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厚:回应李幼蒸(代发)

楼主:配剑儒生 时间:2006-05-26 19:35:00 点击:1387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予沉:昨天寄给您的“世纪中国”网站上转载李幼蒸先生的《忆往叙实:80年代初与李泽厚谈孔子》一文(http://www.cc.org.cn/newcc/browwenzhang.php?articleid=6902),看过了吗,不知有何感想?
  
  
  李泽厚:我感到有点啼笑皆非。至少有关我的部分的“叙实”便非常不实。例如他说,“其后一二十年来,李氏以海外各地汉学系为中心,推进自己的孔学研究和教学”。我在海外以科罗拉多学院时间最长,有五、六年,是在哲学系,没讲什么孔学。威斯康辛大学我是在历史系,密歇根大学我是在人文研究所,都既不在东亚系(即李所谓的汉学系),也没有什么“推进孔学研究和教学”,更不是什么“为中心”和边缘。包括斯瓦斯莫学院比较语言和文学系、德国图宾根大学汉学系在内,我在所有这些学校开的课是以访问教授和客席(即访问)讲座教授身份,用英语讲授的从远古中国到现代的一般思想史和美学,并非什么孔学,也没和教授们讨论过孔学。我不是李所说的“福布莱特高级访问学者”,在哈佛的讲题也非孔子哲学。我也从未用过李幼蒸的任何翻译和材料(向来我用材料包括打印稿都作注明,有各书为证)。而他那译文和文章的发表过程,也完全不是他讲的那么回事,我如果要阻挠或打击他,根本不必使用他讲的那种伎俩。上述所有这些,都是很容易去核实的。
  
  使我感慨的是,我自认直道待人,也帮过一些“不得意”的人的忙(其中包括李),到头来,却落得个我乃一两面派小人的“叙实”和嘲讽,真是人心险恶,可怕之至。但不实也不止是李了,例如不久前,邢小群“记述”郑惠讲我的话(郑是好人,但我和他不熟,一共见过两次面),也属不实,已有人提出异议(见《明报月刊》)。其他不属实的口头传闻就更多了,或无中生有,或极度夸张,有的离奇到难以想像的地步。但我没有什么办法,只好一律不予理睬。在1999年《己卯五说》的后记中,我倒发了一通牢骚,其中主要就是针对当时刘再复转告我李幼蒸先生在美国说我的大量坏话,但我没有点李的名。一位朋友告诫我,积毁销骨,说我如果一直不做任何反应,那些话就会被认为是事实。所以这次才做此回应。但我实在没有能力和兴趣对付这种事情。人生愁恨何能免,只好关门自读书。我之所以长期以来极少与人交往和只与极少数人交往,也不喜欢到处开会、讲演等等,这正是一个重要原因。“与人奋斗”,其苦无穷。因此,我在这里要声明一下,我仍将关起门来,一切不予理会,以后再有这种种“叙实”或评议,我便不做回答了。但愿读者不轻信就好。
  
  另外一点使我感触的是,我不理解李幼蒸先生大肆指责他人、极力夸扬自己,说自己的外文、见解和人格如何高超、优越,自己的书“在电影理论界产生不少影响”,如何被邀参加国际会议等等,但为何硬要把我拉上,并作为标题。他的标题是说他和我谈孔子,但这“叙实”中却“叙”不出谈孔子的任何一点实质性的内容。老实讲,我根本想不起八十年代初我和他谈过什么孔子和孔学。
  
  就此打住罢。他的其他许多议论和“叙实”,如说我的“特点”是“对外不吝主张,内心却并不自信”,是“政、学两栖学者”,“我个人对李氏从文革前对魏晋玄学的兴趣转到文革后对孔子的兴趣,原因何在也不无兴趣”,意思大概是说我“投机”吧,如斯等等,我就不逐一评说了,读者自有明鉴。我现在自庆的是,幸亏1982年后即与李无任何来往,否则还不知会被他“叙实”成什么样子,真是侥幸得很哪。我倒觉得最值得留意、甚至可做客观研究、似乎具有某种典型意义的,是李在此文中所呈现出的那种奇怪的心态。
  
