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言斋关于青楼,妓女,和爱滋病的话题

楼主:紫砚斋 时间:2009-01-25 22:28:00 点击:1100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中国目前没有合法妓院,但中国目前的妓女群体人数非常多,这部份人现在活动于地下,她们生存空不算大,但也不算小,他们只受公安警察的打击和干扰,她们象老鼠一样到处乱窜,她们身上都带着病菌和病毒,她们将病原体通过滥交带给嫖客们,嫖客们又将这些病因带给自已的家人和亲密好友,一个犯有爱滋病的妓女如果一天与三个男性发生关系,那么这三个男子回家后与妻发生关系,妻子生下孩子便都成了爱滋病患者,那么,这个妓女在一天之内,她创造了九个爱滋病患者,这个数目多么触目惊心啊·目前我国有大约五百万的爱滋病毒携带者,这个数目是有案可查的保守数字,还有一大群无案可查的,其数目谁也说不清楚了,目前我国对于爱滋病的防控措施只停留在卫生防预部门,这个是很不够的,政府应该采取宗合治理的策略,最首要的,就是要管理好妓女这部份人,让她们合法地经营,持健康证明上岗,对有病的及时治疗和处理,对于所有的进入妓院的嫖客也应出示健康证明,这样即保护的妓女的权益,也保护了嫖客的权益,同时能有效地控制爱滋病毒的漫延。象目前这种混乱局面如果继续下去五年,中国将成爱滋病大国,病毒携带者总人数将超过一亿·要管好妓女这部分人,首是要让她们合法地经营,要让她们合法地经营,就首先为妓女正名,为妓院平反,紫言斋就这些问题谈点自已的看法,希望有更多同志对我的看法提些宝贵意见/
  
   许多人非常避讳谈论妓女,妓院档子事,以为谈论这档子事非君子所为,由于儒家文化在我国的根深蒂固,正人君子们的言谈是极谨慎的,自然,街道巷陌,里语村言另当别议。这些都是表面的,真正的在风月场中声色犬马者,正是那些道貌岸然,袋有几臭钱的正人君子们,而平常巷陌人家,只是嘴上取乐,过一过干瘾而已已。
   事实上,妓业在我国的历史上,是最为悠久的产业,尽管名声历来不好,但是业绩是辉煌的,不仅创造出光昭后世的文化,成为各各时期的城市窗口形象企业,同时为一代代的封建王朝解决财政税收经济问题,那时候,无论京都,还是江南小城,青楼都是最为繁华的地方,如果把历史拉近与今天相比,那么。青楼可与今天的五星级宾馆,地标建筑群相媲美。那时候没有广播电视台,没有报纸和刊物,各种新闻消息,都是通过青楼妓院进行传播的,各种文艺诗词歌赋,也是通过妓女们的吟唱而传诵的,可以这样说吧,那时候,所有的大文学家,大诗人,大词人,都是青楼里面的常客,是逛窑子的高手。如果不会逛窑子,不会招得青楼妓女们的腈睐,他就成不了名人,当不了大家。
   事实上历史研究家们早就对我国历史悠久的妓业有过正面的评价,在研究古代文明和文化方面,把青楼文化独立列为一个文化分支,做为中华文明的史实,青楼文化是中华民族悠久文明的一个极为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古代的文化典籍中,诗经中有大约十三首诗词出自青楼,司马迁史记中描写青楼处出有二十一处,著名大词人柳咏长期在青楼里厮混,他的词都是填给妓女们唱的。
   唐朝是诗的百花园,各种风格、各种诗派争艳斗奇:富贵似牡丹,冷艳似寒梅,清新似夏莲……青楼娼妓的诗,好比深谷中的幽兰,同样赏心悦目,沁人心脾。
