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言野语】张扣扣被执行死刑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什么反思?

楼主:天涯海角客1 时间:2019-07-17 23:37:18 点击:58930 回复:21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9 10 11 下页  到页 
作者:痛也不哭iTh 时间:2019-08-28 14:37:10

  我们是法制社会吗


作者:是唯hh一勾 时间:2019-08-28 14:42:00

  当初殴打致死张扣扣之母人命的陈案,参与作案王家的兄弟共三人,为什么同案中的另两个成年人就没有受到刑事追究?独让年令最小的一个顶罪?既使通过解剖证实是最小的打击的是要害部位,但是同案中的两人属于共同犯罪。显然原案判决有重大不公和冤情!


作者:相思3742 时间:2019-08-28 14:48:37

  支持张扣扣,真的汉子!


作者:秀眸0134 时间:2019-08-28 14:57:58

  支持法律


作者:奚赶脊566 时间:2019-08-29 09:27:59

  不公正的判罚,简单粗暴的处理让仇恨的种子深埋,最终爆发,这是一个悲剧,当初的处理者必须追责


我要评论
作者:诤谘等上推下卸 时间:2019-08-29 09:43:49

  支持张扣扣,真的汉子!


作者:公冶蕾甜 时间:2019-08-29 10:39:42

  再有道理感觉也是徒劳的,人们总是纵容过去的,而对于现下的总是紧抓不放,,,
作者:沈思索36994wGa 时间:2019-08-29 11:56:12

  @xigang100 2019-07-19 16:26:46
作者:贾逸豫6693j 时间:2019-08-29 12:49:13

  报复杀人死有余辜


作者:朱樱7412 时间:2019-08-29 13:00:59

  如果当年能够司法公正,杀人偿命。,也不会有现在这个结果。


作者:葛笛桓467 时间:2019-08-30 10:54:43

  王家人杀了张家母亲,政府没有按“杀人赏命”为他们报仇,为何?因为王家找了关系,动了手段,获得了“免死免处罚”的好处!
我要评论
作者:游慰乱776 时间:2019-08-30 11:01:54

  杀母之仇 不共戴天


作者:傅翠微22574s 时间:2019-08-30 11:07:43

  @judge840210 2019-07-18 17:56:05
作者:高盖媒947 时间:2019-08-30 11:21:44

  张QQ算是对多年之前的命案。用自己的方式进那个解决。


作者:梁贞固500498f 时间:2019-08-30 12:52:42

  不是讲刑事案件终身负责么?审判此案的相关人等有没受到相应的惩罚?如果没有,从何谈法律的公正,公平呢?


我要评论
作者:命中注定jjas 时间:2019-08-30 13:06:38

  这个社会以暴制暴不知道是好是坏


我要评论
作者:jj缆畔0920 时间:2019-08-30 13:23:49

  所以老百姓维权是真的很难
作者:伤女tg人小 时间:2019-08-30 22:28:11

  再不公的法律,都是统治者说了算,中国的社会体制就是这样


作者:你明dsfd多 时间:2019-08-30 22:32:32

  提示就是有仇就要尽早报,报晚了不好。


作者:前不顾后dg 时间:2019-08-30 22:41:20

  当初殴打致死张扣扣之母人命的陈案,参与作案王家的兄弟共三人,为什么同案中的另两个成年人就没有受到刑事追究?独让年令最小的一个顶罪?既使通过解剖证实是最小的打击的是要害部位,但是同案中的两人属于共同犯罪。显然原案判决有重大不公和冤情!


我要评论
作者:牧依样画葫芦 时间:2019-08-31 02:13:41

  以人为善,以邻为善是平安幸福的基础。凡事不能做过头,因为小小的矛盾发展成今天的局面,就是处理人与人关系的血的教训。但愿天下人能吸取教训,免灾避祸。


作者:细雨rt湿流 时间:2019-08-31 08:57:00

  一个理想的社会是不会杀孝子和忠臣.
作者:可笑fdsf柔 时间:2019-08-31 10:11:38

  再不公的法律,都是统治者说了算,中国的社会体制就是这样


作者:曾诚成4606y 时间:2019-08-31 10:28:15

  @午夜雨1977 2019-07-20 10:12:03
作者:癌症晚期re 时间:2019-08-31 10:32:55

  既然认定,张扣扣多年的仇恨积压导致心理不正常,为什么不给他做精神鉴定?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太可耻了。这是逻辑之耻,道义之耻,也是法律之耻。


作者:发就是指 时间:2019-08-31 10:37:31

  如果不是当年对王家的轻判,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


作者:jiaxiaohuips 时间:2019-08-31 13:14:11
作者:边谟夕西华 时间:2019-08-31 13:27:30
  -  @午夜雨19772019-07-2010:12:03  怪都想儿子,如果只有女儿这样的事会发生吗?
作者:候一zz辈子 时间:2019-08-31 14:00:22

