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杀案昆山警方结论的两大硬伤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09 23:36:23 点击:3900 回复:39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中国普通民众历来都是道德义愤强于法制意识,这一点即便司法执法机构往往也难以免俗,毕竟工作人员也是凡人,是人就总有自己价值观念左右的情感立场,很多时候难免有损于公正。
  昆山警方最终裁定于海明正当防卫,主要理由如下:
  1、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于海明反杀适用特殊正当防卫;
  2、于海明七秒内连续五刀系情急之下的正常心理和生理反应,对此不能苛求当事人冷静而精准地“换算出等值的防卫强度。”
  3、于海明紧接着的追砍跟之前的应激反杀,“是一个连续行为”,也即属于正当防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4、警方根据于海明一面之词,单方面认定“于海明停止追击,返回宝马轿车搜寻刘海龙手机的目的是防止对方纠集人员报复、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符合正当防卫的意图。”
  对此本文作者要说的是,1和2没有异见,需要争议的是3和4:
  首先,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是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正在进行中。而刘海龙身中五刀后倒地,并因躲避刀砍而逃跑,其暴力侵害早已停止。因此,这时候于海明再度在既没有搏斗又没有争夺刀具的情况下,单方面追上去刀砍已经不是一个连续的防卫行为,而是涉嫌故意报复伤害,不应继续适用特殊正当防卫条款。然而警方对这么关键的问题竟然忽略刘海龙已经身中数刀并且倒地、逃跑的重要细节,语焉不详地一笔带过。
  顺便提一下,笔者注意到,对这个问题网上很多人的辩解是,于海明追砍刘海龙是因为无法判断对方是否还会从车厢内再取出武器继续行凶,因而于感觉人身威胁依然未能解除,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判断。
  对此笔者要反驳的是,如果于海明真如人们所说的那样,那么两刀未砍中后的于海明继续向前追赶逃跑中的刘海龙,请问又是因为什么合理的推断?难道于海明还认为对方会在路边某处预先藏好了武器?所以,于海明从宝马车旁的砍杀开始再次继续追击,恰恰暴露了自己内心真实的底细跟人们普遍认为于海明继续追砍是为防止对方从车内再次取出凶器的合理推断,产生严重矛盾!
  其次,警方通告上的主要事实部分,清楚写明“于海明称,拿走刘海龙手机是为了防止对方打电话召集人员报复。”
  事实上这仅仅是于海明一面之词,然而昆山警方通告却认定这样未能证明的一面之词,是真实的,其“目的是防止对方纠集人员报复、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符合正当防卫的意图”。不知警方如此偏信的理由何在?如果说这又是于海明的一个合理推断,那么这个推断恰恰是荒谬而经不起推敲的。
  因为第一,于海明怎么事先知道手机肯定在驾驶室而不在刘海龙身上?这部手机是于海明预料中必然能搜得的,还是偶然拿到的?如果是必然的,那么于海明不是神仙就是透视眼,能穿越车窗玻璃;如果是偶然的,那就说明于海明是在撒谎。拿走手机并不是他事先想好的一个防卫意图。除非还有一种情况,他打开驾驶室车门是为了搜寻其他凶器时偶然发现的手机。但是这个解释也不能成立。因为警方通告上既没有对这一细节的事实认定,从视频看,也未见于海明有上下左右任何搜寻或者检视的动作,而是直接拿了手机就走。
  第二,按当时的实际情形,刘海龙身中刀伤远在数十米之外,又在于海明提刀防控之中,根本就没有回来取手机纠集帮凶的可能,而且也无此必要。因为于海明既然如此冷静理性,自然应该想到还有对方其他同伴,他们身上也有手机可以对外联系。所以只取走刘海明手机没有意义。
  综上,昆山警方对于海明说辞的片面采信,很难令人相信警方没有将自己的道德情感或者受到的舆论导向,带入到办案执法过程中去,从而有失法律的严明公正。
  结论:根据刑法第二十三条: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于海明故意伤害罪未遂,从轻处罚。

  2018年9月9日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94次 发图:1张 | 更多 |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09 23:48:53
  高隐连续发了这么帖子,暴露了自己对血性男儿的极端仇视和偏执狂的特征——自卫者无罪不舒服斯基,
我要评论
作者:五个咪 时间:2018-09-09 23:50:43
  考不上正规公办高中,各种羡慕嫉妒恨咯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0 00:22:34
  刘某身上多处开创伤,当场肥肠都出流出来了,最后在医院因失血过多而死,于某竟然是“伤害未遂罪”,高隐,“未遂”“既遂”几个字你体育老师是怎么教你的?
作者: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时间:2018-09-10 01:03:15
  第三点追砍说成是防卫连续行为,持怀疑态度,但也可以理解成驱赶,然后到车上查看,看是否有枪支或者别的武器,拿手机防止对方叫人,由于伺候于某没有继续攻击,所以可以看出,于某并不想杀人,那么这一些可以看成防卫,整体而言防卫成分占绝大部分,追砍,你也可以理解成报复泄愤,也可以理解成驱赶震慑,为的是使得对方恐惧,逃跑,放弃攻击,虽然不是完美的正当防卫,但是也没有太多的过错,只能说小部分有争议
作者: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时间:2018-09-10 01:15:00
  还有就是追砍并没有产生致命伤,而致命伤是在最早那几刀造成的,那么后来那个有争议的追砍可以降低权重

  精准的判断是,虽然于某存在争议的追砍行为,但是刘某的致命伤是之前的正当防卫过程中造成的,所以刘某挂掉,是因于某正当防卫所造成的。刘某的挂算在正当防卫这一段。

  所以如果非得于某需要承担责任,也是承担后来追砍那两刀的责任,顶多如此。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05:47:59
  高隐也真够蠢的,人都被电瓶哥反杀了,这货居然还能得出电瓶哥“故意伤害罪未遂”的结论来。

  高隐这货本来是和从人者108穿一条裤子,认为此案不适合自卫的范畴,然后被众网友抽得满地找牙,现在发这贴为了挽回颜面,称电瓶哥应该有罪,只不过是轻罪。

  可看看他找的理由,简直让人笑掉了大牙,暴露了他既无法律常识也无语文常识。
作者:从人者108 时间:2018-09-10 06:08:12

  建议死者亲属对昆山警方发起‘行政诉讼’。这次警方处理人命案太过于草率。

  竟然全部无条件采信‘杀人者’的单方面口供。这明显有问题。


  从视频曝光的所有内容看,这是一起由机动车变道,驶入自行车道,遭到电瓶车主阻拦,发生碰撞,引发的街头口角。

  双方先是在原地发生口头谩骂,推搡。后刘主动掏出凶器击打于,在凶器脱手以后,被于抢到。于用凶器砍杀,追砍刘多刀。导致刘失血过多,死于医院。


  适用于故意伤害致死。考虑杀人者是在受到攻击下,导致精神高度亢奋产生的杀人行为,可以适当酌情减刑。最后判3年,缓3年。附带民事赔偿死者家属。

  酱紫就好了。


  昆山警方在涉及重大人命案件中,矫法释放嫌疑犯,影响十分恶劣。开启了中国街头武斗杀人,当正当防卫的大时代。

  这次恶劣的影响,恐怕就算于后面坐牢,也难以消除了。

  也许当全者,要的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的效果么?

  社会底层人,街头互相砍杀,鼓励屌丝,为了鸡毛蒜皮杀人,净化人种??????

  肉食者果然深谋远虑,非我等良人所能及也。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06:15:33
  @从人者108 2018-09-10 06:08:12
  建议死者亲属对昆山警方发起‘行政诉讼’。这次警方处理人命案太过于草率。
  竟然全部无条件采信‘杀人者’的单方面口供。这明显有问题。
  从视频曝光的所有内容看,这是一起由机动车变道,驶入自行车道,遭到电瓶车主阻拦,发生碰撞,引发的街头口角。
  双方先是在原地发生口头谩骂,推搡。后刘主动掏出凶器击打于,在凶器脱手以后,被于抢到。于用凶器砍杀,追砍刘多刀。导致刘失血过多,死于医院。
  ......
  -----------------------------
  从人者的说法就比高隐不知道高明多少。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06:41:15
  高隐就别想着批判庸众了,问题是你自己就是还没有从庸众中脱身的村夫俗子,装腔作势地批判庸众也只不过暴露了自己的不学无术和见识浅薄。
作者:ziyoucaomin 时间:2018-09-10 07:00:56
  从人说电瓶车阻拦宝马车变道,这是胡扯。当时亮了红灯,电瓶车在自己的行车道停下来是必须不可以不停下来;汽车变道不可以变到自行车道上的吧?警方已经查明了,宝马车几乎撞到了电瓶车,做这样的动作本身就是威胁电瓶车主的生命。此时电瓶车主已经具有阻挡宝马的充分理由。
作者:ziyoucaomin 时间:2018-09-10 07:05:31
  再说宝马车主是醉驾,醉酒开车并且故意伤人(就算你确认他不想故意杀人),谁知道他用刀“拍”起劲了不会突然更加冲动而动杀念?!楼主和从人说说理由,你们敢确定刘某不会动杀人只念?为什么?
  • 上海高隐: 举报  2018-09-10 09:48:01  评论

