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原文)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中描写过去和将来的中国[已扎口]

楼主:eagle633 时间:2010-03-29 16:49:00 点击:29646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预言的准确令人称奇。书中预言了法国大革命的发生、法皇与皇后的被处死、拿破仑的兴起、希特勒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广岛长崎遭两颗原子弹袭击 等等。 下面只摘几例,仅供不了解诺查丹玛斯和《诸世纪》的读者作参考
  
   法国大革命
  
  关于法国大革命中法皇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一事,《诸世纪》书中写到:
  
  纪九第二十首:
  
  入夜将穿越REINES的树林
  
  一对夫妇走在蜿蜒的山路,Queen像白石般
  
  僧皇穿着灰衣在瓦伦纽斯Varennes
  
  被选出来的, 引起动乱、火、血和切割
  
  这段描写法皇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的故事经过是这样的,当时的法国已在动荡的前夕。西元1771年6月20日,反对革新的法皇路易十六和皇后玛莉,一穿灰 衣、一穿白衣,由后宫逃走,试图与忠于他们的军队会合,但路上让人认出,在瓦伦纽斯(Varennes)被逮捕,最后给送上了断头台。路易十六软弱无能, 称之为僧皇,他是由国会选出来的。法国大革命是个动乱的年代,「火、血」都是恰当的描述,「切割」指断头台。
  
  难怪每一首诗几乎都要事后才知真相,而了解细节的人们又不得不惊叹诺查丹玛斯仿佛身临其境的描述。长期以来,人们越来越相信诺氏预言的准确惊人,但到底是 什么手段使他达到这样的预知未来的能力,却众说纷纭。在世界上众多的预言中,诺氏的预言不仅仅是关于大世纪的变化,而且是有声有色的细节描述。
  
  
  关于拿破仑的名字、身世及沉浮
  
  在「纪八第一首」中诺查丹玛斯预言「破、拿、卢仑、将是(炮)火多于流血(Pau, Nay, Loron will be more of fire than blood)。」「破」Pau,「拿」Nay和「卢仑」Loron是法国西部的三个小镇,一语道破了拿破仑(Napoleon)的名字。「将是(炮)火多 于流血」暗示了他将带来战争。另外拿破仑十分善于用炮兵,在当时是军事战术的革新,作战方式与诺查丹玛斯生活的冷兵器时代完全不同,便用「will be more of fire than blood」作了概括。
  
  纪四第五十四首:
  
  任何法皇也没有的名字
  
  从没有过的霹雳般的意外
  
  义大利、西班牙和英国将为之战栗
  
  他特别关注女郎外国人
  
  
  作为从平民到登上皇帝位置的拿破仑,名字与历史上其他法皇都不同,查理、路易这些带着贵族气的名字被一个半法国不法国的「波拿巴特」(Bonapartere)代替。他给欧洲带来恐惧,他的妻子和情妇都不是法国本土人。
  
  
  纪一第三十二首 :
  
  伟大的帝国很快被换成一个小地方
  
  很快又壮大起来
  
  在又一个小地方
  
  在那里他放下了权杖
  
  
  
  拿破仑是罕见的军事天才。其创造性的战术和勇气与毅力使他平步青云,从士兵到将军,又从将军到皇帝。法国的军事强大一度令整个欧洲震憾。但盛极必衰,拿破 仑于西元1814年初尝败绩,被流放到厄尔巴岛(Elba),「伟大的帝国很快被换成一个小地方」,但他后来逃离该岛,重返巴黎。从击败普鲁士「很快又壮 大起来」,到滑铁卢(Waterloo)战败。西元1815年6月22日拿破仑被迫退位,后被盟军放逐往圣赫勒拿岛(St. Helena),惨渡余生,病逝时年仅五十二岁。因此诺氏才会提到:在那里(圣赫勒拿岛)他放下了权杖。
  
  
  关于希特勒的名字
  
  
  纪二第二十四首 :
  
  饥饿的猛兽会游过河流
  
  更大部分地区成为希斯特的对立
  
  一个强人将这一切拉如其铁笼
  
  德国的青年将无视一切
  
  
  希斯特(HISTER)与希特勒(HITLER)酷似,而最后一句点明是德国。据说在西元1939年间,希特勒本人看出这是对自己的预言,于是广为宣传,以树立其个人威望。
  
  
  广岛长崎遭原子弹袭击
  
  
  纪二第六首:
  
