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案一日不清,控诉一日不止!法官没有道德践踏法律底线!可悲!!!

楼主:ty_岁月随风1 时间:2020-01-06 14:02:19 点击:95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冤案一日不清,控诉一日不止!阳曲县法官义书阁,太原中院副院长任有会没有道德践踏法律底线!可悲!!!山西法、检包癖监督权严重失灵!导致耄耋的我无家可归!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法》第五条明确规定“检察官履行职责,应当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秉持客观公正的立场”

  薛全香的事实如下:
  原告薛全香诉称,我是太原阳曲县黄寨镇黄寨村村民,我是农村宅基地的产权所有人,2005年1月17日,未经产权所有人同意和授权,原告大儿媳(王爱香)以原告的名义与被告任元元签订《房屋买卖合同》,被任元元买走。至今,房屋产权证仍是我的户名。约定原告薛全香将坐落于黄寨村黄兴路西四排一号的正房六间出售给被告,房屋价款为五万六千元。被告实际支付五万一千元,剩余五千元因无法过户而未实际支付。但原告后来得知,被告早于2002年就转为城镇居民并办理了户籍迁移手续。

  法律为准绳依据如下:
  《宪法》第十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所谓非法转让土地,即违法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直接或间接的转让土地。而本案中被告任元元购买村民集体组织宅基地上房屋并试图以此取得本应属于村民集体组织成员专属权利的,足以认定为非法转让土地,而《房屋买卖协议》也应以《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认定无效。

  《物权法》第一百五十三条 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行使和转让,适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和国家有关规定。

  《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 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但是,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依法取得建设用地的企业,因破产、兼并等情形致使土地使用权依法发生转移的除外。

  国务院办公厅1999年发布的《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的意见》(国土资发[2004]234号)第四条等的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给体组织以外的个人;严禁城镇居民在农村购置宅基地,严禁为城镇居民在农村购买和违法建造的住宅发放土地使用证。

  而被告已于2002年取得城镇户口,不具备受让《房屋买卖协议》项下房屋的资格,此外,原告曾于2002年以坐落于黄寨村黄兴路西四排一号的房屋为儿子宋智提供抵押,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因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属应当依法被确认无效的合同。

  依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我方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返还原告坐落于黄寨村黄兴路西四排一号的房屋及院落。

  依据《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因原被告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属无效合同,我方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自2005年1月起至起诉之日房屋实际使用费用,共计79950元。
  综上,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请求
  1、确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无效;
  2、判令被告任元元返还原告《房屋买卖协议》项下房屋(六间共计127.6平米)及院落;
  3、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自2005年1月起至起诉之日房屋实际使用费用,共计79950元;
  4、判令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阳曲县法院2015年4月28受理本案,直至2016年2月3日才出的(2015)阳民初字第256号判决书(超期22天)义书阁枉法判决如下:

  


  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进一步规定:“合同法实施以后,人民法院确认合同无效,应当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为依据,不得以地方性法规、行政规章为依据。

  ”国土资源部国土资发[2004234号文件不属于我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强制性的行政法规。

  国务院办公厅1999年发布的《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土地炒卖的通知》规定:“农村的住宅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也不得批准城市居民在农民集体土地建住宅,有关部门不得违法为建造和购买的住宅发放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但是该通知既非法律,亦非行政法规,不能作为判断合同效力的依据.更何况其限制的只是城市居民购买农村房屋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农村村民出卖、出租住房后,再申请宅基地的,不予批准。” 显然,法律并未禁止农村村民出租、出售宅基地上所建住宅,也未对出售行为设置任何限制」至于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其立法目的是为限制农村集体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而农村宅基地上的房屋即使出售也未改变宅基地的性质,其仍属于农村建设用地的性质。故农村宅基地房屋买卖合同并不存在法定的无效事由,(我国对农村房屋买卖至今未进行专门立法,法律、行政法规对农村房屋买卖行为亦未作禁止性规定。故本案双方所签的《房屋买卖协议》应认定为有效)

  综上,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房屋屋买卖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为有效合同。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被告任元元应支付原告薛全香剩余购房款5000元,原告薛全香应将抵押的房产证交付被告任元元。为便于双方继续履行合同,结合本案讼争房屋的现状,被告任元元对原告薛全香可予以酌情补偿。

  原告主张《房屋买卖协议》违法,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理由不能成立。
  原被告双方签订协议后,房屋已实际交付并居住达十年,现原告起诉主张合同无效,要求返还房屋和院落,并支付实际使用费用,显然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九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条,《中华人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八十条、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百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被告于2005年1月17日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为有效合同,
  二,被告任元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薛全香购房款5000元,
  三、原告薛全香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出售给被告任元元六间正房中西面三间正房的房屋所有权证即阳字第1010106号房屋所有权证交付被告任元元
  四、被告任元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薛全香人民币30000元,
  五、驳回原告薛全香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判决认定双方所签的《房屋买卖协议》成立并有效。
  此判决我提出异议,一审主审法官义书阁在审理本案,完全显示了人情案的嫌疑,抛弃了房户主法人的权益。不依据事实,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及国家政策对农村宅基地的强制性规定,如此的枉法判决!

