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汝昌“新证”给谁丢脸了?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6 07:17:14 点击:1059 回复:9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周汝昌“新证”给谁丢脸了?

  2014年,4月26日,杨秋荣网友发表“袁行霈《陶渊明笺注》给北大中文系丢脸了!”现在,我学习一下,发表类似文章:周汝昌“新证”给谁丢脸了?

  袁行霈给北大丢脸了。
  施蛰存给华东大学丢脸了?

  杨秋荣网友认为,袁行霈给北大丢脸了。网友们并不这么认为。不认袁行霈“笺注”错了。
  但是,我认为,杨秋荣网友,作为北大教授,还算是比较正直的。敢于批评。这点精神,值得学习,鼓励。
  杨秋荣网友,还敢于给鲁迅的文章,挑毛病;还敢于写少正卯,揶揄孔圣人。

  胡适早慧,32岁?发表“考证”。就是认为,后40回,是续书;前80回,是自传。两年后,俞平伯早慧,24岁?发表“红学”专著,替胡适的观点,提供具体论证。大约30年之后,周汝昌早慧,36岁?发表“新证”。就是声称,发现了很多证据。实际上,这些证据,用于解读“红楼梦”,说穿了,都纯粹是旁证。时代造英雄。那个年代,时兴用旁证来定罪。于是,前80回成为“自传”,后40回成为“续书”,周汝昌成为“泰斗”。

  “新证”不是孤立事件。其后,周汝昌晚年,发表很多谬论。相互参证。佐证。证明周汝昌,给谁丢脸了。给谁丢脸了呢?读者们,自己去想。

  附:
  后40回体现了曹雪芹男女平等思想

  支持男女自由恋爱

  贾宝玉与贾政告别时穿大红猩猩毡。这是他的标志性服装。醒目。告别一事,受时间限制,穿醒目的衣服,容易辨认。为何受时间限制呢?这种告别,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并且,天机不可泄露。多说,会泄露天机。
  此外,用盛装,陪衬惨淡。反衬?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3次 发图:5张 | 更多 |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6 09:22:07
  在最失意的时候,穿最得意时的盛装。这意味着什么?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6 12:24:33
  文革时期,我国人,不懂法。敢想敢干,什么都敢干。根据周汝昌“新证”里提供的旁证,就把红楼梦的作者改为:曹雪芹,高鹗。具有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7 06:12:50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新国学之周汝昌屁学与刘心武秦学
  周汝昌放王八屁的旁证
  周汝昌放王八屁(转载)
  周汝昌一伙的红卫兵反封建残酷斗争心态
  老周(周汝昌)队友们的奇谈怪论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7 06:19:58
  后40回是原作

  1,文本。笔法高明。比如,贾宝玉与贾政告别,穿那件盛装大红猩猩毡。
  2,统计数据。统计结论。
  3,出版作者署名规则。疑罪从无。
  4,老周素质低下,放王八屁。
  5,老俞晚年,反悔,崩溃,自首。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7 06:22:00
  后40回是原作

  1,文本。笔法高明。比如,贾宝玉与贾政告别,穿那件盛装大红猩猩毡。
  2,统计数据。统计结论。
  3,出版作者署名规则。疑罪从无。
  4,老周素质低下,习惯性放屁,甚至放王八屁。考证,就是放王八屁。
  5,老俞晚年,反悔,崩溃,自首。
作者:Bitterman 时间:2018-08-07 07:18:24
  语无伦次,有病早治!
剩余 2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7 07:23:10
  刘梦溪放屁,帮腔,无效。
作者:中原大泽2014 时间:2018-08-07 07:40:28
  你能不能把自己的观点描述的清楚一点?让人看了云里雾里!
  • 弹指123: 举报  2018-08-07 07:58:59  评论

    我的观点:周汝昌“红楼梦新证”,用于解读红楼梦,都是旁证。用旁证来定罪,会造成错误。旁证,起辅助,提示作用。文革时期,很愚蠢。
我要评论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7 13:34:25
  作者署名改为“无名氏”是红学会的诡计
  http://bbs.tianya.cn/post-no01-523166-1.shtml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8 06:04:24
  后40回是原作

