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兰兰可不面对公众,但没有理由回避调查

楼主:李志华7 时间:2018-02-07 06:29:31 点击:1872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汤兰兰可不面对公众,但没有理由回避调查

  关于汤兰兰性侵案,网络战争已经白热化了,但究竟孰是孰非?真相还没有揭开。
  10年前,一位当时14岁的少女在寄宿家庭干爸干妈的帮助下向警方揭发:自己自7岁起就被家人邻里等几十人性侵,并怀孕流产,强奸犯里包括自己的爸爸、爷爷、姑父、邻居等人。警方迅速出击抓了这个村子的16人,并最终审判了他们,有无期徒刑的,有十几年牢狱的,甚至她妈妈也是同案犯,协助强奸而被判刑。
  从判决之后,被判决的就在喊冤上诉,但一直无果。直到十年后的如今,部分刑满释放的人员还在喊冤,可是当年的汤兰兰早已改名换姓隐藏起来了,官方和一些自认为坚守正义和善良的网友认为这是在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喊冤的结果还是一样无果!无奈之下,澎湃新闻和新京报采访了当事人,公布了主角汤兰兰的相关信息,希望能把她逼出来,还原当年的真相。
  网络战争打响了,把澎湃新闻和新京报推到了枪口,网友迅速分裂成ABC三大集团:
  A集团:认为汤兰兰已经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了,为什么这些无良媒体还是不放过她?
  B集团:认为十年前的执法程序有诸多疑点,审判也有不公正之处,被告人也有获得真相的知情权和不被冤枉的人身权利,汤兰兰有义务站出来讲清楚。
  过几天,又出来C集团:认为为被告人申冤不是不可以,但不应该公开汤兰兰的个人信息,使她的隐私曝光于媒体。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本官来断是非。
  首先要肯定的是:澎湃新闻和新京报报道这一奇案是好事。这一惊天奇案居然能雪藏十年之久,怎么说都不应该。即使在十年前,互联网也相当普及了,今天更不用说。当地政府、司法机关、媒体究竟出于什么目的而雪藏这个大案呢?我们不得而知。澎湃新闻和新京报今天能报道出来,怎么说都是巨大的进步,相信他们也是历尽了艰辛。
  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他们公布了主角汤兰兰的相关信息显然是不应该的,也暴露了记者、编辑专业素养的不足。站在那十几个申诉十年无果的申诉人立场想,汤兰兰出来对质是最直接、成本最低的解决办法。然并卵,我们有一整套的法律,公检法各部门有复杂的程序,这条路根本行不通的,也是不符合法律的。
  近年来,我们国家已经平反和正在平反了一系列影响巨大的冤假错案,可以感受到中国司法进程实实在在的进步,无罪推定原则进一步深入人心。但每一个冤假错案的平反过程都如此艰难,技术面层的问题远远少于来自方方面面的人为干扰,来自司法机关、办案人员的阻力。当事人往往只能祈求苍天,寄希望于更高一层的“包公”甚至“明君”。
  2013年,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就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提出明确要求,出现冤假错案后不因时间、岗位和职务变化而免责。有了这个紧箍咒,公检法一旦错误就干脆一错到底,死不认错,公检法相互监督少了,配合多了。甚至是相互掩护,相互包庇的案件层出不穷。早不久看到网上纷传的深圳市至纯珠宝有限合伙人被刑事拘留和逮捕的奇案就是一个很生动的案例,深圳市龙岗区经侦查处一个叫至纯珠宝的非吸案,居然莫名其妙的飞遍全国十几个省市抓来二十几个外省投资人充数,震惊海内外。发现不能收场就让龙岗区检察院逮捕后马上取保候审释放回家,最后作出不起诉决定书指控其“犯罪情节轻微”不起诉,还威胁当事人“申诉没用,申诉也不会改变决定”,企图截断他们追究其渎职责任和寻求司法救济之路。相信这样知错不改,明知故犯的案子绝对不是孤案,同样的土壤怎么可能只有深圳长出一株毒草?我们凭什么就断定十年前的汤兰兰奇案不是冤案呢?
  十年后的今天,在媒体的推动下,最高检已经发声,再审程序大幕将启,面对十年前涉及的强奸大案,我们没有理由叫汤兰兰出来面对公众,与众多当事人当面对质,甚至没有权利要求她自证清白。改名换姓后移居他乡的汤兰兰已经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她绝对有义务也很有必要协助检察机关调查,只有这样才可能有真相大白之日。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会让我们看清人性和社会最丑恶的一面。
楼主发言:9次 发图:6张 | 更多
作者:防辐射生产v 时间:2018-02-07 06:45:20
  支持楼主分析,有理智,有道理
我要评论
作者:哈哈哈99z 时间:2018-02-07 08:30:33
  尽扯淡,感觉说这话的人内心里就住这一个禽兽
我要评论
作者:无语凝雪 时间:2018-02-07 08:39:11
  支持楼主,有理有据
作者:lilei0246 时间:2018-02-07 09:34:25
  你要说这汤兰兰偏偏就这么倒霉,碰上这么一大群变态,那问题是,这么一大堆禽兽不如的变态,聚集在一个小村里,这么多年,就没干出点别的事来?就没大规模的性侵过别的女性?这村里不是她汤兰兰一个女人吧?这个村早就闹翻天了吧,这么多变态?

