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纳雍:煤矿采煤导致山体滑坡,房屋受损谁之责?????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08-26 22:31:02 点击:1403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尊敬的上级人民政府领导您们好:  我是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阳长镇滥木桥村村民许祥,怀着无比沉重而又对政府充分信任的心情,我以一个权益被侵害而又无法自救的公民身份向党和政府求助,请求党委政府帮助协调处理《关于纳雍县阳长镇比德煤矿开采导致山体滑坡及村民房屋受损未得到妥善处理一事》,快速给予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                                   事由如下:2014年7月, 由于受强降雨影响,此前因联兴煤矿(现已被比德煤业兼并托管)开采造成山体滑坡而拆迁的王景材旧址出现特大裂缝。(注:联兴煤矿于2008年因煤矿开采造成山体大滑坡赔偿并搬迁了王景材,黄明礼,杨国学,孙章华等农户,且黄明礼等搬迁户旧宅已被山体滑坡掩埋),王景材旧宅与周顺智,许仕昌(本人父亲)等六户房屋不到20米,在同一区域内,山体随时有再次滑坡的可能。鉴于情况对我六户房屋安全的严重性,我等六户村民及时向阳长镇政府及比德煤业公司反映该情况,要求其严正重视并处理好我等房屋安全问题。阳长镇政府给出的答复是:比德煤业公司认为我等六户居住区域属原联兴煤矿矿界范围内,自比德煤业兼并原联兴煤矿后,比德煤矿并未在该区域进行采煤活动,从而拒绝对我等六户村民房屋受损问题承担责任。 对此我等不经反问   1:原联兴煤矿在2008年对其采矿区塌陷脚圈定时,六户房屋与王景材等户20米不到,地处同一区域,为何单独把我等六户划在圈外?2:我等六户居住区域属原联兴煤矿矿界,那么比德煤业公司收购原联兴煤矿后,从法律角度该区域自然划入比德煤业矿界。3:我等六户村民离王景材旧宅才20米不到,现该旧宅成为威胁我等六户房屋安全的裂缝点,原联兴煤矿是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4:我等六户房屋与原联兴煤矿搬迁的王景材旧宅20米不到,该地质灾害隐患诱发因素系联兴煤矿造成,比德煤业就应对该区域内的地质灾害承担责任!           自2014年12月以来,我等六户村民多次以书面材料向阳长镇政府及纳雍县国土局地灾办反映该地质灾害问题,要求比德煤业公司对我等六户作搬迁补偿处理。相关部门曾组织矿群双方协调处理,然比德煤业始终表示,必须要经过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对该区域作出鉴定结论,认定该地质灾害是否属煤矿开采导致,然至今三年并未作出鉴定结论,也未给出公平合理的处理结果。                                                     直到2016年12月,眼看大山的裂缝越来越大,加上连日暴雨,大山有随时坍塌的可能。我向毕节市“市长信箱”反映了该事件,次月阳长镇政府与我等六户签订了一份搬迁补偿协议书,该协议书规定:由于涉及煤矿否认系其采矿行为所致,在没有新的鉴定结论认定的情形下,由阳长镇政府先行对我等六户房屋进行丈量计算,并对我等先行补偿,待政府找有资质的鉴定机构鉴定后,根据鉴定结论作相应处理,如属矿方责任,由煤矿对我等六户进行搬迁补偿,如非煤矿开采导致,就由阳长镇对我等六户进行地质灾害移民搬迁,我等六户面对山体滑坡的威胁,考虑到家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同意了他们这一处理意见。                                                 然而,镇政府并未履行协议规定对我等六户进行补偿,也未曾委托鉴定机构对该地质灾害点进行鉴定。2017年4月,我等六户就补偿款及鉴定报告一事向阳长镇政府交涉,对方又以财政紧张,煤矿不愿出资等理由敷衍搪塞我等,六户村民的殷殷期望再次在镇政府与煤矿的太极推里落空。                                                           2017年7月7日,原联兴煤矿搬迁的王景材旧宅裂缝发生坍塌,周顺智房屋大半已被掩埋,所幸无人员伤亡,经过村民一再反映后,纳雍县政府委托了贵州省有色金属和核工业勘查局二总队对该区域进行鉴定,但不知何故勘二队突然中途撤退。2017年8月,镇政府又答复称由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委托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对比德煤矿所属矿区全面鉴定,然至今为止,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并未作出《鉴定结论》,事件就这样再次陷入僵局。搬迁仍然遥遥无期。所有的协商如同走过场一般,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村民已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这样敷衍和推搪的处理结果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                                   作为普通农民,我们能做的有限,三年的奔走交涉已经让我和我们家人筋疲力尽,问题没有解决,时至今日,房子已是岌岌可危,大山随时再次崩塌,家人担惊受怕,此番请求相关部门协调解决,实属无奈。 对于我六户受损住户房屋的问题,镇政府一直不予重视,但是我们却不能置之不理。我们一向奉公守法,安守本分,我们相信,国家政策法规都是秉承以民为本的宗旨,以保护民众利益为出发点;我们也相信,政府领导能充分体恤我们普通民众的生活,保障我们的权益;我们更相信,大众媒体是民众的发言人,能替人民群众发声,维护正义和公正。因此,我们希望通过此申诉状向领导反映情况,并期待能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和帮助,以此协调解决问题,快速给予我们一个公平合理的处理结果,以解我们六户老小于水火之中!两年艰辛非一纸能述,诚盼实地调查,本人对上诉事件真伪负一切法律责任,我谨代表六户老小诚谢人民政府!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16张 | 更多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08-26 22:35:47
  综上所述,得一结论: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适者生存,农民没有与煤矿谈判的资本,请不起律师,请不起专家,而煤矿自持财大气粗,独断专行,视村民生命如蝼蚁般卑贱,村民能做的,就是向人民政府求助,奈何也为难了政府。既要保民生,又要维护企业发展,导致民众与政府都为难,而煤矿的态度,无视民生,无视法律,更违背天道,人在社会地位上有高低,但在人格上无贵贱,记忆中我美好的家园,如今因煤矿变得处处狼藉,山不再是青山,水不再是绿水,面对这种“侵略者”,我们无法自卫,唯有寄希望于党和政府,可一味的表达诉求,最终换来置之不理,法律与权力,顾名思义法律高于一切,但是法律是权力缔造出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到底还是“有钱人”说了算!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08-27 08:36:28
  退一万步,即或我们必须接受屈辱和屈服于资本意志,也无所谓。那就让时间去见证和检验,让一座座无数裂开的墙缝去诉说吧……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08-28 17:46:43
  8月28日10时40分许,贵州省纳雍县张家湾镇普洒社区大树脚组发生一起山体滑坡。经初步核实,灾害涉及34户,经现场搜救,已抢救出6人,其中2人死亡,还有25人失联。当前我等六户面临的处境类似于这种,如果事件得不到处理,我们就会步了今天纳雍县张家湾的后尘。