  1,文本。笔法高明。比如,贾宝玉与贾政告别,穿那件盛装大红猩猩毡。
  2,统计数据。统计结论。
  3,出版作者署名规则。疑罪从无。
  4,老周素质低下,习惯性放屁,甚至放王八屁。考证,就是放王八屁。挂“考证”羊头,卖“索隐”狗肉。
  5,老俞晚年,反悔,崩溃,自首。
  6,“红学”,老胡是业余。并且,早熟。胡适虽然能力突出,但是,不是万能的。
  7,民国之后,是一个混乱年代,国民素质低下。难免有荒唐之事。比如,周汝昌习惯性放屁,甚至放王八屁。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8 06:07:23
  7,民国之后,是一个混乱年代,国民素质低下。难免有荒唐之事。比如,周汝昌习惯性放屁,甚至放王八屁。比如,俞平伯晚年,全面反悔,彻底崩溃。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8 06:24:31
  7,民国之后,以及民国之前,是一个混乱年代,国民素质低下。难免有荒唐之事。比如,周汝昌习惯性放屁,甚至放王八屁。比如,俞平伯晚年,全面反悔,彻底崩溃。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8 07:20:31
  后40回问题解答

  或曰:俺意思是120回大体是作者原意。只是被后人和谐了不少。比如兰桂齐芳,宝玉中举。因为不这样删改,红楼梦流传不下来啊。
  答曰:宝玉中举,这叫波澜;报答贾家养育之恩。兰桂齐芳,这叫因果报应;天道循环;曹雪芹即便反封建,也不会像姚文元那样彻底,因为他没学习过进化革命理论。没受过伟大导师的教育,熏陶。思想先进,也不特别先进。先进,也先进不到哪里去。

  或曰:让LZ感动流泪的话,没让我感同身受。林妹妹问的特好,很有女人味的发问,宝玉答得实在不怎么样,十足的”差生“回答(。)
  答曰:你没看懂。当时,林黛玉和贾宝玉,都处于精神失常状态。这叫反常修辞。

  或曰:惟披了大红猩猩毡斗篷来拜他的父亲,却令人觉得诧异。
  答曰:贾宝玉与贾政告别时穿大红猩猩毡。这是他的标志性服装。醒目。告别一事,受时间限制,穿醒目的衣服,容易辨认。为何受时间限制呢?这种告别,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并且,天机不可泄露。多说,会泄露天机。
  此外,用盛装,陪衬惨淡。反衬?
  在最失意的时候,穿最得意时的盛装。这意味着什么?

  或曰:后40回,林黛玉吃便宜菜,不符合贾家的情况。
  答曰:林黛玉瘦弱,不习惯大鱼大肉。并且,寄居;贾家的情况,不比从前。

  附:
  后40回是原作

  1,文本。笔法高明。比如,贾宝玉与贾政告别,穿那件盛装大红猩猩毡。
  2,统计数据。统计结论。
  3,出版作者署名规则。疑罪从无。
  4,老周素质低下,习惯性放屁,甚至放王八屁。考证,就是放王八屁。挂“考证”羊头,卖“索隐”狗肉。
  5,老俞晚年,反悔,崩溃,自首。
  6,“红学”,老胡是业余。并且,早熟。胡适虽然能力突出,但是,不是万能的。
  7,民国之后,以及民国之前,是一个混乱年代,国民素质低下。难免有荒唐之事。比如,周汝昌习惯性放屁,甚至放王八屁。比如,俞平伯晚年,全面反悔,彻底崩溃。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8 08:22:23
  设置黑名单

  输入添加的黑名单ID
  添加
  输入搜索的黑名单ID
  搜索
  已添加黑名单
  piscator315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8 10:50:49
  本版热帖
  作者署名改为“无名氏”是红学会的诡计224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180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9 07:25:33


  举报周汝昌放王八屁(转载) 372 37 学术中国 2018-07-19
  科学红学网友放(大)王八屁(转载) 420 23 关天茶舍 2018-07-24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9 08:24:14
  举报周汝昌放王八屁(转载) 372 37 学术中国 2018-07-19
  举报周汝昌放屁(转载) 3206 7 书话红楼 2018-07-11
  举报周汝昌放屁(转载) 2186 65 闲闲书话 2018-07-10
  举报冯其庸放屁 369 15 书话红楼 2018-07-12
  举报刘梦溪放屁 1877 40 闲闲书话 2018-07-14
  梁归智放屁(转载) 412 30 关天茶舍 2018-07-01
  举报顾随放屁 554 11 学术中国 2018-07-09
  顾随放屁(转载) 505 14 关天茶舍 2018-07-29
  举报邓遂夫放屁(转载) 965 20 学术中国 2018-07-10
  科学红学网友放王八屁(转载) 420 23 关天茶舍 2018-07-24
我要评论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9 08:47:38
  冯其庸放乌龟屁

  贾宝玉的药方中“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到底是什么龟?

