲学发挥到巅峰状态。说来几十年各个时期的“社会主义革命”,目标基本指向这五种人。他们是和平时期“与国外帝修反遥相呼应”的最危险敌人,是专政铁拳和打击斗争的反动派对象。
  这就形成一种永世不得翻身的“天网”:无论这五种人走到哪里档案里背着污点。城乡无论是官还是民,对这五种性质一样的“反动人员”处处防范,不管你属于哪种身份一概统称为“五类分子”;从中央到地方的政策和“红头”,也多把这些人列为监视重点,通常多以单列“五类人员”的专条叙述,以此特别警示人民群众,要提高警惕随时发现他们蠢蠢欲动“要变天”的阶级斗争新动向,而城镇“小脚侦缉队”们监控和汇报功能尤为突出。
  这种严厉的政治歧视和专政管教传承思想,不但领导有,群众也有,是当时的占据主流统治的“举国意识”。不但制裁了“五类分子”本人,还波及到他们被骂为“狗崽子”、“混蛋”的子女,不加区别也统称为“黑五类”。尽管他们也出生在新中国,也受到革命理想传统教育。但在升学、参军、就业、入党团等等方面,均遭受到极为不公正不平等对待。即便有极少数“与反动老子划清界限”、“与剥削家庭彻底决裂”稍微改观处境,往往也要付出不知高出多少倍的努力。
  “黑五类”真正叫响成专用词,得缘于“文革”初期一批曾得到毛泽东赞许的老红卫兵之口,是与随之而来的“红五类”褒义相对应。所谓“红五类”,就是他们自诩炫耀的“根正苗红”“自来红”优越,就是革命干部、革命军人、工人、贫农和下中农的缩语词。在清华附中的几论“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和北航附中“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的斗争直指向“黑五类子女”喧嚣中,“红五类”PK“黑五类”词汇比比皆是。
  这里尤为要指出的是,当年北京工业大学一个高干子弟叫谭力夫的学生头头(即谭斌,退休前曾任副部级的故宫博物馆党委书记兼副院长),以其巧如簧舌的诡辩术,将这个“血统论”对联发挥极致在全国流传极深,让这个对联“横批”发展成“绝对如此”。外加当时中央高层所谓“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继续沿用“反右”、“四清”时派“工作组”抓“三反分子”的“目标向下”势力鼓动,使“文革”矛头偏向“黑五类”的无事生非,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人为再去设立“假设敌”的愚蠢。这种“转移斗争大方向”的政治迫害逆流,使无数本已安分守己的“黑五类”及其要求上进的子女,遭受极大的精神摧残甚至付出生命代价。
  腐朽的血统“出身论”开始形成社会认知主流,一切抵制者都将遭遇大难。书生气十足出身又不好的遇罗克不识时务,迎头痛批这种非人性论调,竟也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被抓,连同所谓的“私藏武器密谋杀害毛 ”的十恶不赦“滔天罪行”,最终被宣布死刑惨遭枪杀。
  随着运动目标的逐渐捋顺,“黑五类”又被“黑七类”替代。
  短命的“黑七类”
  1966年8月“文革”的“破四旧立四新”杀向社会正如火如荼。在无知无畏下,举国开始了空前野蛮对文化遗产、古迹文物等实物和所谓“封资修”的宗教、习俗等精神意识的大毁灭大摧残,让无数国宝珍品毁之一旦。先前以农村为主的“五类分子”队伍,又扩至城市的资本家身上。而“文革”前三四年的文学、艺术、经济、哲学、历史等领域的学术“革命化”上纲上线“争论”批判,早已让翦伯赞、孙冶方、杨献珍、赵树理等等一大批专家蓬头垢面成“反动学术权威”,外加上邓拓、吴晗、廖沫沙的“三家村黑店”,遂又成了“黑帮”。于是“黑五类”又多出“资本家”和“黑帮”,成了“黑七类”。
  以“红五类”自居的高干军干为主的“老红卫兵”,发觉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目的在于对准了他们的老子、尤其是他们有的老子已被冲击后,瞬间变成了“保爹保妈”的保皇派,竭力疯狂把报复宣泄在“黑七类”身上,并在1966年底成立了等级森严的以“西城纠察队”、“东城纠察队”及一些大中院校的老牌红卫兵组织为主的“联合行动委员会”(即“联动”),私设劳教所和逼供酷刑室,滥批滥抓滥打滥杀无辜,打砸抢烧实行“红色恐怖”。还疯狂把矛头指向“目标是走资派”毛泽东和中央文革,干扰毛的“战略部署”。迫使高层不得不宣布他们为“反动组织”被取缔。而举国出现了普遍的动辄随意抄家、喷气式批斗、挂牌戴高帽游街、剃阴阳头示众等“群众斗群众”过激行动,除了“黑七类”,连所谓“白专道路”的普通老师、艺术家、学者、教授等,都成了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目标,许多人被残酷殴打致死、被迫自杀身亡。作家老舍、翻译家傅雷等等一大批名人,相继成了非正常死亡的悲剧人物。