  张QQ算是对多年之前的命案。用自己的方式进那个解决。


作者:朱相攀287yB 时间:2019-08-31 15:50:27

  我们是法制社会吗  现在不是打黑吗?这事没人去查一查啊,


作者:李省己415pP 时间:2019-08-31 15:58:54

  当年法律要给王家判死刑了,张扣扣也就不会这么做了,类似这样的事太多了,虽然也违法,但是也无奈,不报仇到显得张扣扣没骨气,所以硬可自己也判死刑,也要报这个仇。


我要评论
作者:红玉蝴蝶eXV 时间:2019-08-31 16:05:39

  当年法律要给王家判死刑了,张扣扣也就不会这么做了,类似这样的事太多了,虽然也违法,但是也无奈,不报仇到显得张扣扣没骨气,所以硬可自己也判死刑,也要报这个仇。


作者:孤漠狼YBC 时间:2019-08-31 16:08:52

  再不公的法律,都是统治者说了算,中国的社会体制就是这样


作者:槛花笼鹤hf 时间:2019-09-08 15:45:02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法律只能顾着法律..
作者:支付而和他fh 时间:2019-09-10 21:05:46
  法院不判死刑怎么以正视听?!!!
作者:八十四万人马 时间:2019-09-11 16:05:51
  反思应当是,执法不严,有法不依会出更多的人命,如果张的母亲被杀后,能严格执法,会出现后来的事?
作者:王旭61 时间:2019-09-11 17:50:30
  到此为止吧。  提示就是有仇就要尽早报,报晚了不好。
作者:滔惺谮89 时间:2019-09-12 17:15:02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法律只能顾着法律。
作者:荚陆禾81 时间:2019-09-16 16:28:18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法律只能顾着法律。
作者:ty_白衣寒士 时间:2019-09-16 23:14:30
  张母被杀?法律彰显是为贪腐黑恶服务;是与金钱勾兑相结合…张扣扣手刃親仇司法伪神圣面目出现我似觉可悲!
作者:薄惜文 时间:2019-09-17 15:19:10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法律只能顾着法律。
作者:严蓉蓉32 时间:2019-09-18 16:38:05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法律只能顾着法律。
作者:改柯易叶bnv 时间:2019-09-20 05:23:14
  张扣扣事件,看起来是一个孤立的复仇事件,但是,仔细分析,这却是一个底层民众向拱墅城堡的中产阶级在亮剑的典型案例!  在我们关注案件本身的同时,更应该去关注它为什么会发生,而不是执行了之后,不去追查发生的源头,那么今后类似的事件还会发生?
作者:他玛啦个壁 时间:2019-09-23 23:59:35
  中国人几个别的还是有血性的
作者:他玛啦个壁 时间:2019-09-23 23:59:47
  血性没灭绝
作者:monkeyfocus 时间:2019-09-29 18:56:54
  悲哀悲哀
作者:笑逐颜开495 时间:2019-11-04 16:12:03
  再不公的法律,都是统治者说了算,中国的社会体制就是这样  国家教育我们祖国比作母亲,那么祖国灭忙,赤子为国复仇,他是英雄还是死囚?
作者:消防车470262 时间:2019-11-09 09:17:06
  当初殴打致死张扣扣之母人命的陈案,参与作案王家的兄弟共三人,为什么同案中的另两个成年人就没有受到刑事追究?独让年令最小的一个顶罪?既使通过解剖证实是最小的打击的是要害部位,但是同案中的两人属于共同犯罪。显然原案判决有重大不公和冤情!  如果不是当年对王家的轻判,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
作者:微蚀鸡毛山 时间:2019-11-09 18:54:23
  -  国家教育我们祖国比作母亲,那么祖国灭忙,赤子为国复仇,他是英雄还是死囚?  呵呵,天涯!发帖的是什么东西,自己没数吗?论坛是合理讨论的地方,不是乱带风向的自由地。
作者:雪原千里 时间:2019-11-12 07:46:53
  冤假错案的受害人,不仅仅是被冤枉者自己。
作者:S9左贤忠2l 时间:2019-11-12 13:18:49
  所以老百姓维权是真的很难  提示就是有仇就要尽早报,报晚了不好。
作者:谁把苏杭曲讴太祖 时间:2020-05-31 09:55:50
  @梦游而至 2019-08-01 08:09:19
  楼主,问你:究竟是体制代表法律还是法律代表体制?你说的体制是什么?法律又是什么?再二一次。
  -----------------------------

  

  

  

  

  
  陕西省南郑县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



  公诉机关南郑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男,生于一九五一年八月八日,汉族,小学文化,陕西省南郑县人,农民。住该县王坪乡三门村二组(系本案原告人汪秀萍之夫)。



  委托代理人汪井发,南郑县忍水乡汪家坝村村民(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之妻哥)。



  被告人王正军,男,一九七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陕西省南郑县人,在校学生,住该县王坪乡三门村二组。因伤害致人死亡于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九日被南郑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九月六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南郑县看守所。



  法定代理人兼监护人王自新,男,住址同上,农民(系被告人王正军之父)。



  辩护人吴兴红,南郑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齐向前,南郑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南郑县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王正军犯有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向我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本案被害人死者汪秀萍之夫张福如以要求被告人王正军给其赔偿经济损失为由,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本院审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四日不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合并审理。南郑县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李正平、杨彦军担任国家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原告人张福如及其委托代理人汪井发,被告人王正军及法定代理人兼监护人王自新,辩护人吴兴红、齐向前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作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以南检刑诉字(1996)328号起诉书指控: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七日十九时许,被告人王正军的邻居汪秀萍路过王家门前时,因过往与王家有矛盾,汪便朝被告人之兄王富军脸上吐唾沫,遂引起争吵。被告人王正军闻讯赶到现场也同汪争吵,汪秀萍拿一扁铁在王正军的左额部、左脸部各打一下,被告人即从路边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下,致汪当场倒地于当晚十时许死亡。



  经法医鉴定:死者汪秀萍系钝性外力颅脑损伤而死亡。被告人王正军的上述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请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与委托代理人汪井发共同诉称:由于被告人王正军的犯罪行为,致使汪秀萍死亡,给被害人家庭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要求王正军赔偿汪秀萍死亡的全部丧葬费及赡养、扶养、死亡补偿等经济损失二十五万元。



  被告人王正军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当庭作了供认。庭审中,被告人王正军辩称:当时在现场,由于死者汪秀萍拿钢筋扁铁打我,我出于阻止和义愤才还击了汪一棒。因我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也很想重新做人,请求对我从轻处罚;对民事赔偿问题,我虽愿意赔偿,但确无赔偿能力。



  被告人王正军的法定代理人兼监护人王自新辩称,本案死者汪秀萍在案发的起因上和打架过程中有严重过错责任。案发后,我们负责办理汪秀萍的安葬事宜已花费用八千余元;鉴于我家经济困难,我再给受害方赔偿一千一百元人民币。