  至真斋主(肖文林)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有一个大家很熟悉的语段:

  王夫人又道:“既有这个名儿,明儿就叫人买些来吃。”宝玉笑道:“这些都不中用的。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王夫人道:“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宝玉笑道:“当真的呢,我这个方子比别的不同。那个药名儿也古怪,一时也说不清。只讲那头胎紫河车,人形带叶参,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大何首乌,千年松根茯苓胆,诸如此类的药都不算为奇,只在群药里算。那为君的药,说起来唬人一跳。前儿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我才给了他这方子。他拿了方子去又寻了二三年,花了有上千的银子,才配成了。太太不信,只问宝姐姐。”

  这里的“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大何首乌”读起来十分费解,该如何断句呢?由红楼梦研究所勘校,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断句为“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大何首乌”,而有的《红楼梦》版本则断句为“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大何首乌”。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09 11:11:26
  举报周汝昌放王八屁(转载) 372 37 学术中国 2018-07-19

  “考证”,窥一斑而知全豹。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0 08:15:46
  
  陈寅恪支持120回

  资料:

  1944年底,陈寅恪已双目失明。就在身心遭受如此重大打击的情况下,陈寅恪居然忘不了向去探望他的吴宓大谈他对《红楼梦》成书的看法。兹将吴宓所记下的此次谈话要点录在下面:

  又详告宓《故宫博物院画报》各期载有曹寅奏折。及曹氏既衰,朝旨命李榕继曹寅之任,以为曹氏弥补任内之亏空。李曾任扬州盐政。外此尚有诸多文件,均足为考证《石头记》之资,而可证书中大事均有所本。而后四十回非曹雪芹所作之说,不攻自破矣。又曹氏有女,为某亲王妃。此殆即元春为帝妃之本事。而李氏一家似改作为王熙凤之母家。若此之线索,不一而足,大有可研究之余地也⑵。尽管吴宓所记的只是一个概要,尽管陈寅恪可能还看到过更多的资料而未来得及说出,但仅从上述一段中,已可看出陈寅恪根据自己所掌握的史料而作出的一系列判断的学术价值了。


  老陈的观点,是对的;列举的这些证据,是不恰当的。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0 08:19:57
  举报周汝昌放王八屁(转载) 372 37 学术中国 2018-07-19

  “考证”,窥一斑而知全豹。
  文革之后,我国的言论自由水平,超过欧美。达到允许正大光明放王八屁的水平。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0 12:35:36
  打着胡适的旗号,无效。“红学”,胡适是业余。造神运动,无效。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0 16:49:10
  冯其庸晚年的垂死挣扎 zhongguoxuezhe 754 27 08-10 13:45
  科学红学网友放“丕(大)”王八屁(转载) 弹指123 225 20 08-10 13:43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0 16:52:25
  举报冯其庸放乌龟屁(转载) 弹指123 213 8 08-09 15:55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0 17:00:12
  后40回问题解答 弹指123 294 14 08-10 08:12
  后40回的含蓄之美 zhongguoxuezhe 733 98 08-10 12:20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0 19:08:15
  举报冯其庸放乌龟屁(转载) 弹指123 213 8 08-09 15:55
  举报周汝昌放王八屁(转载) 372 37 学术中国 2018-07-19
  举报周汝昌放屁(转载) 3206 7 书话红楼 2018-07-11
  举报周汝昌放屁(转载) 2186 65 闲闲书话 2018-07-10
  举报冯其庸放屁 369 15 书话红楼 2018-07-12
  举报刘梦溪放屁 1877 40 闲闲书话 2018-07-14
  梁归智放屁(转载) 412 30 关天茶舍 2018-07-01
  举报顾随放屁 554 11 学术中国 2018-07-09
  顾随放屁(转载) 505 14 关天茶舍 2018-07-29
  举报邓遂夫放屁(转载) 965 20 学术中国 2018-07-10
  科学红学网友放王八屁(转载) 420 23 关天茶舍 2018-07-24

  冯其庸,是国学院的院长?放乌龟屁。
  我国的大学,培养出来一大批放王八屁的高端人才。
我要评论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5:21:32
  周汝昌不懂红楼梦的旁证

  周汝昌根本不懂《红楼梦》!(转载)
  http://bbs.tianya.cn/post-106-551666-1.shtml
  这篇是沈治钧的文章。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6:38:44
  周汝昌不懂红楼梦的旁证

  周汝昌根本不懂《红楼梦》!(转载)
  http://bbs.tianya.cn/post-106-551666-1.shtml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胥惠民。不是聂绀弩,也不是沈治钧,也不是杨启樵。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6:39:55
  胥惠民教授《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出版

  胥惠民教授的《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由新疆青少年出版社于今年1月出版。这是一本在新时期批评新索隐派龙门红学掌门人周汝昌的代表作。