  随着斗争矛头指向“刘邓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和“党内死不改悔走资派”主流大势确立,几个月的大方向斗争指向“黑七类”偏差趋势得以遏制,又进入了“黑九类”阶段。
  “黑九类”的兴起与消亡
  “黑九类”是随着“文革”的纵深“揭露”和结合国内外形势“实用”的一个新补充。去掉了“黑七类”中的“资本家”和“黑帮”,在“黑五类”基础上又增添了“叛徒”、“特务”、“走资派”和“知识分子”,遂成“黑九类”。
  显然,这里新增添的“叛徒”,与被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的刘少奇,及一批所谓的“叛国投敌”的老干部有关;而“特务”,除了历史潜伏的外,主要指当时“里通外国”与“现代修正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苏联有关的干部和专家。这两种叫法也没坚挺多久,也最终自讨没趣没折腾出几个便消弭了。
  “走资派”就不用说了,那本身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文革”主要目标。不过随着“文革”中后期大量“革命干部”被“解放”,进入“老中青三结合”领导班子被重新启用,“走资派”的叫法,除了高层“定性”的刘少奇、林彪等及少数“路线斗争栽大跟头”的外,已没有什么意义了。
  有意思的是“知识分子”被划为第九类,被称作“臭老九”就很荒唐。我认为有两种原因在作怪:一种是毛泽东历来不太喜欢知识分子,经常在精神上敲打翘尾巴的知识分子是他的嗜好;一种是当年“停课闹革命”、“知识无用论”等集体愚昧思维所影响。尤其是建国后诸如“胡风事件”、“整风反右”等都是知识分子兴风作浪。这些思潮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知识越多越反动”的主流意识,也就导致不分青红皂白的大多知识分子被贬的严重现象。后来为适应毛泽东需要,又是他借用《智取威虎山》一句“老九不能走”的台词,重新重视知识分子,“老九”才被挽留住。
  “黑九类”说来也短命,到了文革后期基本正轨基本也偃旗息鼓了。
  “黑五类”留给人们的思索
  今天回头再看“黑五类”闹剧,除了觉得荒诞不可思议外,更多的应该是反思。
  我认为:“黑五类”严格讲,是我们历史斗争的“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传承,或者说是政权更迭的一种“非白即黑”政治偏见。
  争夺政权的你死我活厮杀,对成功者失败者都是一种共性的博弈对局。历史看,数千年为权流血的“胜王败寇”惨烈相争,决定了专制政权毫无人性的宿命轮回。在没有真正民主议会道路的先例,也没有非暴力不合作的民潮传统条件下,以平和的权利诉求去对暴戾专制者要民生民权,无疑是鸡对鸭说的徒劳。这使得我们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认可“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的合理性。用强大的暴力和笼络民心的策略两大法宝夺得权力,历来是胜者败者共同采用的手段。天使般的“天下为公”“执政为民”谁玩的好谁就可能是老大,天使与魔鬼是个可互换同物的两个侧面。常年的相互厮杀导致双方都会产生非人性的冷酷无情,也就会导致一方胜者对一方败者的魔鬼般高压政策。历史教训也让胜者寝食不安唯恐大权旁落而神经间歇性发作,并随时用剑与火去消灭对方哪怕是一丝的反抗。历朝如此,概莫能外。
  从这种意义上看,“黑五类”的形成,短暂特定初期还似乎有点“合理”成分,但全历史看却是荒谬的。因为在你死我话的政权更迭怪圈中,阶级斗争哲学和本国暴力实践相结合的杂交孕育,必然会产生更畸形的怪胎,扭曲并异化着趋善的人性回归,本身就是一种倒退。而历经数十年一贯制还抱着这个自以为伟光正的落伍老黄历,在全人类历史前进大道上充当绊脚石损人,只能把自己穿越回“原生态”的愚昧野蛮地步。
  从“黑五类”到“黑七类”,再到“黑九类”的发飙轨迹,不难发现它们之间都是在“黑五类”基础上的实用延伸。不同时期的不同需要兴衰,决定了这两类的诞生和短命。但作为基础的不易撼动“黑五类”,在一些人眼里,却是经久耐用的。如今,“黑五类”名词犹如“格瓦拉”头像,不再含有政治丝毫成分并为商家抢注为商标,成了赚银子的纯利益招摇符号。我们今天早已不再理会“黑五类”这个名词了,但现实里看不见的“黑五类”、“黑七类”和“黑九类”,仍在不断变换着手法,无处不在干扰着我们的进步。荷马说过:“受过一次骗后,我就再也不相信国王了。”我想,愚弄总不会长久的。面对故伎重演的的无形“黑五类”伎俩,稍有点头脑的人们是不会再去上当的。
  2012年8月3日早