   南曲名妓颜令宾最喜欢摆弄笔墨,遇到举子,殷勤伺侯,并向他们讨诗歌,据《妆楼记》说,张建封家的歌妓多涉猎经史,有人借张家书,书页上常有粉指痕迹。著名诗人的诗篇,在妓馆酒楼被广泛传唱,有时甚至能否歌诵名诗人的诗作成了衡量妓妇身价的法码。
   诗人每有新诗,也希望歌妓歌唱,让它更快地流传。唐诗中的名篇佳作,经歌妓的传唱,流向岭南、漠北、西域……由于唐诗,歌妓与诗结合得更紧。这又反过来促进诗走向社会,走向大众。另外,在唐代,面对着色艺俱佳的青楼美女,不像南朝名士的轻薄与色情,唐代文人更多地表现为风流与追求,她们的交往才有了真诚和爱情。美妓作为审美对象,开始成为名士的感情寄托,甚至成为名士竭力追求的爱情之源。而且,唐代娼妓自由的程度相对于六朝来说,有了很大提高。
   这一切,使青楼佳人的审美属性不再仅仅停留在形体上,而且上升为精神与形体统一的高度,真正完成了外在与内在、肉体与精神的统一。这就为名士与名妓间的精神交流—以诗赋酬唱奠定了基础。而对于色艺俱佳的名妓来说,她们能与名士诗赋酬唱,获得了显示自己聪明才智的机会,也提高了自身的文化品位与自我价值。从此,中国文学产生了无数表现名士名妓之间感情交流的诗文,如白居易和樊素小蛮,元稹和薛涛等等。唐代大诗人中与青楼娼妓交往最为密切的,莫过于李白、白居易、元稹、杜牧、温庭筠了。
   在唐代这些文人名士的带领下,唐代女子在诗坛上空前活跃。而且出现了一种特殊的现象,那就是所谓的“半娼式的女道士”。她们往往有相当的文学素养,行为自由,不受佛家规律束缚,常与名士交往酬唱,可谓中国娼妓史上和文学史上的“佳话”。
   要说唐代娼妓诗中写得最多最好的无疑是薛涛。相传她的元稹有过恋情,一次两人因事失和,薛涛作《十离诗》送与元稹,二人得以复和。她的《十离诗》借物咏怀,反复表现哀怨和恋主的感情,构思新巧,情辞俱达,确实是“非女才人不能”其他作品如:《罚赴边有怀上韦令公》二首,《送友人》,《赠远》,《送卢员外》……有的笔力雄健,有的用事贴切,有的托意深远显示出深厚功力。她的咏物写景诗构思新颖,语浅情深,极度富诗情画意。千百年来,人们对她的诗作出了很高的评价。
   晚唐张为的《诗人主客图》将她列为情奇雅正主一门的升堂者。极震亨《唐音癸签》称:“薛工绝句,无雌声,自寿者相”。南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评薛涛“工为诗”。元人辛元房《唐才子传》都感叹地说:“殊不意裙裙之下出此异物,岂得以匪其人而弃学哉”。都是对她才情的肯定。
   唐代另外还有许多女才人,如关盼盼,徐月英,杨苧罗和无数不知名的娼妓,以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文人一起共同繁荣了唐代诗坛。
   诗圣杜甫是位现主义诗人,他的诗,有二十多首是写青楼和妓女的。
   青楼历来就不是现在通常所说藏污纳垢的地方,事实上一个高雅的有品味的休闲和娱乐的场所。文人雅士来到这里会灵感如潮,诗兴大发,他们经常如过江之鲫,出入于青楼,妓女整体素质也高于寻常女子,各个时期的知名才女,莫不出身于娼妓。如果与今天相比,那时的娼妓,大多具备现在女歌唱家,女影视演员,女音乐家,女舞蹈家,攻关女秘书,等等女名星的综合素质。这样的才女在寻常人家是找不到的,只有青楼才能培养出这样的色艺俱佳的尤物来。历朝历代的许多皇帝,他为了寻找这样的称心女子,也只到青楼里来寻找