    那你敢确定刘某一定狐疑动杀人之念?我主贴不是已经写得很明白了么?认同第一阶段的正当防卫,你还要纠缠什么?真是思路不清得让人厌烦不想搭理!
我要评论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09:51:06
  @关大蝈蝈 2018-09-10 06:41:15
  高隐就别想着批判庸众了,问题是你自己就是还没有从庸众中脱身的村夫俗子,装腔作势地批判庸众也只不过暴露了自己的不学无术和见识浅薄。
  -----------------------------
  我这主贴有个唯一的漏洞,我得改改。你跟修鞋匠的水平怕是看不出来的,所以说来说去都是空洞的人身攻击。你看看你自己,智商所限只能口水不是?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0 09:53:15
  高隐若能要脸,关大蝈蝈就算见了天日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09:54:10
  @关大蝈蝈 2018-09-10 05:47:59
  高隐也真够蠢的,人都被电瓶哥反杀了,这货居然还能得出电瓶哥“故意伤害罪未遂”的结论来。
  高隐这货本来是和从人者108穿一条裤子,认为此案不适合自卫的范畴,然后被众网友抽得满地找牙,现在发这贴为了挽回颜面,称电瓶哥应该有罪,只不过是轻罪。
  可看看他找的理由,简直让人笑掉了大牙,暴露了他既无法律常识也无语文常识。
  -----------------------------
  真是蠢如 @绝对不主流 !
  人是在正当防卫而不是在后来的追击过程中被杀死的。你不知道吗?跟鞋匠一样,只会口水喷粪的低能儿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0 10:05:02
  为什么高隐要判于某故意伤害未遂呢?因为高隐认为“人是在正当防卫而不是在后来的追击过程中被杀死的”,他认为既然刘某已经死于正当防卫了,所以别说于某就是任何人想伤害一个死人的意图也是无法得惩的
  高隐说的这玩意你仔细想想,还真挺讲理的,不象从人者,干脆罔顾事实颠倒黑白,竟然认为电瓶车是故意阻拦机动车的寻衅方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10:06:17
  @关大蝈蝈 2018-09-09 23:48:53
  高隐连续发了这么帖子,暴露了自己对血性男儿的极端仇视和偏执狂的特征——自卫者无罪不舒服斯基,
  -----------------------------
  姓关的请回答我,你到底是诚心胡搅蛮缠撒泼打滚呢?还是的确智商低?我所有这些发言跟仇视血性男儿、跟自卫者无罪不舒服,有几毛钱关系?就事论事是辩论双方最基本的学养素质和智力准绳,你说说自己具备了哪些?照你这狗屁逻辑,若刘海东家属聘请律师打官司,律师拿钱辩理是否该咒他全家死?是否也暴露了他“对血性男儿的极端仇视和偏执狂的特征”??
  一个人怎么可以愚蠢到这个地步!!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0 10:08:03
  高隐,刘海龙是送到医院一小时后死亡的,死因也不是“死于正当防卫”,那叫案情,不是死因,刘某医学死因“失血性休克”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0 10:17:09
  我这主贴有个唯一的漏洞,我得改改。你跟修鞋匠的水平怕是看不出来的,所以说来说去都是空洞的人身攻击。你看看你自己,智商所限只能口水不是?
  -/—————-
  快去快去,你这帖子的情况就像送医前的刘海龙———多处开创伤大量失血,而且和刘海龙自己乱掏自己肠子一样,你自己还要追究自己“唯一漏洞”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10:21:09
  @绝对不主流 2018-09-10 10:17:09
  我这主贴有个唯一的漏洞,我得改改。你跟修鞋匠的水平怕是看不出来的,所以说来说去都是空洞的人身攻击。你看看你自己,智商所限只能口水不是?
  -/—————-
  快去快去,你这帖子的情况就像送医前的刘海龙———多处开创伤大量失血,而且和刘海龙自己乱掏自己肠子一样,你自己还要追究自己“唯一漏洞”
  -----------------------------
  这是你mei的漏洞?你又不是不知道“多处开创伤大量失血”是第一阶段于海明正当防卫所致。你就是个人渣,明知故问、插诨打课、偷换概念、只会喷粪口水、为反对而反对的人渣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0 10:22:22
  2018-09-10 10:21
  20楼
  @绝对不主流 2018-09-10 10:17:09

  我这主贴有个唯一的漏洞,我得改改。你跟修鞋匠的水平怕是看不出来的,所以说来说去都是空洞的人身攻击。你看看你自己,智商所限只能口水不是?

  -/—————-

  快去快去,你这帖子的情况就像送医前的刘海龙———多处开创伤大量失血,而且和刘海龙自己乱掏自己肠子一样,你自己还要追究自己“唯一漏洞”

  -----------------------------

  这是你mei的漏洞?你又不是不知道“多处开创伤大量失血”是第一阶段于海明正当防卫所致。你就是个人渣,明知故问、插诨打课、偷换概念、只会喷粪口水、为反对而反对的人渣
  ——————
  你把自己一肚子屎都扯出来了
我要评论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10:27:47
  @绝对不主流 2018-09-10 10:08:03
  高隐,刘海龙是送到医院一小时后死亡的,死因也不是“死于正当防卫”,那叫案情,不是死因,刘某医学死因“失血性休克”
  -----------------------------
  这是一个关天著名法盲的名言。
我要评论
作者:安公公 时间:2018-09-10 10:41:24
  代号108又气到发抖了[d:憨笑]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0 10:42:15
  从高隐和从人者两人的帖子,可以知道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他们能说服他们自己么?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0 10:51:10
  在自己指证他人有罪的帖子里,这高隐还能为帖子有一个他认为别人发现不了的漏洞而沾沾自喜

  这个逼玩意儿真是个人渣
我要评论
作者:yyliu88123 时间:2018-09-10 12:51:26
  看你这只小丑蹦哒
作者:回形镳 时间:2018-09-10 12:51:54
  @从人者108 2018-09-10 06:08:12
  ----------------------------
  这种在包衣大学狗腿子专业毕业的淫,当真无法言道德、法律、公民、社会。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0:07:19
  @关大蝈蝈 2018-09-10 05:47:59
  高隐也真够蠢的,人都被电瓶哥反杀了,这货居然还能得出电瓶哥“故意伤害罪未遂”的结论来。
  高隐这货本来是和从人者108穿一条裤子,认为此案不适合自卫的范畴,然后被众网友抽得满地找牙,现在发这贴为了挽回颜面,称电瓶哥应该有罪,只不过是轻罪。
  可看看他找的理由,简直让人笑掉了大牙,暴露了他既无法律常识也无语文常识。
  -----------------------------
  @上海高隐 2018-09-10 09:54:10
  真是蠢如 @绝对不主流 !
  人是在正当防卫而不是在后来的追击过程中被杀死的。你不知道吗?跟鞋匠一样,只会口水喷粪的低能儿
  -----------------------------
  人都死了还能“未遂”?老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别致?
  法官要这样定罪,怕要被天下人笑掉大牙了

  一个刑事案件是一个有机体,怎么能不顾结果分段处理?
  但凡人死,就再也扯不上“未遂”
  如果你说他犯了“故意伤害罪”,你就必须证明他“防卫过当”
  而“防卫过当”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了重大损害”,而于海明继续追砍的2刀均未砍中,前面五刀是你也承认的“正当防卫”。所以“故意伤害罪”无从谈起。

  这就是你昨天说的要发一个“具有颠覆性力道的”帖子?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0:19:06
  @关大蝈蝈 2018-09-10 05:47:59
  高隐也真够蠢的,人都被电瓶哥反杀了,这货居然还能得出电瓶哥“故意伤害罪未遂”的结论来。
  高隐这货本来是和从人者108穿一条裤子,认为此案不适合自卫的范畴,然后被众网友抽得满地找牙,现在发这贴为了挽回颜面,称电瓶哥应该有罪,只不过是轻罪。
  可看看他找的理由,简直让人笑掉了大牙,暴露了他既无法律常识也无语文常识。
  -----------------------------
  @上海高隐 2018-09-10 09:54:10
  真是蠢如 @绝对不主流 !
  人是在正当防卫而不是在后来的追击过程中被杀死的。你不知道吗?跟鞋匠一样,只会口水喷粪的低能儿
  -----------------------------
  @关粉儿 2018-09-10 20:07:19
  人都死了还能“未遂”?老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别致?
  法官要这样定罪,怕要被天下人笑掉大牙了
  一个刑事案件是一个有机体,怎么能不顾结果分段处理?
  但凡人死,就再也扯不上“未遂”
  如果你说他犯了“故意伤害罪”,你就必须证明他“防卫过当”
  而“防卫过当”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了重大损害”,而于海明继续追砍的2刀均未砍中,前面五刀是你也承认的“正当防卫”。所以“故意伤害罪”......
  -----------------------------
  小关你能不这么笑吗?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名,你怎么前面的防卫过当说着说着后面就成故意伤害了?判防卫过当是要连带被防卫对象受伤害结果才能定性的,而故意伤害则是行为定性,所以它包含未遂状态。正因为此,于海明后面追砍的两刀因未击中我才认为当定性为故意伤害罪未遂。依据:刑法第二十三条。至于人死,那是因为前面的正当防卫所致,跟后面的未遂伤害无关。
  另外,如果说一个刑事案件是一个有机体,怎么能不顾结果分段处理?那么照这种逻辑,就不要分什么正当防卫过当防卫了。既然不可分割嘛,那么只要防卫就全部都是正当的,后面什么的都不可分割,都不属于防卫过当。防卫过当是个冗余的概念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0:24:27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13:00:49