  附我14年前发表的一篇文章:

  毛牧青:由“唯成份论”所想到的

  大凡稍有点年纪的人都知道,五十年代中期在我国曾公演过一部印度电影《流浪者》。据说这部影片使濒临倒闭的拉兹·卡布尔电影公司起死回生。究其原因,《流浪者》不仅向人们讲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更重要的是,它以深刻的社会批判内涵抨击了“法官的儿子永远是法官,贼的儿子永远是贼”的荒谬血统论,给世人以强烈的震撼。
  无独有偶,长期的封建专制和等级观念的影响,在我国也有相似乃尔的说法,叫做“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到了“文革”时期,这种荒谬的血统论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北京某大学一被称为“保皇派”的红卫兵头头叫谭力夫的,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这个“理论”,这就是当时喊得满天价响的“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后来发展成“绝对如此”)口号。正是这种反动的血统论,把无数被称之为“黑五类”(即所谓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出身的子女推向“被专政对象”的深渊,以致他们的工作、学习、生活,诸如入党入团、参军提干、上学就业等受到极大的限制,摧残了他们立志报国的积极热情。出身“黑五类”家庭的青年遇罗克愤起直言批判“血统论”,竟然被极“左”分子推向了断头台。回想当年这些血的教训,不禁使人备感交集。
  三十年过去了,“唯成份论”慢慢地已经作古,如今再有哪个人重弹“唯成份论”滥调,会被人视为神经不正常。然而,反映在干部人事制度上的“成份论”变种,却仍无处不在地束缚禁锢着人们的思想,反映最明显的就是“干部”身份与“工人、农民”身份的僵化差别上。
  扳手数来,我国改革已进入20个年头,党中央从80年代初期就早已提出干部制度的改革,三令五申要打破旧干部体制,取消干部“铁交椅”,做到能上能下,犹如当年大喊国企职工要打破“铁饭碗”一样,尽管实施起来有难度,毕竟还是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本着干部“四化”和“优胜劣汰”的原则,使大批有党性有能力有才干的工人农民身份的人进入各级领导班子。但是,在一些地区和部门,干部制度是否就那么尽人意,还是一个大问号。
  如今,旧的等级思想和残存的官本位意识促使一些人不择手段捞“官”成为一种时髦。这或许灵验了“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 所带来的实惠现实。一旦“转了干”,就好象有了个“好成分”,其得到的一连串好处可以终生受用,岂止是“高人一等”,如果再能混上个什么“长”,房子、票子、车子等等待遇应有俱来,难怪人们见“官”肃然起敬,捞“官”趋之若骛。笔者不是“歌德派”,更无“缺德”之嫌,绝无把官场说得漆黑一团的意思,但剥去一层薄薄的“公仆”面纱,难免有那么些市侩者现出原形。现在社会上常说:“会干的不如会舔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倒也反映出老百姓对干部人事制度上的弊端的愤慨。一个干部身份的人,再平庸再落后,只要不触及党纪国法,其待遇笃定;一个工人或农民身份的人,再优秀再先进,只要没机遇没“伯乐”,也只能望“干”兴叹。这种压制人才、挫伤积极性的人事制度,正是我们今天面对的现实和深思的实际问题。
  记得60年代初期,少奇同志在接见全国劳动模范、掏粪工人时传祥时,讲过这样一句名言,大意是:你掏粪是为人民服务,我当国家 也是为人民服务。咱们职位不同,只是社会分工不同罢了。今天重提这句话,或许会引起个别早已坐在官位上谋着私利人的嗤之以鼻。但经常从新闻媒体上看到听到一些唱着高调的“公仆”们,利用旧机制弊端正干着损害党和人们的利益的丑事报道时,我们不禁怀念当年干群水乳交融的好传统,不免对现行某些干部人事制度上的“唯成份论”产生应尽快采取“动大手术”的意念来。 (1998年7月12日)

