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治国就是让人民有理无处讲,政府和公安非法拘禁法院不立案

楼主:正义大使2017 时间:2018-01-13 14:18:57 点击:22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天不讲理助纣为孽,官不讲理祸国殃民。当百姓有理无处讲时是政府最大的耻辱、政府需要正能量。尊敬的中央领导您好:在党中央反腐、治腐、倡廉、依法治国的大好形势下,里澜城政府党员干部干着违章、违纪、违法、违反党的政策损害百姓利益、包庇违法的事。镇原纪委书记许柏和现任党委书记孙海波等人违反党的政策、工作纪律,弄虚作假不处理问题。利用手中权利和裙带关系养黑用黑、打击报复残害人民百姓。<br>  一、任用损害百姓利益的干部:<br>  1、偷村民宋子臣和宋子恒家的树后入党,任村党支部书记张伯宽。【有本人签名证明】<br>  2、张伯宽利用职务之便,偷卖村价值二百万元以上的农业用高压线和两台变压器,至今只剩电线杆,全村浇地至今用照明电,不能享受国家农用电优惠待遇。【有照片村高压线变压器没了】<br>  3、大喇叭公开卖土15元一车,把后第五至前第五的道路和何宝林家耕地挖成大坑,全村送学生绕树空行走。[照片为证]2015年9月21日、我女儿张嘉慧放学途中在树空中行走碰伤、左眉毛碰断。10月28日县长张兵、公安参谋长、宣传部长接待,许柏当县长面说:道路和耕地是使土区。谁批准的?接待完几天村里就作假。【本主电话向市长热线以说明情况】<br>  4、400多亩10年的耕地粮食补贴款及死去的人减去的补贴款,没给村里干任何事情,修路县财政拨款37万多元,实修砖路6492平方米,水泥路1067平方米,不过25万元左右,对村民公布还欠款20多万元,集体资金去向不明,与事实不符。<br>  5、2015年10月左右,张伯宽对下以赔偿我女儿张嘉慧为名,向上打报告要钱,向上以什么名誉不知道,此事镇长石枫、书记许柏等都知情,一分钱没给我们,四处说给我们钱了,连派出所的都说我们拿钱了,骗取国家资金,钱款去向不明。<br>  2015年原镇书记周俊让许柏查张伯宽25万元对不上账,是怎么回事,几天后我妻高发艳问许柏,他说没听见,没让他查。<br>  二、任用“吃喝嫖赌偷贪”的张高年任村长,原农业用电线杆偷回家搭彩钢棚。偷树入党,成了欺压百姓的村霸。<br>  共产党什么素质的人都要吗?<br>  不管任何单位任任何职务只要不尊守法律及法定程序的就是流氓、黑社会。<br>  我反映村干部张伯宽和张高年偷卖农用高压线和变压器等问题,他们有原纪委书记许柏和原副县长彭建辉作后台,地方政府就不处理问题,对我家人进行一系列打击报复,制造矛盾逼我们不断上访。全家生命和生活无法保障。<br>  为了不让我反映问题,用10亩地粮食补贴款收买我,我没要。镇政府干部许柏等不处理问题上下勾结、弄虚作假、用各种手段打击报复偷、抢、劫投毒雇黑绑架伤人非法拘禁切断我家经济来源,安排人到家偷我上访材料和钱、鸡、鹅等汽车手续也被偷走,往我家偷放窃听器,监听电话,监控我电脑,对外透露电脑上作生意的信息,封我电脑,安排人拦截我们的生意。2015年9月30日政府干部许柏安排村长张高年到家打我,永清县里澜城镇派出所徐永波所长出假证明说拘留张高年6天,张高年自己说就在家中。就连法院要求赔偿我赢的官司都得不到一分,一审找社会混子到法庭说一分钱都不给,庭长高文亮【现调到检察院】让我们找被告要、廊坊中院一分钱不提,还让我反省。派人和我一起坐火车到石家庄,省高院不管、省高检让保安将我推出门外,中级检察院让我找永清检察院,永清检察院至今没有给答复。2015年11月19日许柏、政法书记朱海军、张东坤等七、八人非法关押我妻子高发艳一上午。2016年3月5日我到公安部反映问题,6日在永定门公园就遭到原书记周俊、许柏带领张伯宽、张东坤等二十多人暴力绑架带回永清县,可查北京监控和北京110报警记录。7日派出所指导员季光伟、所长徐永波把黑社会2人派到我家,报警2天不出警,无奈3月9日晚全家外逃到北京,在长安街安检处又看到许柏和李华,害怕他们加害,要求警方保护,警察送到久敬庄接济中心后,被许柏等十多人暴力等我全家绑架,我左脚弄伤,我女儿头上碰了一个大包,在永清特警处做两次笔录,徐永波在楼道内说作假用。10日已“非法进京上访扰乱单位秩序”之名非法拘禁十日。送到拘留所后许艳庆拍着枪说:“今天你没跑、跑就打死你”。非法使用枪支谁批准的。找永清县政府复议不给答复。‘’限制人身自由只能由法律来设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县级以上有处罚权的处罚机关处罚。