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快速通道那些事,修路到底是造福于民还是祸害一方?

楼主:criminalsoul 时间:2015-03-28 10:41:00 点击:693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数百万元血汗钱被“中金快速通道”断送在泥土里,血本无归债台高筑的我们现在还可以找谁评理?


  

  前言:
  我叫吴志鹏,家在四川省中江县,人民所说的英雄黄继光的故乡。我是中江县辑庆镇书房村8社自主创业农民吴永全、张红英之子。
  这一年多以来,每次休假回家看到父母双亲,都感觉他们比上一次见面更憔悴更苍老。
  眼看父母被中金快通折磨得精神萎靡的样子和那无助的身影,我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却不能为他们分担一丝一毫,实属不孝。
  我深知父母的无助是因为他们在外飘荡大半辈子,含辛茹苦积攒下来的积蓄,一夜之间被中金快通永远埋在了泥土里,一夜之间一贫如洗债台高筑。
  施工队和当地政府都各说各的理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甚至动用黑恶势力,威胁恐吓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本就没有什么文化的父母双亲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却处处碰壁,被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一年多以来鞋子磨破好几双,却总是得不到一个处理方案,更别说公平公正合理了。
  其实家丑本不该外扬,但面对如此强势的当地政府和施工队,我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于是写下这篇文章,希望可以为他们略尽绵薄之力。
  我相信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希望各位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朋友能帮个忙,能在百忙之中抽几分钟时间看一下这篇文章,也算是帮助我略尽孝道了,可以的话,还请帮忙扩散,让更多的人看到,帮我声讨这笔债。感激之心无以言表,吴志鹏铭记在心。
  此外,衷心的盼望能有家不畏惧强权和黑恶势力的正义媒体敢于出面,帮助我们把这些事公之于众。请致电吴志鹏:15208217493。感激不尽!

  

  父母走南闯北飘荡二十年,人到中年依旧满怀壮志热血创业
  在2010年初,父亲带着他和母亲在外飘荡20多年攒下的积蓄回家创业,承包下本村54户总共60亩地,创建了一个以种植和生产葡萄为主,桃、梨为辅的经济果园,赶上当时中央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支持农民发展的政策文件,父亲信心满满热情高涨的定下目标,高度投入,精心管理。母亲则还在北京一边打工一边想办法融入更多资金用以投入果园的建设。
  2011年果园基本成型,母亲从北京回到老家和父亲一起经营打理这片果园,并建起总面积1500多平方米的养鸡场,一边经营果园一边着手肉鸡养殖。
  2013年,经过前几年多次设施的改良和几年的苦心经营,果园已经基本发展成熟,养鸡场也已经发展成熟形成规模。


  

  积极响应配合政府工作被视为软弱可欺,强占强拆天理何在?
  2013年,刚刚进入一个好的开始,果园和养鸡场将要正式进入全盛时期,殷勤付出眼看就要有所回报,这个时候中金快速来了,政府来了,施工队来了。政府规划要占用一部份的果园和整个养鸡场。
  父母得知苦心经营几年的养鸡场和果园要被占用拆毁,虽然很不甘心,但想到地方发展富强也是好事,修这么一条路也是方便一方百姓造福子孙后代,于是还是积极配合政府的相关工作。
  没曾想的是,积极配合地方政府,换来的却是让人寒心的结果。
  在当时的辑庆镇镇长张鹏、周锐(张周二人已于2014年被停职调查收监)以及负债拆迁的一干贪官的眼里,父母的积极配合却成了软弱可欺。
  为了贪占补偿款,欺上瞒下,纠结地方黑恶势力,威胁恐吓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并强行征用我们果园土地27.2亩,给我们的补偿费用还不足实际损失的三分之一。
  如果不同意就强制执行,甚至当时镇长张鹏的左膀右臂周锐也捋胳膊亲自上阵,进行威胁恐吓,顾及到家人的安全,父母不得不低头默认了他们的强取豪夺,心想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规划红线外还有几十亩的果园可以继续经营,以后慢慢挣回来就是了。遇到这样的贪官,也只能认了。

