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心武晚年放屁没选对地方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10-04 11:39:59 点击:721 回复:7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刘心武晚年放屁没选对地方

  老刘会写小说,不会搞文学研究。写小说,获得一定的成就,获文学奖。于是,晚年,膨胀,不知天高地厚,搞文学研究。研究红楼梦。与周汝昌,沆瀣一气。于是,胆越来越大;自信心,越来越强。有周汝昌做后盾,底气,越来越足。放屁,跑到央视“百家讲坛”。讲“秦学”。这显然是选错了地方。

  放屁,应该选角落,不应该选择央视百家讲坛。愚夫愚妇们,听到放屁声,以为是过年放炮仗;但是,偌大的中国,有很多高级专家,不会不察觉你是在放屁。因此,在央视百家讲坛放屁,实在是没选对地方。蠢得不能再蠢。

  秦学,这在愚夫愚妇们看来,很有意思;再好不过的八卦了。再好不过的小道消息,宫闱秘事了。但是,高级专家们,会群起而攻之的。把你搞蔫。让你一败涂地,晚节不保。

  放屁,不能用实名;尤其名人,不能用实名。比如,刘心武,写小说,曾经获奖,是个名人。这样的名人,就不能用实名来放屁,并且,不能忘乎所以,跑到央视百家讲坛上,去放屁。否则,你就会前功尽弃,名誉扫地。

  老刘后来,写了后28回。给周汝昌填坑。实属不智。周挖坑,刘填坑。很愚蠢。晚节不保,以失败告终。

  放屁,若是名人,应该匿名;实在喜欢放屁,那就选择角落,比如,跑到“书话”之类的地方,对着文青们放,这种地方,女文青,最多。喜欢八卦,小道消息,宫闱秘事。会有很多人,给你叫好,喝彩,高喊:“精彩!”版主给你个红脸(精品标志),都是常事。可见,放屁要选对地方。

  苏轼写文章,如行云流水,不择地而出。李白写文章,1000字,倚马可待。可以跑得央视百家讲坛。否则,放屁,妄说,揭秘,应该选择角落。若是名人,最好是匿名。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10-04 13:12:49
  文革时期的“红学”百家争鸣假象

  红学,应该分为两大派:后40回原作派,后40回续书派。前者以欧阳健为代表;后者以姚文元为代表。简称为欧派和姚派。

  姚派,又分为两小派别:周派和冯派。前者以周汝昌为代表;后者以冯其庸为代表。这两小派别,争宠,狗咬狗。特点是,1,都不敢进行正式学术表决;2,既相互斗争,又相互依赖,抱团取暖;3,后台都是姚文元;顶头上司,都是姚文元;姚赏赐周名号,赏赐冯官职。于是,造成争宠局面。这就叫百家争鸣。因为争宠,很激烈,于是,造成争鸣假象。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10-04 13:18:35
  别人放屁,找旮旯;刘心武放屁,选择央视百家讲坛。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4:28:02
  56万字中,刘心武同学玩转了第五回中的得意,但只是反证法玩转,没有正面证明。

