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纯如《南京大屠杀》中译本部分章节删改校对

楼主:carnivore 时间:2005-07-07 12:19:00 点击:2488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张纯如原书:“The Rape of Nanking: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Published in Penguin Books 1998。
  
  中译本据“China918爱国网(http://www.irischang.name/)”,据该网站介绍:“本书的中文译本在1998年4月由东方出版社出版,担任责任编辑的是著名史学家邓蜀生先生,出版人是老一代翻译家、出版家尤开元先生,主要译者和校译孙英春。”
  
  他们共摘录了以下内容:△目录 △序 △导言 △结语 △第六章 世界知道些什么 △第七章 铁蹄下的南京 △第八章 审判日 △第九章 幸存者的命运 △第十章 被遗忘的大屠杀:再次凌辱,均标为“小曼扫描编辑”。
  
  我校对了“导言”、“第九章 幸存者的命运”、“第十章 被遗忘的大屠杀:再次凌辱”和“结语”四部分。以下蓝色为原文,【红色】为被删改的部分。
  
  
  《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导言
  …………
   一位历史学家曾估算,如果把南京死难者的手连接起来,可以从南京一直拉到杭州,足有200英里长。他们的血登总重可达1200吨,他们的尸体可以装满2500节火车车厢【,堆起来会有七十四层楼高】。
  仅从死难者的数字看,南京的暴行超过了历史上许多最残暴的屠杀。罗马人在迦太基屠杀了150,000人;天主教军队在西班牙宗教法庭大开杀戒(1543年西班牙宗教法庭将数以万计再洗礼教派教徒在火刑柱上烧死。--编注);还有帖木儿,他于1398年在德里处死了10万名囚犯,并在1400年和1401年在叙利亚修建了两个头骨塔,但相比之下,日本人则大大超过之。
  【毫无疑问,大规模屠杀的工具在本世纪突飞猛进,希特勒屠杀了大约六千万犹太人,斯大林屠杀了四千多万俄罗斯人。但这些屠杀都花了好几年时间,而南京大屠杀则集中在几个星期之中。】
  …………
  邵子平和汤美如介绍我进入一个社会活动家的圈子里。他们大多是第一代的美籍或加籍华人,像我一样,都认为应当在所幸存的受难者去世以前,把南京暴行的真相记录下来并公诸于众,直至讨回南京浩劫的赔偿。还有人要把他们对战争的记忆传给子孙后代,以免后人在被北美文化同化的过程中,忘却自己的历史遗产中的这一重要部分。
  【这些新出现的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它促使全世界的华人社区都行动起来,抗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行为。这次民主运动留下了巨大复密的网络关系,一场宣传关于南京的真相的草根运动也从中而起。】近年来,在华人集中的城市中心地区--像旧金山的海湾区,纽约,洛杉矶,多伦多和温哥华--华人活动家组织着各种会议和教育活动,宣传有关日本人在二战中所犯下的罪行。他们在博物馆和学校里展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录像和照片,在国际互联网上传播事实和图片,还在像《纽约时报》一类的报纸上发表整版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公告。一些社会活动团体还利用科技,巧妙地通过一个键钮就能将信息传送到世界各地超过25万名读者的面前。
   1994年12月,我参加了一个纪念南京暴行死难者的会议,该会由亚洲保护二次世界大战历史全球联盟提供赞助。这时,我儿时记忆中的南京大屠杀已不是什么民间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历史。这次会议是在【位于硅谷中心的】加州圣何塞城郊的库帕提诺举行。会议组织者在大厅里展放着海报大小的南京暴行的照片--这是我一生中所见到是最可怕的照片:虽然我从小就听到许多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事,但我对这些照片毫无思想准备--完全黑白的图片:被砍下的人头,被刺刀剖开的肚肠,赤裸裸的妇女在强暴者的逼迫下摆出淫荡的姿态,她们脸上扭曲的痛苦和耻辱的表情令人刻骨难忘。
  …………