  @弹指123 :
  老高是很看重道德的。也很关心法律。
  -----------------------------
  @投入8th 2018-09-10 12:26:47
  学者,你太善良了。呵呵
  高隐的所有述说,说得都是、可能有、可以有。--得理不让人说。
  而且,更进一步的,于是骑自行车阶级,也就是贫民、贱民,所以、必然有。--抢劫手机说。
  历史上,也有一个这么胡扯的人,挺出名的,叫做秦桧。--用的词比较文雅:莫须有。--也就是、也许有的意思。呵呵
  -----------------------------
  所以说你就是我一直提起的庸众啊。一旦脑袋被屁股左右,理解力就极其低下。小关也是。
  我自始自终都没有一口认定骑车人就是抢手机,而只是提出这种可能。所以要提出这种可能,就是要告诉大家,一个人的行为结果有多种动机。而拿手机这个行为结果,骑车人解释是出于防止对方招呼同伙的动机,这仅仅只是可能性之一;且只是于的一面之词。因此,在对于海明说辞得不到证明,且没有证据排除其他可能性动机的情况下,警方就偏信一面之词,警方就有将自己的道德情感或者舆论民意带入执法过程之中,从而有失法律的公正严明。我的推测的目的仅仅在这,而不是为了要坐实于海明抢手机的事实。
  能不断章取义、立场大于理性地看问题吗?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0:27:30
  小关你能不这么笑吗?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名,你怎么前面的防卫过当说着说着后面就成故意伤害了
  --------------------
  “防卫过当”是指防卫超过必要限度,从而给侵害人造成重大损害的一种行为,它本身不是一种罪名,“故意伤害罪”才是一种罪名。
  • 上海高隐: 举报  2018-09-10 20:33:20  评论

    不是罪名,但为了语意通顺的表达,我这里只能这样姑且指称。
  • 关粉儿: 举报  2018-09-10 20:35:14  评论

    似乎你比较关注于欢案,二审判决是“2017年6月23日,于欢案二审宣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于欢属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有期徒刑5年”,懂吗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0:31:58
  @投入8th ,要说莫须有,那应该首先是你们啊。针对于海明挥刀追砍受伤了的刘宝龙,君不见网上有多多少少于的同情者为其寻找种种莫须有的开脱理由?什么万一刘宝龙从车子里再拿出把枪来啊,什么万一跑进驾驶室驱车撞死于海明啊,所有这些所谓合理的推断,难道不都是凭空臆测?就凭这种莫须有的臆测然后于海明就可以名正言顺进行正当防卫,这叫什么?这恰恰不叫正当防卫,而正是一种假想防卫、事先防卫。标准的过当防卫中的一种~!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0:32:40
  老高你从刑法里找出“防卫过当”罪来了吗?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0:38:56
  @关粉儿 2018-09-10 20:32:40
  老高你从刑法里找出“防卫过当”罪来了吗?
  -----------------------------
  我说的是罪名,跟“罪”在语义上有区别。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0:40:52
  上海高隐: 举报 2018-09-10 20:33:20 评论
  不是罪名,但为了语意通顺的表达,我这里只能这样姑且指称。
  ---------------
  老高,你怎么能一点儿脸也不要呢?我指出你一个常识错误,你就说是为了“语意通顺”?

  你要知道,你只有搞清楚“防卫过当”和“故意伤害罪”的区别,你才能正确理解我所说,也会明白你的这个回复纯属无稽之谈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0:42:04
  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名

  -----------------
  那你说这句话该怎么表达为好?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这不正中你下怀么?我也想过换为“两种不同的刑责”,但觉得不确切,想了想还是用“罪名”为好,因为“罪名”不是刑法属于,而是日常用语,只要表达意思大家都能听懂就成,当然故意找茬除外。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0:48:02
  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名
  -----------------
  @上海高隐 2018-09-10 20:42:04
  那你说这句话该怎么表达为好?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这不正中你下怀么?我也想过换为“两种不同的刑责”,但觉得不确切,想了想还是用“罪名”为好,因为“罪名”不是刑法属于,而是日常用语,只要表达意思大家都能听懂就成,当然故意找茬除外。
  -----------------------------
  我怎么知道怎么表达?
  “防卫过当”是一种行为,不是罪名
  你要判他“故意伤害罪”,在这个案子里必须防卫过当,如果是正当防卫的话就谈不上故意伤害
  而现有证据无法判定他防卫过当,所以跟“故意伤害罪”扯不上边

  “未遂”更是扯不上,人死了就没有“未遂”一说
  • 上海高隐: 举报  2018-09-10 20:55:20  评论

    再说一遍,案情要分开来看,不能一锅粥。故意伤害未遂是因为刀未砍着,人死是因为之前正当防卫所致。
  • 关粉儿: 举报  2018-09-10 21:02:39  评论

    评论 上海高隐:当一个案件的结果是有人死亡,就再也没有“未遂”一说,你断案判刑要站在这个前提下,这是一个起码的逻辑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0:50:24
  我觉得我的逻辑是清楚的,至少我没发现问题
  不像你,发现自己主帖有问题,到现在一句也不说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0:53:55
  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名
  -----------------
  @上海高隐 2018-09-10 20:42:04
  那你说这句话该怎么表达为好?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这不正中你下怀么?我也想过换为“两种不同的刑责”,但觉得不确切,想了想还是用“罪名”为好,因为“罪名”不是刑法属于,而是日常用语,只要表达意思大家都能听懂就成,当然故意找茬除外。
  -----------------------------
  @关粉儿 2018-09-10 20:48:02
  我怎么知道怎么表达?
  “防卫过当”是一种行为,不是罪名
  你要判他“故意伤害罪”,在这个案子里必须防卫过当,如果是正当防卫的话就谈不上故意伤害
  而现有证据无法判定他防卫过当,所以跟“故意伤害罪”扯不上边
  “未遂”更是扯不上,人死了就没有“未遂”一说
  -----------------------------
  又来搞笑了?谁跟你讲故意伤害必须以防卫过当为前提?谁跟你讲正当防卫的后面只能防卫过当而不可以直接就是故意伤害?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20:54:25
  高隐还是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电瓶哥都把一个人反杀人了,他能是故意伤害罪未遂吧。

  就这种文盲加法盲还能如此自信地发这么多帖子争论这个问题,无知无畏,以此为甚。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0:54:38
  @关粉儿 2018-09-10 20:50:24
  我觉得我的逻辑是清楚的,至少我没发现问题
  不像你,发现自己主帖有问题,到现在一句也不说
  -----------------------------
  你的结论是:故意伤害罪未遂

  1、但凡人死,就再也扯不上“未遂”

  2、再谈“故意伤害罪”,如果你说他犯了“故意伤害罪”,你就必须证明他“防卫过当”,因为如果是“正当防卫”的话就谈不上故意伤害

  3、“防卫过当”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了重大损害”,而于海明继续追砍的2刀均未砍中,前面五刀是你也承认的“正当防卫”。所以“防卫过当”无从谈起。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20:57:19
  我不知道高隐脖子上长的是脑袋还是榆木疙瘩,你都把一个人杀了,还能说自己是故意杀人罪未遂?你都把一个人打得进医院后不久就流血过多而死了,你还说自己是故意伤害未遂?

  这高隐有智商吗?
  • 仙极: 举报  2018-09-11 21:53:59  评论

    高隐:IP IC 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对方:我给你,你也用不了啊。高隐:你把密码给我,我就能用。对方:我有IQ你没有。高隐:你把你的给我,我不就有了。
我要评论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0:58:21
  @关大蝈蝈 2018-09-10 20:57:19
  我不知道高隐脖子上长的是脑袋还是榆木疙瘩,你都把一个人杀了,还能说自己是故意杀人罪未遂?你都把一个人打得进医院后不久就流血过多而死了,你还说自己是故意伤害未遂?
  这高隐有智商吗?
  -----------------------------
  又混淆概念,你有智商?呵呵,说故意伤害就甭混淆到故意杀人上去。再说,故意杀人罪也存在未遂状态。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0:59:24
  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名
  -----------------
  @上海高隐 2018-09-10 20:42:04
  那你说这句话该怎么表达为好?防卫过当跟故意伤害是两种不同的罪?这不正中你下怀么?我也想过换为“两种不同的刑责”,但觉得不确切,想了想还是用“罪名”为好,因为“罪名”不是刑法属于,而是日常用语,只要表达意思大家都能听懂就成,当然故意找茬除外。
  -----------------------------
  @关粉儿 2018-09-10 20:48:02
  我怎么知道怎么表达?
  “防卫过当”是一种行为,不是罪名
  你要判他“故意伤害罪”,在这个案子里必须防卫过当,如果是正当防卫的话就谈不上故意伤害
  而现有证据无法判定他防卫过当,所以跟“故意伤害罪”扯不上边
  “未遂”更是扯不上,人死了就没有“未遂”一说
  -----------------------------
  @上海高隐 2018-09-10 20:53:55
  又来搞笑了?谁跟你讲故意伤害必须以防卫过当为前提?谁跟你讲正当防卫的后面只能防卫过当而不可以直接就是故意伤害?
  -----------------------------
  因为这个案子里于的行为是连续性的,都是出于“防卫”,所以在这个案子里不能单独地讲“故意伤害罪”,因为前面有宝马男的不法侵害,这导致了于一系列的后续行为,这些行为都属于“防卫”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21:00:45
  @关大蝈蝈 2018-09-10 20:57:19
  我不知道高隐脖子上长的是脑袋还是榆木疙瘩,你都把一个人杀了,还能说自己是故意杀人罪未遂?你都把一个人打得进医院后不久就流血过多而死了,你还说自己是故意伤害未遂?
  这高隐有智商吗?
  -----------------------------
  @上海高隐 2018-09-10 20:58:21
  又混淆概念,你有智商?呵呵,说故意伤害就甭混淆到故意杀人上去。再说,故意杀人罪也存在未遂状态。
  -----------------------------
  瞧这货,电瓶哥都把宝马男砍得进医院不久就死了,如果从故意伤害罪来认定,电瓶男对宝马哥的伤害已经是既定事实,何谈未遂?有点自知之明好吗?你没有智商思考这种问题。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1:09:00
  2、再谈“故意伤害罪”,如果你说他犯了“故意伤害罪”,你就必须证明他“防卫过当”,因为如果是“正当防卫”的话就谈不上故意伤害

