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纪念南京大屠杀成为媚外的借口——从朱成山复信说起[已扎口]

楼主:ID张三1 时间:2007-08-23 18:20:00 点击:8653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天涯人文频道(cul.tianya.cn)首页推荐帖】
  
  当纪念南京大屠杀成为媚外的借口——从朱成山复信说起
  
  张三
  
  看到朱成山答复《南京梦魇》制片人Dr. Rhawn Joseph的公开信,果然不出所料。说什么咬什么似很不尊重,但是窃意还是很想说一说。
  
  根据错谬百出的美国小说《南京梦魇》改编的网络影片制片人Rhawn Joseph的网络乞讨,引起了从MITBBS小资始发的巨大同情和所谓反思:美国人就是对的,中国政府就是错的;美国人在为中国人主持正义、做中国人应该做而没有做的事,中国人忘恩负义、实在汗颜。官民严肃媒体如南方都市报、新民晚报、长江日报等等, 也通过“适当”删节发表该信,附以自以为有了思考的评论,呼吁大家来填充约瑟夫的的钱包。Rhawn Joseph对影片费用的极端夸大被不加思考的认同,得钱前后的前倨后恭被选择性失明地忽略,信中对影片质量完全背离事实的吹嘘,也被宽宏地原谅;没有人问一问,由一个不懂中文、不懂日文、不懂历史、没有一个历史顾问的人,根据一本中外恶评如潮的“作品”改编的据说的“纪录片”,是不是可能有什么价值。据说,求名求利也是可以无可厚非的。我们难道不需要提一下一个默认前提:不涉嫌造假行骗的求名求利,才是无可厚非的?
  
  我们不否认,约瑟夫说出了部分真相,比如活跃在反日最前线的所谓美国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发言人丁元的真面目,比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中部分展品的荒唐。但是,他一方面极端缺乏最起码的历史常识,一方面又蓄意捏造了不少的谎言。比如被中外史学家公认为伪作的田中奏折,迄今仍赫然在他主题网站的首页;比如所谓“中国人对待约翰拉贝和魏特琳以及所有建立南京国际安全区的西方人士的可怕方式 . 约翰拉贝孤独死于贫困 , 被称为活菩萨的魏特琳孤独自杀”。略查拉贝和魏特琳去世前后,就能发现这指责根本就是信口雌黄,资深纳粹党徒拉贝因其保护中国民众的功绩,战后一直受到中国政府接济直至国府撤台,1950年去世:战后德国谁不穷困,何况是一个有纳粹罪嫌的人?魏特琳女士是在战争中因病回到美国休假,在假期中因为忧郁症而自杀身亡。这怎么也算到中国人的帐上?这两位人士都是在他们的祖国逝世,一定要说啥对待的“可怕的方式”,我们可不可以说这是德国人、美国人对待他们子民的可怕方式?
  
  诸如此类。
  
  历史是历史学家的历史,不是谁都能说上话的,来不得丝毫的政治正确、丝毫的感情用事;不要不好好照镜子,就来个自以为是,不管是这样的是、或者那样的是。中日历史学家组成的小组,正在以历史学家应有的方式,讨论中日现代历史的问题,包括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的研究诚然有非常多的问题,历史遗留的或者现实的,但目前最大的障碍正是,中外很有一些人的——包括这次通信双方的——知识和道德水准,和他们支持者的一如既往的盲目,使得日本以外的南京大屠杀承认派阵营,成了否认派最合适的标靶。
  
  无论左右,总是有一些人士显意识或者潜意识地认为,在南京大屠杀研究上,只要政治正确的,中国政府就应该支持,而不必管这个政治正确的东东,到底是符合事实的,还是粗制滥造的、甚或蓄意造假的;只要是美国人,不管他是不是对南京大屠杀有所研究,总该比日本人公正;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人知道、或者说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南京大屠杀否认派的大本营诚然是在日本,但南京大屠杀承认派的大本营同样是在日本、而不是中国;在张纯如之流甚嚣尘上之前,日本南京大屠杀承认派一直占据绝对优势,日本南京大屠杀承认派的著述汗牛充栋,研究的广度和深度,超过日本以外,包括中国在内各国研究的总和。其结果是,在言论自由度很高、否认南京大屠杀完全合法的日本,包括扶桑社极右翼教科书在内的所有中学历史教科书,却无一例外,全部实事求是明确承认南京大屠杀。国际学界的推介书目,日本学者的从来不可或缺,而中国学者的从来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不得不遗憾地看到,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右翼史学家诚然有很不少歪曲、狡辩之处,但这些歪曲、狡辩,基本上都还是由大学或者研究院的历史专业学者在学术论文或者学术专著中提出来的,而不是由学无所长的业余人士通过大众传媒;我们所看到、听到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造假、伪作、或者有严重争议之处,基本都是由日本以外的南京大屠杀承认派一手制造、而不是出自日本否认派之口。这些人和他们的支持者,以张纯如及其拥趸为杰出代表,为日本极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努力,做出了史上最有力的贡献。
  
  无论你是谁。开尊口之前,请先确定你将帮的到底是正忙、还是倒忙,可以吗?
  
