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汪粉赖皮激怒,王彬彬再次出手

楼主:邝海炎 时间:2010-04-29 18:50:00 点击:21512 回复:67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读汪晖《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献疑——仅限于第十二章第四节
作者: 王彬彬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44402
    
  前些日子,每天都有不少网友以严厉的口气,命令我去“好好读读”汪晖先生的“皇皇巨著”《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靳大成先生也在4月7日的《中华读书报》上著文说:“王彬彬先生如果有兴趣,可以把汪晖成熟后的著作找来读读(这些书在书店里很好找),回应一下汪晖近十年来提出的那么多重要问题,而用不着对一个求学过程中的年轻人的习作大费周章地上辅导课。在今天这个时代,面对这么多紧迫而重要的问题,汪晖提出了不少很有见识并经过深入思考的理论观点,其态度更明确,思考更深刻,这些都值得认真的读者来严肃对待。媒体的新闻效果虽然能暂时吸引人们的眼球,满足时下读者们无聊的好奇心,也能让某些人自觉高明,洋洋得意。但是理论问题就是理论问题,历史解释就是历史解释,仍然没办法轻易绕过去,真想批驳汪晖的理论观点,首先我们得读书,得学习。”网上的言论可以不去理会,著名学者靳大成先生的呵斥、教导,却不能不认真对待。“汪晖成熟后的著作”,当然以“卷帙浩繁”的《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为代表了。于是,请人从网上购到了《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费去一百五六十元。虽然有点心痛,但该花的钱总得花。
  汪晖先生的这部巨著,初版于2004年,我买的是三联书店2008年3月第2版第2次印刷本。在“重印本前言”的最后,汪晖先生说:“此次重印,我对书中的一些语句、标点、个别概念、引文和注释体例做了订正。”这套书分两卷,每卷又有两“部”,共四大本,一百五六十万字。我读书有个坏习惯,即从目录上找自己分外感兴趣的部分先读。读完后如果还没有倒胃口,再从头读来。将这四大本《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搬回家,一本一本地翻看目录,翻到下卷第二部第十二章第四节停住了。这一节的标题是《作为反理学的“新理学”》,研究的是吴稚晖。——正是我分外感兴趣的人物。便立即正襟危坐,一字一句地拜读起来。阅读过程中,产生了许多困惑、疑问。这里姑举二三例,就教于汪晖先生和关心此事的学界人士。
  
  换个主语,就能指鹿为马吗?
  将其他人著作中论述某个或某类人的话,不加任何说明,直接移到自己书中,变成对自己所研究的对象的论述,似乎是汪晖先生很喜欢做的事。当然,主语要换掉。在关于吴稚晖的这一节中,我似乎又遇到了这种情况。
  汪著第1260页,有这样一段:
  从康有为对“诸天”的持久观察,到谭嗣同用“以太”对宇宙及其现象命名,直至吴稚晖的自觉的宇宙论构想,自然的观念始终是被反思的课题,并不断地获得新的特征。以此为基础的越来越激进的思想活动随之也被赋予了新的面貌。说中国近代的思想发展以自然的观念为基础,并不是说自然的观念是在脱离当时的社会政治及伦理思想的情形下首先产生的,也不是说当一种宇宙论成型之后,人们便在此基础上建立激进的、反传统的思想体系;我所指的是一种逻辑关系而非时间关系,而在思想史的过程中,时间关系和逻辑关系常常正好相反。从特定意义上看,社会思想家对宇宙论的反思和运用,就如同一个从事具体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对其工作原理的反思和运用。对于宇宙论的内部结构的观察是理解以此为基础的思想活动的前提。吴稚晖的宇宙论与传统天道观存在着某些联系,但其直接来源是西方现代科学革命的成果和以此为基础的宇宙论方面的发展。
  需要强调的是,这段话前面没有任何借鉴他人的说明,后面也没有任何注释,连“参见”也没有。再看英国学者柯林伍德(一译柯林武德)《自然的观念》中的两段(吴国盛、柯映红译,华夏出版社1990年版,第1页):
  在欧洲思想史上,宇宙论思想有三个建设性时期。在这三个时期中,自然的观念成为思想的焦点,成为热烈和持久的被反思的课题,从而获得了新的特征。以其为基础的具体自然科学随之也被赋予了新的面貌。
  说自然科学的具体研究以自然的观念为基础,并非意味着自然的一般观念,或作为整体的自然观念,是在脱离对自然事实的具体研究的情形下首先产生的;也不是说当这种抽象的观念成形后,人们便在此基础上建立具体自然科学的上层建筑。它所指的是一种逻辑关系而不是时间关系。这里,就像通常发生的,时间关系和逻辑关系刚好相反。在自然科学中,如同在经济学或伦理学或法学中一样,人们是从具体开始的,他们总是从抓住出现的个别问题入手。只有当具体聚集到了相当数量时,他们才开始反思他们已经做的工作,并发现这些工作都是按照迄今一直未被意识到的原理有条不紊地进行的。
  如果读者鉴定后,认为汪晖先生的那段话与柯林伍德没有丝毫关系,那就算我看错了,当然要向所有愿意接受道歉者道歉。如果汪晖先生那段话确实是对柯林伍德的生吞活剥,那该怎样为这种行为定性?
  定性之后,还有这样的问题:康有为、谭嗣同、吴稚晖这些人,怎么就与西方的毕达哥拉斯、柏拉图、哥白尼、培根、康德等一大批思想家,在思想观念上一模一样了呢?柯林伍德的这两段话,我们是读得懂的。汪晖先生对柯林伍德的话做了些增删,于是,柯林伍德的“时间关系”和“逻辑关系”都被弄乱了。仔细读读汪晖先生这段话,就能明白有好几处“断裂”,于是也就不可解。
    
  半借半拿,是可以的吗?
  