  这么多变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那个汤兰兰的检举信说的清楚,有两年的时间,她爹每天晚上都要强奸她,甚至还有三穴齐入的玩法,六七岁的小女孩,身体都没长开,器官又小又嫩,没在她身上留下伤痕?就没留下严重的妇科疾病?没给她留下严重的精神创伤?她学校老师同学从来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村民也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这么多人的长时间性侵也没让她怀孕,奇怪的是住在她干爹干妈家没几个月就怀孕了,怀孕了还偷着去流产,流产了还不承认,那么这孩子是谁的?

  她爷爷被抓起来没多久就吐血死了,家属说她爷爷有结核病,一个结核病人也是强奸犯。警方不承认她爷爷有病,没病在看守所怎么就吐血死了?又不承认有过刑讯逼供。
我要评论
楼主李志华7 时间:2018-02-07 10:35:53
  @哈哈哈99z 2018-02-07 08:30:33
  尽扯淡,感觉说这话的人内心里就住这一个禽兽
  -----------------------------
  你说扯淡就说个理由出来看,汤兰兰没有义务协助检方调查清楚吗?
作者:无语凝雪 时间:2018-02-07 17:55:15
  希望能真相大白!
作者:V型就坚持 时间:2018-02-08 06:06:43
  我认为这件事是当地黑恶势力所为,和政府没有关系,中央应该打掉这股黑恶势力
作者:V型就坚持 时间:2018-02-08 06:09:53
  @李志华7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李志华7 时间:2018-02-08 08:55:15
  @哈哈哈99z 2018-02-07 08:30:33
  尽扯淡,感觉说这话的人内心里就住这一个禽兽
  -----------------------------
  很多人极力在掩盖,转移话题就说明水很深,真相大白之日近了
作者:htffffffff 时间:2018-02-10 14:35:34
  汤兰兰在撒谎 百度视频录音, 汤兰兰:“反正是去年冬天,公安局也不会这么详细问” 寒假规律性回家的14岁学生,想不起是在去年冬天几月份被姑夫抄的?(汤兰兰从开始说被抄,轻松嘻笑,老练,是否在寄宿的家庭里经历和学到了什么?干爸干妈为什么要偷偷花钱让她做流产?为什么暑假不让她回家?为什么总在半夜或白天单独带她去某种地方?做了什么?她重点大学怎么上的? 毕业后闹市开店,都是谁在资助? 为什么她爷爷会在里面吐血而死? 全村所有的男人只性,侵她一个?他们的妻子却都配合帮助?
我要评论
作者:我什么是什么 时间:2018-02-12 10:02:53
  汤兰兰会被犯罪分子灭口吗?
作者:防辐射生产v 时间:2018-02-13 18:46:34
  汤兰兰已经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她绝对有义务也很有必要协助检察机关调查,只有这样才可能有真相大白之日。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会让我们看清人性和社会最丑恶的一面。
楼主李志华7 时间:2018-02-14 14:06:20
  顶起来
楼主李志华7 时间:2018-05-03 22:45:20
  【深圳龙岗公安检察错误刑拘逮捕至纯珠宝有限合伙人案简讯,第45期 20180503】