  辩护人齐向前、吴兴红共同辩称:被告人王正军在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有一定责任,在案发后被告人王正军能够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偿付死者丧葬费用八千一百三十九元三角,故被告人王正军有一定悔罪表现,建议法庭依照我国《刑法》第十四条第三款之规定,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之妻汪秀萍过往与被告人王正军之母杨桂英关系不睦。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七日十九时许,汪秀萍路过被告人王正军家门前时给王的二哥王富军脸上吐唾沫,引起争吵后被告人王正军闻讯赶到现场,也同汪秀萍争吵并撕打。汪秀萍遂拿一节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王正军即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致汪倒地后于当晚二十二时许汪秀萍死亡。



  经法医鉴定:死者汪秀萍系钝性外力所致颅脑损伤而死亡。案发后,被告人王正军之父王自新代为办理汪秀萍丧葬共花费八千一百三十九元三角。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也为汪秀萍丧葬事宜垫付现金及实物折款共一千一百余元。



  庭审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最后要求被告人王正军给其赔偿经济损失二十四万元人民币;被告人王正军及其法定代理人兼监护人王自新均表示:其家庭经济困难,无力赔偿。经查,被告人王正军家庭困难属实,经本院当庭调解,对附带民事赔偿问题未达成协议。



  上述事实,经调查审理有知情人郭自忠、李丽萍、张福如、张丽波、但小庆、杨桂英、王富军等多人的证言数卷,有现场勘查记录和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和作案工具佐证,被告人王正军亦供认不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正军无视国法,竟因民事纠纷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其行为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正军所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事实存在,罪名成立。



  由于被告人王正军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予赔偿,但鉴于被告人王正军系在校学生,又未成年,且家许经济困难属实,现确无力全额赔偿,故可酌情予以赔偿。



  鉴于被告人王正军在犯罪时尚未满十八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支付死者巨额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责任,应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故对被告人王正军及其辩护人辩请对王正军从轻处罚的意见,经查符合本案实际及法律规定,可酌情予以采纳。



  本院为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十四条第一、三款,第三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正军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刑期自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九日起至二00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止)。



  二、由被告人王正军的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偿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经济损失九千六百三十九元三角(除王自新已支付汪秀萍丧葬费人民币八千一百三十九元三角外,其余一千五百元限王自新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接到判决书之次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判长:刘永生

  审判员:王汉娉

  代审判员:王志钢

  书记员:袁小丽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五日

作者:谁把苏杭曲讴太祖 时间:2020-05-31 10:06:15
  对1996年王正军的判决书之量刑解析(法、理、情)
  一、陕西省南郑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量刑解析

  被告人王正军无视国法,竟因民事纠纷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法定刑幅度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具体量刑过程:

  第一步,确定量刑起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规定,故意伤害致一人死亡的,量刑起点为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第二步,确定基准刑。本案无增加刑罚量的其他犯罪构成事实,故被告人的基准刑为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特别备注:其中,虽然无期徒刑以上起点不适用量刑规范化,但是,毕竟用量刑规范化的思维去看待当时的量刑,可以看出当时量刑还是有一定客观性。

  第三步,根据量刑情节情节基准刑,确定宣告刑。

  (一)提取量刑情节

  1.未满十八周岁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规定。对于未成年人犯罪,应当综合考虑未成年人对犯罪的认识能力、实施犯罪行为的动机和目的、犯罪时的年龄、是否初犯、偶犯、悔罪表现、个人成长经历和一贯表现等情况,予以从宽处罚。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减少基准刑的10%~50%。故本案被告人王正军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应当减少其基准刑的30%较为适当。又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因此,此案宣告基准刑应当减轻至下一档,基准刑确定为有期徒刑的最高档15年为恰当(依凭个人法学专业所学,并不代表法院权威裁判观点,如有不妥,仅供参考)。

  2.被害人过错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规定,对于被害人有过错或者对矛盾激化负有责任的,综合考虑犯罪的性质、案发原因、被害人过错的程度或责任的大小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1)被害人有明显过错或者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的,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故本案对被告人王正军应当减少其基准刑的30%较为适当。

  3.坦白情节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规定,对于坦白情节,综合考虑如实供述罪行的价值、阶段、程度、罪行轻重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1)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2)根据如实供述收集定罪关键证据的,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 故本案对被告人王正军应当减少其基准刑的15%较为适当。

  4.积极赔偿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规定,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积极赔偿但没有取得谅解的,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 故本案对被告人王正军应当减少其基准刑的20%较为适当。

  5.伤害要害部位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规定,有下列情节之一的,可以增加基准刑的20%以下:故意伤害他人头、胸部等要害部位的; 故本案对被告人王正军应当增加其基准刑的10%较为适当。

  以上计算方法,具体列表如下:


  被告人

  王正军

  法定刑

  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量刑起点

  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基准刑

  180个月

  确定宣告刑

  优先情节调解基准刑

  量刑情节

  减少基准刑幅度

  确定减少基准刑

  增加基准刑幅度

  确定增加基准刑


  未成年

  应当从轻或减轻

  下一档





  其他情节调节基准刑

  被害人过错

  40%以下

  30%




  坦白情节

  20%以下

  15%




  积极赔偿

  30%以下

  20%




  头部打击



  20%以下

  10%


  累计

  180x(1+10%-30%-15%-20%)=99个月=8.25年


  拟宣告刑

  99个月


  自由裁量

  9个月


  宣告刑

  90个月=7.5年

  判决结果

  有期徒刑7年6个月


  备注:以上量刑解析意见是个人依据专业所学+网络披露的有限的判决书材料等的局限性材料得出,计算依据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等现行有效的法律法规,大概与陕西省南郑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相吻合,如有出入或者不当之处,纯属学习研判之用,不做他用。

作者:谁把苏杭曲讴太祖 时间:2020-05-31 10:09:11
  为何驳回张福如的申诉?为何对其国家赔偿申请不予受理?
  ——张福如申诉案审判长、申请国家赔偿案审判长答记者问
  新华社西安10月19日电
  新华社记者

  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19日依法驳回申诉人张福如(陕西汉中市“2·15”故意杀人案嫌犯张扣扣之父)对原南郑县人民法院(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提出的申诉,对其申请国家赔偿不予受理,并向其送达了驳回申诉通知书和不予受理案件决定书。随后,新华社记者就公众关注的问题采访了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审理张福如申诉一案的审判长郭建军和负责审查张福如申请国家赔偿案的审判长陈平。

  问:张福如申诉案件原审判决情况如何?

