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宜昌杨鹏举,无法无天小股黑恶势力猖獗

楼主:kaletjeson 时间:2016-09-01 20:22:00 点击:2309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2014年的11月13号晚上,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郭家湾的一处渣土场发生了一件改变许多人命运的事情,现今这种冷漠的社会本来像这种小事情在所有人眼里看来都不值一提,可我要提醒大家的却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温水煮青蛙”,我们身边的社会在变,已经不是我们从新闻联播里和想象中那样的和谐社会了。
  事情发生在2014年11月13号晚上9点多,当时一个刚过完30岁生日的小伙子拖着白天在建筑工地辛苦日晒了一天的疲惫的身体骑着脚踏车赶了30多分钟的路程到达一个郊区的渣土场兼职上班,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多挣200元兼职工资,给即将出生的孩子做准备,当时他老婆怀胎已经9个多月了。
  厄运的降临总是这么得突然,原本他得知渣土场被一群当地的黑恶势力看上,知道这工作不做为好,又是一个人当班,所以提出不做了,当天只做最后一天。可偏偏就在这最后一个班,9点多时一个戴眼镜自称小溪塔帆爷的女人带着一女一男共三人开着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出现,将车堵住了渣土场的路口,造成了当时里外运土车全部停滞,这小伙子比较有责任心(相信在不少人心里会觉得这小伙子就是个蠢),就上前提出有什么话等老板来了再说,先把路让开,可就是这样一句话惹怒了那位帆爷,帆爷立马左手掐住小伙子的喉咙,右手紧接着就是俩大嘴巴子扇了过来:“你凭什么跟我这样说话,你一个收运土票的算什么东西。”小伙子是建筑工人出生,力气自然大,但又想对方是个女人,自己和她动手怎么也不在理,就只能抓着她打人的手,跟她同来的男子立即冲上来对准这小伙子的脸就是一记重拳,紧接着她们一起的三人就围着小伙子女的捡地上的石头男的用拳头,对小伙子一顿海扁。数分钟后周围的司机看不下去了纷纷下车才拉开三个暴徒。小伙子给老板打了电话讲述了经过,老板得知对方叫帆爷后叫小伙子别动也不要报警,等他来了处理。帆爷叫随行的男子“你给我把他看好了别让他跑了”,时间大概过去了10分钟左右,老板开车来了,下车后竟然出人意料的给帆爷道歉,并解释这小伙子是他请来的不懂事别见怪,甚至还要小伙子给帆爷道歉,这小伙子平常只在警匪电视剧里见过这样的情况,哪曾想现今这种法治社会和谐社会居然会有这样的剧情上演,就在老板和那位帆爷解释的时候,突然来了好多辆轿车、皮卡,从上面陆陆续续下来了十好几个提着长刀的赤裸上身的男子,只见帆爷对老板说了句“我老公来了”,带头的男子就望了望和帆爷随行的那名男子,随即就将长刀砍向了小伙子的头,一切来的太突然,他们从提着刀下车到挥刀砍人,中间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一切都是那么的紧凑,就像事先就已经排练过N多遍一样的熟练。小伙子中刀后感觉头上像开了水龙头一样羽绒服一瞬间就全湿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一个字“跑”,想着老板等人都在,就围着老板周围跑了两三圈,和老板对视的时候从老板的眼中看到的只有冷漠,然后看了看马路中间停着的运土车,那车高,轮子都有人高,想着爬到车上也许会少挨几刀,就开始往运土车方向跑,跑着跑着感觉身体不听使唤了,完全使不出力气,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眼皮也没力气睁开了,周围有人对他踢打也感觉不到疼痛,带头的男子正是杨鹏举,杨鹏举一只脚踩在小伙子头上,一副凯旋胜利的姿态,对在场的所有人咆哮,“今天这事老子接了,谁来也没用。”过了一会有人前来试图看情况,杨鹏举对其呵斥“想活命的少管闲事滚开点”。
  2个多小时后,凌晨0点多,小伙子被送往临近只有十几分钟车程的夷陵医院,感觉自己到了医院,小伙子拼命挤出一点力气对医生护士说帮我报警有黑社会杀人,说完又没力气说话了,只听到护士说“这手上扎不出血怎么办”,旁边护士说每个指头都试试。然后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家人亲戚在一旁呼喊小伙子的名字,他睁开眼用虚弱的声音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报警了没有”,“报了,警察就在外面。”然后110警察来到身边,小伙子对警察说“有黑社会杀人,带头的自称帆爷,她老公叫杨鹏举,我和他们素不相识更无私怨。”
  事情发展到这里,相信大家都会觉得事情有个完美的结局,110来了,坏人也锁定了。
  可这却只是厄运开始,在医院住了3个多月,没有得到任何案情进展的信息,小伙子开始怀疑是不是警匪片里黑警的故事是不是成真了,母亲劝慰说“要相信警察,相信中国公安”。
  在医院住院期间,宜昌正在拍《最后的国门》,小伙子特别想去看看设在江边的片场,只能在住院部的高楼窗户上往江边观望,看着窗外熟悉的世界,这种感觉只有有过住院经历的人才能体会那种心情。历经6个多月3次脑部手术后,由于住院费短缺被迫出院了,此时的他由于之前颅骨粉碎性骨折,做手术取出掉落脑内的碎骨后患有外伤性继发性癫痫病症,尝试去找工作终因无法持续而失业,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天天长大,年迈的父母一天天苍老,自己又什么都不能分担,反而自己还成了负担。