  深圳公安隐瞒非吸案账号继续发酵,5月2日新查出平安银行账号,户名:深圳市至纯珠宝首饰有限公司,账号:0152100430465, 开户行:平安银行。至此,已知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分局同乐派出所在这起杨文海非吸案中至少隐瞒了中行、工行、平安银行三个涉案的银行账号。今天深圳市公安局纪检监察处和同乐所的干警均表示:目前由同乐所领导在调查中。5月3日,深圳市检察院称已经受理了受害人不服龙岗区检察复查决定的申诉,承办人是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刑事申诉检察部部长叶正雄。

  案情请百度:怵目惊心!何时能揭开深圳杨文海非吸案的沉沉黑幕
作者:1共济会1 时间:2018-05-04 13:48:25
  兰兰你在哪里!!
作者:爱民如子是玉贤 时间:2018-05-04 21:15:11
  广西留守女童遭同村十余名中老年人性侵2年
  http://news.163.com/14/0108/07/9I24UMRE00011229.html
  从表面上看,广西玉林市兴业县大平山镇南村算不上一个贫穷、闭塞的村庄。从玉林市区出发,往西北方向一路行驶约30公里就到了:在平原中拔地而起的丘陵,“俯瞰”着村庄高矮不一的屋舍,一条缓缓流淌的溪流从村前绕过,与之相连的,就是薄雾弥漫的田野。
  年近岁末,这个有着2300多口人的村庄,在冬日和煦的阳光照射下,老人们背着手慢慢踱步,妇女抱着孩子溜达串门,黄狗卧在村道上,放学后的孩子三三两两一路嬉戏。
  就是在这个宁静的村庄,一个留守女童,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遭到村里多名中老年人性侵。愤怒的父亲发现真相并报警后,司法介入,最终10人被判刑。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不是一个罪恶被制止、坏人遭惩治的故事,反而是女童及其家人遭受了村民的“敌视”,“都是她,把那些老人送到了牢里。”
  “爷爷辈”施害者
  广西玉林市兴业县大平山镇南村,一个留守女童,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遭到村里多名中老年人性侵。性侵的事实,最终因法院的判决而得以确认。兴业县人民法院分三批审判:2013年10月14日判1人猥亵罪,刑期2年6个月;4天后,3人因强奸罪获刑9年、7年、7年;11月27日,另6人一同以强奸罪获刑。
  宣判后,只有1人提起上诉。他并没有否认与幼女间有身体接触,但他认为自己不是主动的,而且认为量刑过重。
  10人性侵的是同一个女孩小雨(化名)。她2000年3月出生,受害时还是一名小学生。施害者获刑时,年纪最大的76岁,最小的也有44岁了。
  在小雨的叙述中,强奸过她的至少有18人,其中15人是她同村的长辈——大部分是爷爷辈。在持续2年的时间里,每人平均性侵三四次。最多的一个,60岁的陈美光,法院认定达15次。
  第一次性侵发生在2011年,当时小雨只有11岁,而施害者黄延来已经74岁了。那是4月份,春季放农忙假的最后一天,“瘦瘦小小的小雨,跟着奶奶去山岭间的田里插秧,后来小雨自己一个人去捡田螺,捡着捡着,她就离奶奶越来越远了。”
  噩运在此时降临,“正在山岭脚下砍竹笋”的黄延来发现了孤身一人的小雨。她成了“猎物”。“强奸时,身旁放有一把砍竹笋用的那种铁的长钩刀。”
  这些情节是家人根据小雨的回忆整理出来的,家属试图弄清楚罪恶是如何一步步发生的,为什么会卷入这么多人。法院的判决书则要简单得多,只有对单一犯罪事实的认定。
  法院的认定与小雨的陈述也存在出入。根据判决书,黄延来犯罪的时间是在2011年10月的一天中午。这个时间点,让黄延来的强奸顺序至少排在了72岁的周振成和60岁的陈美光之后。而小雨则坚称,黄延来才是第一个施害者。
