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法神!普通人打官司有多难?未来的中国有没有安全的房子?

楼主:dfxjx 时间:2018-07-22 12:10:48 点击:437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案子,找居然之家的装修公司装修房子,先是过程极不专业,未经允许私自把承重墙钢筋打断,引起房屋安全隐患,然后是各种方式抵赖不认账。为此找遍昆明各大行政部门,全都无法解决,都说你只能走法律。那就走吧,于是按部就班的一步步走了法律,拖了半年时间打这个官司。事实极简单,证据具在,结果判决书出来,装修公司损害消费者利益不仅没有任何责任,甚至我交给他的装修款都不必退还,法官还说根据法律我没有证据,可是合同发票历历在目不知道你还要什么证据!装修公司欺骗完了消费者不仅不用赔钱还可以大赚一笔,他们岂不是更加可以为所欲为?老百姓打官司竟然这么难?

  我感觉这个法官完全按照装修公司的意愿判决用力过猛了,他几乎就要反过来让我要赔偿居然之家的损失了,以法律尊严为代价秀了一把不要脸的底线,你这么做真的合适吗?

  半年以来,打这个官司的过程实在离奇,居然之家、法律工作者、政府官员、法官、检察院、公安局、鉴定公司.......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离奇情节和精彩表演任何小说电影里都看不到,极有娱乐性,以后再详细写!其中司法鉴定的黑幕让人触目惊心,2个人用几分钟时间现场目测一下要收10000元,因为你是要打官司来求我就是这个价,比装修公司都黑,徐玉玉案里的骗子为骗到1万元也要花比他们多几倍的时间打诈骗电话!你们凭什么?我打官司就低人一等?我求你们我就是你们的印钞机吗?我坚决没有跟他们同流合污。看到判决书之后所有的情节都生动起来,我极怀疑其中的利益链条,法官跟这些公司到底什么关系,从中挣了多少钱?

  官司结局对我个人是经济损失和时间损失,但是对社会的结果是什么?未来随意打断承重墙钢筋对装修公司只是小事一件,对更多的只追求装修效果的房屋户主当然更无所谓,结果是未来中国没有一套安全的房子!

  曾经看过一部美国人拍的关于洛杉矶大地震的纪录片,片子里说这场8级以上的大地震随时可能发生,估计美国洛杉矶地区将会损失数千人。为了加强悲剧效果片中还强调如果相同地震发生在中国,将会是数万人死亡,但是片中没有说明什么原因导致中国会比美国死更多人!难道是美国人种族歧视我们?我们是否应该抗议?查一下汶川大地震的死亡人数,我们无法抗议!这位法官的判决书再次给了这部纪录片一个极好的注解。

  好吧,我现在准备告发和上诉,看看之后的故事是什么,把它写成小说一定更精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dfxjx 时间:2018-08-09 13:09:13
  法院门口的大标语写着:让人民群众感到公平正义!似乎只预示了某种让人不安的东西。然后事情的发展果然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进入法律的地盘就像进入盘丝洞里的迷宫,熙熙攘攘的挤满了各色人等。一切简单的事情都无法简单解决;一切正确与错误,正义与邪恶都失去了意义,个人的冤屈在法律条文面前渺小到了可以忽略不计,各种文字游戏才能决定你的命运。而难以理解的法律条文到了不同法律工作者手中又会有完全不同的玩法。各种条文和司法惯例经过技巧娴熟而又魔幻般的解释和翻译后再与金钱、利益、胜负、人物与角色一起形成盘根错节。一切都身不由己,一切都前途未卜,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比预测世界杯冠军更加困难!

  下午2点,在昆明闹市区居民小区深处的一个民房里,门口大牌上子写着‘**司法鉴定中心’。我问一位负责人:你们收费有没有明细?一位醉眼迷离的负责人说:我们这是国家收费标准!
  我说:你给我开一个明细出来。
  醉醺醺的负责人用不清晰的口齿说:我们只给法院开,不给你开,要检测就检测,不检测你走!
  这个真没办法,提诉状必须走司法鉴定,我选的鉴定机构法院不认,法院拿出一个机构清单让你选,但只能选2次,第一次选了这家结果就是如此。没关系你还可以抽第二次生死签,很公平。就像玩俄罗斯轮盘赌,把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扣动扳机,我鼓起勇气选择了第二家。为了避免再碰到醉酒男这样的尴尬,我不再去他们公司现场,电话里约好并交了一万八千以后,最终定了检测时间。
  总想起小时候的课本,盼望着、盼望着,春天来了!
  为等检测的这一天可真实不容易,房屋无法装修保持工地状态半年多,无奈租房成为一名昆漂。这半年多时间里我象行尸走肉一般被各路高人指点着、呵斥着,走完了各种程序,填写各种证据单据合同文档法条堆积如山,就连门口打印社的老板都已经烦我了。终于就差这最后的一哆嗦了。虽然一万八千的司法鉴定费用不便宜,这可是法律上的事,人家是很专业的,都不屑于跟你谈价钱。但正义终将降临,真理即将现身…….可是等等,这画风怎么有点不一样?
  原本想象中是很多戴眼镜的技术人员,扛着各种检测器材,在轰隆作响的机器声中一边测量一边填写各种表格记录数据。
  可是,从远处空手走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的两位上神,一个胖老头和一个瘦年轻人。
  我疑惑的问:技术人员呢?仪器呢?
  胖老头淡定的说:用不着!
  ‘哦,那是下次再用?’我再疑惑的问。
  ‘就这一次,一会就完!’胖老头继续淡定。
  我可是真的无法淡定了,脑子里反复出现的竟然是一句英文。
  我这边是单枪匹马,居然之家那边有律师、经理、助理、监理、总理等各色人等,可谓兵强马壮,站满了一屋子,害得我一直在找紧紧急逃生路线。
  当二位大神开始用他们的眼睛和手指头对房屋做技术鉴定的时候,居然之家的律师开始发威,指着我责问当初为何同意打断钢筋又不认账。无法淡定的我开始辩解:我可从来没有让你们打断钢筋你们的人等我出去偷偷打断然后把钢筋藏起来了还骗我验收签字…….
  突然不知为何一边的胖老头上神恼了,发一声断喝:住嘴!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那一瞬间我凌乱了,竟然开始思考人生:我是谁?我为什么存在?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中午吃什么?…….等我回过味来发现我正在大叫:你退我钱给我发票!当然这是一个口误,退钱了为什么还要发票?但房间里顿时大乱,从政治思想教育宣传大片变成一出鸡飞狗跳的闹剧。我只记得最后的一个情节是我堵住电梯门大喊:你们谁也别走给我退钱给我发票!而小个年轻上神不断说:你以为我们昆明人都是骗子?
  当了半年多昆漂无法装修,用无数哆嗦换来的最后一哆嗦,结果除了得到一声‘住嘴’的断喝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仔细算一下这2个字可不便宜,字字千金,比黑社会收保护费都来钱快,真后悔没有学法律。当然这一切都只是表面现象,里面有太多信息量。诸位上神们的想法可能是:你是打官司的是你来求我还跟我墨迹个屁我让你住嘴是给你面子!我当然知道是我在求你,也知道这个钱最后可以由对方出,也相信你们的行业里面风情万种,但无奈我就是不解风情。
  抽到2次死签的后果当然很严重,一审里对我下的断语是:‘不配合司法鉴定’。
  我本无心说笑话,谁知笑话逼人来。后面的故事更精彩。