  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又向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叔随我这里来。”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按:秦氏初婚。宋•洪迈《容斋随笔•四笔》卷第八“得意失意诗”中“旧传有诗四句夸世人得意者云: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之“得意”,指新婚[得意]。若“得意”单指满意,则无比较对象,且与“极妥当”重复累赘。故所接下文中秦氏的房间布置当为新婚布置,而叙述方式则为文化人类学方式——也只有作如此理解,文本的叙述方才显得得体——艳不见艳,淫不见淫,特淫不淫,“特犯不犯”。秦氏新婚後,婆媳二人第一次宴请贾府女眷,是为做人的礼节。因秦氏是新娘子,故有所谓“携了贾蓉之妻”之“携”字)【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借贾母心中定评。】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按:量词“个”是关键词)[新婚]得意之人,【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又夹写出秦氏来。】(按:新娘子。第四十七回“我进了这门子作重孙子媳妇起,到如今我也有了重孙子媳妇了”)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4:29:58
  刘心武大放其批处是在第十六回“东宫”:
  贾母等合家人等心中皆惶惶不定,不住的使人飞马来往探信。有两个时辰工夫,忽见赖大等三四个管家喘吁吁跑进仪门报喜,又说“奉老爷命,速请老太太带领太太等进朝谢恩”等语。那时贾母正心神不定,在大堂廊下伫立。【庚辰侧批:慈母爱子写尽。回廊下伫立与“日暮倚庐仍怅望”对景,余掩卷而泣。】【庚辰眉批:“日暮倚庐仍怅望”,南汉先生[梁嵩]句也。】(按:清•吴任臣(1628~1689)《十国春秋•卷六十三•南汉六•列传》:“梁嵩,浔州平南人,白龙元年举进士第一,仕至翰林学士。见时多虐政,乞归养母,因献《倚门望子赋》以见志。高祖怜之,听其去,锡赉皆却不受,请蠲本州一岁丁赋,从之。及歿,州人感德,岁祀不绝。或云嵩常乘白马游东壕墟,过渡溺水死,至今有白马庙其遗迹云。”
  四十二年(1703),康熙再次南巡,高士奇于淮安迎驾,三月十六日随驾至京城,在京三十三天,九次召见,像久别的朋友,促膝长谈,关怀备至,并陪同在圆明园内游览。四月一日,御书“莱书昼锦”四字,御跋千字文卷後:“米芾书原无千字文,朕自幼临摹,深知沈著痛快处,令人起敬,所以集成两部,此一部乃是小字,其中无字者朕书补之,虽不能仿佛古人用笔,亦知朕好书之意也。癸未春南巡,礼部侍郎高士奇终养在籍,以色笑养母,莱衣自欢,当年讲筵时,精神少壮,留心翰墨,尝进春秋讲义,夜分不寐,今见齿落发白,三十年间光阴之速以至如此。朕甚怜之,故舟中书‘莱衣昼锦’匾额并千字文赐之,以记不忘旧臣之意云尔。”
  梁嵩之诗在《全唐诗》中无载,现仅在汪森(1653年—1726年)《粤西诗载》卷十三中存《赋荔枝诗》(七律)一首:“露湿胭脂点眼明,红袍千裹画难成。佳人胜尽盘中味,天意偏教岭外生。橘柚远惭登贡籍,盐梅应合共和羹。金门若有栽培地,须占人间第一名。”)那邢夫人、王夫人、尤氏、李纨、凤姐、迎春姊妹以及薛姨妈等皆在一处,听如此信至,贾母便唤进赖大来细问端的。赖大禀道:“小的们只在临敬门外伺候,里头的信息一概不能得知。後来还是夏太监出来道喜,说咱们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按:贤德妃指一品夫人。一品夫人有贵妃、淑妃、德妃、贤妃。这里用贤德妃代指一品夫人,强调其职位。元春具体的是贵妃,第十七回即有“贵妃”字样。
  《北史•后妃传序》:“孝文改定内官……後置女职,以典内事:内司视尚书令、仆;作司、大监、女侍中三官视二品。”元春的官职是内司,尚书有休假觐省权,故内司参照尚书可以省亲)後来老爷出来亦如此吩咐小的。如今老爷又往东宫去了,速请老太太领着太太们去谢恩。”(按:去太后处谢恩。汉代因太后的长乐宫在未央宫东,故称东宫。晋封为凤藻宫尚书,贾政需要到太后处谢恩;加封贤德妃,贾政需要到皇帝处谢恩。贾政先随夏太监到皇帝处谢恩,後到太后处谢恩,故文本中用“又”字。太子宫应名青宫)贾母等听了方心神安定,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庚辰侧批:字眼,留神。亦人之常情。】于是都按品级大妆起来。贾母带领邢夫人、王夫人、尤氏,一共四乘大轿入朝。贾赦、贾珍亦换了朝服,带领贾蓉、贾蔷奉侍贾母大轿前往。于是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
我要评论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4:33:45
  刘心武同学对科学红学最重要的贡献,是他的同班同学王蒙给他捏的一个词“秦学”。这个词被网友定位于只研究前十六回
我要评论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4:35:46
  UFO版“警(v.)幻情”榜(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小说总目录页)一览表

