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华商之都法治营商环境之二:何时斩断侵害民营企业家人身财产权之手?(转载)

楼主:dulinewsec 时间:2019-06-06 23:16:14 点击:288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按语:有恒产者有恒心。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做好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离不开法治,改革开放越深入越要强调法治。保护产权就是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就是保护生产力。保护民营企业家的人身财产权益不受侵犯,成为建设现代法治国家的重要标志。
  优化营商环境,关键就在于依靠法治规范政府公共权力和民商权益的边界,尊重市场经济规律与产权制度,在法治框架内调整各类市场主体的利益关系。面对当前人类构建命运共同体,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新时代,全球化对于凌驾在政府法治与企业营商环境建设之上的滥用公权是零容忍的。因此重中之重的工作就是要更好地发挥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保障作用。鉴于此,高真智库将关注的目光聚焦三商之源华商之都商丘市,透过女民营企业家干良慧与耿静的境遇,进而坚持问题导向,探秘中原人文法治建设的历史与源头活水。

  关注华商之都:何时斩断侵害民营企业家人身财产权幕后黑手?


  

  2019年3月,是尊重妇女权益的节日及全国两会期间,而作为商丘市土生土长的女企业主干良慧却再次受到不法骚扰。十年来,她极度缺乏安全感。
  身为创业者,干良慧与耿静遇到的营商环境问题有所不同。耿静投资夏邑蒙受缧绁之祸,暴露的问题是企业民商权力与政府公权力的边界不清。而干良慧创办宁陵县乔园家具沙发厂,却不知得罪了什么人,最终遭遇企业被强制拆毁,人身权益受迫害与企业财产权被侵占。
  干良慧告诉笔者,她的企业不仅社会效益显著,而且企业项目扩建前景看好,已经是被省、市、县等政府部门审批立项与备案许可的企业。2009年6月,她去宁陵县城郊乡政府申报项目,在回家的路上被宁陵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民警带到派出所非法拘禁了1天多。尽管如此,宁陵县乔园家具沙发厂从2009年6月至2010年4月并未因此停产,而且向政府交纳了企业土地意向金100万元(其中扩建厂房50万元,综合楼50万元),扩建项目完成了发改委备案审批、立项、环评、可研等全部手续。然而,2010年4月30日她的企业被强制拆毁。
  据反映,当天早上6点左右,两名身着警服、一名身着便衣的警官,以“订制办公家具为名”,将干良慧带到城郊乡派出所拘禁了起来,之后干良慧被转移到一村民家中。直到第二天10点左右,才放干良慧回到厂里,却已是一片狼藉。
  一个企业就这样被“毁尸灭迹”。宁陵县人民政府后来又以宁政(2010)30号政府文件,注销干良慧创办企业占用的房屋权属证书。企业用地亦被政府“征收”,用于商业地产的开发。干良慧一家人沦为无业游民。
  屋漏偏遇连阴雨。干良慧被强权侵占了企业与家园,却陷入另一种算计。“张民立以桐柏县鸿运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开封项目部的名义”,委托干良慧及其儿子王某给中铁大桥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连霍改扩建项目供应碎石。张民立与张德杰以该公司开封项目部的名义,为干良慧的儿子王某出具了《委托书》,同干良慧签订了《供土协议》。干良慧垫付资金240多万元履行了供应碎石与土方的协议,却遭到拒付合同款项。干良慧多次讨要欠款,期间被当地刑满释放人员尚某故意伤害已构成轻伤。张民立被干良慧起诉到法院,始终辩称行凶者尚某是合同相对人。而且在判决生效后也拒不支付所欠款项,实在是令人费解。
  编后:干良慧企业产权一直被侵占着,人身受到伤害,自由受到监视,近十年来无法正常干事与创业。她多次找有关领导要求赔偿损失、恢复重建生产,但都没有结果。她不知道得罪的是什么人,谁又有权力动用政府与公安机关对企业发展滥用生杀予夺大权呢?截至目前,她不知道她企业经营权、财产权及其人身权被侵害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渴望自由与创业的干良慧不得不提起行政诉讼。然而,自2019年5月7日至27日,她连续多次到民权县法院依法立案。办案法官既不依法出具注明收到日期的书面凭证,也不作出立案登记,或者不予立案裁定。据反映,办案者不仅违规无端增加当事人诉累,而且给被告人通风报信。这样的营商环境想想都令人恐怖,又怎能使企业家有安全感呢?

