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地下六合彩及我的见闻(下)

楼主:长河流沙 时间:2004-11-15 11:38:00 点击:2907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关于地下六合彩及我的见闻(下)
  回到城里后,我开始了日复一复的上班生活。但我不安心,惦记着家人。初出校门的我,决定向媒体反映我遇见的情况。
  我打电话114查询到了本省一家卫视的新闻热线号码。开始怎么打也打不进去,后来终于进去了,是一个甜美女孩的声音。我很兴奋,准备把我所知的情况详详细细说一遍。话还没说到一半,还女孩的语气变得冷冰起来。她说,这种情况我们早已报道了,已经没有什么新闻价值了,谢谢你。
  我还是不死心,又找到了本省一家经视的新闻热线。拨过去后,那个接线员很客气。这次我简要地说了一下情况,她说,先生,把你的姓名和电话号码留下,我们会联系你的。我等了好几天,可始终没有任何消息。
  我决定向政府机关求助。在此,我并非有什么为民请命之类的崇高目的。我只是担心着我的家人,担心着我可怜的父亲,我希望能通过政府的干预,使我们当地的地下六合彩能够被制止,从而使我的父亲醒悟过来。同样,通过查询114,我好不容易拨通了省政府办公室的电话。省政府办公室的人对我说,哦,这种情况你应该找xx办公室,这是为打击地下六合彩而专门设立的,然后他告诉了我电话号码。我拨打了xx办公室的电话,但没人接。那一天,我打了好几次,还是没人接。第二天,我照打过去,有人接了。我把情况说了一遍,那人说,你们那儿情况的确很严重,我们已经通知你们当地政府,要求严肃查处这种事情。不过,他停了一会说,你还是多劝劝你的父亲。我很感激。真的。我天真地想,也许,我们那儿情况会好一些了。
  
  我还是打电话回家,问母亲,是不是我们当地还在买码,父亲还在买?母亲叹息了一下,说,怎么不买呢,大家都买。我心里格登一下,我知道,事情远远不是我想像地那么简单。我复担心起我的父亲。
  佛家有云,解铃还须系铃人,对我父亲而言,事实的确如此。大约在去年九月中旬的时候,母亲突然打来一个电话。电话里面,母亲很高兴,也很兴奋,对我说,中了,中了,你爸爸中了。听这口气,似乎是比我当年考上大学还要高兴。
  后来,我知道,父亲大概中了三千八百元,但就这仅仅三千多元,却把父亲从死亡的边缘上拉了回来。好强而死要面子的父亲因为这一次的中了,而在乡亲面前抬起头来。因为他觉得,这一次的中了,并不是碰上的,而是自己算出来的,这足以证明,能够在农村里养出一个研究生崽的他并不比别人蠢。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到年底的时候,我该回家了。我想回家,毕竟有半年没有回家,可又怕回家,怕见憔悴的双亲,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一路上,天气很冷,下着小雨,我倦缩在座位上,看着车窗外越来越近的故乡。与前两次回家不同的是,在许多人家的墙壁上、大门上,我看到贴着的红色宣传单。因为天气不好,又是在车上,我看不太清楚,我问旁边的一个人。那人冷漠地说,还不是一些什么打击地下六合彩之类的宣传。
  回到家后,我也在我家的墙壁上发现了这样的一张宣传单。是红色的底纸,用大毛笔书写的,字写得不好,但很大,是严厉打击非法地下六合彩十一个大字,后面是三个大大的惊叹号。因为风吹雨打的缘故,红色的底子已经褪色不少,露出一道道的白来,还不知被哪个小孩撕出一只角,因而随风起舞,如破败的旗。
  
