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阳新:村干部殴打小学校长“我被村支书、村委员恶意殴打,事发近两个月,仍讨不到

楼主:p闲云野鹤8 时间:2019-06-17 21:58:07 点击:86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被村支书、村委员恶意殴打,事发近两个月,仍讨不到一个公平的说法!”6月16日,湖北省阳新县白沙镇梁公铺村小学校长梁德米再次向记者投诉,满腔悲愤。
  今年43岁的梁德米,担任小学校长多年。他爱岗敬业,多次受到上级表彰,2017年被白沙镇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村干部施暴,村委会办公楼内殴打小学校长
  2019年3月,阳新县调整农村小学布局,将周边5所小学合并到梁公铺小学集中办学。然而,梁公铺小学门前有一所成为危房的村卫生室,摇摇欲坠,威胁到全体师生的安全。身为校长,梁德米多次找梁公铺村党支部书记何祥锦(白沙镇综合执法中队党支部书记,下派该村挂职)反映情况,请求拆除危房。
  2019年4月21日,梁德米给何祥锦打电话,再次请求拆除村卫生室危房。话未说完,何祥锦就挂断了电话。第二天(4月22日)下午5时许,梁德米听说何祥锦在村委会办公楼(党员群众活动中心)开会,就赶过去说:“昨天,你挂断了我的电话,今天只好当面向你汇报。你老说忙,不能只知道吃吃喝喝与放纵违法乱纪的事情,村委应一届比一届做点实事……”何祥锦当即起身,气势汹汹地抓住梁德米的胸脯一推,使劲勒住他的脖子,一边拳击一边说:“你说,说个么裸(方言,有骂人的意思)?”随后,两人被群众分开。
  没有想到,梁公铺村村委委员梁锦(现年34岁)突然跳上办公桌,飞身扑下,用不锈钢保温茶杯猛击梁德米的脑袋,致使梁德米头部受伤,不锈钢茶杯变形损坏。接着,梁锦又拿起玻璃烟灰缸,准备继续砸打梁德米,被在场村民梁传武、梁传胜、梁大洋等人拉开。
  梁德米被打之后,电话报警,然后赶到镇政府大院向镇党委书记毛卫平报告了自己被殴打的经过。随后,头痛欲裂,赶到大冶市人民医院检查治疗。
  5月8日下午,分管梁公铺村的片警明警官让梁德米去派出所调解。他从医院赶去,不同意调解,却遭到要被拘留的待遇。梁德米说:“明警官安排人验了我的血、抽走我的腰带、缴了我的手机手表等,将我关在迅问室里,说何支书等人指控我也动手了,也要拘留我。我说派出所应该找出监控录像还原事实真相,如果我动手了,请立即拘留我。村干部说监控录像被雷打坏了,不能仅仅听他们说。明警官又改口说调查了相关人员,监控录像已坏了1年多。我说,那将录像机拿出来,什么时候坏的,技术部门可以检测出来……派出所没有办法,3个小时以后才将我放出来。”
  5月11日下午,何祥锦、梁锦想调解,带领另外5个做证梁德米也动手了的人一起,与梁德米沟通,其中几个人说他们其实不在第一现场,没有看到梁德米也动手。梁德米要求他们去派出所做补充笔录,澄清事实真相,却被派出所拒绝。


  经医生检查,梁德米治疗了25天才出院。
  自己作为小学校长、优秀共产党员,到村委会反映工作情况,反遭村干部殴打,不得到一个合理的说法,今后如何抬头做人?如何有颜脸面对师生与乡亲们?不愿意接受调解,反面临着被拘留的危险。梁德米感到十分的伤心与愤怒,于是向媒体投诉。
  事出有因:牵扯后山盗挖砂石案
  2019年5月9日,武汉某报一记者曾到阳新县白沙镇了解相关情况。
  刚进梁公铺村村口,记者就遇到五六个村民,向记者递交举报材料。村民梁传家、梁传贵举报原村支书梁谦文等挪用公款、威胁殴打村民。村民梁耀华、梁谦敏举报村干部涉贪、涉恶、涉霸,一手遮天,称霸一方。村民梁传武举报村委会财务管理混乱,村干部大肆敛财。村民梁传斌举报村干部欺压村民,敲诈勒索,用武力打人……而上级进行包庇,只将原村支书梁谦文降为村主任。去年,梁谦文通过运作,还让自己的房侄梁锦当上了村委员,计划以后接他的官位。
  记者将材料一一收下。
  说起小学校长梁德米被殴打一事,村民七嘴八舌地说,梁校长是个直性子,几次警告村干部不要纵容“关系户”到后山挖砂牟利。何祥锦与梁锦忌恨梁校长,早就想动手打他!如2019年1月下旬的一天晚上,白沙镇城管中队到现场抓住了十几台盗挖砂石的车辆,何祥锦让梁德米开车送他过去,经过说情给放行了。事后,梁德米劝何祥锦催促镇政府抓紧办理下来合法手续,何祥锦一脸不高兴。