  蔡义江先生在为该书写的序中说:“胥惠民教授《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与杨启樵《周汝昌红楼梦考证失误》(上海书店出版社)、沈治钧《红楼七宗案》(江苏人民出版社)同为近年批评周汝昌红学谬误的三部最重要著作。……杨著以清史学者之严谨,指摘周氏之《红楼梦》考证不可信,兼及追随者刘心武‘秦学’之荒诞,皆据史实立论,不从臆测;沈著揭露周氏惯用造假、妄言惑人,文德可议,事必详考,用力极勤极深;胥著则是对周氏红学谬误的全面批判,是他多年反复思考、潜心研究的结集,立足高、视野广、剖析深,是一部坚持实事求是科学精神,捍卫我国伟大文学家曹雪芹及其文学巨著《红楼梦》不被任意歪曲的力作。”

  周汝昌一生坚持绝对化的“写实自传说”;坚持自己最得意的成就就是考证出“史湘云就是曹雪芹的妻子脂砚斋”;用他发明的“一百零八回两扇大对称结构”来解读《红楼梦》的艺术结构;把他编造的“一百零八钗”强加给曹雪芹的《红楼梦》。

  本书立足文本,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对周汝昌的主要错误观点做了详尽有力的分析批评:指出周汝昌“写实自传说”存在巨大破绽,根本不能成立。从多方面论证了脂砚斋、畸笏叟是两个男人,根不可能成为曹雪芹的妻子。论证了所谓的“一百零八回两扇大对称结构”根本不符合作品的实际,不符合艺术辩证法。周汝昌连曹雪芹“金陵十二钗”的构思都没有读懂却硬把一些平庸女子拉来凑成一百零八位“脂粉英雄”,强加给曹雪芹和《红楼梦》,是他的新索隐派“龙门红学”的又一次恶劣表现。

  他晚年出版了《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号称是最近真的校订本;本书通过三个章节,利用大量例证,具体分析周汝昌对曹雪芹的原文乱加改动,不懂装懂,肆意破坏《红楼梦》的有机结构,其实是离曹雪芹原本距离最大最坏的一个本子。

  本书还从哲学角度对周汝昌的方法论和主观唯心论作了深入地分析批判。
  凡是热爱曹雪芹和《红楼梦》的读者,都应该读读这本书。(金山梅子)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6:44:34
  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一场严肃的红学打假!“周汝昌根本不懂《红楼梦》!”)
  作者:胥惠民 著出版社: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时间:2014年01月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6:48:20
  天涯论坛 > 闲闲书话 [我要发帖]

  蔡义江晚年的将功折罪(转载)

  蔡义江晚年的将功折罪

  俞平伯晚年,表示,痛改前非。
  蔡义江晚年,也表示,痛改前非。揭发同伙“泰斗周汝昌”的罪行。

  资料:

  《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序_古代小说与人生...

  2014年2月26日 - 多年后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所谓“佚名”,其实就是周汝昌,是他将自己写的东西冒充史料来蒙人的。同样受骗的还有胡德平同志。这当然也怪自己缺少警惕...

  qianqizhai.blog.hexun.... - 百度快照

  《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序

  蔡义江

  胥惠民教授《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与杨启樵《周汝昌红楼梦考证失误》(上海书店出版社)、沈治钧《红楼七宗案》(江苏人民出版社)同为近年批评周汝昌红学谬误的三部最重要著作。三十余年前,王利器曾著文列举周氏谬误十大类,硬伤四十余处是为先导(见1980年《红楼梦研究集刊》第2辑)。杨著以清史学者之严谨,指摘周氏之《红楼梦》考证不可信,兼及追随者刘心武“秦学”之荒诞,皆据史实立论,不从臆测;沈著揭露周氏惯用造假、妄言惑人,文德可议,事必详考,用力极勤极深;胥著则是对周氏红学谬误的全面批判,是他多年反复思考、潜心研究的结集,立足高、视野广、剖析深,是一部坚持实事求是科学精神,捍卫我国伟大文学家曹雪芹及其文学巨著《红楼梦》不被任意歪曲的力作。

  新时期初,我与周汝昌先生曾有过一段交往,先是书信往来,后来也曾多次登门访谈。大概因为我对《红楼梦》后四十回续书有许多批评,遂被看中,说了许多好话。我出版的几部书也得到他的推介,且赞誉有加。但我行事、治学自有原则,并不因人情而任意附和,作违心之论,比如我根本不信他《红楼梦》续书是乾隆阴谋指派高鹗篡改的说法。自上世纪末期到本世纪以来,我们渐行渐远,终至断绝了交往。这主要原因还是“道不同”而绝无个人恩怨。