  将他人的一段话,截为两部分,一部分加上注释,作为引文出现,另一部分则稍做字句变动后收归己有,作为自己的思考出现在书中。这似乎也是汪晖先生喜用的方式。在关于吴稚晖的这一节中,此种情形就不只一处。先举一例。
  汪著第1273-1274页,以引文格式引用了柯林伍德的这段话:
  不承认自然界、不承认被物理科学所研究的世界是一个有机体,并且断言它既没有理智也没有生命,因而它就没能力理性地操纵自身运动,更不可能自我运动。它所展现的以及物理学家所研究的运动是外界施与的,它们的秩序所遵循的“自然律”也是外界强加的。自然界不再是一个有机体,而是一架机器:一架按其字面本来意义上的机器,一个被它之外的理智设计好放在一起,并被驱动着朝一个明确目标去的物体各部分的排列。[159]
  如读者所见,在这段话后面做了一个注释:“柯林武德:《自然的观念》,页5。”引文结束后,便回到正常的论述格式,汪晖写道:
  像希腊思想家一样,文艺复兴的思想家们把自然界的秩序看作是一个理智的表现,只不过对希腊思想家来说,这个理智就是自然本身的理智,而对文艺复兴思想家来讲,它是不同于自然的理智——非凡的创造者和自然的统治者的理智。这个差别是希腊和文艺复兴自然科学所有主要差异的关键。
  这里,这番以黑体字排出的话完全是以汪晖自己观点的面目出现的。如果不查证,恐怕没有人会想到,这也是柯林伍德的话。柯林伍德《自然的观念》第5页:
  不承认自然界、不承认被物理科学所研究的世界是一个有机体,并且断言它既没有理智也没有生命,因而它就没能力理性地操纵自身运动,更不可能自我运动。它所展现的以及物理学家所研究的运动是外界施与的,它们的秩序所遵循的“自然律”也是外界强加的。自然界不再是一个有机体,而是一架机器:一架按其字面本来意义上的机器,一个被它之外的理智设计好放在一起,并被驱动着朝一个明确目标去的物体各部分的排列。文艺复兴的思想家们也像希腊思想家一样,把自然界的秩序看作一个理智的表现,只不过对希腊思想家来说,这个理智就是自然本身的理智,而对文艺复兴思想家来讲,它是不同于自然的理智——非凡的创造者和自然的统治者。这个差别是希腊和文艺复兴自然科学所有主要差异的关键。
  看过这段完整的话,我们就明白了:汪晖将这段话截为两部分,一部分作为引文出现,另一部分则变成了自己的思考。当然,有两个细小的变动。——如果两处完全一样,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作者在引用时的疏忽,把柯林伍德的话不小心变成了自己的话。但有了两处变动,尤其是收归自己部分的开头一句话的变动,就不能不说,这收归自己,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了。这样一种行为,该怎样称呼之?
  颠倒顺序,用意何在?
  上面的半借半拿,还是尊重原作者柯林伍德的论述顺序的,即把柯林伍德一段话的前一部分作为引文,后一部分收归己有。而有时,汪晖则把他人的论述顺序打乱,即先把他人两段话中的后面一段稍做变动后收归己有,再把前面一段话作为引文出现。
  汪著第1261页:
  在深入吴稚晖的宇宙论内部之前,我们不妨先指明科学史的一个基本事实:把进化观念引入自然科学的一个否定的结果就是抛弃了机械的自然概念。一部机器基本上是一个完成了的产品,或说一个封闭系统,当它被制造之时并无机器的功能可言。所以它不可能发展,因为“发展”指的是一个东西致力于成为它还不是的东西 (如从婴儿成长为成人),而机器自身在未完成状态干不了任何事情。机器的运转是循环式的,对它自身而言是不断的损耗而非发展。因此,R.G.柯林武德曾经断言:
  把一件事情描述成机器的同时又是发展的或又是进化的,这是不可能的。有些发展着的东西可以把自己造成机械,但它不可能就是机械,因此,在进化论中,自然中可能有机械,但自然本身不可能是一个机器,并且不仅它作为整体不能,而且它的任何一个部分都不能用机械的术语完全描述。[131]
  这段引文中的第一段(以黑体字排出——编者注),在汪著中是作为汪晖自己的话出现的,是汪晖在指明“科学史的一个基本事实”。第二段在汪著中以引文格式出现,是柯林伍德的“原话”,汪晖做了规范的注释:“R.G.柯林伍德:《自然的观念》,吴国盛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90,页15。”
  我们再来打开柯林伍德《自然的观念》第15页,有两个紧连着的自然段:
  把一件事情描述成机器的同时又是发展的或又是进化的,这是不可能的。有些发展着的东西可以把自己造成机械,但它不可能就是机械,因此,在进化论中,自然中可能有机械,但自然本身不可能是一个机器,并且不仅它作为整体不能,而且它的任何一个部分都不能用机械的术语完全描述。
  一部机器基本上是一个完成了的产品,或者说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在它被完成之前不是一部机器,在它被制造的时候,它也不具有一部机器的功能,只有到完成后才有此种功能可言。所以它不可能发展,因为“发展”指的就是一个东西致力于成为它还不是的东西(例如一只小猫长成一只大猫)。而一部机器在还没有完成的状态时是干不了任何事情的。一部机器以其功能对自己产生的唯一变化是磨损或垮掉,但这不属于发展的情形,因为它不是获得任何一种新功能,仅仅是老功能的丧失。……因此阶段的循环取代了发展。
  这里,汪著中第一段作为汪晖自己的话出现的那段话,与《自然的观念》第二段(以黑体字排出——编者注)的相似度,是一望便知的。除了把柯林伍德两个自然段的论述顺序颠倒了一下外,汪晖还对柯林伍德的话做了改动,最明显的,就是把柯林伍德的“小猫长成一只大猫”,改成“婴儿成长为成人”,这大概是汪晖对这段话的惟一贡献了。
  做个注释,就可以人我不分吗?汪著关于吴稚晖的这一节,是以这样的一番话结束的(第1279页):
  ……这种常识批判终于要上升到宇宙论的高度,乃是因为只有在理论上肯定了人与天作为感性物质存在的实在性和合理性,承认了这种存在处于不断的变化生灭运动的过程之中,才能充分肯定“渴饮而饥食,戴天而履地”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同时,人的日常生活及其方式总有一定目的,遵循一定的规范和秩序,因之在理论上也就得去寻找、探讨、论证这种普遍规则、秩序和目的(认识论)。[169]在讨论宋明理学对佛老二氏的批判时,许多思想史家都已经论证过理学家的斗争策略,即力图在有限的、感性的、现实的(也是世俗的、常识的)伦常物理中,去寻求和论证超越这有限、感性、现象的无限、理性和本体。这样也就逐渐地把规律、程序、目的从物质世界中抽象出来当作主宰、支配、统治后者的东西了。吴稚晖坚持他的物质一元论,从宇宙论的高度论证不存在物质世界之上的主宰、规范与秩序,后者只是作为物质自身的特性而存在。从这一意义上,吴稚晖的确是反理学的,但他是用一种新理学来反抗和替代旧理学;他把宇宙的物质特性作为规则抽象出来,要求人们服从它的指导与制约,从而以最为明确而简单的方式将天理观替换为公理世界观。
  这段话没有冒号、没有引号,也没有说明从何处开始参考李泽厚。只在前面一小半处,做了一个注释:“李泽厚:《中国古代思想史论》,页226。”依常理,注释标记[169]以前的话,是参考了李泽厚,至于从哪里开始这“参考”,汪晖没说,在此也不深究。而注释标记[169]以后的话(改以黑体字排出——编者注),当然就不再与李泽厚有关,而是汪晖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汪晖未注明引用的是《中国古代思想史论》的哪种版本。我“握有”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的李泽厚《中国古代思想史论》。该书第225—226页有这样的论述:
  ……宋儒的“心性之学”实际进行的本是这种常识批判,但正因为宋儒把这种世俗的常识批判与宇宙论直接联系起来,这就使批判上升到超常识的“天人之际”的高度。这就是说,既然人都要吃饭穿衣,“戴天履地”,那就得在理论上也承认和肯定“天”与“人”作为感性物质存在的实在性和合理性,承认和肯定这种存在确实处在不断的运动、变化和生灭之中(宇宙论)。同时,人的穿衣吃饭“戴天履地”总具有一定的目的,遵循一定的规范和秩序,因之在理论上也就得努力去寻找、探求、论证这种普遍必然的规范、秩序和目的(认识论)。这即是要求在有限的、感性的、现实的(也是世俗的、常识的)伦常物理中,去寻求和论证超越这有限、感性、现象的无限、理性和本体。因为在理学家们看来,正是这种规律、秩序和目的作为本体,支配着和主宰着自然和人们的感性现实世界。这样,也就逐渐把规律、程序、目的从物质世界中抽象出来当作主宰、支配、统治后者的东西了。这种思辨行程,在中西哲学史上并不罕见,张载及宋明理学这里的特点在于,由于他们理论的实质轴心是人性论,就把这问题更加凸了出来:即是说,他们有意识地把特定社会的既定秩序、规范、法则(后期封建制度)当成了统治宇宙的无上法则。
  把汪晖那段话中的黑体部分与李泽厚这段话中的黑体部分一对照,我们便不难看出,汪著注释标记以后的一些话,也还是李泽厚的观点,汪晖却要当作自己的观点表达。当然,在把这些话当作自己的话表达前,汪晖写了一句“许多思想史家都已经论证过”。这意在表明下面所说的是一种“常识”。但既是常识,就应该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可汪晖笔下写出的,分明许多是李泽厚的原话。在这里,汪晖先把李泽厚的话变成“许多思想史家”的话,然后再把“许多思想史家的话”变成自己的话。这其实仍然是一种半借半拿。
  至于先套用柯林伍德评说西方思想家的观点评说吴稚晖,后又套用李泽厚评说宋明理学的话语解释吴稚晖,就让我不知道吴稚晖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在靳大成先生喝教下,我学习了汪晖先生《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的这一小节,就产生了这么多疑问。限于篇幅,这里表达的,只是一部分。我不知道汪晖先生、靳大成先生能否解答我的这些疑问?如果两位先生认为有必要,我也可一页一页地研读,一节一节地梳理。同时还想问一下汪晖此书的责任编辑舒炜先生:买了贵社出版的这样一套书,可以退货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小花猪0 时间:2010-04-29 19:15:07
  全不搞学问了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29 22:05:40
  一个没有哲学功底的人,要硬着头皮去搞什么思想史,而且偏偏还搞出个懒婆娘的裹脚般的“宏大叙事”的思想史,大家就可以想象那个结果了
楼主邝海炎 时间:2010-04-29 22:47:51
  王先生这次力道狠准,赞一个!希望有人发起向“三联退货运动”,买了汪晖《中国现代思想的兴起》一书的人都应该出来维权啊,哈哈
  