  答:1996年12月5日,陕西省南郑县人民法院对王正军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一案作出一审判决([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法院经审理查明:张福如的妻子汪秀萍过往与王正军的母亲杨桂英关系不睦。1996年8月27日19时许,汪秀萍路过王正军家门前时给王的二哥王富军脸上吐唾沫,引起争吵后王正军闻讯到现场,同汪秀萍争吵撕打。汪秀萍持扁铁在王正军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后,王正军随即捡拾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汪倒地后于当晚22时许死亡。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正军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但鉴于其在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也已代为支付死者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对引发本案有一定过错,故应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同时王正军因其犯罪行为给张福如造成的经济损失也应赔偿,但鉴于王正军系在校学生,且家庭经济困难,故可酌情予以赔偿。

  依照1979年刑法相关条款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被告人王正军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二、由被告王正军的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偿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经济损失9639.3元(除王自新已支付汪秀萍丧葬费人民币8139.3元外,其余1500元限王自新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1997年1月6日,张福如已将剩余的1500元在原审法院领取。

  问:本案案发时王正军是否是未成年人?

  答:经本院审查,本案案发时农村户口管理机关为乡镇人民政府,案发后公安机关提取了户籍管理机关王坪乡人民政府出具的“王正军于1979年4月23日出生”的户籍证明,证明王正军案发时年龄17岁零4个月。本案在南郑县人民法院审理期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和相关证人均未对王正军年龄及该份户籍证明提出异议;本次申诉期间,张福如亦未能提交相关证据推翻该户籍证明,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王正军作案时不满18周岁证据确实充分。

  问:本案是否存在王正军与他人共同伤害被害人、为他人“顶包”的情形?

  答:经本院审查,认定被告人王正军故意伤害被害人的证据,除证人李丽萍、郭自忠、王富军、王自新、杨桂英的证言及被告人王正军的供述外,案发时张福如及其女儿张丽波也在现场,公安机关案发后及时对张福如及其女儿张丽波询问取证。张福如于1996年9月1日、10月18日证明:“案发时,看见汪秀萍用扁铁在王正军头上打了一下,后王正军迎面用木棒朝汪秀萍头上打了一下,致汪倒地后于当晚22时许死亡。”张福如女儿张丽波于1996年9月1日证明:“她回家拿来了一根扁铁和一根扁担,将扁铁交给她妈,将扁担交给她爸,她妈用扁铁打在王正军头上,王头上流着血在路边的柴堆里捡了一根木棒,迎面朝她妈的头上打了一棒,她妈当场就倒在地上。”被告人王正军亦供述汪秀萍持扁铁击打其头面部后,其持木棒击打汪秀萍头部一下,致汪秀萍倒地。证人李丽萍、郭自忠、王富军、王自新、杨桂英均证明伤害致死汪秀萍系王正军一人所为。故现有证据能排除王正军、王富军共同殴打被害人以及王正军替王富军顶包的情形。

  问:本案被告人王正军的行为以故意伤害罪定性是否准确?是否应当以故意杀人罪定性?

  答:经本院审查,从本案起因及案发过程来看,本案是邻里之间因琐事引发;案发当天,被告人王正军是在汪秀萍先持扁铁打伤其头面部并流血后,才临时起意从现场捡拾木棒击打汪秀萍头部一棒,致汪倒地后,再没有继续实施加害行为。故原审判决支持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正军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适用法律正确。王正军的行为不符合故意杀人罪犯罪构成,不能以故意杀人罪定性。

  问:本案是否存在“原审判决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影响公正审判”的情形?是否存在剥夺张福如上诉权的情况?

  答:我院申诉审查阶段发现,原审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确实存在公告填写、庭审笔录签字不规范等情况,但不属于违反法定诉讼程序的情形,没有影响对本案实体的公正处理。我们已要求原审法院加强司法规范化建设工作。

  1996年,南郑县人民法院宣判时,张福如虽口头表示上诉,但之后始终未向该法院或者上级法院提交书面上诉状,也未口头阐明上诉理由和请求,且张福如在原审上诉期满后也领取了判决确定的民事赔偿部分下余的1500元赔偿款。判决生效后,王正军被送交刑罚执行机关执行。张福如在领取赔偿款后长达近22年时间内,从未向原审法院或上级法院反映过其不服原审判决、人民法院有剥夺其诉讼权利的情形,更未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因此不存在原审法院剥夺张福如上诉权的情况。

  问:原审判决赔偿经济损失9639.3元是如何确定的?

  答:原审法院在审理该案时,依照1979年刑法第三十一条“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分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的规定,和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经济损失具体数额时,对丧葬费一般参照当年当地人民政府颁布的职工丧葬费标准,最终作出判处赔偿的数额。陕西省人事厅、陕西省财政厅陕人险发[1995]107号《关于调整省级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死亡后丧葬费标准的通知》规定,陕西省1996年死亡职工丧葬费标准为1500元。所以,原审法院根据王正军的监护人王自新已实际支付被害人家属丧葬费和其他费用8139.3元之外,再赔偿1500元(共计9639.3元),是符合当时的相关规定和实际情况的。

  问:王正军刑罚执行情况如何?