  黄延来得逞后,开始把小雨介绍给其他人。在小雨放学的路上,黄延来嬉笑着把小雨指给别人看:“就是这个,很容易就可以让她干那事。”
  他所说的“很容易”,是指每次性侵完之后,给小雨15元或20元不等的零花钱,让她不要声张。按照小雨的讲述,后来黄延来甚至发展到叫人到她家来强奸她。
  经由黄延来的“介绍”,参与性侵的人数越来越多,就像滚雪球一样。除了黄延来,周振成和陈美光也成了介绍人,陈美光甚至有叫来人后,两人一起轮奸的情节。
  据小雨回忆,黄延来第一次把陈美光拉来的时候,陈美光还说,“孩子这么小,快放了人家”,并未实施性侵。但是之后,陈美光也“沦陷”了,并成为强奸次数最多的人。
  被拉进来的人群中,只有一个人守住了底线,未曾参与性侵。据小雨陈述,陈美光还喊过一个傻子来,但是那个傻子“连碰都不敢碰”她。
  面带愤怒的同情者
  南村的村干部和南村小学的老师认为,性侵是隐秘进行的,除了涉案人员,外人难以知晓。南村小学一位李姓老师说,村民应该不知情,“如果外人知情,我想应该不会发生那么长时间了。”
  李老师说,在小雨就读的两年时间里,小雨的“死党”从来没有向老师透露过半点风声,而“小孩子的心态,是有什么情况都喜欢跟老师汇报的”。
  然而,只要到村里随便走一走,就会发现所谓“不知情”的说法,显得有点站不住脚。
  2013年12月31日下午,在离小雨家门口十多米远的马路上,记者采访小雨的爷爷、奶奶以及叔公时,须发已白的叔公声音激越地表达着自己的愤怒,原本寂静的一角,引来了几个村妇围观。在墙角,一个背着孩子的妇女静听了半晌,似乎是不同意这位叔公的说法,她向记者勾了一下手,然后转身离去。
  记者随后跟着她,走出一条狭窄的巷道,已经有三四位妇女站在那里。“你是记者是吧?你千万不要只听他们一家人的,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样子的,”一位皮肤黝黑、年近五旬的妇女有些激动,“你不信可以到村里随便去问一问。”
  “那真相是怎样的呢?”记者问。几个女人相互看了一眼,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带着不好意思讲出口的羞涩表情,然后迅速用眼神“投票”,推出一位代表。
  被“推出来”的妇女沉默了一下,表情严肃,带着愤怒:“都是那个小女孩主动的,去到人家老人屋里,‘你有钱吧,要不要啦?’‘30块都没有吗?’就这样的,都是她,把那些老人送到了牢里。”
作者:爱民如子是玉贤 时间:2018-05-04 21:17:22
  “是啊,是啊,就是这样的,老人都是让她给害的。”背着孩子的妇女同声附和,用手指给记者看黄延来的住处——屋子隔着村道数米,离小雨家也不过百来米远。76岁的黄延来是村里的五保老人,按照村支书的说法,“那些老人从来都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情。”
  这或许也是老人们被判坐牢后引起村民同情的原因之一。在记者问到“你们有没有想过,那只是一个孩子”时,围在边上的村民沉默了一下,随即有人反驳:“知道要钱,就不是孩子了。”或许觉得不妥,又补充道:“都怪老人不懂法,没满18岁,是吧?”
  传统又现代的村庄
  南村在兴业县算得上是个中等规模的村庄,它在“现代化”建设上已经颇为可观。靠着在广东等地打工的收入,村子里已经兴建起不少三四层的新楼,阳光照射下,新安装的铝合金门窗闪闪发亮。村子的道路都已修好了,东西两侧的广场,各修了一个篮球场。自来水也通向了每家每户。从外观上,村民的生活在积极向城市生活靠拢。
  在传统的修复方面,南村也在积极进行。进入村口,必须要钻过一座高耸的牌坊,那是村民集资兴建的,牌坊是南村的“龙门”,代表村民精神世界一角的,是“龙门”左右两侧镌刻的“富贵”和“荣华”。
  村里曾有一座庙,在上个世纪60年代被“红卫兵”破四旧给拆掉了,到了90年代,村民重建后,又被政府拆了。这一次,村子里到处张贴着捐款者的名单,有人出面再次集资,计划将庙宇重建起来。
