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从根本上透彻一切存在本身的真相——是缺乏心的净,明,醒的自觉性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2 03:11:53 点击:708 回复: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不能从根本上透彻一切存在本身的真相——是缺乏心的净,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心地是如何诞生的,即万物又是如何存在的——

  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升级,净化,进化的实质性的存在——至始至终缺乏的——唯有对谓人本身本体的身心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不自知,自觉,自醒、自悟、自证而有的自存、自在、自受、自体验、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罢了。


  心地本身并无名称概念,称谓——名称、概念、称谓只是在形容和模仿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恰是心地到所谓的人世的自有的记忆和被梦(即潜意识的留存、意识的实质性仅仅只是对自身存在形成的影像的记录——并非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惊醒的记忆历历在目,应该是所谓的十岁时,重复的做过同样的梦境被惊醒的次数有两三次或者至少有两次——其梦境是不停的旋转的状态,这个旋转的状态是以胀又能缩的状态即形态在不断的变化放大,是土色又非土色的绿白软体的有晕恶化的反复性——直到好大的土色的地面落定和形成时,便没有了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却变成了所谓的地面即地面相应的所谓的空间——除此在也什么都没有。


  心地总是在这样的状态中被吓醒的。——心地被第一次吓醒的恰恰就是这样的不停的以胀又能缩的旋转和不停的放大的过程中吓醒的——吓醒的心地会发现自身从原来的顺着炕头睡的头已经到了炕尾的颠倒。——心地对所谓的十岁的梦境的记忆并没有当一回事。


  直到心地亲自随着所谓的成长的过程,经历的各种种种的被所谓的外在的思维意识的灌输、引诱的经历的体验之后的无所依、无所应之后——亲自开始自觉、并由此进入无一物的状态,而这恰是和梦境中的无一物是完全吻合的自觉自醒。


  ——也就是最初心地形成时,只有心地自身,在无任何的存在——这显然只有潜意识的最深处的印记,才能让自身自知的透析。——因为潜意识即意识本身恰是形体像的诞生于开始的情景的记录、记录的情景大多只能在所谓的梦里出现、这是源于不在梦中的状态时大脑即思维意识用在忙碌的身体的经历中、其实就是思维意识的活动中——这恰是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的不停、不留、不住的柔软体状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的不停、不留、不住的柔软体状的存在状态——本身的本体内就是有着相互作用的不断反复的相生的作用的性能——而致使其有扁又圆圆又扁的不断变化,即膨胀又收缩的性能的旋转变化的存在状态。——并最终破了这个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的不停、不留、不住的柔软体状的存在状态的范畴——而纵向所谓的虚实化的两个不断的持续化的即是凝固化的也是虚胀化的极致的是土色又非土色的绿白软体的有晕恶化的反复性直到好大的土色的地面落定和形成时———便变成了所谓的地面即地面相应的所谓的空间。


  ——那么化成了所谓的地面即地面相应的所谓的空间的状态(这也恰是本来无一物,的无始无终的状态)。——恰恰是所谓思维意识中的失衡的、即分化的、也就是显于不显的,所谓的实与虚的,实即地,虚即心的一体性的性能在思维意识层面的失衡和转向,也就是两个极端的持续化,一面是地的继续的持续的僵硬化,即固化,另一面是空性的、无任何一物的持续膨胀化,虚空化,恰是空性的膨胀性,蒸发性,是同时并存并行的,——这也是所谓的两极分化,也就是两个极端的持续性,都是惯性的作用,是受思维意识中的所谓的本体的性能的分化的、失衡的、持续性的惯性的力量而有的状态。——而实质上也就是所谓的天地的诞生和形成,其本身就是没有名称,概念,称谓的——那么有称谓、名称、概念都是意根的意想,意生,意化的作用,恰是思维意识在大脑中的作用的分化——并非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分化,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从来就没有分化过,失衡过,分裂过。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这也是为什么唯有思维意识是对立的,分化的,相互作用的自欺欺人或者欺世盗名的演绎状态——实质性是思维意识的存在本身就是仅仅只有对形体像的停留住而起的作用其本身就是偏离或者脱离了本身本体的性能的融入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所有的形体像依然还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性能,是膨胀即收缩,收缩即膨胀的不停的变化,旋转,即反复的性能(并非是认识的认为的肉身、或者非肉身等等的、这样的认识本身就不存在)。——这恰恰就是自然万物的表象即显像,是心地本体的性能的扁了又圆,圆了又扁的反复性的变化的旋转的性能所致。——对此形成的万物的表象即显像的形容和模仿的作用恰恰就是意根即思维意识的作用——也就是思即维,维即圈、圈即意的融入的意想,意生,意化的状态,并因此而有概念,名称,称谓即谓‘识’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一切认识即意识。——而这一切并非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也就是本身本真的没有内外呼,没有区别的其本身就是一体性的,无内外呼,内外区别的本身本真的本体的存在状态。


  所有的所谓的分,有内外呼仅仅只是意根的意想、意化、意生而有的对一切形体像的停、留、住的形容和模仿即思维意识的作用而有的概念,名称,称谓的认识即意识在大脑即思维意识中的作用。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所谓的分化和失衡,恰恰就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是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的不停、不留、不住的柔体状的存在状态的无始无终的,无根,无具体的形态即形体的反复性的变化旋转性的各种反应(不停的,不断变化的既能膨胀有能收缩的性能带来的各种反应,)的状态而有的所谓的分化的现象即表象,恰是所谓自然万物的形体像表象的流转和变化的实质性是思维意识、对形体像的停、留、住的形容和模仿的认识即意识的相互输入输出的相互作用。


  这一切并非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有能胀即又能缩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状态而生化成的不停的放大,变化的,所谓的是土色又非土色的绿白软体的有晕恶化的反复性——直到好大的土色的地面落定和形成时,便没有了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却变成了所谓的地面即地面相应的所谓的空间——这恰恰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从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生化成了好大的土色的地面落定和形成地面相应的所谓的空间——这恰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生化所谓的万物的开始——实则也就是意象,意生,意化的开始——而这个开始恰恰是——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的生化的过程——恰是自身与自身的抽离——是一体化走向了所谓的两个极端的一个是地面的形成的固化,一个是相对地面的空间即虚空化——并因此而有了所谓的天地——实质上心地依然还是本身本真的心地的一体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若无地面的固化的形成,就不会有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实则也就是空间的形成——恰是因为有空间即空性,也就是心,地才能生万物,养万物,承载万物——而万物若无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就很难彻底的,完整的知其自身存在的实质性——也就是思维意识中的我是谁,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在等等问题。


  这是源于——心就是空间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是非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是不能融空性,入心的(这也恰是有形体像为自身起意的即意根的作用的任何的思维意识的活动迹象而有的停、留、住的所谓的我、人、动物、神、佛、道、等等的概念、名称、称谓、的认识即意识的作用都是入不了空性即心的实质性而不得知其存在的本身的本体的实质性的真正缘由)并由心而自生、自觉、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那么受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能膨胀又能收缩的性能——膨胀自然是所谓的虚,也就是轻、透、明、醒的性能、缩自然就是所谓的实、即凝固、固化、的而在思维意识层面的分化的,失衡的,持续性的惯性的力量的作用而有的一切的形体像,也自然导向了两种极端的,失衡的,惯性的,即潜移默化的力量的性能的作用、是一切物种即形体像都是随思维意识的性能而生化成像成型的,因为性能的多少,大小,不同而有不同的显像,恰是有形体像而不知形体像本身就是携带着空性即心的自觉、自生的作用,而这个作用恰是身心的性能不合一,而不生、即无真正的生(因为心地原本的本身本真的性能就是一体、那么所谓分化的,不稳定的,偏执的,自然是痛苦的,悲欢离合的,变化的、不稳定的、混乱、即乱性的——这皆源于思维意识层面的分化的偏执本身就是残缺的,不完整的,意根的、意想、意化、意生的作用——


  ——并非是本身本真的本体即心地的存在,也就是身心的性能的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是从来至始至终都没有分化过,——所有的分化,偏离,偏执都是形体像以自身为存在的起意而导致的偏离、偏执的停、留、住的概念、名称、称谓等等的意想、意化、意生的意身、意体、意境所致——是膨胀性的惯性的作用,所以身在其中不自觉、自知的、由此而有的相应的习气的流转也是惯性的膨胀的作用——是无真正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存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的)是无心即空性的,本身就是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这恰是整个自然人类物种的存在状态的反应,的相对的,对立的等等的演绎的状态,都是受最初形体像以自身为我,人,天、地、等等的思维意识层面的所谓的分化而有的惯性的持续的力量的作用(这恰恰就是一切形体像的思维意识中的所谓的天地,日月,男女其实质识日月一体,天地一体,男女一体不合不生不能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受心地本身本真的性能的能膨胀即又能收缩的性能在心地之内的演化即生化——这恰是所谓天地即日月,日月即男女,男女其本身就是一体性的不分彼此的,无内外呼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如生,若有,必须为什么是——天地合即日月合,恰是男女合,合是无内外,无二别即无内外呼、这恰是心地本身本真的一体性的性能——在男女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这就如心地本身就是无具体的形体像其本身就是最大的空的净,明,透、醒的自觉、自生性,也是最细微的形体像的自应,自受、自证、自存、自循环的性能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是一样的。


  ——那么作为所谓思维意识中分化中形成的一切形体像都是受本身的思维意识分化的这两种惯性的力量而有的反应的现象和状态——即如被称谓‘人’的这个身体,是受空性即心生的、一思、一想、一念的作用而带动所谓的气的运行在流转——若一思、一想即一念是趋向虚空化的诸如宇宙,天,星空等等的、银河系、太阳系等等存在的念力时,在身体上流通的气会有打呵欠的反应——而这个状态无疑是虚空化的惯性的作用的持续性造成的气向外走的外化的状态——若意想、意念的作用趋向过去的人物自然会有打嗝的反应,这恰是外化的行为仅仅为吃喝而有的环境一体性的作用在体内的反应,是为吃一口饭而有饱状的胃气的反应,恰恰是所谓的由外而致内的内化的膨胀,和意想、意念仅有地即自然状态的情景时的持续排气的无异味、这恰是由内而外的相生性的循环状态——这是人自身可以体验,验证的,自觉,自证的(这几种气的流转和反应都是受人体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即通达而有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而有的反应的现象)。

  ——那么同样,不虚空化,就会有另一个惯性的作用的持续,也就是固化的反应——这恰是对形体像,即自然,物种的或者说物质的停、留、住的而有的侵染、占有、执着的物欲的膨胀状态,——必然会造成身体即形体像的原本流转的、不停、不留、不住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系统的侵染,占有,损耗而有的变体、失衡、臃肿、负累、僵化、固化、而不能持续良性的循环存在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形体像本身就是心地之内的外化,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恰是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存在状态——若形体像在以自身起意、就是颠倒的,其本身就是虚无的惯性的作用力在膨胀而有的反应——也就是外化的思维意识就无疑等于偏离了心地即身心一体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心地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心地之所以是心地,——是原本本身本真的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不需要认识即意识的反复性的存在体、是无一切名称概念,称谓的——是所谓的先天地而存在的既能膨胀有能收缩的软圆扁的又扁圆软的不停旋转变化的嫩绿软体——是非道、非心、非佛、非神、非人、非物、非空的一切的名称概念的称谓的形体像而有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无始无终的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状态——那么心地的外化——是土色又非土色的绿白软体的有晕恶化的反复性——直到好大的土色的地面落定和形成时,便没有了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却变成了地面即地面相应的空间,除此在也无任何一物其本身就是心地自身的生化。