  -----------------------------
  我主帖不已经证明了么?于海明砍倒刘海龙之后再一直追到宝马车旁刀砍,包括紧接着刘海龙继续逃窜于海明继续持刀追赶,先不说故意报复伤害吧,就说防卫过当,那么这个已经就是防卫过当了。甭给我说这仍然是跟之前防卫不可的连续行为,争议恰恰就在这一点上。
  因为按照刑法,被砍伤逃窜后的刘早就已经停止了暴力侵害,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可以判定于海明继续追砍仍然是在进行正当防卫呢?哦,对了,你跟很多人一样,一直口口声声不能确认威胁已经排除,万一刘从车里再取出把枪来是不?如此,那么,这恰恰就是于海明根据莫须有臆测所实施的假想防卫!然后于海明离开车子再继续追,后面你们就再也没有假想的理由了,总不能说刘宝龙万一从马路边再取出把事先暗藏好了的菜刀吧?那么,这个时候,于海明明显就是有了故意报复伤害的动机了。只不过后来被劝住拉住了才返回宝马车旁罢了。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21:13:15
  高隐由于智商特别低,所以谈论任何问题都惯于自掴。你瞧瞧他,电瓶哥都把宝马男砍得进医院不久就死了,他居然还能胡说电瓶哥是故意伤害未遂。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1:15:06
  2、再谈“故意伤害罪”,如果你说他犯了“故意伤害罪”,你就必须证明他“防卫过当”,因为如果是“正当防卫”的话就谈不上故意伤害
  -----------------------------
  @上海高隐 2018-09-10 21:09:00
  我主帖不已经证明了么?于海明砍倒刘海龙之后再一直追到宝马车旁刀砍,包括紧接着刘海龙继续逃窜于海明继续持刀追赶,先不说故意报复伤害吧,就说防卫过当,那么这个已经就是防卫过当了。甭给我说这仍然是跟之前防卫不可的连续行为,争议恰恰就在这一点上。

  -----------------------------
  你只看2不看3吗?3在说明为什么不是“防卫过当”

  当然,我并没有说如果那两刀砍上了并且砍重伤了就是“防卫过当”了,不必讨论这个。
  • 上海高隐: 举报  2018-09-10 21:28:29  评论

    你不看我的反驳吗?我看了3才提出不同的异议,认为这个“连续行为”忽略了刘海龙身中数刀、滴血、倒地、逃跑的重要细节于不顾,一笔带过地认定这是一个连续行为,是正当防卫,不觉得是光下结论毫无论证么?
我要评论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1:20:03
  小关同学,正当防卫既是一种法定行为,也一种过程状态。面对不法暴力侵害,你出手了并在一定限度之内,构成正当防卫行为。但是,你未出手时,本身就处于一种自卫的状态。而自卫状态天然就是正当合理的。所以,像于欢一审案,尽管后来被二审改判了,但一审法官合议庭均是法律专业人士,他们当时的判决就是于欢即便处于正当防卫的过程状态,但对不法侵害人实施的仍然还是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名成立。
作者:楚木先生 时间:2018-09-10 21:24:50
  "昆山反杀案"两种意见尖锐对立。
  对于某支持、点赞的,绝大多数,一边倒到贴地皮。
  同情刘某的寥寥无几。
  支持于某的绝大多数,他们的出发点在情,即感性。他们都是大大的善良人,特有同情心,而且他们总是贴着权威导向走。
  同情刘某则出于理性跟法理,看起来都是坏人。
  大大提倡法治社会,千真万确。
  而法律这家伙又是个冷酷,不近人情的的东西,把它形象一下,就是黑脸老包。早在宋朝就把法理人性化,而且又是近乎丑陋黑老包,为啥呢?因为要正义、公道、法理,唱白脸不行,唱花脸(这里指油头粉面)更不行,惟有黑脸,惟有丑陋的老包。黑老包只认理,讲公道,不管特么的皇帝老子。
  多愁善感的“好心人”同时也多变,此一时彼一时,从不管究竟什么黑什么是白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1:25:10
  @上海高隐 2018-09-10 21:20:03
  小关同学,正当防卫既是一种法定行为,也一种过程状态。面对不法暴力侵害,你出手了并在一定限度之内,构成正当防卫行为。但是,你未出手时,本身就处于一种自卫的状态。而自卫状态天然就是正当合理的。所以,像于欢一审案,尽管后来被二审改判了,但一审法官合议庭均是法律专业人士,他们当时的判决就是于欢即便处于正当防卫的过程状态,但对不法侵害人实施的仍然还是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名成立。
  -----------------------------
  于欢案我没怎么关注

  你是说一审判决,即断定其行为是正当防卫,又判其故意伤害罪?
  • 上海高隐: 举报  2018-09-10 21:31:42  评论

    一审判其故意伤害罪。但是于欢那是所处是否自卫状态?自卫是否天然合理正当?
我要评论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1:33:29
  暂时不争,今晚太累,害我麻将都没玩成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21:34:32
  @上海高隐 2018-09-10 21:33:29
  暂时不争,今晚太累,害我麻将都没玩成
  -----------------------------
  这个不学无术的货色也适合通宵酗酒和搓麻将了,怎么能想象这样一个货色有学识和思想呢?
  • 上海高隐: 举报  2018-09-10 21:40:28  评论

    跟你这种不学无术又一脑袋浆糊有撒泼打滚、栽赃造谣的货色争论,能有什么益处?还真不如喝酒打牌去。
  • 关大蝈蝈: 举报  2018-09-10 21:42:56  评论

    评论 上海高隐:真正的思想者,怎么会把大把光阴浪费在喝酒打牌?比如我,主要是读书思考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1:37:41
  他们当时的判决就是于欢即便处于正当防卫的过程状态,但对不法侵害人实施的仍然还是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名成立。
  -------------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就是……仍然还是……”是怎么得出来的

  我刚在网上读了一审判决书,读不出你这个意思

  【冠县公安局关于本案有关情况的说明。
  上述证据已经开庭质证,本院予以认证。
  关于被告人于欢的辩护人提出于欢有正当防卫情节,系防卫过当,要求减轻处罚的意见,审理认为,被告人于欢持尖刀捅刺多名被害人腹背部,虽然当时其人身自由权利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辱骂和侮辱,但对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和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利被侵犯的现实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所以于欢持尖刀捅刺被害人不存在正当防卫意义的不法侵害前提,辩护人认为于欢系防卫过当以此要求减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被害人各诉讼代理人提出被告人于欢构成故意杀人罪并要求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代理意见,审理认为,被害人于欢被围困后,在接待室较小范围内持尖刀对四被害人腹、背各捅刺一刀,并没有表现出对某一被害人连续捅刺致其死亡的行为,也没有对离其较远的对方其他人捅刺,从被告人于欢当时所处环境以及对被害人捅刺的部位、刀数,结合于欢案发当日下午起,一直受到被害人方要账纠缠,当公安人员到达现场后急于离开接待室的心态综合分析,于欢具有伤害对方的故意,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于欢故意伤害罪符合主客观相统一的定罪要求,不能因出现了被害人死亡结果而客观归罪,定性为故意杀人。尽管有证人证明听到被告人于欢说“弄死你”之类话,即使如此,也属在冲突过程中的斗狠之语,不能以此断定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内容,各代理人的该代理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的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致一名被害人死亡、二名被害人重伤、一名被害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于欢犯故意伤害罪成立。被告人于欢所犯故意伤害罪后果严重,应当承担与其犯罪危害后果相当的法律责任,鉴于本案系在被害人一方纠集多人,采取影响企业正常经营秩序、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侮辱谩骂他人的不当方式讨债引发,被害人具有过错,且被告人于欢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从轻处罚。被告人于欢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洪章等造成的丧葬费等损失应依法赔偿,杜洪章等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属于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本院不予支持,其所要求赔偿的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误工费未提交相关证据,考虑到有实际支出,本院酌情判决1500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严建军要求被告人于欢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其提供的在冠县人民医院的医疗支出票据不符合法定形式要件,本院不予采纳,其要求的交通费未提交相关证据,本院考虑其确有转院治疗之需要,酌情判决1800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程学贺要求被告人于欢赔偿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应当依法确定。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于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于欢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洪章、许喜灵、李新新、杜宜琳、杜宜颖、杜宜雯、杜宜政死亡赔偿金29098.5元,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误工费1500元,共计30598.5元。(以上赔偿款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过付)
  三、被告人于欢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严建军医疗费49693.4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50元,交通费1800元,共计53443.47元。(以上赔偿款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过付)
  四、被告人于欢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程学贺误工费890.85元,护理费890.8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以上共计2231.7元。(以上赔偿款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过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判长 张文峰
  审判员 李令庆
  人民陪审员 魏方亚】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1:39:24


  他们当时的判决就是于欢即便处于正当防卫的过程状态,但对不法侵害人实施的仍然还是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名成立。
  -------------------
  我再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你在胡扯

  “故意伤害罪”的客观要件里有一条:

  【2.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必须是非法进行的
  如果某种致伤行为为法律所允许,就不能构成故意伤害罪,如正当防卫造成伤害而未过当的,医生对病人截肢治病等。】

  所以,但凡“正当防卫”就不可能判“故意伤害罪”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0 21:45:07