  2007.8.23
  
  ps:对朱成山信的举例批判可参见: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358477.shtml
  
  附一:朱成山对乔瑟夫先生公开信的公开答复
  http://www.nj1937.org/rss_show_news.asp?id=1520
  
  附二:中外史学界对张纯如《南京梦魇》的评价
  
  南京大屠杀札记(之一)
  
  发布时间:2006-10-12   点击次数:115  
  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近代史室研究员 程兆奇
  
  ......
  张纯如(Iris Chang)《南京暴行:第二次世界大战被遗忘的大屠杀》.1997年在美国出版后,受到了美国媒体的广泛关注,并曾高居畅销书排行榜,取得了很大商业成功。在国内也得到了相当的好评。但在日本,此书面对的却是一种深刻的尴尬——这不是指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虚构派”,也不是指“一般”大众,因为“虚构派” 的对立立场和日本大众的暖昧态度,无“但”可言。这里所说的尴尬,是指长期栉风沐雨,为揭示南京大屠杀真相而作出了不懈努力的日本“大屠杀派”。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教授Joshua. A. Fogel在《Iris Chang描写的南京事件的误认和偏见》中对《南京暴行》作了严厉地批评,他说是书作者对有关研究的“无知”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不仅对日本严肃学者是“重大打击”,也给了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右翼以反攻的口实。他对“好评如潮”的美国媒体也不假辞色,批评是“盲者为盲者导向”。日本左翼重镇《世界》 1999年11月号刊出此文,文后附录了一桥大学教授吉田裕的“解说”,吉田是日本“大屠杀派”的新一代中坚,他的“解说”确实有一种浓重的挫折感。他说对于与南京事件论争有关涉的日本研究者来说,Iris Chang的The Rape of Nanking是唤起复杂感情的著作。对这本书最初的率直反应,当然是不能接受。单纯的事实错误太多,这样的话,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为日本持南京事件为“虚构”的论客提供合适的标的。
  
  许多日本研究者和记者,对史料和证言进行了细心地发掘,对事件的背景给予了多方面地分析,但这样的努力却完全被无视,实在让人不能接受。
  
  《南京暴行》的日文版几经周折,终于还是躺在柏书房出版社的仓库中未能与日本读者见面。与外界的传言不同,日译本落得这样的下场,不是日本右翼的阻挠,据洞富雄去世后成为在世“大屠杀派”第一元老的藤原彰(一桥大学名誉教授)说:“因内容有问题,我们编辑了辨正性的书,拟合为一组(七少卜)发行。但 Chang氏不同意,出版只能终止。”
  
  《南京暴行》日译本迄未出版,但吉田所谓“提供”“标的”并不是杞忧。因为日本“虚构派”“中间派”确实以此书为由头,大量著文,掀起了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又一轮反攻倒算。时下“虚构派”中的活跃人物东中野修道(亚细亚大学教授)、藤冈信胜(东京大学教授)的《南京暴行》研究》,竹本忠雄(筑波大学名誉教授)、大原康男(国学院大学教授)的《再审“南京大屠杀”》都是攻击张著的专书。这些著述从事实的认证到观念都和普通的右翼宣传品一样,带有浓厚的党派意识形态偏见,但张著确有被逮住的“硬伤”(将另文详论)。我们当然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指出“虚构派”本身的种种不经之处。但在“局外人”,尤其在有护本情绪的日本民众眼目中,落下了这种“把柄”,“各持己见”的印象得以强化一定是免不了的。
  
  最近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右翼——左右之分虽十分陈旧,但在日本仍然有效——刊物《诸君》,就“南京事件”对日本“虚构派”“中间派”“大屠杀派”做了一次详细的间卷调查(《まほㄋレ派、中间派、大虐毅派三派合同大アこ?ト》),中间派以外的两派在所有项目上针锋相对,本是“理当”之事,此次却因张著而在对张著的评价和“大屠杀”的认定两点上出现了罕有的接近。
  