  ——即所谓的天地的形成,恰恰也是化身为人身的心地来到所谓的人世间的状态而反复所做的两三次梦境的相互应证——并因此而遭受着非心地自生的、自觉而有的身应、身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外化的形体像的思维意识的作用(是人自身的身心偏离了自身而外化的形体像的相互反应的惯性的膨胀而有的显象——都是颠倒的、混乱的、乱性的、虚无的、无所应、无所依的、本身就是无知的惯性在膨胀——这恰是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状态——也就是天地本身和万物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就是心地的本身本真的生化的、这恰是所谓的日月星辰、男女老少的轮回和演绎的知识化、认识化、信息化的相互作用的演绎状态——即是所谓的芸芸众生也是所谓的天人合一、恰是众生平等、无为至上、不生不灭等等的认识即意识的来源和出处。


  ——是无心地本身本真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恰是心地知其外化的人身的存在的实质性都非心地自身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通达)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是无身体本身为自身即我或者人等等的意根的作用而起意的思维意识的外化的反应的相互作用的存在状态的——实则也就是一切思维意识的作用都是形体像以自身为存在的外化——形体像以自身为存在的外化的思维意识都是受——心地本身本真的性能的又能膨胀即能收缩的性能、而有的衍生的反应。因为心地本体本身最初就只有本身本真的自身的存在这个性能。


  恰是——无形体像以自身为存在的外化的思维意识的作用自然就是——心地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应、自证、自存、自循环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循环的性能的形体像——都是受外化的思维意识的作用而有的相互作用,相互反应的,惯性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潜移默化的状态中——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其本身就是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这也恰是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的不停、不留、不住的柔体状的存在状态的无始无终的,无根,无具体的形态即形体的反复性的变化旋转性的性能为什么持续放大,生化而形成的所谓的地面和地面相对应的空间,——其实质性就是为了有所应,有所依、并因此而形成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至始至终都没有分离的,内外的,区别的存在体。
  也就是——身心即心地本身的性能——是无关一切认识,意识的概念,名称,称谓的。——反之一切的认识即意识的概念、名称、称谓都是对自身的身心一体即心地一体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循环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固锁,和束缚的捆绑而有的侵染,占有,损耗的、的虚无的,惯性的、持续膨胀的、不能相生,互应的、无所应、无所依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身心即心地本身的性能是——其反应在身心的实质性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是身的妙有只需要一日一餐,的空了进,进了空、空了进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恰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生、而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应,自证的、自知、自存、自循环的性能的状态。


  其本身就是心地自生,自存,身自应,自证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百会穴的贯通,通达的相互应证,相互储存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源于近所谓四十年的亲身的经历中近四年的亲身的体验而有的有自存性和无自存性的身心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存在状态的性能的对应之后而有的恍然大悟——(是所谓人性中有无知即不需要知的心地的纯真的悠然自在的状态的性能、若被外在非心地的意欲的认识即知识即思维意识的意根的意欲的侵染,影响就会倾向意欲的存在状态、意欲本身就是膨胀的,惯性的、是没有心地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知的自存性的心地本身的悠然自在的本身本真的自存性的作用的)——实质上是存在本身只有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循环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并非是意根的,意想,意生,意化的意欲和非意欲性的思维意识中的区别的对错,善恶,正邪、生死的相对的演绎——而是心地的凸显和跨越贯透外化的所谓的思维意识的意欲性的生死的实质性——而趋向回归人本身的身心的性能有净、纯、透、明、醒的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良性的持续循环存在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这个所谓的世界上有座无形的监狱、其实质性却是以荒诞、虚无的作用——固锁和束缚着无以计数的存在体——是身在其中的一切不自知、自觉、自证、自应、自存、自在的自循环——这座无形的监狱就是大脑——看管这座无形的监狱的就是一切的字符,文字,即相互关联的认识即意识——也就是说思维本身就是牢笼。——这是源于身心的存在本身只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心地本身就是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而思维意识的意欲性是没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是处于意想的、意生、意化的、意思、意念的无常性的,没有稳定良性的循环的存在的性能的状态——这是源于思维意识中的一切是无常的,变化的,不稳定的,机诫化,知识化、信息化的作用的相互反应。


  ——并不等于身心本身一体即心地一体的性能的自在,自存,自应、自证的、自体验、自循环的自存性——自存性——是一切存在的实质即实相——一切存在的真相是以‘自存性’而自觉、自知、自体验、自存、自循环的。——自存性就是能自觉、自知、自存的心生的作用即性能,
  ——这恰是心地自身在应证和验证了自身的自存性时的状态的实质性的性能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性能的作用反应在身的妙有的受的状态,是一日一餐,精神饱满,无孤独,寂寞,无空虚和无聊,的身心健康不会生病的充实的,无任何恐惧等等的状态。


  ——且只注重和在乎身心的性能的质量即品质是原本的,原来的,本真的,本来的能自行运行,自行存在、自行循环的性能的品质的良性、稳定的、统一,完整的纯度性——是体现存在本身的真正的有着身心即心地的、自主、自在、自存、自循环的实质性的性能的状态所在——也就是净,纯,透,明,醒的自生,自觉的人和事的自然的,美好的真实的情感,和真挚的有着真、性、情的洁净而完整的纯度性的存在状态的性能——是自身的身心即心地的有形与无形之间流转,转化,流通、循环存在的本身本真的原本的,本来的无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说到底——存在本身中所有的问题都在谓‘识’上,识不真,不透,不明,就不醒、不觉、不自知,而这恰是深陷在所谓的思维意识的惯性中的习性即习气的流转的反复的轮回和演绎的状态——识真,即识透,识明、就自醒、自知、自觉、自应、自证、自防、自愈——更确切的说——真——就在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不失衡,不偏离,不偏执的状态。


  ——所有的失衡、偏执、其本身就是身心一体即心地一体的性能的仅仅只是形体像以自身为起意的思维意识即意识形态上的分化和分离、而导致的身心的性能的损耗和伤害而活的不真实,活不好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状态——致使身体本身的性能会变相变体,——这也是所谓万物的不同形体像的来源所在而有的,——并非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所谓的天地的认识即意识就是,失衡的,偏执的,分离的即邪恶的(其实质就是偏离了身心一体即心地一体,男女一体的无内外,无二别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以外化的思、想、念的牙即嘴说,耳听为实、为真的相互反应,相互影响的存在状态,而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这也恰是所谓阴阳的,日月的,男女的,其本身就是外化的着于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的,其实质就是思维意识的作用。——是意根的意想,意化,意生,的幻象,幻境,幻身的无常性,其实质都是外化的虚无。——是无关身心即心地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也就是身心的性能即心地的本身本真的存在是无关一切认识即意识的,认识即意识只是对身心的性能即心地的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形容和模仿。


  那么不言而语——活在一切认识即意识的状态中的无论是什么都是可想而知的,都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那么反过来说所谓天地合,日月合,男女合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恰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不需要认识的状态,即无意识的状态,这样的状态是本真的,不需要认识即意识的无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有认识即意识的就是非本真的,也就是分离了的,偏执的,外化的思维意识的对形体像的固锁,束缚,而无本真,真实的,自有的,自在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区别在于不以形体像为自身而起意的所谓的我,人,动物,等等的概念,名称,称谓,的知识,信息,的思想,学术,文化,艺术,宗教,科学,音乐,等等的,束缚和捆绑的相互作用而有的知识化,机诫化,信息化,的惯性,习性,习气为反复流转和轮回的存在的认识即意识的存在状态。


  更简单的说,本真的存在至始至终从来就没有变幻过——这恰是心身一体,即心地一体,男女一体的、从来就没有内外之二别的内外呼,——从来就不以形体像的变幻而为存在,更不会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的,思维意识的固锁而有的一切认识为存在的。——因为形体像的存在是受心地的性能,也就是身心的性能决定的,凸显的状态,没有身心的性能即心地的性能,形体像不存在,也不会凸显。——也就是存在的实质性永远都是身心一体即心地一体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自存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那么毫无疑问,所有的所谓的修身,修行,修性,其本身就是邪恶的,偏执的,残缺的,扭曲的,意欲的。——这是源于形体像本身就是妙有,是非常有,或者恒有——常有即恒有的只有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循环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生生不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有非本真的无认识即无意识的状态,是源于形体像的凸显其本身就是本真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生,自觉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无论是所谓的天,还是所谓的人,或者所谓的芸芸众生只要脱离意识就会进入空性,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性而有的自身应,自身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状态而有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性能的自循环(而不在靠所谓的芸芸众生,也就是所谓的天和人,的天即人,人即天的所谓的意识,即认识而有的所谓的芸芸众生的存在状态的停、留、住的束缚和捆绑的,惯性的,机诫的,信息化,知识化的相互反应的状态,——而无相生的内外一体性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实质性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


  ——这是源于人即天,只有破了自身的形体像的起意的惯性即习性,也就是意想,意生,意化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思维意识的、意身,意象,即意境。而有的仅仅只有意生,意化,的无常态的,恒态的,所谓的日月或者根植于所谓的阴阳的惯性的,机诫的转化,而有的反复的演绎的过程)。——日其本身就是形体像,也就是被称为人的形体像的诞生为生日的缘故,不断的过生日,记住生日的根源也在于意念即念力的无形的聚集而形成的持续不断的惯性,并因此而形成的力,造就了所谓的日的出现,也就是意象的凸显。


  ——而这也是所谓的云本身的实质性是非云的概念,名称,而是有着能生化,变化的,转变的纤化液态(纤是有着纹路线条的粘在一起的有着一定的维度的大小粗细不等的形态),其实质性就是具有可变性的,也就是随空性中的,心自生的作用其本身也就是思、想、念的相互作用力而变化的纤化态。
  ——纤化态本身的变化,是受其纤化态本身的相互作用而产生形成的差距而形成的分离的演变的过程而有的形体像上的不同即如雨和雪、雷鸣闪电,其实都是心自生的相互作用力形成的偏差而有的现象即显像(这个显像即现象和人即各种物种的打呵欠,打喷嚏、咳嗽、排气、吐痰、抹鼻涕、打嗝的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的,都是纤化态的属性即作用。——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不顺,不畅,不流通,不循环的非净,纯、透,明,醒的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反应现象。