   汉代的卫子夫、赵飞燕都出身于娼妓,堂而皇之地登上了皇后之位,曹操的正妻丁氏也出身娼家。皇帝与倡妓的交情,大多是为了淫乱,甚至封倡为妃、君臣同嫖,
   明武宗迷恋晋王府乐户杨腾名下的妓女刘氏,封她为刘美人,召入宫中。武宗一度与刘美人形影不离,“专寝、饮食起居必与偕,言事辄听”。武宗的近臣江彬等人,在他人面前倨傲,但对刘美人侍之如母,称她为刘娘娘。武宗南征前,与刘美人相约,武宗先行,随后派船接她。刘美人从头上摘下一簪,赠给武宗作为信物。武宗把簪藏于衣内,在过芦沟时,驰马失落。武宗为了这个簪子,在芦沟附近派人严密查找了几天,没有找到。武宗的人马到了临清,派宦官去接刘美人。刘美人执意不见簪子不动身。武宗只得乘船,昼夜兼程赶到张家湾,亲自接刘美人南行。
   清咸丰时,君、臣共与一个娼妓风流,当时,有位娼妓名叫朱莲芬,美貌出众,善唱昆曲,歌喉娇脆无比,还能作小诗,工楷书,颇得咸丰的爱幸,不时召见。而同时至少有两位大臣与朱莲芬有瓜葛,一位是御史陆某,一位是吏部官员龚引孙。陆某因朱莲芬经常入宫,不能常与自己在一起,便上书皇帝,直言极谏,劝皇帝勿近倡优。奏章中引经据典,洋洋数千言。咸丰看了他的奏书,大笑说:“陆都老爷醋矣!”随即挥笔批示:“如狗啃骨,被人夺去,岂不恨哉!钦此!”
   隋唐五代时期,民风开放,兴盛起专为帝王提供性服务的女子。宫妓居于深宫,包括一些没有什么名分的宫女,更包括大批歌舞伎。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在隋、唐、五代都发展到一个很大的规模。
   宋徽宗与娼女李师师。徽宗放着皇宫不用,非要频频从狗洞巡幸妓院。宋徽宗听说京师名妓色艺双绝,第一次便化名赵乙,带了重礼,去烟花聚集地镇安坊。老鸨李姥见来客阔绰,立即安排李师师来见。但李师师却摆谱,等了许久才出来,而且出来后,她也淡妆不施脂粉,对客人不屑一顾。过了好一会儿才拿出古琴,弹起一曲《平沙落雁》。徵宗为之倾倒,但李师师始终冷面相向。第二次造访,皇帝亮出了身份,这一回李师师一笑百媚,弹了《梅花三弄》。徽宗自此不时派人送去厚赐,为了幽会方便,他还命人从皇宫挖了一条长两三里的地道通达镇安坊与李师师相会。
   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征战时尝夜宿妓馆,并题诗留念。后来,该妓女生子,又听说朱元璋当了皇帝,便携子到京请求进见。朱元璋封其子为王,命工部建造王府,而对当年的妓女避而不见。作了皇帝以后,朱元璋还放不下嫖妓的爱好,但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为之,偶尔“羊车夜半出深宫”。高启曾作宫词“女奴扶醉踏苍苔,明月西园侍宴回。小犬隔花空吠影,夜深宫禁有谁来?”高启这首诗触怒了朱元璋,因此得祸,反而证明了朱元璋确有其事。
   清代的皇帝目前的史料记载除末代皇帝和因正皇帝外,个个都曾经和妓女有个密切交往。
   妓女在中国历史上地位,从汉代以下,青楼妓院,官营为主,按现在的话说,控股股东是政府,政府每年从院收取的税银,约占国民经济的的百分0.5左右,妓院是官办产业,妓女的地位不算低,至少与士大夫的地位相当。和今天的演员地位差不多吧!