  在门户附近的两个城市中
  
  将出现从未见过的两次灾祸
  
  瘟疫中的饥荒,人们被钢铁掷出
  
  向不灭的主哭喊以求解脱
  
  
  西元1945年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了两颗原子弹,所造成的灾祸人们从未见过。二战是「钢铁」时代,原子弹的冲击波将人「掷出」。「向永恒的主哭喊以求解脱」是人在灾难中的一般表现。
  
   美国『911事件』预言诗中写道:
  
   天将在四十五度燃烧
   火将降临那伟大的新城市
   巨大扩散的火焰立时冒起
   当他们想要得到诺曼的证实
  
  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一书中,惯以新大陆代表美国,新城市是指纽约(New York),而纽约正是在北纬四十度至四十五度间,所以这诗说的应是纽约。在预言诗里战争的规模是世界级的,著名的大城市亦受到侵袭,这个预言诗(纪六第九十七首)里说的情况和前纽约世贸大厦被袭击的情况十分相似。
  
  
  
  ( 巨轮 泰坦尼克号的沉没)
  
  荒凉的大海异形的舟
   迷惑于陌生的港湾
   棕榈枝虽已发出了信号
   之后却是死与掠夺
   适当的助言已跚跚来迟
  
  
  
  不曾有一个人看到了那么真切的未来
  直至这个世界的终结,另一个新世界的起始
  
  
  
  
  诸世纪对人类现在,和未来的预言
  
  
  (本人花了很长时间才整理出来,【扩号中是我对诸世纪的解读】希望各位有智之士, 仔细阅读,领悟其中内涵)
  
  
  ( 预言的诞生)
  
  
  
  幽深夜里,独坐于秘密的书斋
  黄铜三脚架之上
  幽暗的火苗微微闪烁
  难以置信的预言诞生了
  
  
   (神的启示)
  
  
  将手杖放置于三脚架正中
  将水泼向皮袍下襟与足面
  神谕 恐怖
  令长袍之下的身躯颤栗
  神圣的光彩中
  上帝与我同在
  
  
  
   (马克思)
  
  
   欧罗巴西部最深处
  贫穷家里一个孩子呱呱落地
  他靠三寸不烂之舌
  让许多人如坠迷雾
  他的名声扬遍东方国度
  
  
  (邪恶幽灵的出现, 魔鬼撒旦)
  
  当日蚀出现时
  怪物在白昼也随之而来
  可以对它作完全不同的解释
  他们不惜高价的牺牲
  谁也不提供一点点什么
  
  
  ( 邪恶幽灵的泛滥,剥夺了私有财产,使人民丧失了争取社会权利和精神的自由)
  
  远离罗马的异国
  洪水淹过大都市
  拥有私产的少女
  被掌权者剥夺权力
  
  
  ( 红色的暴力革命 )
  
  
   邪恶的大镰 (旗帜)
  
   制造两次革命的原因
   治世和世纪的交替
   隐藏的多变的星辰的徽兆
   进入自己的宫殿
   哪一边也没偏袒
  
  
  
  (青天白日旗,替换成五星红旗 )
  
  辇台被旋风吹翻
   容颜被假面隐藏
   此时
   新共和国将使自己的人民苦恼
   红白颠倒国无宁安
  
  
  
  ( 被国人极力歌颂的一位暴君 )
  
  
  被人吹捧得洋洋得意的君王
  不顾自己的身份和权力,去侮辱妙龄少女
  卑劣残忍的人,容不下他人
  垂涎他们的妻子
  国王将他们流放至死
  
  
  王国 扮相迷人的男子
  悄悄接近红衣首领的权力宝座
  苛酷残忍将自己比做
  世上无双的凶险之徒
  无耻接下圣主的衣钵
  
  
  大大的幕布
  折折叠叠 不欲人见
  历史的大部分 一半之余误解
  从天国放逐到遥远之地
  他外貌粗旷豪放 像铁血战士
  大众坚信不疑 一个好战嗜血者
  
  和平的宿敌 放荡之徒
  征服意大利
  浑身鲜血泪泪的黑衣人、另或大王君
  披上红衣登场
  火 血流 染成血色的海
  
  
  (统治者利用手中的政权发动多次运动,宗教文化神圣庄严被破坏殆尽,人们失去了对宗教的真正信仰)
  
  
  
  玛尔斯挥动着手中的利剑
  
  流血将达七十回
  
  圣职在受到崇敬的同时
  
  更多的是遭受诽谤与诬赖
  
  在那些人的心目之中
  
  宗教已不值一提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遭到破坏)
  