   但是,一个答案的出现又会引发新的问题。我又在想,为什么南京暴行的受难者没有发出呼吁正义的呐喊呢?或者,假如他们曾发出了呐喊,为什么他们所遭受的苦难得不到承认呢?我渐渐明白,这种沉默的幕后操纵者是政治。由于冷战的诸多原因,有关各方【原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甚至还有美国”】共同造成了对这一事件的历史性忽略。1949年【的共产党革命】以后,新中国和台湾【原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没有向日本要求战争赔款(像以色列不要德国赔款一样)【,因为这两个政府正在竞相争取日本的商业和政治承认】。面对苏联和中国【大陆】的【共产主义】"威胁",美国急于得到它从前的敌人日本的友谊和忠诚。这样,冷战的紧张态势使日本逃避了许多严历的惩罚,而它的战时同盟国却没有逃脱。
  …………
  除了以上这一因素,本书也是对一些完全不同的观点的回答。近年来,人们努力地试图迫使日本为其行为的后果承担责任,这种努力被称作"打击日本"。【我必须声明,我并非是说日本是本世纪前三分之一时间内世界上甚或亚洲唯一的帝国主义。中国自己也曾试图在邻国扩大影响,甚至和日本达成协议,在朝鲜半岛上划分势力范围,如同欧洲列强在上世纪对中国的商业权利进行瓜分一样。】
  …………
   本书叙述的是两个相互关联却又不尽相同的暴行。一个是南京的暴行本身,讲述的是日本人怎样清洗敌方首都数十万无辜的平民。
   另一个是关于掩盖事实,讲述了日本人如何在国际社会【中国人和美国人】的缄默姑息之下,企图从公众意识中抹煞整个大屠杀,进而剥夺被害者在历史上的应有地位。
  …………
  第二部分 第九章 幸存者的命运
   在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学者中,不只一人认为,在远东军事法庭的审判之后,正义没有得到伸张。当许多曾经蹂躏南京人民的日本人从日本政府领取全部养老金和其他津贴的时候,成千上万的受难者却默默地忍受贫穷、耻辱,或是漫长的身心痛苦。
   这种正义的颠倒是伴随着冷战开始的。美国起初打算在日本推行民主,清除日本卷入战争的领导人的统治。但是战后的苏联违背了其在雅尔塔会议上的承诺,占领了波兰和德国的部分领土。当东欧共产主义的“铁幕”降临之时,【中国也出现了一道“竹幕”;在1949年,】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军队击败了蒋介石,并迫使其政府撤退到台湾岛。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在这场战争中,有100万朝鲜人、25万中国人和3.4万名美国人死去。由于中国、苏联和北朝鲜成为美国新的战后敌人,美国突然把日本当作一个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国家。基于此,华盛顿决定保持一个稳定的日本政府,以挑战亚洲的共产主义力量。美国几乎完全保留了日本战前的官僚体系,并允许许多战犯逍遥法外。就这样,当纳粹制度被推翻,大量的纳粹战犯被捕获并带上法庭的时候,许多日本战时高级官员却重新大权在握,如日中天。在1957年,日本的一位曾被囚禁的甲级战犯竟然被选作首相(指1957年被任为首相的岸信介。--编注)。
   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却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在冷战【和毛泽东统治下的动荡岁月】期间,与中国其他地方一样,南京处于一种与国际社会相隔离的状态。在几十年里,中国政府不仅断绝了同西方的来往,还驱逐了很多留在南京的外国人,甚至包括那些曾作为南京安全区负责人员拯救了很多中国人生命的外国人。
  …………
  我看到的一切使我感到震惊和悲哀。幸存者大多住在黑暗、肮脏的房子里,屋里堆满了瓷器碎片,散发着浓烈的潮湿和发霉的味道。我得知,由于在大屠杀中遭受了严重的身体创伤,他们中有很多人在几十年来无法正常地生活。许多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即使来自日本的最少量的经济赔偿,也是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他们的生活状况的。【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哪怕是日本人赔偿个100美元,让他们买台空调,都可以造成生活上的天壤之别。】
  【战争结束后,一些幸存者抱定了对国家的希望,以为他们的政府会要求日本赔偿及正式道歉。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PRC)由于急需和日本形成联盟,以获取国际上的合法地位,多次宣布他们原谅了日本人后,这个希望已化为乌有。1991年,PRC政府甚至邀请日本首相访问中国大陆。听到这样的消息,简直就象被再次强奸一样,有些幸存者认为他们被又一次叛卖了――先是国民党军队在城陷前抛弃了他们,现在PRC政府又把他们的将来卖给了日本人。】