  ——应证这个的实质性就是所有的形体像的存在都是离不开水和思、想、念的(若、想、念的作用、其实思即想、想即念、念即心自生的状态,即自觉、自生的状态、——不是让彼此即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是在浪费、损耗、身心本身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而这恰好就是偏执的,分离的,无外化的、内外分离的、无体验本身的自知、自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意欲、的意根的、思维、意识的束缚和捆绑的、相互作用的,机诫化、知识化、信息化的、邪恶的、的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惯性的作用即习气的习性的作用而不自知自觉轮转和轮回的状态),水是纤化态的转变,其本身就是纤化态受相互作用的力的温差而偏向热的失衡而有的所谓的雨即水,是纤化态的失衡而有的雨即雪,恰是所谓的阴阳的相对性,实质上就是纤化态失衡的两个极端的显像即现象——恰恰也是认识即意识中的物极必反的所谓的唯物即唯心论的恰恰是相对论等等的认识即思、想、念的相互作用(其实质的反应就是相互作用的力,即所谓的正负,也是所谓阴阳,即内外,也就是所谓人即芸芸众生之所以反复的存在和演绎的轮回,就是因为大脑有侵染,占有的,非真空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的一思、一想即一念的性能的持续性而有的相互作用的力也就是所谓的微电流、或者微电波、而这恰是外化即放大了的闪电雷鸣的作用。是相互作用的力的偏执倒向而有的热胀的化,冷缩的凝结的症状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好就是思维意识的活动迹象的相互作用的反应,而有的现象。也就是显现了现象的——恰恰是身心清净则身心一体的心地一体的性能——是存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反应在头的百会穴的贯通,畅通的症状,恰是所谓的外化的天人和一,更是芸芸众生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人体若通上层的百会穴的聚集和云集的贯通和通达,是从鼻中的经脉有反应开始的,鼻中的经脉是承接上下的经脉的流通转化的地方,这就如有飞的,有走的,有爬的,而走的是从爬开始的,走的是承接上下的,不上则下,或许继续持中,上下都是内外一体性的,唯有持中,即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恰是有地,有万物,有云层,还有高于云层的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心自生,的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和通达的应证的状态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所谓的命运,命即运行流动,转化的所谓的云,其实就是受空性即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而有的思维意识即意根的意化、意想、意生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概念,称谓,知识,学说、等等的意识即认识的相互作用、——恰如人要做不同于他人的等等状态都是受潜意识的也就是潜藏的,谓‘识’的惯性的作用——因为这个作用人或者其它物种都受意根的作用形成的意象,意体即意境在大脑中的作用,也就是潜意识即意识的实质性——恰是非心身一体即心地一体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偏差,失衡所致。——并非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自循环的存在状态。)


  之所以有这样的偏差即失衡的反应状态——都是因其意根的意想,意生,意化形成的演变的规律实质上就是思想体系,恰是大脑中的认识即意识的——是所谓的日(即偏执的我,人,各种的意根的起意的作用的执着,重复的反复性的即是轮回的白热化膨胀性,恰是所谓白天的来临)、的演变就是所谓的月(即形体像的变化的过程的惯性即习性或者习气的流转),月的演变就是星的反复性而有的所谓的冷缩凝结性,恰是所谓黑夜的来临),是所谓的星的演变就是所谓的生日即形体像的诞生的反复性的惯性的轮转。


  ——形体像的诞生即形成本身就是辰、即变化、也就是思维意识是从辰龙开始的、这也是辰龙是外化(这恰是所谓思维意识中的龙的形体像的出现、也是思维意识中的恐龙时期,到河图洛书的无文字、到易经等最早的思想、理论体系、其实质就是以理即道理来演绎轮回的社会化的意识形态、在由道理而又衍生到道德经、的社会化的过程依然还在持续性的轮转)、都是层层持续的、细化的、扩散的、演绎的惯性的作用在反复——并非是原本的本真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的作而有的形体像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 状态。


  ——那么形体像自身破了形体像,就等于破了意识的惯性的演绎,也就是看破了所谓的生死,轮回即一切理论思想体系的实质性。——即整个所谓的思维意识范畴之内的存在的实质即实相——有了更实质性的身心的性能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是身在在意识的即思维意识的固锁和捆绑中的形体像中的一切的存在是无法深知和相信的。——因为意识本身就是相互作用的机诫化的,这也是所谓的天机,也就是天即意,意即意根,意体,意象、意境其本身就是概念,名称,称谓,——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呢——因为唯有本身本真的存在才不需要认识即意识,所以意根形成的认识即意识,对于本身本真的存在来说,都是不攻自破虚幻像,其本身就不真,无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而这也恰恰也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因为形体像的诞生就是从心即空性开始的,也就是心的作用,是净、纯、透、明、醒的空性状态的自觉性,其体就是地、并不是所谓的虚空、即所谓的天地、天地不过是思维意识的作用化身,——是对心地本身本真的形容和模仿——即心地自生的,自觉性,开始的,恰是一张无形的网,是无任何形体像的网,其本身也是维度即空间,是因为有维度即空间,也就是空性,即心地,才有一切的形体像的凸显和流转的存在的状态的,——也就是有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才有外化的意识即认识,思维是心的作用,也就是心本身就是空间即空性,意是空间中的象的凸显,是意的意想,意化,意生而有的概念,名称,称谓等等的其本身就是意识即认识。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异想天开、异就是不同于所谓的正常人,即大多数人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这个不同就在于思考的能力即思维即思考——也就是非异想天开的所谓的正常状态,都是惯性的,思维的作用,——这也是思考的实质性,——因为只有思考的实质性的进展,才有可能打破思维的惯性的作用——恰是诸多人的常识,认识即意识。这也是为什么说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其实质性是因为具有真正思考能力的形体像或者人,就是稀有的,不常见的。不多的。——这只有识真,求真,归真者才会有的不同状态的能力。


  ——这恰是自身考自身,也就是无形的心考有形的身,有形的身应,受,验无形的心,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存在状态。——这个过程恰是存在与心即空性中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应证着身即形体像的的妙有的作用,即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状态。


  这也是为什么说人其本身就是自身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任何一个人,无论是谁都可以自问,自试——依靠的是不是觉知的自觉性?也就是心自生的作用?恰是没有空间就无任何知觉、这无论是吃还是识都是一样的——也就是人自身的存在,无论是在任何状态,任何环境中都是离不开心自生的,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或者离开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而这也恰恰是人为什么是可以直立行走的,不是飞的或者爬的的常态,却有爬的经历,和其它状态的能力即状态。——这是源于被称谓人的这个形体,是心生的,心生并非是天生,或者人自生,天是心生的意,因为天若是心,天就是无任何的意,即形体像的萌芽,萌发,的转变和演化的。也就是没有芸芸众生即天人合一的这样的认识即意识的阐述和说明了——因为,心是空性,空性是净,纯,透,明,醒、的自生,自觉、自应,自证、自存、而有的妙有的状态,——是无任何形体像的,净,纯,透,明,醒的其本身就是空性的状态,即空性的作用。——这个空性的作用其本身就是形体像的真空妙有的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所以天即人都是心生的(也就是天即意识即芸芸众生都是心即空性的外化),天人就是心身,是集合了芸芸众生即天人合一恰是人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即通达而有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反应,(天若不立意的实质性就是意根不在起意的作用,的意想,意生,意化而形成的概念名称的称谓的理论体系,即思想体系,其实质性就是思维意识的惯性,潜移默化的习性即习气的流转的状态,——恰是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实则也就是人的思维意识的编织形成的思想、理论、学术体系,是属于意生的意体,意像,是机诫性的,而这也恰是无数人着停、留、住的谓‘识’也是知识化的、学术化的机诫性的作用由此而有的习气的流转于形体像的作用的反应状态,)。


  也就是所谓的天若不立意,恰是所谓的人不着于识,的意纯,识净的状态,——是意纯,即识净就是意和识不需要作用的状态,是意即识的识即意的状态,其实质性就是内即外的外即内的状态——实则就是身心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恰恰是无一切形体像的外化的形体像的停、留、住、的演绎的状态的,——外化即妙有的实质性,是不停,不留,不住的状态,——是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自循环。
  ——而这恰恰是被称谓人的这个形体存在的实质性——也就是人之所以谓‘人’是因为在一切的万物的形体像中唯有人是立的——人的立,也就是人的行走是承载着一切的运行的。


  换句话说人之所以谓人,就是因为人只有人,也就是人是干干净净的,什么都不带的行者,更确切的说人的立,——就是人首先是独立的,自由的,自行的,干干净净的,自食其力的、清清白白的,什么都不带不附庸的状态,——才是真正的人自身的实质性——而这恰恰是人自身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真正的人, 即真人是不需要谁来教育,引导,告知,什么是人,什么是存在,该怎样做人的,或者怎样来存在,问些人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在的问题,或者向谁学习做人的——而是自明,自醒的、净,纯,透的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2 04:14:55

  (续、、)——并非是以所谓的仅仅只是外化的形体像以自身的意根即思维意识的作用的所谓的我,人,名称,概念,知识,信息,思想,理论,文化,艺术,哲学,宗教,科学、等等的大脑中的停、留、住的偏执,脱离的,邪恶的,对立的,惯性的,机诫式的、矛盾的,纠结的,消耗的,负重的、占有,侵略,污染,的不干不净,不纯、不真、不明,不醒的,也就是知识化,信息化的演绎的过程——是自身与自身的脱离,也就是心身的脱离——心身的不脱离,恰是真空妙有的状态——而这也恰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不着即不停、不留、不住、凸显而出的,形体像就是妙有的状态,恰是心的真空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不着、停、留、住于形体像的立的以形体像自身为起意的,思、想、念、的无常性的、无所依、无所应的状态(恰恰也是所谓云的实质性的纤化态反复变化的状态、其实质性就是众生都无所应,无所依的)。而有的意识的相互作用的,而反复演绎的轮回,——也就是形体像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的停、留、住的状态本身就脱离和违背了真空妙有的状态——即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偏离和脱离了真空妙有的状态的一切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的概念,名称,称谓,的知识,信息,思想体系,文化,艺术、宗教、科学、哲学体系都是偏执的,矛盾的,纠结的,相互作用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习性即习气的——惯性本身就是一种力,相互作用的惯性本身就是两种极端的偏执的、对立的力,这也是正负,阴阳,生死、善恶等等的轮回演绎的反复性的根本所在。——而这也恰是大脑即思维意识、实则也就是意根的意想、意生、意化的作用——而形成的概念,名称,称谓的知识,信息其本身就是意识即认识的相互反复的作用在大脑中的输入输出的侵占,污染,占有的作用。——其实质性恰恰就是一切众生都活不好,不能稳定的良性的存在和循环的实质性。

  那么毫无疑问——有内外即有意识,都是非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还处在意识即内外的相互作用的相互影响的,纠结的,矛盾的,反复的,消耗的,不平等的,虚无的,机诫的,惯性的,反复的,轮转的演化的状态中——毫无疑问意识其本身就是因为着于形体像而有的停、留、住的相对的,正负的,生死的,多少的,好坏的,善恶的、正邪的、等等的失衡的,残缺的,扭曲的,不纯,不净,不完整的,残缺的,冷热的,偏执,的惯性,习性的,潜移默化的流转的反应的状态——这恰是无所依,无所应的状态,——恰是所谓鸿蒙初开,即子虚乌有的状态之后的,有飞禽走兽的,实质是有所谓日月的惯性的,意欲的白热化和非意欲的凝固化的反复的、其本身就是意识即认识的相互作用的反复的失衡,偏差,而演化,衍生出的不同的各异的形体像的演绎的轮回。

