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倴城镇一件证据确凿的假种案历时一年仍未宣判,谁给的你们底气?

楼主:金三妥 时间:2018-06-13 19:33:53 点击:15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7年,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倴城镇北营村,很多村民慌慌张张的奔走相告:从该村闫仕安处买的糯米稻种--巨糯一号(音)提前打苞了!这是个不好的消息,因为只有百日熟的水稻品种才会这个时间打苞,而糯米品种打苞还需要些时日。村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买到了假种!后经倴城镇农业执法相关人员鉴定:该种子是百日熟水稻品种-燕峰(音)和糯米品种-巨糯一号(音)的杂种!而后大部分村名听信了闫仕安的话:你们掺杂了水稻的糯米将来我都回收!而事实上事隔一年,没有回收任何一家从他那里买的杂种糯米。有部分村民不甘心受骗,一纸诉状将闫仕安告到了倴城镇人民法院。村民递交的主要证据中,一是倴城镇农业执法的检验材料,而且农业执法相关人员去田里做鉴定的时候,闫仕安也到场了,试问,如果不是他售卖的稻种,为何会心虚的前去?而且对于农业执法当时的抽样检测还提出了异议?二是村民和闫仕安交涉的部分录音,录音中,闫仕安承认村民是从他处购得稻种。从2017年到现在过去快一年了,开庭审理了两次,第一次开庭在证据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法官给出的结果是证据充足,村民看到了打赢官司的希望。而第二次开庭却从2017年拖到了2018年的6月,而且第二次开庭给出的结果是:证据不足,没有购买稻种的发票。中间具体经历了什么不得而知,难道闫仕安自己亲口承认了从他那里购得的稻种,比不上一张发票吗?而且农村里村民都是互相信任的,你在村里卖东西,村民也不会找你要发票;还有个问题就是闫仕安究竟有没有售卖种子农药的经营许可证也有待法院去查证。不知读者看到这里会作何感想?接下来说一些传闻,传闻虽说是传闻,没有依据也不会乱传。一个传闻就是在农业执法做完种子鉴定的当晚,水稻杂种比例最大的村民张某某,被人送去3000大洋,而后次日去了农业执法处,要求把自己的鉴定结果作废,说不告了…农业执法秉公执法,并没有将鉴定结果作废,因为之前已经询问过,鉴定之后不可再变了。在此处为正义的滦南县农业执法点赞666!第二个传闻就是被告利用亲友在省会石家庄的人脉关系,拜托了某个官员,对法院施压了,不过这只是传闻,无法考证,唯一知道的就是被告亲友在石家庄确实认识省内官员。但是我们不能乱说,造谣的罪名承担不起,只能当个野史讲来听听。闫仕安售卖假种一案,不知道还要在经历怎样的波折,还要再继续拖上一年还是两年不得而知,只希望苍天有眼,可以还受害村名一个公道?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