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声”关于某教育局副局长的道歉的报道稍微还有点不中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06 16:17:09 点击:1028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对某地某区教育局某副局长的道歉情况,央广的“中国之声”进行了采访报道。从所见的几家网站报道稿一样来看,应该是“中国之声”第一时间作了报道。报道阐明了以下情况:1.已向群众代表道歉;2.群众代表表示接受了道歉并希望解决问题;3.当初导致群众到教育局座谈解决学区划分的缘由。

  这个报道帮大家了解了事情的后续发生情况,第一次将道歉事实展示在大家面前。在假日期间,找人尤其找陌生人相对不易,要做好采访自然相当不易,短时间内就做好采访更不易。不知是否受此影响,报道略存了瑕疵,按河南话一一最中原也很本源的中华文化中的正宗源头话一一说,还稍微有点不中。

  比如,原先的对话沟通会有100多名群众或群众代表参会,但关于此次的道歉会报道仅采记了关大姐一个人不知在开会时还是在开会后的谈话。尽管在南关区采录关大姐的话能够反映代表性,但在聚焦性尤其道歉对象的聚焦性上还是有点欠缺的,因为当时被冒犯、威胁的不仅是泛泛的在场群众,更有一个更具体更实在的人,即那位被“把他(她)问一下”的他(她)。他(她)不仅是群众之一,更是个被直接威胁的人,有没有向他(她)道歉,或者说,在向群众道歉的同时,专门地向他(她)表示一下道歉呢?

  群众、人民一向很容易被看作是一个虚指的概念,常常在有具体、实际的利益时,群众、人民才和显性的群众之一、人民之一一起才易被显影显像些,呈现出似乎不虚的面貌。

  向群众道歉是向一个虚体道歉还是向一个实体道歉呢?

  不同的认为,状况和结果是不一样的。

  当认为是向一个虚体道歉时,做做样子便易是很容易发生的事,随便找两个人顶事道个歉甚至就发篇稿子连人都不面对就是这种表现。

  在南关的这个事中,群众实际是实体的,其不仅表明在被学校区划调整影响的区域里,更被体现在百余人参加对话沟通会里。群众不仅是个概念,更是活生生的群体而在的人。

  在南关这个事的场景中,不仅有被具体直接威胁的某个人,更有由这个群众之一构成、组成的群众体。在一个社会,尤其各方面还并不健全发达的社会,若要求每一个群众之一都受到尊重、重视多少有点不太现实,对此甚至可能官民两头的人都会显出不适应,因不知手足怎措而陷入这错那错。社会管理是对社会负有责任的管理。在社会已有一定基础的情况下,作为群众之一,是否应反过来受到社会管理者尤其社会的公共管理者故意的、无视职责(这职责最起码包括维护公共权益这一职责)的恶意威胁呢?关于不应如此是否可任意地被再破坏、再践踏呢?是否这样后可无道歉、无歉意呢?

  具结悔过已是恶果已成已存后的事。悔过说到底是自省行为而不一定是道歉行为。当社会或作为社会主体的群众、人民在受伤害尤其故意伤害后,可不被道歉时,其易是怎样一个结局?是被尊重的还易是被不当回事的?是一个天生付代价的的甘受体还是一个付代价也要付得有说法的尊严体?

  故意、恶意毁损群众之一、人民之一的正当尊严、合法权利常常是历史上喜耍权威者破损群众、人民尊严的初始,这样的权威者无发展群众、人民正当权益的意愿和能力,却不乏提高自己相对高度的追求,如此,用贬低群众、人民的尊严来弄出高度、显现相对高度往往作为方便法门被大加采用。所以封建社会普遍有跪拜,越威严的地方越有跪拜。清朝甚至嫌跪拜不够,还给人套上马蹄袖。

  正当权利的正常拥有和正常正当显现就能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想象不到的发展变化、丰硕成果,这不仅为历史所证明,更为新中国相应时期包括改革开放后的时期所证明,相应的巨大成就不仅是技术及其力量所铸就。看不到这一点,不仅我们经济易回到从前,人的处境也易回到故往。

  “群众”这个词相对“人民”,身体还明显地在那里。但就群众的概念而言,它是群聚群集而存而在的个体,除了人、群聚群集而存而在这一点外,其个体及个体间的千差万别更显现于外。但人的共同又是那样显然,所以历史才进一步发展出人民及人民群众一词。所以,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群众”这一状态还只是“人民”这一状态的初级形式。

  历史上,人民易见诸辞端,群众散存于社会。我们虽是人民之一但更习惯和自觉于群众之一的角色和存在状态。而群众在历史上就是想重视、愿重视时才会被重视的,而不想、不愿重视就易被忽视和不当回事的。我们国家现在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易被人家简称为人民中国。但我们是否已改变历史的惯常,由天然的群众之一也开始习惯做人民之一了呢?

