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楼镇位病残人从小忍多关节痛苦劳动,感谢党的政策好

楼主:生活54 时间:2019-11-06 16:36:58 点击:587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每天忍受多关节痛苦。即使我的冤问题告到最高级又能怎样,最后地方镇领导安排做个替死鬼,说如是村干部包庇整的背了,把责任推卸干净。上级领导是最为残困人做想的只是基层有些领导的问题。有过路人说:“你属于五保特困户又是重度一级残,治病药费本该地方领导救助解决的,可为什么找多种推卸呀!简单点就没想要你有病行治疗,你们这种人生小病用钱少还好办,若长期病痛需药物维持护身,上面说得好,到了下面若没关系,地方领导巴不得把有些整气死或早病死少麻烦;若有点点小病镇、区多家医院都想拖你们住院、医院骗搞国家医保形成风了,若生病花钱多没钱,可能就没有医院争先恐后来拖你们住院为你治好,已经没人性人道滑坡了,有重病这叫自生自灭。只有自己拖着病痛残,平时想找办法挣存点钱、不然突然生病没垫付周转只有可伶等死,若告了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悲惨噩梦。”听了这话深感真现实。我李永财合川区古楼镇人士、2013年我感冒咳嗽在合川住院两天越治越严重差点起不了床,我马上坐车到成都住院治好。哪次到成都,我到多家网吧、地方领导盗用我网络密码,锁定我的身份证IP地址无法上网打开网站,我预感不怕地方领导黑冤整我,后我在另外家用电脑帮我发出实情才免灾。2009年我瘫痪在病床上,古楼镇领导拿钱请人守住不准我到医院手术治疗,把我往死里面整,后我悄悄打120才到医院治好的。2009年瘫痪在病床上我给领导说感冒咳嗽,领导马上安排村医来测血压又体温这些,后没拿一样感冒咳嗽药有点补养,若我不懂医服用了怕马上加重恶化致死;好高明的阴毒害人哟?杀人不见血的刀。请问我敢到敬老院里面住吗?哎民告官难登天,领导整民一句话当踩死只蚂蚁样。也有人说我得罪地方领导,出去走到人生地不熟、领导安排人给你安个什么罪就弄走了,外面好心人不知情谁敢说什么就黑冤整了?不管地方领导怎样逼迫整我违法的事不会做,除非古楼镇领导看我不死,找人跟踪来陷害冤整我。多想以后逃难出去租房方便突然生病住院、远离地方领导的摧残静养,看见母亲七旬多年高又一点不认识字,出门难起步难。本来很多事情简单的基层领导故意打麻烦整起我来信访告这些,谁愿意自己路越走越窄呀?
  我风湿痛病最怕天气突然变冷。天气冷了多关节疼痛更加严重,有时痛得服用止痛药缓减,但是胃不好又怕服用止痛药多了。冬天我这种病要在热带租房住保养,更好些病情就轻松些。我李永财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一级残疾未婚。1975年生15岁时一个天真无知的就开始患病残?起初失误治加重中1997年成都华西医院诊断:强直性脊柱炎。同年父亲中风瘫痪贷款5000元治病未愈、因没钱医治父亲就回家、母亲每天护理瘫痪的父亲,父亲瘫痪到2005年病亡。我忍受病痛借款坚持在成都继续读书1999年7月医院实习毕业、擅长中医为主推拿按摩为辅, 1999年3月借款在成都开一家正规盲人按摩,当时还没拿毕业证提前一边医院实习,下班就在自己创业门市,每天忍受多关节病痛坚持为顾客按摩,常痛得无法忍受,就常加大服用止痛药来缓解痛苦给顾客按摩。因生意好半年后请人发展开两个盲人按摩。一边读书一边劳动还清读书借款及父亲治病贷款。在2000年父亲贷款加利息六千多元,两位哥嫂争吵说:弟你多出点以后你有困难我们好帮,想到兄弟哥嫂他们家和谐,我一个人还父亲贷款3200元,哥他们每户出1800元。