  ——而有的所谓的众生平等,天人合一等等的思维意识的相互作用而有的。——偏离了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也就是偏离了非本身本真的有着真正的感情,爱,即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存在的状态(恰是外在一切自然美好的形体像,正是内在真挚,不虚无,不空虚,不无聊的,坦然,悠然的、丰盈的、无不良嗜好的、自在,自由的无恐惧、无纠结的、无矛盾的心情,情即心的反应,恰是外在的自然即地上一切常景的互应、是内在的丰盈恰是外在的凸显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本身是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形体像自身破了形体像,就等于破了所谓的意识即思维意识的束缚和捆绑的惯性的演绎,也就是看破了所谓的生死,轮回、即整个所谓的意识存在的实质性的实相的无所依、无所应的状态——也就是都并非心自生的,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人自身的身心的性能就是心地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同时并存并行的的真空妙有(也就是真空即心,妙有即身也是地),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这也是为什么唯有心地自身能破思维意识即意根的意想、意化、意生的惯性即习性和习气的流转,因为心地本身就是本真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是无处不是心,无处不是地,无处不是形,其本身就是身心即心地,心地即身心的性能,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看破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无所依、无所应的有意的,邪恶的,束缚和捆绑的作用时,自然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留、不停、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身心的性能自动回到心自生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的、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有了——真正的有所应,有所依而有的存在的实质性——恰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醒、明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为什么思维意识中的一切认识,信息,内容都仅仅只是共享,公用的工具即共享的资源而不是——人本身的身心的性能的仅仅能代表和反应人自身身心的性能的存在的实质性的意义即价值所在。

  实则也就是身心的性能直接决定了人自身存在的状态——性能是人自身的身心即心地的有形与无形之间流转,转化,流通、循环存在的本身本真的原本的,本来的规律。——是身为人本身的身心的性能的质量即品质是原本的,原来的,本真的,本来的能自行运行,自行存在、自行循环的性能的品质的良性、稳定的、统一,完整的纯度性——是体现一个人真正的有着独立、自主、自在、自存、自循环的实质性的意义即价值所在。
  也就身为人的实质性的存在——恰是身心的性能——直接凸显和决定了人自身存在的状态——是彰显人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意义即价值所在。——是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有着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妙有的身——即有形的凸显能应证,验证无形的心即真空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的作用——恰是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一切存在的意义都是亲身融入其中体验到的,这恰是所谓的大脑可以知道,心里可以明白——但不等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唯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才能知其存在的意义——恰是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若没有或者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多不少、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其本身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永远不可能知道——自身存性的身心的性能即实相真相是什么。


  ——这是皆源于意根,即思维意识的对形体像为自身的意想,意化而有的停、留、住的概念,名称,称谓的一切知识,信息,的认识即意识的侵染,占有,而有的不清、不净、不纯的残缺的,扭曲的,束缚的,捆绑的,意欲的,损耗的、负重的、意想,意化,意生的幻象的存在状态——而有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但凡着于形体像的停、留、住、就永远不知,也无法彻底,完整的应证——自身存在的实相即真相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凸显了形体像的流转和转化的过程。——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相对于形体像的停、留、住的作用的束缚和捆绑除了带给形体像本身的侵染,占有,损耗,虚无的沉沦的、所受状态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过程中的悲欢离合不稳定的,非良性循环的存在状态——在无实质性的存在本身的身心一体即心地一体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恰是——一切的存在是如此简单明了的——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也就是形体像即身因头顶的百会穴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贯通的通达的走向的不同的反应而有的三种气的现象而有不同的形体像的反映状态——并非是身心一体即心地一体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不多不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真正的存在是身心一体即心地一体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没有内外呼,也就是没有内外呼的气息的反应的,没有内外呼的气息(内即息外即气)的反应就是内外是一体性的等同的无二别的状态。恰是无认识即无意识的状态。——也就是不需要认识即意识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存在状态、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也就是形体像即身应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贯通的通达的走向的不同的反应而有的三种气的现象而有不同的形体像的反映状态症状仅仅都是表象,是虚无的——是受惯性即习惯性的膨胀的意想,意化,意生而有的反应的状态。
  ——是无存在本身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这是应无自我,无我,的一切意欲的,欲望的偏执的(是因趋向无私欲的,欲望的、有心地自身的思、想、念的谓‘识’的性能而有的反应),也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而有的反应的印证,都是受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贯通的通达的走向的不同的反应而有的三种气的现象而有不同的形体像的反应。——也就是因为谓‘识’的思、想、念的性能的不同、会有多种不同的反应气的性能即作用于形体像的反应的状态。——而谓‘识’的性能的实质性在于所思、想、念的性能能在头顶的百会穴的同时并行并行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才是验证和印证谓‘识’的性能具有实质性的性能的存在状态。——因此而清楚的知道形体像即气都是因为存谓‘识’的性能而有的反应,恰是真空妙有的状态。
  ——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确切的说,唯有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的自生,也就是心自生、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知、自证、自存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存在状才是有真正的实质性的存在的。


  由此就不难理解、形体像也就是身仅仅只是来验证,应证,即体验心地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品质的,真品就是真性的作用即品质的纯度性的统一和完整,在身心上的反应就是真性情的纯性度,真即性,性即情的纯度性。和一日一餐的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自然、简单、平常存在的状态——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存的、同时并行并存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若缺少或者没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应证、和验证、就是不知道自身是如何存在的、为何存在的、该如何来存在的。——那么当应证或验证到身心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时。——就自然的知晓了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的思维意识形成的一切的知识,概念,名称,称谓,的认识即意识的信息,都是没有实质性的偏离的也就是邪恶的。是无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的。


  换句话说,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贯通的通达的谓‘识’的性能是自身存在的根本,——(更确切的说越真的实质性就是越净,越纯的、透、明、醒的自觉、自生、自应、自证、自存的性能、是能自控、自知、自觉、自应的——反之验证和应证不了是因为浊、混、坏、残、扭曲、变态、的不净、不纯、而有的以形体像为自身起意的思维意识的束缚和捆绑的污染的、停、留、住的状态而有的不循环、不流通、的已经是坏死和要消失的、也就是机诫化的、知识化、信息化的相互反应的状态、的行尸走肉的傀儡或者躯壳的状态)。


  也就是人的这个身是随心的,是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真空妙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贯通的通达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谓‘识’的性能就发生在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而有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自循环的性能、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形体像即身之内的大脑,思维意识中输入输出的有着所谓的三界、即儒释道等等的不等同性质的意识即认识,因为识真,求真,归真的状态,不同,而反应即存在的状态不同,都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概念性的认识即意识。——并非是本身本真的,即身心一体即心地一体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并非是身内的空性,即本身本真的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心的自觉、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心是真空的净,纯,透、明、醒的空间即空性的自觉性,不入心,心不生,入心只有空性可以入,是彻底的,完整的,纯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即空性的入,由此而心自生的,自觉,而有的身即妙有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相对于所谓的儒释道等等意识即认识是停、留、住、的识真,求真,归真的过程是非彻底的,完整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应,身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存在的实质性本身就是真空妙有,也就是身心都是真空——妙有是身心的性能因为这个性能——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真空妙有的实质性就是在于一进一出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心地自身为什么从最初的——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的不停、不留、不住的柔软体状的存在状态——化成了地面即地面相应的空间,除此在也无任何一物。空间即空性本身就是心,地本身就是体,至始至终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也恰是因为有心的空即空间的无形的存在、才干净,完整的,容纳着一切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妙有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所以心中的一切即空性中的一切都是不停、不留、不住的、而是往复的、循环的、生生不息的。——恰是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心地所化的一切都是受心地自身的性能而演变的,这个演变的规律,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贯通的通达的自存性的性能——这就如心地回归到自身的真空妙有的状态,恰恰是人自身的身心的性能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2 04:26:09

  (续、、)至此——不难明白,人本身的存在就不是单一的,从来就没有单一的作用,单一的能独立存在的性能即作用——换句话说若有单一的人,或者单一的性能的作用独立存在能运转、运作的、存在的人——其本身就是骗人的、是虚假的、这都是非心地本身本真本体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之外的思维意识形成的意欲,私欲的意的单一的膨胀形成的概念,念头,知识,的认识即意识对大脑的侵染和占有而导致的状态。——换句话说这个所谓的世界上就没有真正的,独立、完整的人。人只是一个概念和名称——而不是实质性的存在。

  更确切的说真正的独立完整的人——不是人的这个概念,名称,称谓——而是谓人的人本身的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心自生,身自受,而有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从来就不关乎形体像即名称概念,称谓知识,认识即意识的一切思想,宗教,科学,哲学,教育,文化,艺术等等的相互的作用。

  简单来说、被称谓人的这个身躯,身躯被称谓人,这是对于能独立行走的这个样子的称谓,那么驾驭这个样子独立行走的是心自生即自觉的自觉性,性就是心生的性能即作用——那么如何驾驭的,就是靠身体内外的被称谓神经系统的经络,也就是神就是经,即是道,也是路,就在身体的内外是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身心即心地,若无身心即心地,那就什么存在都没有——换句话说,形体像的形成本身就是从自觉性开始的,其本身就是有自生,自觉、自应、自证、自体验、自存自循环的性能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地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恰是身心其本身就相生互应的内外一体性的存在状态,——都离不开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并不是单一存在,单一作用的——因此而有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

  ——也就是唯有不停、不留、不住、才能有同时并行并存的,即真空妙有的状态,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状态而有的妙有的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流转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相对而言,其它的形体像也是一样的,心地是一切形体像的流转和流通的循环的本身本真的体系。

  那么以此而言,人和万物本就是一体,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所有的区别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这恰是所谓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而实质性的凸显恰恰是天地从来都不是天地,或者刍狗从来都不是刍狗——即如人也从来就不是人——天地人刍狗不过是思维意识的作用,并非是有着本身本真的本体的实质性的性能的存在和运行的状态——即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还没有对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的运行系统的认识即认知度的状态。

  ——这也恰是对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而言——天地和万物都是不存在的——也就是天地和万物都是思维意识的作用——更确切简单的说无论怎么认为或者认识即大脑怎么意想,意生,意化、或者怎么说、怎么讲、怎么写、怎么画、怎么表达——都不等于谓人本身本体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是不能改变身心的性能的内外一体性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认识不当即认知度是非对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的内外一体性的自循环的不当——只会侵染、占有、损耗、污染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从而处于——并非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本真的本源的性能的存在状态。

  ——这也恰恰是心地的出现,即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是以体验破体,破心——而彻底清晰清醒的、有着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

  这也恰恰是为什么说人本自身心地的认识——也就是若人离开自身心地的认识——其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是没有独立的,实质性的,能自行存在,自行运行的状态——也就是人本身仅仅只是一个名称和概念,——而不是人本身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恰是心地亲身经历了所谓人与人之间的意欲的,私欲的,自私的,欲望的,盲目的,荒诞,荒唐的、无真正的情,无真正的爱,的还不如刍狗给自然生态造成的破坏和影响的相互排挤,欺骗、占有、侵略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人缺乏或者没有心地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当人有了或者回归到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时。

  ——人也自然就落得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有着心的净、空、明、醒的自觉性、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了。