打赏

1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dulinewsec 时间:2019-06-08 11:21:45

  
我要评论
楼主dulinewsec 时间:2019-07-27 09:13:16
  聚焦问诊商丘好人缧绁之祸
  ——但愿英雄不再流泪

  从《民权静静百变成蝶,投资夏邑遭遇缧绁之祸》经媒体公开发表,到舆论定性为“商丘好人”与社会企业家,发生在美女CEO巾帼英雄耿静身上的这起冤假错案逐渐明朗了起来。高真智库的关注,也始终聚焦在对人文商丘的解读。

  

  毋庸置疑,一个社会提倡什么,就会有与之相应的社会风尚;一个时代鼓励什么,就会有与之相应的主流价值。当前,“商丘好人”群体现象已经引发了社会各界的热议和礼赞,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
  近年来,商丘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和切实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好人好事、凡人善举如雨后春笋,形成了“商丘好人”道德品牌、文化品牌,引发了社会各界点赞;学习好人、崇尚好人、善待好人、争做好人在全市落地生根,弘扬和凝聚了社会正能量。截止目前,商丘各行各业涌现“商丘好人”12600多名,800多人的事迹被中央、省级媒体报道,117人入选“中国好人榜”候选人,22人荣登“中国好人榜”,27人荣登“河南好人榜,7人分别被评为全国、全省道德模范或道德模范提名奖。
  2014年7月14日,《人民日报》在第1版显著位置刊发消息《政府建机制扶持 企业出资金赞助 商丘好人不吃亏》,同时在第6版头题位置刊发长篇通讯《商丘事有人管、难有人帮、苦有人问、喜有人贺 好人好事 向上向善》,详细报道了商丘市不断完善“商丘好人”推选、宣传、回访、扶助等长效机制的经验。
  《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等全国主流媒体的持续关注,使“商丘好人”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成为一种独特的群体现象。中央、省委也高度关注“商丘好人”道德品牌建设,各级领导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鼓励和鞭策。
  然而,在这个贵德至善的三商之源、华商之都,也有极个别好人难当的现象。
  2014年7月24日,河南商丘市一位年仅28岁的美女老板向新疆巴里坤贫困家庭学生捐赠价值100万元的2000件羽绒服。这位老板就是作为商丘好人与社会企业家的耿静。她是商丘市委领导、宣传部门肯定的商丘好人,后来却遭遇缧绁之祸,客观上亟待人们坚持问题导向,进而找到打造商道善盟的突破口。

  公安与法院未查明公权是否被偏私任性滥用
  耿静从事的社会企业项目投融资,也是政府招商引资与服务民生之需。据夏邑县政府与耿静签订的合同,可以看到有明确预期的投资规模、产值、利税与安排就业等社会效益。据夏邑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牵头,组织财政、住建、国土局等部门的测量、评估,耿静对当地投资资金已达到合同约定的60%,金额约为1.13亿元(其中还不包括各项设备)。
  作为社会企业家,耿静对该项目投融资从未占有。而是将资金投入产业涵盖服装贸易、房地产、物业等企业多元化发展的投融资运营体系当中,并以项目预计利润全部让利于民。遭遇牢狱之灾的根本原因在于,极个别公职人员与其产生了利益冲突与纠纷。对此,耿静已提起诉讼指控夏邑县公安机关涉嫌公权偏私与任性滥用。这一指控也被相关司法文书印证。据夏邑县法院(2018)豫1426刑初363号判决书显示现:该县财政局干部高某,2014年4月以来就帮助其丈夫袁某协助耿静公众筹资。在业务方面,袁某与耿静纠纷始于2014年6-7月。高某于2014年12月1日在家中、2日在中部集团二楼召开会议,统一口径决定让谁“进监狱”问题,并再三请参会人隐瞒真相:“我叫我叔叔赵(找)梁书记说情。” 据夏邑县公安局卷宗显示:是袁某2014年12月2日通过上门报案,控告耿静“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
  随后,网上媒体一些偏激舆论,甚至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被煽动到政府门前集会上访。最终迫使有关部门以公权力染指民商事纠纷,可见党委、政府与司法机关受到怎样的舆论影响。
  自2019年2月,媒体公开披露了耿静遭遇的冤假错案。随后耿静本人也对公安机关涉嫌插手民商事纠纷提起行政诉讼,并将夏邑县人民政府列为了第三人。时至今日,公安机关作为被告始终未曾就公职人员是否滥用职权进行说明、答辩。商丘市人民法院最终以(2019)豫14行终70号终审裁定为不予受理。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豫14刑初19号刑事判决,所依据的主要鉴定是夏邑县公安机关委托出具的审计报告。而该报告本身就存有诸多的错漏与自相矛盾。司法机关涉嫌公权偏私与任性滥用,插手民商事的清算以及投融资客户之间的账目审计。
  耿静从事的社会企业并非金融业,也没有对外发放贷款,只是依据市场经济规律,遵照民商法筹融产业发展资金。这本属民事行为并非法律所禁止,却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金融诈骗罪判处刑罚,明显属适用法律不当。尤其当前,我国已由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亟待强化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改革过去“重刑轻民”的法律监督格局。同时需要强化纪检、监察机关对公职人员的监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