  答:经审查原卷宗及西安中院减刑假释卷宗,本案判决生效后,南郑县法院于1997年3月19日向南郑县公安局送交了执行通知,王正军当日被送到陕西省少年管教所投劳服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9年7月5日作出(1999)西刑二执字第787号刑事裁定书,对罪犯王正军准予减刑一年六个月,余刑执行至2002年2月28日止。2000年7月15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0)西刑二执字第984号刑事裁定书,对罪犯王正军准予假释。2000年8月18日予以释放。王正军实际服刑3年11个月20天。

  我国1979年刑法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的,或者有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减刑以后实际执行的刑期,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第八十一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假释后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假释。”王正军的减刑、假释符合以上法律规定。

  问:为何对张福如申请国家赔偿案作出不予受理决定?

  答:汉中市南郑区(原南郑县)人民法院(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该判决书确定的民事赔偿款项被告人已履行完毕,张福如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亦领取了全部赔偿款。故本案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家赔偿案件立案工作的规定》第一条规定的赔偿案件范围。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家赔偿案件立案工作的规定》第九条的规定,对赔偿请求人张福如的国家赔偿申请不予受理。
作者:谁把苏杭曲讴太祖 时间:2020-05-31 10:19:57
  作者:无名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8578896/answer/76241902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 回 申 诉 通 知 书(2018)陕刑申94号张福如:你因不服陕西省原南郑县人民法院(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和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陕07刑申13号驳回申诉通知,向本院提出申诉。本院审查期间,你对原审判决未提出新的申诉理由,也未提供证据。经本院审查,现对你的申诉答复如下:1、关于你提出原判认定被告人王正军1996年案发时未满十八周岁证据不充分的问题。我院审查期间,从原王坪公社三门大队文书张良忠处调取了该村原始户口登记簿,该登记簿记载王正军生于1979年4月23日。经询问王正军的母亲杨桂英,与王正军同年出生的有同村张良贵家次子张海宝。经询问张良贵之妻高素霞,高证明其子张海宝与王正军都是1979年出生。另你提出案发时王坪乡人民政府无户籍管理权限的问题。我们调取了原南郑县公安局等五家单位于1997年10月3日联合下发的南公治(1997)20号《关于开展农村户口城市化管理试点工作的实施方案》,该实施方案证明,原南郑县新集镇被列为农村户口城市化管理试点单位。故本案案发时农村户口管理机关为乡镇人民政府。案发后公安机关提取了当时户籍管理机关王坪乡人民政府出具的“王正军于1979年4月23日出生”的户籍证明材料,证明王正军案发时年龄为十七岁四个月。原审法院审理本案期间,你未对王正军年龄及该份户籍证明提出异议。在本次申诉中,你也未提交推翻该户籍证明的证据。据此,原判以户籍管理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作为依据认定被告人案发时为未成年人并无不当。2、关于你提出原判应当排除证人李丽萍的证言,认定汪秀萍先持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证据不确实的问题。经查,李丽萍当时在事发现场,属于了解案情的目击证人,具有作为刑事诉讼证人的资格。李丽萍的证言系公安机关在案发后依法取得,没有发现违法取证的情形,且李丽萍在原审庭审时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对其证言控辩双方质证并无异议,且你本人也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参加了庭审,亦未对李丽萍证言提出异议。故原审法院采信李丽萍证言并无不当。本案原审判决认定汪秀萍持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的主要证据有:(1)目击证人李丽萍(同村村民,1996年9月1日证)证明:汪秀萍路过王富军旁边时朝王脚旁吐了一口唾沫,王没有理会,汪秀萍返回时又朝王富军脸上吐了一口唾沫,王打了汪秀萍一个耳光,汪秀萍还了王富军一个耳光。她去告诉王自新(王正军之父)返回后,见汪秀萍与王富军对骂,张丽波拿来一根扁铁交给汪秀萍,一根扁担交给张福如。杨桂英(王正军之母)到场后被王富军搀回家。汪秀萍往王正军跟前扑,用扁铁朝王正军打了一下,王脸上流着血,汪秀萍又朝王正军打了一下,王正军流着血在路边捡了一根木棒朝汪秀萍头上打了一棒,汪就倒下了。(2)目击证人郭自忠(退休职工,系张福如和王自新邻居,1996年8月28日证)证明:他在家听到房后汪秀萍和王正军吵架,到现场后见汪秀萍手拿扁铁,王正军头上流着血,拿一根木棒往汪面前走。他去阻挡二人,但都不听他的,汪秀萍举扁铁时还擦在他身上。他见挡不住二人,后退一步时王正军一棒打在汪的头上,汪的扁铁掉在地上,人倒在路上。(3)张丽波(张福如女儿)于1996年9月1日证明:她回家拿来了一根扁铁和一根扁担,将扁铁交给她妈,将扁担交给她爸,王富军没有夺下她妈的扁铁。王正军朝她妈跟前扑时,她妈用扁铁打在王正军头上,王头上流着血,在路边的柴堆里捡了一根木棒,迎面朝她妈的头上打了一棒,她妈当场就倒在地上。王正军和他们家里的人都回去了。当晚十点多钟她妈就死了。(4)张福如于1996年9月1日、10月18日证明:案发时,他看见王富军、王正军和汪秀萍均在场,王正军和汪秀萍在厮打,没听他劝阻。他女儿张丽波从家中拿来一根扁铁和扁担,分别交给了汪秀萍和他,这时王自新拿来了木棒,与他对峙。汪秀萍用扁铁在王正军头上打了一下,后王正军迎面用棒朝汪秀萍头上打了一下,致汪秀萍倒地。他和王自新让双方各自看伤。