  一览表中,“定本”列可取雍乾时期成书胡说的性命,“部分”列&“学科”列& “UFO计量”列可取古今一切80后的性命,“体裁”列可取传统曹学的性命。学术就是这么无情,雅致中沾满了血腥。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一将功成万骨枯。围绕红学第一表的科学红学能言快语:
  A.科学版本学入门定理——司马见异思不可能隔世落款于《汉书》
  按:此语一举鉴定庚辰本成本于康熙时期,雍乾时期成书胡说者阵亡,阵亡将士抚恤金参考俄国标准为80万冥币
  B.科学脂学入门定理——无人批书不批全部完璧
  按:此语一举提出《石头记》79回完璧论,80后原稿探佚学&后四十回有部分原稿论&百二十回一个整体论者阵亡,阵亡将士抚恤金参考中国标准为150万冥币
  C.科学曹学入门定理——无落款者不是人
  按:此语一举建立吴带-曹衣体裁转换美学,传统曹学及七十四种反曹诸学分子阵亡,阵亡将士抚恤金参考美国标准为600万冥币
  备注:若红学阵亡将士是三相阵亡,则抚恤金参考三国合计标准,总计高达80+150+600=830万冥币,这是红学将士为红学抛头颅洒热血理应得到的补偿。若红学阵亡将士是三相阵亡且是网络红学帖战烈士马甲有n个,则每个马甲分赃830/n万冥币,以使诸马甲各安其分,英灵平衡。科学红学宅心仁厚,对待红学烈士有着春天般的温暖,对待红学待烈士就像寒冬一样冷酷无情。
  当我们将“红学大师”这个零维概念(+x^0,-x^0)阴阳二分为“战术大师与战略大师”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大师学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一维(+x^1,-x^1);当我们进一步将“战术大师”这个概念阴阳二分为“红外战术大师与红内战术大师”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大师学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二维(+x^2,-x^2);当我们再进一步将“红外战术大师”这个概念阴阳二分为“红外超前文战术大师与红外超后文战术大师”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大师学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三维(+x^3,-x^3)。战略大师使用轻装简从的人脑思考,着意于依据常识建立亚里士多德单因素分析三段论推理用大前提,一巴掌拍死战略级“战”友,如科学红学“司马见异思不可能隔世落款于《汉书》”“无人批书不批全部完璧”“无落款者不是人”等威武雄壮、BOOK一世的著名论断就是战略大手笔,它们使雍乾时期成书胡说者、80后原稿探佚学&后四十回有部分原稿论&百二十回一个整体论者、传统曹学及七十四种反曹诸学分子瞬间闪击性阵亡。战略大师是打手而非战将,因为根本就不用出战,轻挑牙签、运筹帷幄即决胜千里。战术大师须借重电脑和网络搜索引擎。其中,红内战术大师只有Ctrl+F这一种战术,而红外战术大师则需要将亚里士多德单因素分析三段论推理改写成数学恒等式(S/M)×(M/P)=S/P,并模仿其理建立亚里士多才双因素分析三段论推理模型∑p1•q1/∑p0•q0=(∑p1•q1/∑p1•q0)×(∑p1•q0/∑p0•q0),为红外计算机检索提供逻辑依据——这也是战术大师也称为大师的原因之所在,命题单因素分析与概念双因素分析在逻辑上的地位是不分高下、并驾齐驱的。红内战术大师使用Ctrl+F检索法玩转79回完璧全部《石头记》内前后文的伏应。红外战术大师使用战略性的“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和战术性的“出类&拔萃”计算机盲检法,检索文本的出处(检索红外超前文,论证文本的生产过程)和入处(检索红外超后文,说明文本的流通过程),了知文本的来龙和去脉。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4:37:27
  刘心武最不堪的,是在第五十三回:
  二人正说着,只见人回:“哥儿来了。”贾珍便命叫他进来。只见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贾珍道:“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陪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又到了光禄寺才领了下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按:明代光禄寺负责的是御膳食材的采买,凡祭飨、宴劳、酒醴、膳羞之事,都由光禄寺“辨其名数,会其出入,量其丰约,以听于礼部。”)贾珍笑道:“他们那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一面说,一面瞧那黄布口袋上有印,就是“皇恩永锡” (按:通‘赐’[CÌ],通假修辞格,与下文“赐”避重)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又写着一行小字,道是——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
  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按:“贾”字故复修辞,重不见重。“贾[GǓ]法”意思是按商业规矩以市价计:本应恩赏实物祭品,现按市价折成银两)
  [某]年月日
  [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
  值年寺丞[某人]。
  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按:诸盗版在此处均有异文,此可证明庚辰本是原版。
  庚辰本: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列藏本:
  宁国府贾(GǓ)法恩赏永远春祭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梦稿本、“甲辰”本、程甲本、程乙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蒙府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锡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戚序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4:40:46
  让坏鸟最厌恶的,是他的80后茜香国女国王。