  也就是人——对自身真正的认识即认知度是对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认识——其本身就是人本自身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自觉,自证,自应,自受,自体验,自存、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人本身的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的运行其本身就是心即空性的净、明、纯、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并因此而不会有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失衡,偏差的扭曲,残缺,的偏执的,相对的,正负的,对错的,善恶的,美丑的,真假的,正邪的、生死的等等的仅仅只有思维意识即意根的意想,意生,意化的作用而有的惯性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相互作用的停、留、住而有的污染,占有,的相互欺骗,相互侵略,相互消耗的,生死的,扭曲的,残缺的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不能持续良性的,更好的,稳定的,循环的无所应、无所依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也就是任何时候、任何境地形体像会发生变化,而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却不会发生变化——若性能发生变化,就必然会导致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存而有的自存性、失衡,残缺,扭曲——并因此而失去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沦为其它物种,——这也恰是所谓的飞禽走兽的来源——其根源在于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从来就没有内外,没有区分,也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飞禽走兽都是因为人本身的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分化,也就是有内外而有的失衡的偏执的,造成的邪恶(也就是偏离了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导致的结果(恰是因为偏执,即失衡而有的残缺,扭曲、的无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什么是性能——就是心生的作用即心生的品质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自觉性本身就是性能即自生的状态——因而有的身即形体像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性能——从来就无关形体像,形体像只是因为性能的存在而有的凸显——恰是性能本身的作用而凸显了形体像——这也是心地近所谓的四十年来亲身应证了(梦、即思维意识的意想、意生、意化的作用)——思维意识的实质性——并非是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简单来说——思维意识的实质性恰恰就是——同时膨胀又能收缩的反复的,不停的,变化,旋转的、放大的这个惯性的作用——其本身就是虚幻、虚化的、同时也是凝固的、僵化的、也就是虚即实、实即虚。有即无、无即有、真即假、假即真、生即死、死即生,都是受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能同时膨胀又能收缩的圆又扁扁又圆的——反复的、不停的、旋转的、变化的——其本身就是无所应,无所依的实质性的状态。也就是心地本身的性能从未改变过也不可能改变——若有改变仅仅只是形体像自身的思维意识对形体像的停留住而有的作用的思维意识对思维意识的欺骗。

  换句话说——思维意识的存在就是让本身本真的本体能明白——存在本身只有心地即心身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恰是心地亲自应证了——在习惯性的思维意识中的习惯的把所思,所想,所学,所知都认为是自己,是我,本我,独我、本心等等的仅仅只是意欲的本身就无身心的性能的实质性的膨胀的惯性的作用而有的存在的状态——失去或者忽略了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是需要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才会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无所应,无所依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而彻底的清醒和明白了——一路走来的无本身本真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无知的,错误的,习惯的惯性的——把思维意识即思维意识形成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的知识,思想,学问,文化,艺术、等等的内容和信息的认识即意识当成了自身即我,人、天地、自然万物的实质性的存在——而经历了无所应,无所依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因此才彻底的证悟了——存在本身只有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其本身就是谓人的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若不知,或者缺乏谓人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实质性的存在。

  更简单的说,谓人本身的本体的身心就是存在的实质性,是无内外即无二别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不知也是身心自身的不知,自迷也是身心自身的自迷,无所应,无所依也是身心的无所应,无所依——皆都是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失衡,而有的偏执,所致的残缺的,扭曲的,不能完整的,彻底的,觉醒、明、净、纯、透、的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至始至终都是如此,从未改变过。——反之自明,自醒、自净、自纯、也是身心的自明,自醒、自净、自真、自纯、自存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简单的说——大脑即思维意识的唯一作用就是让身心知其大脑即思维意识是没有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无所依、无所应的状态——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只有谓人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一切的存在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大脑即思维意识恰恰是一直处于想了解,改变,认识的意想,意化,意生的状态中——并因此而诞生了无以计数的概念,名称,称谓,思想,学问,文化,艺术,知识,信息等等的载体,其本身就是死的,机诫的——是脱离了谓人本身的本真本体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也只有脱离了思维意识即思维意识形成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的所谓的知识,信息的思想,学术、理论、文化、教育、艺术等等的体系的相互作用的惯性即习性——以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时才会彻底清楚和明白的存在的实质性——这恰是心不净,不空,不纯,即不透,不明,不醒的状态。——而有的无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意识的实质就是迷心的,入意就会和心分离、心是可以完整的,彻底的,感觉,察觉、容纳、触摸、融入存在本身的实质性的状态。而意识只是脱离了体验本身的实质性的状态,对其体验本身的状态进行的了解,认识的反应状态——这个了解和认识的反应本身就脱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实质性的这个状态,——这恰是所谓鬼迷心窍的实质性的存在,也就是心是有七窍的,而意识是没有的,也就是思维意识仅仅只是意欲的、膨胀性的意想,想化,意生的概念,名称,称谓,思想,知识,信息,等等的一切恰是所谓的天人合一,芸芸众生,其实质性都是意识,的机诫化的,或者机制的,编织的理论,学术、思想体系、都是死的,这也是所谓的、理、道、经、或者术也就是所谓的法即方式。——都是迷心的,——而实质上不过是意识自身欺骗意识自身罢了。

  ——那么意识为什么能存在,影响心地或者迷心地呢?这是源于意本身就源于心地——意的识,恰恰就是心地自觉、自生的形体像的凸显的反应——即思维意识是形体像自身脱离了心地而自身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即思即维,维即意的化,想,即生的概念,名称,其本身就是编织,编织其本身就是思维,因此而形成的思想、理论、体系,就是意体,意象的体系、也是所谓的天意、(整个人类仅有的几套理论体系的实质性、诸如圣经、心经、黄帝内经、易经、道德经、河图洛书、相对论、量子力学等等的其实质性都是一样的)——这一切都只能借助大脑来起作用、也只能存在于大脑即意识层面——因为心本身是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性能,是不留,任何的,形体像的,也恰是地生一切形体像,却不留一切形体像,是一样的。——所以意识对心地是没有任何意义,也其不了任何作用的——恰是心地知道意识是什么——而意识并不知道心地是什么。

  这就如随思维意识反应在身体上的任何特点,特征、症状(诸如打嗝、排气、喷嚏、咳嗽、耳痒等等的症状的反应——这些都是习气即习性也就是惯性的思维意识的作用引发的现象——也就是常态上是没有这些习气即习性也就是思维意识的作用引发的现象的——这些现象的引发是因为破了思维意识的惯性的作用——而有的非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的思维意识的相互作用而引发的现象的反应——换句话说破了思维意识的惯性的人都是知道所思、所想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自身的身心的性能的作用——真实的自身的身心的性能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没有欺骗的,坦诚的、简单的、身心洁净的本身本真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所以随思维意识反应在身体上的任何的特点、特征、症状——都是无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这也是源于身心本身就是本真的,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无内外呼的实质性是,心地即心身本身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是没有内外之别之呼的——又何来的内外呼的气息引发的特点,症状,特征呢。

  ——换句话说任何形体像即思维意识有内外,都是要自受的。——因为这都是自身与自身的身心的分离、是思维意识上的偏执的惯性即习性而引发的习气的流转——恰是身心的性能的失衡,扭曲,变形,变相——必然要承受这样的意识对意识自身的欺骗性带来的相互的反应而有的存在状态。——和本体即本身本真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是无关系的,也就是和心地是没有关系的,这也恰恰为什么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呢。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2 04:28:52

  (续、、)更确切的说——心地本身和他人、它物有什么不同呢,——就是心地自身无内外呼的区别的本身本真的身心性能的不停、不住、不留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不失衡的,不偏执的,不扭曲,残缺的——并因此能察觉和发现时时刻刻因为思维意识的思想念的惯性的相互作用引发的习气(也就是习气本身的性能在思维意识上的反应就是惯性的——这种思维意识的引发的习气的性质即性能本身就是残缺、扭曲的、也就是无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身受,身应,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是单一的外化的贼性的——是无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意欲的膨胀的惯性的无所依、无所应而导致的惯性即习气的流转的反应的现象——所以别天真的以为深处在意欲的膨胀性的思维意识的惯性中的一切的习性即习气是可以改变的——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本身就是在受的状态中、受不完,受不净,是脱离不了的——是背离了自身的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在身体即形体像上的受的各种症状即作用的受的状态——是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换句话说——这是随时随地的反映,是所谓的当下报,现报的状态——这相对于所谓的大多数人,或者其他物种不能和没有有随时随地的反映,有当下报,或者现报的状态的反映——是因为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分化或者偏执的距离即差距太大或者太远的缘故——所以是不能在时时刻刻的——也就是当下,现在的当下报,现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自受的不多不少,恰到好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就如心地若要和他人有最显著的区别在于,心地自身不会把所思、所想、所看,所阅读的、的状态即内容当成——真实的有着实质性的自身的存在——只会把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因为有着真实的实质性的身心存在的状态是性能,——身心的性能是无关所谓的时间,即形体像的变化——却只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才会有性能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存在本身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才是有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除此都是在虚度人生。

  这也是心地为什么是无内外呼的,无内外的区别——而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呢——这不仅是因为心地自身自证,自觉,自明、自应了自身的存在的一个实质性的状态的反应——更是心地在自身自证,自觉,自明,自醒的这个过程中也透彻了——所谓的道,佛、太阳、天、等等的实质性是什么——而这个过程恰恰是相对于无数的形体像的存在是逆行的。

  什么是逆行——逆行是相对于形体像即身体的存在都是向所谓的外凸显,转化的、外求的过程、其实这个过程从来至始至终都在心地之内——这个过程在没有本身本真的本体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证、自应、自存、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时——是由所谓意识(也就是启思动念都和意识即意识形成的概念、名称、称谓、知识、信息、等等对形体像的认识的环境)在起作用——也就是意的作用就是识——识是通过体验来验证和印证的——从而有存在和转化的过程——而逆行——恰恰是不需要意识的作用——也就是识、并知其意的根本、即意体、意象、意身(恰是概念性的,习惯性的,所谓的天,佛、道、上帝、龙、神即意,和意形成的意体,意像,意境)来通过体验和验证——从而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存在和转化的过程。

  也就是逆行——是通过在不思、不想的状态中进入意识,透彻意识的实质性即空性的作用即实质性——从而破意识即思维意识的惯性即习性的潜移默化的作用。——而知其自身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在的——并有其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因其存在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每个形体像即身体的形成都是一个循环的过程(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按照一定的规律、也就是形体像本身的存在就是——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即形体像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从所谓的无到有,有到无,是无中有有形的,有形中有无形的——这是需要自证,自明,自醒、自体验的、是需要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换句话说就是如何来自证,自觉,自醒、自明的——是源于身谓人本身本真的存在就带着这样的性能即作用——这个作用恰恰是身即形体像的向外的凸显即成长——需要食物、是食物的作用也就是物质的作用的循环,从有形到无形的转变——其本身也是心自生、身自受的作用——那么不同于思维意识即物质的作用——也就是心自生的,身自应,即身自受、自证,自觉,自醒、自明的这个性能即作用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心生的性能即作用恰恰是向内的——这个向内的过程恰恰是——大脑即思维意识停止,不想的状态——然后进入意识本身即意的空间——因为意识是形体像即身体凸显循环的过程——那么不思、不想的状态就自然进入了意识本身即意的空间——会见到意本身的显像——即意的显像——而非物的显像——知其意根形成的意象,意境,意体——而非物象,物体,肉身,肉体——至此才能破意的显像——也就是知其意根的意象,意境,意体是什么——知就是破,识就是破——破完意根的意象,意境,意体——自然就进入空性——也就是空间——一无所有的空间——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状态——从而彻底明白,一切的来龙去脉。