  

  

  
作者:Mr维 时间:2017-08-28 19:59:34
  看到这帖子我想起老家的瓦斯爆炸,爆炸之前房子都是好的,爆炸一周内,房子出现裂缝,瓷砖断裂,好多人家当天这些情况,玻璃震碎,找村干部,政府,说赔30块一个平方,尼玛,我想说你这是哄小孩吗?百姓好好的房子被你们采矿的这么一弄,你说30一个平方,鬼才同意,截止目前上级领导都不给个合理的解决方案,甚至问都不问,地址:贵州省纳雍县玉龙坝镇化磋窝煤矿
我要评论
作者:ty_132358364 时间:2017-08-30 21:08:45
  这比纳雍县的山体滑坡肯定也和开采煤矿脱不了关系
  • 六户发布: 举报  2017-08-30 21:55:52  评论

    纳雍百十年来山不会塌,自从煤矿进驻以后,山体滑坡这种情况到处是,肯定跟煤矿有关!
我要评论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09-27 19:16:17
  今日,六户村民再次到阳长镇政府询问鉴定报告一事,高镇长表示,鉴定结论将在本月月底出具。纳雍县国土局,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已与比德煤业方进行沟通,希望政府认真落实,督促比德煤业公司负起矿界内主体责任,还百姓一个公道,还法治社会一个朗朗乾坤,在此诚谢人民政府!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10-17 15:11:05