  【庚辰(戚序、蒙府):茜香罗、红麝串写于一回,盖琪官虽系优人,後回(V.)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非泛泛之文也。
  自“闻曲”,回(V.)以後回“回(V.)写药方”,是白描颦儿添病也。】(按:紫明供奉是对琉璃灯的拟人称呼。脂批中的【“供奉”】名词活用为动词,出自宋代陶穀《清异录•紫明供奉》:“上(唐武宗)独映琉璃灯笼观书。久之,归寝殿, 王才人问官家:今日以何消遣?上曰:緑罗供奉已去,皂罗供奉不来,与紫明供奉相守,熟读《尚书•无逸篇》数遍。”《灵枢•终始》:“谨奉天道,请言终始。终始者,经脉为纪。持其脉口人迎,以知阴阳有馀不足,平与不平,天道毕矣。”
  “回回”故复修辞格。回(V.)即【回风舞雪】。“甲戌”本“琪”作“棋”,意即作为作书人一颗棋子的琪官,谐音修辞格。【“袭人供奉玉兄”】指第三十四回袭人“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宝卿得同终始】指第三十四回宝钗“妈[MĀ],妈[MĀ],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第二十八回“金玉”为始,第三十四回“金玉”为终。第十三回畸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与第二十八回脂批【袭人供奉玉兄】表达方式类似,前者意思是贾珍为秦可卿淫丧[SĀNG]于天香楼(正文“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独姓水陆于内外坛外特别加设大型密坛),后者意思是袭人为玉兄供奉燃灯道人(正文“惟有灯知道罢了”,《封神演义》中燃灯道人可谓是“神仙班首,佛祖源流”)。
  宋代杨万里(1127年—1206年)《正月五日以送伴借官侍宴集英殿十口号》:“一点胡行朝汉天,英符来自玉门关……水沉山麝蔷薇露,漱作香雲喷出来……赐花新剪茜香罗,篸遍乌纱未觉多……”红麝串基于同一典由茜香罗对仗而来。
  西辽(1124年~1218年)是古代契丹族建立的国家。亦称黑契丹,哈剌契丹,第二契丹王朝。1124年,耶律大石称王。1132年,耶律大石在新建成的叶密立正式称“菊儿汗”,群臣又尊汉号为“天祐皇帝”,建元延庆。1143年,耶律大石卒。後历经萧塔不烟(女,7年)、耶律夷列(13年)、耶律普速完(女,15年)三代君主後,到耶律直鲁古时期,由于长期对外战争,使西辽的国力走向衰落,最终被屈出律篡国。蒙古帝国崛起後,1218年,西辽被蒙古帝国灭亡。
  绍兴二十四年(公元1154年)春,杨万里进士及第。故知《石头记》第二十八回中的茜香国指西辽,但茜香国女国王却并非萧塔不烟,而是中国历史上最後一位女王耶律普速完。
  西辽承天皇帝耶律普速完(?―1178年),西辽德宗耶律大石之女,西辽仁宗耶律夷列之妹,西辽第四任皇帝。为了效仿辽圣宗的母亲萧绰,故自称承天后(承天皇后)、承天太后希望自己能像萧绰一样使辽国强大,确实,在耶律普速完统治下,西辽国力达到了顶峰。见《辽史•卷三十•本纪第三十》))