   国际人权律师卡伦·帕克认为,虽然中国多次发表对日本人宽宏友善的声明,但从未与日本签订放弃对日本战争罪行索取国家赔偿的协定。另外,帕克还指出,即使签订一个这样的协定,但根据不容否定法的原则,该协定也不能侵犯作为个人的中国人索取战争赔偿的权利。
  但是,我在南京遇见的幸存者大多不知道国际法的这些错综复杂之处,而是认为已经剥夺了他们索赔的权利。【任何中日政府友好关系的消息,都是对他们的感情的重创。】一个男人在南京暴行中几乎被活活烧死,他告诉我,当他听到中国原谅日本罪行的谣言时,禁不住痛哭失声。【有一位妇女的父亲在南京大屠杀被杀害,她说,当她母亲从收音机里听到日本首相访华的消息后,人几乎崩溃了。】
  【[脚注]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都有着悲惨的命运。有时我会看到无数令人惊奇的结局,比如唐生智司令官。尽管他在南京惨败,唐仍然在中国过着舒服的日子。一开始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南京失陷让他臭名昭著,国民党逼他回到湖南老家赋闲。但共产党上台后,新的领导人欢迎唐――哪怕他曾在敌军里担任高级指挥官。很快唐就升到了高层,担任了湖南的副省长,并成为人民代表大会、国防委员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和其他很多组织的成员。身在尊位很久后,他死于1970年4月6日,年八十有余,身为高官。】
  …………
   迈纳·瑟尔·贝茨和刘易斯·斯迈思的经历可以说明,他们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英雄主义行为是怎样因为政治目的而遭到扭曲的。在朝鲜战争时期;中国的报纸文章把南京的美国人当成帮助日本人作孽的恶棍。刘易斯·斯迈思在一家地方报纸还读到一篇文章,该文指责安全区的外国人把南京城拱手交给日本人,还让数干妇女任由日寇奸淫。无独有偶,另一篇【《新华月报》(老摇按:原文为xinhua yuebao,疑为《新华日报》之误)上的】文章还指责说,1937年留在南京的美国人“不仅积极响应美国政府的帝国主义政策,还用中国人民的血肉去保护他们的公司,教堂,学校和住宅”。该文作者还坚持认为,这个国际安全区委员会是一个与日本侵略者“狼狈为奸”的帝国主义组织,他还引用了一个幸存者的话:“美国鬼子点完名后,便由日本鬼子进行处决”。关于日本暴行的照片旁还印着标语:“记住南京大屠杀,防止美国人让日本军国主义复活!”
   这样的宣传使斯迈思感到震惊和害怕。他的中文老师安慰他说:“斯迈恩博士,这个城市里有10万人知道你们所做的事,”“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可见,他在南京呆不长了。1951年,他离开了金陵大学,第二年成为肯塔基州来克星顿神学院的教员。贝茨也离开了南京,但却是在被【共产党】拘留审查之后。
  …………
   还有约翰·拉贝,他的一生一直是历史学家眼中的谜。在教召回德国之前,拉贝曾向南京的中国人保证,他要把日本人的暴行在德国公诸于众,并试图会见赫尔曼·戈林甚至阿道夫·希特勒。南京人民祈祷拉贝的报告能迫使纳粹领导人能向日本政府施压,以阻止这场屠杀。在拉贝动身前,一位中国医生请求拉贝转告德国人,中国人民【不是共产党,而】是热爱和平的民族,愿意同其他民族和睦相处。1938年2月,在挥泪的告别聚会之后,拉贝带着约翰·马吉拍摄的南京暴行的胶片拷贝返回德国。从此,拉贝音讯全无,几十年来,他的行踪令学者们困惑不已。
   …………
   我有一条关于拉贝的重要线索:在本世纪初,拉贝曾在汉堡学徒。也许拉贝就是在那里出生的,那里还可能有他的家人。无论如何,我必须要同汉堡建立联系。我求助于一位被学者们称作“国宝”的老朋友,约翰·泰勒,他【在华盛顿的国家档案馆(National Archives)工作了半个世纪以上,】了解世界上所有重要的历史学家。如果有某位专家曾研究二战中在中国的德国社团的历史,泰勒或许不会不知道。
  …………
   1948年,拉贝的遭遇传到了南京。当南京政府告知南京人民拉贝需要帮助的时候,反响极大,让人联想起弗兰克·尤普拉的经典电影《这是一个伟大的一生》的结尾。几天之内,@大屠杀的幸存者就为拉贝募集了1亿元中国币,大约相当于当时的2000美元--这在1948年可不是个小数字。当年3月,南京市长来到瑞士,购买了大量的奶粉、香肠、茶叶、咖啡、牛肉、黄油和果酱,用4个大包裹将这些食品寄给了拉贝。自1948年6月到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南京【原文是“直到这座都城落入共产党之手”】,南京人民每月都给拉贝寄一包食品,以表达他们对拉贝在南京国际安全区所做的一切的衷心感谢之情。国民党政府还指出,如果拉贝愿意返回中国,将为他提供住房和终身养老金。
  …………
  
