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自由,或李银河猜想

楼主:羽毛乱飞 时间:2006-08-16 02:54:00 点击:1625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性,自由,或李银河猜想
  
  
  我采菊东篱已久,时间观念稍微有一点差,才听说李银河这阵子比较背。据说因为她新近的一些学术成果,不但被一些人骂,甚至还被怀疑性意向不正常。我看这些人都是乱弹琴。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在一个强调个人权利的时代中,作为以关注性权利为业的社会学学者,李银河不过是在一个比较有张力的层面上复述了已经基本被这个世界被确立为标准价值观的命题(1)(注:如果你觉得下面这段太过学术,可以直接跳到 $$$$$$,结论我想大家都看得懂的。学术就是这么一回事,用很费力的方式说大白话):
  
  (1)= 人有权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这句话也可以用非常现在进行时的方式来表达,既命题(1’)
  
  (1')= 我就喜欢!(I'm loving it!)
  
  当然这个表达有一点简单,考虑到人的群体性存在,自然和社会性资源的相对有限性等等问题,它的复杂形势是这样的:
  
  (2)= 任意一个人P有权做任何他想做的事S
  
  并且and由此
  
  (3)= 任意一个人P有权保护命题(2)所述之权利,因为按照命题(2),他有权做任何他想做的事S,包括S1(在这里,S1=保护命题(2)所述之权利)
  
  同时
  
  (4)= 任意一个人P有权伤害任意一个其他人P'的权利,因为按照命题(2),他有权做任何他想做的事S,包括S2(在这里,S2=伤害P'做S1’的权利)
  
  或者说
  
  (4’)= 任意一个人P’ 没有权利做S1’,因为按照命题(4),任意一个人P有权做任何他想做的事S,包括S2(在这里,S2=伤害P'做S1’的权利)
  
  但是,对于任意一个非P的人P' ,命题(3)同样成立,也就是说存在命题(3’):
  
  (3')= 任意一个人P'有权保护命题(2)所述之权利,因为按照命题(2),他有权做任何他想做的事S',包括S1'(在这里,S1’=保护命题(2)所述之权利)
  
  所以对于任意一个人P’’= f (P, P’) 而言,存在命题(3’’)和(4’’)
  
  (3’’)= 任意一个人P’’有权做S1’’
  (4’’)= 任意一个人P’’没有权做S1’’
  
  显然,命题(3’’)和命题(4’’)矛盾。
  
  基于这样一个逻辑的,同时也是社会实践性的矛盾,文章开头所述的那么“已经基本被这个世界被确立为标准价值观的”命题(1)不得不进行某种程度的修改,以在实践层面最大程度地实现一种我们那位“任意一个人P”在提出命题(1)时所憧憬的那种非常命题(1)的状态。于是我们有了一个双重保险的“基本被这个世界被确立为标准价值观的”命题(1’’):
  
   $$$$$$
  
  命题(1’’)= 一个人有权做任何事,其中包括保护他有权做任何他想做的事的权利不受另外一个在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的人的伤害。
  
  这样一个命题显然不好听也不好看,显不出人在一而再地只有自私自利之外还有什么社会学意义上的道德观念,所以在实践中,命题(1’’)是以命题(0)这样忍辱负重的形势被表述的:
  
  命题(0)= 一个人有权做任何事,在不伤害其他人的利益的情况下。
  
  这个命题用非常草根哲学的概念来表达,就是两个意识形态名词:自由,还有宽容。前面一个来自这个命题的第一句话,后面一个来自这个命题的第二句话。
  
  所以我要说,这件事其实很简单,李银河真的很背,她不该被人这样的误解,她不过是把这个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已经是昨夜西风和明日黄花的命题(0)应用在一个很具体,同时也许有一点很惹火——sorry,说错了,不是“惹火”,是“惹眼”——的行为上了。我想,恐怕事情真的很像李银河自己所说的,她是在为人们争取自由和/包括/以及宽容呢。
  
  为什么这样么说呢?你看啊,根据命题(0),我们在性行为的问题上有这样一个具体的行为价值观标准:
  
  命题(0’)= 一个人有权和任何人make love,在不伤害其他人性利益的情况下
  
  所以,显然,make love 这样一种行为和买菜啊,高考啊,做隆胸啊一样,都是一种日常人类行为,如果它不妨碍其他人,干什么要禁止呢?——虽然道德禁止尤为可恨,但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我党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用发红头文件的形式禁止难道不是最恶劣,最妨碍建设和谐社会的手法么?当一个人的配偶和另外一个人的配偶发生一种配偶行为,如果这两位发生配偶关系的人的那两位配偶都不生气,我们外人生气干什么呢?这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么?
  
  更进一步说,如果整个社会不再把一个人的配偶和另外一个人的配偶之间所发生的配偶行为称为“配偶行为”,而改称为比如“一次性深入交往”之类的,如果我们每个人不要那么自私,不要那么有占有欲,把make love这样的行为从一小撮人的特权的藩篱中解放出来,虽然短期地看自己可能很吃亏(自己的老婆别人用?共产主义啊?),但是长期地看,不是增进了社会的多元化么?不也意味着自己可以挑着用别人的老婆么?这不是一桩长线投资的买卖么?
  