  父母见了我,自然很高兴。但时隔半年不到时间,我发现父母都老了许多,特别是父亲,连走路都远没有往昔的敏捷,反而显得迟钝,明显露出老态来,而父母只有五十出头的年纪。
  往日的父亲总是非常勤劳的,特别是年关的时候,要么把自己鱼塘里的鱼捞上来,然后修整鱼塘,把淤泥去掉,这活得干好几天,要么把粪挑到田里,作为明年地里的绿肥,要么就把家里的农具收拾好,抹上油,以备来年用。但现在,我发现父亲懒了很多。鱼塘里的鱼因为没有像往年那样经常喂草,不大,所以就不干了。田地不多,粪也就不挑了。农具呢,反正不值几个钱,坏了就坏了吧。当然,与往年不同的是,几乎从来不看书的父亲变得十分好学,常常捧着一本什么《香港六合彩解密大全》的书在看。同时,还经常和一些码友们在一起交流自己的解码心得。
  
  有一次,父亲在昏黄的灯下研究着一份码报。我把它拿过来,发现是一份小4A 手写复印报。里面照例是几副不知所云的图画,还有同样令人不解的几首数学诗。而其字十分拙劣,如同小学生的字,弯弯曲曲,极其丑陋。同时还有许多错别字,如“葡萄藤”写成“葡掏腾”,“弯弓射箭”与成“扳弓射前”等等。而就是这样的码报还得一元钱一张。我把码报拿到父亲面前,说,爸,这样小学生样的字你也信?这么多的错别字你也信?父亲把眼一横,伸手把码报夺过去,生气说,码报就是码报,字要写那好干什么?什么错别字?你懂什么?玄机就藏在里面!呜呼,我无话可说。
  
  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年底了,村子里比往日热闹了许多。除了为过年做准备,购置年货外,大家日常谈论的,依然是六合彩。而其时,地下六合彩在我们当地呈疯狂之势。下面简单讲一下我与我的两位当地同学见面的经过。
  腊月23的上午,我去见我的同学彭勇。彭勇原来是我高中时候最好的一个朋友。1999年财专毕业后,在城里很难找到工作,就回到了我们当地。但他就业并非选择自己专业,而是托了一点关系,进了我们当地公安局。
  我到他家的时候,他并不在,他母亲接待了。聊了一会家常后,话题自然转到了六合彩。我问他母亲,彭勇作为当地一名警察,去抓不抓那些黑庄的,买码的?他母亲说,开始在风头上的时候,还折腾过一阵子,后来,他自己也买。不过,她说,幸亏勇仔自己机灵,每次买得不多,所以没亏多少,还中过两回呢,可惜押得不多。说到此,他母亲流露出惋惜的神色。
  边聊的时候,他母亲边看电视。一次,电视画面上出现了一个人挑着粪桶去施肥。他母亲自言自语地说,啊,这一次保准是出猪了。我莫名其妙,便问,您家里的猪要出栏了么?他母亲说,宝仔,是这回六合彩会出猪呢,你回去告诉你爸妈。我问,您怎么知道会出猪的呢?他母亲意味深长的说,这不,有人挑着粪桶呢,还不是出猪?过了一会,电视画面上出现了几只公鸡在打鸣,他母亲急忙说,啊,这次有可能出鸡,你回去告诉你爸妈,这次,不是出猪,就是出鸡,两样里面选一样,保证会中的。
  我赶紧逃之夭夭,临走的时候,他母亲还一再叮嘱我,这回要么是出猪,要么是出鸡,记得不?
  
  腊月二十五的时候,我去见了我的第二个同学。她叫胡敏,是我高中时候的同学,复读时候的同学,本科时候的校友,关系一直不错。
  因为是本科生,加上她又是一个女孩子,为人也不错,因此,在我们那个地方,很受重用。年纪轻轻的她便做上我们那镇上的妇女主任。
   她刚结婚不久,老公也是我的同学,自然也很亲切。开始也是寒喧了一阵,聊着聊着话题自然落到六合彩身上。我问她,难道本地政府就没有采取过措施吗?她笑了笑,说,怎么可能不?开始时候很凶,还抓了一些人呢。我又问,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买?要是抓起庄家,农民不是想买也买不成了吗?她又笑了一下,说,看来,你还是一个书呆子,庄家又不只是一个,抓了一个还会出现另一个的,抓得完吗?
  她压低了一下声音说,你还不知道呢,有的政府人员本来自己就参加,你要他抓他自己?再说,有一些庄家有人背后撑腰,本地没几个人动得了他。还有,有些人收了好处,你去断了他的财路,他能不跟你急?更别说,他自己去断自己的财路了。
   哦,我这才明白了一些。我又问,那你买不?她的微笑从嘴角溢出来,说,开始也买一些,中不了,就不买了。不过,她说,我现在只是给别人算,还真有几回中了,要不,这次你也听我一下,去买一次试试?
  