  

  剥了皮抽了筋还想再割块肉,老百姓果然真的是用来鱼肉的。
  事与愿违,即使这样的一个受尽各种欺瞒恐吓不得已才签下的不公平拆迁补偿协议,也因为贪官们的贪心,想再从里面割块肉下来,迟迟不打款。协议约定签约15日之内给付补偿款,却以各种借口压着不发。
  由于债主们听闻我们家的补偿款极低,远远不足以偿还所欠债务,于是一波又一波的债主争先恐后的上门要债,父母又没拿到补偿款,根本没钱还。那段时间和情绪失控的债主发生争吵就像是家常便饭,加上镇里村里拆迁安置人员的无理纠缠,导致年届77岁的奶奶饱受刺激和折磨,突发脑卒中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奶奶临死都没见到补偿款。
  父亲因为奶奶的去世,悲愤交加,情绪失控之下恨不得把奶奶的遗体送到政府去。
  直到这时,这帮贪官才不得不把那点可怜的补偿款打下来,可是这点补偿款连一半的债都还不够,这帮贪官和那些私下有勾结的小人因为这个补偿款一夜暴富,而那些跟我们家一样饱受拆迁的摧残和折磨的劳苦人民却被弄得债台高筑甚至家破人亡。有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在想,政府修这条路到底是造福于民还是祸害一方?

  


  施工队肆意妄为,强占强埋,就差烧杀抢了。
  遭受多重打击之后的父母重整心情,以为接下来只要好好经营,靠剩下的那些果园来还清债务还是有希望的,想踏踏实实的把剩下的果园经营好,也是唯一的出路了。
  但祸不单行,2014年3月,中金快速通道的动工更是让我们家果园雪上加霜,劫难后再遭灭顶之灾,但这不是天灾,而是十足的人祸。父母就连最后的希望也被施工队肆意妄为的野蛮行径给彻底打破了。
  事发当时,施工队置我们对果园的合法承包经营权及合法拥有权于不顾,在未与父母达成任何占地补偿、赔偿协议的情况下,不顾父母的阻拦以及社会正义人士的劝阻,强行堆土,因为这是我们家最后的希望了,父母站在挖掘机前,好言相劝甚至苦苦哀求不要再堆了,但都被施工队置若罔闻,甚至恶语相向,再不让开就从你们身上开过去,见父母不肯让开,开挖机的直接就开着往父母身上撞,就差一点距离的时候才猛地刹住车,再往前一点点我父母今天可能就早已经不在人世了。用这种方式来恐吓已经饱受折磨本就万念俱灰的父母双亲,如果我当时在场一定跟他们拼命!
  他们把一座山的渣土倒进了葡萄园里,损毁沟渠和堰塘以及去果园的道路,填埋盛产期的葡萄树不计其数。至此,整个葡萄园彻底毁于一旦。从2014年3月至今,致使我们整个果园瘫痪,无法继续从事一切管理和生产活动。导致果园直接经济损失100余万元,间接损失也在50余万以上,后期的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我给你们7万,你们拿去用吧,不要再告了
  事发后,父母无数次走访各部门官员,反映情况,因为对我们家而言,这笔损失确实太大了,实在难以承受,父母不得已才即使面对各方的威胁恐吓,仍然坚持维权上访,据理力争。后来辑庆镇时任镇长张鹏叫村干部送来7万现金,表示我给你们7万,你们拿去用吧,不要再告了,感觉就像施舍,相对于我们家几百万的损失,这7万算个什么?抚恤金么?
  父母虽然气愤却有苦难言,由于当时手头很紧,加之债主们的追债讨债,不得已之下只好暂时先以借的形式收下这笔钱,表示这7万算是我们借政府的,等以后有钱了会还的,但我们的损失实在难以承受,属于我们的,我们还是要去争取。
  现如今,辑庆镇镇长张鹏及周锐等一干贪官因中金快通建设工程拆迁贪腐案发,已被撤职逮捕收监,但就我们家所遭受的违法强占强拆、克扣拆迁补偿款仍然没有得到纠正,强毁果园的违法犯罪行为尚未得解决,我们的损失仍未得到合理的赔偿,不排除还有更大的保护伞在作祟。