  福柯老前辈早就说过,被强奸之身体伤害,机械物理学以及外科医学地看无异于被打耳光子,只不过是这些被动了奶酪的女人头脑里面有一些不该有的价值观念,把身上一些平滑肌组织看得比另外一些更为值钱,所以才会引起不应有的精神创伤,仿佛赌徒赔光了家底一般地绝望。所以,只要抛弃这些属于精神层面的,意识形态的,可有可无的价值观,知雄而守雌,复归于婴儿,那么所谓“强奸之恶果”不也就只剩下一点点皮外伤了么?
  
  同理,(我说过,命题(0)用非常草根哲学的概念来表达,就是两个名词:自由和宽容)如果世人可以不再把“一次性深入交往”看作一类属于家庭的特权行为,如果大家都抛弃这种非本我的,后天获得性的观念,每个人对于自己配偶和别人make love,采取一种“宽容的”(也就是满足命题(0)后半部分所提倡的)态度,那么命题(0)前半部分所意图的自由不就更多了么?这不就可以使我们的社会在更高的层次和更大的范围内出现“人人都就喜欢,个个be loving it”的和谐景象么?
  
  于是我们有结论了,李银河的意思很简单,对于一些多数在晚上发生的日常事情,她呼吁社会要宽容,宽容,更宽容,因为宽容自由不分家,因为宽容增进自由,因为宽容加自由等于绝对的自我实现——这难道不是我们今天的人所追求的么?别好高骛远了,在这个时代,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高的价值么?
  
  或者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表达:牌坊砸烂了,那么什么还需要做么?
  
  
  
  2006年8月16日星期三
  

   傅建华:李银河:道德领域里的“坏良心”

   静娅:高蹈的道德之舞可休矣--也谈谈李银河先生的“多边论”

   朱投伍:李银河,请相信还有道德这回事
  
   大地寒锋:李银河的权利与袁伟时的理性
  
   清池明月禅心:钟南山、李银河现象的忧思
  
   清池明月禅心:李银河现象产生的理由

   羽毛乱飞:性,自由,或李银河猜想
 
   羽毛乱飞:性,自由,或李银河猜想(二)
   
   草鱼子:从李贽到李银河
 
   世纪婴儿30000:李银河性思维的弱智处
 
   傅建华:道德虚无主义是“前卫”的思想吗?
 
   桃木:我之道德观--李银河本没有错
 
   修竹如云:被李银河强奸的宪法上的“性自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羽毛乱飞 时间:2006-08-16 03:51:36
  其实,性自由之于中国文人,约等于革命之于美国学生,所以本来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好在我也是写着玩,很长时间不写东西,练练手,看自己还会写字不。大家看得懂就看,看不懂就算,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
  
  
  
作者:囚鸟0 时间:2006-08-16 09:27:00
  怎么老是把性和老李联系在一起呢
作者:柳之坪 时间:2006-08-16 09:37:49
  同样是基督教徒,咋差别这么大呢?
作者:玫瑰成灰 时间:2006-08-16 10:52:30
  进来看贴前是清醒的,看完后就晕了,这么简单的一个判断,要搞得这么复杂?
  
  而且你的1这个命题是假命题,应该改成:人有权做任何在法律不禁止的范围内他想做的事
  
作者:虞渔 时间:2006-08-16 11:46:12
  好久没有拜读羽毛的文字了。
作者:爱就一个字6653 时间:2006-08-16 11:51:49
  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
  呵呵,正在争取努力看懂羽毛的文字。
作者:无机物保护协会 时间:2006-08-16 11:56:36
  揭露神棍企图控制别人裤裆的险恶用心。
  
  
  
  文化禁欲套不能保护女性
  
  “羽毛乱飞”在关天发表了一篇题为《文化避孕套而不是化学避孕套才能够真正保护女性》的奇文。其核心内容是所谓“避孕套的广泛使用,增加了女性的痛苦”。“羽毛乱飞”假惺惺地“关怀女性”,要用所谓的“文化避孕套”来保护女性。
    
    然而,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文化避孕套”不过是“羽毛乱飞”出于他的宗教意识形态,推销的“禁欲”私货。
    
    首先我们来看看“避孕”这个词。避孕的英文是contraception。拿最普通的金山词霸上的《美国传统词典》对这个词的解释来看:
    
    contraception: Intentional prevention of conception or impregnation through the use of various devices, agents, drugs, sexual practices, or surgical procedures.
    