  腊月29的那天晚上,我正在家里面烤火。父亲在火塘边上继续着他的学习与研究。这时,村长及村里的治安员来了。村长是父亲的朋友,而父亲平时负责村子里这一组农民的修水道、收粮等工作,经常来往,关系相当不错。
  我以为他们谈的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情。那知一见面,村长便说,老仁(父亲绰号),来,来,把你的研究拿出来跟我们说一说。父亲呵呵了一下,说,我倒想听听村长的高见呢。
  村里的陈治安员也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码报,放在火塘棉被中间。接着三个脑袋凑在一起研究起码报上的一张画。 我也仔细看了一下。画上画的是,一口井,一个人抱着一块金砖往井里跳。画得相当粗糙,不过,意思还是明白。旁边还有一个标题——抱着金砖跳井。
  村长说,从幅画来看,恐怕今年最后一期出的是……,他停了一下。父亲和陈治安员忙说,是什么?龙。村长说。为什么?陈治安员问。村长说,你想想,井里是什么呀?水,陈说。对啦,你再想想,十二生肖里只有什么才会入水呢?哦,我明白了。陈仿佛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连夸村长厉害。村长也得意地笑了。
  村长回过头来,对我说,研究生呀,你想出来是什么个东西呢?说出来听听。我苦笑了一下,说,我想不出来。我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幅画大概是说,如果想发财的话,只能落得个人财两空,什么都没有。所以,有人死抱着金砖往井里跳呗。
  哦,对,对,对,这回可能是出鸡呢。村长把手往后脑勺一拍,鸟为食亡,鸟为食亡,说得好,说得好,鸟不就是鸡么,看来,还是研究生水平高啊。他转过来对父亲说,亏你养了一个聪明的崽。
  我只差没当场昏过去。
  
  更为荒谬的是,在我们当地,有二档电视节目收视率绝高。一个是中央电视台少儿节目的《天线宝宝》,另一个是本省经视的一档晚7点半左右的脱口秀节目。
  之所为每到此两节目播出的时间,家家户户在收看,并不是节目本身如何如何精彩,而是在我们当地流传着这样的说法:下期的特码就隐藏在这两档节目里,只要你认真分析,绝对会有好的收获。
  
  真正的旧历年底来了,照例应该是一年里面最高兴的日子之一。“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喜庆的春联贴到了大门两边,鞭炮声也不时响起。小孩子是无忧无虑的,穿着新衣在村子里到处跑。
  晚上,到吃团圆饭的时候,旧历年底最后一次的六合彩也出来了。父亲没中,在饭桌上面闷闷不乐。母亲也没多说话。我举起酒杯,祝愿父母亲在新的一年里健健康康的,父亲呢,还在懊悔自己为何没有算准。
  草草吃完团圆饭后,弟弟到外面打牌去了,母亲收拾桌子,父亲在一旁研究他的功课。我呢,走到清冷的院子里,那晚,没有星子。摸约12点的时候,四周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鞭炮声,还交杂着烟花在天空里耀出来的光亮,辞旧迎新,旧历年的最后一分钟终于过去了。我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不幸。
  
  新年里走亲访友,我还听说了,我们邻村的一户人家因为买六合彩,亏了许多钱,年底的时候,讨账的来了,妻子上吊自杀,丈夫也喝农药随之而去,连年关都没过的。还有一个小庄家,因为别人中了一大笔钱,而无力支付,准备跑掉,结果被那个中了的人砍了两刀,变成了残废。等等。
  