  对张著的评价,虽然藤原彰和笠原十九司(都留文科大学教授)就英语圈中“宣传”南京大屠杀的作用给予了有限的肯定,但因有上引吉田裕所说“太多”的错误,由错误而贻人口实,所以对此书在总体上仍作了负面的评价。而“大屠杀派”的更多人则对张著坚予否定。如江口圭一(爱知大学教授)只一句话:“张著充满了简单的失误和误认,不能说是学术研究书。”(与其他义项合观,“学术研究”似含“认真”“严肃”之意。也就是说江口并不认为张著是一本严肃的书。)井上久士 (骏河台大学教授)说:“作为历史著作,不能给予正面评价。”姬田光义(中央大学教授)说:张著“无助于科学的客观的论争,只是在海外‘狂热的’( fanatic)氛围中酿成,徒增日本‘否定派’之势而已。”姬田在“狂热”之后有一括注:“中国人的极端民族主义”。
  
  看了此处所引的国人,也许会对这些人的“立场”有所怀疑,请万勿误解,用一句过时的话,这些人在与“反动派”(大屠杀派)的长期斗争中都是“革命意志”最坚定的。
  
  对张著如何评价只是“一家一姓”的事,无关宏旨,可以弗论,但所及于对“大屠杀”的评价则是“天下大事”。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广为日本民众所知,始于东京审判之时,当时有以“南京残虐事件”称之者,以之与“Nanking Atrocities”或“Nanking Atrocity”对应,日文有时也径以音译,书为“南京アトロシㄔイ”。因为日军在南京不仅是屠杀,还有强奸、掠夺等残虐行为,所以“残虐”较之“屠杀”也许更具概括力。但更多使用的是“南京事件”。“南京大虐杀”是“南京大屠杀”的日译,从原《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1971年访华后写的《中国之旅》使用时开始流行。据说著有《决定版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的证明》等著作的“大屠杀派”第一人洞富雄,在85年《诸君》举行的座谈会上,表示并不赞成用“南京大屠杀”。但不论如何称呼,“大屠杀派”在“大屠杀”的问题上从来是寸土不让。但在此次答卷中,“大屠杀派”对张著的“大屠杀”说却不能不加以否定,虽然并没有从原来的立场上后退,但否定张著“大屠杀”说毕竟显出了与其他诸派的“一致”。
  
  张著“大屠杀”使用的是“holocaust”,此词特指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亦即“种族大屠杀”。纳粹的种族大屠杀有人种优劣的理论,有周密的计划,说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是“种族大屠杀”,日本“大屠杀派”认为并不符合实际。藤原在回答中说:“与holocaust不同。所谓holocaust是从一开始就在国策中抹杀特定民族。日本军随意地杀戮中国一般民众,强奸女性,起因是指挥官的怠慢和士兵的任性。”江口说:“不是像holocaust那样依据事前的计划进行的事件,是伴随着占领南京发生的事件。”井上说:“与holocaust不能等量齐观。有过大屠杀是事实,但日本军不是为了屠杀而占领南京的。”姬田则认为:“可以比称holocaust的,是以后的‘三光作战’。”
  
  “虚构派”和“中间派”(“中间派”也有人称之为“中屠杀派”和“小屠杀派”,“中屠杀派”的代表人物是日本大学教授秦郁彦,“小屠杀派”则有原防卫大学教授亩本正己等不少人),以holocaust为“标的”大肆攻击,为意料中事,不必细表。“大屠杀派”反对“虚构派”、推动日本民众正确认识南京大屠杀的努力,是不是受到了张著的负面影响,受到了多大的负面影响,“大屠杀派”冷暖自知,最有发言权。
  
  如果以为对“南京大屠杀”还有客观认识的必要,如果以为让日本民众有个端正态度还有意义,此事作为一个“例子”,确有值得省思之处。
  
  本文开头所引Joshua. A. Fogel文章中说到了受害者的话语权利:“如果你和你的集团曾有被大屠杀的经验,你就获得了说的权利,谁也不能否认的权利。”此语因省文而不甚明确,据文脉之意,所谓“说的权利”是指“随意说的权利”。反之也可以说,如果你是加害者,你就只有听说的义务,而无分辩的权利。此说甚为尖锐,它反映了就加害程度谈斤论两的难之又难。甲既强奸了乙,抵赖固要受到纠弹,声辩并没有把衣服弄脏,或只干了七次,不是告发的八次,同样决不能为常情所容。但现在是一个“法制”时代,叫“法”的行事规则,已排斥了以以牙还牙的方式来“声张正义”或泄愤,所以对簿公堂虽然“残酷”,但是惟一的可行取径。
  
  所以,面对日本“虚构派”的混淆黑白和日本民众的习非成是,《南京暴行》及类似著述,就其义愤发乎衷心言,诚然可谅,但对促使迷惘中的日本民众“觉悟”,则于事无补。至于对澄清真相,恐怕只能添乱。我以为,日本军在南京——在中国和亚洲其他许多地方也一样——的表现已牢牢地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不需要再弄些靠不住的东西来“锦上添花”,那样反倒授人以柄,使凛然的是非问题降格为可以随便讨论的算术问题,不仅严正性大打折扣,本来不动的根据也会因此遭到无谓的怀疑。这是《南京暴行》给我们的一个教训。
  