  

  钱已经被上任贪官贪完了,政府现在也没钱
  由于父母的全部积蓄已投入鸡场和果园,中金快速一堆黄土把父母所有的心血,以及希望都给断送了。家徒四壁、债台高筑的父母双亲,一边要极力和经常上门追讨债务的债主们周旋,一边时不时的还要面对贪官和不法施工队纠集的黑恶势力的威胁恐吓,加上奶奶含恨而终,爷爷不堪忍受这种痛苦欺凌,也在2014年5月3日含恨而去。
  张鹏、周锐等一干贪官被捕后,父母又多次到辑庆镇现任领导那里反映,现任领导以工程拆迁补偿款已被前任贪官贪占挥霍一空为由,我们的补偿款和非法侵占问题仍然无从解决。
  我们因政府强征强拆、施工队的蛮横妄为,已经家徒四壁,四处举债,难道政府一声没有钱了,就可以霸占百姓的土地,置百姓生死于不顾吗?


  

  地头蛇,黑白商三道通吃,走司法、找律师竟无人敢接,法律果然只是用来约束大部分人的么?
  时至今日,父母仍未得到一分钱的经济赔偿,一年多以来,作为社会最底层的创业农民,不知道要去哪个官府庙堂去烧香进贡,因此,维权过程中求告无门。虽然无数次到村镇县各级机关上访反映问题,以求得到解决,但大多数时候总是连官员的面都见不到。处处碰壁。平时还要忍受他们找来的黑恶势力的威胁。
  难道施工队无视我果园的合法经营权及合法拥有权,强行侵占我几十亩果园,肆无忌惮的损毁良田几十亩,肆意填埋我果园作物不计其数,难道就一句不管我事就可以置身事外么?
  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政府和施工队相互推卸遮掩,眼看中金快速通道工程完工在即,只剩铺筑路面最后一道工序,现在施工队才财大气粗的说让我们打官司告他们,当地政府也说可以帮我们提供法律援助,但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后,当地政府所谓的法律援助对于我们来说可信度就是零,于是父母决定自己去找律师,没曾想的事通过朋友介绍各种渠道,竟无一人敢接手,一听是有关这家公司和政府的,都是直接转身就走。该庆幸幸好没有相信他们所谓的法律援助。否则其结果可想而知。

  

  恐吓,推诿,拖延,下一个是不是就是灭口?
  过后镇府又说让去交通局解决,和施工队一起去了交通局协商,交通局的领导的说法是政府和施工队都有责任,施工队的责任在于那堆土山,政府的责任在于断水断路。最后说让回来等电话,就一直没了回音。
  眼看中金快通就要完工了,父母四处奔走上访都无果,现在政府和施工队相互推卸遮掩,始终不给出一个具体的公平公正的解决方案来,施工队等一完工一跑了之,我们就更连找谁都不知道了。
  于是父母决定在问题没得到解决前,坚决阻止施工。本该安享晚年的爷爷奶奶因为中金快速的事郁郁而终,父亲因为这些事一直很悲痛愤恨,却始终不知道找谁可以评这个理。万般无奈下,只能想到阻止他们继续施工了。
  在3月22号晚上,接到母亲的电话,听得出来,母亲语态里的疲惫和无助,问我能不能回来一趟,说他们在拦公路,但施工队的人很强势,要强行施工。我问他们有没动手打人,母亲只说没有,他们不敢。但等我赶到后,听母亲无意间和旁人说话才知道那天施工队的人有多凶。只是母亲不愿告诉我,怕我担心和冲动。
  现在我知道了,施工队的老板,年龄比我父亲小得多,指着我父母的鼻子骂爹骂娘骂了很多不雅的词,甚至几次欲意动手打人,还好被人给拉住了。最后了还态度蛮横的对工人命令道,给我继续做,今天弄死人都要给我做!再场的人都有目共睹,只是我却没能在场,如果不是警察及时赶到,我不知道我父母现在会怎样,我也不敢再往下想。
  对于施工队的老板,中江县的地头蛇企业的三把手,你在骂那些不雅词汇的时候你难道不知道吗?我爸爸的爸爸妈妈,我的爷爷奶奶就是因为你们那些肆意妄为的行径,给我们家带来的灭顶之灾,才会刺激过度郁郁而终么?他们现在正在坟堆里躺着呢!
  我不管你们光面体贴背后的势力有多大,也不关心什么黑白商三道通吃。我相对于你们来说,可能是显得太渺小了些,螳臂挡车难免贻笑大方,但这就是我的决心!
  现在我既然回来了,就是要和父母一起面对你们的恐吓和威胁。我无所谓,只要动我父母分毫,除非你们弄死我,否则我活着的每一天都将是为他们讨回公道而活着。