不遵循法定程序和法律的处罚无效、是违法的。”地方政府和公安违反法律和法定程序程序完全就是黑社会作风。7月31日政府雇人在永定门桥绑架拉到万泉寺抢我手机和身份证,有两辆车,一辆号牌被挡住,一辆京PL3V77,已向天坛派出所报案,在信访局门前雇人偷我上访材料和钱。长期以来‘白加黑’打击报复,用各种手段不让我作生意,又用各种手段不让我妻子高发艳作生意。许柏说:你们干什么都不让干,到哪没人相信你们,我说的是假的也相信我,我是政府的人。我家没人时、政府和公安工作人员到我家去偷、翻。<br>  2016年9月22日在许柏的办公室安排小王场村干部王旭刚谩骂、殴打我妻子高发艳,10月13日在镇政府一楼楼梯处许柏告诉我妻子高发艳:“你和他离婚,我弄死他一人,如果不离婚,弄死你们全家,就没有上访的了,弄死你孩子,就没有报仇的。”10月16日晚上政府干部雇黑社会把我妻子打个半死致残。17日晚上全家逃到北京我妻子躺在轮椅上,全家以要饭为生。24日被警察送到久敬庄接济中心,晚11点多政法书记朱海军多人及派出所人员暴力将我全家拖上车,我右腿碰伤,我妻子头上碰了一个大包,许中心说:自己看去,好了爱哪告告去。在永清县特警院给我们开出非法拘留十日处罚书,并以我妻子身体健康要挟我签字。作假笔录说许柏带人去的。10月信访局门口和北京南站给我和妻子下毒。<br>  我们反映到北京五年多,上级给了他们五年的作假时间。反映到中央的我全家饱受打击报复,想弄死我全家。2015年毒死我家100多大鹅,2016年在11月25日前后政府雇抢劫坐监狱的于涌【又叫于伟往我家投毒,】把我家一只藏獒和5只柴狗全部毒死。由于投毒有功,之后被安排进政府机关上班。说退伍安置,共产党那条写着抢劫坐监狱,投毒可以进政府机关的。12月9日原纪委书记许柏在政府院内和其他工作人员说:“等他家没人时,找人把他家房推了没人敢告诉他。’安排人偷我家祖传中医秘方,交给什么都不会的袁某,政府免费给他办证卖药,作为他给张伯宽作假证明的酬谢。2017年1月18日回家过年,我家养的鸡让政府安排偷了一辈子的张伯健快偷光了。2017年5月我妻子卖他们偷剩下的鸡和鹅,不卖就被偷光了。政府安排人偷拍照片向上汇报说:我们在做生意,向上说谎、欺骗领导。把监听监控到我们以前做生意的电话信息和电脑信息交给同村的张某想让他干。镇长石枫给我妻子打电话说:“你们反映成功了,过了年就修被挖的路,就没大坑了”。2017年3月6日至北京南站政府干部朱海军带20多人围住我全家,晚10点左右雇佣黑社会绑架我,10:45我妻报警后,在警务室门口又绑架我妻子和孩子,在永清特警门口作交接手续,地方公安和政府孙海波书记和我们谈话,从7日开始对我家监控管制。五年来利用高科技对我家窃听住所监视手机定位、窃听、监控电脑、制作假录音,假签名等假证据,政府和县公安局徐永波等虚构事实,制作假证据。并向廊坊市广阳法院和永清法院提供使用假证据。广阳法院、廊坊市中院做帮凶弄、枉法判决。连我们在法院和别处的签名政府和公安拿来利用高科技制作假签名假答复。掩盖他们的失职渎职、滥用职权、养黑用黑、非法拘禁等罪行。<br>  13日在里澜城派出所出来,镇政府李贵宾、政法书记朱海军、张东坤等人在派出所门口把我们交给黑社会的,拉到金华胡度假村关在109、110房间,由黑社会五、六人和镇政府工作人员共同看着。连我们八岁的孩子也被关了3天,非法拘禁未成年儿童。16日早我要求服务员报警,中午镇王勇、张东坤等人来和我谈话,怕事情弄大了请我喝酒。17日早我乘机逃出报警。黑社会人多次找到我家,追杀我、报110多日不给立案,打市长热线多日又往外推,地方政府干部孙海波等养黑用黑害人民,撕下最后的伪装,露出流氓的本性,17年3月镇政府孙海波书记在我家也承认我们反映属实,不处理还继续作假。切断我家经济来源,五年来我们借钱花,5月我妻子买点小鹅养,也被他们说成是做生意,地方政府用流氓手段栽赃陷害、打击报复、掩盖事实。败坏我名声,在北京当着我妻子面雇小姐等人给我下套设计还我们连小姐都用上了,还有什么流氓着不敢用。企图毒杀河南一要饭老太太嫁祸给我杀人灭口,冒充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和中央领导北京邮局拦截我寄信,信访局个别领导协助地方拦截上网投诉、迫害上访人,真不知他们拿了地方多少钱黑钱。<br>  2017年10月1日我去白云观玩,被河北省政府的人跟踪堵在庙内,一人从我身边过时小声说:“等出了门口就收拾你“。我在角落抽烟时,他们的人和我谈话下套,不远处站着一个黑壮男子,用恶毒眼神看着我。