  附录:我的相关旧帖子

  “文革”是禁区么?
  探讨问题应该无禁区
  6年前关于“改革争论”的三篇帖子
  所谓的“左派”与“右派”
  我看文革时期的“样板戏”
  应该大力提倡“第二种忠诚”
  从批安东尼奥尼想到当年“革命大批判”
  让人说真话是解放思想的起码低线
  困惑的暴力革命和暴力的困惑
  重庆那片红卫兵墓……
  定性的历史和历史的定性
  我们进入“全民起哄”新时代
  红+段子=不伦不类
  红歌,仅仅是歌曲而已
  再来一次“文革”有可能么?
  文革中两起极富想象力的“反革命事件”
  老太太荒唐年代的大批判
  假如大陆也普选,中共必稳操胜券
  漫话大字报
  “兔死狗烹”其实是种传承文化
  回忆当年“林彪事件”的猝然冲击
  要想真正消除文革遗毒,必须允许触及文革“禁区”
  张铁生是个被政治牺牲的好人
  “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这话的由来
  “黑五类”、“黑七类”到“黑九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毛牧青 时间:2012-08-04 16:42:44
楼主毛牧青 时间:2012-08-04 16:44:31
  

  安南累了,不玩儿了!

  毛牧青/文

  8月2日,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在北部重镇阿勒颇的激烈交战进入第十二天。面对双方“水火不容”的全面内战升级、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希望几近渺茫,联合国阿盟叙利亚问题联合特使科菲·安南宣布辞去叙利亚问题联合特使一职。
  终于,安南那双一贯制既映射着忧患和悲悯、又展现一种力量和坚定特色眼睛,被和平无望的翳子挡住,哀莫大于心死——安南感觉累了,决定不玩儿了!
  安南是我敬佩的一位国际政治家外交家。他是公认的联合国史上最富有改革精神的秘书长。他倡导集体安全、全球团结、人权法治,维护联合国的价值观念和道德权威,并以他的睿智思想和不懈努力,巩固了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促进了多边主义的进一步发展。这位出身加纳黑人家庭前联合国连任秘书长,在其任职期间对国际和平做出了巨大贡献:无论在非洲战乱、中东危机,还是南亚克什米尔争端、东帝汶暴乱、阿富汗战争等难缠危机中,都会看到安南和他团队斡旋的身影,为此,他被称作“世界上最忙碌的和平使者”,并与当年的联合国一起获得2001年诺贝尔和平奖。今年2月23日,早已卸任的74岁的安南,受联合国和阿盟的重托担当了叙利亚危机的特使,仍不顾高龄继续穿梭于战乱地区,殚精竭虑尽心尽职尽责去致力维护和平。
  安南的突然辞职,无疑为波谲云诡的叙利亚危机局势更增迷茫。
  安南2日宣布辞职决定时说:“大家必须理解,作为特使,我比这场危机中的主角、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或者国际社会更企盼和平”,“对我或者任何人而言,不可能强迫叙政府和反对派采取措施,借助政治途径化解危机。”显然,安南这段话隐喻,是批评联合国安理会各大国各怀鬼胎的“添乱”,倾诉自己再努力“维稳”也白搭的失望心情。