(5)目击证人王自新(1996年8月29日证)、证人王富军(1996年8月28日证)、证人杨桂英(1996年9月1日证)分别证明:王富军搀着杨桂英往回走,王正军和汪秀萍互骂中往一起扑,汪秀萍用扁铁打了王正军,王正军才从路边捡了一根木棒打在汪秀萍头上,致汪倒地。王富军搀着杨桂英回家,返回现场时见汪秀萍已经倒地,王正军手里拿着一根木棒,左额部流着血。杨桂英见王正军头上流血,就和其一起去卫生院包扎,途中听王正军说汪秀萍用扁铁将其头上、脸上各打了一下,王正军才捡起木棒打了汪秀萍一下。(6)原审被告人王正军(1996年8月28、30日、9月6、18日供述)供述:汪秀萍叫她女儿张丽波回家取了一根扁铁和一根扁担,分别给了汪秀萍和张福如。汪秀萍拿扁铁打王富军,被王富军抓住,后王富军松开扁铁将他妈搀回家。这时汪秀萍拿扁铁朝他左脸打了一下,当时就出血了,后又朝他左前额打了一下。他顺势从旁边柴垛拿了一根柴棒正面朝汪秀萍头上打了一棒后致其倒地,后他去包扎伤口。上述证据,经原审庭审质证确认,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汪秀萍持扁铁在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的事实。3、关于你提出原判未认定被告人王正军、王富军共同对被害人进行殴打、王正军系为王富军“顶包”的问题。经查,上述(1)-(6)证据和证人王富军证言证明,本案系因汪秀萍向王富军吐唾沫后双方互打耳光而引起,你本人及你女儿张丽波案发时均在现场,在案发后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你二人均未提到任何所谓“顶包”的问题,案件目击证人李丽萍、郭自忠的证言和你本人及你女儿张丽波的证言与被告人王正军的供述相互印证,均证实伤害致死汪秀萍系王正军一人所为,因此不存在王正军替王富军“顶包”的情形。4、关于你提出原审判决认定王正军犯故意伤害罪属适用法律错误,王正军的行为应构成故意杀人罪的问题。本案前因系邻里之间琐事引发,案发当天,汪秀萍先持扁铁打伤王正军头面部并流血后,王正军临时起意从现场捡拾木柴棒击打汪秀萍头部并致汪倒地,之后再没有继续实施加害行为。且你本人也证明,汪秀萍被打倒后,你和王自新让双方各自看伤,汪秀萍当晚10时许死亡。原审判决支持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正军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适用法律正确,你的该项申诉理由不能成立。5、关于你提出侦查卷中询问证人笔录和讯问被告人笔录存在将笔录中钢筋“棒”统一修改为钢筋“扁铁”,原审法院未进行审查的问题。我院审查期间,经调查核实,公安机关出具材料证明:1996年8月27日傍晚,原南郑县王坪乡三门村二组发生一起伤害致人死亡案件。案件发生后,原南郑县公安局新集派出所所长何豫召安排民警王庆文、何泽恩办理该案,进行调查取证。办案民警讯问了嫌疑人,询问了证人并制作了嫌疑人供述笔录和证人证言笔录,嫌疑人和证人在笔录中将汪秀萍打击王正军的物品表述为钢筋“棒”。1996年9月2日技术勘查人员出具了陕西省汉中地区公安处(96)汉地公刑技字第24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鉴定书中将汪秀萍打击王正军的物品标注为“扁铁”,并附有实物照片。为了进一步查明该物品到底是钢筋“棒”还是“扁铁”,办案民警再次调查嫌疑人和证人,详细询问了汪秀萍打击王正军的物品具体特征后,认为将该物品表述为钢筋“扁铁”更为确切,办案民警遂将笔录中有钢筋“棒”记载的地方,把“棒”字划掉,补记为“扁铁”,并由嫌疑人和证人加盖指印予以确认。对你提出卷中没有扣押物品清单的问题,公安机关当年出具的汪秀萍尸体检验记录中载明,现场提取了扁铁一根,木棒一根。因此案卷中再未专门附涉案物品扣押清单。6、关于你提出原审法院对于申诉人口头提出的上诉未按上诉予以处理,直接导致原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生效,程序严重违法的问题。经查,原审审判时依法适用的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可以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裁定中的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提出上诉”。原审法院对你提出的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是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相关票据以及被告人王正军的赔偿能力,作出赔偿你经济损失9639.3元的判决。宣判时,你口头表示上诉,但其后你既未向原审法院或者上级法院提交书面上诉状,亦未向法院口头阐明上诉理由和请求。在上诉期满后,你领取了判决确定的民事赔偿款,此时,你对判决确定的赔偿款数额没有提出异议,也未提出继续上诉的请求。因此,你的该项申诉理由不能成立。7、关于你提出原判未将王正军、王自新、王富军、杨桂英列为刑事附带民事被告人程序违法的问题。经查,原审法院庭审时,当庭告知你,王自新、王富军、杨桂英既不是共同犯罪的被告人,也不是共同致死汪秀萍的致害人,不应列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对此你未提出异议;原审判决判令王正军的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向你赔偿经济损失,且你到原审法院领取了判决确定的赔偿款。现你提出原审遗漏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8、关于你提出原审审判人员存在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情形的问题。我院审查期间,经询问王正军的辩护人齐向前和吴兴红,其二人称:1996年,其二人所在的原南郑县律师事务所是财政全额拨款单位,律师事务所所有收入都要上缴财政;案发时被告人王正军未满十八周岁,应当为其指定辩护人,当时遇到需要为被告人指定辩护律师,都是法院审判人员给律师事务所打电话,律师事务所主任再指派本所律师为被告人辩护,即使是指定的律师也要按规定收费。因此,原审案卷中虽附有被告人王正军一方和原南郑县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辩护合同,但不能证明该律师是法官介绍的。另王校军与证人郭自忠、李丽萍系同村村民,代证人郭自忠、李丽萍领取出庭通知书,属送达中的不规范行为,你据此怀疑原审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时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及给律师介绍业务之行为,没有任何证据支持。9、关于你提出合议庭组成人员及庭审笔录的签名程序违法问题。经查核原审庭审笔录,审判长在开庭审理时明确告知了合议庭组成人员,三名合议庭成员均系法院审判人员,均实际参加了庭审,合议庭组成人员中并无人民陪审员,你也全程参加了庭审并在庭审笔录上签字确认。本案存在原审法院卷宗封面及庭审笔录第一页填写不规范等情形,但尚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四)项规定的“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应当重新审判的情形。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附带民事赔偿部分判决并无不当。故你的申诉请求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的重新审判的情形,依法予以驳回。