作者:yidao 时间:2010-04-29 23:00:19
  两人都很强大。
  
  一个抄袭得很强大,一个揭丑得很强大;都是牛人。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29 23:07:36
  确实是应该退货,不过好在本人尚未受害,几年前在书店翻了几翻,不敢恭维,也就没买。
  
  王先生这次还只是梳理了数十章中的数百节中的一节,鉴于汪晖一贯的学风,简直叫人不敢想象其它数百节中会是什么情况,我都想替他流一滴鳄鱼的眼泪了--------
楼主邝海炎 时间:2010-04-29 23:13:35
  豆瓣有人主张申请一个社科基金,专门对汪著进行校堪,妙哉:))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29 23:18:12
  前几天我就打电话去清华大学举报了汪晖的抄袭,这样的人还能拿国家津贴?希望他们给纳税人一个交代。
  
  从明天起,凡买了那套“卷帙浩繁”书的人,就应该打电话找三联的舒伟先生,要求退货。如果舒伟赖皮的话,就打电话去消费者协会举报,好家伙,那是人民币156大元呀
作者:贾鲜花 时间:2010-04-29 23:20:13
  ls,买这类书还要自掏腰包?
作者:鱼之乐也 时间:2010-04-29 23:28:59
  我买过,汪晖危害的正是我这样自掏腰包的穷人
  
作者:junli6363 时间:2010-04-29 23:42:51
  “汪”看来真的要改姓,去掉那三点水货,从“王”。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4-29 23:54:52
  这个也是需要汪晖大侠表态的,不能再躲了。要知道,钱大山寨王必定是很生气的。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09:05:05
  《兴起》一书出现的“暗引"等“不规范”之处,其原因在于21世纪之初学术规范还没有像今天这么严格,因此大家不该让一个人承担一个时代的错误。
  目前,汪晖情绪稳定。
作者:血寂玉无声 时间:2010-04-30 09:32:56
  引用和抄袭的都是就在一起,只要参照阅读自然一看便知,这哥们手法过于低劣liao.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4-30 09:38:26
  “八十年代”这枚秘密武器不好使咯。这次,说不定汪晖会抱“中国传统学术”的大腿。
  期待汪晖的哥们“钟彪”“李葵”“魏行”“吴良”等等等等赶快出手。王彬彬已经说了“如果两位先生认为有必要,我也可一页一页地研读,一节一节地梳理”。你们不出手,我等围观的就没有眼福看到王彬彬对《兴起》一书的“研读”和“梳理”。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09:51:28
  作为案例抽查,我仔细勘验过《兴起》的完整一章,发现明抄(即整段整段抄,不注明出处)的地方不多(这或许也与我的阅读范围有关),但半抄半引(有时作注,有时完全不说明来源)的地方就太多了,这一章约两万字,属于半抄半引的约占一半(仅其抄自一本书而言)。
  如果汪在《反对绝望》中对自己专业之内的鲁学都抄,那他在《兴起》中对大大超出其专业范围的东西大抄特抄(包括半抄半引、改写等等)就不奇怪了。
  如果你没有去过摩洛哥,而又要写一篇有关摩洛哥风情的文章,你不抄怎么办?这件事提醒我们:不要在自己无知的领域发表任何见解。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09:58:09
  关于21世纪之初学术规范问题,很多人已经讲得清清楚楚,其中,郑也夫先生讲的尤其透彻,“3点钟的方向”这位哥们是没有看到呢还是不愿意去看?或者是不敢去看?我再给你介绍一下,就在学术批评网上,麻烦你不要再当驼鸟了,去正视一下现实行吗?
  
  目前,汪晖情绪稳定?确实令人佩服,处惊不变,真乃大将风度也!不过这次恐怕是躲不过去了,因为现在情况已经不是他汪晖一个人的事情了,是有关清华大学的声誉问题。现在人们打电话去清华举报,已经不谈抄袭的问题了,因为那是铁证如山、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了。我现在打电话直接问清华,他们什么时候解雇汪晖?尽快解雇,尽快了结,或许还能最大程度挽回清华的学术声誉,否则,纳税人不答应!因为清华不是私立大学,而是用纳税人的钱来供养的。
  
  此外,三联出版社也跑不了,出版这样一套书,骗了多少读书人的钱?不退货的话,我们就要去消费者协会投诉。
  
  你汪晖情绪稳定,但是你能稳定清华的学术声誉?能稳定广大消费者受骗的悲愤心情?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0:18:03
  哲学农民:读别人的帖要细心,要区分冷幽默。我说的是“21世纪之初的学术不规范”,仿“八十年代的学术不规范”一说,其实是讥讽汪粉不再可能拉历史为其辩护了;
  
  其次,你大概不太熟悉网络语言。我们常常使用“情绪稳定”,有来源的。甚至可以这么说:死者目前情绪稳定。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10:21:30
  哎哟,3点钟的方向兄,恕我愚昧了一把。
  
  佩服你的幽默感
作者:我是四眼狗 时间:2010-04-30 10:23:59
  本来,汪晖出来道个欠,还能挽回些许面子。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10:27:48
  看来本农民要多多上网学习3点钟的方向兄的网络语言和幽默感,不能老呆在田埂上种田,否则落后形势呀。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0:34:35
  道歉,可能已经晚了。
  因为事情拖了一个多月,再出来道歉,是被迫道歉。你能接受这种出于自保而不是出于对自己的错误的认识的道歉?
  