那人问我:假如中央不给我解决怎么办“?在那种情况下我说什么都是错,只要说中央不好、说找外媒都会挨收拾,我只能说:”中央不给我解决我就认了“。他说:”你说话要算数,如不算数,拉到精神病院打毒针也会打死你”中央如不想给百姓解决问题、给我解决就出一个书面答复。如没说就是他陷害中央不仁不义、把不处理问题大帽子扣给中央。说百姓威胁敲诈政府、百姓一弱势群体怎能威胁敲诈到政府、百姓只是在寻找解决问题的出路。借用政府工作人员一句话;‘当官的耍流氓把问题交给下面处理,还让我们去弄人,当完婊子还想让别人说好。’’地方已被黑恶势力控制,违反法律及程序和政策,权比法大。人民群众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流氓集团。手段比日本还残忍。<br>  10月15日在北京后海旅游区永清县公安局副局长张超和里澜城镇派出所郑恩柱等人把我暴力带回。想带我们去海南、五台山旅游、我不同意,不违法就非法拘禁,徐永波指使、刘进、刘振东等人暴力把我送进拘留所10日。使用酷刑老虎凳逼供诱供逼我签字、不给任何手续、25日出来后被镇政府张东坤和派出所多人又控制3天,逼我染发配合他们。18日我妻子高发艳在百荣商场路口20多人带回非法拘留、30日放出。X席所讲的依法治国怎么治???就是让人民有理无处说有理无处讲吗?政府和公安可以非法拘禁人民群众,法院不给立案或枉法判决让人民不服就走程序?让人民群众无法可讲吗?法政府和公安拦截我上网、改网、隐藏内容,高科技窃听、监控手机、电脑、定位跟踪暗害,制作假录音、假拼图、找人冒充。设计下套暗害、抹黑我。连法院和别处的签名政府和公安都拿着用高科技作假签名假答复。我已反映到中央,他们急于掩盖自己违法行为,骗中央骗天下人民。你们配做共产党员、干部吗??禽兽不如。用迷信手段给我们搞心理测试,说我们心里想了就犯法,企图把我们关进监狱,法律那条写的?地方政府和公安违法、养黑用黑、作假栽赃陷<br>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br><br>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br><br><br>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br><br>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br><br>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br>  害、法院协助、枉法判决。集流氓无赖于一身,完全就是黑社会作风。你让人民群众该去相信谁?中央依法治国就这么治?中央的追责追哪里去了?手机已被政府控制,不能用。<br>  中央规定2-----3个月解决问题,腐败官员可以拖上数年不解决处理。失职渎职。<br>  不认真调查处理百姓反映的问题,违反法律和法定程序打击报复非法拘禁,包庇违法的党员干部。地方政府和公安出头作假,法院协助做帮凶、枉法判决。中央有政策保护上访举报人,地方政府工作人员多次作假材料欺骗上级领导,暴力镇压、故意制造群众矛盾、不稳定,逼着百姓上访骗取国家维稳资金,破坏党和政府形象,不服从中央领导,对抗党的政策和法律,反党反社会是社会的毒瘤应铲除不然中国人民百姓命运将走向何方。无本人原始签名、手印及认可都是河北地方政府作的假。举报立了大功的我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可查北京110)请中央领导明查、为民做主、要求合理赔偿当事人、依政策、依法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追责、铲除地方涉黑干部和公安要不他们还会害更多的人。还人民国泰民安。<br>  举报人:张松年高发艳<br>  手机号:18034161491 身份证:132825197112231633<br>  住址:河北省永清县里澜城镇后第五村 2017年12月6<br>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冬蛇 时间:2018-01-13 19:49:49
  乌压压一大片,四个字可概括:“精神有病。”
作者:娇娘花开无声 时间:2018-01-14 07:04:09
  我就以为只有我家是委屈的呢。我现在都不知道如何去走下一步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