  《史林》 2002年第3期
  
  附三:日本南京大屠杀研究著作列表(部分)
  
  公開
  2000-12-05
  最終改訂
  2001-06-26
  
  * 超近代の思想
  * 大東亞戰爭參考資料
  
  「南京大虐殺」資料
  「南京虐殺」を積極的に認める立場
  論者
  
  * 『中国の旅』本多勝一·朝日新聞社(朝日文庫)·1981年
  * 『南京への道』本多勝一·朝日新聞社(朝日文庫)·1989年
  * 『本多勝一集(23)南京大虐殺』本多勝一·朝日新聞社·1997年 ※『南京への道』増補版
  * 『殺す側の論理』本多勝一·朝日文庫(山本七平VS本多勝一の論争)
  * 『日中全面戦争』藤原彰·小学館
  * 『南京の日本軍-南京大虐殺とその背景』藤原彰·大月書店·1997年
  * 『南京大虐殺を記録した皇軍兵士たち』本多勝一·藤原彰
  * 『決定版·南京大虐殺』洞富雄
  * 『「まぼろし」化工作批判:南京大虐殺』洞富雄
  * 『近代戦史の謎』洞富雄
  * 『南京大虐殺の証明』洞富雄·朝日新聞社·1986年
  * 『近現代史の真実は何か』洞富雄
  * 『南京事件』笠原十九司·1997年·岩波書店·岩波新書 ※僞寫眞で初版が囘收
  * 『南京難民区の百日、虐殺を見た外国人』笠原十九司·岩波書店·1995年
  * 『南京事件と三光作戦-未来に生かす戦争の記憶』笠原十九司·大月書店·1999年
  * 『アジアの中の日本軍-戦争責任と歴史学·歴史教育』笠原十九司·大月書店·1994年
  * 『天皇の軍隊と南京事件』吉田裕·青木書店·1986年
  * 『現代歴史学と戦争責任』吉田裕·青木書店·1997年
  * 『中国人戦争被害者の証言』松尾章一編·皓星社·1998年
  * 『中国人戦争被害者と戦後補償』松尾章一·岩波ブックレット·1998年
  * 『わが南京プラトーン』[新装版]東史郎·青木書店·1996年
  * 『天皇の軍隊』熊沢 京次郎
  * 『人民の沈黙』松井やより
  * 『南京·広島·アウシュビッツ』黒田秀俊
  * 『日中15年戦争』黒羽清隆·教育社·全3巻
  * 『目撃者の南京事件、発見されたマギー牧師の日記』滝谷二郎·三交社·1992年
  * 『南京虐殺と日本軍、幕府山の中国人捕虜殺害事件の真相』渡部寛·明石書店·1997年
  * 『南京大虐殺と日本人の精神構造』津田道夫·社会評論社·1995年
  * 『旅順虐殺事件』井上晴樹·筑摩書房·1995年
  * 『戦略爆撃の思想』前田哲男·朝日新聞社·1988年
  * 『日中戦争の悲劇』馬振犢·陳仲丹·林彗敏編著 藤尾直正·藤尾玲子訳 柳原書店(1996年)
  * 『戦争と罪責』野田正彰·岩波書店·1998年
  * 『わたしの見た南京事件』奥宮正武·PHP研究所
  
  シンポジウム
  
  * 『南京大虐殺、日本人への告発』南京大虐殺の真相を明らかにする全国連絡会編·東方出版·1992年
  * 『南京大虐殺60周年東京国際シンポジウム報告書』シンポジウム実行委員会編·1998年
  * 『南京事件をどうみるか』藤原彰編·青木書店·1998年 ※1997年12月14日南京大虐殺60周年国際シンポジウム(研究集会)の記録
  