  其次,仅是汪一人道歉,也低估了这起事件的性质:在铁证前面依然为汪辩护的那些人,该承担什么责任?正是因为他们的妄论,才造成大家在基本道德水准上的困惑,这比单独一个人的抄袭更损害社会道德。
  
  小偷可恶,但为偷窃辩护行为的人更可恶。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10:45:53
  3点钟兄说的极是,现在道歉晚了。
  
  我今天早上打电话给清华大学,本来是要敦促他们快点解雇汪晖,可惜可能是放假了,没人接电话。过几天我要接着打电话
  
  其它那些替汪晖辩护的人就不说了,他们跑不掉的。对钱理群先生,怎么说呢?难道一世英名就叫汪晖给毁了?好糊涂呀,钱先生,太可惜了。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0:50:42
  钱一直追求“受迫害”,因为“受迫害”是一笔不菲的道德象征资本。他的道德形象早已毁于《读书》长江奖事件。这次他出来为抄袭辩护,也不出人意料。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0:57:30
  钱的道德困境在于:为汪辩护,他就背叛了公义;而为公义,则背叛了朋友。其实他最好的选择是当初保持沉默,既无亏于朋友之情,又无逆于公义。但在汪看来,沉默都不行,必须表态,而他自己则保持沉默,这就让朋友承受大风险了,于公于私都太不地道。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10:59:42
  确实如此,想当年他竟然出席乌有之乡为汪晖举行的壮胆会,形象大打折扣,前不久,竟然又为摩罗的垃圾书背书,好在在那本垃圾书的发行仪式上,他明智了一回,没有出席。这次他算是彻底晕头了。看来他的一举一动,还是有其深刻的思想基础的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1:05:54
  在汪事件上,严家炎先生表现得不偏不私,令人敬佩。他本人是答辩委员,按说承认汪抄袭,就是对自己当初的工作的部分检讨。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1:17:56
  并不是说汪在学术上毫无长处,但他面对他人对自己的证据确凿的抄袭指控却保持沉默,甚至冷酷地看着自己的一个个朋友因挺身为其辩护而遭到打击,大有身败名裂的危险而在所不惜,不能算是敢作敢当的男人。在这起事件后,人们对王铭铭当初的态度又了新的认识,即这个人还是敢于承担的人。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11:19:17
  严先生值得尊敬。
  
  其实,汪早点出来道个歉,难道人们就不原谅他?他只要端正一下学风就可以继续做自己的学者,可他非要把自己弄到无路可退的地步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1:24:20
  中国人大多比较宽容,只要犯错者认错,就不会再穷追猛打。汪错过了最好的认错时机,而汪粉的毫无原则的攻击对手的言论则刺激了一些人进一步在汪著中寻找铁证的热情,这样一来,汪就跟深地陷入自己所挖的泥坑了。
  就像网友所言:本来替朋友两肋插刀,结果刀刀插在朋友两肋。
  周星驰《功夫》里的一个镜头?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11:30:30
  3点钟兄说的是也,王铭铭的道歉书至今还挂在学术批评网上,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就让人心生一分敬意,可是汪晖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他算什么男人呀?钱理群为他辩护,被王彬彬义正言辞的斥责为“无耻”,而钱理群竟然一声都不敢吭,这实在是奇耻大辱呀!汪晖就这样忍心让朋友替他受辱,而自己却一声不吭,何等的镇静呀!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4-30 11:35:53
  作者:3点钟的方向 回复日期:2010-04-30 11:24:20 
    中国人大多比较宽容,只要犯错者认错,就不会再穷追猛打。汪错过了最好的认错时机,而汪粉的毫无原则的攻击对手的言论则刺激了一些人进一步在汪著中寻找铁证的热情,这样一来,汪就跟深地陷入自己所挖的泥坑了。
    就像网友所言:本来替朋友两肋插刀,结果刀刀插在朋友两肋。
    周星驰《功夫》里的一个镜头?
  
  ————
  
  说得中肯。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4-30 11:37:13
  作者:哲学农民 回复日期:2010-04-30 11:19:17 
    严先生值得尊敬。
    
    其实,汪早点出来道个歉,难道人们就不原谅他?他只要端正一下学风就可以继续做自己的学者,可他非要把自己弄到无路可退的地步
  ——
  
  赞同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1:52:01
  清华面临的尴尬也是如此,越拖越不利。
  如果在事发之时就成立专门委员会调查,可以掌握主动权;如今即便启动调查程序,也是被迫而为,已失去一分,如果调查和处理结果不能令学界满意,则事情就全部落到清华头上。
作者:心岳 时间:2010-04-30 12:22:15
  
  对清华似乎不能抱太大希望。其中一些教授被一种错误的政治化思维所左右,宁愿“政治正确”,也不愿学德增进。
  
  万一汪晖有本事抱上清华校友老胡的大腿,那就不是好玩的。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30 12:29:48
  扯来扯去,又是注释之类的破事。
  语文教书匠和大学者,只此就泾渭分明。
  汪晖著作被细读细品,王彬彬文字无人问津,本身就说明了一切问题。
作者:大国小民 时间:2010-04-30 12:30:46
  说明了啥问题?说明汪没有剽窃?
  
  呵呵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30 12:35:11
  作者:心岳 回复日期:2010-04-30 12:22:15 
    
    对清华似乎不能抱太大希望。其中一些教授被一种错误的政治化思维所左右,宁愿“政治正确”,也不愿学德增进。
    
    万一汪晖有本事抱上清华校友老胡的大腿,那就不是好玩的。
  --------------------------------------------
  没看见汪晖抱谁的大腿,倒是你们家王彬彬,二十年如一日地抱强势传媒的大腿。
  指望南方周末之类卖广告的报纸和文艺研究之类卖版面的杂志能搞倒一代思想家,真是可笑。
  你不是神气活现地宣布已经以“纳税人”身份责令清华不得将津贴授予汪晖了吗?现在明白了吧,在人家那里,你这种网络混混哪里算个人?
  哈哈哈,二逼一个。至于楼主邝二逼嘛,我就不说了。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30 12:37:35
  作者:大国小民 回复日期:2010-04-30 12:30:46 
    说明了啥问题?说明汪没有剽窃?
    
    呵呵
  ----------------------------------------
  对呀,正是说明汪晖没剽窃。
  一个剽窃的人,著作广为流传,处处受高度重视;一个从不剽窃的人,文字没人理会,毫无学术影响。这是什么道理,你说明白给我听?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12:39:30
  心岳兄:
  
   想当初,汪在中国思想论坛的粉丝如果听从你的忠告,早早劝他们的“大师”出来道歉一下就没事了,人们就会原谅他的,结果他们没有任何反思精神,自己骗自己说那个问题不存在,反而对你大打出手,终于落到今天的结果。其实,最有可能保护汪晖的就是你,害了汪晖的就是诸如 dvs1888 这样的粉丝呀。
  
   我对清华的估计比你要乐观一点,原因很简单,清华又不是某一个人的清华。即便某人想保他,面对铁证如山,谁还蠢到往火坑里跳呀?再说这纯粹是学术问题,跟政治无关的。我一不反党,二不反社会主义,我反学术造假难道有错?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4-30 12:41:04
  作者:dys1888 回复日期:2010-04-30 12:37:35 
    作者:大国小民 回复日期:2010-04-30 12:30:46 
      说明了啥问题?说明汪没有剽窃?
      