    避孕:通过使用各种器具、制剂、药物、性交实践或外科手术等有意来防止怀孕或受精
    
    这个词的重点是用各种工具、手段“防止怀孕”,而不是“禁欲”,换句话说说,避孕是性交但不怀孕。
    
    而“羽毛乱飞”的私货“文化避孕套”,其实质是“文化禁欲套”。不性交,也就不会怀孕(谁说的,那玛丽亚是咋回事?),这确实是大实话,但是这也没有意义——正如我说:把所有人杀掉就可以解决地球的当前的短期环境问题。这句话本身,就是正确的nonsense。
    
    “羽毛乱飞”所推销的“文化禁欲套”决不是什么新发明,上千年来,基督教就干着这种“存天理、灭人欲”的勾当。在这个意义上,我理解这个帖子——他们钻到大家的裤裆上来已经习惯了,不让他们钻,你说他们怎么会习惯呢。
    
    
    为了推销私货,“羽毛乱飞”指责避孕套导致“女性在性行为和性关系中的不利地位”。莫非没有避孕套,“女性在性行为和性关系中的”地位就“有利”了?没有避孕套,性行为导致怀孕的可能性就很大,其结果是,女性不得不多次怀孕,变为生育机器,经济社会地位进一步下降。
  
作者:无机物保护协会 时间:2006-08-16 11:58:53
    事实上,避孕药具发明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控制人口,它实际上是解放了世界上的一半人口。在没有避孕药具的时代,这个世界仍旧是男权的世界,而在这种不平等的社会中,妻子更难拒绝丈夫的性要求,这这种不平等的社会中,女性的唯一命运就是传宗接代(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生育机器)。
    
    然而到了“羽毛乱飞”的笔下,却成了“人类用化学避孕套代替‘文化避孕套’的后果就是更多的孕不能被避,而更多的怀孕变成了噩梦”。“羽毛乱飞”可以尝试每年生个孩子,看看是什么滋味。
    
    如果避孕套真的会导致什么“更多的孕不能被避”的话,那只有一种可能,即避孕套的生产质量有问题。我们需要提高这种避孕套的质量,并且教给人们如何正确使用它。
    
    在文章的最后,“羽毛乱飞”假惺惺地说:“化学避孕套是套在男人阴茎上的,当这个男人不可靠的时候,这个避孕套也就不可靠了;而文化避孕套是套在女性自己的心灵上的,它不随对方的改变而改变。女性们需要学会重新用充满自我意识的文化避孕套来保卫自己”。
    
    (首先必须指出,当男人不可靠的时候,避孕套的质量不会因此而发生改变。)
    
    然而“羽毛乱飞”在文章前面说的是:“爱的表达不再是向对方献出自己的身体,令对方此时此刻在性方面得到满足,而是为了对方而保守自己的身体,令对方可以在未来的婚姻内得到最大程度的性满足”
    
    如果这里的“对方”仅仅代表男性,那么“羽毛乱飞”就是赤裸裸的男性沙文主义者。如果这里的“对方”可以表示男女双方,为什么这个“文化避孕套”是“套在女性自己的心灵上的”呢?
    
    这难道不是要求女性禁欲、“纯洁”的男性沙文主义的表现吗?保护女性自己?恐怕是为了满足男性沙文主义者的自尊心,以及推销宗教意识形态的私货。(顺便问一下,耶稣到底算不算文化避孕套失败的产物?)
    
    “羽毛乱飞”表面上鼓吹什么“女性自我意识”,其实质则是扼杀女性自我意识的禁欲绞索。这把以“宗教”为名的绞索,已经套在女性身上上千年了。遇到推销这种绞索的人,我们应该对其大喊一声:你钻到大家的裤裆上来干吗?
楼主羽毛乱飞 时间:2006-08-17 23:21:16
  作者:囚鸟0 回复日期:2006-8-16 9:27:00 
    怎么老是把性和老李联系在一起呢
  
  ——老李本行就是研究性的么。
  
  
  作者:柳之坪 回复日期:2006-8-16 09:37:49 
     同样是基督教徒,咋差别这么大呢?
  
  ——同样是“法治国家”,你不觉得还是有一些差别的么?
  
  
  作者:玫瑰成灰 回复日期:2006-8-16 10:52:30 
    进来看贴前是清醒的,看完后就晕了,这么简单的一个判断,要搞得这么复杂?
    
    而且你的1这个命题是假命题,应该改成:人有权做任何在法律不禁止的范围内他想做的事
  
  ——你没看完吧?
  
楼主羽毛乱飞 时间:2006-08-17 23:26:13
  玫瑰成灰:
  
  如果你看完了我的文章,就知道我的意思和你是差不多的。而且,事实上如果所谓“法律(或者道德/风俗/传统)不禁止的范围”无限的大,或者说“法律(或者道德/风俗/传统)禁止的范围”无限的小,那么这个“所谓的假命题”就会变成一个真命题了。
  
  你不觉得现在社会正在这个方向上做“求极限”的数学题么?
  
  
楼主羽毛乱飞 时间:2006-08-17 23:33:21
  转载一个人的文章,应该说文章说的还不够深入,臆断的成分多了点,我不完全认同。但是它至少指出了理解这个事件的正确方向:这次“老李事件”问题的核心不在于老李的观点是否正确,而在于为什么老李要提出这个观点。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性自由之于中国文人,约等于革命之于美国学生,所以本来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
  
  ————————————————————————————
  
  薛涌: 启蒙陷阱中的李银河
  
  From: 薛涌:反智的书生
  http://blog.sina.com.cn/u/45f00ef4010005p6
  
  
  李银河研究员不久前因谈论“多边恋”受到网民的围攻和谩骂。她接受北京“青年周末”的采访时,眼圈微红地诉:“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恩将仇报。我呢,是为你们在争夺空间,呼吁宪法要保护一个公民的性自由。然后你们来骂我。我在为谁争权利呢?我在为你们争权利呢!”
  