  ——这恰是一个证体,证身,即见体,见身的过程(这个过程有叫证道,证果、证莲花、证佛、证神、证上帝等等的证——而这些证都在意识的空间里——是非所谓的物质,即非肉眼所见的一切形体像)——肉眼所见的一切形体像,也是所谓的道,佛,龙、莲花、太阳等等都是意化,意生,的意体——但都需要进入意识空间——来透彻——这恰如心地自身证完即透彻完了意识空间即意根的作用形成的意象,意境,意体(仅仅只存在于思维意识中的概念即念头或者念力、而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回归到本体即本身的形成和存在的最初的状态——才彻底证悟自身其本身就是本真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自证,自明,自醒,自觉,自存,自受的自循环的意义在哪里呢——就是彻底的知其自身的存在,是如何存在,为何而存在——并有真正的无迷惑,不解,无知,虚无,纠结、痛苦、生死、捆绑的存在状态——而这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因为心本身就是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存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恰好应证和反应了——身即形体像深在一切思维意识中的存在状态相对于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都是无真,即无心的空性即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证,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无所应,无所依的存在状态的实质性。

  换句话说心地之内的一切的形体像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都是在以万变不离其宗来启示,也就是明示,存在本身的实质性是什么——这也恰恰是宗教的实质性,宗就是启示性的作用,但非本质即本真——也就是非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确切的说心地就是用千万种不断变化和循环的形体像来告诉自身形体像本身就是变化的——是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而千变万化的形体像中本身就携带了即有蕴藏着持续性的循环的性能——这也就是所谓的开花结果的持续循环性——这个性就是性能即作用。性能是无关形体像、无关所谓的认识即意识的——也就是性能是没有间隔,没有区别,没有区分的这也是真性情的实质性、也就是真即性,性即情——也就是因为有这个性能,才有了形体像的凸显变化的过程其本身就是情景互应的——也就是形体像都是因为情景而存在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身谓人自身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同样就是对人本身本体本真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

  ——也唯有如此身谓人本身本真的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不会乱性,变性,失衡,才不会丢失了身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人生的实质在于能把一切虚无的,并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认识即意识看透或者看破——不在受这些认识即意识的影响和左右——就是莫大的成就,极致的智慧——才不会虚度人生,浪费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无内外,无间隔,无区分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所谓的亿万年和一日都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性能恒定的状态即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而这也恰是——生死的实质性皆在时时刻刻的启思动念之间在转化——着身即固是谓意,即意欲的膨胀而有的意想,意化之趋向,实为心已死。着于心即空、明、醒、净、纯是谓识真、智透——实乃身以忘——实乃偏执,即邪恶(邪即偏、实为以嘴说耳听为实、为真、为信、的状态、恶即执、执即迷而谓习性即惯性的作用是也、惯性即潜移默化之生死轮回是也——是偏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所致、的身与心的分化而无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存、自在的自性——即心自生的性能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一切存在——都深陷在虚无、荒诞的梦中,在做梦,说梦的状态中——之所以是梦、是因为缺乏或者无本身本真的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源于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从来都无关白昼和黑夜的所谓的醒或者睡中的一切认识即意识,只关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状态。

  换句话说——满世界都是深陷在机诫化的思维意识惯性中的潜移默化的行尸走肉——这也包括了心地自身,——心地和满世界的深陷在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机诫化的行尸走肉唯一的区别,就是知道满世界都是机诫化的行尸走肉,并因此而知道一切的存在都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心未动过,即未活过,也未生过,又何来的情,何来的爱,何来的真,何来的存在——如此若还有存在——不过是意想,意化,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机诫式的行尸走肉罢了——若言意、即一切意本身就不存在——如过眼烟云——转眼即逝而已——又何来的真正的存在——恰是所谓意识中的人生本就无意义。——心若生,即无二别,也无二像、是谓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也。——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是也。——恰是谓本真而不需要意义是也。

  更确切的说——彻底的觉醒或者圆满即知其本身本真的存在——仅仅是为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状态而有实质性的存在——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的自应、自受、自证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彻底的觉醒或者圆满即知其本身本真的存在依然毫无意义——毫无实质性的存在可言——不过还是深陷在思维意识牢笼里的机诫化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相互相应,相互作用的行尸走肉或者傀儡罢了——因为存在的实质性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大逆不道的真正的寓意——是大而无形,即无象,是谓虚也、即无路、无经是也、是谓逆也——也就是在说凡事,凡物、凡体、大凡趋向大的存在,大的凸显、的大同的、都是虚无的、是无路、无经、无存在的实质性的(恰是天地由万物构成并无天地也)——这恰是小而精致即精细——而无有漏也——是谓有其细若游丝的精微而有之体验是也——所以能查、能觉、能知、而知其体验本身的存在是也——其本身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受、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是因为精细、精致而出显其形态谓之体验本身的实质性也。——恰是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真空妙有是也——即如做人做事即言语形态皆在细微之处的妙而不宣的言而未言之体验之不可言是也。——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也——恰是无认识即无意识是也——是非能认识即意识的思、想、念到的存在状态是也。

  也就是说的、言的、讲的思、想、念都非体验本身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是也——体验本身的实质性是皆由精微、细致之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而无内外呼、内外之区别而有其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是也。——也就是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实质性是很细微的,精致的,只有心地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也。——恰是呼之无内外的气息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精致即精细的微到无二别之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是也,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并非是身、形、意、之凸显、意想、意化的思、想、念、即概念性的所谓的天地即万物的存在是也。

  ——恰是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无存在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实质性是也。——也恰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之——只有心地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什么也没说是也。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2 04:31:56

  (续、、)换句话说——一个人在不懂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前提下——周围的人、无论是谁也都不能或者无法做到真正的理解或者懂得这个人——这是源于一个人——哪怕知其自身是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实质性——也是源于一个人自身对自身的本身本真的懂而有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懂——而凸显出的本身本真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并因此才有可能让周围的其他的人懂得自身的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而这个懂一定是源于这个人自身的本身本真的实质性的凸显而有的理解而有的认知度。——换句话说如果一个有着本身本真的实质性的人若不懂自身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那么他一定是从小受身所处的周围的环境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而忽略了,或者忘记了——了解自身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除此不可能有第二个原因。


  实则也就是——出梦、即脱离思维意识的牢笼——也是脱离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生死悲欢离合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用——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体验——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无实质性的存在的,这也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也就是存在本身的真实性就在于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除此都是深陷在空乏的,无意义的损耗和浪费自身存在的状态中而不自知、自觉。

  实则也就是人性的回归——或者苏醒在于人心的自觉即自生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仿谓真正的人,而有人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心地自身用所谓的近四十年的亲身经历应证和验证了无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所谓的自由意志——也就是思维意识即认识的意欲的意想,意化,意生的潜移默化的惯性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状态中的——无真正的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自存、自在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所谓的天人合一,也是芸芸众生的——其实质性就是——天、人、即众生、都是具有能动性的物种的所谓的自由意志即思维意识的意想、意化、意生的潜移默化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存在状态——是无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的——是和万物即众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换句话说人本身与万物即众生的真正的区别在于人心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净、纯、透、明、醒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人性的回归和苏醒就是人心的苏醒或者回归——是只关乎人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实质性——并无关什么神,佛,道,儒等等的性即作用。——人性就是人心的自觉、即自生、自知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在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人性即人心的苏醒或者回归仅仅只是身为人成为人的第一步——才知其人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作用——并因此而懂得身谓人本身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从而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受、自在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出梦、即脱离思维意识的牢笼——也是脱离无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生死悲欢离合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用——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体验——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无实质性的存在的,这也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也就是存在本身的真实性就在于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除此都是深陷在空乏的,无意义的损耗和浪费自身存在的状态中而不自知、自觉。


  因为存在的实质性——从来都是需要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除此就没有实质性的真实的存在——而这从来就无关思想、即思维意识中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的认知、知识、信息的认识即意识的内容的相互作用的机诫的反应而有的演绎。——换言之若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就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体验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一切世界的实质性在于真本体验——恰是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真即空,空即净、纯、透、明、醒的、无目的、无污染的、空性即空间——其本身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妙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确切的说——若没有或者缺乏本身本真的即真空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自应、自在的存在状态——就没有妙有的实质性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没有实质性的存在——实则也就是真正的真实的有着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真空制衡着一切的存在——一切的存在都存在于真空之内——而真空本身本真的凸显就是妙有——妙有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真空妙有才是一切存在的实相即性能——其本身就是空性即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若无真空就没有妙有的体验本身的实质性——恰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净、透、明、纯、醒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同时并行并行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不可能有妙有的即不多不少的、恰到好处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真空妙有的存在状态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法是本身本真的存在,但并不等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心真即地实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净、透、明、纯、醒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同时并行并存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存在依然无意义即无实质性——这恰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即心真地实而存在的实质性所在。


  换句话说——无论是所谓人、神、佛、道、仙、妖、魔、怪、圣、天、还是各种动物等等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姓氏、的认识即意识——若无本身本真的心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大脑中的即思维意识牢笼的荒诞而虚无的无实质性的存在的性能的——机诫化的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相互作用的存在状态的演绎。


  更确切的说——深陷在思维意识牢笼中的一切的存在体都是认知不了心地的——因为思维意识中的一切所谓的存在状态还无法具有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恰是本真——其本身就具足了完整、圆满、而极致的智慧而有的彻底纯透的觉悟后的自在、而不需要智慧即觉悟——而有的本身本真身心融入的存在状态,是不需要在知其存在本身,了解本身的存在的实质性而谓真即本真足的状态——所以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是——无法知晓和透彻什么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无法理解什么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可、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真正长远、久远、稳固的、良性的存在关系本身就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是真空的性能,身是妙有的状态、身是由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证,自有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心自生的即自觉的作用即性能在自身上是有反应的,这个反应就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受、的应证,是可以自知,自觉、自证的(头顶的百会穴的存识的性能的反应症状而引发的气的作用在自身上的反应)仅仅是能应证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但不等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由心而生的情——其本身就是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所有具有能动性的形体像即身都自带六道轮回即六根的作用——都是相互作用,相互存在的——说白了身就是屋——恰是屋由尸至的实质性就是尸至而无尸谓屋是也。——若连这都不自知,自觉,那就是真的仅仅只是行尸走肉。——若把身单一的当成自身存在的实质性不过是意根即思维意识的自欺的纠结罢了——这恰是出六道即轮回的相互作用的存在而有的身谓人的实质性在于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知而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大凡没有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即自生的即的作用即性能在自身上的有反应的、这个反应就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受、的自应、自证、是可以自知、自觉、自证(头顶的百会穴的谓识的思想念的性能引发气的作用在自身上的反应)——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缺乏或者没有真正的本身本真的自身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存在的实质性的状态的。——更别说有什么真正的由心而生的情或者爱了。
  便于理解——换句话说——在有实质性的存在的意义上值得而言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爱——而爱是需要用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会有真正的由心而生,而发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相生互应的情——才会真正的体验到真情的实质性的存在——是只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自存性的性能——并非是说,讲、言就能知其存在本身的实质性的。——除此一切的存在皆无意义——即思维意识中的人生无意义——所谓的意义不过是行尸走肉或者傀儡式的机诫化的思维意识的相互作用的反应罢了。