  在梁公铺村后山,记者看到,200余亩山场被开膛破肚,砂石开采体量巨大。现场没人,停放着一台挖掘机。看样子,最近仍在采挖。
  村民说,黄石市、阳新县近两年严禁采挖河砂、江砂,导致这里的石头与山砂很走俏,村干部与一伙人勾结,盗挖后山的砂石,破坏山林,据说牟利超过1000万元。
  当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梁公铺村村委会(党员群众活动中心)。很不巧,村支书何祥锦、村委委员梁锦均不在。值班人员说,他们外出开会了。
  在该村党员活动中心,记者了解到,那个打人的“梁委员”梁锦,分管梁公铺村土管、城建、民调政法、安全生产等工作。梁公铺村后山采砂之事,也是他分管。有村民透露,梁锦的家族势力很大,两个堂兄是黑恶分子,都被判刑,一般村民很怕他。
  随后,记者来到白沙镇派出所。据一位姓明的警官介绍,该所已对梁德米在村委会被打一事立案调查,初步认定是治安事件。经询问多名证人,证实村干部梁锦用不锈钢水杯打了梁德米,但梁德米也动了手。记者问:能否查看村委会的监控录像?明警官说,村委会的监控电脑主机坏了,查看不了。
  在白沙镇政府信访办,一位干部告诉笔者,白沙镇计划在梁公铺村的后山建设工业园,相关手续与工作正在推进中。至于梁德米在村委会被打一事,镇里的态度是调解,希望梁德米与何祥锦、梁锦能够握手言和,化干戈为玉帛。
  然而,梁德米拒绝接受这种无原则的调解。他说,调解可以,前提是为民除害,至少要将梁锦撤职,并让相关人员到派出所作出澄清事实真相的补充证明。
  2019年5月25日8时,白沙镇党委书记毛卫平给武汉记者打电话,承诺亲自来迅速处理梁德米被打一案。
  有村干部给梁德米说,村主任梁谦文想保自己的房侄梁锦,到处活动求情,不想走司法程序。
  直到6月5日,白沙镇党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易蔚说受毛书记的委托,组织何祥锦、梁锦等人与梁德米一起进行调解。梁德米说不走司法程序可以,但坚持要将梁锦撤职。调解没有成功。
  6月13日,梁德米了解到,梁锦不但没有被撤职,反而作为入党积极分子到白沙镇党委、政府进行培训。梁德米非常气愤,打电话给易蔚副书记:“梁锦打人打得好啊,没有经过全村所有党员的同意,还作为入党积极分子参加培训,准备入党提拔,这包庇也太明显了吧……”易蔚副书记说他来了解一下。
  11ca650145324dd9a29f1b7d9be41319.jpg
  6月16日下午5时,梁德米的弟弟梁德康给易蔚副书记发短信,咨询到底怎么处理他哥哥被打一案。至发稿时为止,没有得到易蔚副书记的回复。
  白沙镇政府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梁公铺村后山的砂石成了一些干部的小金库,何祥锦、梁锦都是直接管理者,与镇政府、派出所的个别人和盗挖者有着分不清的关系,是同一利益链的共同体。拔出萝卜带出泥,谁会依法严肃处理何祥锦、梁锦?不会的。这是梁德米校长被打却迟迟得不到公正说法的主要内幕!”
  截至发稿前夕,梁德米明确告诉笔者——“我作为一名基层共产党员,一个穷教师,无权无钱,但我认理:一些盗挖砂石的人在大肆毁灭土地,加上危房严重威胁到全体师生的安全,我好心提意见,却被村支书与村干部在村委会里恶毒殴打。这样的案件在全国闻所未闻,性质恶劣!这难道不是典型的村霸和黑恶势力吗?现在又有领导袒护包庇,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不是典型的保护伞吗?如果不严肃惩处打人凶手梁锦,我宁可做个‘男秋菊’,不当小学校长,哪怕卖房子也要到逐级去上访,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不相信,在全国如火如荼扫黑除恶的斗争阶段,白沙镇梁公铺村是一个法外之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