  「南京虐殺」を認めない立場
  論者
  
  * 『"南京大虐殺 "のまぼろし』鈴木明·文藝春秋
  * 『新 "南京大虐殺 "のまぼろし』鈴木明·文藝春秋
  * 『日本教について』イザヤ=ベンダサン(山本七平)
  * 『私の中の日本軍』山本七平
  * 『"南京虐殺"の虚構──松井大将の日記をめぐって──』田中正明·日本教文社
  * 『南京事件の総括 虐殺否定の15の論拠』田中正明·謙光社
  * 『國、亡ぼす勿れ -私の遺言-』田中正明·展轉社
  * 『パール博士の日本無罪論』田中正明·慧文社
  * 『真相·南京事件 -ラーベ日記を検証して-』畝本正巳·建帛社
  * 『史實の歪曲──東京裁判に見る南京虐殺事件──』畝本正巳·閣文社
  * 『「南京大虐殺」はこうして作られた』冨士信夫·展轉社
  * 『こうして日本は侵略国にされた』冨士信夫·展轉社
  * 『私の見た東京裁判』(上下)冨士信夫·講談社學術文庫
  * 『「東京裁判」は證言する』冨士信夫·閣文社·上下
  * 『「南京虐殺」の徹底檢證』東中野修道·展轉社
  * 『「ザ·レイプ·オブ南京」の研究』藤岡信勝·東中野修道·詳伝社
  * 『仕組まれた"南京大虐殺"』大井満·展轉社
  * 『「南京虐殺」への大疑問』松村俊夫·展轉社
  * 『聞き書南京事件 日本人が見た南京事件』阿羅健一·図書出版社
  * 『家永教科書裁判と南京事件』時野谷滋·日本教文社
  * 『朝日に貶められた現代史』田辺敏雄·全貌社
  * 『南京事件』秦郁彦·中央公論社(中公新書)·1986年 ※中間派
  * 『日中戦争』第3巻·児島襄 ※中間派
  * 『南京「虐殺」』児島襄 ※中間派
  * 『間違いだらけの新聞報道』片岡正巳·板倉由明·田邊敏雄·閣文社
  * 『新ゴーマニズム宣言』小林よしのり·小學館
  * 『新ゴーマニズム宣言·戰爭論スペシャル』小林よしのり·幻冬社
  
  シンポジウム
  
  * 『国際シンポジウム東京裁判を問う』細谷千博/安藤仁介/大沼保昭編·講談社學術文庫
  
  資料
  
  * 必ずしも當てにならない。
  * 大概の「資料」には反論が付きまとふ。
  
  資料集
  
  * 『南京事件資料集、1.アメリカ関係資料編』南京事件調査研究会編訳·青木書店·1992年
   1. 文書に記録された南京事件:南京空襲(文書数7)、パナイ号事件など(21)、南京の状況(28)、南京国際難民区(65)、日本軍の残虐行為(27)。
   2. 新聞に記録された南京事件:NYタイムズ(記事数26)、シカゴ·デイリー·ニューズ(14)、諸新聞·雑誌(46)。
  * 『南京事件資料集、2.中国関係資料編』南京事件調査研究会編訳·青木書店·1992年
   1. 新聞に報道された南京事件:漢口大公報など40篇
   2. 著作資料にみる南京事件:12篇
   3. 遺体埋葬記録:24篇
   4. 南京軍事裁判資料:11篇
  * 『日中戦争 南京大残虐事件資料集1 極東国際軍事裁判関係資料編』洞富雄編·青木書店·1985年(起訴状(抄)、裁判速記録(抄)、検察側書証、不提出書証、判決(抄)、など)
  * 『日中戦争 南京大残虐事件資料集2 英文資料編』洞富雄編·青木書店·1985年
   1. ティンパーリー編:「戦争とはなにか──中国における日本軍の暴虐──」
   2. 徐淑希編:「南京安全区档案」
   3. スミス編:「南京地区における戦争被害」
   4. NYタイムズ南京特派員、T.ダーディン記者報道(付-H.アベンド記者報道)
   など
  * 『日中戦争史資料8南京事件I』洞富雄 編·河出書房新社
  * 『日中戦争史資料9南京事件II』洞富雄 編·河出書房新社
  * 『中国側史料 日本の中国侵略-南京大虐殺、占領支配政策、毒ガス戦、細菌戦·人体実験』森正孝·高橋正博·糟川良谷·大石恒雄 編·明石書店·1991年
  * 『南京大虐殺を記録した皇軍兵士たち』小野賢二·藤原彰·本多勝一 編·大月書店·1996年
  * 『南京事件 京都師団関係資料集』井口和起·木坂順一郎·下里正樹 編·青木書店·1989年
  