  有一件事是令我懊丧的。上世纪90年代,传通县张家湾发现所谓“曹雪芹墓石”。我应《文学遗产》之约,写了《西山文字在,焉得葬通州?》一文,辨“墓石”系当地人李井柱伪造。这一看法,至今未变。但拙文的最后引了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史事稽年·末期》出处为“佚名《爽秋楼歌句》”中的一首《八声甘州·蓟门登眺兼凭吊雪芹》词作旁证,还猜想词为清人所作。文章两次收入拙著论《红楼梦》集子中。多年后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所谓“佚名”,其实就是周汝昌,是他将自己写的东西冒充史料来蒙人的。同样受骗的还有胡德平同志。这当然也怪自己缺少警惕心和识别力,总以为老先生不至于如此无聊。

  周汝昌晚年,见学术界气候环境适合无监管的自由化营销,遂大展拳脚,一年内凑起七八本书来,大肆宣扬他破绽百出的“写实自传说”和五花八门的奇谈怪论,诸如曹雪芹的妻子是史湘云,也就是脂砚斋和畸笏老人;贾宝玉不爱林黛玉而爱史湘云,林黛玉即“麟待玉”;神瑛侍者不是投胎贾宝玉而是甄宝玉,“绛珠误认了恩人”;“木石姻缘”和“金玉姻缘”都是指史湘云和贾宝玉的关系;《红楼梦》写了九层“金陵十二钗”,共一百零八钗,以对应《水浒》一百零八将……等等,这可谓“满纸荒唐言”。还将脂评本中许多明显的错别字,说成是“最可宝贵的”雪芹“原笔”,都保留在他的校注本中,甚至任意篡改原文……。这些都能在胥著此书中读到。

  周先生今已作古,但我国有长期受封建宗法等级制度统治的历史,权威高于真理,既然其生前已享有“大师”“泰斗”之名,红学上已被搅浑的水一时恐怕也难以澄清,唯有凭一贯坚持走正道的研究者持续不懈的努力。一些同志虽不与人争是非,却有着明确的坚持与取舍,正不容邪,继续批判歪风邪气,从事清污消毒工作,实更为必要。这些都是红学健康发展的希望。

  当然,改善学术环境,恢复学术的科学本质,严格区分科学与娱乐的界线,提倡摆事实、凭证据的实事求是的学风文风,树立勇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风气,特别是要求媒体、宣传工具加强社会责任感,发挥应有的引导作用,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党的领导得以改善,在学术领域内能真正深入贯彻和落实科学发展观,而不是流于作报告的套话和口号,那么,我国的文化学术事业将会大大改观,红学的春天也就不远了。

  2012年6月25日于北京

  (《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胥惠民著,新疆青少年出版社2014年1月版。)
  http://qianqizhai.blog.hexun.com/91710484_d.html

  “清污消毒”。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6:49:53
  天涯论坛 > 闲闲书话 [我要发帖]
  蔡义江晚年的将功折罪(转载)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7-11-21 08:57:28 点击:1679 回复:47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8:36:55
  举报冯其庸放乌龟屁(转载) 弹指123 213 8 08-09 15:55
  举报周汝昌放王八屁(转载) 372 37 学术中国 2018-07-19
  科学红学网友放王八屁(转载) 420 23 关天茶舍 2018-07-24
  科学红学网友放“丕(大)”王八屁(转载) 弹指123 225 20 08-10 13:43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9:43:56
  周汝昌是文革的一个侧面。放王八屁。被树立为“泰斗”。被红学会当做旗帜,形象大使,代言人。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9:46:17
  周先生今已作古,但我国有长期受封建宗法等级制度统治的历史,权威高于真理,既然其生前已享有“大师”“泰斗”之名,红学上已被搅浑的水一时恐怕也难以澄清,唯有凭一贯坚持走正道的研究者持续不懈的努力。一些同志虽不与人争是非,却有着明确的坚持与取舍,正不容邪,继续批判歪风邪气,从事清污消毒工作,实更为必要。这些都是红学健康发展的希望。
  -------------------------------------------
  蔡义江晚年,立功赎罪。秉烛之明,熟与昧行乎?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09:51:10
  周汝昌不懂红楼梦的旁证

  周汝昌根本不懂《红楼梦》!(转载)
  http://bbs.tianya.cn/post-106-551666-1.shtml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胥惠民。
  孔子老二语录: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11 10:09:24
  举报周汝昌放王八屁(转载)
  http://bbs.tianya.cn/post-666-44569-1.shtml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5 17:24:05
  王蒙早年,也相信脂批;但是晚年,骂脂砚斋是曹雪芹的扫帚星。参见王蒙的文章“一辈子的红楼梦”。
  搞学术,最终,是要单挑的。表决,就是单挑的意思。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5 17:27:38
  曲沐的学术研究成果
  