  在我看来中俄三次否决关于叙利亚危机的决议,安理会就如何对叙利亚采取行动不能达成共识;今年4月实施的两派共同承诺停火“安南计划”,也在战争升级中成泡影;以及接二连三的大批无辜平民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被屠杀等,是迫使从来不曾退缩的安南走人的三大因素。
  安南刚宣布“不玩儿了”的第二天,联合国大会8月3日以美国、欧盟等133票支持,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等12票反对,印度、巴基斯坦等31票弃权的绝对多数支持票,通过阿盟一项有关谴责叙利亚问题决议案。决议在谴责叙利亚政府违反安理会决议和侵犯人权的同时,也批评联合国安理会对施压叙利亚无力,未能阻止叙利亚政府的暴行。
  遗憾的是:这项联合国大会决议是非强制性不具法律约束力,毫无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强制力量。在安理会的美英和俄中对峙中,这种“决议”也只能是道义上不协调的一种声嘶力竭。潘基文也只能无奈说,叙利亚冲突现在是一场“代理人战争”,安理会在叙利亚问题上“瘫痪了”。
  看来,在各个心怀鬼胎的大国博弈间沦为筹码的叙利亚,没有任何消停迹象的大批无辜平民遭涂炭,只能是继续被无奈何地拉去做祭品;而大国们个个故作正义大谈共同的“和平”“遗憾”共识,却也在卑鄙而冷漠中为利益讨价还价,继续为这些地区制造苦难。
  就在我这个帖子要收尾时,又传来就在联合国大会决议投票当天,叙利亚政府军又炮轰阿勒坡市反对派阵地。在首都大马士革,政府军的炮击造成了该区巴勒斯坦难民营21位平民丧生。而叙利亚人权组织瞭望台指出,已造成超过179人死亡,包括110名平民和14名儿童。
  记得在2003年的一次安理会午宴上,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曾送给时任秘书长安南一个走钢丝的木雕小熊。上面刻有《圣经》一句话:“上帝保佑和平使者,因为他们应该被称之为上帝的孩子!”如今像安南这样“上帝保佑和平使者”和“上帝的孩子”,在撒旦般大国的搅和下,也只能败下阵来不玩儿了。悲哉——安南!悲哉——叙利亚!!悲哉——联合国!!!悲哉——世界和平!!!!

  2012年8月4日早
作者:烟火 时间:2012-08-05 22:13:11
  楼主好文 ,深刻犀利,推荐阅读。

  辛苦了
作者:群星在天 时间:2012-08-06 12:49:40
  白道变成黑道才是天下最黑!!!
作者:烟火 时间:2012-08-06 23:31:29
  好贴得顶上去..
作者:浮云掠影20112011 时间:2012-08-07 10:51:29
  拜读
作者:白面判官 时间:2012-08-07 10:56:18
  年轻人不知文革的可怕啊。
作者:306055705YWH 时间:2012-08-07 16:21:36
  谢谢天涯,同志辛苦了
作者:南阳旧居 时间:2012-08-10 22:08:50
  3
作者:记忆200912 时间:2012-08-11 13:48:42
  同意见解
  
楼主毛牧青 时间:2012-08-11 14:30:30
  



  “充气娃娃”幽默了谁?

