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度曲 焦大抄捡大观园

楼主:忆竹轩碎语 时间:2011-05-14 17:53:00 点击:20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自度曲 焦大抄捡大观园
  [述家谱]翻云覆雨,兴风播浪,几十年打打杀杀。谁不怕?述家谱鬼神惊诧。俺一世祖宋营为大将,黑面焦赞堪夸;二世祖落草梁山水洼,人称“没面目”的便是他。俺焦家嫡系传人,单名一个“大”。自幼儿跟随老太爷,喝马尿救主子,死人堆里爬。才挣来这贾府门房,职小权大。替主子把门,进出搜查,逞手段的专家。
  
  [闻警报]近听得大观园狐妖作祟,群鸦噪聒。唬的俺惊怕,恨的俺咬牙。休道俺童山濯濯,论冲冠全赖几根稀发。子弟每去捉妖,请什么张天师,弄什么“五雷法”,俺焦家儿郎谁来怕?传齐了焦三焦四,焦七焦八。号令听者:高举你水磨钢鞭,催动你独孤九剑,收拾你打虎钢叉。前锋的巨灵大将,殿后的吟坛护法,“焦”字帅旗高高挂也,恶狠狠的雄霸,大观园把妖拿。
  
  [耍威风]进园来法眼细察,猛可里肺气炸。全不见俺听惯的村驴鸣,老牛吼,公鸭呷。眼前尽是些笙歌弦管,泪眼葬花。结什么海棠社?荡什么秋千架?吟什么菊花诗?品什么栊翠茶?俺看来全是些乌七糟八。更可气一个个娇娇滴滴,袅袅娜娜,媚眼儿抛得人心惊怕。呔,何方的妖孽变化,休欺俺老眼昏花。快与爷劈剥剥烈火烧,急嗖嗖窝弓射,血淋淋铁枪扎。别以为俺心慈手软,怜你个粉脂娇娃。统统的“八格牙路”,咔嚓咔嚓。唤老军带过驴缰,焦大爷好嫩草地上驰马,放出点手段辣。
  
  [得胜归]园中焦土黑,天边落日斜,剩些个老树昏鸦。你休怜遍地狼藉,谁耐烦撮鸟的婆婆妈妈。俺有的是醋钵般拳头,天生一个“大”。镇关西算个啥?俺焦大的名头不差。惹恼时,俺与你四条臂膊纵横,八个马蹄缭乱,捉对儿撕杀。唤老军去出殡队里,找些个锣鼓喇叭。跨马游街,吹吹打打,醉的俺笑面如花。警告你小的每,再敢不听话也,俺焦爷手执钢鞭将你打。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饭后钟声 时间:2017-08-13 09:36:50
  好曲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