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陈水扁办护—建立制度的弱势总统!

楼主:超先进党员 时间:2006-08-29 09:52:00 点击:11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近来台湾的陈水扁总统面临了司法的调查、传媒的批评与社会运动的反对声浪,身为一个民选的总统,陈水扁可算是上是少数而又弱势的领导人。而其实在这些纷乱的表像背后,一个弱势总统却恰恰的表现出一个民主制度的可贵,那就是人民对于最高权力的制衡能力,与一个健全制度的建立。
  
  台湾民主化经验的可贵之处,在于台湾几次的重大政治变动都没有流血,全部都是在和平的情况下发生,一步一步走向民主。在这样的情况下,台湾的社会维持了高度的稳定,所有的纷扰政争,全部都只限于政府高层与立法院之中。但是也因为这样子,台湾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大破大立的从头来过,而是慢慢的去修补国民党一党专制时留下的种种不合理制度。台湾近十几年来七次的 ,多如牛毛的大法官解释,宣告许多不符合民主、人权、法治精神的法律违宪而失效,都是在完善与试图建立这样的一个民主法治社会。
  
  而陈水扁是台湾第一个政权和平转移的总统,却同样的,也面临了这样的一个困境,他必需去承接旧国民党专制政府所移留下来的一切,包括许许多多长年以来约定俗成的专制陋规、制度弊端。陈水扁在台湾民主未稳固之前接任了这个职位,其实他大可利用这些国民党专制时代留下来的便宜之门,塑造自己的威权统治,让自己成为继蒋中山、蒋经国、李登辉这几任权大熏天的台湾统治者后,另一个大总统。但是陈水扁并没有这样的做,相反的,多次承诺在他任内绝对不会关闭任何一家传媒,这包括攻讦他最力的港资传媒TVBS。放手让司法调查他身边涉及不法的亲信与家人,甚至引发倒扁的风暴。这些事情,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上,在充满「文字狱」与「刑不上大夫」的封建传统中,可都是前所未见的。
  
  陈水扁当然不是完人,他的许多主张,对于台湾地位的认定,也许并不令人苟同。但是这一个弱势的统治者,却让人民的力量得以彰显,却一步步的在建立一个制度。在朝小野大的台湾立法院中,通过了一个又一个限制政府不当权力的法案,一点一点的把人民的权利,由专制的国民党专制体制还给人民。不论这是不是阿扁的本意,在其任内尊重在野党为多数的立法院决议,一起建立的这些制度,却是不容抹杀的。
  
  建立司法独立化
  
  台湾在2006年终于修法通过了独立的检察官人事自治相关法令,未来代表国家追诉犯罪的检察官升迁、任命,将不再到上级的直接干预,而由一个独立的委员会审议,这个委员会由八名官派的代表,九名由全体检察官普选产生的代表所组成,普选的超过了关键的半数。这样的制度确保了检察官不会受到上级的指挥办案。影响所及,检察官们开始不畏权势的积极彻查高官贪污。其中八名的官派代表更有四名是由台湾的检察总长所指派,而新的检察总长产生方式,是由总统提名,经立法院同意,让检察权有了民意的基础。身为总统,只剩下能透过阁揆任命法务部长,而法务部长亦只能指派四名代表。从此检察权不再如国民党专制时代受到掌控。
  
  特别是法令明文规定设立「特别侦查组」,专职侦查涉及总统、副总统、五院院长、部长或上将阶级军人的贪污与全国性的重要案件。配合上述的检察权独立之措施,让整个司法能建立一个独立、公平、不受上级干预得制度。这样的立法,来自于台湾在野为多数的立法院。而原本执政,习于操弄司法的国民党为了要避免民进党上台后,利用同样的方式干预司法,不得不自己修法让司法检察权独立。这样的发展,就是两党互样制衡,对于人民有利之处的绝佳范例。而陈水扁身为总统,在2004年亲自至花莲地方检察署应讯,也宣示了一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重要概念。
  
  尊重媒体多元化
  
  台湾传媒的自由有目共睹,对于当政者的强力监督,总是令阿扁亲信所涉的弊案无所遁形。当然,台湾的传媒不论是电子或平面的,各有各的立场,但是这却也刚好是台湾社会最有活力的来源,立场泛蓝的媒体对于执政的绿营政府,毫不手软,完全不畏惧掌握政权的当道,而立场泛绿的媒体对于在野党的弊端也屡屡直言不讳。国民党的主席马英九与民进党的总统陈水扁每天都活在放大镜下生活,党籍的立委去喝花酒,马英九立马被绿营传媒严厉讯问如何惩处这些立委。阿扁的亲信涉不法,传媒天天逼总统表态,最后总统也不得不将其解职,支持司法严办。这就是第四权的监督。
  