  这个行走在传统与现代边缘的村庄,在面对女童被性侵这件事情上,似乎有着与外人不太一样的观念。在村民眼中,老人性侵后给了钱,也没有遇到激烈的反抗,女童就不值得同情。
  即使是小雨的父亲庞玉强,也没有清晰的权利观念。遇到村民称“你女儿是在卖”时,他还是会一时语塞,嗫嚅一下,“他们说是卖哦,哪有30块来卖的?”他自问自答地辩驳。
  庞玉强的家在村子的最后面,紧挨着山坡,这一片就像村里的贫民区,房子老旧,还留存有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种低矮的泥土房。
  3间红砖房,中间是堂屋,供着祖先的牌位,面前摆放着六个空的铜酒杯。堂屋的两侧各有一间十来个平米的卧室,分别摆放两张床,黑黢黢的,凌乱不堪——这样一栋房里,住着10口人,庞玉强一家5口、弟弟一家5口。
  10米开外,就是庞玉强父母的住所,是那种破旧的泥土屋,幽暗潮湿,空间逼仄,出门就是邻居家那一面青砖砌成的墙壁。
  因为贫穷,庞玉强和弟弟都带着老婆在广东打工,他的孩子和弟弟的孩子一道,留在了家里给父母来照顾。但老人也有自己的麻烦,庞玉强的父亲12年前出车祸,双腿残疾,只有拄着双拐才能勉强走路。照顾留在家里的几个孩子,老人明显精力不够。
  正是这个残疾的老人,在村子里有着紧张的人际关系。在南村,人均只有7分田,在靠地吃饭的时代,村民间因为田地纠纷而关系紧张。庞玉强说,父亲确实因此与村民发生过矛盾,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村民们说,“他们家的两个老人好凶的,谁敢跟他们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愿意惹麻烦?”
  村庄里的“高墙”
  2013年一整年,42岁的庞玉强都在为女儿的事情奔走,他希望惩治那些施害者。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通过报警、网上申诉等途径,法院最终宣判后,等待庞玉强的却是“歧视、愤怒”等情绪筑成的一道“高墙”,将他们一家隔绝在村民之外。
  这道“高墙”看似无形,却让庞玉强碰得“鼻青脸肿”。他所能做的,就是把女儿送到亲戚家读书、生活。而他自己,在出门时装作没事人一样,从那些熟悉的“陌生人”中间快速穿过,回到家后,就躲着,一整天都不出门。
  据庞玉强介绍,自从报警之后,自己在村子里就没有了朋友,没有人可说话。他擅长泥水活儿,原来好多人找他去帮忙,但2013年一整年呆在家里,再也没有人上门了。“谁还理你啊?”庞玉强说。
  更严重的是,如果小雨单独出现在公共场合,就会面对村里的许多风言风语,说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别人买的”之类。
  在报案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庞玉强坚持送女儿去上学,这样别人就不敢指指点点。村民们都知道,在发现女儿遭遇性侵的事实后,这个中年男人曾操着刀,要去砍死黄延来、周振成和陈美光等。只是家属的劝阻,最终让他放下了刀,选择了法律武器。
  南村村委会干部也承认村庄里确实存在着“歧视”。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她(小雨)去同学家玩,都会被同学的父母从家里赶出去,不让她进家门。”
  这些隐形的伤害,庞玉强和家人只能默默承受,对这个村庄的人心,他无能为力。
  在这样的环境中,未成年女孩小雨的人生还要负重前行。似乎是为了弥补对孩子的愧疚,庞玉强决定,2014年,让老婆一个人出去打工,他自己就留在家里看着孩子们了。
作者:北枝wfcy 时间:2018-05-05 06:19:13
  既然有疑问 就应该解疑 藏着掖着总不是办法
楼主李志华7 时间:2018-05-08 23:27:22
  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中国看守所捞人记