  因又见芳官梳了头,挽起簮来带了些花翠,忙命他改妆;又命将周围的短发剃了去,露出碧青头皮来,当中分大顶。又说:“冬天作大貂鼠卧兔儿带,(按:《醒世姻缘传》第一回:“三十六两银子买了一把貂皮,做了一个昭君卧兔。”)脚上穿虎头盘雲五彩小战靴,或散着裤腿,只用净袜厚底镶鞋。”(按:周围的短发意思是头顶的短发。当中分大顶意思是髡顶,脑後垂双辫。这是西辽契丹人的装束,与第二十八回茜香国女国王(耶律普速完)文脉一致。《卓歇图》中大多数人物髡顶,脑後垂双辫,方顶黑巾。
  罗文中撰文介绍:《卓歇图》卷,绢本设色,纵33厘米,横256厘米,画一列少数民族骑队在出猎後歇息饮宴的情景。该画原无名款和印鉴,最先留下鉴定跋文的是元代文学家王时,始确认为五代契丹画家胡瓌之作:“今观胡瓌此卷人马杂物一一精列,……”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书画鉴定家高士奇(1645-1703)(《石头记》原稿奉旨批书人“脂砚斋(情僧)”)从苏州得此画,著录到他的《江村书画目》里,重裱後又在王时跋文後连书两跋。关于胡瓌的籍贯,宋代刘道醇《五代名画补遗》道是“山後契丹人,或云瓌本慎州乌素固部落人”。
  至于《卓歇图》相对具体的创作时期,图中的竖式箜篌也许能证实出上限年代,据《金志》云:早期女真“其乐惟鼓笛,其歌惟鹧鸪曲,第高下长短如鹧鸪声而已”。灭辽後,其器乐、曲调始丰,《宣和乙巳奉使引程录》记载了北宋使臣许亢宗出使金国路过咸州时,州守以酒、乐礼之,乐器中已出现了箜篌,故此作的上限年代约在金太祖灭辽前後。)又说:“芳官之名不好,竟改了男名才别致。”因又改作“雄奴”。芳官十分称心,又说:“既如此,你出门也带我出去。有人问,只说我和茗烟一样的小厮就是了。”宝玉笑道:“到底人看的出来。”芳官笑道:“我说你是无才的。【己卯(庚辰)夹批:用芳官一骂,有趣。】咱家现有几家土番,你就说我是个小土番儿。(按:清代郁永河《裨海记游》:“台之民,土著者是为土番,言语不与中国通;况无文字,无由记说前代事。迨万历间,复为荷兰人所有(荷兰即今红毛也)。”)宝玉下面的话则是对“土番”的玩笑、演义)况且人人说我打联垂好看,你想这话可妙?”宝玉听了,喜出意外,忙笑道:“这却很好。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献俘之种,(按:《宣和遗事》後集:“番奴持食肉一盘,酒一瓶。”)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按: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 丙子)
  正月 下诏亲征噶尔丹。于西苑蕉园设内监官学,以敕授太监读书。
  二月 康熙帝亲统六师启行,征噶尔丹。张玉书、高士奇、张廷瓒、陈元龙等随行。命皇太子留守,凡部院章奏听皇太子处理。妃赫舍里氏逝,追赠平妃。
  五月 侦知噶尔丹所在,康熙帝率前锋先发,诸军张两翼而进。前哨中书阿必达探报噶尔丹闻知皇上亲率大军而来,惊惧逃遁。康熙帝率轻骑追击。上书皇太后,备陈军况,并约期回京。康熙帝追至拖纳阿林而还,命内大臣马思喀追之。康熙帝班师。抚远大将军费扬古大败噶尔丹于昭莫多(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东南),斩首三千,阵斩其妻阿奴。噶尔丹以数骑逃遁。
  七月 以平定朔漠勒石于太学。(七月乙未(十七,1697年9月2日)康熙皇帝派遣翰林院侍读学士张廷瓒赴九疑山祭告舜帝平定漠北噶尔丹。祭舜时间为康熙三十六年十月初一(1697年11月14日)前後。)
  十月 大将军费扬古献俘至。
