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人在为9次减刑的杀人犯郭文思撑腰?《一》

楼主:苗洪 时间:2020-09-20 07:06:47 点击:196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20年9月13日,北京市纪委监委一次性通报了13名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的涉案人员。这些人,都与“郭文思减刑案”有关。2020年3月,在北京某超市内,因拒戴口罩,他与一名七旬老人产生纠纷,后将老人殴打致死。令舆论惊讶的是,郭文思是一名刚出狱9个月的累犯:2005年2月,因犯故意杀人罪,郭文思被判处无期徒刑;2019年7月,刑满释放。既然2005年就被判处无期徒刑,为何14年就被放出来了?一查,郭文思在狱中竟经历了9次减刑。3月31日,北京市成立了关于此案的联合调查组——昨天的通报,是近半年调查的结论。

  据9月13日联合调查组通报显示,在郭文思服刑期间,其父郭万普(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退休职工)动用了各种关系,砸上真金白银,“一步一个脚印”地为其子谋求减刑。郭父直接或间接请托的,有监狱分监区指导员、监狱党委书记、正副监狱长、检察院副处长、法院办公室副主任、法庭审判员等公职人员;帮郭父给这些人“牵线搭桥”的中间人,既有体育用品公司副总裁,也有科技公司销售员,甚至有北京某电视台员工。当然了,钱少不了。现金、礼品、宴请、购物卡等字眼,都出现在通报中。通报显示,包括郭父在内的13名涉案人员,以涉嫌受贿罪、行贿罪、徇私舞弊减刑罪等罪名,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其中9名党员、公职人员被双开。此外,还有一些涉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的确,郭文思在被判处无期徒刑后经历9次减刑,平均每隔1年多减刑1次,这么魔幻的事情,普通人看着都觉得必有猫腻。但此案真正引人深思的是:如果不是今年3月郭文思再度犯下性质极为恶劣的案件、引发公众愤慨,如此快速减刑的“奇观”是否就不会被发现?相关涉案人员的罪行也就未必能得到及时惩处?按理说,减刑作为刑罚执行过程中的一项制度,目的在于激励罪犯积极改造,用悔改表现或立功表现来换取刑罚期限的减免。但在一些人情勾兑、利益交换的套路下,减刑却成了一些违法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缩短服刑期限的“妙招”。今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指出,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含保外就医)等环节容易滋生腐败,“以权赎身”“提钱出狱”等现象给司法公信造成了严重影响。

  事实上,近年来违法违规减刑的案例并不鲜见。远一点的,有健力宝集团原董事长张海违法减刑系列案,当时引发舆论哗然;近一点的,云南孙小果案中,孙小果也用各种“假立功”换取“真减刑”,比如在监狱里搞点发明专利什么的。今年1月,被通报开除党籍的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张坚,其违纪违法行为就包括大肆干预插手司法执法活动,甚至违规帮助涉黑涉恶罪犯减刑假释。最近还有内蒙古巴图孟和案——犯下故意杀人罪的巴图孟和本应服刑15年,却通过“保外就医”转为“纸面服刑”、“云坐牢”,不仅一天牢没坐,还摇身变成了村官和陈巴尔虎旗人大代表。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裁判的价值在于执行。如果宽严相济的制度设计成了提前出狱的制度漏洞,受损的是整个司法体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可北可西 时间:2020-09-20 15:18:07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