  读这段话,让人想起了鲁迅小说“药”最后的人血馒头:一个为拯救百姓而牺牲的烈士,其鲜血竟被他要拯救的人象宝贝一样拿来作成人血馒头治病。这多少反映了鲁迅对国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怀。
  
  这种为别人争自由的道德优越感,来自两个传统。一是法国启蒙主义。其基本理念是:知识分子一旦掌握了“理性”,就垄断了对世界的解释权,就有了按照他们的意识形态来指导社会,教化人心的权威。一切传统的习俗都必须根据这种“理性”来进行重估和改造。这一启蒙主义,和中国本土的传统(即“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士大夫精神)一拍即合。所以,五四以来,中国知识分子有一种强烈的救世主心态,觉得自己“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一心为那些不懂得什么是自己的利益的愚夫愚妇们谋利益。无独有偶,类似的情怀在美国“新政”以来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中也非常流行。他们相信政府应该通过税收把大量资源从老百姓手中收上来,在他们这些有知识的人的指导下重新分配,建立一个“伟大社会”。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时,自由派还主宰着美国的主流文化。女权运动,性革命等等也开花结果。因此,在那个时代受教育的知识分子,往往综合了五四启蒙精神和美国自由派意识形态。李银河的性观念也多少是这样的知识传统的产物。
  
  然而,这一传统却自有其陷阱。
  
  有媒体说李银河“憧憬多边恋”,这也许不实。但她引用福柯的话,称婚姻和家庭使我们拥有的人际关系类型“少得可怜”。而“人性是无限丰富的”。多边恋,周末夫妻等等的出现,反映了“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根据这样的语言,说她“提倡”多边恋恐怕并不是太离谱。她唯一提到的多边恋的副作用,就是得性病的机会增多。可惜,公众的愤怒,并不是因为传染病的问题。她在这里未面避重就轻。
  
  更重要的是,李银河承认自己喜欢一夫一妻,觉得“三个人以上的性爱关系”和“一夜情”“都太闹腾了。”既然自己觉得这样“闹腾”,为什么用如此玫瑰色的语言来讲述多边恋呢?自己受不了,别人作就是有创造力吗
  
  
  显然,她在讨论多边恋时,回避了自己不作的原因。她更忽略了一个基本问题:感情需要双方的信任和责任。在大多数情况下,多边恋所获得的满足,与其带来的精神消耗,心理创伤相比,恐怕得不偿失。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人类选择了婚姻的原因。
  
  我不是一个道学家,能够宽容多边恋。有人喜欢这样的活法,有人在没有找到满意的伴侣之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消磨。但是,如果有人在我女儿的学校里讲“婚姻家庭使我们的人际关系变得单一得可怜,多边恋和周末夫妻体现了探索无限丰富的人际关系的创造力”的话,我马上会到法院对学校提出起诉。我相信,不管是我所在的美国自由派最盛的波士顿地区的家长,还是中国的家长,都不会容忍别人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
  
  李银河所提倡的多边恋的价值,和她自己的生活经验乃至所遵从的习俗相冲突。她实际上是在提倡一种自己不作的事情。这种双重标准,是自由派的一个老问题。他们自以为用“理性”给别人照亮了一条路,但自己却不走。比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麻省的自由派法官下令黑白混校,讲起来道理一大堆。一些白人中产阶级的孩子,被强行送进了教育水准甚低,犯罪率甚高的黑人学校。而法官自己却把孩子送到了私立学校。这样的虚伪,至今还是自由派的污点。
  
  其实,既然李银河受不了多边恋,为什么不多讲一讲自己喜欢的一夫一妻的好处?就算多边恋有许多好处,难道不是那些身体力行的人更有发言权吗?如今的媒体,能够让一个木子美炒得冒烟起火。这些多边恋的人,难道真需要一个圈外人来给自己代言吗?
  
  李银河在这里掉进了启蒙的陷阱。她秉承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以“观念更新”为使命,无视习俗和传统伦理的价值;生怕自己的“理性”不彻底,和旧道德的决裂不坚决,赶不上时代的步伐。其实,当时许多李银河这一代的大学生,正是打着“观念更新”的启蒙爱情观,婚姻观,在从农村突然考进大学后,把插队时认识的农村妻子心安理得地甩掉。李银河大概也没有估计到,她所提倡的新观念,同样可能会象四分之一世纪之前那样,为一些不道德的行为提供包装。
  
  我希望李银河能够走出这种启蒙的陷阱,不要执迷于在道德上的社会工程,回到自己的经验和所遵守的习俗上来。这也是英国启蒙主义的精神:传统的价值和习惯,是人类累积的智慧,蕴涵着许多我们的“理性”意识不到的意义,需要不断总结和发挥,绝不是一个人或一代人的知识所能替代的。
  