  儒学联合论坛首发: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16037&page=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不爱思考的猫 时间:2006-05-26 22:43:51
  抢一下沙发,李泽厚我还是比较喜欢的。
作者:xiuci 时间:2006-05-26 23:45:49
  二李的人品如何我不知道,但无须相互攻讦,各自做学问写书得了,读者更看重这一点。比如《<野性的思维》(翻译)、《形上逻辑和本体虚无》、《理论符号学导论》和《美的历程》、《中国近代思想史论》、《批判哲学的批判》、《美学四讲》还是不错。
作者:平林漠漠 时间:2006-05-27 00:11:09
  为李偶像顶一把
作者:千年等一悔 时间:2006-05-27 03:16:58
  系统怀疑你灌水(短时间内连续发贴),请您过45秒后再发!
   我要挣分
  
  
作者:忧郁的枫叶 时间:2006-05-27 07:06:19
  阅
楼主配剑儒生 时间:2006-06-14 18:03:11
  李泽厚回应李幼蒸(增补稿)
  
  
  按:这是李泽厚回应李幼蒸的增补稿,原文一字未改,但有重要增补。
  
  
  默 沉:昨天寄给您的“世纪中国”网站上转载李幼蒸先生的《忆往叙实:80年代初与李泽厚谈孔子》一文http://www.cc.org.cn/newcc/browwenzhang.php?articleid=6902),看过了吗,不知有何感想?
  
  
  
  李泽厚:我感到有点啼笑皆非。至少有关我的部分的“叙实”便非常不实。例如他说,“其后一二十年来,李氏以海外各地汉学系为中心,推进自己的孔学研究和教学”。这一重要的概括性的“叙实”和定位,便很不符实。我在海外以科罗拉多学院时间最长,有五、六年,是在哲学系,没讲什么孔学。威斯康辛大学我是在历史系,密歇根大学我是在人文研究所,都既不在东亚系(即李所谓的汉学系),也没有什么“推进孔学研究和教学”,更不是什么“为中心”和边缘。包括斯瓦斯莫学院比较语言和文学系、德国图宾根大学汉学系在内,我在所有这些学校开的课是以访问教授和客席(即访问)讲座教授身份,用英语讲授的从远古中国到现代的一般思想史和美学,虽然也开了两次《论语》课,但也只是一般讲解,并非什么孔学,也没和教授们讨论过孔学。我不是李所说的“福布莱特高级访问学者”,在哈佛的中文演讲题也非孔子哲学。我觉得奇怪的是,李为什么硬要把我说成专门在搞孔学。我也从未用过李幼蒸的任何翻译和材料(向来我用材料包括打印稿都作注明,有各书为证)。而他那译文和文章的发表过程,也完全不是他讲的那么回事。我至今还说,好些译文不如原文好懂,但并未针对李译专门说过。李的自我感觉异常良好,文章却实在不佳,但我也并未因此“企图”不发李文,还拒绝过一些反对意见。我当时曾委托滕守尧组织翻译和陆续出版了数十种现代美学重要著作,那些译文我从未审阅,以“利用别人资料”,我有什么必要偏偏定要“利用”和“阻挠”李的译作和文章呢?我如果要阻挠或打击他,根本不必使用他讲的那种伎俩,事实上我从未做也未“企图”做任何对不起李的事。上述所有这些,都是很容易去核实的,有些当事人还在。李说他还有百十篇与“知名度”“比李大”的国际学者“直接接触的印象回忆分析”,但他这种“推测”“心术”的“回忆分析”,能有百分之几的可信度呢?例如,他“推测”我“如此愤怒”的“心迹”竟然是:“他对我自和他分手后二十多年来与他非常不同的学术发展方向感觉不佳。”但我根本不知道他二十多年来搞了些什么。李怀着阴暗心理,“推测”别人“心迹”,抓住三件小事(均为李的虚构、想像)大做文章,抹黑别人以抬高自己,还说自己搞的是“孔孟学”,这未免有点滑稽。靠自我炫耀(参加某某国际会议、与某某国际知名学者合影、“直接接触”等等)来炒名气,这恐怕与所谓“孔孟学”并不相干吧?
  