  罪恶的火焰弥漫天地之间
  无知的人来到视线以外的土地
  强迫眼中的愚民换上文明的外衣
  土星族人将小屋一一烧光
  但终究无法覆盖
  大部分应另加审视
  
  
  
  (苏联的解体,东欧巨变)
  
  
  争权失败者卷土重来,
  
  反对者被当作阴谋家。
  
  它所获胜利空前未有,
  
  但只得七十三个年头。
  
  
  
  接近月亮时期的时候,他们将垮台,
  在离另外一个不远的地方;
  寒冷,干旱,危险,靠近那边境,
  即使在神喻产生的地方。
  
  
  
  (在神的国度,人类被邪灵不断变化外表的假象所迷惑)
  
  莫斯科的法律将衰败,
  其后,另一个更加努力诱惑世人;
  第聂伯河首先让路,
  利用金钱礼物和花言巧语,另一个更加使人迷惑。
  
  
  
  (追求精神自由的人民,64受到残酷的打压)
  
  
  在人民眼前鲜血飞溅
  
  这一切如同天降
  
  在一段长时间内再不能听到甚么
  
  但一个人的精神将作出见证
  
  
   (冤魂哭泣)
  
  
  大庭广众之下血流满地
  无法从高空去向远方
  但是许久也不为人注意
  只有某人的灵魂在哭泣
  
  
  
  
  
  (末法劫难,转轮圣王以弥勒佛乘下世,传法度人,救度众生,从神的角度来看就象是死而复活的过程,宇宙中邪恶旧势力干扰破坏,阻碍正法,为检验佛法,使圣徒蒙难,诽谤佛法,毒害众生,毁灭人类!最后觉醒,被神救度的人将会有一个美好未来)
  
  
  1999年7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宇宙中的正义者与邪恶势力大战)
  
  
  空中大比武战斗正酣
  同一年 神圣的东西成了敌人
  他们不合理地追问
  神圣的法制
  惊雷和战争像死神
  追随着大多数信徒
  
  
  
  无辜的人民 处女 寡妇之血
  
  强大的赤军
  
  却犯下无尽罪行 蜡烛光芒下熠熠生辉的神像
  
  恐怖来临却挪不开步子
  
  是谁移开她的身体!
  
  
  ( 现在的人类缺乏真正的精神信仰)
  
  泪流成河
  从上到下又由下至上
  信仰过多 无从选择
  人生受损
  极度的欠缺 饥渴而死
  
  
  ( 被魔鬼撒旦诱惑 欺骗 走向邪恶的人群)
  
  
  满载着男女老幼俘虏的大船
  由善驶向恶,由甜驶向苦
  再怎么着急也会在瞬间成为异教徒之饵
  飘渺不定的烟雾
  引起风中的阵阵叹息
  
  
  ( 施加在无辜者身上的残酷刑法 )
  
  染房里的大锅置于平地
  葡萄酒、蜂蜜、油脂
  堆砌于灶台之上 (解剖)
  他们会被溺死
  哪怕从未干过罪恶的勾当
  波尔诺的七个人,巨蟒变成炮灰
  
  
   ( 罪恶的城市,在“集中营”中 人类被残忍杀害。)
  
   杀人都市弗尔索得
  许多耕牛不停劳作
  并未被处死
  再次恢复阿尔特弥斯之名誉
  伏尔甘专事埋葬尸体
  
  
  
  (邪恶政权统治下, 生活着的人民 )
  
  
  美丽的处女闪闪发亮
  然而她们再也不能熠熠生光
  她们长期吃不上盐,与丑恶的狼群为伍
  怪物遍地疯狂争斗
  个个肌肉腐烂皮肤生疮
  
  
  
  (人类金钱至上,社会道德沦丧,)
  
  黄金和白银,金钱的信用,
  让贪婪的眼睛无视人格和荣誉;
  通奸和色情泛滥,
  丢尽了做人的尊严。
  
  
  ( 地球正在净化和更新 )
  
  
  坚硬的岩石隐藏在白色的粘土之下
  
   它们从裂开的泥缝中显出了乳白的本色
  
   空虚、苦恼的人们
  
   也许没有想去触摸这乳白的岩石
  
  他们不知道
  
   在大地的内层 粘土正在合成石
  
  
   ( 天象人间,沧桑巨变)
  