  第二部分 第十章 被遗忘的大屠杀:再次凌辱
  …………
  最后,教科书争论的公开化产生了两个后果。其一,日本文部相藤尾正行引咎辞职,他曾疯狂地维护文部省洗刷二战历史的政策。其二,文部省内部已更深刻地意识到南京大屠杀是不能再被忽视的。但是就在藤尾辞职前,日本防务委员会还准备了一本极右的历史教科书,该书是这样概括南京大屠杀的:【“南京的战斗非常激烈。中国方面要求日本对中国军队和平民的伤亡作出反思。”在藤尾辞职后,教育部把这段改写为:】"南京的战斗非常激烈。据报道,在南京被攻下之后,日本军队杀害、打伤了很多中国士兵和平民,因此引起了国际上的批评"。
  …………
  《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结语
   南京的暴行只是日本在9年战争中无数野蛮行径中的一个事件。在南京大屠杀之前,日本就【在亚洲】头一个打破了空中力量只能用做战场武器的禁令,而将其用于威胁平民百姓,日本也因此而臭名昭著。而后,日本又发动其军队开始屠杀,从上海到南京,然后发展到中国内地。
  …………
   但冷战已经结束了,中国正从【共产主义的】封闭走向开放,并迅速发展起来,其他曾在战争期间受到日本欺凌的亚洲国家也在世界经济竞技场中崛起,能够同日本相匹敌。在今后的几年里,人们会看到针对日本战争罪行的积极的大跨步行动。美国社会正在更民主地融入亚洲人。与他们密集于科技领域听父辈们不同,年轻的华裔美国人和华裔加拿大人正迅速地扩大在法律、政治和新闻业中的影响--在北美历史上,亚洲人很少在这些领域涉足。
  …………
   迫使日本政府面对其战时政府罪行全部事实的运动甚至正在日本得到支持。对官方否认战争暴行的行为,日本有良知【原文为“那些认为自己不仅仅就是日本人”】的公民也感到十分羞愧和不安。一部分活跃的日本人认为,如果日本想在未来得到周边国家的信任,其政府必须承认过去。
  …………
  