      呵呵
    ----------------------------------------
    对呀,正是说明汪晖没剽窃。
    一个剽窃的人,著作广为流传,处处受高度重视;一个从不剽窃的人,文字没人理会,毫无学术影响。这是什么道理,你说明白给我听?
  __________
  
  说明了汪晖抄袭本事大啊。抄成了大师。不愧是抄袭大师。汪晖抄袭的本事,王彬彬在这方面确实是没半分功力。哈哈哈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30 12:45:06
  敬告倒汪的蛆虫们:别白费力气,你们宣讲得口干舌燥的“引用却没做注释”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为注释本身就是个可笑的屁。亚里士多德沉思的时代,没有注释;孔子讲学的时代,没有注释;《旧约》诞生的时代,没有注释;司马迁著述的时代,没有注释……唯有王二逼、邝二逼、心岳二逼等腆着脸出来蹦跶的时代,才有什么破注释。
  
  歇菜吧,呵呵。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4-30 12:46:36
  
  汪粉和汪黑,反正分不清,说着玩。
作者:石头木100 时间:2010-04-30 12:46:51
  作者:dys1888 回复日期:2010-04-30 12:37:35 
    作者:大国小民 回复日期:2010-04-30 12:30:46 
      说明了啥问题?说明汪没有剽窃?
      
      呵呵
    ----------------------------------------
    对呀,正是说明汪晖没剽窃。
    一个剽窃的人,著作广为流传,处处受高度重视;一个从不剽窃的人,文字没人理会,毫无学术影响。这是什么道理,你说明白给我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哈哈,逻辑真强大!
  强大的骗子就不是骗子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30 12:47:48
  说明了汪晖抄袭本事大啊。抄成了大师。不愧是抄袭大师。汪晖抄袭的本事,王彬彬在这方面确实是没半分功力。哈哈哈
  -----------------------------------------
  古今中外,你举个抄袭抄成大师的例子来看看?真是鸭子煮熟了嘴硬,死不要脸!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4-30 12:48:37
  者:dys1888 回复日期:2010-04-30 12:45:06 
    敬告倒汪的蛆虫们:别白费力气,你们宣讲得口干舌燥的“引用却没做注释”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为注释本身就是个可笑的屁。亚里士多德沉思的时代,没有注释;孔子讲学的时代,没有注释;《旧约》诞生的时代,没有注释;司马迁著述的时代,没有注释……唯有王二逼、邝二逼、心岳二逼等腆着脸出来蹦跶的时代,才有什么破注释。
    
    歇菜吧,呵呵。
  ——————————
  
  哟,你忘记了汪晖是推广学术规范的主将?当年那一出可真是风光啊。谁能想到汪晖是作茧自缚。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4-30 12:51:02
  作者:dys1888 回复日期:2010-04-30 12:47:48 
    说明了汪晖抄袭本事大啊。抄成了大师。不愧是抄袭大师。汪晖抄袭的本事,王彬彬在这方面确实是没半分功力。哈哈哈
    -----------------------------------------
    古今中外,你举个抄袭抄成大师的例子来看看?真是鸭子煮熟了嘴硬,死不要脸!
  ——————————————
  现成的例子,汪晖就是你心目中的大师嘛!
  
作者:心岳 时间:2010-04-30 12:54:54
  
  对dys1888,理都别理。但可以看到,挺汪晖诸派中,有一派绝对是流氓家族。
作者:心岳 时间:2010-04-30 12:57:56
  [作者:哲学农民 回复日期:2010-04-30 12:39:30 
    心岳兄:]
  
  汪晖上月25日请我做公关顾问,我可以免费。
  若现在再来请,一个亿也不干。
  
  :)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30 12:58:12
  哟,你忘记了汪晖是推广学术规范的主将?当年那一出可真是风光啊。谁能想到汪晖是作茧自缚。
  ---------------------------------------------
  
  认为大学者就没有瑕疵,这是你这智力水平所说的话。
  汪晖最愚蠢的就是搞什么学术规范,这种东西是完全不科学的。凭什么我要把我引用的东西来源告诉你?你自己不会去看书?你看书不够多、不能明白哪些材料和观点是来自他人,那是你的事,我有什么义务耗费精力笔墨指明告诉你?王安石写“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还加个注释说这来自杜牧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天下有这么荒诞的事吗?
  汪晖第二愚蠢的是化用功力不够,把别人的东西化用在自己的文章里,像古人一样,化用得原文无影无踪,才是水平。然后阅读时,高人不断享受在文中发现语句、观念、材料来源的乐趣,二逼傻乎乎大叫:“剽窃!偷意!……”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4-30 13:00:39
  作者:dys1888 回复日期:2010-04-30 12:58:12 
    哟,你忘记了汪晖是推广学术规范的主将?当年那一出可真是风光啊。谁能想到汪晖是作茧自缚。
    ---------------------------------------------
    
    认为大学者就没有瑕疵,这是你这智力水平所说的话。
    汪晖最愚蠢的就是搞什么学术规范,这种东西是完全不科学的。凭什么我要把我引用的东西来源告诉你?你自己不会去看书?你看书不够多、不能明白哪些材料和观点是来自他人,那是你的事,我有什么义务耗费精力笔墨指明告诉你?王安石写“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还加个注释说这来自杜牧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天下有这么荒诞的事吗?
    汪晖第二愚蠢的是化用功力不够,把别人的东西化用在自己的文章里,像古人一样,化用得原文无影无踪,才是水平。然后阅读时,高人不断享受在文中发现语句、观念、材料来源的乐趣,二逼傻乎乎大叫:“剽窃!偷意!……”
  ___________
  
  大学者汪晖有瑕疵啊,那瑕疵就是抄袭。汪晖大师,抄袭是他的小瑕疵。哈哈,这么说你满意了吧。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30 13:05:46
  不跟这些高考制度和职称制度造就的二逼们玩了。什么是学问,什么是文章,什么是写作,你们永远不会懂的。去按照“学术规范”继续写东西呈交给上司,讨个博士、教授之类的册封吧。祝你们混得好。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4-30 13:08:27
  作者:dys1888 回复日期:2010-04-30 13:05:46 
    不跟这些高考制度和职称制度造就的二逼们玩了。什么是学问,什么是文章,什么是写作,你们永远不会懂的。去按照“学术规范”继续写东西呈交给上司,讨个博士、教授之类的册封吧。祝你们混得好。
  ——
  
  走好不送。反悔再回来也成。大家说话玩嘛。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13:11:18
  dys1888这位汪粉说“汪晖的愚蠢是化用功力不够”,也有一点道理,但问题是有些东西完全不能化为一体,这不是功力的问题,你再看看王彬彬先生的一句话:
  
   “至于先套用柯林伍德评说西方思想家的观点评说吴稚晖,后又套用李泽厚评说宋明理学的话语解释吴稚晖,就让我不知道吴稚晖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请问dys1888 ,就算汪晖化用功力再强,这两者能化在一起吗?明明就是瞎抄乱抄!铁证如山,你还要抵赖?
作者:石头木100 时间:2010-04-30 13:18:31
  (如从婴儿成长为成人)
  (例如一只小猫长成一只大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个最有意思啦,大家一点也看不出是抄袭啦\(^o^)/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30 13:20:09
  走出门听到叫骂,也便回个头。
  
  “先套用柯林伍德评说西方思想家的观点评说吴稚晖,后又套用李泽厚评说宋明理学的话语解释吴稚晖”,这就是说,汪晖认为西方思想家的某些观点用来评说吴稚晖是合适的,李泽厚评说宋明理学的某些观点用来阐释吴稚晖也是合适的。比如,中国古人认为动物不吃东西会死,西方现代人认为人不穿衣服不好,这俩观点搁你身上难道不合适吗?你不吃东西能活吗?你不穿衣服很好吗?
  明白了吧?
  