  他们当时的判决就是于欢即便处于正当防卫的过程状态,但对不法侵害人实施的仍然还是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名成立。
  -------------------
  @关粉儿 2018-09-10 21:39:24
  我再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你在胡扯
  “故意伤害罪”的客观要件里有一条:
  【2.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必须是非法进行的
  如果某种致伤行为为法律所允许,就不能构成故意伤害罪,如正当防卫造成伤害而未过当的,医生对病人截肢治病等。】
  所以,但凡“正当防卫”就不可能判“故意伤害罪”
  -----------------------------
  我越来越发觉你理解力很堪忧。前面已经跟你说过,于欢面对不法侵害,所处的是一个自卫的状态,也即正当防卫的状态,这个时候于欢还没出手,没有正当防卫的行动,只有状态。但是后来,于欢在这个正当防卫的状态中,一出手就是对方重伤致命,且法院认为不存在正当防卫这个行动的紧迫性,因而以故意伤害罪论处。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21:50:12
  高隐还是去喝酒打牌吧,你就是一个小市民,思想不适合你。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21:51:38
  @789000456 2018-09-10 21:39:23
  楼主:你是人吗?
  -----------------------------
  楼主也就是在喝酒打牌之余,信口议论时事热点而已。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1:54:18

  他们当时的判决就是于欢即便处于正当防卫的过程状态,但对不法侵害人实施的仍然还是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名成立。
  -------------------
  @关粉儿 2018-09-10 21:39:24
  我再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你在胡扯
  “故意伤害罪”的客观要件里有一条:
  【2.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必须是非法进行的
  如果某种致伤行为为法律所允许,就不能构成故意伤害罪,如正当防卫造成伤害而未过当的,医生对病人截肢治病等。】
  所以,但凡“正当防卫”就不可能判“故意伤害罪”
  -----------------------------
  @上海高隐 2018-09-10 21:45:07
  我越来越发觉你理解力很堪忧。前面已经跟你说过,于欢面对不法侵害,所处的是一个自卫的状态,也即正当防卫的状态,这个时候于欢还没出手,没有正当防卫的行动,只有状态。但是后来,于欢在这个正当防卫的状态中,一出手就是对方重伤致命,且法院认为不存在正当防卫这个行动的紧迫性,因而以故意伤害罪论处。
  -----------------------------
  你能把舌头捋直了说吗?你这是在说什么?

  一审判决有这么一段
  【关于被告人于欢的辩护人提出于欢有正当防卫情节,系防卫过当,要求减轻处罚的意见,审理认为,被告人于欢持尖刀捅刺多名被害人腹背部,虽然当时其人身自由权利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辱骂和侮辱,但对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和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利被侵犯的现实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所以于欢持尖刀捅刺被害人不存在正当防卫意义的不法侵害前提,辩护人认为于欢系防卫过当以此要求减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看这意思法官连辩护人提出的系“防卫过当”要求从轻判罚都不认

  二审的判决结果是
  【“2017年6月23日,于欢案二审宣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于欢属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有期徒刑5年”】


  从哪里能看出“于欢面对不法侵害,所处的是一个自卫的状态,也即正当防卫的状态”中的“正当防卫”呢?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1:56:33
  @上海高隐 2018-09-10 21:33:29
  暂时不争,今晚太累,害我麻将都没玩成
  -----------------------------
  老高,咱就不要侮辱“争”了
  说好听点儿你这叫“胡搅蛮缠”

  还自言这是“具有颠覆性力道的”帖子

  人已死,罪未遂
  确实够颠覆的
  什么玩意儿!

我要评论
作者: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时间:2018-09-10 22:14:17
  @关粉儿
  高兄的说法我看问题也不大,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件事里,在法律上讲可以细分,譬如一件事里分割出好几个罪名,数罪并罚,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高兄把大家一锅煮的一件事细分成两部分,恰恰是值得称赞的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2:32:12
  @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2018-09-10 22:14:17
  @关粉儿
  高兄的说法我看问题也不大,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件事里,在法律上讲可以细分,譬如一件事里分割出好几个罪名,数罪并罚,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高兄把大家一锅煮的一件事细分成两部分,恰恰是值得称赞的
  -----------------------------
  数罪并罚可以是同时处理一个人不同时期的多个案件,比如捉住个大老虎,查出有多种罪行

  可以是一个人同一案件中不同性质的罪行,比如在拐卖妇女的同时犯有强奸罪

  但同一案件中同一性质的罪行就不能混为一谈,胡乱叠加,胡乱取舍了
  而且你最终的结果应该符合基本的逻辑吧,这是首要的
  • 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举报  2018-09-10 22:50:10  评论

    评论 关粉儿:那么在这件事里,难道不可以分割吗?譬如,他故意泄愤砸坏宝马玻璃,那肯定就不是正当防卫内容,所以,虽然追砍我个人理解归于防卫的一部分,但是并不是完全没争议的
我要评论
作者:ty_117031253 时间:2018-09-10 22:40:41
  没啥说的 这的法律就是儿戏 随便涂鸦。法与情的平衡就是这么平衡的?还是一贯的和稀泥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思想作祟?
作者:灵觉2015 时间:2018-09-10 23:42:56
  核心的东西都承认有“漏洞”了,就没有再争论的必要了!
  潜水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从人者108 和@上海高隐 所反对的,并不是“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问题。
  从人者之所以坚持“反杀案”适用“防卫过当”,是因为他认为此案判决结果带来的影响,会引发社会底层“以暴易暴”的现象和后果。当然,这或许并不是他真实的意图。作为旁观者,我觉得@从人者 更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特别喜欢捣乱,歪理也特别多,发帖子更像母鸡下蛋一样,一天一个不歇窝。。。。。(哈哈哈,我笑点低,先笑一会儿)
  上海这位也比较有意思,明明自己认为民众在搞“舆论绑架”,觉得民众的舆论参与是义和团式的“暴民思维”,所以才无论如何也要坚决反对。可在辩论的过程中,好像是把这个“初心”给忘了,总不断强调自己所做的是在讨论“正当”和“过当”的问题。关键是,你把“于欢案”一并揉合进来讨论的时候,可曾想过你发帖的目的,真的就是从纯粹法律的角度来讨论“正当”与否吗?
  我觉得吧,从人者好像一直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而且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和想达到什么目的。
  上海高隐给人的感觉,似乎只是为了“不争馒头争口气”罢了。······


  一点点感想,有得罪的地方,还望二位海涵。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23:46:41
  @灵觉2015 2018-09-10 23:42:56
  核心的东西都承认有“漏洞”了,就没有再争论的必要了!
  潜水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 @从人者108 和 @上海高隐 所反对的,并不是“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问题。
  从人者之所以坚持“反杀案”适用“防卫过当”,是因为他认为此案判决结果带来的影响,会引发社会底层“以暴易暴”的现象和后果。当然,这或许并不是他真实的意图。作为旁观者,我觉得 @从人者 更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特别喜欢捣乱,......
  -----------------------------
  一针见血。
我要评论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18-09-10 23:52:56
  如果高隐是一个读书的文化人,用高姿态批判庸众也就罢了,这货分明是一个通宵喝酒打麻将、既无学识也不懂法律的小市民,还装腔作势地批判庸众,这不是搞笑吗?他自己就是个庸众,看看他在于欢案时的表现,再看看他在这个案子的表现,都表现出一个软弱小市民的势利眼,以及对血性男儿的极端敌意。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1 10:31:26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0 21:54:18

  他们当时的判决就是于欢即便处于正当防卫的过程状态,但对不法侵害人实施的仍然还是定性为故意伤害,罪名成立。
  -------------------
  @关粉儿 2018-09-10 21:39:24
  我再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你在胡扯
  “故意伤害罪”的客观要件里有一条:
  【2.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必须是非法进行的
  如果某种致伤行为为法律所允许,就不能构成故意伤害罪,如正当防卫造成伤害而未过当的,医生对病人截肢治病等。】
  所以,但凡“正当防卫”就不可能判“故意伤害罪”
  -----------------------------
  @上海高隐 2018-09-10 21:45:07
  我越来越发觉你理解力很堪忧。前面已经跟你说过,于欢面对不法侵害,所处的是一个自卫的状态,也即正当防卫的状态,这个时候于欢还没出手,没有正当防卫的行动,只有状态。但是后来,于欢在这个正当防卫的状态中,一出手就是对方重伤致命,且法院认为不存在正当防卫这个行动的紧迫性,因而以故意伤害罪论处。
  -----------------------------
  你能把舌头捋直了说吗?你这是在说什么?

  ------------------------------------
  怎么,连这么简单的意思都不能理解了吗?现实中各种各样的案情是复杂的、千变万化的,没有多少正好是如你想象的那样,从一种模具里刻出来那么标准得轻易可判。我这里给你举个案例:

  案情:2012年10月22日10时许,被告人江某与朋友在一烧烤摊吃宵夜,由于夜市摊生意红火,人很多。李某从江某等人的座位经过时碰到了江某,为此发生了争执,最后引发了斗殴,因为江某一方人多,李某打不过就跑出了夜市摊十多米站着,江某等人看了下李某没有跑远,就持酒瓶、椅子朝李某追去,李某见状继续跑,最后李某躲闪不及被江某用酒瓶打击脑袋,在打斗过程中,李某持酒瓶碎片扎伤了江某的大腿,最终导致江某受重伤,李某受轻伤。案件发生后李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李某辩称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行为,不应对其定罪。(互殴过程中是否存在正当防卫行为-中国法院网 https://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3/07/id/1039067.shtml)

