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放假安排来了!快来看看怎么休假最爽

楼主:洞庭邂逅 时间:2017-12-01 08:04:13 点击:1433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

  经国务院批准,现将2018年元旦、春节、清明节、劳动节、端午节、中秋节和国庆节放假调休日期的具体安排通知如下。

  一、元旦:1月1日放假,与周末连休。

  二、春节:2月15日至21日放假调休,共7天。2月11日(星期日)、2月24日(星期六)上班。

  三、清明节:4月5日至7日放假调休,共3天。4月8日(星期日)上班。

  四、劳动节:4月29日至5月1日放假调休,共3天。4月28日(星期六)上班。

  五、端午节:6月18日放假,与周末连休。

  六、中秋节:9月24日放假,与周末连休。

  七、国庆节:10月1日至7日放假调休,共7天。9月29日(星期六)、9月30日(星期日)上班。

  节假日期间,各地区、各部门要妥善安排好值班和安全、保卫等工作,遇有重大突发事件,要按规定及时报告并妥善处置,确保人民群众祥和平安度过节日假期。

  国务院办公厅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梅花香自苦寒来T 时间:2017-12-05 04:53:11
  尊敬的胡军校长:

  我是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张祖梅老师。

  从2014年12月底开始,我就一直被有组织地大规模地投毒追杀,至今已有近三年了。2016年上半年,我也给您写过一个报告。

  2016年10月2日,我得知,两年来一直在找黑社会毒杀我的是暨南大学原总务处长、我的邻居杨创元和他的大儿子。当时,我心里是感觉庆幸的,因为毕竟我们是二十年的老邻居,又都是学校的教职工;更重要的是,我从来没有做过损害他们家的事。我想,在学校的帮助下,我的问题可以解决了。

  时值暨南大学校庆110周年之际,我不想影响学校的校庆,就继续忍受着痛苦的投毒折磨和摧残。直到校庆结束后,我才申请学校和学院领导帮我处理这件事。

  在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古伟芳的组织下,12月1日,学校保卫处杨广生处长,信访办谢主任和小刘老师,外国语学院办公室主任余广庆、外国语学院原工会主席、大学英语教学部的原支部书记刘德珍,杨创元和我,在以前的电梯加建办公室见面座谈。

  学校和学院领导为我做了解释和澄清,杨创元也明白了近二十年来在暗地里搞得他们家痛苦不堪的人不是我,是他隔壁的邻居。他也说了,修建电梯时出现的那些问题也与我家无关。同时,我为和杨创元老人吵架的事情表示了诚恳的道歉,我向他下跪请求他原谅。杨创元也说原谅了我。

  第二天,为了进一步表示诚意,我花费一万元买了两瓶茅台酒,送给了杨创元。

  12月2日是星期五,两年来我第一次感觉到正常生活的幸福。去上课的路上,没有人对我喷毒气,上课时也很舒服。下课后,我在教室里留到最后,一个人乘坐电梯下楼。第一次身边没有人围绕着我。我很开心,以为正常生活开始了。也是第一次,我在教学大楼饮水机处喝到了正常的水。

  周四、周五两天家里也舒适了。周四晚上,我睡了一个好觉。周五下午,我在床上躺了半天,没有了毒气。但是,周六以后,我感觉环境又不舒服了,情形恢复到以前:家里毒气弥漫,坐卧不宁。

  2017年寒假期间,从河北石家庄火车站、郑州的酒店、以及火车上的乘客等等各个渠道传给我的信息告诉我,对方也想解决问题。我说学校已经组织杨创元和我座谈了,还是没有什么效果。他们告诉我,一家说话的只有一人,要找杨创元的大儿子谈才行。这就是我一直想找杨创元的大儿子面谈的原因。

  学校一直关心着我的事情,也出面帮我找了杨创元座谈。2017年三月份开学后,我找到学校信访办,希望学校彻底帮我解决两年多来的问题。学校信访办说,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条件是我同意服用精神病的药物。信访办说,我没有关系和背景,只能服用精神病的药物给对方一个台阶下。并说,我只需要服用一个月的药,“哪怕是半个月也好”。我相信学校是维护自己的教师的,也相信学校的力量。两年多来的慢性投毒给我带来的痛苦和灾难非言语能表达。学校说,只要我同意服用精神病的药物,对我的投毒追杀就会停止,我将健康长寿。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同意去看精神科的医生,以便给对方一个台阶下。我在暨南大学工作生活了一辈子,我不相信学校相信谁?

  学校信访办和我商量后,为我联系了华侨医院的潘集阳主任,并说一定要找我的同事陪我去,证明我有过看精神科的经历。3月16日,我的同事安冬青老师,在和学院古书记打电话联系,确定了看潘集阳医生的安排后,陪我去了精神科。潘医生给我开了《利培酮》,并说一个月后让我的同事和家人一起陪我去他那里,他给交待一下就行了。我开始服用利培酮,这时投毒确实开始减轻了。

  我满怀希望,想到一个月后我就可以平平安安了。安冬青老师也说,这是我的福报。

  一个月后,我和安冬青老师去找潘集阳医生复诊。结果我们被告知要继续服药下去。信访办谢主任告诉我,商定的服药时间为一年。

  安冬青老师也问,不是说只服用一个月的药吗?因为服药时间的变化,安老师不再愿意陪我去看精神科了,她不愿意承担责任。她说我是党员,应该有党组织关心。

  四、五月投毒的现象确实可以忽略不计了。我在湖北时,有人告诉我,说我一点事也没有了。我的生活基本恢复了正常。偶尔有些不舒服,信访办老师也说是恢复过程中的反反复复,前途是光明的。我相信学校的话,想着问题总有一天可以完全解决。看见投毒的情形继续缓和,我就继续服药。

  我身边的人看到我身体精神变好了,都很高兴。

  可是,放暑假后,对我投毒的情形却开始恶化。七月下旬,毒气又开始让我坐卧不宁,舌头异味,盆腔撕裂疼痛,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九月份开学前。但是暑假期间,我还是给学校信访办谢主任打了两份报告反映了有关情况。因为谢主任给我的承诺是,只要我服药,就不会被投毒,我就会健康,长寿。

  本学期开学初,我去找信访办,谢主任给我传来的话说,我现在“想报警就报警,想起诉就起诉”,那就是说,我报警、起诉都是没有用的了。为什么话说得那么猖狂?现在,对方不遵守承诺,对我的投毒恢复到前两年的严重程度。上个星期,我在学校饭堂和一个熟悉的工作人员谈起来。我说上半年学校帮我把问题解决了,怎么下半年投毒又开始了。那个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不讲道理,劝我还是要找学校。我也只能找学校。

  胡校长,生命只有一次,谁也不应该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我儿子更是无辜。几年的慢性投毒,我的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盆腔、肝肾部位疼痛难忍,但是我却无法得到正常的检验和诊治。我现在生命垂危。而且,经历了三年的沉淀,现在真相已经大白,杨创元家发生的事与我无关。

  我想和杨创元的大儿子大儿媳面谈,把问题说清楚,也许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他的大媳妇是本校光电系的老师李丰丽。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无权无钱。但是,我有学校,有党组织作后盾,而且我也没有做损害他们家的事情。

  我恳请学校救我和我儿子年轻的生命。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张祖梅

  2017年10月4日(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芳草悠悠NN 时间:2017-12-05 09:13:39
  认真研究下给自己找个假期放松
作者:乡清8 时间:2017-12-27 15:22:50
  假期能有一半能够休了就知足了
作者:【欧亚大陆】 时间:2018-01-29 10:20:57
  这周开始长假喷票模式鸟~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