  唉,划不来,给傻子上课还收不到学费。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3:22:52
  学术大师也有偶尔抄袭的,但其抄袭之作绝对非其代表作,而汪是本本书都有抄袭。汪有雄心壮志去成为一位学术大师,但就目前而言,他主要是一位抄袭大师,其多种抄袭方法令其他抄袭者感到高山仰止。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3:25:40
  网上经常有代写论文的广告帖子。如果某人设立一个“化用他人论文为己物”的培训机构,并以自己的几本书作为教材,那会成为一个大企业。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3:33:44
  (如从婴儿成长为成人)
    (例如一只小猫长成一只大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个最有意思啦,大家一点也看不出是抄袭啦\(^o^)/
  
  但如果你以后再使用“从小狗成长为大狗”一类的句式,小心汪大师告你抄袭。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4-30 13:47:10
  把“从一只小猫长成一只大猫”改写为“如从婴儿成长为成人”,最能体现汪大师与中国国情相结合的抄袭原则。柯林伍德像季大师一样爱猫,猫经常蜷在他的书桌上,伴随他每个写作的夜晚,所以猫的意象不时出现在他笔端。不过,中国人不见得都像英国人或柯氏那样熟悉猫的成长,且汪如果直译过来,就会令人起疑(汪为何用猫来说明?他养猫了么?),所以改为“从婴儿成长为成人”,毕竟,这是谁都熟悉的。假若柯氏比较怪异,家里养的宠物是穿山甲,那他大有可能会写“犹如从小穿山甲成长为大穿山甲”。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16:01:44
  感谢 dys1888 回头来给我们这些傻子上了一课,把汪晖的秘密透露给我们了,而且还不收费,哎呀呀,受教了。我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大师”汪晖眼里,吴稚晖是个什么样思想的人呢?先不管吴稚晖的思想能否与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柏拉图、康德等人一样,(大家注意:由于汪晖没有多少哲学功底,他绝对弄不明白这点的,如果弄明白了,他就绝不会照抄科林伍德对他们的评价),但是不管怎样,汪晖总要评论一下的,如是就照抄一段科林伍德对西哲的评价。
  
   这就什么呢?这就叫生吞活剥。而且生吞活剥后不做注释。
  
   然后用同样的办法照抄一段李泽厚对理学家的评论,而且也不做注释。
  
   如是,汪晖终于成为了大师。
  
   看来 dys1888 是十分认同这个秘密的,这应该很高明呀,感谢 dys1888 把这个秘方公之于众。
  
   但是dys1888 又说“汪晖的愚蠢是化用功力不够”,莫非是dys1888 有超过汪晖这种化用功力的秘方?莫非dys1888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还得请 dys1888 不吝赐教呀.
  
  
作者:B8 时间:2010-04-30 16:04:19
  
  過了七日,不可退貨^o^,
  
  四號
  
作者:zhoura 时间:2010-04-30 17:24:12
  海炎兄:
   你好。
   今天看来,汪晖这样的学者真是让书友们大跌眼镜。我读过汪晖的很多书,凭良心说,我对他的鲁迅研究还是抱尊敬的态度,毕竟他的研究还是有许多值得肯定的地方。但是,王彬彬先生开始揭露汪晖的抄袭事件之后,汪晖至今还不做表态,到今天煌煌三大卷《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又被抓住抄袭的证据,他不能算是一个负责的学者。他现在应该是堂堂正正出来表态。
   至于我一向尊敬的钱理群先生,也须保持沉默。这不是为朋友声援的问题,而是为我国学术规范确立一个标尺的问题。
   结论是任何人敢抄袭别人文章,都应该被揭露出来。
作者:微笑的模仿秀 时间:2010-04-30 18:12:42
  楼主“邝海炎”是王彬彬的马甲?:)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4-30 18:20:34
  汪粉越多越好看,这次就一个。连可爱的“诗人小郑”都不出来一下,不过意思。哈哈
作者:牛头山人0 时间:2010-04-30 19:16:22
  揭穿了汪晖成功的秘诀:中央一套……
作者:晕晕又晕晕 时间:2010-04-30 22:54:53
  又有了?哈哈,好看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4-30 23:02:42
  酱子兄的比喻蛮贴切的。
  
  汪的问题可能还要严重得多,因为目前王彬彬才翻了几下书,就发现他不仅偷了科林伍德的炸酱,还偷了李泽厚的炸酱,如果人们都去品一下,还不知道会挖出他偷了多少人的炸酱啊,晕啊
楼主邝海炎 时间:2010-04-30 23:30:14
  作者:zhoura 回复日期:2010-04-30 17:24:12 
  ——周兄所言甚是。
  
  作者:微笑的模仿秀 回复日期:2010-04-30 18:12:42 
    楼主“邝海炎”是王彬彬的马甲?:)
  ——我靠,我在关天好歹也是知名id嘛,怎么成人家马甲啦:))
楼主邝海炎 时间:2010-04-30 23:39:43
  作者:dys1888 回复日期:2010-04-30 12:29:48 
    扯来扯去,又是注释之类的破事。
    语文教书匠和大学者,只此就泾渭分明。
    汪晖著作被细读细品,王彬彬文字无人问津,本身就说明了一切问题。
  
  
  作者:大国小民 回复日期:2010-04-30 12:30:46 
    说明了啥问题?说明汪没有剽窃?
    
    呵呵
  
  
  ——汪晖这事闹到这份上,估计以真名再为汪辩护的人是很少的,dys1888这种孬种也只有从家里搜出三角裤衩当马甲穿着,才敢出来骂几句。
  
  
作者:林黑 时间:2010-05-01 00:11:14
  应请“蛔虫”们多现现,不然激发不出来专案组的愤怒和激情。
  前面还有说王安石的,真把知识学驴肚子里了,人家那是咏诗,是故意说给明白人的,也等于跟前辈的先生唱和。
  不似咱这思想家,七星坛上披假发混弄愚民。
作者:诚然2004 时间:2010-05-01 00:27:58
  作者:林黑 回复日期:2010-05-01 00:11:14 
   
    前面还有说王安石的,真把知识学驴肚子里了,人家那是咏诗,是故意说给明白人的
  
  -------------------------------------
  这种双重标准也太赤裸裸了,王安石用了人家的东西不做说明就是故意说给明白人的,汪晖用了别人的东西不做说明就是抄袭。为什么不是汪晖是故意说给明白人的、而王安石是抄袭呢?
  
