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帝第二大经销商失联:您熟悉的厨具或跌入低谷

楼主:苗洪 时间:2018-07-12 04:58:50 点击:14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新闻背景:营收和利润均处于高速增长中的华帝股份(002035),一夜之间突然传出其全国第二大经销商欠债跑路的消息。2018年7月2日,受周末代理商跑路消息影响,厨房电器三巨头之一华帝股份(002035)开盘后一路走低直至跌停。7月3日,华帝股份股价继续走低,盘中一度逼近跌停,收盘下跌1.55%。2018年7月4日,华帝股份股份大跌5.59%,收于20.44元/股。

  而此前的2018年6月29日,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前往北京、天津,查封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和天津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财产,这两家华帝代理商的法定代表人王伟失踪十余天。有消息称,王伟失踪前,曾给华帝公司写信称因为库存大量积压,并欠下大量债务,已无法承受压力。此后双方曾协商过还债方案,但最终未能履行。

  2018年7月2日晚,华帝股份发布澄清公告称,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和天津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是公司北京、天津地区的一级经销商,该客户(上述两家企业及王伟)2017年提货额1.63亿元,占公司销售总额的2.84%。华帝股份把这一事件定性为“独立的个体事件”。

  对于王伟的公司库存积压问题,华帝股份称,该客户长期过多依赖公司一揽子倾斜优惠政策发展,2017年起公司取消了一揽子特殊销售政策,统一全国客户提货价,该客户自调整后未能调整经营思路,渠道建设速度缓慢, 产品销售结构长期不合理,导致市场出货缓慢,造成一定的库存规模积累。

  《一》王伟是跟随华帝多年的代理商,从天津起家,后来华帝把北京地区的业务也交给他来做。论规模,王伟的两家公司位列华帝全国第二大代理商。但王伟的经验和公司规模却未能阻止公司滑入高库存、巨额欠债的困境,直至他本人无法承受压力而选择失踪。

  据分析,王伟业务出现问题有三个方面原因:首先是市场方面的原因。今年上半年,厨电市场整体是下滑的,产品并不好卖;其次是王伟自身的经营原因,里面有很多失误;最后,华帝对待王伟公司的方式方法也是有问题的,加剧了王伟的困境。

  “市场方面的原因是与国美、苏宁大渠道打交道费用是很贵的,北京市场这么多年来应该是亏损状态。天津市场他是盈利的。以往天津补贴一点北京,就这么做下来了。他自身的问题确实也有,市场在变化,他经营层面确实未能跟上市场变化。”这位知情人士称,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华帝公司的运作方式把王伟推向更加困难的境地。
  “经销商付款拿货,但华帝要扣2%的完成任务保证金,原本2018年华帝给王伟的任务是两个多亿,那么保证金就要400多万元。完不成任务那这保证金就被没收了,资金就更紧张了。华帝为了保证销量,把货赊给了王伟,但要求一定时间内必须还款,卖都卖不出去,你还再加任务,这其实不是帮他,反而是害了他。”上述知情人士称,

  《二》在近期网上流传一份华帝股份董秘吴刚接受机构电话调研的报告中显示,华帝在二季度就停止了对北京区域供货,不存在压货行为。王伟资金链断裂的原因有三点:其一是北京经销商有笔1700万左右的银行贷款在还贷后未被银行续贷,对资金链形成一定影响,且北京经销商存在部分社会融资包括对员工工资等;其二是北京经销商销售回款有变化,KA(重要客户)渠道账期从之前的45天明显延长;其三是北京公司对外的工厂和股票投资有一定损失。

  此外,北京区域属于华帝老管理团队经营下的一揽子经销政策的受益者,长期享受相对不合理的补偿,新管理团队2016年9月调整了经销政策,京津渠道并未积极接受变化,销售表现相对较差。针对这份调研报告内容,华帝官方在回应澎湃新闻记者时称,这不代表官方说明。

  去年王伟的经营业绩就已出现问题,华帝管理层也是知道的,2018年华帝还继续给北京市场增加任务,公司过分追求业绩增长而忽视了经销商的承受能力,“华帝的声明讲到了保护公司利益和消费者利益,但完全没有讲到如何保护经销商的利益。经销商看了很寒心的。”

  2018年7月2日,华帝公告称,公司出于风险控制和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角度出发,申请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查封冻结其能够覆盖公司债权的库存商品,并未对其公司银行账号和其他资产进行查封,确保其公司能正常运营。查封该客户的库存商品是上市公司主动消除风险采取的财产保全行为。
  另外,为保护消费者,公司承诺确保消费者的权益不受影响,在任何突发状况下第一时间保障京津地区的消费者权益,确保该地区的所有市场活动、销售行为、售后服务均不受影响。


  《四》与此同时,华帝在接受机构调研中称,公司和规模以上经销商进行了沟通,并对其资金状况和库存规模进行了摸底;将近10个规模在亿元以上的代理商,目前都处于正常运营状态,库存合理,其中部分代理商规模占比年度销售百分之十几;总体来说不会出现类似情形。