  
  牡羊座的首领 木星 土星
   永远的神变更了
   不久 不幸的时代隔断了永远的世纪
   又被翻转过来了
   法兰西意大利的骚乱
   用笔舌难以修辞
  
  
  
  (一个强大的暴政统治政权即将瓦解,崩溃)
  
  啊!罗马,你的未日将近
  
  引来问题的并不是你的城墙
  而是血与实质
  残暴粗鲁的东方人会将让世界触目的文字
  深深刻入
  尖锐的长矛会让袖口处负伤
  
  天秤在西方统治
   在天地间主持规律
   没有人看到那亚洲力量被毁灭
   宜到“七”紧抓那第七个继承的统治集团
  
  
  在那些时地,肉要让位与鱼
   共同的法律成立来反对
   根深蒂固的古老传统被移走
   同志共同拥有一切会被舍弃远离
  
  
  
  (世纪末的异象)
  
  
  四十年不见彩虹
  
  四十年每日可见彩虹
  
  干旱的大地日趋加甚
  
  干旱发生之时
  
  正是洪水肆虐之日
  
  
  
  (月亮之谜 灾难过后会被揭开)
  
  月亮并不想
  拥有太阳
  
  (史前人造卫星 )
  
  二者历经数回增减
  位置太低只容一张薄纸
  饥馑和疫病之后揭开秘密
  
  
  
  (天象异常,人类末劫大灾难的降临)
  
  
  “马步斯”很快死亡
   接着来是令人畜毁灭的灾难
   突然的报复
   百手、口渴与饥饿,当彗星经过
  
  
  我预感大饥馑的临近
   它改变路径
   随即覆灭世界全部
   宽阔的地域永远荒芜
   不久树木露出根部
   孩子也被从乳房拉走
  
  
  巴比伦和反面的气候下的土地
  血流成河
  陆地上、海中、大气中
  看不见正常的天空
  诸派 饥馑 王国 恶疫 混沌
  
  
  不管迟与早 诸位将会看见
  大异变在发生
  血和冷冻的恐怖
  然后复仇
  月就如此被天使引导
  天就临近天秤座
  
  
    不惧瘟疫和利剑的大人物
  天神出生他也将屈服
  眼看修道院长也不可幸免
  遇难船上人类一起灭亡
  
  
    我禁不住泪流
  尼斯、摩纳哥、比萨、马尔尼
  全部被灭绝
  在他们身上,我们以血和武器作为新年礼物
  火!地震及水,无力的抵抗!
  
  
  
  伦敦奥西米兰达的周围
  天将降火
  将那里的大地包围
  太阳与火星 在狮子座交会
  闪电闪光 猛烈的冰雹
  天窗打开 灾难将至
  
  
  奥索尼亚平原 宽广而肥沃
  虻和蝗虫大量出现
  遮天蔽日成群袭来
  它们见啥吃啥带来
  前所未有的恶疫
  
  
  
  洪水和恶疫普遍流行
  大都市受到猛烈攻击
  步哨和卫兵 被人杀害
  意外成为囚徒 但是
  找不出危害者是谁
  
  
  新来者圈占无人守卫的土地
   占领人类不能居住的场所
   牧场 房屋 田园 村庄和城市
   成为最好的献礼
   饥饿 瘟疫 战乱 广袤的耕地
  
  
  巨星燃烧七日不息
  云叠雾厚不见天日
  狰狞巨大狂吠一夜
  罗马教皇仓忙逃离
  
  
  炫目的天光中从第六号里
   发出凄惨的雷电击中布鲁哥留
   然后从举世恐惊的野兽腹中
   产出怪物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悲惨至极的懊恼与伤害
  
  
  
    大都市瞬间变为废墟
  居民中无一生还
  墙壁 性 寺院
  处女遭凌辱
  人们都因恶疫和炮击而死去
  
  
  世界未日来临之际
  莎赤尔奴(土星)远远撤离
  帝国向黑色民族倾斜
  那尔波的眼睛被老鹰挖去
  
  
  
  灾难惨祸接二连三
  当大世纪更新循环
  雨 血 牛奶 饥饿 疾病 战乱
  巨物吐着火焰满天盘旋
  
  
  
  在人类的大灾难后
   另一个更大的灾难在世纪未迫来
   它会雨般洒下血、奶、饥荒、战争、疾病
   在天空会见到拖着闪亮痕迹的火
  
  
  逃,快逃,从所有的日内瓦逃跑
  
  黄金森林变成铁了
  
  与光相反的庞然大物灭绝万物
  
  在那之前辽阔的天空将出现灾难的征兆
  
  
  