  『南京事件を考える』洞富雄·藤原彰·本多勝一 編 大月書店·1987年
  南京大虐殺と教科書·教育問題(藤原彰)、日中の二人の生き証人(本多勝一)、松井大将陣中日記改竄あとさき(洞富雄)、一五年戦争史研究と戦争責任問題 (吉田裕)、南京事件と遺体埋葬問題(井上久士)、「南京事件」の肯定と「南京大虐殺」の否定(君島和彦)、南京事件をめぐる新たな論争点(石島紀之)、南京防衛軍と唐生智(孫宅巍·笠原十九司)、南京事件と共産党(井上久士)、台湾に生きつづける「抗日戦争」の遺産(姫田光義)、鈴木明氏の「取材」を取材する(和多田進)、株式会社·文芸春秋の戦争中と現在とを考える(高崎隆治)、日中戦争期の日本のアヘン政策(江口圭一)、日本軍の毒ガス作戦(吉見義明)
  『南京大虐殺の現場へ』洞富雄·藤原彰·本多勝一 編 朝日新聞社·1988年
  いまなぜ「南京事件」なのか(藤原彰)、南京事件をめぐる論争の争点(吉田裕)、遺体埋葬からみた南京事件犠牲者数(井上久士)、南京防衛軍の崩壊から虐殺まで (笠原十九司)、改竄したのはだれか·板倉氏批判(洞富雄·和多田進)、南京事件に関する二つの新資料(高崎隆治)、五人の体験史(本多勝一)、中国人生存者の証言、南京訪問記-あとがきにかえて(江口圭一·吉田裕)
  『裁かれた南京大虐殺』本多勝一 編 晩声社·1989年
  教科書検定訴訟(第三次家永訴訟)での南京大虐殺関係の証言と意見書を収める。証人調書(本多勝一·児島襄)、意見書(本多勝一·藤原彰)など
  『南京大虐殺の研究』洞富雄·藤原彰·本多勝一 編 晩声社·1992年
  上海戦と南京進撃戦(江口圭一)、南京攻略戦の展開(藤原彰)、南京事件と国際法 (吉田裕)、幕府山の捕虜集団虐殺(本多勝一·小野賢二)、幕府山の捕虜処刑に関する「新説」批判(洞富雄·和多田進)、日本軍は強姦集団であった(高崎隆治)、南京防衛戦と中国軍(笠原十九司)
  『南京大虐殺否定論12のウソ』南京事件調査研究会 編 柏書房·1999年
  「東京裁判によるデッチ上げ」説こそがデッチ上げ(藤原彰)、本当に誰もが南京事件のことを知らなかったのだろうか(吉田裕)、リアルタイムで世界から非難を浴びていた南京事件(笠原十九司)、戦争当時中国でも問題にされていた(井上久士)、数字いじりの不毛な論争は虐殺の実態解明を遠ざける(笠原十九司)、据えもの斬りや捕虜虐殺は日常茶飯事だった(本多勝一)、遺体埋葬記録は偽造史料ではない(井上久士)、虐殺か解放か-山田支隊捕虜約二万人の行方 (小野賢二)、国際法の解釈で事件を正当化できるか(吉田裕)、証言を御都合主義的に利用しても正当な事実認定はできない (渡部春己)、妄想が産み出した「反日攪乱工作隊」説(笠原十九司)、南京大虐殺はニセ写真の宝庫ではない(笠原十九司)、歴史修正主義の南京大虐殺否定論は右翼の言い分そのものだ(藤原彰)
  
  * 『南京戦史資料集』偕行社編·偕行社
  *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偕行社編·偕行社
  * 『東京裁判』朝日新聞法廷記者団·昭和38年
  
  * 『パル判決書』東京裁判研究會編·講談社學術文庫
  * 『東京裁判 日本の辯明』(「却下未提出辯護側資料」拔粹)小堀桂一郎編·講談社學術文庫
  
  寫眞集
  
  * 『写真集·南京大虐殺』「写真集·南京大虐殺」を刊行するキリスト者の会·エルピス·1995年
  * 『昭和史の消せない真実』上羽修·中原道子·岩波書店·1992年
  * 『写真図録 日本の侵略』アジア民衆法廷準備会 編·大月書店·1992年
  * 『中国抗日戦争図誌』(全3巻)曹紅·柏書房·1994年
  * 『報道にみる南京1937』ノーモア南京の会·ノーモア南京の会東京·1997年
  
  * 『従軍カメラマンの戦争』写真:小柳次一/文·構成:石川保昌
  
  戰前の資料
  
  * 『支那事変写真全輯(中)上海戦線』朝日新聞社編集(昭和13年)
  * 『支那事変画報』朝日新聞社(昭和12年~週刊:1·2号は『北支事変画報』、3号は『日支事変画報』。4号以降『支那事変画報』。)
  * 『上海-支那事変後方記録』三木茂撮影(映畫·昭和13年作品)
  * 『南京』白井茂撮影(映畫·昭和13年作品) ※1995年フィルム發見「復刻版シリーズ」として發賣
  * 『激動日中戦争秘録』ジャパンホームビデオ株式会社
  
  その他
  
  * 『昭和の精神史』竹山道雄·講談社學術文庫
  * 『大東亞戰爭への道』中村粲·展轉社
  * 『鏡の言葉 剣の詞』小堀桂一郎·展轉社
  * 『檢證 東京裁判』小堀桂一郎·PHP
  * 『戰爭はなくならない』松原正·地球社
  