  从南关的这一件事看,拜历史及行政发展史所赐,我们的官是相当会做官的,甚至有官员更做出官派官威并自然地使之显出焰的姿态。但作为群众,相较而言,我们多少还显得并不太会做群众、人民,尤其表现在做群众代表这一块,而人民代表呢,就更无形迹。

  恕一个普通人在此认为,大姐在展现宽宏大量时,未充分而恰当地履行群众代表的职责,在说原谅时过于代替群众说了,如果说“我个人表示原谅,但你(或您)的道歉我须转告委托我的群众再说”是否更好些呢?代表会有代替的内容,但这代替更基于委托和授权而言。


打赏

53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五昧离火 时间:2019-05-07 10:26:34
作者:书海儿儿 时间:2019-05-07 11:22:03
  官员的嘴脸都是这样, 无所谓。但是这个泼妇居然是吉林省劳动模范。这正是:西有奔驰女,东有省劳模。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09 12:35:49
  “中(zhong,第三声或其他河南话音调)不中?”,这话至今显现在河南中原大地的日常。从它相当亘古持恒地流传看,这样的流传有着一种不偶然性。

  有人说,中国之所以叫中国,是因为中国人自认为自己的国家是中央之国。

  这说法对不对?

  实际从瓷器为什么被西方人叫作china以及为什么中国被西方人叫作china中可见答案。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09 12:37:24
  瓷器为什么被叫china,应因为在早期到我国来买瓷器的西方人看来,它出产在一个叫昌南的地方,他们认为这是昌南货;或者说昌南的瓷器最好最有代表性,他们最喜欢买,并以拥有它为荣,就象我们买个东西,牌子比东西本身在人际对话中显得更响亮、更被注意一样。久而久之,瓷器就被叫作china了。而中国相当长时间最特别的东西是什么呢?在西方人看来是瓷器(现在还是!)。自然丝绸也是,但丝绸长期位列奢侈品,不象一些古代外销瓷所显示瓷器还能位列不算奢侈品的日常用品,相较而言,瓷器更有普及性,更有在大众认知层面的代表性。因此,中国在西方人那里有china这样的称号也就自然而然了。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09 12:39:21
  代表性的内容易成为别称,不仅显现西方人的认知里,实际几乎哪儿的人都不例外,否则世间各地怎么都会有人的外号这东西呢?

  大家知道,“国”在古语中有地方的意思。现在所称的河南那地方,即使如今给人最强烈的与众不同的印象依旧是,当地人说话经常“中不中?”、“中!”,更不用说古时候了。如此古人说起那地方自然更易把它认作“那个说中的地方”,就象我们现在和人聊天、问路时,说到某个地方时想不起那名时经常会说“那有什么什么的地方”一样,久而久之,“那说中的地方”并被文化人简化作“中国”的说法自然更如china一般流传。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09 12:40:29
  古代中国的发展基本以现今河南一带的中原为核心,如此,国家还不更被带着叫做中国吗?别忘了历朝历代中国都不是我们国家的大名,而是小名,或者说一般的、日常称呼。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09 12:42:48
  自然,不排除古代帝王及文人基于权势及优势的显现需要,把俗文化的内容裁剪、拔高,甚至不排除他们自作误解并基于各种各样原因作诸如中央之国的宣扬。但不能因此而反概原始、反盖原基。原基性的文化实际更存于生活的实际,就如同这“中不中?”鲜活长存于河南一带的中原一样。

  “中不中?”,这是古今河南一带的中原人在日常中的高频语。它显现的与其说是反问、自问、再问,不如说是一种衡量。古代中原为何强大,您能说没有这“中不中?”衡量的功效和成效?

  河南话中的意涵而不是中间的中的意涵实际贯穿于中华文化,否则也不易有那么多优秀的东西。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09 12:44:21
  而很早很早之前那地方的人为什么偏偏在日常说“中不中?”并用它作衡量,而不说诸如“可不可?”之类的呢?这无疑是一个疑问,但不管它是个怎样的疑问,都很难否定它是一种文化选择的结果,并因这文化选择里包含的内容强大而长久流传。

  只是它的意涵是否已被现代的我们忘记包括河南人忘记呢?
作者:cimspaper 时间:2019-05-10 11:13:14
  道歉不真诚,就没有实际意义!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16 12:56:22
  贴子也会沉……

  “天天向上”里有道理。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18 13:27:54
  “不中咋的?”,请问正宗河南话里有这样的话吗?
楼主普人壹 时间:2019-05-22 14:06:19
  @普人壹 2019-05-18 13:27:54
  “不中咋的?”,请问正宗河南话里有这样的话吗?
  -----------------------------
  有哪位河南朋友能帮解一下这一事实题和文化学上的题?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