  土星火星一同燃烧之年
  大气干燥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
  暗火在异常炎热的季节
  燃烧广袤的大地
  雨沙风热战乱和袭击
  
  
  
   (世界大地震)
  
  世界瞬间荒芜 大国王落荒而逃
  埃布罗河边 人们召开集会
  比利牛斯山脉将彼等抚慰
  时间是五月 大地剧震
  
  
  (对中国大地震的预言)
  
  
   (雪灾后的四川大地震)
  
  大地震在五月发生
  土星令山羊、水星木星聚牡牛
  金星据巨蟹、火星连处女
  鹅毛大雪漫天飞舞
  
  
  (国家大剧院?震惊!!!)
  
  当太阳来到托罗斯第二十天时
  大地将剧烈摇动
  巍峨的剧院倾刻化为废墟
  大地天空一片混浊昏天黑地
  不信神的人也烧香瞌头拜佛礼祭
  
  
  
  
  ( 诺斯曾预言有三个反基督信仰的人。第一个是拿破仑,第二个是希特勒,20世纪末,中东地区将出现第三个人反基督(反对人们对神佛的信仰)的人,这个人的一生与水有关,包括名字)
  
  由那三个属水的星座生出的人
   他将庆祝星期四为假日
   他的声誉、赞美、统治和权力会在海陆增长
   把麻烦带给东方
  
  
  他诞生在三个水的宫殿
  这个男人以木曜日作为自己的圣日
  他的名声 对神的赞歌 统治 权力
  极大地增强
  大海陆地 他给中东带来风暴
  
  
  
  
  非人的暴君竟百难不死
  贤明温和的人继他之后坐入大锅
  虽说元老院全掌握在股掌之中
  却仍为无耻之徒大伤脑筋
  
  
  浓雾的日子 来到菲格拉斯城堡
  不怀好意的君主
  自厌恶一切的母亲降生于世
  流传王国的圣贤异说
  视其为“死后之物”
  他的领地 首现邪恶之王
  
  
   杀人 道义被无情砧辱
  全人类不共戴天之敌
  那恶徒 比祖先凶残百倍
  不论父辈叔辈
  铁 火 水 血 腥臭 人非人
  巨人 被毁誉之箭射中
  
  
  比起登上王位
  
  他更适合作屠夫
  
  出生卑微 却力争飞黄腾达
  
  没有信仰的臆病者
  
  让大地血流成河
  
  我只有叹息
  
  
  汉尼拨地狱里的诸神
  让人复活的男子 人类恐怖之星
  心有余悸,比散布谣言更丑的恶行
  还有严重的事通过巴贝尔
  带给罗马人
  
  
  
   (反基督者的血腥罪恶 )
  
  
  反基督者就在近期会第三次出现
  
  他挑起的战争将持续二十七年
  
  异端者被处死、囚禁、流放
  血、尸体、水、红色的冰雹
  把地球覆盖
  
  
  
  
   ( 圣徒遭受迫害 )
  
  通晓天学的有识之士
  一部分被不学无术的君主惩戒
  颁布敕令 当作极恶人流放
  一旦被发现还会就地处决
  
  
  
  (神圣的法被邪恶的政权迫害)
  
  
  天啦,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
  一个伟大的国度遭受如此的苦难,
  看着神圣的法被毁灭。
  基督教完全被其他的法控制,
  当除了金银的新资源被发掘的时候。
  
  
  
  ( 邪恶猖狂的迫害,终究不会长久 )
  
  
  辽阔大水的大都市
  
  围困在水晶沼泽地里
  
  冬天来临,然后是春天
  
  恐怖的狂风肆虐
  
  
  
  (反基督者受正义的审判)
  
  
   滚吧,红色的家伙们,从图卢兹滚出去,
  为了那些牺牲者们赎罪:
  邪恶之首在南瓜的鬼影里,
  按预言死于肉体的绞杀。
  
  
  海的城市大瘟疫,
  不会停止,直到满足那为了死者的复仇;
  为无辜被害的正义之士的鲜血,
  为因诬陷而被凌辱的贞洁妇女。
  
  
  海滨都市疫病流行
  死神复仇前燃烧不已
  正义之血抹上莫须有的罪名
  尊贵的妇人也遭欺凌
  
  
  贪婪嗜血的国王,
  源自非人的尼禄的皮囊,
  两河之间,军队不受掌握,
  他将被投入火窑而死。
  
  
  