  海外の文獻
  
  * 『アジアの戦争』エドガー·スノー
  * 『日本の正体』エドガー·スノー
  * 『ザ·レイプ·オブ·南京(The Rape of Nanking)』アイリス·チャン(Iris Chang) ペンギンブックス(Penguin Books) ※原著者により日本語版の出版差止
  * 『The Rape of Nanking』(An Undeniable History in Photographsshi) Young James Yin著 Ron Dorfman編 Innovative Publishing Group(1997年第2版)
  * 『外国人の見た日本軍の暴行、実録·南京大虐殺』ティンパーリィ·評伝社·1982年
  * 『南京の真実(ラーベの日記)』ジョン·ラーベ著/エルヴィン·ヴィッケルト編/平野卿子訳
  * 『南京虐殺は「おこつた」のか·高校歴史教科書への言語學的批判』クリストファ·バーナード·加地永都子譯·筑摩書房
  * 『戦争の記憶』I.ブルマ/石井信平訳 TBSブリタニカ·1994年
  * 『記憶の暗殺者たち』P.ヴィダル=ナケ/石田靖夫訳 人文書院·1995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琉璃犀牛 时间:2007-08-23 19:25:36
  知道了
作者:泉如竹逸 时间:2007-08-23 20:32:32
  捐款被骗爱心的事件近来颇多呀。
作者:jinmaworld 时间:2007-08-23 21:34:14
  张三,上班了?小丫,日语不错嘛。。。
作者:朴素 时间:2007-08-24 10:01:23
  http://cul.tianya.cn
  欢迎访问天涯人文频道。
作者:我本软弱 时间:2007-08-24 10:35:46
  多点不同的声音,才会有真相嘛!
  
  为中国的学术和媒体管制感到悲哀。
作者:泪眼问花123 时间:2007-08-24 10:36:00
  支持楼主。
  反对为了任何理由掩盖或编造或扭曲真相。
作者:流连似水 时间:2007-08-24 11:17:25
  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要一定要去看?日本犯下的罪行事人所共知,人神共愤的。就应该找机会把日本彻底消灭掉!!
作者:alibaobao99 时间:2007-08-24 11:19:19
    我们不会因为缺少你的电影而变的无知,人民没有麻木,我相信每个中国人内心的情感。
            
    支持南京纪念馆!
    支持南京纪念馆!
    支持南京纪念馆!
    支持南京纪念馆!
  
作者:skysurfer2208 时间:2007-08-24 11:26:42
  楼主的意思是只有日本对南京大屠杀的看法才是最客观的,所以大量引用日本文献!可笑
作者:alibaobao99 时间:2007-08-24 11:24:22
  作者:泪眼问花123 回复日期:2007-8-24 10:36:00 
    支持楼主。
    反对为了任何理由掩盖或编造或扭曲真相。
  
  
  作者:流连似水 回复日期:2007-8-24 11:17:25 
    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要一定要去看?日本犯下的罪行事人所共知,人神共愤的。就应该找机会把日本彻底消灭掉!!
  
  
  
  ----------------------------
  
  搞笑,悲哀什么?难道南京纪念馆把纪念馆和约瑟夫之间的来往信件公开,难道南京纪念馆把约翰拉贝、马吉、魏特琳的铜像照片公开、难道纪念馆把《南京》在中国南京放映还在继续的事实公开,就是悲哀?笑话,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外国人就一定是正确的思想太根深蒂固了!
作者:lysander007 时间:2007-08-24 11:41:47
  发现公派到麻省理工的人白痴愤青很多,上次版画事件闹了个国际大笑话,这是他们第二次支持干这种事情了
  
  大学是<惟真理是从>的地方,只会理工科的人对历史作评价首先要了解一些基本历史事实和一般的判断能力, 对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要负责.不要到美国丢中国当代大学生的面子,拜托,烧香
  
  
作者:飘动的魂魄 时间:2007-08-24 11:48:52
  看到最近ID张三1 的一系列留言,实在是气氛!我不知道这个张三是谁,但肯定的是他将是第二个“博士”。尤其看到“我们不否认,约瑟夫说出了部分真相,比如活跃在反日最前线的所谓美国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发言人丁元的真面目,比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中部分展品的荒唐。”后,我想问此人:如果你是一个史学家,你有最起码的史学道德吗?你来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吗?你考证过纪念馆的展品吗?我不知道这个张三是谁,但肯定的是他将是第二个“博士”!
作者:lysander007 时间:2007-08-24 11:59:16
  作者:飘动的魂魄 回复日期:2007-8-24 11:48:52 
    看到最近ID张三1 的一系列留言,实在是气氛!我不知道这个张三是谁,但肯定的是他将是第二个“博士”。尤其看到“我们不否认,约瑟夫说出了部分真相,比如活跃在反日最前线的所谓美国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发言人丁元的真面目,比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中部分展品的荒唐。”后,我想问此人:如果你是一个史学家,你有最起码的史学道德吗?你来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吗?你考证过纪念馆的展品吗?我不知道这个张三是谁,但肯定的是他将是第二个“博士”!
  --------------------
  愤青要攻击的话,首先拿出事实找到对方的错误,而不是直接问候人家个人
  
  提醒一下
  
  
作者:老弱 时间:2007-08-24 12:03:20
  南京,中国人永远的痛!
作者:泥蝉 时间:2007-08-24 12:04:53
  为什么综提供的资料全是日文的??????????????
  