  
  当然,由于我所用来比较的中译本是来自网络,经“小曼扫描编辑”,所以可能一部分删改是来自这位小曼的编辑。另外有些明显的错误,当是扫描所致,我在上面都没有算进去。
  
  基本上,删改可以分为如下几类:
  
  第一类,显而易见会被删改的。比如1989年的民主运动,还有张纯如身为台湾人后裔,自然有浓重的中华民国情结,那些比比皆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当然不会见容于我们的编辑。他们不就是吃这碗饭的吗。
  
  第二类,留下来也可以,但删改了也可以理解的。比如对伟大领袖的不敬之词,甚至连对苏联人民的伟大领袖的诽谤也不能容许,还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们伟大祖国、伟大的党的光辉形象的,也都或删或改。据我观察,其原则基本上是,如果张纯如对我党有贬斥,则把“共产党”三字删掉,让人以为这是全体中国人的错;如果张纯如指责全中国,则换成“国际社会”,把责任推到全人类头上去。
  
  第三类,不应该删,但是被删掉了的。比如中国在朝鲜的宗主国行径,中日友好来往对幸存者的感情冲击。对此我无话可说,只能感到难过。愿我们能在日本人之前认识到,事实高于是非。
  
  第四类,删得莫名其妙的。其中有一部分可能是,据我最大的善意的推测,译者对原文拿不准或者存疑,所以删掉了,比如“新华月报”,又如“七十四层楼高”(我估算了一下,帝国大厦102层,381米,则74层楼约276米,那么30万人平均下来每人只有不到一毫米的厚度,显然有误),甚至连100美元和空调那段,也可能编辑删掉不是为了会给社会主义经济抹黑,而是他们知道当时南京的物价,100美元买不到一台空调;还有中国和日本在朝鲜划分势力范围应当是十九世纪的事,斯大林的4千万这个数字也非常可疑。
  
  尤其是那句“中国方面要求日本对中国军队和平民的伤亡作出反思”,原文为“China has asked Japan to reflect regarding casualties on the part of the Chinese army and civilians”,比较费解,难怪译者把它跳了过去。我在MIT BBS的美国俱乐部上发贴询问,感谢几位网友的回帖,最后确定是这个意思。
  
  不过,我想这些莫名其妙的删除,最大的可能还是译者的疏忽,因为更好的做法应当是把存疑部分如实译出,然后加译注指出,不然的话,象藤尾辞职前的教科书段落那一段,已经改变了文章原意。
  
  我之所以敢说这些是出自译者的疏忽,是因为这本书里的错译几乎可以说是比比皆是,惨不忍睹。有的让人哭笑不得,比如日本审查官对家永三郎挑刺说:“the violation of women is something that has happened on every battlefield in every ear of human history. This is not an issue that needs to be taken up with respect to the Japanese Army in particular.”
  
  中译本译为“在人类历史每个时期的每一个战场上,侵犯妇女的事都在出现。鉴于对日本军队的尊敬,这一问题无须提及。”
  
  任何一个初通英语的人都能轻易看出,这后半句的意思是“无需对日本军队特别指责。”译者这样的译法真令人惊叹,让我不禁怀疑是否用了某种翻译程序在翻译,所以看见respect这个词就自动地写上“尊敬”二字。
  
  还有些错误就不仅让人叹气,简直叫人愤怒了。比如这一段:
  
  “The final death count was almost incredible, between 1,578,000 and 6,325,000 people. R. J. Rummel gives a prudent estimate of 3,949,000 killed, of which all but 400,000 were civilians. But he points out that millions more perished from starvation and disease caused in large part by Japanese looting, bombing, and medical experimentation. If those deaths are added to the final count, then one can say that the Japanese killed more than 19 million Chinese people in its war against China.”
  
  翻译是:
  
  “最后的死亡人数统计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是在1,578,000到6,325,000之间。R.J.拉梅尔提供了较为保守的数字:有3,949,000人被杀害,其中400,000人是平民。但是,他指出,有数百万人由于日本人的掠夺、轰炸和医药试验而死于饥饿和疾病。如果这些死亡人口也计算在内的话,可以说,在对华战争中日本人共杀害了900万中国人。”
  
  这里的有两处无法原谅、无法宽恕、如果译者是我的下属我一定把书摔到他脸上叫他立刻滚蛋的错误:把“其中只有400,000人不是平民”翻成“其中400,000人是平民”,把1,900万翻成900万。我当时真想对张纯如说:“这个死亡数字有什么难以置信的?这样的翻译才是真正的难以置信!”
  
  一个敬业精神堕落到如此地步的民族,还有什么希望?还奢谈什么历史?
  