  看见了没?这个案情很清楚,分为两个过程。
  第一过程,双方互殴,均有故意伤害对方动机,因此不存在谁针对谁的正当防卫。
  第二过程,一方不再与对方互殴并逃离,表明已停止加害对方行为。而对方仍继续有意加害逃离了的李某。那么这时候性质就变了,由本来的互害转变为一方对另一方的故意伤害。由此逃跑中被追击的李某,也就处于正当防卫的状态。正当的防卫状态,关粉儿能听明白么?
  所以,这时候李某对江某的反击,就应认定正当防卫。但既便如此,无论哪一方,之前互殴造成对方的伤势,跟后来正当防卫过程中导致对方的伤势,要区分开责任认定范围。
  你还能说这是“同一案件中同一性质”吗?
作者: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时间:2018-09-11 10:39:06
  @xinfu1232016
  口水太多,这个案件当然是可分割的,为什么不能细分,你说不出来啊,但是我可以说得出来。
  只有在司法实践过程中细分细化才能更加公平公正维护正义。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1 10:48:20
  @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2018-09-10 22:14:17
  @关粉儿
  高兄的说法我看问题也不大,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件事里,在法律上讲可以细分,譬如一件事里分割出好几个罪名,数罪并罚,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高兄把大家一锅煮的一件事细分成两部分,恰恰是值得称赞的
  -----------------------------
  @关粉儿 2018-09-10 22:32:12
  数罪并罚可以是同时处理一个人不同时期的多个案件,比如捉住个大老虎,查出有多种罪行
  可以是一个人同一案件中不同性质的罪行,比如在拐卖妇女的同时犯有强奸罪
  但同一案件中同一性质的罪行就不能混为一谈,胡乱叠加,胡乱取舍了
  而且你最终的结果应该符合基本的逻辑吧,这是首要的
  -----------------------------
  我哪里不符合基本逻辑了?
  你现在越来越跟 @关大蝈蝈 绝对不主流 这些人学坏了,学他们的重复打滚、断章取义、故意歪曲的伎俩。
  我都跟你反复解释多少遍了?我所以认为故意伤害罪未遂,一是根据刑法第23条,二是基于刀砍未中的事实。我认为我表达得其实很清楚了,本案就象我上面所举案例一样,得分两个阶段。而第一阶段,看过我主帖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言而喻。那么,为什么还要故意重复 @绝对不主流和 @关大蝈蝈 他们那一套断章取义手段,继续纠缠不休呢?还什么“人已死,罪未遂”的哈哈哈嘲讽呢!
  我本以为只要理解力正常的都能明白我什么意思。所以也没注意主帖最后需要特别加以特别说明。这种小节我一般不甚重视。
  既如此,那好吧,我就在主帖后面稍作改动并加一句话,原意保持不变: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
  于海明面临刘海龙暴力侵害,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判正当防卫;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于海明继续持刀追砍未中,判故意伤害罪未遂。”
  怎么样,这下总可以了满足你了吧?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1 10:50:22
  到底谁胡搅蛮缠?你说你们这些人烦不烦!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9-11 10:54:56
  @上海高隐 2018-09-11 10:50:22
  到底谁胡搅蛮缠?你说你们这些人烦不烦!
  -----------------------------
  哄心服和关小粉的活好玩吧?哈哈哈,偶像老师辛苦啦!
我要评论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9-11 10:55:44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1 10:56:21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

  于海明面临刘海龙暴力侵害,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判正当防卫;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于海明继续持刀追砍未中,判故意伤害罪未遂。”
  —————-
  真是没人能猜到高隐的智商下限
  在他的分析中,刘海龙死后竟然还能负伤逃离,大家应该反思自己跟他这样的病人较什么劲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1 11:05:42
  你可以在关天找到高隐的同伙,但想找到一个和他一样蠢的东西就太难了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1 11:30:06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高隐甚至可以搞出“导致刘海龙重伤不治至死,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的“判词”
  他真的是在思考案件的判决是否合理么?他没准是在哪个帖里说了昏话挨了拍,开始不断发帖解释自己前面到底想说啥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1 11:36:06
  @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2018-09-10 22:14:17
  @关粉儿
  高兄的说法我看问题也不大,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件事里,在法律上讲可以细分,譬如一件事里分割出好几个罪名,数罪并罚,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高兄把大家一锅煮的一件事细分成两部分,恰恰是值得称赞的
  -----------------------------
  @关粉儿 2018-09-10 22:32:12
  数罪并罚可以是同时处理一个人不同时期的多个案件,比如捉住个大老虎,查出有多种罪行
  可以是一个人同一案件中不同性质的罪行,比如在拐卖妇女的同时犯有强奸罪
  但同一案件中同一性质的罪行就不能混为一谈,胡乱叠加,胡乱取舍了
  而且你最终的结果应该符合基本的逻辑吧,这是首要的
  -----------------------------
  @上海高隐 2018-09-11 10:48:20
  我哪里不符合基本逻辑了?
  你现在越来越跟 @关大蝈蝈 绝对不主流 这些人学坏了,学他们的重复打滚、断章取义、故意歪曲的伎俩。
  我都跟你反复解释多少遍了?我所以认为故意伤害罪未遂,一是根据刑法第23条,二是基于刀砍未中的事实。我认为我表达得其实很清楚了,本案就象我上面所举案例一样,得分两个阶段。而第一阶段,看过我主帖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言而喻。那么,为什么还要故意重复 @绝对不主流和 @关大蝈蝈 他们那一套断章取义手段,继续纠缠不休呢?还什么“人已死,罪未遂”的哈哈哈嘲讽呢!
  我本以为只要理解力正常的都能明白我什么意思。所以也没注意主帖最后需要特别加以特别说明。这种小节我一般不甚重视。
  既如此,那好吧,我就在主帖后面稍作改动并加一句话,原意保持不变: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
  于海明面临刘海龙暴力侵害,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判正当防卫;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于海明继续持刀追砍未中,判故意伤害罪未遂。”
  怎么样,这下总可以了满足你了吧?
  -----------------------------
  不好意思老高,你的总结满足不了我

  首先指出一点,你原来的结论是: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于海明故意伤害罪未遂,从轻处罚。】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总结论。
  而现在你把这个案件完全地一分为二,一半是正当防卫,一半是故意伤害未遂
  这可不是“原意保持不变”。

  下面开始谈点儿与逻辑有关的

  第一,你把案件一分为二,那你最终的结论是什么呢?法官总不能这么断刑吧?必须有一个最终结论,有一个符合事实逻辑而不互相矛盾的最终结论。
  第二,如不主流所说,第一阶段宝马哥已经死了,怎么还能负伤逃离?
  第三,这时候你说了,宝马男是“伤重不治致死”,是最后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而死。那么问题就来了,你是如何确定宝马男最后失血过多重伤不治而死不是由于你所说的在第二阶段“负伤逃离”而引起的呢?至少可以说第二阶段的这个“负伤逃离”很大程度上加重了这个可能。所以我要说的就是在这里你不可能赤裸裸地把“负伤逃离”这一段分开看,因为它和最终结果也就是宝马男的死是杂糅在一起的。


  • 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举报  2018-09-11 11:45:09  评论

    评论 关粉儿:分开就没有矛盾,不分开才矛盾,就好比说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问题是他即做好事又做坏事,无论是单一归为好人还是坏人都是偏颇的,都是矛盾的,这个道理很简单
我要评论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1 11:57:08
  @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2018-09-10 22:14:17
  @关粉儿
  高兄的说法我看问题也不大,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件事里,在法律上讲可以细分,譬如一件事里分割出好几个罪名,数罪并罚,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高兄把大家一锅煮的一件事细分成两部分,恰恰是值得称赞的
  -----------------------------
  @关粉儿 2018-09-10 22:32:12
  数罪并罚可以是同时处理一个人不同时期的多个案件,比如捉住个大老虎,查出有多种罪行
  可以是一个人同一案件中不同性质的罪行,比如在拐卖妇女的同时犯有强奸罪
  但同一案件中同一性质的罪行就不能混为一谈,胡乱叠加,胡乱取舍了
  而且你最终的结果应该符合基本的逻辑吧,这是首要的
  -----------------------------
  @上海高隐 2018-09-11 10:48:20
  我哪里不符合基本逻辑了?
  你现在越来越跟 @关大蝈蝈 绝对不主流 这些人学坏了,学他们的重复打滚、断章取义、故意歪曲的伎俩。
  我都跟你反复解释多少遍了?我所以认为故意伤害罪未遂,一是根据刑法第23条,二是基于刀砍未中的事实。我认为我表达得其实很清楚了,本案就象我上面所举案例一样,得分两个阶段。而第一阶段,看过我主帖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言而喻。那么,为什么还要故意重复 @绝对不主流和 @关大蝈蝈 他们那一套断章取义手段,继续纠缠不休呢?还什么“人已死,罪未遂”的哈哈哈嘲讽呢!
  我本以为只要理解力正常的都能明白我什么意思。所以也没注意主帖最后需要特别加以特别说明。这种小节我一般不甚重视。
  既如此,那好吧,我就在主帖后面稍作改动并加一句话,原意保持不变: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
  于海明面临刘海龙暴力侵害,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判正当防卫;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于海明继续持刀追砍未中,判故意伤害罪未遂。”
  怎么样,这下总可以了满足你了吧?
  -----------------------------
  @关粉儿 2018-09-11 11:36:06
  不好意思老高,你的总结满足不了我
  首先指出一点,你原来的结论是: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于海明故意伤害罪未遂,从轻处罚。】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总结论。
  而现在你把这个案件完全地一分为二,一半是正当防卫,一半是故意伤害未遂
  这可不是“原意保持不变”。
  下面开始谈点儿与逻辑有关的
  第一,你把案件一分为二,那你最终的结论是什么呢?法官总不能这么断刑吧?......
  -----------------------------
  案件一分为二,我最终的结论当然是针对第二阶段的追砍啊。主帖不一上来就说了?警方的“1”和“2”无异见,言下之意当然是维持警方正当防卫原判啊。我认为我这是在论坛上发帖子,只需拣主要的说就是了。
  你的第二点我都不想搭理你!!
  你第三点,“‘负伤逃离’很大程度上加重了这个可能。所以我要说的就是在这里你不可能赤裸裸地把‘负伤逃离’这一段分开看”,表面看似乎有理,但其实无法量化,你计算不出耽误了多少时间导致刘宝龙死亡,所以无法定案。唯一可做的只能是附带酌情赔偿了咯
  • 灵觉2015: 举报  2018-09-11 12:11:05  评论