  一位华帝的代理商在看到王伟出事后,也担心自己的库存过高,接下来在库存储备上要减一点,“我们这种传统的运作方式确实存在问题,转型难度也大。华帝应该在帮助经销商卖货上多做工作,帮助经销商转型。”

  “厨电给经销商的加价是比较高的,经销商是有钱赚的。做不好主要是个人原因,自己会不会做的问题。”
  据了解,王伟名下还有一些办公楼等资产,变现后完全可以还上目前的债务,对他的失联也有点意外。王伟失联的另一大行业背景是,多年高速增长的厨电市场在今年上半年急转直下,整体市场出现超4%的负增长。
  据中怡康测算, 2018年1-5月份,厨电市场(烟灶消微蒸烤洗嵌入式一体机)规模达到369亿,同比增长-4.2%。

  与此同时,厨电龙头企业老板电器今年一季度因业绩增速低于预期而遭遇估值下杀,股价大幅下挫。加上这次华帝的代理商跑路,引发行业对厨电行业整体前景的担忧。家电专家刘步尘表示,厨电行业依然是非常有前景的行业,“城市家庭厨电拥有率不到100%,农村家庭不到20%,相比空调市场,厨电远没到天花板,至少五年依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华帝代理商跑路只是个例,不是行业问题,甚至也不是华帝整个公司出现问题,“厨电的利润是很丰厚的,经销商有钱赚的,出现问题更多是经销商的自身经营出现了问题。”华帝股份今年第一季度营收为14亿元,增长23.23%;净利润为1.15亿元,增长了49.59%。

  《五》据悉,华帝在京津地区的所有产品已全部停止销售、售后、安装和配送,而华帝股份提供的售后服务热线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需要说明的是,天津华帝目前已经停工关门,两扇玻璃大门紧锁,办公区空无一人。因仓库遭受查封,部分消费者交付货款却无法提货,京津两地合计约500名员工正在为工作和生计担忧,能否按时发放工资和缴纳社保成为盘旋在他们心头的疑云。

  据说,北京华帝、天津华帝与华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帝股份”)此前已有过多次沟通交流,然而一直没能获得明确答复和解决问题的方案。北京华帝和天津华帝失联的法人代表王伟日前已被联系上,因身体不适,目前正在天津一家医院进行治疗。按照华帝京津地区以往的销售业绩来看,仅苏宁和国美一个月就能卖1000多万元,加上二级经销商和自营专卖店,月销总额是个不小的数目。以此判断,在这段时间内已经收款但尚未出货的额度估计不会低于1000万元,涉及的消费者数量应该也不少。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华帝自身的品牌建设来讲,华帝股份目前的做法确实欠妥,虽然主库被查封,但其实分库还有一些产品,华帝完全可派人把消费者已经付款的商品处理掉,不尽快解决送货问题,这件事后面可能会越闹越大。”他同时强调:“最关键的是,华帝自己在公告声明中说了维护消费者权益,现在相当于说到却没有做到。”

  7月2日,华帝股份公告表示,在任何突发状况下第一时间保障京津地区的消费者权益,确保该地区的所有市场活动、销售行为、售后服务均不受影响,所有现行市场推广活动及销售行为均如常进行。北京华帝一名老员工不无感慨地说:“我们跟着王总在北京、天津做华帝品牌,维系京津市场,辛辛苦苦做了20多年,打江山不容易,现在却可能毁于一旦,真是痛心。”而随着天津公司的停工,数百员工的生计也成问题。


  结束语:从华帝的角度来看,只要货无法销售,产业链就有可能会断,因为没法实现循环,早晚要停产,不可能都是库存。资金链会不会断这是一个疑问,但不排除会断的可能。华帝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当其一级代理商出现问题不能干活的时候,应该直接和下一级代理商进行沟通,并向下一级代理商供货,以保证(华帝)产品的销售。但特别要注意的是,因为二级代理商甚至更下面一级的代理商对一级代理商有很多债权,这个时候他们是不是有能力来采购华帝产品去销售,以及华帝要采取怎样的销售政策以调动他们下一级代理商的积极性来维持(华帝)的销售渠道,都是需要华帝现在去考虑的:如销售政策上是不是要做一定的调整,在确保资金回收的前提之下,是不是可以先给货,或者大家共同监管下一级代理商的账号等。

  而对王伟的批评也不乏存在,“一走了之是不负责的表现”。而据汪涛和李欣透露,华帝京津走到现在,王伟在华帝橱柜项目上亏损2000多万元是一大重要因素。据了解,在华帝股份新任董事长潘叶江上任之初,华帝股份主推华帝橱柜项目,王伟一方面为了迎合母公司,一方面也希望从中获利,所以深度参与橱柜项目,但是该项目经营不久便显露出不好的苗头,到后来越来越不好,造成的亏损也越来越大。2017年,王伟的公司就开始背负比较重的债务,于是开始借钱。而在记者独家获取的一份资料上可以看到,华帝京津公司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向珠海中信银行和南粤银行借款4100多万元,向苏宁金融贷款460万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