  2016年11月24日,深圳龙岗区检察院逮捕了二十多名无辜的投资人,消息传到日内瓦,受到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的极大关注,当晚(北京时间第二天凌晨)他们就发出呼吁,三天后,2016年11月28日,深圳龙岗区同乐派出所张灵杰通知所有的逮捕的受害人家属前来深圳接人,挂名是取保候审,实际不用担保金,也不要留在深圳,直接要他们赶快回家!目前龙岗区检察院已经确认是冤案,并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只是被剥夺自由每天精神损害赔偿50元,并且不赔偿经济损失,受害人已经申诉,以下是当时的报道:

  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关注深圳公安刑拘21名投资人案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的专家从网络媒体上获悉深圳公安枉法刑拘21名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人案,在瑞士日内瓦向家属发送一份问题单范本,重申《世界人权宣言》第9条“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9条第1款“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表示一旦收到家属向工作组提交案件就会立即受理,并通过外交渠道向中国政府转交来文,要求中国政府在限期内就有关指称的事实和适用法律及可能下令进行的任何调查的进展情况和结果向工作组提出其评论和意见,工作组将确认是否属于任意剥夺自由案件。如有必要,出于人道主义,工作组启动“紧急行动”程序,将紧急呼吁通过最迅速的信息交流渠道转交中国外交部长,请政府采取适当措施,确保被拘留者的生命权和身心安全的权利得到尊重。

  2016年11月17日,据深圳卫视报道,山水聚宝与人人聚宝的负责人杨某、平台管理人员、公司股东等26多人因涉嫌非法集资,被深圳龙岗警方刑拘。根据多方消息来源分析,刑拘的26人中至少有21人是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人,他们只是投资人,不是公司员工,甚至从来没有到过深圳的公司,且警方没有将拘留原因和地点通知家属,因此可能属于任意剥夺自由案件。

  1991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根据小组委员会设立了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工作组同委员会主动建立的其他各种程序一道保障对生命权和人身完整权的保护、防止宗教不容忍和保障其他各项权利。

  人权委员会授权工作组调查任意拘留、或违反《世界人权宣言》或有关国家已接受的有关国际法律文书所规定的有关国际标准加以拘留的案件,如果国内法院尚未依照国内法就此类案件作出最后判决;设法从各国政府和政府间组织与非政府组织取得资料,并从有关的个人、其家属或其代表取得资料;向委员会年度届会提交一份全面报告。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是授权中明确规定审议个人申诉的唯一的不以条约为基础的机制。这就意味着工作组的行动以世界任何地方个人请愿的权利为基础。授权还规定,工作组必须审慎、客观和独立地进行工作。因此工作组通过了一条规则,即在所审议案件涉及工作组某成员为其国民的国家时,该成员不应参加讨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