  毛牧青/文

  这两天网络有点小小坏笑骚动,起因皆因“充气娃娃”的幽默。
  一则是7月13日齐鲁晚报记者发的《18名警察打捞“浮尸”捞起充气娃娃》消息,说7月11日晚,山东文登市抱龙河老盐机厂路段出现一疑似溺水女子尸体的漂浮物。当地警方得到信息后出动18名警力,打捞折腾约一小时,却发现捞起的是一个“充气娃娃”。在打捞现场,上千名市民聚在河边围观,引发该路段交通大拥堵。有好事者把此消息连同被打捞的“充气娃娃”照片发到网上,又引发网民对警方的奚落。
  
  另一则是近日,以“大妈门前绑充气娃娃”为主题的网络消息被各地媒体转发成新闻。说宁波一位大妈受够了汽车在她家门前斑马线呼啸而过,灵机一动把一个性感充气娃娃绑在附近一棵树上,引司机们降速一探究竟,门前飙车终得缓解。围观网友大呼大妈“有才”。不过,刚刚这则消息被证实为造假。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官方微博辟谣说,这完全是由一张“出口转内销”的照片引发的误会,而原图发布人并不知道大妈为什么在树上绑一个充气娃娃,故事纯属杜撰。
  
  “充气娃娃”不是“芭比娃娃”什么的儿童玩具,而是一种多用硅胶或塑胶制作,充气后体积接近成人大小有弹性,专供成人性泄欲的代用工具。“充气娃娃”能成为这两起幽默的怪异道具主角,把与之毫无相干的警方扯进去大显尴尬,让我觉得发笑还发人深思。
  从第一则消息看,在无法确定是人是物前提下,警方全力当人去打捞是对头的。他们是在尽力行使自己的本分职能应得到肯定才是。然而,却在围观者的哄笑和网络上的嘲弄中,平日威武神勇的警方,却成了愚蠢无能的酒囊饭袋笑话。从第二则消息谣传的“杜撰故事说”表面看,是借另类抗议交通扰民“有才”的大妈行为,暗喻政府无为权力无能,矛头仍是嘲弄警方。有人觉得奇怪不理解,我倒认为这很正常。你想,两起难堪事情起因,与交通噪音扰民、街道围观阻梗、海内外网络流传、案情疑云费解、终结“谣言”宣布等流程丝丝扣环,无论从交通管制、社会治安、网络管理、案件侦破和消除谣言,哪点不是警方的职责?相对少见多怪却充满神秘好奇的国人来说,本身无厘头的“充气娃娃”,也就成了直指政府不作为的恶搞媒介,在围观者哄笑中,警方杯具犹如城管,成了众人宣泄和嘲弄的“尿钵子”。没办法!你不下地狱谁下啊?难怪年初深圳公务员上街擦皮鞋作秀遭嘲讽,无奈发出“我们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嘲讽”哀叹……
  我曾在两年前《我们进入“全民起哄”新时代》的帖子中说过:“一个喧哗的‘全民起哄’社会,绝不是个理智而有序的社会。‘全民起哄’的最大成效就是权威被颠覆,甚至合理的东西跟着‘陪绑’。所以这些起哄现象既有合理成分也有不合理成分。但‘全民起哄’成为我国一种独特现象,更值得探究是导致其发生的社会根源。”我在去年的《当国人反向理解官方解释已成定式》中,针对“7.23温州动车事故”铁道部官员答记者问表现时说,“‘假作真时真亦假’。这种常态直接连带公权力的真话也遭陪绑,导致国人形成了一种‘正话反听’、‘正事反信’定式,简直有点像当年我们对62年前被赶跑的反动腐朽政府的嘲讽现象,这的确是个天大笑话并令人惊叹的‘一个奇迹’;当这样一次次非合理的公权‘表演’的周而复始不断积累,最终‘量变到质变’,演化成一桩桩逆向民意的‘不信’必然定式时,这‘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信的’倒像是很正常很合逻辑的肯定”。我还特意列举“塔西佗陷阱”,来解释公权力遭唾弃的必然定势:“当一个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在这种普遍现状下,公权力焉有时时、处处不遭遇民众的质疑和抵制之理?既成的社会思维逆向常态,显示的却是权力的权威和信誉的丧失殆尽定式”。
  这或许正是人们敢于拿“充气娃娃”做出气筒和代用品,向警方开涮的根本原因。
  这些年类似“充气娃娃”幽默事儿几乎天天发生,调侃恶搞的道具也五花八门,甚至“别有用心”剑走偏锋,用偏颇的“传言”“编造”借题发挥,在社会围观和嘲笑中不难体会到真实的舆情。
  据江宁警方无奈表示,就大妈把“充气娃娃绑在树上”而言,在“不靠谱的外国媒体”和一些“粗心大意”的国内媒体推波助澜下,要做到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确实挺难的”。
  的确。这种幽默很无奈也很沉重,但更可怕!
  2012年8月5日晚
  