  刚开始还是从接警的小溪塔派出所打听案情的进展,得到的信息却让人很是诧异,主办此案的警察换了一个又一个,而且据办案的警察说证据都显示是小伙子先动手打的那女的然后那女的气不过才打电话给她老公来出气,当问及在场的老板等人的口供时,老板等人竟然都是说不清楚事情发展,砍人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砍的。警察说不能单凭小伙子叙述的情况作为依据,意思就是小伙子说的不算,要其他人说的才是办案依据,“天啊,世道怎么变的这么黑暗”,他心里对警察的形象彻底毁了。
  这时就开始了一步步上访的路,还是按程序来先从夷陵区来吧,去了好几次夷陵区公安局信访部门,不是要他回去找小溪塔派出所,就是告诉他就算告到北京最后也还的归小溪塔派出所来处理,一次又一次,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偶然一个机会去找小溪塔派出所所长,得知夷陵区公安局局长大人正在所长办公室开会,小伙子的母亲带着才刚几个月大的孙女和小伙子三人就在派出所三楼那条冷清的走廊等着,望着所长的办公室大门发呆,门上挂着牌子“有事外出”。大概等了快2个小时,所长出来了,看到他们祖孙三辈人就对他们说“放心,我们正在办,你们回去等通知”,他们即使听到这样的话,在经历过之前那些种种后才无法安心,终于还是去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请问局长在不在”,这时候局长政委都出来了,政委问明他们来意后做了记录,然后宽慰他们说“我们会认真对待,请你们放心”。
  又过了半个月,还是没有任何信息,他们去了夷陵区公安局信访部门,这次居然见到了局长大人,局长的话着实有点让他们失望,局长当着他们的面批评了办案警察,说“你办你的案子,内容不能给他们说,这样会让他们误会……”然后还说“我们警方办案讲究证据链,必须先把几个从犯抓到后才能有足够的证据链抓捕杨鹏举等人…”说白了意思就是不抓那个带头的,后来他们想到了主动取证,就拿着手机开了录音去往派出所找办案警察,录音录到的是“我也很为难,这事你们催我也没用”等等许多此类的话,然后又去了夷陵区政府找纪委,夷陵区检察院申请执法监督,也去了夷陵区公安局找督察部门,找纪委得到的回复是他们不管要他们找公安局,检察院还好一点只是说我们会尽力但希望你们理解毕竟不是一个部门我们的能力也有限,督察部门就更嚣张了,直接说“你这个事我不管”。
  小伙子发现找区里是没用了,那就找市里吧,首先去了市公安局,毕竟是市级的部门,管理很严,不让随便进,小伙子根本进不去大门,去了好几次都被拦住然后被哄到旁边一个小楼,也就是市公安局信访部门,每次都得不到解决,都是要小伙子回去找夷陵区公安局,无奈之下小伙子去了市政府,同样也被拦到了信访部门,不过市政府信访部门还比较好,去了几次后给小伙子出具了一份文件,让小伙子交给市公安局要求他们认真处理,文件是被市公安局信访部门收了,也答应了受理,然后一等在等最终也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了。
  之后又拨通了市政法委执法监督部门的电话,讲述了夷陵区公安局的办案情况,电话那头给予的回复是“你的投诉对象可是夷陵区副区长,你得先收集证据才能来”。这下好,彻底断了小伙子的念想,他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何况现如今还是个随时可能发癫痫的病患,如何收集证据更是没有任何经验可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把事实讲给相关部门知道。于是就写了一份事情经过到市政府,政府门卫让他把信件放到门口的信箱之后会有人电话通知,人不能进去,也不知道那封信件是不是收到了,反正是电话通知没等到,任何回复也没有。
  小伙子想到从网络给省公安厅、省纪委、中国公安部、最高人名检察院等等国家部门投网络信件,最后幸运的得到省纪委的电话回复,可回复却是“已经下发给市纪委处理”,然后又杳无音讯了。
  然后小伙子就和母亲女儿一起去小溪塔派出所了好多次,要求他们抓主犯杨鹏举等人,“你们主犯不抓先抓从犯,万一主犯跑了怎么办”。小溪塔派出所办案警察说“放心,他们随传随到不会跑的。”
  2016年2月份,小伙子得到小溪塔派出所办案警察通知,说2015年12月份抓到了3个从犯,但主犯杨鹏举跑了,正在网上追逃,小伙子又问“那杨鹏举跑了,他老婆帆爷不还在吗,为什么不抓”,小溪塔办案警察说“你的重伤是这三个从犯造成的,她(帆爷)没有对你造成重伤”。这样一来,案发当时先去的帆爷还有一男一女就完全没他们什么事了。
  2016年7月6号由夷陵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委托代理人崔巍(湖北西陵律师事务所)附带提起民事赔偿一案在夷陵区法院开庭审理,三名从犯到庭,8月30号小伙子收到一份判决书,无缘无故被不认识的人伤成这样居然法院只判赔付四万九,而且三个从犯只判了3年零几个月,其中一个还只有2年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kaletjeson 时间:2016-09-02 08:38:37
  国家公安部打黑专项整治行动似乎效果不完美,作为世界水电名城三峡大坝坐落的宜昌市还有如此猖獗的黑社会势力,并且还能得到相关部门的忽视态度任其为所欲为,谁之过错?
作者:vzpsgw14900 时间:2016-09-02 15:44:32
  我叫宜昌 然后父母是宜昌市 这是什么关系 父母不应该是湖北省吗
作者:青红日白 时间:2017-02-15 06:20:19
  好多评论都被删了,我好想吐,真他吗黑,不怕生儿没屁眼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