  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单一的人际关系未必可怜,因为这种关系是建筑在人类几千年的经验所达成的共识之上的。
  
作者:微者 时间:2006-08-17 23:46:27
  楼主他们都是用一个形式化的空洞命题来思考我们的生活世界的,性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和买菜吃饭一样的生理行动,性器官也被用生理学语言来解释,
  这叫啥东东呢,另外吃饭买菜也是富含了意义的,不是一个生理的过程,只要对比下各国关于吃饭的文化就知道了.
  薛涌那个文章说的不错
作者:公敌傅建华 时间:2006-08-18 00:14:07
  呵呵,读不懂羽毛的文章~~~~~~~~~~
楼主羽毛乱飞 时间:2006-08-18 00:51:28
  
  不跟大家弯弯绕,直接谈谈我的立场,然后我就走人了。
  
  有一种流行的观点,正如静娅所说:性是人的基本权利,在这个时代中,性的问题不再是一个生物学问题甚至社会学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学问题;在诸如“性解放”,“性宽容”或者“性多元”之类的话语中,人们所强调的核心是解放,宽容和多元。性在这里不是sex而是gender,其所代表的是个体的自由度,是西方启蒙运动以来作为中世纪神权政治理念反动的人本主义思想在最彻底程度上实现的努力。
  
  作为一个政治学问题,作为最彻底程度上的人本主义,支持性开放和性多元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正确”,所以虽然李银河本人从生理到社会心理都不渴望“性多元”,但是她要为中国社会的性多元化鼓与呼,因为这是一种她别无选择的“政治正确”,反对“性开放”就等于侵犯人权,而侵犯人权,在没有战争贩子的和平年代,基本上等于反人类罪。
  
  在这层意义上,事情不见得像静娅所言,批评老李的声音表明我们这个社会“缺乏理性的态度”。事情恰恰相反,原本是生物学或者社会学,心理学问题的性问题在转变成成一个政治学问题以后本身已经意识形态化或者非理性化了。
  
  也许我们可以去推想,某些人——比如某些人眼中的羽毛乱飞——之所以反对某种意义上的性开放确实仅仅是因为某种程度上的非理性因素——比如出于信仰某种宗教——,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诸如李银河这样的支持性开放者,他们的心态同样是非常非理性的。
  
  所以我们看见,对于性开放的问题,也许反对者是非理性的,但是支持者同样也是非理性的(这情形有一点像戴~晴回忆十七年前中央大操场上那件事时说的话:“一边是毫无理性的政府,一边是毫无理性的学生”)。不要被这场争论给蒙住了。不论是李银河还是批评李银河的人,双方可能都只是基于非理性的原因而对立,所谓各种社会或者自然科学的理论和数据不过是各自为我所用的幌子,他们其实有着共同的人生形态和共同的性行为模式,他们争执的其实是别人的事,外星球的事。
  
  呵呵,性自由议题之于中国进步文人,约等于革命理论之于美国左派学生,怎么闹都不过是玩过家家而已。
  
  真正去要关注的是那些出于身体的需要而身体力行的性开放者。我这篇文章不过是要说明,在这样的人那里,性问题不是一个政治学问题,甚至也不是社会学或者心理学问题,而就是一个赤裸裸的(一个道学家会因为说了“赤裸裸”这三个字而说sorry面壁思过,但是我不会,所以我不是道学家)生物学问题。它无关权利,无关人本主义思想,无关社会的进步,它就是一个“I'm loving it!”的问题,一个人顺从自己肉体的需要,想尽办法满足自己身体需要的问题。
  
  我们的老祖宗说:“食色,性也”。作为一个生物学问题,我们本来不应该预设一个政治正确的立场,本来应该把make love当作吃饭那样单纯地去讨论。我们可以讨论什么样的性是正确的,合乎人的本性的,什么样的性是不合适乃至有害的,正如我们可以讨论如何进食是正确的,如何吃饭是不合适乃至有害的。
  
  但是,今天我们可以坦然地指出暴饮暴食的坏处而不必被人怀疑为原教旨主义宗教分子,却不能用同样的方式指出性行为的放纵对人是否有各种负面的影响,试图这样做的人要小心被人扔臭鸡蛋。为什么呢?
  
  因为长期以以来性问题被有意识地意识形态化了。一帮子像李银河这样光说不练的知识分子跟在西方一些带着酒神气质的理想主义者后面,为了实现自己心目中的“人文主义理想国”而反反复复地教育着“不知识分子们”要从政治的高度看待自己的性需要,要为了自己的权利而抗争。而那些自发却不自觉的性开放需求者呢?则潜移默化地接受了这样一种意识形态化了的“性观念”。
  
  这是一场不公正的对抗,因为反对的一方已经被天然地戴上了意识形态的敌人帽子,他们本身说的是否有理或者正确并不重要,甚至根本不必去仔细思考,重要的是他们竟然敢于在“宽容”和“自由”这类神圣的观念上持不同意见。
  