楼主毛牧青 时间:2012-08-11 14:31:57
楼主毛牧青 时间:2012-08-11 14:33:22
作者:南阳旧居 时间:2012-08-17 09:25:51
  pu ji la
作者:紫气东来58 时间:2012-08-19 08:16:56
  梁启超说:“人世间最可耻的,莫过于服从强权(逻辑),数千年来国人恰恰有这样的恶性,这是中国长期处于专制政治之下而不能自拔的重要原因,如果这一恶性不除,直到地老天荒,恐怕中国也不可能出现什么好政治。只要这服从强权(逻辑)的恶性不除,中国将在暴君政治、暴民政治之间回圈不已。
作者:呼声5682 时间:2012-10-12 21:15:27
  毛时代把“黑五类及其子女”作为专政对象,文革期间更是登峰造极,有的地方甚至把农村的地主、富农及其子女活埋,连婴儿也不放过,真是残无人道,与希特勒杀犹太人没有什么两样,不反思文革,反思漠视生命的行为,中国即使成了经济大国,人民难以活得尊严,活得安心。
作者:UF0918 时间:2012-10-12 21:52:15
  回复第8楼,@白面判官

  年轻人不知文革的可怕啊。
  --------------------------
  革命斗争是残酷的,在中国往往需要革命才可解决问题。革命才是中国唯一的出路,因为中国的历届统治者不敢接触民主这个进步的东西。

  
作者:招文袋wq 时间:2012-10-18 16:18:22
  1。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均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2。此事与本人一点关系也没有,本人只是来回帖子赚1分苦力的; 3。本人在此留言并不代表本人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楼主观点; 4。若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管理员及时删除本人跟帖; 5。因删帖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引渡法、担保法、商标法、专利法、广告法、国际法、著作权法、吸星大法、今日说法、与台湾关系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社会治安综合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6。如果需要跨省追捕请联系楼主以及网站管理员或法人代表; 7。此声明最终解释权归本人所有; 8.以上内容也是在网络上复制下来的。


