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工智能如何瓦解拐卖儿童案:技术向善

楼主:苗洪 时间:2019-06-24 02:41:32 点击:28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新闻背景:过去,一些拐卖儿童案会陷入僵局,真相被掩藏,充满悬念。警察有时会被困在迷宫中,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现在,由于人工智能的介入,四川、广东等地,先后有8名被拐多年的儿童被重新找到。最新的案例是一起发生在深圳罗湖的绑架儿童案:19年前,孩子被绑架后消失,那时他只有3岁。19年后,他被人工智能找到时,已经是深圳一家餐厅的厨师。这意味着,我们可能站在一个时间的分水岭上:一种犯罪类型正在被技术逐步瓦解。


  人工智能破案的事不是在未来发生的,这件事就发生在昨天。2019年1月25日,一个星期五,四川省公安厅8层的DNA实验室里,近300份DNA样本被录进检验系统中。下午两点多,所有信息都收录完毕,接下来是等待结果。打拐处处长蒋晓玲在办公室里坐不住,她叫上搭档胡丽,两人一块上楼,直接坐在DNA检验系统旁。机器运转得很慢。那个DNA库“比较老”,蒋晓玲的手一直放在仪器旁边的电脑鼠标上,“一会儿刷新一下,一会儿刷新一下”。她很急,想要马上知道结果。

  过去的几年,四川打拐的警察们都在跟一个案子缠斗。最初,只是2014年4月一个四川遂宁的儿童被拐,经过了2个多月的侦查,同年发生在巴中、南充的两个拐卖案被串并到一起。四川省公安厅调度几个市辖的警察成立专案组,称为“426案”。这些案子手法一致、嫌疑人体貌特征接近。线索都指向了王×文。

  他走路有点拖,“但也不是瘸”。7月31日,在四川省达州市渠县老家,王×文被抓了,这次行动有三个男孩被解救。经过进一步审讯,一个惊人的进展出现了:从2008年起,发生在四川多市县总共13起儿童拐卖案,都跟王×文有关。很快,这个系列拐卖案被公安部列为部督案件,但这只是个开始。王×文就是这样一个关节——他不断翻供,拒绝提供中间人的信息。越来越清楚,指望从他这里打开局面并不现实。

  青少年是儿童成长最迅速的时期,孩子的脸一年一个样子。时间每多一天,找到的概率就少了一些。最长的一起拐卖案,有的警察跟了十年,沮丧感一度笼罩着他们。DNA比对已经进行过一次,无功而返。那一次,警察们完全依赖人的经验,从一个人口数据库中,筛出一批儿童,但没有一个中的。——即使是最亲密的父母,对于失踪了多年的孩子,肉眼和记忆也并不可靠。直到人工智能出现。


  2018年11月,上海漕河泾开发区软件园里,腾讯的优图实验室,一台拥有4块GPU的组装电脑开始高速运转。显示屏的编程软件终端界面上,一串串超级长的字符自动生成,动态移动,像一道向上流动的瀑布。这些字符,代表着一个庞大数据库中,与十位在十年前被拐儿童的相似程度。两个小时后,研究员晓程的电脑上生成了10个文件夹压缩包。核实无误后,文件夹压缩包最终被转交到蒋晓玲的手上。每个文件夹里有101张照片。第一张照片是被拐儿童,看着有年头了。像素很低,很模糊,是个只有两三岁的小男孩。剩下的100张照片,是100个13岁左右的儿童,他们以满分100分制降序排列。


  一张照片下写着分数:98.3。这意味着照片里的人与被拐儿童有98.3%的概率是同一个人。提交给四川警方的说明文档中,腾讯团队的汤海鹏做了解释:75分是万分之一阈值,80分是十万分之一阈值,85分是百万分之一阈值。以75分为例,如果两个人脸比对分数超过75,则这两个人脸是“万里挑一的像”。研究员们的看法各不相同。“机器也有bad case。”李博士说,“所有的人工智能都不是百分之百正确,比如说它的识别能力就是95%,在一个千万的集合里,有一两个找不到,我觉得是在算法误差内,很正常。”晓程则相信机器比人坦诚,也比人可靠。从2009年开始从事人脸识别,过去十年的工作给他带来的一个启发是——“它的错肯定是有理由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