  满屋人的一阵大笑,让我顿时开悟,脸皮的厚度才是关键。

  一审败诉之后,我跟一家装修公司聊天提到居然之家‘不慎打断钢筋’的说法。所有人不仅对我的遭遇没有表示同情与安慰,反而哈哈大笑说‘别逗了,钢筋还能不慎打断?’我很严肃的解释我没说笑话这是法庭判决是真事,对方看到我的严肃表情更加哈哈大笑,房间里顿时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直到此时我才感觉到——这个案件的关键是居然之家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不慎打断钢筋’居然之家在法庭上强调的这句话根本不存在合理与否,因为它从语法上是一个病句。就像:我不慎去理了一个发、我不慎做了一个手术、我不慎考上了重点大学,都是病句。因为这些事本质上必须有强烈的主观意愿和付出劳动和努力才能做到,跟‘不慎’这样的形容词是矛盾的。打断钢筋是一件极费力的工作,必须使用专用工具、很多人花很长时间费很大力气才能完成。后来旁边的邻居跟我说打断钢筋的时候发出的巨大的噪音让旁边屋子半天时间根本无法呆人。这怎么可能是‘不慎’?

  ——我理发的时候不慎划伤了头皮、我做手术的时候医生不慎打错了剂量、我考上重点大学但是不慎填错了志愿——这些才是‘不慎’的合理的用法。居然之家当然有‘不慎’的地方:他们故意欺骗客户的时候‘不慎’让对方发现了事实真相。但他们却说‘不慎打断了钢筋’,脸皮厚到了足以让同行以为这是一个笑话。

  当然这不是唯一的笑话,居然之家的整个表演几乎都把‘无耻’升级到了‘笑话’:

  1)打断钢筋后,居然之家的第一个反应是发微信诱导我说这很正常没事,我差点相信他们的说法。后来实在拖不过去才说我给你补补就算了。而居然之家根本没有房屋维修的资格,我当然拒绝。法庭上居然之家声称:你拒绝了我的维修建议所以你负全责。大致相当于出租车司机违章驾驶把客人撞伤了以后,说我们家有药给你抹点你不必去医院了,你不接受治疗伤了活该。

  2)发现打断钢筋后为避免更多损害我立即要求停工。而居然之家在法庭上称:因为你要求停工和收回钥匙,合同已经取消,我们不再承担任何责任。大致相当于出租车闯红灯撞伤乘客后乘客立即下车,出租车司机说既然你已经下车我就与你无关了。

  3)到处做广告宣称‘先行赔付’的居然之家到了法庭上罗列账目说我虽然只干了2天,但这2天的施工付出了极大的成本,要求作为被害方的我支付超过合同额一半的8000块钱给它。大致相当于出租车刚起步开出10米就撞伤乘客进了医院,可是司机要求乘客必须支付全程的油费。

  奸商横行天下的通行证当然是无耻,俗话说无耻近乎勇,但是我不得不佩服居然之家,你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把无耻做到如此地步?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你在法庭上一字一句读出这些语句?居然之家的无耻还没有到头,二审他们还有很大的表演空间继续突破他们的无耻底线。所以本案的关键是:居然之家,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从居然之家的角度看,我可以花多少倍的钱跟你打一场官司,用强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法律武器碾压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弱势群体。但是作为‘弱势群体’的我来看,威严忽其上的巨富大佬脱光衣服满地打滚的整套表演精彩绝伦。再加上冠冕堂皇的一审法官与黑幕重重的司法鉴定,甚至观看他们表演的欲望超过了我维权的欲望。现在我拭目以待二审结果,如果二审维持原判,我当然还会继续上诉到检察院,让整个系统都出来表演一番一定会更精彩。
作者:不忍离别2017 时间:2018-08-11 02:50:37
  骗子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