作者:咸鱼排骨 时间:2012-10-18 18:29:55
  鄙人就是属于“黑五类”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发生时正在中学读书,得知父亲被揪斗,家里被造反派抄了(啥玩意儿也没抄到,没有啊!)于是乎,我就成了学校里那些“根正苗红”学生眼里的“狗崽子”,备受歧视。今天想来仍然觉得愤愤不平。参军没分,后来四个面向去一个矿山当矿工也没分,声下来的只有去农村插队落户了。于是乎,我被撵去了农村。由于怕和同学们在一起继续受歧视,我选择了“投亲靠友”去了我奶奶的老家插队。到了那里才感觉到我还是一个受到农民器重的,有知识的青年。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作者:papadecarlos 时间:2012-10-19 00:57:47
  我们这代人正是生不逢时,出生时没有什么营养品;该长身体的时候,逢上自然灾害;该读书时,逢上文化大革命;该工作时,逢到上山下乡;我就更不幸了,自以为是班干部,以身作则,带头报名去农村,可是临走前,因为父亲历史上仅仅曾到过香港,业余爱好无线电,就这两项被单位视为"特嫌",一个老工人就这样被划归了另一类人群,就此,我不能入党、团,不能上大学,连一个少许好一点的工作都轮不到我,只到有了返城政策,才又回到上海。可是父亲因长期压抑,积劳成疾,在还不到我现在的年龄,便离开了人世。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
作者:yenoml 时间:2012-10-20 14:42:50
  m
作者:白金卡激活 时间:2012-10-22 23:27:38
  :“黑五类”严格讲,是我们历史斗争的“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传承,或者说是政权更迭的一种“非白即黑”政治偏见。
  争夺政权的你死我活厮杀,对成功者失败者都是一种共性的博弈对局。历史看,数千年为权流血的“胜王败寇”惨烈相争,决定了专制政权毫无人性的宿命轮回。在没有真正民主议会道路的先例,也没有非暴力不合作的民潮传统条件下,以平和的权利诉求去对暴戾专制者要民生民权,无疑是鸡对鸭说的徒劳。这使得我们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认可“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的合理性。用强大的暴力和笼络民心的策略两大法宝夺得权力,历来是胜者败者共同采用的手段。天使般的“天下为公”“执政为民”谁玩的好谁就可能是老大,天使与魔鬼是个可互换同物的两个侧面。常年的相互厮杀导致双方都会产生非人性的冷酷无情,也就会导致一方胜者对一方败者的魔鬼般高压政策。历史教训也让胜者寝食不安唯恐大权旁落而神经间歇性发作,并随时用剑与火去消灭对方哪怕是一丝的反抗。历朝如此,概莫能外。
  从这种意义上看,“黑五类”的形成,短暂特定初期还似乎有点“合理”成分,但全历史看却是荒谬的。因为在你死我话的政权更迭怪圈中,阶级斗争哲学和本国暴力实践相结合的杂交孕育,必然会产生更畸形的怪胎,扭曲并异化着趋善的人性回归,本身就是一种倒退。而历经数十年一贯制还抱着这个自以为伟光正的落伍老黄历,在全人类历史前进大道上充当绊脚石损人,只能把自己穿越回“原生态”的愚昧野蛮地步。
  从“黑五类”到“黑七类”,再到“黑九类”的发飙轨迹,不难发现它们之间都是在“黑五类”基础上的实用延伸。不同时期的不同需要兴衰,决定了这两类的诞生和短命。但作为基础的不易撼动“黑五类”,在一些人眼里,却是经久耐用的。如今,“黑五类”名词犹如“格瓦拉”头像,不再含有政治丝毫成分并为商家抢注为商标,成了赚银子的纯利益招摇符号。我们今天早已不再理会“黑五类”这个名词了,但现实里看不见的“黑五类”、“黑七类”和“黑九类”,仍在不断变换着手法,无处不在干扰着我们的进步。荷马说过:“受过一次骗后,我就再也不相信国王了。”我想,愚弄总不会长久的。面对故伎重演的的无形“黑五类”伎俩,稍有点头脑的人们是不会再去上当的。
作者:鲁直 时间:2012-10-26 10:15:25
  黑五类就这么炼成的
作者:资身网游爱好者 时间:2012-11-06 01:04:58
  1。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均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2。此事与本人一点关系也没有,本人只是来回帖子赚1分苦力的; 3。本人在此留言并不代表本人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楼主观点; 4。若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管理员及时删除本人跟帖; 5。因删帖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引渡法、担保法、商标法、专利法、广告法、国际法、著作权法、吸星大法、今日说法、与台湾关系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社会治安综合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6。如果需要跨省追捕请联系楼主以及网站管理员或法人代表; 7。此声明最终解释权归本人所有; 8.以上内容也是在网络上复制下来的。
作者:大家都明白ABC 时间:2012-11-06 04:49:57
  @毛牧青 2012-08-06 08:02:08
  
  “限令6条”说到俺心坎儿上了
  ■毛牧青
  近年来,广电总局先后下发下发了“限游令”、“限广令”和“限剧令”,让俺们的荧屏充满“中国红”,让娱乐家园充满健康向上的喜人局面。......
  -----------------------------
  难道是“我们”因为还有口饭吃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