   新中国成立后在正式地全面取缔妓院,解散妓女。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深入,城市流动人口的增加。大批的年青的农民工背井离乡,来到城市打工。无论男女,离开家的日子的寂寞,他们是正常男人和女人,于是在租住小屋里,这些男人们和女人们为了抚慰精神和肉体上寂寞,常常奏到一张床上,他们发泄一顿的感觉是愉快的,女人们从中找到了依赖肉体挣钱的商机,渐渐地,她们从出租屋走向各大宾馆,旅馆,大休闲的酒吧,歌厅,舞厅。按摩屋,发廊,甚至茶楼、船坞,车站,码头。她们四处活动,寻找那些寂寞的男人们,她们总是活动在暗处,象幽灵一样躲避公安警察们。因为公安只要逮住她们,就会对她他们进行巨额罚款,无论是妓女嫖客,每人最低要交6000元的罚单,甚至进劳教所呆上数年甚至更长时间。无数的妓女只要被逮住,就会被公安搜括得一贫如洗,妓女们没有人权可言,她们自知她们犯了罪了,甘愿接受公安执法者的任何处罚,她们的悲惨不在于她们卖淫,卖肉体,而在于公安执法,在于扫黄打非。当然也有例外的:某公安派出所为抓收入,主意打到了妓女们的身上,他们从社会上招募一批社会人员,将管区内的妓女造一花名册,并给每位妓女配备一部手机,让妓女们四处活动,放胆卖淫,条件是,每位妓女每月必须有一次到二次配合公安警察抓嫖,每一次抓到嫖客,给一定数量的奖励和回扣,。结果这个管区的妓女数量突然增多,外地的妓女闻风而至者不下百人,派出所收入一下翻了十几番。最遭灾的是那些被妓女骗上钓的嫖客,许多嫖客还没上马就被警察逮了个正着,嫖客们大喊冤枉,这件事后曝了光,原来这个派出当年光罚没嫖资一项的收入超过百万元,这些钱百分之八十被几个领导私分。其余的每位干警分得几千元。没有上缴过一分钱。
   目前我国对黄赌毒列为打击的重点,我以为这种提法有失公允,应该正本清源,毒有害于国民肌体健康,应该首先进行打击。赌是万恶之源,许多社会问题都是因赌而生,因此,不禁赌全国人民不答应,而对黄,应该分别对待,对于黄色书刊,黄色影象,应予应适当禁止,对于妓女和妓院,应当广开一面,政府采取因势利导地进行鼓励和支持,因为妓女和妓院的存在,不会对社会造成任何不利影响,相反的是,从妓院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应运而生的,我国古代长期实行的一夫多妻制,有钱有势的人可以妻妾成群,这就造成大量的男性公民无妻可讨,只要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没有性伴侣是个非常痛苦的事情,当这个群体超过一定数量,对社会会形成巨大的不安定因素,因为人生有两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的,一是饮食,一男女,妓院和妓女的出现,其初衷和出发点就是为解单身男人没有性伴侣的社会问题,目的是为社会整体的安定和团结。其意义是积极,效果是显性的。这样做合情合理,又合符人道主义一贯主张。
   过去我们将妓女和妓院当四旧取缔,那是属于骄枉过正的措施,目前的新中国成立已有六十年。刚好一个甲子年,与解放头几年相比,我们已经对于骄枉过正的措施进行许多调整,比如土地又要重新私有化了,公有制逐渐被私有制代替,高度集权的政体逐步向民主化过渡,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完全取代了过去的计划经济,对于四旧,我们不能破,现在是要立四旧,现在人们终于意识到。旧的东西都是好的,东西越旧越值钱,过去破四旧损失太大,一只紫檀木雕,有人说他是迷信,是四旧,硬生生扔进火塘中,烧了,要是保存到现在,十万块钱也难买得到。就说古代的青楼吧,要是有一座青楼完整保存到现在,其价值不缔于一天文数字。
   对于妓女和妓院,我们要用历史的眼光看,在历史的进程中,她们的影响是正面,是推动历史的正面力量,就其历史上地位而言,妓女地位并不低,至少算得上士大夫级别档次。与今天的女歌唱家,演员,舞蹈家,音乐演奏家,公关女秘书电视节目主持人等的地位差不了多少。而妓院也不是我们今天理解的所谓藏垢纳污的地方,而是一个情调高雅的休闲,娱乐的处所,可以这样说,与现在的五星级宾馆,地标式建筑群可有一比。现在我们进城首先想到要去的地方,就是过去青楼的知名度和发烧度。
   因此,我们要为妓女和妓院正名,要积极地支持妓院的发展和壮大,要积极地大量培养高素质的妓女人才。为了鼓励妓业的发展,政府有必要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办几家大型的国有妓院。恢复我国妓院青楼的历史地位。同时,要开办妓女院校,培养妓女人才,要把妓女学校办成与中央艺术学院一样的档次。