  因为爱即真——都是本身本真自有、自足、自知的身心的性能——若不去释放出来,有怎么可能真正的体验到本身本真的自有,自知,自足的身心的性能的真正的爱是什么样的体验状态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呢。——所以真正的爱即真从来都是需要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释放出来的——从来就不是索取或者占有或者欺骗——索取和占有或者欺骗——从来都是私欲即欲望或者意欲的空乏即虚无的膨胀的惯性的反应。——恰是真正的一无是处、一无所有、一无所知的反应。

  更确切的说——真正的觉醒或者苏醒——就是自身清楚的知道所思、所想、所看、所阅读的一切认识即意识都——不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存在本身的实质性却从来都是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受、自在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说一切的身体本身的存在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是在六根即六道(耳、眼、鼻、身、意、舌)中转化、流转的、也就是每个形体像本身都是具备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流转和转化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修身养性一说——也就是真正的修身养性——也就是在于身并非是身,若要有真正的身就必须养性——性乃心生的作用即性能是也——只有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会有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身心其本身就是心地——心是真空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是整个空间即空性,是在思维意识之外恰是在天之外的存在——是对应——头顶的百会穴的畅通,贯通而有的意净,即识纯的状态——意不净,识不纯就还处在大脑即百会穴未通的相互作用的,并没有真正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能彻底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自应,自存,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身是地的作用而有的妙有、不停、不留、不住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一日一餐的、不生病的,无任何异味的走到哪里都自净的状态。


  实则也就是——思维意识即所谓的天人合一,也就是思维即天,意识即人,思维其本身就是意识,也是所谓的芸芸众生、眼睛就是日月——因为有心的真空即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有的地即身的妙有——恰是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而有的心生即意净,识纯的一思、一想、一念的作用而有眼的明亮透彻、鼻的香气可闻、耳的舒畅痒感、和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一日一餐不生病的状态即内外身气的无异味的反应状态——其本身就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只有在这个的状态下身心才是有实质性的真空妙有的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头顶的百会穴的畅通,就等于破了六根即六道或者六神称谓不同,其实质性是一样的(这也恰是所有的形体像即所谓的肉身、都是耳、眼、鼻、身、意、舌的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无主的相互感应、相互作用的、相互机诫化循理的反复和轮回、是没有真正的自身的存在的实质性),是在六道即六根之外有了身,也就是有了根,这个身,即这个根,才是真正的身,真正的根,是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之外的百会聚集的身(并非是意生身,意生像,意生体),也就是形容众多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而自觉即自生的汇集而形成的谓识思想念的性能,在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身应,自身受,自身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中自存、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反之一切的身体即形体像就深陷在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侵染,和占有的损耗状态中的——这也是为什么说,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地之内的一切的存在即自在,都是谓识的性能即作用,而谓识的性能即作用不等于是身即心本身的性能——这也是为什么有所谓的修身养性,即内外双修,或者性命双修等等的言说——这是源于身即形体像被所谓的六道即六根的不干不净的污染,侵染,的损耗或者占有——恰是六根不净,六道不通,不畅、的停、留、住的状态——而无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无实质性的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并非是原本的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性能的自循环都是状态——是身心的性能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六根即六道干净了,身体又怎么可能生病呢?爱即情又怎么会不干净不清白、不真呢?又怎么能活的不轻松自在呢——而六道即六根干净了,恰恰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恰是破身,破体,即破我,破人、破物、破心、破神、破天、破地、破佛、破道、破仙、破上帝等等的破一切思维意识中的意身,意体,意像,意境的意欲的膨胀性而有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状态(是因为破而有空、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才不会有非空,净,纯,透,明,醒的性能的自觉、自应,自依的停、留、住的侵染、占有、的损耗)而有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2 04:33:41

  (续、、)更简单的说——本真之所以谓本真,就在于——至始至终,或者无始无终,或者从所谓的古到今,或者东西内外,无论是所谓的天堂,地狱,人间,还是西方极乐,有谁真正的做到了或者能做到“说了和没说是一样的”的一致的?这样的妙有的说了又没说的实质性除了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还有什么?还有谁?——这就只有心地,只因心地其本身就是本真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并因此而有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说也如此,不说也是如此,信也如此,不信也如此,证也如此,不证也如此、醒也是如此,不醒也是如此、懂也是如此,不懂也是如此,识也是如此,不识也是如此,是觉也是如此,是不觉也是如此。体验也是如此,不体验也是如此,身心其本身就是心地,心地其本身就是心身,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言之本身本真的存在的性能从来就无关思维意识的认识即意识,是不因思维意识的认识即意识而有任何的改变或者改观的——相反任何的思维意识的认识即意识仅仅只有束缚和捆绑自身的存在,致使自身的身心不能更好的相生的存在,体验其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之外无任何实质性的存在意义。


  更简单的说——若连身心都不能有干净,健康、有良性、稳定的相互相生循环的性能、那么其存在状态能干净,健康,清白,稳定的循环存在吗?很显然身心健康、清净、良性、稳定的循环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性能是身可以自应、自知、自证、自受、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反过来说——一切不能让身心健康,清净、良性、稳定循环的性能——并能自应,自证,自在、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概念,无论是佛、道、儒、还是科学的、教育的、圣神的、权威的、智慧的、知识,理论,学术,咒语,思想、语言、等等的认识即意识——无论是打着什么旗号,噱头、岂不都是在自欺欺人,欺世盗名?愚人愚己、误人误己?岂不是在恶性的,偏执的,扭曲的,浑浊的、荒诞的、沉沦的、残缺的、欺骗的、非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健康,清净,良性的,稳定的循环中受苦,受难吗?

  恰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也就是真正的有效的,有实用的谓识的性能的启思动念是可以用内外一体性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状态,自觉,自应,自证——而有的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反之不能用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谓识的性能的启思动念的一思、一想、一念不仅不能是身心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还会深陷在失去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扭曲的,残缺的,恶性的,欺骗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误人误己,愚人愚己,的荒诞的,虚无的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存在的实质性的状态中不自觉、自知、自醒。


  简单来说——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就是检验心的真空的性能的,恰是心的真空的实质性的性能而有的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的性能——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即性能就凸显在身的妙有的状态——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其本身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性能。


  ——恰是一切写出来的,说出来的,讲出来的,呈现出来的一切概念,名称,语言,思想,学术、理论、知识、信息、文化、艺术、教育、的认识即意识或者心里明白的,思、想、念、都不等于形体像即身自受,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言之——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启思动念皆是假,皆无实质性的存在。

  ——也就是一切的一切——唯有自有即本身本真的自足,也就是真足,才是有实质性的存在,即如爱,即如情,即如本身本真的存在——是因为自足,即本身本真足,才知何谓真、何谓真爱,即真情、真知、真识。——也恰恰因为本身本真的自足,即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所以知其伪爱,伪情、伪识、伪知、而能避免伪情,伪爱、伪知、伪识的欺骗和忽悠。——其本身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如——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2 16:34:36
  换句话说——整个自然人类——不知,不觉,不识自身存在的状态的实质性只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有病的——其本身就病的不轻不浅。

  也就是一切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有病的——不健康的——这种病就是弱智病,也是幻想病,更是无知病,是真正的神经病、即本质就是思想、意识病——其存在状态总是处在说着、讲着、言着、本身就无实质性的,无意义的,损耗的,浪费自身存在的,虚无的,荒诞的,空乏的,不知道是相互欺骗的,无自知,自觉的自识的非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扭曲的,残缺的,偏执的,邪恶的,野蛮的、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受,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因为心地自身就在这样的状态中病了近四十年而不自知、自觉、恰是仅仅只是知道了自身一直以来的思维意识是有病的。自身的病,需要自身来治、自身来修,就如这些所谓的文字,文章,话题,思想,即认识、总该有个结尾。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3 01:38:14
  @心地认识界 2018-01-12 16:34:36
  换句话说——整个自然人类——不知,不觉,不识自身存在的状态的实质性只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有病的——其本身就病的不轻不浅。
  也就是一切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
  -----------------------------


  大脑即思维意识为什么永远都解决不了人自身从何处来,何处去,为何而存在的实质性

  大脑即思维意识永远都解决不了人自身从何处来,何处去,为何而存在的原因是——人本身仅仅只是(耳,眼,鼻,身,意,舌)的六根,也就是所谓的六道、也是所谓的六神、相互作用的反应而有的存在的状态。——在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的相互作用和轮换即轮回中,意根,即意识是可以编织,理解,文字,字符,即理论的、是可以意想,意生,意化的,那么意化,意想,即意生的状态就是意净,意纯,而有的意生身,意化身——意生身,即意化身——在六道即六根,也就是六神中就属于所谓的天道了,是意化身,意生身而存在的。


  这也就是所谓的天意,也就是天就是意化的意生象,意生身,是意的净,意纯时意生化成的意象,意生身。这种意化身,意生身是随意根起作用的,这也是所谓的天人合一的实质性——也是芸芸众生的来源——也就是从人自身的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中脱离出去的,单独存在的意生象,意生身,同样还在六道即六根中,——有所不同的是,意生身,即意生象的,意净,会影响,和作用六道即六根、也就是六身——实则也就是不分类别的形体像即身,净化,干净,致使六道,即六根清净。


  那么意根为什么能净,并生出意生身,意化身,从而有所谓的天意,其实质性就是心即空性的作用——心本身就是空性,是不停,不留,任何的形体像的,觉性即自生性,也就是心生的作用本身就是净,纯,透,明,醒的身即形体像自受,自应,自证,自在、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之中,意根能净,能独立形成意生身,意生像,意生体,是因为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作用。——恰是意根在形体像即身体也就是大脑中的无所应,无所依的状态下,即无所住的状态下——实则也就是不停,不留,不住的状态下——才能进入空性即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


  反之,意根在有所住,停,留,的固锁,束缚,和捆绑的状态下,意是浊的,不净,不纯,不透,不明,不醒的——这也是一切形体像的即身中的六道即六根,也就是所谓的六神无主,不清楚,自身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的根本原因——是源于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的相互作用的流转即轮回中,本身就是没有真正的有着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


  换句话说——被称谓人或者其它的形体像的身躯都是自带了空性即心自生的作用即性能的——人自身携带的空性即心的性能即作用就是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性就是心生的作用即性能——心生的性能即作用都是干净的,本身本真的,是不受心之外的意根的意生,意化,意想,也就是所谓的天意的侵染和占有而有的意浊,而有的意欲的膨胀的惯性的作用的不净,不纯,不透,不明,不醒的流转和沉沦的状态。——这就如单一的停、留、住于形体像即身而认为的我,人,神,佛,菩萨、上帝、动物,等等的这个念头,都是意根的作用。——也就是把(耳,眼,鼻,身,意,舌)的相互作用,相互流转,的六道,六根,即六神的相互作用的变化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状态,其本身就是妙有的状态,当成了所谓的我,人,神,佛,动物等等的停,留,住,而有的意根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矛盾的,纠结的,痛苦的,消耗的,浪费的,损耗的,欺骗的存在状态。


  其本质上一切都是没有生死的,形体像即身本身就是六根即六道或者六神的载体,也就是宿主——恰是除了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一切都在心地之内在流转和循环,其性能即作用都是相互的相生相应的——相吸的,净的自然吸引净的,相生的自然相应相生的,意欲的相应意欲的,都是相互作用,相互反应,相互融合,相互分化的——这恰是芸芸众生——实质上就是社会即整个自然人类的存在的演绎状态。


  也就是其本质上根本就是没有所谓的你,我,他,或者动物,国家,民族,世界——有的只有实质性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偏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只是在六道即六根的往复的循环或者轮回中所相互作用的宿主即形体像存在的状态不同罢了——而形体像即宿主、也就是身其本身就是在不断的变化和流转,并非是永远的,长久的,不变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要出六根或者六道唯一的方式就是破体即破形体像,超出意根,也就是超出天意即天道,或者让意净,意纯,生出意生身,意化身,意生像,或者入空性即心,不住任何的形体像,而这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4 00:57:38
  更确切的说一切的存在很简单——也就是看待一切事物本身的实质性在于什么性能就凸显什么样的作用即状态的反应——这是永远不变的实质性。


  换句话说——身谓人自身存在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健康良性的自循环的存在的实质性——都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要说着,唱着,讲着,写着,宣传着——为什么他人,民族,地区,土地、国家,世界即众生造福铺路了——连自身的身心的性能都不健康良性的循环的存在,都不能保障,还能保障什么,建设什么,还要造福什么,能造福什么?可能吗?这不是自欺欺人,欺世盗名,自身愚弄自身的荒唐闹剧是什么呀?觉的谁会信、有身心健康的人都信是吗?