作者:谁把苏杭曲讴太祖 时间:2020-05-31 10:25:11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 回 申 诉 通 知 书
  (2018)陕刑申94号
  张福如:
  你因不服陕西省原南郑县人民法院(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和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陕07刑申13号驳回申诉通知,向本院提出申诉。本院审查期间,你对原审判决未提出新的申诉理由,也未提供证据。
  经本院审查,现对你的申诉答复如下:
  1、关于你提出原判认定被告人王正军1996年案发时未满十八周岁证据不充分的问题。我院审查期间,从原王坪公社三门大队文书张良忠处调取了该村原始户口登记簿,该登记簿记载王正军生于1979年4月23日。经询问王正军的母亲杨桂英,与王正军同年出生的有同村张良贵家次子张海宝。经询问张良贵之妻高素霞,高证明其子张海宝与王正军都是1979年出生。
  另你提出案发时王坪乡人民政府无户籍管理权限的问题。我们调取了原南郑县公安局等五家单位于1997年10月3日联合下发的南公治(1997)20号《关于开展农村户口城市化管理试点工作的实施方案》,该实施方案证明,原南郑县新集镇被列为农村户口城市化管理试点单位。故本案案发时农村户口管理机关为乡镇人民政府。案发后公安机关提取了当时户籍管理机关王坪乡人民政府出具的“王正军于1979年4月23日出生”的户籍证明材料,证明王正军案发时年龄为十七岁四个月。原审法院审理本案期间,你未对王正军年龄及该份户籍证明提出异议。在本次申诉中,你也未提交推翻该户籍证明的证据。据此,原判以户籍管理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作为依据认定被告人案发时为未成年人并无不当。
  2、关于你提出原判应当排除证人李丽萍的证言,认定汪秀萍先持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证据不确实的问题。
  经查,李丽萍当时在事发现场,属于了解案情的目击证人,具有作为刑事诉讼证人的资格。李丽萍的证言系公安机关在案发后依法取得,没有发现违法取证的情形,且李丽萍在原审庭审时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对其证言控辩双方质证并无异议,且你本人也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参加了庭审,亦未对李丽萍证言提出异议。故原审法院采信李丽萍证言并无不当。
  本案原审判决认定汪秀萍持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的主要证据有:
  (1)目击证人李丽萍(同村村民,1996年9月1日证)证明:汪秀萍路过王富军旁边时朝王脚旁吐了一口唾沫,王没有理会,汪秀萍返回时又朝王富军脸上吐了一口唾沫,王打了汪秀萍一个耳光,汪秀萍还了王富军一个耳光。她去告诉王自新(王正军之父)返回后,见汪秀萍与王富军对骂,张丽波拿来一根扁铁交给汪秀萍,一根扁担交给张福如。杨桂英(王正军之母)到场后被王富军搀回家。汪秀萍往王正军跟前扑,用扁铁朝王正军打了一下,王脸上流着血,汪秀萍又朝王正军打了一下,王正军流着血在路边捡了一根木棒朝汪秀萍头上打了一棒,汪就倒下了。
  (2)目击证人郭自忠(退休职工,系张福如和王自新邻居,1996年8月28日证)证明:他在家听到房后汪秀萍和王正军吵架,到现场后见汪秀萍手拿扁铁,王正军头上流着血,拿一根木棒往汪面前走。他去阻挡二人,但都不听他的,汪秀萍举扁铁时还擦在他身上。他见挡不住二人,后退一步时王正军一棒打在汪的头上,汪的扁铁掉在地上,人倒在路上。
  (3)张丽波(张福如女儿)于1996年9月1日证明:她回家拿来了一根扁铁和一根扁担,将扁铁交给她妈,将扁担交给她爸,王富军没有夺下她妈的扁铁。王正军朝她妈跟前扑时,她妈用扁铁打在王正军头上,王头上流着血,在路边的柴堆里捡了一根木棒,迎面朝她妈的头上打了一棒,她妈当场就倒在地上。王正军和他们家里的人都回去了。当晚十点多钟她妈就死了。
  (4)张福如于1996年9月1日、10月18日证明:案发时,他看见王富军、王正军和汪秀萍均在场,王正军和汪秀萍在厮打,没听他劝阻。他女儿张丽波从家中拿来一根扁铁和扁担,分别交给了汪秀萍和他,这时王自新拿来了木棒,与他对峙。汪秀萍用扁铁在王正军头上打了一下,后王正军迎面用棒朝汪秀萍头上打了一下,致汪秀萍倒地。他和王自新让双方各自看伤。
  (5)目击证人王自新(1996年8月29日证)、证人王富军(1996年8月28日证)、证人杨桂英(1996年9月1日证)分别证明:王富军搀着杨桂英往回走,王正军和汪秀萍互骂中往一起扑,汪秀萍用扁铁打了王正军,王正军才从路边捡了一根木棒打在汪秀萍头上,致汪倒地。王富军搀着杨桂英回家,返回现场时见汪秀萍已经倒地,王正军手里拿着一根木棒,左额部流着血。杨桂英见王正军头上流血,就和其一起去卫生院包扎,途中听王正军说汪秀萍用扁铁将其头上、脸上各打了一下,王正军才捡起木棒打了汪秀萍一下。
  (6)原审被告人王正军(1996年8月28、30日、9月6、18日供述)供述:汪秀萍叫她女儿张丽波回家取了一根扁铁和一根扁担,分别给了汪秀萍和张福如。汪秀萍拿扁铁打王富军,被王富军抓住,后王富军松开扁铁将他妈搀回家。这时汪秀萍拿扁铁朝他左脸打了一下,当时就出血了,后又朝他左前额打了一下。他顺势从旁边柴垛拿了一根柴棒正面朝汪秀萍头上打了一棒后致其倒地,后他去包扎伤口。
  上述证据,经原审庭审质证确认,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汪秀萍持扁铁在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的事实。
  3、关于你提出原判未认定被告人王正军、王富军共同对被害人进行殴打、王正军系为王富军“顶包”的问题。
  经查,上述(1)-(6)证据和证人王富军证言证明,本案系因汪秀萍向王富军吐唾沫后双方互打耳光而引起,你本人及你女儿张丽波案发时均在现场,在案发后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你二人均未提到任何所谓“顶包”的问题,案件目击证人李丽萍、郭自忠的证言和你本人及你女儿张丽波的证言与被告人王正军的供述相互印证,均证实伤害致死汪秀萍系王正军一人所为,因此不存在王正军替王富军“顶包”的情形。