  
  
  (历史大审判 )
  
  神圣的寺院被掠夺的时刻
  法兰西至高无上者 神灵
  从此未曾有过的瘟疫四处蔓延
  国王不正经的人们
  上天会惩罚他们
  
  
  大七数轮回完结之时
  相互残杀发生了
  它发生在这一千年开始不久
  那时地下的死人将破墓而出
  
  
  ( 无知的首领,黑暗的时代)
  
  啊 学问受到巨大的损失
  在月亮的周期完结之前
  大火 大洪水
  因为无知的支配者
  在再兴之前
  会持继多么长的时代
  
  
  (黑暗的统治过后,将会有一个全新的世界)
  
  月亮的统治已过二十年
  七千年另种物体将把王国组建
  疲倦的太阳哟
  将停止天天运转
  到那时我的预言与威胁
  将到此结束
  
  
  
  (灾难后新纪元的诞生)
  
  大镰出现在最高的星位
  连接到射手座上
  从军队手里播下 恶疫 饥馑 死
  已经接近了世纪的再生
  
  
  
  (中国出现圣主明君)
  
  在欧洲不能实现的梦想
  在亚洲却如愿以偿
  伟大的海尔梅斯后代——团结的国家
  它超越了亚洲所有的君王
  
  
  灵魂尽失,躯体何需再作牺牲
  死亡之日在大自然中融尽
  圣心制造了幸福的灵魂
  圣言不灭受人尊敬
  
  
  伟大的希勒恩 成为世界主宰
  普琉乌路托尔 被人喜爱
  畏惧恐怖 烟消云散
  对他的赞誉高过云天
  他 很满意圣者的称号
  
  
  
  
  ( 伟大的救世主 )
  
  深夜 月亮挂在高山上
  只有脑袋的年轻贤者凝望着它
  弟子们询问他
  不灭的存在能继续吗
  他双眼向南
  两手置胸前 身体在火中
  
  
  正义之音被天神压制
  他不知所措寸步难行
  秘密永远成为秘密
  人们还会继续前进
  
  
  
  历经五百多年世人方注意
  他的存在是那个时代的荣誉
  伟大的启示在瞬间产生
  同世纪的人得到巨大满足
  
  
  古老的大寺院将再现昔日风光
  大局已定开始撒网
  敲打丧钟的伟人过度疲倦
  很早以前就被流矢击中
  
  
  某日 伟大的高位圣职者 梦深沉
  梦之奥义被逆向解说
  桑斯的高位圣职者
  得到万众的推举 神光发于头顶
  
  
  圣洁的寡妇 耳边常常传来
  孩子们被痛苦折磨的消息
  自己的足迹
  指引继承人前进的方向
  掉下的头颅 堆积如山
  
  
   (为真理而献身的圣徒)
  
  
  
   火星和权杖将同度
   在巨蟹下一培灾难性的战争
   很快一位新王出而救世
   他将为地球带来长久的太平
  
  
   (人类最后获得了神的拯救)
  
  
  天神为安德罗格奥斯的出现而神伤
  人类的血在天边白白流淌
  人们奄奄一息终不咽气
  久盼不来的希望突然而降
  
  
   (宇宙之王来到人间)
  
  
  神的声音清晰地响在耳边
  行为神秘活动于天地之间
  肉体 心 精神都坚不可摧
  天地万物他踩于足下
  仿佛他的座垫
  
  
  公主的大儿子勇敢的人
  将凯尔特人打到很远的地方
  他可操纵雷电
  同行者成群结队
  行至不远处又折头向西
  向着更远的深处
  
  
  
  (人神共存的时代)
  
  
  古老的道路将被极好改善
  他们奔赴类似曼斐斯的大地
  海格立斯的圣墨丘利,百合花
  大地、海洋、异国震憾
  
  
  天使人类的子孙,
  统治着我们,也保卫着共同的和平。
  他为了统治而中途制止战争,
  和平得以长期永存。
  
  
  ( 诺查丹玛斯对《诸世纪》读者的忠告,神的启示,人们千万不要因为无法读懂本诗,而胡乱解释,或随意批判《诸世纪》! )
  
  垂阅本诗的大方之家们
  请将此视为得益
  切勿靠近卑俗无知的俗众
  观星无智者邪宗之徒
  应统统敬而远之不这样做的"贤人"
  才可让其坐在司祭的椅子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醉寞闻花 时间:2010-03-29 17:55:17
  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