   为妓业正名,为妓女平反,是我国目前国情民情迫切要求
   我国目前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有百分的十以上的男士很难找到异性伴侣,全国八亿男性,到达结婚年岁的超过2.5亿,大约有三千万适龄男青年找不到配偶,加上前几年积压下来的单身男士,总人数超过五千万,这主要是我国重男轻女的传统根深蒂固,许多家庭都只想个男孩,如果是生了女孩,许多父母采取遗弃的不人道做法,致使女性婴幼儿成长艰难,过早死去,还有许多父母,将女婴在孕期就行流坠胎手术,使大量女婴不能经常出生,还有一部分人通过饮食,和特殊的受孕措施提高了男婴受孕的几率,从而减少了女婴受孕的几率/。这几种情况导致的男女比例失调,追根朔源,主要根子是我国长期以来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埋下的祸根/目前我国继续推行计划生育政策,这种男女比例失的状况是避免不了的。政俯如果不采取措施解决多达五千万单身男性的性伴侣问题,迟早会酿成重大的社会问题。
   爱滋性,和其它性病的迅速漫延,迫切地要求政府规范妓院的运作,控制爱滋病的漫延。目前我国妓女数量不少,她们活动于地下,没部门去管理她们,没有人关心她们的健康状况,许多妓女带病与人滥交,导致疾病迅速漫延,。在目前的市场经济条件下,没有办法强迫这部人去干别的营生,因为你无法安排她们的工作,她们是为生活而为妓的。目前采取的由公安警察出面干扰她们的工作,打击她们的事业,这种做法缺乏人道,也不科学,说得严重是侵犯人权,说得轻一点是欺负弱小,我的看法是,既然妓女的人数庞大,又没有办法禁止她们继续做妓女,那么政府就应该因势利导,将这些组织起来,让她们合法地进行经营,在她们身体健的前提下,有组织的从事妓女活动,有病的要进行治疗,痊愈之后回到单位继续干,对于进妓院的嫖客,也必须出示健康证明,方可与妓女们厮混。只有如此这般,才能有效竭制爱滋病的漫延,。保护妓女们和嫖客的合法权益,使坏事变成好事/如果继让大量的妓女在地下活动,爱滋病毒的漫延将会越来迅速,对于国家安全造成极大威胁/
  妓业是历史悠久的传统行业,而且几千年以来都是兴旺发达的行业,经受历史的长期考验,证明这个行业对社会只有益处,没有害处,应该是正当行业,要不然生命力不会有这么长,解放后取缔这个行业,当时是社会大变革时期,为适应当时的政治经济体制需要,做法也是对的,现在改正过来,是在延续几千年的文明史,也是对的,我们没有理由否定几千年来的文明是错误的,我们应该发扬我们民族悠久的历史文明,这使我想起我国有个少数民族,现在还唯系母系氏族社会传统,成年男人可以与任何女性睡觉,而成年女子也可以同任何男人性来往,孩子生下来只有母亲和母亲家里人,父亲是谁他们不知道,这是他们民族传统,我们尊敬他们的传统,同样,妓业在中国风光几千年,这应该算是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取缔是不应该的,支持,发扬光大是才我们这些后代子孙应该做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紫砚斋 时间:2009-01-25 23:01:58
  ipi
作者:艺术大师 时间:2009-01-26 16:39:41
  民族文化,文明,青楼,妓女,现在又有爱滋病,还是让妓女好好工作吧,
作者:绿翡翠 时间:2009-03-04 19:21:20
  要讲究卫生啊

作者:杯影邀月 时间:2009-03-04 20:58:31
  楼主是玩无间的吗?
作者:楚一鹤 时间:2009-03-04 21:56:16
  我们学校门口差不多十米远的地方就开着一家妓院,可也没看见有什么人去查来着。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何苦再去禁呢?这就像是“性”一样,人们只有足够的了解了才不会被性所迷倒,所以很多教师现在都建议从幼儿园开始开生理课(听说有些地方已经实施)。
作者:小草发疯 时间:2009-03-07 20:30:54
  学术帖要顶
作者:绿翡翠 时间:2009-03-22 01:01:41
  现在暗娼中的爱滋病毒感染者很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