  4、关于你提出原审判决认定王正军犯故意伤害罪属适用法律错误,王正军的行为应构成故意杀人罪的问题。本案前因系邻里之间琐事引发,案发当天,汪秀萍先持扁铁打伤王正军头面部并流血后,王正军临时起意从现场捡拾木柴棒击打汪秀萍头部并致汪倒地,之后再没有继续实施加害行为。
  且你本人也证明,汪秀萍被打倒后,你和王自新让双方各自看伤,汪秀萍当晚10时许死亡。原审判决支持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正军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适用法律正确,你的该项申诉理由不能成立。
  5、关于你提出侦查卷中询问证人笔录和讯问被告人笔录存在将笔录中钢筋“棒”统一修改为钢筋“扁铁”,原审法院未进行审查的问题。我院审查期间,经调查核实,公安机关出具材料证明:1996年8月27日傍晚,原南郑县王坪乡三门村二组发生一起伤害致人死亡案件。案件发生后,原南郑县公安局新集派出所所长何豫召安排民警王庆文、何泽恩办理该案,进行调查取证。办案民警讯问了嫌疑人,询问了证人并制作了嫌疑人供述笔录和证人证言笔录,嫌疑人和证人在笔录中将汪秀萍打击王正军的物品表述为钢筋“棒”。1996年9月2日技术勘查人员出具了陕西省汉中地区公安处(96)汉地公刑技字第24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鉴定书中将汪秀萍打击王正军的物品标注为“扁铁”,并附有实物照片。为了进一步查明该物品到底是钢筋“棒”还是“扁铁”,办案民警再次调查嫌疑人和证人,详细询问了汪秀萍打击王正军的物品具体特征后,认为将该物品表述为钢筋“扁铁”更为确切,办案民警遂将笔录中有钢筋“棒”记载的地方,把“棒”字划掉,补记为“扁铁”,并由嫌疑人和证人加盖指印予以确认。对你提出卷中没有扣押物品清单的问题,公安机关当年出具的汪秀萍尸体检验记录中载明,现场提取了扁铁一根,木棒一根。因此案卷中再未专门附涉案物品扣押清单。
  6、关于你提出原审法院对于申诉人口头提出的上诉未按上诉予以处理,直接导致原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生效,程序严重违法的问题。经查,原审审判时依法适用的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可以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裁定中的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提出上诉”。原审法院对你提出的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是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相关票据以及被告人王正军的赔偿能力,作出赔偿你经济损失9639.3元的判决。宣判时,你口头表示上诉,但其后你既未向原审法院或者上级法院提交书面上诉状,亦未向法院口头阐明上诉理由和请求。在上诉期满后,你领取了判决确定的民事赔偿款,此时,你对判决确定的赔偿款数额没有提出异议,也未提出继续上诉的请求。因此,你的该项申诉理由不能成立。
  7、关于你提出原判未将王正军、王自新、王富军、杨桂英列为刑事附带民事被告人程序违法的问题。经查,原审法院庭审时,当庭告知你,王自新、王富军、杨桂英既不是共同犯罪的被告人,也不是共同致死汪秀萍的致害人,不应列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对此你未提出异议;原审判决判令王正军的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向你赔偿经济损失,且你到原审法院领取了判决确定的赔偿款。现你提出原审遗漏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
  8、关于你提出原审审判人员存在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情形的问题。我院审查期间,经询问王正军的辩护人齐向前和吴兴红,其二人称:1996年,其二人所在的原南郑县律师事务所是财政全额拨款单位,律师事务所所有收入都要上缴财政;案发时被告人王正军未满十八周岁,应当为其指定辩护人,当时遇到需要为被告人指定辩护律师,都是法院审判人员给律师事务所打电话,律师事务所主任再指派本所律师为被告人辩护,即使是指定的律师也要按规定收费。因此,原审案卷中虽附有被告人王正军一方和原南郑县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辩护合同,但不能证明该律师是法官介绍的。另王校军与证人郭自忠、李丽萍系同村村民,代证人郭自忠、李丽萍领取出庭通知书,属送达中的不规范行为,你据此怀疑原审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时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及给律师介绍业务之行为,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9、关于你提出合议庭组成人员及庭审笔录的签名程序违法问题。经查核原审庭审笔录,审判长在开庭审理时明确告知了合议庭组成人员,三名合议庭成员均系法院审判人员,均实际参加了庭审,合议庭组成人员中并无人民陪审员,你也全程参加了庭审并在庭审笔录上签字确认。本案存在原审法院卷宗封面及庭审笔录第一页填写不规范等情形,但尚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四)项规定的“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应当重新审判的情形。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附带民事赔偿部分判决并无不当。故你的申诉请求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的重新审判的情形,依法予以驳回。
作者:谁把苏杭曲讴太祖 时间:2020-05-31 10:37:22
  张扣扣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实录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823531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9 10 1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