  这就是启蒙!它的确是西方人本主义思想在对抗神本主义思想的斗争中的胜利,这场胜利极为彻底。是的,无论我们怎么评价这场胜利都可以——但是它不可能是个体人格的胜利,如同有人相信在西方神本主义世界里没有具有独立思想的人,只有被洗脑的精神奴仆一样,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在西方人本主义全面胜利的时代中,我们也看不到独立思想者。
  
  不是么,在这个时代,在这个世界,在中国,在天涯社区这个当今中国最大的偶像流水线和八卦工厂,我们能看到的是什么呢?只有被人本主义洗脑的精神奴仆。当人本也成为主义乃至精神偶像,它就成了人本的敌人。
  
  静娅有一句话说对了,我们真的很缺乏理性。
  
作者:荒川 时间:2006-08-18 00:53:47
  神棍变成棍神了。
作者:潇洒的痛苦 时间:2006-08-18 02:27:01
  这样的脑子竟然没有将上帝废了,很让人不可理解。
  “虞渔”李银河粉丝式的拜读,直接将楼主钉在十字架上。
  这个比喻足以让一个信徒高兴,虽然事实却未必让耶稣好受。
  钉在那里,低着头,是俯视苍生,还是沉浸于痛苦?
  汪登兴咏叹调般的描述,真让人恶心,觉得他应该亲身体验一下那一步步挪向十字架时背部承受的仗击。
  (汪是个小人,加上“关系列”,还有一个“伪君子”,是关天圣徒中的三大贱客。)
  “囚鸟”说:“怎么老是把性和老李联系在一起呢?”
  那么不这么联系,又能怎样联系呢?
  李银河自己将一切性全部生物化,或者说荷尔蒙化,再或者说两腿中间化。
  可她却荒谬地让人类最顶端的头脑支持她的腿中间论。
  但,天然的,正像李认为人应尊重性的所谓天然,人的头脑天然地在高度上要一定程度地否定两腿中间的高度。
  为了保证思维上的合理性,怎么办?降低高度,将脑袋夹在腿中间?不现实。
  那就换一种做法,将荷尔蒙充满脑袋。
  
  楼主说:“静娅有一句话说对了,我们真的很缺乏理性。”
  楼主的思维强于静娅,静娅是个很一般的头脑,party时透过一杯红酒映射出的一个人而已。
  所谓的缺乏理性是因为理性不能满足一切,就像不能满足信仰。
  两者共存本身就是荒谬,但正是这个荒谬允许这种共存。
  人的这种荒谬有着无可奈何的真实存在。
  这是可以解决的,但绝不要依据所谓的理性。
  所谓的理性就是轻呷一口红酒泯出的欧式酒香。
  
  李银河的错误在于刻舟求剑式地谈论性与道德。
  她的理论是罂粟,仅仅看着好看。
  ------------------------------------------
  对酒的场景描述纯属猜想,不懂酒。
  对三贱客是直接抨击,其他的是引言式借用。
作者:陈飒 时间:2006-08-23 11:16:27
  不喜欢这种纯粹的知识分子文章。
  我认为的术语太多了。通俗一点不更好么?
  
作者:草鱼子 时间:2006-08-23 11:22:42
  命题(4)不成立,楼主此文逻辑链断裂^)^
作者:hechangjin_333 时间:2006-08-26 14:08:58
  狗屎就是狗屎
  羽毛乱飞,你说的是什么呀,文化人就爱这么玩弄人吗
  还make love ,你瓜娃子咋不敢献身想你的李奶奶学习,在舆论面前,正大光明的支持呢?
  无耻、下流,文化人愚弄人民,人民不答应!!!!!!!!!!!!!!!!!!!!!!!!!!!!!
  
作者:mpb 时间:2006-08-26 14:48:26
  傻B一个!
作者:董小荷 时间:2006-08-26 14:52:10
  人都说李银河是道德领域的坏良心,我看是中国知识份子界的坏良心,天天没事竟整些傻瓜逻辑。
作者:wentigu 时间:2006-08-26 15:53:49
  李银河说的是权利。大众别扭的是道德。楼主蒙上了逻辑的头套
  
  学术部分看不懂,大白话部分的理解:
  
  宽容、再宽容
  
  其前提是
  
  n个如果
  
  然而可是宽容不是道德嘛
  
  这就是那个非教师本咯
  
作者:资格龙 时间:2006-08-26 16:02:11
  学术真是这么一回事,用很费力的方式说大白话?:)
  
  “关天茶舍力求成为中国最好的用很费力的方式说大白话思想论坛。。。”:)
  
  [顶帖而已,请版主原谅]
作者:wentigu 时间:2006-08-26 16:48:34
  
  
  作者:资格龙 回复日期:2006-8-26 16:02:11 
    学术真是这么一回事,用很费力的方式说大白话?:)
    
    “关天茶舍力求成为中国最好的用很费力的方式说大白话思想论坛。。。”:)
    