  联兴煤矿于2001年建井,井口位于阳长镇堰塘村与滥木桥村交界处,该矿开采走向由北向南,途径滥木桥村二组与一组之间的小尖山(当地小地名),小尖山由低至高连接我六户房屋后方的山体(大包坡),至该矿开采以来,沿途对其采矿沉陷区小尖山山体下吊脚楼的韩连举,葛永辉等村民进行搬迁补偿。2008年,联兴煤矿开采矿区大包坡发生一起山体滑坡,该矿便对该区域内受山体滑坡影响的黄明礼,杨国学,孙章华,张银武等进行搬迁补偿。其中王景材搬迁户的旧宅在大包坡山腰处,在许仕昌与周顺智房屋正上方(相距20米不到),周元武搬迁户旧宅在周顺智,许仕昌房屋左上方,黄明礼等搬迁户与许仕昌等户处同一水平线,在大包坡山下,该区域均属联兴煤矿采矿沉陷区,当时联兴煤矿负责人与阳长镇政府表示,对其它几户进行搬迁后,会根据山体动向观测,对我六户进行搬迁。后联兴煤矿因与比德煤业公司出现矿界重叠问题,联兴煤矿被比德煤矿兼并托管,我等六户村民搬迁一事便被搁置。2010年,纳雍县政府委托了六盘水113地质勘查队对比德煤业公司开采沉陷区进行鉴定,因我等六户属联兴煤矿开采矿区,113地质队并未对我等六户房屋进行鉴定。2012年4月,根据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由比德煤矿对联兴煤矿进行关闭补偿对回收井下物资,同年阳长镇政府便把我六户划入比德煤业矿界。但搬迁一事依然搁置。直到2014年7月,原联兴煤矿搬迁的王景材旧宅出现裂缝,并处于快速发育中,当地政府向我六户发放了地质灾害塌陷明白卡,2014年12月以来,我六户多次向比德煤业公司及阳长镇政府反映问题,比德煤业公司表示需要鉴定机构对该区域进行鉴定,如属联兴煤矿或比德煤矿方造成,且鉴定机构作出补偿标准,矿方均会负责,但也一直搁置到今。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11-07 22:13:04
  望上级领导重视!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12-01 18:50:11
  我等六户居住区域位于滥木桥村山脚寨,属联兴煤矿矿界范围。后方山势陡峭,有大小不等的裂缝数条,至今无一条基本的通村通组公路,摩托车无法进入 ,四乡八邻均被煤矿搬迁转移,唯独我六户留于此处,名符其实的“三不管”地带。距村委会与滥木桥村吊脚楼通村公路有800米有余(均为山路),交通不便,水资源匮乏,更遭遇住房后方的山体滑坡裂缝威胁,属重度地质灾害危险区。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12-05 09:15:39
  向政府部门了解到,该鉴定结论为:我等六户村民房屋区域不在原联兴煤矿采空区及塌陷范围,排除了人为因素,鉴定结论为自然地质灾害。至始至终,我们的问题在于,我等六户房屋后方的王景材,周元武等农户系联兴煤矿搬迁补偿安置的,这两户均与我六户房屋距离不到20米,且王景材原旧宅在我们住房正后方,已发生坍塌,造成周顺智房屋被大半掩埋,那么当初这几户是以什么依据搬迁,政府在对其搬迁转移时,为何唯独抛下我们六户村民,对此,我们表示不解,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与答复!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12-06 16:41:34
   2017年12月,向相关人员了解到,监测院于11月初已向省国土厅提交了鉴定结论,该鉴定结论为:我等六户房屋区域不在联兴煤矿开采空区及塌陷区,属于自然灾害,可我六户坚决不服,问题的根本在于:王景材,周元武等户系联兴煤矿搬迁的,我等六户与他地处同一区域,相距20米不到,为何我等是自然灾害,当初联兴煤矿对王景材等搬迁转移时,以什么作为依据?试问没有煤矿开采,三十年来我滥木桥村哪来的地质灾害,哪来山体滑坡?历史遗留的矿山问题,凭什么让无辜的百姓独自买单?

  
楼主六户发布 时间:2017-12-12 10:07:23
  希望得到公平的处理结果。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