父亲生病看见哥嫂他们不拿零用钱,父亲2003年向法院起诉、要求三个子女每月拿50元给二老用,父亲起诉后受到哥嫂大骂、母亲看见吵骂就借款200元撤销了法院起诉,后我们三弟兄平方的起诉费。撤销起诉后哥嫂每年拿二十元钱给父母亲用。因病痛加重无法坚持按摩,2001年底回家,进入乡村卫生室一直到2009年,我每天架着拐杖忍痛为病人治病服务。从父亲生病瘫痪后哥嫂他们没有拿钱给父母亲用,父母无固定工作收入我与父母亲三人一起生活困难,都是我开药店来维持及父亲药费这些。每当写到这里想起命苦含泪满面。我2009年申请为五保户。因病2005年颈腰椎完全强直不能一点转动,就算地上随便掉个东西都无法捡起来。父亲病死后我架着双拐杖走路,我说可以不出父亲安葬费吗?哥嫂不同意、我忍受病残痛一样平分父亲安葬费,父亲安葬后我问哥嫂,母亲怎么办,哥嫂答复:“他们每年拿五十元给母亲用,这五十元先存在大哥哪里,等母亲生病拿来用,问我可以吗”?我答复:“没什么也是想到兄弟团结就好”。后外面说起不好听母亲就改口说每年拿了五十元的。我在成都学会包容不想与兄弟哥嫂计较这些,2008年我自杀后重庆警察也把这些如实写录在案。
  李永财因病一级残、2009年双股骨坏死手术在2022年后还得二次股骨坏死手术、2005年开始颈腰椎活动强直受限地上随便掉个东西都无法捡起来、双肩关节坏死连上抬洗澡头都困难不行、已伤失治理能力、走路都困难没有稳力何来自卫一点反击能力都没有、就连几岁的小孩都可以轻轻推倒地。2009年我申请到五保户,感谢党的政策好上面一心为民,每月送来基本生活费。这些都要感谢党的政策越来越美好。有病需要修身养性一切往好的想,开朗大度包容什么都会好些。一个长期生病的残疾人、病折磨人也伤人体正气,他的身体机能都没有正常人的好,各方面衰退得快些、经不住折磨大生气急。有病需要修养、多想以后可以热带租房养生。
  我多么想团结和睦,我更不想走入人生的边缘去得罪领导;家庭环境、生活困境病痛的慢性加重,我不想走入深渊的边缘。请地方领导换位思考,不是病痛折磨生活所逼、谁愿意去得罪有些人呀?谁知我的苦与泪呀?我该何去何从••••••那年我不想自杀做傻事,请求领导不要记恨,求领导不要报复放过我;我也向领导问好、李永财有苦衷请领导理解。感谢党对残苦人关心帮助!拜上敬上!!今天我伤失生活治理能力没有尊言;多么想可以劳动而幸福阿!所以希望你们快乐健康;人要自立劳动才幸福光荣;一定要依法劳动创财富。
  我1997年学业中的我诊断:强直性脊柱炎。使我一落千仗雪上加霜。父母与我一家三口均为农村户口、没有固定工作收入,父亲倒下一家面临生活困难;母亲长年护理父亲生活,父亲因病伤失生活自理能力卧床于2005年病死。我为了完成学业,求哥俩(已经分家)借钱我读书哥俩不同意;我只好跟亲戚筹借些,在成都读书姑妈姑爷帮助了我很多,我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希望可以缓解生活困难。读书期间没有钱不敢治病,常服止痛药缓解痛苦。毕业后带病忍关节疼痛努力工作挣钱,拿小部分钱治疗我的病、不敢住院治疗;因为要还读书借款及父亲治病贷款。省吃俭用心里藏着我的病痛,没有告诉亲人好友,怕父母知道更担心伤心,加重父母病情负担。亲友问我走路有些不正常,我说关节炎。谁知道我心中的苦,自己常悄悄苦泪洗面。
  2003年我强直性脊柱炎日夜加重、并发股骨头坏死,行走困难疼痛;2005年必须架拐杖才能行走、经区残联评估、一级残疾有残疾证。2005年父亲病逝后,我与母亲相依为命;2005年我已伤失生活自理能力,颈腰活动完全强直受限不能活动了。每天是母亲护理我的生活起居;母亲年过六旬劳心成疾,母亲体弱多病无工作收入,生活十分困难。我每天还得承受高昂药费护身缓减些痛苦,2005年强直瘫痪。
  