    [顶帖而已,请版主原谅]
  --------------------
  
  一般一直以为,说大白话要轻松容易些
  
  看来学者的天涯生活过得还挺不容易
  
  噻
  
作者:漫手织文 时间:2006-08-26 18:02:50
  我们的老祖宗说:“食色,性也”。作为一个生物学问题,我们本来不应该预设一个政治正确的立场,本来应该把make love当作吃饭那样单纯地去讨论。我们可以讨论什么样的性是正确的,合乎人的本性的,什么样的性是不合适乃至有害的,正如我们可以讨论如何进食是正确的,如何吃饭是不合适乃至有害的。
  --------------------------------
  对“什么样的性是正确的”这样一个问题进行讨论的目的应该是全社会达成基本共识,旨在引领全社会人们正确选择性生活方式。问题是每个个体的性需求是不同的,怎么可能用一种性方式来解决全社会人们的性需求问题呢?
  当一种性方式为全社会讨论确定为正确的时候,必定有些有另类型需求的边缘人群的性行为方式被视为不德,比如同性恋、虐恋。这正是社会对边缘人群形成歧视的原因所在。这种歧视也势必形成社会舆论,对边缘人群形成舆论迫害乃至公权力的迫害。
  我个人觉得性行为方式属于纯粹的个人私生活,如果人们连选择自己的性生活方式需要遵循社会的道德共识,这个的确不是在追求政治正确,这个根本是追求行为正确,是在为全社会预设行为正确的标准模式,我不知道谁能有这个自信去参与“何种性方式正确"的讨论,我猜想只有具有非凡自信的狂妄者才敢提出一种适用于全社会的正确性方式。我以为这样的讨论才真的是疯狂的,我情愿讨论在哪类问题上该互相尊重个人的选择,哪怕我不喜欢她的选择:)
作者:无汤不饱 时间:2006-08-26 18:03:47
  薛涌: 启蒙陷阱中的李银河
    
    From: 薛涌:反智的书生
    http://blog.sina.com.cn/u/45f00ef4010005p6
  
  ……李银河所提倡的多边恋的价值,和她自己的生活经验乃至所遵从的习俗相冲突。她实际上是在提倡一种自己不作的事情。
  
  由此诟病李银河,我以为十分不妥。李银河提倡同性恋的价值,自己就必须是同性恋?
  这个逻辑下来,那么所有男人都千万不能做妇科研究工作了,自己不能生啊!
  
  什么玩意麻!
  我同意有人的说法,李银河张扬的是权利,大家不爽的是道德。如果都按所谓的“英国启蒙主义者”尊重已有“社会规范”的架势,那么我们的社会基本还三从四德呢吧。谁来做那个小孩,喊一声“皇帝没穿衣服”呢?
  
  我以为,李银河是勇士。
  所谓社会传统价值,也得好好分析一下,请千万不要盲从啊英国启蒙主义者得追随者们!
作者:漫手织文 时间:2006-08-26 18:17:50
  真正去要关注的是那些出于身体的需要而身体力行的性开放者。我这篇文章不过是要说明,在这样的人那里,性问题不是一个政治学问题,甚至也不是社会学或者心理学问题,而就是一个赤裸裸的(一个道学家会因为说了“赤裸裸”这三个字而说sorry面壁思过,但是我不会,所以我不是道学家)生物学问题。它无关权利,无关人本主义思想,无关社会的进步,它就是一个“I'm loving it!”的问题,一个人顺从自己肉体的需要,想尽办法满足自己身体需要的问题。
  -------------------------------------
  问题是这个问题在那些人群那里也不仅仅是个生物学问题,也的的确确是个社会问题和心理学问题。当进行同性恋和虐恋活动被警察抓进监狱的时候,谁敢说同性恋和虐恋的践行者不需要考虑社会以及制度对自己行为的评价?不需要面对承受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时的心理问题?那么,当下旨在建立个人权利意识的争论,是不是有助于建立起社会舆论对边缘人群的尊重和宽容?如果能,那争论就不是没有意义的。
  考虑理性与否、政治正确与否没有意义。理性是用来解决现实问题的,而不是用来描述优美的逻辑命题的。对吗?:)
作者:wentigu 时间:2006-08-26 20:54:43
  多边恋、同性恋。。。可以从多种角度谈
  