  但是一个弱势的总统,还是宣布了,任内绝不关闭任何一个媒体,天天骂阿扁的TVBS,政论节目还是火的很。而去年因为换照评鉴没有过关,经营不善或节目素质太差的六家电视台,也多数是娱乐性的电视台,与政治争端无关,唯一有的一家新闻性电视台,东森S台,也在母公司东森集团不服处份后,向上诉愿成功,目前已经复播,这是六年来唯一一件电视台被撤照的事件,却也建立了传媒营运不善,如果依法撤照、如何依法上诉、如何依法救济的范例。
  
  台湾的在野党为了要避免传媒执政者控制,更立法设立了国家传播通讯委员会(NCC),将对传媒的管理权由政府的手上,移到一个独立的委员中。虽然目前这一个委员会如何任命的问题仍然在争执中,台湾的大法官解释认为组成的方式违宪,但是这争执的层面在于这个委员会如何更中立的被任命,而将控制传媒的权利由当政者的手中转移到民间学者之中的共识还是已经在台湾的社会舆论中确立。
  
  促进军队国家化
  
  在陈水扁的任内,大力的推动通过的国防二法,确立了军队国家化的法源。原来实际指挥台湾军队的参谋总长不再直接向总统负责。总统虽然还是名义上的三军统帅,但是军权已经回归到国防部长的手上。而国防部长身为内阁的一员,必需要至立法院备询,受民意的强力监督。原本有专制时代留下的畸型制度,军队被握在统治者手中的不合理现像彻底被打破。台湾的国防二法,让军队上上下下都明白,军队属于国家,军队要服从的是宪法,要注重中立,不再属于某党或某一个人。
  
  军队国家化这一步,台湾也是走的艰难,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国防二法已经施行,但是阶段国防部长仍照往例敦请由卸任的上将接任。但是为了依法,台湾的国防部长都必需先退役,没有了军职,成为文人后才能合法任命。这也就是为什么台湾的国防部长从来没有穿军服在立法院备询,因为他已经不俱军人的身份。而这一且都是在为未来,可以比照先进民主国家产生一个纯粹的文人部长,实现文人领军的理想。目前台湾已经形成惯例由一个纯文人担任政务副部长,辅佐国防部长,可想见不久的未来,台湾的军队实现由文人领军的时代已经不远了。
  
  达成行政中立与在野制衡
  
  台湾的民主之路最令人称道的就是在发展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人人头落地,没有大规模的冲突。所有的纷争都止于议会或传媒上的叫嚣与漫骂。这对一个从来没有民主经验的社会是非常难得的。因为血流下了就永远收不回了,仇恨将永远留下。但是争执与言语的冲突,几十天、几个月、几年后就将淡忘。回顾美国、英国等先进国家建政的初期,议会比台湾的立法院还热闹,有一言不和,相约国会门口拔枪决斗的,有在下议会大打群架的,但是也是这样一步一步的走来,直到今日,才有这样的规模。
  
  台湾的政论者与代议士,总是在批评时政时,言必称先进国家的民主惯例如何如何,先进国家的法治素养如何如何,对一个走向民主不到二十年的社会是如此的苛求。言词间看见的是恨铁不成钢,是多么希望台湾能一步到位。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这样的苛求,不断鞭策着台湾急速走向健全,政党的轮替快速的推进行政中立的意识与在野制衡的能力。曾经专制的在野党为了怕过大的权力被新上台的总统掌握,不断的立法,引进国外的先进立法例来达到限制权力的制衡。人权律师出身的总统,也克守本份的接受这一切的立法约束。在这过程中,冲突有之,争吵有之,但是每每都是在争吵后,取得共识。一个越来越弱势的总统就此诞生。
  
  在李登辉为国民党主席与总统的时代,总统手上有上百亿的小金库,无人可以闻问。但陈水扁上任后,熟知内情的国民党立委令其缴还国库,直到今日,陈水扁手上的国安秘帐风波,只是几千万的发票报帐问题,都受到舆论强大的谴责,两相对比,不到十年,法治的进步,不可以道里计。陈水扁也曾经试图以李登辉时期的不守法相比来为自己开脱,但是舆论普遍的认为,进步是不能回头的。
  
  弱势的总统与强大的制度
  
  在走向民主的道路上,人治是不可取,一个完善的制度才是长治久安的未来。西方民主发展的历史中,如何限制政府的权利,防止一个滥权的怪兽出现,一直是最重要的课题,这也就是为什么发展出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制度,。中国历史上一直「期有圣君出」的儒家思想,在漫漫千年中,出了几个圣君?想要有一天,有圣君出,天下自然归于大治,那是不可期待的。唯有让人民有权利,有一个弱势的统治者,有一个就算得到过半数选票而上台,依然要对人民谦卑的统治者。被迫建立法制、被迫建立国家运行的制度,才是人民之服。
  
  阿扁的确犯了错,放任身边的亲信贪腐,但是就如同他在台北市长任内建立了担任一个市长的新标准一样,他在总统任内也确立了一个领导人的新标准。可以想见的是,下一任台湾领导人上台后要承受多少的检视与监督,下一个政府要遵循多少的新法律,要多么的守法,要多么的战战兢兢。
  
  阿扁的弱势,对映的就是台湾人民的强势与胜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