  
  母亲与我十多年以前2007年就与我分家分户了。附近群众几十户联名签字证明、七旬多母亲2018年以前在菜地给别人做活、及经常有空就捡破烂卖;有时淋雨高温列日晒后、母亲晚上都吃不下饭就喝水,多次劝母亲不要去做了,母亲说以后生病没钱垫付周转可伶、不然生病吃药没有周转垫付更悲惨。2018年高温才没去做的。有些领导你们领着退休高工资享福,农民为社会付出的苦与泪吗?七旬老人血汗催命呀?良知啊?七旬多母亲这样累是在残杀自己生命。看着母亲辛苦我多想、忍病出去劳动点孝敬母亲也想感恩党多些尊严。筹集些以后高昂手术关节药费哟?求人苦与累。

  

  

  

  
  上面几张是四川华西医院,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医院多家医院数位教授给李永财的病情诊断证明呈上::患者已经骨桥形成、多关节疼痛严重身心痛苦,无生活质量,生活难以自理,传统药物治疗无法控制病情加重,为确保疗效,只是减轻患者痛苦,建议我长期规律使用“类克”治疗缓解多关节疼痛,提高生活质量。
  
  上面这张是2017年合川人民医院骨科教授诊断:现双肩关节骨破坏死、疼痛严重难忍受也需要手术治疗,需要手术治疗缓解痛苦提高生活质量。我连日常洗脸洗头都难治理。类克的发明是目前治疗脊柱炎、类风湿最好的药物价格高昂,我的脊柱炎在2017年医生告诉我不能使用生物剂类克治疗因过敏吧?、、、、、在2018年初我的血沉严重升高,C反应蛋白升高,多关节疼痛日夜慢性加重,疼痛无法忍受走路都困难、翻身困难多关节出现肿大疼痛怕再次瘫痪,我翻开很多医学书籍不断学习,无数次实验,在2018年6月后我的血沉C、反应蛋白慢慢缓解些、多关节疼痛只能减轻些痛苦。是我自己现每天在小药店买简单的药物服用减轻些痛苦。可惜我的脊柱炎骨桥已经形成,无法挽回改变的重度残疾。但是上级领导是好的,党的政策好的上面一心为民,我们困难人都欠党的政策好,感谢党的政策好。

  

  

  

  
  上面几张是李永财的残疾证与五保户特困供养证。
  
  
  我2019年2月27日发送给古楼镇有些领导短信息,内容有:“熊、刘镇长你好!我摇金村李永财,今年我参买了职工医保2700元,我是想住院报销高些也为地方节约分忧。1月14日地方领导当时就答复、不能救助困难款解决部分职工医保,也没有困难款,今我就把母亲每月护理我的补贴款拿来参职工医保,想到2018年2月哪次有些领导给我出的难题是【我治病住院二千元门槛费,二千以后不高于60%救助,二万封顶,多余负担不起就由七八旬老人承担】明知我要手术肩关节减轻痛苦,一个重度残疾五保户无工作治疗无援等于死路,你们出些难题不让我以后有病行治疗整我,好毒啊冤!惨无人道冤!不知以后你们领导也会回家逼迫七旬老人来供养你家儿孙呀!落井下石气整摧残我不好,怕你们以后又出尔反尔出什么来算计我怕了,还是参买上职工医保不管走到哪里自付少些。明年还想拿母亲护理我的补贴款交,母亲就没有护理这些了,自己生坏了病求人苦累呀!求领导不要反扑报复。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生活38 时间:2019-11-19 16:10:03
  不是病痛谁愿意去得罪地方领导
作者:生活38 时间:2019-12-02 06:27:56
  近来天气冷,我的右边股骨头疼痛比较严重,晚上翻身困难,及天气冷肩关节疼痛也难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