  最后我愿引张纯如在这本副标题叫《被遗忘的大屠杀》的书里的两句话: “诺贝尔桂冠诗人伊利·威塞尔多年前就曾提出警告:忘记大屠杀就等于第二次屠杀。”和本书的最后一句话:“如果日本还期望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并合上自己历史上污迹斑斑的黑暗篇章的话,这些早就应该做到的工作对日本十分重要。”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阿喀琉斯脚踵 时间:2005-07-07 13:55:04
  这种帖子一定要顶
作者:糊涂的旁观者 时间:2005-07-07 14:10:13
  顶!
作者:理闻 时间:2005-07-07 16:08:37
  不看此文是顺奸,看了才知道是强奸,惨那... ...
作者:简单即美 时间:2005-07-07 16:54:16
  拉贝这个人真是很奇怪。难道他有分裂人格吗?
  特别是《拉贝日记》,更令人迷惑了。企图证明存在南京大屠杀的人以它作为证据,但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右翼分子”,也摘录其中的话作为证据来证明南京大屠杀不存在。
  假如只是希望搞清楚真实的历史,而不是陷入国际政治的纠纷中,我该相信谁呢?
  
作者:徐建新1 时间:2005-07-07 18:00:22
  恐怖的历史。
作者:jacquiline 时间:2005-07-07 23:41:35
  还好,我看到的就是德文版和英文版,中文版还没有看过。
  国内图书市场,尤其是近年来的翻译质量确实值得反思。有些中文译本真的不敢看。
楼主carnivore 时间:2005-07-08 01:51:25
  谢斑竹红脸。谢楼上各位。
    
    更正:“希特勒屠杀了大约六千万犹太人”,应为“六百万”。是我的错。sorry。
  
  又,刚才不小心重发了一次,请删除。谢谢。
  
作者:胖阿猫 时间:2005-07-08 04:09:47
  让人愤怒的事情太多了,哎。
作者:ID_张三 时间:2005-07-08 04:49:38
  〉作者:carnivore 提交日期:2005-7-7 12:19:00
  〉一个敬业精神堕落到如此地步的民族,还有什么希望?还奢谈什么历史?
  
  一个敬业精神堕落到如此地步的华人,还奢谈什么历史?
  -
  林思云:小评张纯如女士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
  http://www.tianyaclub.com/New/PublicForum/Content.asp?flag=1&idWriter=0&Key=0&idArticle=45373&strItem=worldlook
  郑若思:我看张纯如著《南京大屠杀》
  http://www.tianyaclub.com/New/PublicForum/Content.asp?flag=1&idWriter=0&Key=0&idArticle=45990&strItem=worldlook
  Amazon德语读者对张纯如《南京大屠杀》的评价
  http://www.tianyaclub.com/New/PublicForum/Content.asp?flag=1&idWriter=0&Key=0&idArticle=46059&strItem=worldlook
作者:Montu 时间:2005-07-08 05:01:24
  作者:ID_张三 回复日期:2005-7-8 4:49:38 
  
    〉作者:carnivore 提交日期:2005-7-7 12:19:00
    〉一个敬业精神堕落到如此地步的民族,还有什么希望?还奢谈什么历史?
    