    哈哈哈,好像没听说过“正当防卫”还得赔死者钱的吧?算了,这个“情”就不“酌”了。
  • 上海高隐: 举报  2018-09-11 12:31:16  评论

    评论 灵觉2015:我有说过是因为“正当防卫”得陪钱么?您累不累啊?您不累我还累呢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1 12:07:37

  @上海高隐 2018-09-11 11:57:08
  案件一分为二,我最终的结论当然是针对第二阶段的追砍啊。主帖不一上来就说了?警方的“1”和“2”无异见,言下之意当然是维持警方正当防卫原判啊。我认为我这是在论坛上发帖子,只需拣主要的说就是了。
  你的第二点我都不想搭理你!!
  你第三点,“‘负伤逃离’很大程度上加重了这个可能。所以我要说的就是在这里你不可能赤裸裸地把‘负伤逃离’这一段分开看”,表面看似乎有理,但其实无法量化,你计算不出耽误了多少时间导致刘宝龙死亡,所以无法定案。唯一可做的只能是附带酌情赔偿了咯
  -----------------------------
  第一点,再重复一下,整个案件你必须有一个符合事实逻辑而不互相矛盾的最终结论,这含糊不得。
  你既不能内部自相矛盾,比如说即是“正当防卫”又是“故意伤害罪未遂”,也不能与最终的死亡结果矛盾,比如说“故意伤害罪未遂”。

  我的第二点不重要,这不是单独存在的一点,第三点是它不可分割的补充,我觉得我写得很明白。

  关于第三点,你说“但其实无法量化”,那是当然。但我强调的是什么呢?是不可分割。
  我强调的是你不能赤裸裸地把“负伤逃离”这一段分开看,因为它和最终的结果也就是宝马男的死是杂糅在一起的。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1 12:37:59
  其实高隐的逻辑很简单,既然“不得杀人”是道德真理,那么刘海龙死了,于某就肯定应该有罪,至于定什么罪并重要,既然警方说他是正当防卫,那就把整个案件里不是正当防卫的部分全拿出来挑毛病,所以在高隐另一帖里,于某在自行车道里停着也成了他在寻衅,这一帖里,干脆把整个案件分两半,警方说正当的地方就不挑了,找找警方没说正当的地方在哪,所以,连死亡案件都搞了个“伤害未遂”判决出来
  蠢且卑鄙,这就是对高隐最简明的定性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1 12:43:07

  @上海高隐 2018-09-11 11:57:08
  案件一分为二,我最终的结论当然是针对第二阶段的追砍啊。主帖不一上来就说了?警方的“1”和“2”无异见,言下之意当然是维持警方正当防卫原判啊。我认为我这是在论坛上发帖子,只需拣主要的说就是了。
  你的第二点我都不想搭理你!!
  你第三点,“‘负伤逃离’很大程度上加重了这个可能。所以我要说的就是在这里你不可能赤裸裸地把‘负伤逃离’这一段分开看”,表面看似乎有理,但其实无法量化,你计算不出耽误了多少时间导致刘宝龙死亡,所以无法定案。唯一可做的只能是附带酌情赔偿了咯
  -----------------------------
  @关粉儿 2018-09-11 12:07:37
  第一点,再重复一下,整个案件你必须有一个符合事实逻辑而不互相矛盾的最终结论,这含糊不得。
  你既不能内部自相矛盾,比如说即是“正当防卫”又是“故意伤害罪未遂”,也不能与最终的死亡结果矛盾,比如说“故意伤害罪未遂”。
  我的第二点不重要,这不是单独存在的一点,第三点是它不可分割的补充,我觉得我写得很明白。
  关于第三点,你说“但其实无法量化”,那是当然。但我强调的是什么呢?是不可分割。
  ......
  -----------------------------
  第一点我不想再重复,没你那么无聊。
  第三点的不可分割,我再贴一遍前面跟帖写给你的一段话:
  “所以,这时候李某对江某的反击,就应认定正当防卫。但既便如此,无论哪一方,之前互殴造成对方的伤势,跟后来正当防卫过程中导致对方的伤势,要区分开责任认定范围。”
  看见没有?前后两个阶段一方导致另一方的身体伤害,需分开认定责任范围。
  于海明故意伤害未遂,导致刘海龙遭受正当反杀后行使自我急救权利受阻,因无法精准计算被延误时间,应酌情赔偿。我不是专业人士,现实中法官会不会这样判,不知道。但是案情不同阶段分开认定责任范围,这是肯定的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1 13:08:46
  高隐的认知里,一个人打一个人挨,叫一人行凶,另一人在防卫,如果一个人打,另一个人还手,就叫两人互殴了
  就是幼儿园孩子思维水平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1 13:17:27

  @上海高隐 2018-09-11 11:57:08
  案件一分为二,我最终的结论当然是针对第二阶段的追砍啊。主帖不一上来就说了?警方的“1”和“2”无异见,言下之意当然是维持警方正当防卫原判啊。我认为我这是在论坛上发帖子,只需拣主要的说就是了。
  你的第二点我都不想搭理你!!
  你第三点,“‘负伤逃离’很大程度上加重了这个可能。所以我要说的就是在这里你不可能赤裸裸地把‘负伤逃离’这一段分开看”,表面看似乎有理,但其实无法量化,你计算不出耽误了多少时间导致刘宝龙死亡,所以无法定案。唯一可做的只能是附带酌情赔偿了咯
  -----------------------------
  @关粉儿 2018-09-11 12:07:37
  第一点,再重复一下,整个案件你必须有一个符合事实逻辑而不互相矛盾的最终结论,这含糊不得。
  你既不能内部自相矛盾,比如说即是“正当防卫”又是“故意伤害罪未遂”,也不能与最终的死亡结果矛盾,比如说“故意伤害罪未遂”。
  我的第二点不重要,这不是单独存在的一点,第三点是它不可分割的补充,我觉得我写得很明白。
  关于第三点,你说“但其实无法量化”,那是当然。但我强调的是什么呢?是不可分割。
  ......
  -----------------------------
  @上海高隐 2018-09-11 12:43:07
  第一点我不想再重复,没你那么无聊。
  第三点的不可分割,我再贴一遍前面跟帖写给你的一段话:
  “所以,这时候李某对江某的反击,就应认定正当防卫。但既便如此,无论哪一方,之前互殴造成对方的伤势,跟后来正当防卫过程中导致对方的伤势,要区分开责任认定范围。”
  看见没有?前后两个阶段一方导致另一方的身体伤害,需分开认定责任范围。
  于海明故意伤害未遂,导致刘海龙遭受正当反杀后行使自我急救权利受阻,因无法精准计算被延误时间,应酌情赔偿。我不是专业人士,现实中法官会不会这样判,不知道。但是案情不同阶段分开认定责任范围,这是肯定的
  -----------------------------
  什么叫无聊?整个案件你必须有一个符合事实逻辑而不互相矛盾的最终结论,这都怂了?那你讨论地什么劲?

  每一刑事案件是有不同的阶段,在分析的过程中当然可以提及,但你要有一个最终的结论,并以此给出判罚

  比如:于先捅了五刀,宝马男跑到远处而不是车旁边并且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于还是追过去疯狂砍杀。第一阶段是正常防卫,第二阶段就是防卫过当,判故意伤害罪。那么最终的结果可以说是“故意伤害罪”。这个时候提第一阶段的正当防卫就没意义了。

  又比如:于先捅了五刀,宝马男跑到车旁,于继续砍了两刀,未砍中,宝马男后因失血过多而死。第一阶段是正当防卫,第二阶段你可以论证是“防卫过当”,判故意伤害罪,当然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最终的结果无论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以至获故意伤害罪起码是可以探讨的。但你要说在宝马男已死的前提下最终结论却是“故意伤害罪未遂”,那就是堂而皇之地扯淡。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1 13:31:30
  于欢案里,高隐既认为一审判得对,又认为二审也没问题,是因为他认为于欢杀人一定有罪,而一审二审都判于欢有罪,所以他就欣欣然以为自己拥护一审结果也是对的,二审从定罪到量刑全盘否定一审,这相当于宣布一审是冤案,但他不明白,他仅仅只看得懂结果是有罪还是无罪,只要一审二审全判于欢有罪,他就全支持,哪怕二审推翻一审,也是在维护“不得杀人”道德真理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1 13:36:53
  如果有人和我说在关天以外某个地方遇到了个这世界上最蠢的人,那我一定会要么暗暗嘲笑他没见过世面,要么会猜他在关天以外某个地方偶遇到了高隐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1 14:04:34
  绝对不主流 2018-09-11 13:31:30
  …… 他仅仅只看得懂结果是有罪还是无罪,只要一审二审全判于欢有罪,他就全支持……
  -----------------------------
  能看得懂有罪无罪?这么说他现在退步了:)

  我简化一下口水
  老高你就回答:在此案中于是否有罪吧
  这个问题非常明确,不可能有打马虎眼的任何余地,你就说“有”或者“没有”