  从道德上讲,是应不应该的问题
  
  从权利上讲,是可不可以的问题
  
  可能还是李己个把道德和权利拧一块儿了
  
  使得围绕李银河的争论变得很滑稽
  
  本应该是:应该派vs不应该派,可以派vs不可以派
  
  现在成了:不应该派vs可以派
  
  预测结果:可以争出一个球
  
  呼唤:应该派、不可以派上场
  
作者:中程导弹 时间:2006-08-26 23:49:42
   薛涌: 启蒙陷阱中的李银河
    http://blog.sina.com.cn/u/45f00ef4010005p6
    李银河研究员不久前因谈论“多边恋”受到网民的围攻和谩骂。她接受北京“青年周末”的采访时,眼圈微红地诉:“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恩将仇报。我呢,是为你们在争夺空间,呼吁宪法要保护一个公民的性自由。然后你们来骂我。我在为谁争权利呢?我在为你们争权利呢!”
    读这段话,让人想起了鲁迅小说“药”最后的人血馒头:一个为拯救百姓而牺牲的烈士,其鲜血竟被他要拯救的人象宝贝一样拿来作成人血馒头治病。这多少反映了鲁迅对国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怀。  
    这种为别人争自由的道德优越感,来自两个传统。一是法国启蒙主义。其基本理念是:知识分子一旦掌握了“理性”,就垄断了对世界的解释权,就有了按照他们的意识形态来指导社会,教化人心的权威。一切传统的习俗都必须根据这种“理性”来进行重估和改造。这一启蒙主义,和中国本土的传统(即“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士大夫精神)一拍即合。所以,五四以来,中国知识分子有一种强烈的救世主心态,觉得自己“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一心为那些不懂得什么是自己的利益的愚夫愚妇们谋利益。无独有偶,类似的情怀在美国“新政”以来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中也非常流行。他们相信政府应该通过税收把大量资源从老百姓手中收上来,在他们这些有知识的人的指导下重新分配,建立一个“伟大社会”。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时,自由派还主宰着美国的主流文化。女权运动,性革命等等也开花结果。因此,在那个时代受教育的知识分子,往往综合了五四启蒙精神和美国自由派意识形态。李银河的性观念也多少是这样的知识传统的产物。  
    然而,这一传统却自有其陷阱。  
    有媒体说李银河“憧憬多边恋”,这也许不实。但她引用福柯的话,称婚姻和家庭使我们拥有的人际关系类型“少得可怜”。而“人性是无限丰富的”。多边恋,周末夫妻等等的出现,反映了“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根据这样的语言,说她“提倡”多边恋恐怕并不是太离谱。她唯一提到的多边恋的副作用,就是得性病的机会增多。可惜,公众的愤怒,并不是因为传染病的问题。她在这里未面避重就轻。  
    更重要的是,李银河承认自己喜欢一夫一妻,觉得“三个人以上的性爱关系”和“一夜情”“都太闹腾了。”既然自己觉得这样“闹腾”,为什么用如此玫瑰色的语言来讲述多边恋呢?自己受不了,别人作就是有创造力吗  
    显然,她在讨论多边恋时,回避了自己不作的原因。她更忽略了一个基本问题:感情需要双方的信任和责任。在大多数情况下,多边恋所获得的满足,与其带来的精神消耗,心理创伤相比,恐怕得不偿失。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人类选择了婚姻的原因。  
    我不是一个道学家,能够宽容多边恋。有人喜欢这样的活法,有人在没有找到满意的伴侣之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消磨。但是,如果有人在我女儿的学校里讲“婚姻家庭使我们的人际关系变得单一得可怜,多边恋和周末夫妻体现了探索无限丰富的人际关系的创造力”的话,我马上会到法院对学校提出起诉。我相信,不管是我所在的美国自由派最盛的波士顿地区的家长,还是中国的家长,都不会容忍别人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  
  
作者:中程导弹 时间:2006-08-26 23:52:59
    李银河所提倡的多边恋的价值,和她自己的生活经验乃至所遵从的习俗相冲突。她实际上是在提倡一种自己不作的事情。这种双重标准,是自由派的一个老问题。他们自以为用“理性”给别人照亮了一条路,但自己却不走。比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麻省的自由派法官下令黑白混校,讲起来道理一大堆。一些白人中产阶级的孩子,被强行送进了教育水准甚低,犯罪率甚高的黑人学校。而法官自己却把孩子送到了私立学校。这样的虚伪,至今还是自由派的污点。  
    其实,既然李银河受不了多边恋,为什么不多讲一讲自己喜欢的一夫一妻的好处?就算多边恋有许多好处,难道不是那些身体力行的人更有发言权吗?如今的媒体,能够让一个木子美炒得冒烟起火。这些多边恋的人,难道真需要一个圈外人来给自己代言吗?  
    李银河在这里掉进了启蒙的陷阱。她秉承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以“观念更新”为使命,无视习俗和传统伦理的价值;生怕自己的“理性”不彻底,和旧道德的决裂不坚决,赶不上时代的步伐。其实,当时许多李银河这一代的大学生,正是打着“观念更新”的启蒙爱情观,婚姻观,在从农村突然考进大学后,把插队时认识的农村妻子心安理得地甩掉。李银河大概也没有估计到,她所提倡的新观念,同样可能会象四分之一世纪之前那样,为一些不道德的行为提供包装。  
    我希望李银河能够走出这种启蒙的陷阱,不要执迷于在道德上的社会工程,回到自己的经验和所遵守的习俗上来。这也是英国启蒙主义的精神:传统的价值和习惯,是人类累积的智慧,蕴涵着许多我们的“理性”意识不到的意义,需要不断总结和发挥,绝不是一个人或一代人的知识所能替代的。  
    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单一的人际关系未必可怜,因为这种关系是建筑在人类几千年的经验所达成的共识之上的。
  ------------
  GJM&LYC
作者:tiantianxiangsh 时间:2006-08-27 00:23:24
  李银河这一类文革余孽,还是邓程的分析到位: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2/200608/9216.html
    
  
作者:令狐药师 时间:2006-09-11 20:27:20
  看了楼主此帖和其最后回帖,真的对YK兄很失望。。。
  您还是那位在海外校园欧洲版第一期上发文的坦诚地弟兄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