  太原中院副院长任有会违反人民法院组织法,民事诉讼法插手案件事实如下:

  


  


  我在2016年2月26日上诉至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本案情由于太原市中级法院民事副院长任有会,利用职务之便,违反人民法院组织法,民事诉讼法参与插手下级办案,与二审主审法官米青山,违法换案,违法假借庭务会的机会审理案件并亲自定调了本案的判决内容,作出判决的审判组织不是合议庭和审判委员会,而是庭务会。再由法官米青山签署发布判决,故意造成错判, 枉法判裁如下。2016年10月25日送达二审判决书(审理242天严重超期152天),维持原判

  2017年4月中旬,我申请山西高院再审,一二审判决适用法律枉法判决如下:
  1、一审判决认定的判断合同效力依据法条不当
  一审判决依据《〈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认为合同法实施以后,人民法院确认合同无效,应当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为依据,不得以地方性法规、行政规章为依据。

  申诉人认为本案对合同效力的判断是基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中“(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两部分。
  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当属无效”,而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以外的人购买集体土地上房屋的行为侵害了集体和集体组织成员的利益,显然当属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办【2011】442号)、《印发〈关于为推进农村改革发展提供司法保障和法律服务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法发[2008]36号)都指出:“依法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促进宅基地制度的严格管理与完善。宅基地使用权承载着广大农民居者有其屋的社会功能,是农村土地管理制度的重要内容。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以及相关国家政策的宅基地转让行为,以及其他变相导致农民丧失宅基地使用权的行为,应依法确认无效。”,正是对集体利益合法性的正面确认。

  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除《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炒卖土地的通知》等规范性文件外,
  《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物权法》第一百五十三条也对禁止非村集体组织成员购买宅基地上房屋做了相关规定。

  《物权法》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行使和转让,适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和国家有关规定。”,该条文系转致性法律规定,《物权法》通过转致对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行使和转让的法律规定及法律后果明确适用规定《土地管理法》等法律和国家有关规定。

  本案中《土地管理法》对宅基地使用权的转让明确的做了限制性规定,我方所列举的其他国家机关的相关规定正是对《土地管理法》的解释和细化,应当属于国家有关规定范畴。故被申请人系非村集体组织成员购买村集体组织宅基地上房屋违反了土地管理法和国家有关规定,即违反了《物权法》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

  因此,本案对合同效力的判断基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中“(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两部分。

  2、一审判决对《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第六十三条适用解释错误
  一审判决认为《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法律并未禁止农村村民出租、出售宅基地上所建住宅,也未对出售行为设置任何限制”,但事实上城镇居民购买村集体组织宅基地上房屋严重损害了村集体组织及其成员的利益,属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中“(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情形。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并不能突破法律对公共利益的保护,因此一审判决中提出的“未对出售行为设置任何限制”存在法律解释错误。
  一审判决认为

  《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农村宅基地上的房屋即使出售也未改变宅基地的性质,其仍属于农村建设用地的性质”,这一解释应限于受让方也是本村集体组织成员的前提下,如果受让方并非本村集体组织成员,就会改变宅基地的集体土地性质。而本案一审判决由于在事实认定中存在错误,将本法条适用于已迁出本村集体组织的城镇居民被告,存在法律适用错误。
  山西高级人民法院(彭志祥)名为审查,实为包庇纵容枉法判决,2017年6月底,驳回申诉,

  我相继申请检察院抗诉监督,2018年7月初,太原市检察院做出了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
  综合以上事实,这样的枉法判决,却能得到两级法院,中级和山西省高级检察院的书面支持。

  2019年8月 依据刑事诉讼法(十九条第二款),刑法(三百九十九)第二款民事、行政、刑事不依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枉法裁判罪的规定向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控告
  2019年12月24日送达的《并检五部(2019)1号不立案通知书》一是违反《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的规定,只是“决定不子立案”,没有“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二是检察官违反《检察官法》“应当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职责,没有明确我控告、检举的事实成立与否,更没有拿出“法律准绳”来,只是来一句“经本院调查认为,根据现有事实、证据不能证实被控告的十一名法官在办理相关民事案件中有滥用职权或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的犯罪事实”,纯粹是敷衍控告、检举申请人。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现在有了明确规定,现申请人依法向贵院提起复议,请求一是对送达的《不立案通知书》“写明案由和案件来源、决定不立案的原因和法律依据”,明确“控告、检举的事实成立与否”和拿出“法律准绳”,二是对中院3名法官依法立案调查。

  终上: 山西省人大装聋作哑,均不监督!监察委袖手旁观,不介入,老百姓真是有理无处诉!!!
  我薛全香年过半百,一生的心血,被司法最后一道防线之守护者公权力任意破碎法律使之流失。不知道谁还能来给我买单?!!!

  控告人:薛全香
  15234046902

  2020年1月5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44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可北可西 时间:2020-01-09 16:23:36
  维权路漫漫,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