  因为无论如何,身心的性能的健康不仅是自身良性存在循环的基石,也是一切健康良性循环的基础——恰如——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先要有这样健康的良性循环的身心的性能,才会体现、发生这样的作用的,而这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5 17:48:39
  (重点总结)因为无论如何,身心的性能的健康不仅是自身良性存在循环的基石,也是一切健康良性循环的基础——恰如——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先要有这样健康的良性循环的身心的性能,才会体现、发生这样的作用的,而这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回归到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在造好了的福,建好了的机能、是健康的,本身本真的,有所应、有所依、的非扭曲的,残缺的,浑浊的,不清,不醒,不明,不净,不纯,的有着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个有所应,有所依就是身能自应,自证,自存,自在、自存谓识的性能了,所以是有所应,有所依的有着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这个应,是相互的相生互应,是身心无二别的应,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只在头顶的百会穴的同时并存并行的应)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非什么文字,声音,或者思维意识的、一思一想一念引发的习气的流转的现象的应。





  这也是存谓识的性能的反应,因为有存谓识的性能所以才会知其自身的存在,是能自应,自证,自觉,自知,自在,自存,自循环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真正能医身心者——皆因知其身心的实质为真空妙有之本身本真之空净,而通,畅、之生生不息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也。





  换言之——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启思动念皆是在玩思维意识中的游戏的机诫式的相互作用的潜移默化的,惯性的反应而,皆无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在六道即六根(耳,眼,身,鼻,舌,意)中的相互作用的反应的存在状态中,存什么都不如存谓识的性能,而所有的谓识的性能中,唯有体验到的谓识的性能,也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头顶的百会穴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生性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在,自存的谓识的性能,是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作者:霹雳布袋戯 时间:2018-01-17 01:31:23
  说的不错,有点意思。可以当一个奖师,学法几天了吧?嘿嘿嘿嘿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霹雳布袋戯 时间:2018-01-17 11:49:50
  形而上学有点意思,而在形而上又区13种特性,觉受是能所特性,别开,得玄,法挪,无意根,無我法执,净识,樊我无学。。。。重点是想表达什么?应该清楚明白告诉人吧?不然的话就会跟死秃驴一样了。哈哈哈哈
作者:霹雳布袋戯 时间:2018-01-17 13:26:52
  不是觉得楼主写的文章不好,觉得很好,还有点意思,但是既然做了一个心向上探讨问题时,必然发生离垢与离尘的思维出来,这时候应该探讨是超然物外的东西,道家先人有说到形而上的东西,本体界与本体论是不一样的,如果真的无,那就不存在业力关系,业力解决处理完善以后又有让大家选择自性涅槃,有余涅槃,无余涅槃最后还有一个究竟涅槃的道路。如果真的都是空五蕴与唯识无境那么不需要担心业报轮回,如果真的是修行道路,还有涅槃的道路。这些都不是能所双亡与体相用所可以解决掉的问题。不然何必修行还是做人直接去当无情众生不是一样。呵呵呵
作者:霹雳布袋戯 时间:2018-01-19 15:01:01
  这篇文章应该还有许多后续的东西出来玩才对啊?有点意思的东西应该要继续说出来吧!等到适可而止时再下去也没有意义时,才会有识时务停住的智慧面,才觉得刚刚开始就停住,像是骗小孩子给一颗糖一样,小孩子可能一下子觉得有点意思,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哈哈哈哈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20 22:33:51
  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也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一切非说的,讲的,形容的,认识即意识的相互作用而有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状态——而是把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直接融入没有内外,没有进出的呼吸之气的性能的内外无异味、无进出的状态——体验呼吸的气息对身心的性能的作用,体验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自证、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f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直接出离即脱离思维意识的思、想、念的束缚的,捆绑,的潜移默化的,惯性的作用导致的身心不能健康,良性的,循环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21 01:27:25
  @心地认识界 2018-01-20 22:33:51
  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也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一切非说的,讲的,形容的,认识即意识的相互作用而有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状态——而是把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直接融入没有内外,没有进出的呼吸之气的性能的内外无异味、无进出的状态——体验呼吸的气息对身心的性能的作用,体验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自证、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
  -----------------------------
  实则也就是心地之内的一切形体像的存在,也就是超不出地,离不开心即空性即也就是心的净,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状态——恰是一切的形体像都离不开气的性能即作用的循环,而气的作用即性能的内外无异味,无内外的区别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是随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作用而相应在身的妙有的自应,自受,自证,自存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22 00:47:28
  换句话说,对气的作用即性能的体验已经脱离了所谓的(耳,眼,鼻,身,意,舌)的六道即六根的相互作用的反复的,习惯性的,潜移默化的重复或者轮回——恰是知其所谓六道即六根的反复相互作用的轮回——就是六道即六根中的第六道,即第六根——也就是意根。——反复作用,轮回,轮转的,且是习惯性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就是意根的作用——也就是思维意识。——知其思维意识也就是意根的无意义即无认识的无意识的实质性,就是破了六根即六道——也就是意根即思维意识之后而有的——直接以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念力融入呼吸即气的出入,内外体验气的无异味的循环的性能即作用——从而体验到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身的妙有,其本身就是真空,——真空是体验到的一种状态——就如一所屋子,已经看不见,屋子,但却能觉察到即体验到真空的,净,纯,透,的状态。——其实质意义在于身净,的妙有的不生病的状态——不在受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停、留、住而有的占有,固锁,污染,而有的损耗,残缺,不净,不纯,不透的不能健康,良性的循环的存在状态。恰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证,自在,自应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在对气的作用即性能都没有了辨别,区分的体验的实质性的状态时,就彻底的进入了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地本真足,即是脱离六根即六道的直接有效的途径,也是体验气的性能即作用的状态,——更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我要评论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22 06:12:16
  @心地认识界 2018-01-22 00:47:28
  换句话说,对气的作用即性能的体验已经脱离了所谓的(耳,眼,鼻,身,意,舌)的六道即六根的相互作用的反复的,习惯性的,潜移默化的重复或者轮回——恰是知其所谓六道即六根的反复相互作用的轮回——就是六道即六根中的第六道,即第六根——也就是意根。——反复作用,轮回,轮转的,且是习惯性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就是意根的作用——也就是思维意识。——知其思维意识也就是意根的无意义即无认识的无意识的实质性,就......
  -----------------------------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为六根即六道也就是意根即思维意识所知和所了解的秘密——就是破了六道即六根即意根的固锁,束缚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可以回归到单独的意根的意净,即识纯的状态——可以生出意生身,意生像,意生境——其区别在于意生像,即意生身、意生境的独立的存在,而有意生身,意生像,意生境的意自识——且是纯,净,透的——不同于六根即六道,也就是思维意识即意根的作用,是非独立的存在,重复的,反复的,相互作用的,轮回的——恰如所谓的我,人,你,我,他,物这样的概念,念头的作用,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重复着,反复着——其实质上是没有真正的独立的,意生身,意生像,意生境的意自识的纯,净,透的存在状态的。——那么在没有真正的独立的,意自生自识的一切的存在状态的反应必然是——倾向独立的,有意自识的趋向的演绎的存在状态——由此而有的所谓的竞技的,争夺的,抢占的,侵略的,争论的、对错的、正反的、善恶的、真假的、消耗的,损耗的、欺骗的,悲欢离合的偏执而失衡的演绎状态——这也恰是整个人类即自然物种存在的状态。



  ——所以意生身,意生象,意生境相对于整个自然人类的共同性的演绎的轮回,是有着独立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的。——其实质性是超出意根即六根或者六道的。



  换句话说以人类自身谓人身的存在中,最高级的,极致的,有着独立的,真正的存在的实质性的就是以人身的人意的存在,破了思维意识即意根,也就是六根即六道而有的意净,识纯的状态以人身,人像,而生出的意生身,意生象,意生境——这是谓人身而存在的真正意义上的根,这个根就是意根。是意净,识纯的意生身,意生象,意生境(是以谓人身,人像,人意而到达意根的意净,识纯而生出的意生身,意生像,意生境——恰是所谓天人合一,也就是天即人、人即天、也是芸芸众生、众生即天,天即芸芸的意净,识纯的状态,实则也就是不需要认识即意识的状态)。——是非肉眼所能见的存在状态,是直接可以作用影响、思维意识层面的一切的存在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存在状态,恰是六道即六根也非六道即六根的存在状态即作用。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22 09:18:00
  便于理解,简单的来说,意生身,意生象,意生境就是六根即六道中的所谓的天道即天意是也,——明白天道即天意的实质性——是一个人自身从意根即六道或者六根即思维意识的层面的脱离,而有的意净,识纯的状态生出的意生身,意生象,意生境,——其实质性恰是所谓的天人合一,更是芸芸众生,的一体化,是天,也是人,更是芸芸众生。——是在意根上的独立的,净,纯,透,明,醒的存在状态。——恰是可以直接净化,芸芸众生,即人天或者天人的。

  明白这个状态——就像有人写了剧本,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都是根据思维意识写出来的剧本来演的——那么毫无疑问,电视剧,或者电影都是思维意识的作用下衍生的即杜撰的剧本的图像显示的演绎——是按照思维意识的作用而衍生出来的即杜撰的剧本来演绎的。

  那么同样,人生的意义,无论是人,写剧本,还是演电影,电视剧,或者拍电影,电视剧、演员都是意生身,意生象,意生境的作用——这个作用就是存识,是百会穴的贯通,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应而有的人生的凸显的反应——其演绎的轨迹——是脱离不了所谓的天意即天道的。

  ——那么能脱离所谓的天意即天道——自然是意净,识纯的状态,是需要脱离意识即思维意识的潜移默化的惯性的作用而有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头顶的百会穴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应,自证,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引发的气的性能即作用在形体像上的流转的无异味,无内外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