  
  
  使我感慨的是,我自认直道待人,也帮过一些“不得意”的人的忙(其中包括多次建议杜任之重用李,等等),到头来,却落得个我乃一两面派小人的“叙实”和嘲讽,真是人心险恶,可怕之至。但不实也不止是李了,例如不久前,邢小群“记述”郑惠讲我的话(郑是好人,但我和他不熟,一共见过两次面),也属不实,已有人提出异议(见《明报月刊》)。其他不属实的口头传闻就更多了,或无中生有,或极度夸张,有的离奇到难以想像的地步。但我没有什么办法,只好一律不予理睬。在1999年《己卯五说》的后记中,我倒发了一通牢骚,其中主要就是针对当时刘再复转告我李幼蒸先生在美国说我的大量坏话,但我没有点李的名。一位朋友告诫我,积毁销骨,说我如果一直不做任何反应,那些话就会被认为是事实。所以这次才做此回应。但我实在没有能力和兴趣对付这种事情。人生愁恨何能免,只好关门自读书。我之所以长期以来极少与人交往和只与极少数人交往,也不喜欢到处开会、讲演等等,这正是一个重要原因。“与人奋斗”,其苦无穷。因此,我在这里要声明一下,我仍将关起门来,一切不予理会,以后再有这种种“叙实”或评议,我便不做回答了。但愿读者不轻信就好。
  
  
  
  另外一点使我感触的是,我不理解李幼蒸先生大肆指责他人、极力夸扬自己,说自己的外文、见解和人格如何高超、优越,自己的书“在电影理论界产生不少影响”,如何被邀参加国际会议等等,但为何硬要把我拉上,并作为标题。他的标题是说他和我谈孔子,但这“叙实”中却“叙”不出谈孔子的任何一点实质性的内容。老实讲,我根本想不起八十年代初我和他谈过什么孔子和孔学。
  
  
  
  就此打住罢。他的其他许多议论和“叙实”,如说我的“特点”是“对外不吝主张,内心却并不自信”,是“政、学两栖学者”,“我个人对李氏从文革前对魏晋玄学的兴趣转到文革后对孔子的兴趣,原因何在也不无兴趣”,意思大概是说我“投机”吧,如斯等等,我就不逐一评说了,读者自有明鉴。我现在自庆的是,幸亏1982年后即与李无任何来往,否则还不知会被他“叙实”成什么样子,真是侥幸得很哪。我倒觉得最值得留意、甚至可做客观研究、似乎具有某种典型意义的,是李在此文中所呈现出的那种奇怪的心态。
  
  
  
  儒学联合论坛首发: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16037&star=1#16037
  
作者:淮宁河 时间:2006-06-14 18:20:09
   支持李泽厚先生
作者:欲海漱石生 时间:2006-06-14 22:07:33
  支持李泽厚先生
  喜欢读李老的书
  读完常常能混到稿费
作者:sikaoxiaozi 时间:2006-06-15 01:00:03
  还是比较喜欢李泽厚的。
作者:yulai523 时间:2006-06-15 01:19:21
  呵呵,哲学家李先生大概哲学研究多了,于是很多时候连常识也不顾了!
  研究哲学连常识都不顾,哲学还有什么用?
作者:左车春梦 时间:2006-06-15 02:10:41
  奇怪,又有人吵架了
作者:邝海炎 时间:2006-06-15 03:08:33
  读李泽厚的书获益良多。
  而李幼蒸似乎搞翻译还有点名气,但他的文字半个也没读过。
  我当然并不能因此就断言李泽厚的人品比李幼蒸的人品要高,但从这件事情本身来看,我还是愿意相信李泽厚的说法。
  
  
  
作者:xiaozhanglang66 时间:2010-05-21 06:40:11
  李幼蒸先生只是针对一种学术现象,对事不对人,如果他是要为自己“捞取”名利,完全不用如此艰难的存活于体制之外。
作者:鱼之乐也 时间:2010-05-21 06:50:07
  李幼蒸的翻译我读过,而李泽厚的文字我半个字也没读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