  


  出尔反尔说是工期紧,集团公司老总出面温文尔雅气度非凡,语气诚意十足,却原来也只是做做样子,一拖再拖
  据说3月22号那天,带队赶来的警察是父亲一个朋友的朋友,跟父亲也算是相识一场吧,见当天的情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说,行了,你们都别吵了,去政府商量吧,在事情没解决前就别动工了。
  施工队的一个领班和父母一起去了政府协商。最后还是没有结果。领班说要回去汇报,让父母回来等消息。施工队的人却在晚上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动工。等消息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可见施工队那边真正的态度是怎样的。
  我回来后听到这些事情,不禁后怕,幸好父母都睡着了,不然,村民都睡了,就父母两个人去的话,施工队那帮人会不会趁没人在场对父母下黑手?不敢想象。。。
  第二天早上,母亲给新来的镇长打电话,说了这件事。镇长来了躺施工现场,了解情况后还是说让等消息。
  我上午10点多到家的时候,施工队那边的领班才回电话说什么工期紧,说集团老总会亲自来处理这件事。约好了24号上午10点政府办公室见,刚好我已经到家了,于是24号上午,我陪同父母一起去的政府,9点50几分到的政府,由于老总所谓的事务繁忙,11点才到。
  从11点多开始谈,谈到下午13点多,两个多小时,就那么两个问题,土山对葡萄园造成的损失赔偿问题,土山怎么处理。老总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虽然不管我的事,但我还是愿意承担这个责任云云。不过好在也算是有个解决方案吧。看得出来父母是真的太累了,不想再和他们做过多的纠缠,对方试探性开了个价,父母也只是象征性的往上加了点就那样就算是达成协议了。
  老总还带了个所谓的法律顾问来。最后说要起草协议,然后晚上就签协议打款,晚上的时候通过电话联系,去到一个没有挂牌子的门面里找到他们哪个所谓的顾问,说他们老总不在,说让等电话。一等就是等到现在,3月27日晚,又是三天过去了。
  施工队真正的态度已经不言而喻。写到这里,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已经呈现。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各位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朋友,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花时间看完,可以的话请帮忙扩散,让更多人知道,感激不尽。
  我的老家是四川省中江县,人们所说的英雄黄继光的故乡!

  衷心的盼望能有家不畏惧强权和黑恶势力的正义媒体敢于出面,帮助我们把这些事公之于众。请致电吴志鹏:15208217493。感激不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criminalsoul 时间:2015-03-29 19:32:14
  求帮顶!求扩散!求不沉!
楼主criminalsoul 时间:2015-03-30 09:44:47
  求帮顶!求扩散!求不沉!
楼主criminalsoul 时间:2015-03-31 18:22:03
  之前还互相推卸责任的政府和施工队现在已经串通好,施工队又要强行动工,如果我们再阻拦施工就说我们违法,要拘留,请看到的人帮帮我们!帮我们扩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