  曲沐 编辑
  曲沐, 知名古典文学理论家,红学家。1933年生,山东牟平人。195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贵州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红楼梦学会理事、中国三国演义学会理事、中国水浒学会理事,贵州省红楼梦研究学会副会长,贵州省写作学会常务理事。

  生平简介 编辑
  曲沐, 知名古典文学理论家,红学家。1933年生,山东牟平人。195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贵州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红楼梦》学会理事、中国《三国演义》学会理事、中国《水浒》学会理事,贵州省《红楼梦》研究学会副会长,贵州省写作学会常务理事。长期从事古代文学,特别是明清小说的教学与研究,在《红楼梦学刊》、《明清小说研究》、《蒲松龄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已出版《红楼梦会真录》、《红学百年风云录》(合著)、《烟霞集》等著作。整理校注程甲本《红楼梦》(合作)、亚东程乙本《红楼梦》(合作)及点校《混唐后传》、改编《歧路灯》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5 17:28:45
  学术道路 编辑
  曲沐先生曾师承国学大师启功、李长之、谭丕模、著名文艺理论家黄药眠,著名民间文学理论家钟敬文,广博精到的文学传承,自身刻苦的努力,造就了他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从事40年大学古典文学教学,6年带研究生经历,任过唐五代文学史,元明清文学史、文学作品教学。
  曲沐先生的感情世界丰富多彩,认知世界广博,是非评判勇敢无畏。读他的散文和研究论文,感受到的是曲折历史的足音,历史文化是非曲直的尖锐评说以及赤子真情的流露。个人的视角和民族的共同视阈融为一体,历史和现实相通,构成文本的实在性,历史脉搏的可感特点以及现实的高度认知价值。
  文学艺术作品创作也好,研究也好,越是接近本真(包括历史的真实,生活的真实和感情的真实),就越有认识意义,越有感染力和说服力。追求本真,是曲沐先生论文和散文写作动因所在,也是其震撼力的策源地。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5 17:30:23
  主要学术观点 编辑
  甄别红楼
  《红楼梦》作为中国古代小说的最高成就,作为举世闻名的奇书,曲沐先生作为古代文学史和文学作品研究家,是没法绕过去的。从1973年开始,经历30多年的潜心研究,先后在《红楼梦学刊》、《明清小说研究》、贵州大学学报、琼州大学学报等刊物上发表研究论文40多万字,由台湾宏毅出版社出版论文集《红楼梦会真录》,从三方面对《红楼梦》研究的是是非非作甄别。
  一,程伟元、高鹗排印刊行的120回《红楼梦》是真本,而脂砚斋批《石头记》是伪本。曲沐先生从《红楼梦》文本实际出发,以丰富的史料和无可辩驳的逻辑力量,证明程伟元、高鹗二人于乾隆五十六年(公元1791年)萃文书屋木活字排印刊行的120回《红楼梦》,“这是最早刊印的最为完整的《红楼梦》本子,也是最真的本子,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历史事实。”
  二、《红楼梦》人物性格、情节发展连贯,符合发展逻辑;艺术风格统一,为曹雪芹一人所作,并非曹作前八十回,高鹗续后四十回,腰斩《红楼梦》毫无依据。“因此,(俞平伯)在写下这些批评‘反《红楼梦》’的红学现象之后,毅然决然、义无反顾地从胡适的理论框架中、从脂砚斋的桎梏中挣脱了出来,终于临到生命的尽头才大彻大悟,破天荒地‘发现’了程本《红楼梦》是一部完整的作品,120回是个不可分割的有机体,自己过去和红学家们所做的是‘割裂’《红楼梦》的犯罪行为,是愧对中华民族文化瑰宝的‘犯罪’行为,也是愧对天下人的。”
  三、《红楼梦》是用概括加工、典型化的艺术手法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是艺术品,并非曹雪芹的自传,或者是“曹寅的家世”记录,一切的考证、探佚,都从根本上违背了对艺术品研究的正确航向。胡适不仅是我国大学问家,文化人,而且享有世界盛名。这种背离艺术创作规律的研究从他那里开始,把像俞平伯这样一些有良心有才华的学者引入歧途,耗去70多年的大好时光和大量的人力物力,结果犯了最低级的错误,做了再愚蠢不过的事。“……将小说当成信史,这是‘新’‘旧’红学家共犯的毛病。俞平伯早在1925年《红楼梦辨的修正》中就省悟道:‘我一面虽明知《红楼梦》非信史,而一面偏要把它作信史似的看’,‘我们说人家猜笨谜,但我们做的即非谜,亦类乎谜,不过换个底面罢了’,‘若说贾即是曹,宝玉即雪芹,黛为某,钗为某……这何以异于影射?何以异于猜笨谜?’后来又说:‘索隐、自传殊途,其视本书为历史资料则正相同,只蔡(蔡元培——笔者注)视作政治的野史,胡(胡适——笔者注)看作一姓的家乘耳’。胡与蔡,批判者与被批判者,竟在信史的观念中殊途同归了,‘新红学家’仍然回到旧红学家的老路上去,这是十分发人深思的。”
  这三方面的甄别,简化起来便是这样一个认识发展轨迹:《红楼梦》是小说,但是自传体小说——《红楼梦》是用艺术手段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不是自传体小说——120回《红楼梦》是一个有机的艺术整体,作者是曹雪芹一个人。这样,从根本上澄清了笼罩在这部千古奇书上的迷雾,还原程甲本120回《红楼梦》为曹雪芹创作的长篇小说巨著的本来面目,端正《红楼梦》研究方向。这样符合实际的认识,是俞平伯耗去毕生精力才逐渐完成的,1979年,俞平伯就说:“开山祖师为胡适。红学家虽变化多端,孙行者翻了十万八千个筋斗,终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虽批判胡适相习成风,其实都是他的徒子徒孙,胡适地下有知,必干笑也。”俞平伯把自己的醒悟公诸于世,应当产生振聋发聩的效果。但是,符合实际的认识反而不易被接受,被传播。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还在津津乐道地说脂批《红楼梦》,认为“甲戌本的正文及大部分批语(特别是里面的双行夹批和旁批)”,“较现存各抄本都早”;《红楼梦》是曹氏所命名还是脂砚斋(甚至说脂砚斋是曹氏著书助手),《红楼梦》之所以有《石头记》、《风月宝鉴》、《<石头记>探佚》、《<石头记>脂批》、《<红楼梦>稿本》,是因为叫法“混乱”的缘故。又有论者认为“庚辰诸本双行批所指的《红楼梦》书名,当是脂砚初评前使用过的一种书名。”单是个书名,就已弄得眼花缭乱,莫衷一是。