    一个敬业精神堕落到如此地步的华人,还奢谈什么历史?
  ~~~~~~~~~~~~
  楼主把一本书的翻译上升到民族的高度似乎有点过于激动了。
  每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
  
  但张三先生的“一个华人”大约指的是张纯如。张的文章有争议不假。但对张的学术评价如果仅仅依靠网评届的“四大汉奸”和 AMAZON 上不知何人的读者评价,未免太草率了吧。
楼主carnivore 时间:2005-07-08 05:44:29
  我当时是有些过于激动了。不过那个翻译实在太离谱了,我当时真的是气过头了。
  
  关于张纯如的书,错误或者说可以商榷处确实很多,比如就在上面这短短的摘录里,我就发现了不少问题。另外我发现她在很多地方的叙述确实不够令人信服。我觉得张纯如在这本书里流露出了强烈的感情倾向,因此在很多地方有些偏颇。不过我想她写这本书的目的是向国际社会介绍南京大屠杀这个被遗忘的暴行,而非做学术研究。不能因为她写的是南京大屠杀就肯定她说的都是对的,也不能因为她说错了些地方就连整本书都否定掉,不然我们和国内的审查编辑也没有区别了。
  
作者:ID_张三 时间:2005-07-08 07:11:32
  〉作者:carnivore 回复日期:2005-7-8 5:44:29
  〉我觉得张纯如在这本书里流露出了强烈的感情倾向,因此在很多地方有些偏颇。
  
  关天茶舍是从事理论学术和思想探讨的网站,为这样的一本书作什么删改校对,莫非符合版面宗旨?既然原文无关学术,译文删改还是不删改,有关宏旨么?无论是以感情挂帅还是政治第一来评点历史,与轮子本质区别何在?比较之下,如果把张为自己写作态度狡辩的给旧金山信使报的信翻译一下,要意义得多,你说呢?林网、郑网和amazon德语读者对张书的评判,莫非不严谨?不是基于事实?张书的存在自有其意义,如你说的“向国际社会介绍南京大屠杀这个被遗忘的暴行”;但是如果从学术层面、从了解真相的角度来讲,这样由一个既不懂中文也不懂日文的记者写作的充满谬误的书,当然是应该、也必须“连整本书都否定掉”的,何况是在美国华人百人会也把张当作“历史学家”介绍的情形下。
  -
  张纯如给旧金山信使报的信
  http://vikingphoenix.com/public/rongstad/news/bamr/changletter.htm
  张三:危险的倾向-从某网友关于林思云关于张纯如的评论的评论说起http://www.tianyaclub.com/New/PublicForum/Content.asp?flag=1&idWriter=1498846&Key=92978545&idArticle=45528&strItem=worldlook
楼主carnivore 时间:2005-07-08 07:56:30
  楼上的ID,对您的问题:
  
  1,符合版面宗旨(依我看还该加红脸:-))
  2,有关宏旨。
  3,区别大大的,没空展开。但张这本书并非“感情挂帅还是政治第一”。“流露出了强烈的感情倾向”不等于“感情挂帅”,请勿树起个风车然后英勇地将其击倒。
  4,不同意。
  5,看了林网的,确实不严谨,后面的就没看。
  
  呼,回答完了。下次回别人的贴时,拜托逻辑稍微清晰一点,不要自说自话,谢谢。
  
作者:jacquiline 时间:2005-07-08 09:41:21
  不过我想她写这本书的目的是向国际社会介绍南京大屠杀这个被遗忘的暴行,而非做学术研究。
  
  张纯如正是因为这本书的出版才被有些人称之为“历史学家”,而并非简单的文字工作者那么简单。
  
  个人认为南京大屠杀里没有参杂太多个人感情流露,称之为“学术著作”丝毫不为过。
作者:甘任远 时间:2005-07-09 03:42:52
  我不认为张书是合格的学术著作.
作者:siceng 时间:2005-07-09 07:24:45
  我D也是一片苦心,怕大家脑子不够用,过滤一下也是怕大家受到精神污染.
作者:甘任远 时间:2005-07-09 08:04:56
  carnivore 兄:  
  
    张纯如的书,问题太多. 美国史学界专业人士也有很尖锐的批评, 只是没有广泛报道而已. 要说那是学术研究, 是明显不合格的. 如果只是一般读者"介绍南京大屠杀"这个事件, 当然没有什么不可以. 但是, 如果学术研究都降低到那个水平, 就不能原谅了. 另外, "南京大屠杀"并没有"被国际社会遗忘"的问题. 日本学者自己的研究就不少.
  
楼主carnivore 时间:2005-07-10 23:29:03
  甘兄言是。张纯如著此书,是有感于美国人对南京大屠杀所知极少,毕竟,光东亚国家的记载研究不能叫国际社会没有遗忘。学术上确实还有欠缺,但从education的角度说,张这本书是好的,让美国人也开始注意南京大屠杀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