  
  只有日本的才是对的么??????????
  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作者:中南海zippo 时间:2007-08-24 12:12:21
  现在发现天涯真的很垃圾,id张三的东西也能上首页推荐,天涯是日方控股的吧
作者:陈笑东 时间:2007-08-24 12:33:42
   这个张三 你已经和禽兽没区别了 虽然本来就是条倭寇的狗
作者:所谓未来 时间:2007-08-24 12:35:33
  不知所云
作者:wodetianxia117 时间:2007-08-24 12:47:16
   一丘之貉
作者:总有第一次 时间:2007-08-24 13:17:00
  唉,张三的老婆又给他戴绿帽子了,偏偏是个日本人,张三又发作不得,大家要体谅楼主的心情
作者:丁丁的奋斗 时间:2007-08-24 13:21:32
  作者:ID张三1 提交日期:2007-8-23 18:20:00
  无论左右,总是有一些人士显意识或者潜意识地认为,在南京大屠杀研究上,只要政治正确的,中国政府就应该支持,而不必管这个政治正确的东东,到底是符合事实的,还是粗制滥造的、甚或蓄意造假的;只要是美国人,不管他是不是对南京大屠杀有所研究,总该比日本人公正;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人知道、或者说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南京大屠杀否认派的大本营诚然是在日本,但南京大屠杀承认派的大本营同样是在日本、而不是中国;在张纯如之流甚嚣尘上之前,日本南京大屠杀承认派一直占据绝对优势,日本南京大屠杀承认派的著述汗牛充栋,研究的广度和深度,超过日本以外,包括中国在内各国研究的总和。其结果是,在言论自由度很高、否认南京大屠杀完全合法的日本,包括扶桑社极右翼教科书在内的所有中学历史教科书,却无一例外,全部实事求是明确承认南京大屠杀。国际学界的推介书目,日本学者的从来不可或缺,而中国学者的从来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不得不遗憾地看到,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右翼史学家诚然有很不少歪曲、狡辩之处,但这些歪曲、狡辩,基本上都还是由大学或者研究院的历史专业学者在学术论文或者学术专著中提出来的,而不是由学无所长的业余人士通过大众传媒;我们所看到、听到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造假、伪作、或者有严重争议之处,基本都是由日本以外的南京大屠杀承认派一手制造、而不是出自日本否认派之口。这些人和他们的支持者,以张纯如及其拥趸为杰出代表,为日本极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努力,做出了史上最有力的贡献。
    
    无论你是谁。开尊口之前,请先确定你将帮的到底是正忙、还是倒忙,可以吗?
  ------------------------------------------------------------
  一个战争时期全体民族都直接或间接参与到那场杀人盛宴当中,他们的子女、父母、儿童、政府都积极的参与了那血腥的盛宴,并从中获取利益。现在你提出要杀人犯的父母或者子女做历史的法官,来评判杀人犯所犯的罪行是否符合正义或邪恶,他们作出的评价能信服谁?信服向你这种人没问题(你这种人也不用信服),想要信服受害者和大众你做梦呢?你缺脑子吧。
  你认为电影《南京》或者《南京的梦魇》违背历史事实,就请你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一一指出来,少用一些套话、空话、屁话蛊惑人心。你一直以来认为中国人研究抗日战争史是带着仇恨和情绪的,所以不能反映真实的历史原貌,现在《南京》或者《南京的梦魇》制作者作为第三者,从第三者的视觉去探讨反映那段历史,你又扣帽子说是粗制滥造、蓄意造假。你不就想让中国人接受杀人犯后代研究的所谓“历史观”吗?拐弯抹角的干什么?直说就是。
  你的主子安倍最近访问印度,拜访了远东军事法庭法官帕尔的后代,帕尔是远东军事法庭十几个法官当中唯一一个否认日本极其甲极战犯犯有侵略和反人类罪的法官,一直以来日本人把他当祖宗供。安倍拜访他的后代为日本法西斯翻案,这是国际大气候,在国际大气候的影响下,你张三能闲着么,不赶紧在中国国内弄出点小气候以配合你的主子啊,和他遥相互应呀。人家不能白给你日元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