  程前脂后
  曲沐先生的看法是否得到红学界的普遍认同,或者大多数认同,那是另一个问题,但他的论断至少具有强大的说服力,给人以莫大的启示。曲沐先生研究态度是严谨而冷静的,自始至终以理服人,以据服人。他高度赞扬老一代红学家俞平伯的三次发现,三次修正错误(第一次发现《红楼梦》是自传小说,后四十回为高鹗所续;第二次是发现《红楼梦》是一部小说;第三次是发现120回《红楼梦》是一个有机的艺术整体,否定了“高鹗续书说”,“一旦发现自己的错误总是及时‘修正’,决不文过饰非,在学术事业上表现出一种崇高的责任感和诚挚学者的伟大良心,他的确是红学史上第一伟人,一代大师,永远值得学界崇敬和学习的楷模!”
  对于曲沐《从文字差异中辨真伪见高低》、《庚辰本〈石头记〉抄自程甲本〈红楼梦〉实证录》等文章,云南红学家吴国柱在文章中说,曲沐先生将影印本《程甲本红楼梦》与甲戌、己卯、庚辰三脂本对读,发现这三脂本是从《程甲本红楼梦》那里抄来的,而且错抄、漏抄、跳行无数,“他(曲沐)运用古籍版本校勘学的基本规律,对程本与脂本的文字细加比勘,从大量实证材料中精选出三十四例,将它们按回次顺序客观地排列出来,从第三回起至八十回止,几乎涵盖了整部庚辰本”,“曲沐先生的这篇杰作,真正说得上‘一锤定音’。这便是:程本在前,脂本晚出,铁证如山,不容置疑。”认真,讲究实据,是曲沐先生学术研究的突出特点。
  曲沐先生是有足够的忠诚于真学术勇气的,他和红学界的知音一起,为恢复文学巨著《红楼梦》的本来面目,作了不懈的努力,影响正在逐渐扩大。与欧阳健、吴柱国合编《红学百年风云录》、《红学三地书》,合校《程甲本》、《程乙本》红楼梦。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5 17:31:47
  感情与爱编辑
  曲沐先生对人生,对爱情非常认真,非常严肃,非常执着。在《烟霞集》里,用了大量文字写林黛玉的清、纯、真、热、直、诚,她的美貌,她的才华,寄予深深的同情。他笔下的林黛玉,完全没有那种认为林黛玉心胸狭窄,感情脆弱,多愁善感的世俗偏见。姑且不说这样评价是不是因而更接近曹氏创作意图,但至少说明曹氏非常赞赏林黛玉的高洁,寄予作家莫大同情的。
  这种人类的高尚情操,曲沐先生在《坎坷的人生 幸福的爱情》一文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和妻子潘治森初次见面,写得那样富于诗情画意:“我们一见面,不想那样高兴,仿佛久别重逢似的……她清纯、秀丽,两条发辫直垂到腰下……她外慧内秀,那白净的颜面,透着青春少女的红润,富有弹性,富有活力,仿佛一弹就会出水似的。”
  平静中的幸福是美好的,在艰难岁月里相濡以沫,更显得珍贵。曲沐先生和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在动乱年代里度过许多个艰难的日日夜。但不管多么艰难,都仿佛有一盏明灯照耀着他,这就是他的妻子潘治森女士的关爱与支持。她既是医术不错的老医生,又是他最贴心的人;还有他可爱的孩子。“在最痛苦的时候,几次想到自杀,但总觉得有我的妻子和孩子在,生活中还有爱,还有光明,还有幸福,我不能这样死掉,咬着牙也要撑过来。就这样,在爱妻的关爱下,熬过了最苦难最坎坷的日子,度过了人生几大难关,才走到了今天。”在曲沐先生的眼里,潘女士“勤俭自励,聪慧贤良,知足忍让,与世无争,从不和别人计较什么,也从不说别人一句坏话,连句厌词也没有。” “……身材适中,似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唇不涂朱而自红,面不施粉而自白;眉戚春山,眼颦秋水;转盼多姿,回眸有情”的九寨沟的藏妹,产生了十分自然的对接,这种对接,来之于对美共鸣和享受。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5 17:34:27