作者:anshuhencu 时间:2010-05-01 00:50:22
  第二波又开始了?热闹。
  南方报系看来不搞倒汪晖是不罢休了,自由主义对新左派这次下的杀手蛮重,直接斩杀对方大头领,而且不从思想、学问出发,专从学术规范下手。好比打击强劲政敌不说对方的立场、想法哪里不对,而是指控对方腐败、受贿贪污,第一步先搞臭。高明!
  可惜新左派不比自由主义那么受官方宠,他们饱受压制,发声很难,双方较量无法公平展开。汪晖迄今无法说话,吾等看官也只能期待来日乌有之乡话语权大于南方周末时的好戏了。
作者:3点钟的方向 时间:2010-05-01 01:05:48
  汪晖迄今无法说话?
  
  楼上这句令人不解:是汪病了不能说话,还是被人强迫不能说话?什么新左不受宠爱的,汪刚被提名政府津贴吧。
  
  不要把个人道德问题转化成政治问题。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1:19:10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0:50:22 
    第二波又开始了?热闹。
    南方报系看来不搞倒汪晖是不罢休了,自由主义对新左派这次下的杀手蛮重,直接斩杀对方大头领,而且不从思想、学问出发,专从学术规范下手。好比打击强劲政敌不说对方的立场、想法哪里不对,而是指控对方腐败、受贿贪污,第一步先搞臭。高明!
    可惜新左派不比自由主义那么受官方宠,他们饱受压制,发声很难,双方较量无法公平展开。汪晖迄今无法说话,吾等看官也只能期待来日乌有之乡话语权大于南方周末时的好戏了。
  ************************************
  
  中国哪有什么新左派?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好不好?观点,是抄来的,立场,是模仿别人的,其实没观点没立场,这就成了“派”了?还挺把自己当回事的嘛,不知害臊。
  
  汪晖是小偷,大家抓小偷,教育小偷,这事跟什么派没关系。再说,不管你什么派,偷,总是不对的吧。退一步说,他汪晖若是偷个面包什么的,我就觉得可以原谅,那毕竟可以理解为是为了活命,但偷人家思想,还招摇撞骗,这就不能原谅了。挺大个人,都六十来岁了,还偷文字,并且还鸠集几个老哥们赖帐,要是我,那是相当地不好意思了。
作者:anshuhencu 时间:2010-05-01 01:21:44
  不好,群起而攻之。美资媒体有力量!
  风紧,扯呼!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1:26:22
  你们帮汪晖抬棺材的,照我说,也是心术不正。帮人有这么帮的吗?你哥们偷人家东西了,你却唆使他死不认帐,这不是激化矛盾?无疑应该劝他悔改嘛。劝他悔改,才算真帮他。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1:32:13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1:21:44 
    不好,群起而攻之。美资媒体有力量!
    风紧,扯呼!
  ********************************
  这不,又来劲了。还扯到美资媒体上去了。整个一妄想狂。
  
  我也知道,你就是想把对立面尽量夸大,以便曲线强调自己一方的高大。但实际情况并不这样,汪晖写书写不出来就抄袭人家的东西,这就是普通的偷窃行为,指责他的也不过都是些普通的正经人,并非什么强大的敌人。
作者:anshuhencu 时间:2010-05-01 01:32:38
  作者:zhiheng_p 回复日期:2010-05-01 01:26:22 
    你们帮汪晖抬棺材的,照我说,也是心术不正。帮人有这么帮的吗?你哥们偷人家东西了,你却唆使他死不认帐,这不是激化矛盾?无疑应该劝他悔改嘛。劝他悔改,才算真帮他。
  ----------------------------------------
  “推开了甲而陷没了乙,原谅了情而坐实了罪;尤其是他们的行动和主张,都见得一钱不值了。”——鲁迅 《华盖集续编·新的蔷薇》
  
作者:微笑的模仿秀 时间:2010-05-01 01:36:21
  呵呵,邝海炎网友,正好首版也在,说说,按照茶社的发帖规范,如果你不是王彬彬的马甲,是不是该注明“转帖”呀?:)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1:36:28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1:21:44 
    不好,群起而攻之。美资媒体有力量!
    风紧,扯呼!
  *****************************
  瞧你这几句话说的,还强壮洒脱。我就不相信你在心里真能洒脱起来。你的偶像透了东西,你在这儿强辩,这事不合情理,谁能洒脱起来?
  
  我告诉你,你若真情流露,显出一些为难情绪,我或许还能对你客气点,若就这么没脸没皮的,你等着吧,我能脱你一层皮。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1:43:21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1:32:38 
    作者:zhiheng_p 回复日期:2010-05-01 01:26:22 
      你们帮汪晖抬棺材的,照我说,也是心术不正。帮人有这么帮的吗?你哥们偷人家东西了,你却唆使他死不认帐,这不是激化矛盾?无疑应该劝他悔改嘛。劝他悔改,才算真帮他。
    ----------------------------------------
    “推开了甲而陷没了乙,原谅了情而坐实了罪;尤其是他们的行动和主张,都见得一钱不值了。”——鲁迅 《华盖集续编·新的蔷薇》
  *********************************
  这还越搞越来劲了,装起有文化来了?你别跟我整那些虚的,就事说事。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汪晖有没有抄袭;抄袭是不是应该至少道歉;抄袭别人的东西,躲在外地不说话,这样对不对;他那帮老哥们帮他辩护,他却一就手把事都推到老哥们身上,这是不是不够朋友……
  你先回答了这些问题再说别的。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1:48:25
  我更喜欢“诚然2004”以及“诗人小郑”,不喜欢“anshuhencu
  ”,水准太低。
作者:anshuhencu 时间:2010-05-01 01:52:21
  作者:zhiheng_p 回复日期:2010-05-01 01:36:28 
  
  我告诉你,你若真情流露,显出一些为难情绪,我或许还能对你客气点,若就这么没脸没皮的,你等着吧,我能脱你一层皮。
  ---------------------------------------
  一帮卖身投靠西方的南方臭报人,一个狗一样跟在西方指挥棒后面的王叫兽,是些什么东西!
  你有什么资格神气活现、人模狗样?自以为跟着大老板怎么着也有口剩饭吃,卖力污蔑为工农说话的汪晖;自以为跟对了主子,就可以对着底层耀武扬威。你不知道媳妇儿正跟七个八个好着呢?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抄袭不抄袭?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1:53:28
  “诗人小郑”那人实诚。为了帮汪大抄辩护,专门写了长文章,说西方那些大哲人都晦涩,汪晖也是大师,所以也晦涩。虽然文章其实做得并不很好,但心诚,对汪晖肝胆相照。极其感人。我要是有这样的粉丝,死了也舒心。
  
  但是呢,我要是有anshuhencu这样的粉丝,死了就不能够舒心,而且可能还闭不上眼睛
作者:anshuhencu 时间:2010-05-01 02:01:28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汪晖有没有抄袭;抄袭是不是应该至少道歉;抄袭别人的东西,躲在外地不说话,这样对不对;他那帮老哥们帮他辩护,他却一就手把事都推到老哥们身上,这是不是不够朋友
  -------------------------------------------
  抄你妈的头!你说他抄,他就要回你话?你算哪根葱?我说你搞了你的妈,你是不是也要声明一下“敬告:我从没发克自己的母亲”?你哪只势利狗眼看见汪晖把什么推到钱理群身上?钱理群其实也是只美国鹦鹉,不过近年觉悟有点提高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去当汪晖的“老哥们”?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2:03:14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1:52:21 
    作者:zhiheng_p 回复日期:2010-05-01 01:36:28 
    
    我告诉你,你若真情流露,显出一些为难情绪,我或许还能对你客气点,若就这么没脸没皮的,你等着吧,我能脱你一层皮。
    ---------------------------------------
    一帮卖身投靠西方的南方臭报人,一个狗一样跟在西方指挥棒后面的王叫兽,是些什么东西!
    你有什么资格神气活现、人模狗样?自以为跟着大老板怎么着也有口剩饭吃,卖力污蔑为工农说话的汪晖;自以为跟对了主子,就可以对着底层耀武扬威。你不知道媳妇儿正跟七个八个好着呢?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抄袭不抄袭?
    