  大年初六的时候,我就回到了城里。
  
  今年三月,母亲打电话给我,说,陈紧生喝农药自杀了,留下了瘦弱的儿子及有目疾的妻子。
  
  今年暑假,我回家。村子里的六合彩之风并没有丝毫减退。而是由原来的最少每注5块变为每注1块。玩法也是越来越多,出现了什么“红波”“绿波”之类的新的玩法。
  
  如今,已是冬至。
  草木萧瑟。
  时有阴雨。
  我挂牵着故乡,挂牵着父母,挂牵着乡亲。
  同时,我也想,紧生的尸骨恐怕早已化为血水,滋养了故乡那并不算贫瘠的土地……
  
  我在城里,我的手机平均每天会收到1条以上的关于六合彩的信息……
  
  (全文完)
  
  后记
  这篇文章是我10月21日于开始写的,写一点就发一点,最初是发在我的同学录里,前后拉杂了将近一月,正如我的同学所言,如羊拉屎一样 :),也没有整理,还有许多错别字,期间一个朋友病了,就停了下来,今天总算把它给写完。
  要说,我想有什么目的没有?我要说,没有。要说,这篇文章有什么意义没有?我要说,没有。要说,我这篇文章有什么作用没有?我要说,没有。我只是把它按生活的样子,写出来而已。
  我不是记者,也没有作深入调查,只是把我所见所闻写出来。也许,我还写不出故事的十之一二,是的,我敢肯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nirvana_2100 时间:2004-11-15 11:42:18
  顶
作者:ilpleut 时间:2004-11-15 11:51:36
  跟鸦片差不多。要戒除很难。
  
  参考消息曾有文章,说中国人的基因中有“易上瘾”成分,包括赌瘾毒瘾等。所以古今中外就数中国人好赌,吸鸦片的人口最多。
作者:囡囡最乖 时间:2004-11-15 15:45:26
  3
作者:xinxinran 时间:2004-11-17 13:53:27
  诚如楼主所说,我们那的情况也差不多.可是^^^^^^^^^黯然无语,为老百姓,也为政府的不作为
作者:老鲶鱼 时间:2004-11-17 14:15:52
  我们这里也是。
  老丈人按照买体彩福彩的方法来买六合彩,各种分门别类的统计图、走势图到处都是。俨然一个统计学家。
  说实话,合法不合法,还不是要看看政府是否捞到钱。
作者:小巴克利 时间:2004-11-17 20:21:32
  现在哪里都是,买的人赢钱少,输的多
作者:小虫何 时间:2004-11-18 12:29:57
  没有人管,因为下去管的人很快就成了得利集团的一分子
作者:缸瓦船打老虎 时间:2004-11-18 13:07:49
  每天报纸的彩票版都会有一两篇穷人中大奖的故事,都很努力的要我们相信世界上有很多不劳而获的机会,现在这火头是点起来了,政府却幻想所有火都烧向它的那个锅,你们说有没可能?!
作者:wyninbo 时间:2004-11-18 15:17:06
  百姓有众多的投机心理,说明这个社会有许多不公平的地方。最终原因还是政府无作为,甚至在火上浇油。
  媒体不时刊登一夜暴富的案例,丧失新闻道德,简直是绞索犯!
作者:mjf123 时间:2004-11-18 18:56:54
  我家乡也有很多人买,真是害人不浅!
作者:gsm7575 时间:2005-12-25 13:25:00
  
  
  
  顶!!
  
  读你的文章,很是感慨很多,写的就是家乡的事情,我也和你一样,力量单薄,阻止不了,但仍然要努力,至少劝阻自己的家人.
  
  
  版主,你的农村研究生的教育与求职经历写完了吗?我才看到你上高中,后面的事在哪里看啊?
  
  
作者:穿过萋萋山径 时间:2005-12-26 09:21:48
  楼主还可以写得更深刻些
作者:从来不再 时间:2012-08-25 23:12:01
  亏楼主还是研究生,村民没有文化,当然迷信到底
  你大学四年,研究生N年,难道从来没有想过:
  与其看着村民欲仙欲死(中了为仙,不中则死),
  还不如发挥你平日所学,证明给乡亲看:
  1 买马确实能中,但是难度不亚于其他任何行业
  你要亲自操作,做到中的时候远远大于不中的时候
  (不要急着用数学概率告诉我,说你是不是疯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