  如果你说“有”
  那告诉我是什么罪
  如果你说是“故意伤害罪未遂”,管他妈宝马男死没死
  那好,我就承认你赢了。

  @上海高隐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1 14:17:17
  能看得懂有罪无罪?这么说他现在退步了:)
  ————-
  他没任何变化,于某被警方释放,他看懂了这是无罪,所以他才认为警方办案有问题,没能捍卫“不得杀人”道德真理,他认为警方应该想尽办法罗织随便什么罪名收拾于某才对,比如应考虑是于某霸占非机动车道率先挑起事端,把当时情景改成互殴,这就容易扺消后来的防卫情节,如果这不奏效,就该考虑于某拿死者手机是行窃,有了这罪名于某可就不能简单被视为在正当防卫,这还不成,就考虑于某伤害未遂,说不说得过不管,有个罪就行,就是道德真理的胜利,就是他高隐不是白痴的证明
作者:绝对不主流 时间:2018-09-11 14:39:49
  高隐前面质疑于某故意刁难宝马车不让开非机动车道率先挑起事端,质疑于某拿死者手机是意图行窃,这就已经是扒了裤衩子祼奔,成了观天风景,及至其“判决”于某“故意伤害罪未遂”,则是他连下身的都刮个干净给大家看了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1 15:43:02
  作者:关粉儿6Lv 17 时间:2018-09-11 11:36:06
  @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2018-09-10 22:14:17
  @关粉儿
  高兄的说法我看问题也不大,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件事里,在法律上讲可以细分,譬如一件事里分割出好几个罪名,数罪并罚,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高兄把大家一锅煮的一件事细分成两部分,恰恰是值得称赞的
  -----------------------------
  @关粉儿 2018-09-10 22:32:12
  数罪并罚可以是同时处理一个人不同时期的多个案件,比如捉住个大老虎,查出有多种罪行
  可以是一个人同一案件中不同性质的罪行,比如在拐卖妇女的同时犯有强奸罪
  但同一案件中同一性质的罪行就不能混为一谈,胡乱叠加,胡乱取舍了
  而且你最终的结果应该符合基本的逻辑吧,这是首要的
  -----------------------------
  @上海高隐 2018-09-11 10:48:20
  我哪里不符合基本逻辑了?
  你现在越来越跟 @关大蝈蝈 绝对不主流 这些人学坏了,学他们的重复打滚、断章取义、故意歪曲的伎俩。
  我都跟你反复解释多少遍了?我所以认为故意伤害罪未遂,一是根据刑法第23条,二是基于刀砍未中的事实。我认为我表达得其实很清楚了,本案就象我上面所举案例一样,得分两个阶段。而第一阶段,看过我主帖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言而喻。那么,为什么还要故意重复 @绝对不主流和 @关大蝈蝈 他们那一套断章取义手段,继续纠缠不休呢?还什么“人已死,罪未遂”的哈哈哈嘲讽呢!
  我本以为只要理解力正常的都能明白我什么意思。所以也没注意主帖最后需要特别加以特别说明。这种小节我一般不甚重视。
  既如此,那好吧,我就在主帖后面稍作改动并加一句话,原意保持不变: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
  于海明面临刘海龙暴力侵害,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判正当防卫;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于海明继续持刀追砍未中,判故意伤害罪未遂。”
  怎么样,这下总可以了满足你了吧?
  -----------------------------
  不好意思老高,你的总结满足不了我

  首先指出一点,你原来的结论是: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于海明故意伤害罪未遂,从轻处罚。】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总结论。
  而现在你把这个案件完全地一分为二,一半是正当防卫,一半是故意伤害未遂
  这可不是“原意保持不变”。
  -------------------------------------
  怎么不是保持原意不变?我本来就一直在按两个阶段说这个案子。当然,因前面的1和2没什么异议,就一笔带过了。并且我不说了吗?我只需在结尾加上一小句就驳回你们的断章取义故意歪曲,跟我原文的逻辑一点不冲突:
  于海明面临刘海龙暴力侵害,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判正当防卫;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于海明继续持刀追砍未中,判故意伤害罪未遂。”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1 16:01:39
  又比如:于先捅了五刀,宝马男跑到车旁,于继续砍了两刀,未砍中,宝马男后因失血过多而死。第一阶段是正当防卫,第二阶段你可以论证是“防卫过当”,判故意伤害罪,当然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最终的结果无论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以至获故意伤害罪起码是可以探讨的。但你要说在宝马男已死的前提下最终结论却是“故意伤害罪未遂”,那就是堂而皇之地扯淡
  -------------------------------
  案件过程大家都很清楚,刘宝龙的生死不是由我说的话决定的。
  案件第一阶段刘宝龙受伤倒地后还能起来逃跑,不影响他后来伤重身死的客观事实;其后来的死,也不影响他在第二阶段初是个活人。道理简单吗?刘海龙并不会因为我说了句“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就当场死掉了,再也爬不起来继续逃跑了。我的文字没这么大的神力。
  “伤重不治至死”这句话,很清楚说明首先倒在地上是受了伤。受了伤的人只要不是当场死亡,或者重得不能动弹,还是勉强能撑起来逃跑的。因此,这话首先就明确包含了刘海龙当场未死的信息量,和紧接其后的逃跑也衔接得上。至于“不治”,则表明后来送过医院治疗过,“至死”表明救治无效而死。这些事件都发生在案件之后,跟于海明第二阶段的追砍完全不矛盾。
  无聊哇?还打这么多字。 @关粉儿 ,跟不主流这种人渣混一起,我打心眼里觉得你很低级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8-09-11 16:06:43
  @绝对不主流 2018-09-11 13:36:53
  如果有人和我说在关天以外某个地方遇到了个这世界上最蠢的人,那我一定会要么暗暗嘲笑他没见过世面,要么会猜他在关天以外某个地方偶遇到了高隐
  -----------------------------
  下面这句白纸黑字蠢得令人目瞪口呆的话,照照你现在这个跟帖的镜子,小不流,不带这么损你自己的:
  作者:绝对不主流4Lv 13 时间:2018-09-10 10:08:03
  刘海龙是送到医院一小时后死亡的,死因也不是“死于正当防卫”,那叫案情,不是死因,刘某医学死因“失血性休克”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9-11 16:12:23
  作者:关粉儿6Lv 17 时间:2018-09-11 11:36:06
  @首席防忽悠大顾问 2018-09-10 22:14:17
  @关粉儿
  高兄的说法我看问题也不大,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件事里,在法律上讲可以细分,譬如一件事里分割出好几个罪名,数罪并罚,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高兄把大家一锅煮的一件事细分成两部分,恰恰是值得称赞的
  -----------------------------
  @关粉儿 2018-09-10 22:32:12
  数罪并罚可以是同时处理一个人不同时期的多个案件,比如捉住个大老虎,查出有多种罪行
  可以是一个人同一案件中不同性质的罪行,比如在拐卖妇女的同时犯有强奸罪
  但同一案件中同一性质的罪行就不能混为一谈,胡乱叠加,胡乱取舍了
  而且你最终的结果应该符合基本的逻辑吧,这是首要的
  -----------------------------
  @上海高隐 2018-09-11 10:48:20
  我哪里不符合基本逻辑了?
  你现在越来越跟 @关大蝈蝈 绝对不主流 这些人学坏了,学他们的重复打滚、断章取义、故意歪曲的伎俩。
  我都跟你反复解释多少遍了?我所以认为故意伤害罪未遂,一是根据刑法第23条,二是基于刀砍未中的事实。我认为我表达得其实很清楚了,本案就象我上面所举案例一样,得分两个阶段。而第一阶段,看过我主帖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言而喻。那么,为什么还要故意重复 @绝对不主流和 @关大蝈蝈 他们那一套断章取义手段,继续纠缠不休呢?还什么“人已死,罪未遂”的哈哈哈嘲讽呢!
  我本以为只要理解力正常的都能明白我什么意思。所以也没注意主帖最后需要特别加以特别说明。这种小节我一般不甚重视。
  既如此,那好吧,我就在主帖后面稍作改动并加一句话,原意保持不变: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
  于海明面临刘海龙暴力侵害,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判正当防卫;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于海明继续持刀追砍未中,判故意伤害罪未遂。”
  怎么样,这下总可以了满足你了吧?
  -----------------------------
  不好意思老高,你的总结满足不了我
  首先指出一点,你原来的结论是:
  【由此,本文作者认为昆山反杀案正确结论应为:于海明故意伤害罪未遂,从轻处罚。】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总结论。
  而现在你把这个案件完全地一分为二,一半是正当防卫,一半是故意伤害未遂
  这可不是“原意保持不变”。
  -------------------------------------
  @上海高隐 2018-09-11 15:43:02
  怎么不是保持原意不变?我本来就一直在按两个阶段说这个案子。当然,因前面的1和2没什么异议,就一笔带过了。并且我不说了吗?我只需在结尾加上一小句就驳回你们的断章取义故意歪曲,跟我原文的逻辑一点不冲突:
  于海明面临刘海龙暴力侵害,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判正当防卫;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于海明继续持刀追砍未中,判故意伤害罪未遂。”
  -----------------------------
  你原来的结论是:于海明故意伤害罪未遂,从轻处罚。

  现在的结论是:于海明面临刘海龙暴力侵害,应急反应导致对方伤重不治至死,判正当防卫;其后刘海龙负伤逃离,于海明继续持刀追砍未中,判故意伤害罪未遂。

  你管这叫保持原意不变?
  • 上海高隐: 举报  2018-09-11 16:18:45  评论

    我本来就没否认第一阶段正当防卫,然后就说第二阶段故意伤害未遂嘛。现在加了这句话,跟我原来的意思有任何矛盾冲突?你要咬文嚼字就说一声,我承认,你长年浸淫于书话文人堆里,玩文字的功夫了得。
  • 关粉儿: 举报  2018-09-11 16:22:25  评论

    评论 上海高隐:别扯什么第一阶段第二阶段了,回答94楼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