  ***********************************
  真心话:你这几句话说的,我喜欢。有立场。但是——
  你知道人们管那些总能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的人叫什么吗?叫“精神病”。
  
  没人给谁谁卖命,没人投靠谁谁。你这么以为,其实是太“痴心”,所以“妄想”了。
  
  汪晖这事,就是偷意偷文,简单得很。你却能扯到“美资媒体”上去,真是太有才了。
  
  你说汪晖为工农兵说话,也不靠谱。他咋为工农兵说话了?他写书抄袭,大段大段抄,就这么为工农兵说话?伟大的工农兵能同意吗?你能同意吗?
  
  我觉得汪晖不如你,你不抄袭啊。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2:04:25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2:01:28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汪晖有没有抄袭;抄袭是不是应该至少道歉;抄袭别人的东西,躲在外地不说话,这样对不对;他那帮老哥们帮他辩护,他却一就手把事都推到老哥们身上,这是不是不够朋友
    -------------------------------------------
    抄你妈的头!你说他抄,他就要回你话?你算哪根葱?我说你搞了你的妈,你是不是也要声明一下“敬告:我从没发克自己的母亲”?你哪只势利狗眼看见汪晖把什么推到钱理群身上?钱理群其实也是只美国鹦鹉,不过近年觉悟有点提高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去当汪晖的“老哥们”?
  *********************************
  你看你看,骂人了,骂人了,我就喜欢这种效果。
  你等着,我点根烟,回头再收拾你。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2:21:52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2:01:28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汪晖有没有抄袭;抄袭是不是应该至少道歉;抄袭别人的东西,躲在外地不说话,这样对不对;他那帮老哥们帮他辩护,他却一就手把事都推到老哥们身上,这是不是不够朋友
    -------------------------------------------
    抄你妈的头!你说他抄,他就要回你话?你算哪根葱?我说你搞了你的妈,你是不是也要声明一下“敬告:我从没发克自己的母亲”?你哪只势利狗眼看见汪晖把什么推到钱理群身上?钱理群其实也是只美国鹦鹉,不过近年觉悟有点提高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去当汪晖的“老哥们”?
  ******************************
  照你这么说,汪晖抄袭的事就是莫须有的了?那我问你,有个鲁迅研究界的资深学者,专门拿出一堂课来与同学们讨论汪晖抄袭事件,这难道是捕风捉影不成?
  
  我不算那根葱,你不回答也行。但汪晖这个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在追问,是一种正义力量在追问。他偷东西,旁人喝阻讨说话,这是正义力量使然,他有义务回应。
  
  你把老钱说得那么不堪,正人君子地讲,不够意思。老钱可是豁出去了,把晚节就奉献了啊,还来得是这等评价。天理何在?
  明天我给老钱打电话,不是吓唬你的。
作者:anshuhencu 时间:2010-05-01 02:26:54
  作者:zhiheng_p 回复日期:2010-05-01 02:21:52 
  
  明天我给老钱打电话,不是吓唬你的。
  ----------------------------------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天哪,你要给老钱打电话?我好怕、好怕呀!
  你就是给钱钟书、钱玄同、钱谦益打电话,又吓得了谁呀?
  
  
作者:zhiheng_p 时间:2010-05-01 02:27:40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1:52:21 
    
    一帮卖身投靠西方的南方臭报人,  
  *************************************
  
  声明:我不是报人,是正儿八经的学者;写书,不抄袭。
  
  
  
作者:anshuhencu 时间:2010-05-01 02:29:55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2:26:54 
  但汪晖这个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在追问,是一种正义力量在追问。
  -----------------------------------------------------------
  你这赛地壳的脸皮厚度!
  汪晖被污蔑这个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在愤怒,是一种正义的力量在愤怒。行不行?
作者:anshuhencu 时间:2010-05-01 02:33:39
  作者:zhiheng_p 回复日期:2010-05-01 02:27:40 
      
    声明:我不是报人,是正儿八经的学者;写书,不抄袭。
  -------------------------------------------------
  “声明”这俩字儿是你发明的?“正儿八经”这词儿是你的创造?“学者”是从你开始使用的称谓?冒号、逗号、分号、句号是你设计的标点?你的话哪一丝哪一毫不是别人的?注释?注释呢?
  真他姥姥的不要脸的贼啊!
  
作者:哲学农民 时间:2010-05-01 06:48:26
  作者:anshuhencu 回复日期:2010-05-01 02:33:39 
    作者:zhiheng_p 回复日期:2010-05-01 02:27:40 
        
      声明:我不是报人,是正儿八经的学者;写书,不抄袭。
    -------------------------------------------------
    “声明”这俩字儿是你发明的?“正儿八经”这词儿是你的创造?“学者”是从你开始使用的称谓?冒号、逗号、分号、句号是你设计的标点?你的话哪一丝哪一毫不是别人的?注释?注释呢?
    真他姥姥的不要脸的贼啊!
  ----------------------------------------
  这个汪粉连公共使用语言与经过别人思想创造后的精神产品都分不清楚,还有脸跑出来替汪晖辩护,恐怕他日后就是回去觐见汪晖邀功请赏时,也要被汪晖抽几个大嘴巴:你水平这么低劣,也敢出去给老子丢人现眼?
作者:gegegefei 时间:2010-05-01 08:56:58
  这样辩护,简直让人觉得无语,所谓理性到那里去了?流口水骂人,适见其丑。
作者:superfuzzy 时间:2010-05-01 09:32:16
  
  汪晖抄袭是“为工农说话”。这辩护理由,嘿,以后抄袭的人都得学着点。
  
作者:心岳 时间:2010-05-01 10:45:07
  
  [作者:superfuzzy 回复日期:2010-05-01 09:32:16]
  
  再拿起“革命伦理”,无疑死路一条。
作者:anshuhencu 时间:2010-05-01 11:20:48
  作者:哲学农民 回复日期:2010-05-01 06:48:26
   
  这个汪粉连公共使用语言与经过别人思想创造后的精神产品都分不清楚
  
  ----------------------------------------------
  
  什么“公共使用语言”,无耻。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既然那些词汇、标点不是你创造的,你使用了就该指出,不指出就是偷盗,这有什么说的。这个口子不能开,一开的话许多问题就扯不清。这样才“规范”、“严谨”,明白吗?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