  
  曲沐


  
  欧阳健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7 09:05:16
  伪“红楼梦考证”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原创] 一赵子 187 1 08-27 09:03
  风行了八十多年的伪“红楼梦考证”,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主角地位 一赵子 439 2 08-27 09:03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8 07:45:05
  文革时期的放屁文风

  文革时期,泛指。

  胡适早慧,32岁?发表“考证”。就是认为,后40回,是续书;前80回,是自传。两年后,俞平伯早慧,24岁?发表“红学”专著,替胡适的观点,提供具体论证。大约30年之后,周汝昌早慧,36岁?发表“新证”。就是声称,发现了很多证据。实际上,这些证据,用于解读“红楼梦”,说穿了,都纯粹是旁证。时代造英雄。那个年代,时兴用旁证来定罪。于是,前80回成为“自传”,后40回成为“续书”,周汝昌成为“泰斗”。

  “新证”不是孤立事件。其后,周汝昌晚年,发表很多谬论。相互参证。佐证。比如,周晚年,发表奇谈怪论,曰:史湘云是第一女主角。共108回,大结构。理由是108这个数字,是个美妙的数字。蔡义江表示,这是瞎扯。于是,“泰斗”露馅。

  “新证”发表,得到行政权威的认可,没得到学术权威的认可。不符合学术成果鉴定程序。但是,当时,教授们,愚昧。比如,顾随,听说周汝昌的“新证”,得到“巨人”的赞赏,激动不已,受宠若惊,用了一天一夜时间,写了一首词,叫“木兰花慢”。这首词,显然也是放屁。很荒谬。也因此,梅节教授,沈治钧教授,都没读懂这是词。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8 07:49:31
  旁证,作为证据,是不能定罪的。比如,聂树斌案,一审判死刑,用的就是旁证;二审推翻了一审,就是因为不能用旁证来定罪。找到真凶,是次要的原因。

  “新证”发表,得到行政权威的认可,没得到学术权威的认可。不符合学术成果鉴定程序。但是,当时,教授们,愚昧。不懂得旁证不能用来定罪的道理。也不懂的学术成果,须要学术权威来鉴定。比如,顾随,听说周汝昌的“新证”,得到“巨人”的赞赏,激动不已,受宠若惊,用了一天一夜时间,写了一首词,叫“木兰花慢”。这首词,显然也是放屁。很荒谬。也因此,梅节教授,沈治钧教授,都没读懂这是词。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08-28 07:57:32
  放屁文风,成为主流。红学会,就是由这种人,组成的。刊物,就是由这种人,垄断的。

  至刘心武,放屁文风,达到鼎盛时期。到百家讲坛上,讲“秦学”,据说,得到周汝昌的赞扬。但是,这毕竟太露骨了。于是,红学会里的红学家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对刘心武进行围攻。于是,刘心武由盛而衰,声名狼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