  十一月 噶尔丹遣使乞降,其使格垒沽英至,盖微探康熙帝的旨意。康熙帝告之说:“俟尔七十日,过此即进兵。”)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况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晋唐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 (按:
  “[盖]天子之邦,[亦]当以中为尊”=正统王朝当以中为尊×天子之邦是正统王朝。通过三段论反演推理我们可以得到“正统王朝”四个字:这就是信息。那么,第六十三回中宝玉的“这却很好。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献俘之种,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况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晋唐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就是赞满而非排满、反满。这是因为,标志一个王朝正统地位的不是民族而是地区:将中原纳入版图、“以中为尊”的,就是正统王朝——“大舜之正裔”。“正统王朝当以中为尊”,称为历史方程的地缘政治判别式。
  《孟子•离娄下•第一章》:“孟子曰:「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文王生于岐周,卒于毕郢,西夷之人也。地之相去也,千有馀里;世之相後也,千有馀岁:得志行乎中国,若合符节。先圣後圣,其揆一也。」”
  1696年作《北征扈从图》手卷(设色绢本):“越二日复谕翰林掌院张公英曰:“记注:不可无汉人,可令尔子侍讲学士张廷瓒及侍读陈元龙随行。”时大学士张公玉书、内廷詹事高公士奇皆自请随行。督捕胡公会恩亦请行。汉文臣同时扈从者五人。”)
  芳官笑道:“既这样着,你该去操习弓马,学些武艺,挺身出去拿几个反叛来,岂不进忠效力了,何必借我们?你鼓唇摇舌的,自己开心作戏,却说是称功颂德呢。”宝玉笑道:“所以你不明白。如今四海宾服,八方宁静,千载百载不用武备。咱们虽一戏一笑,也该称颂,方不负坐享升平了。”(按:【坐享】为第十三回脂批批评语)芳官听了有理,二人自为妥贴、甚宜。宝玉便叫他“耶律雄奴”。(按:茜香国女国王与耶律雄奴的语词联系,是靠“茜香罗”用典宋代杨万里(1127年—1206年)《正月五日以送伴借官侍宴集英殿十口号》所涉及的《辽史•卷三十•本纪第三十》来衔接的。如果没有这种衔接,第二十八回茜香国这个国度就会显得非常神秘,第六十三回耶律雄奴这种称谓也会显得非常突兀。
  章法上,茜香国女国王(耶律普速完)与耶律雄奴构成隐性的伏应关系。这种伏应涉及二阶原型)
  究竟贾府二宅皆有先人当年所获之囚赐为奴隶,只不过令其饲养马匹,皆不堪大用。湘雲素习憨戏异常,他也最喜武扮的,每每自己束銮带,穿折袖。近见宝玉将芳官扮成男子,他便将葵官也扮了个小子。那葵官本是常刮剔短发,好便于面上粉墨油彩,手脚又伶便,打扮了又省一层手。李纨探春见了也爱,便将宝琴的荳官也就命他打扮了一个小童,头上两个丫髻,短袄红鞋,只差了涂脸,便俨是戏上的一个琴童。湘雲将葵官改了,换作“大英”。因他姓韦,便叫他作韦大英,方合自己的意思,暗有“惟大英雄能本色”之语、“何必涂朱抹粉才是男子”。 (按:明代洪应明《菜根谭》:“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与第四十九回对看)荳官身量年纪皆极小,又极鬼灵,故曰荳官。(按:杜牧《赠别》:“娉娉嬝嬝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黄庭坚《蓦山溪•赠衡阳妓陈湘》:“鸳鸯翡翠,小小思珍偶。眉黛敛秋波,尽湖南、山明水秀。娉娉袅袅,恰近十三馀,春未透,花枝瘦,正是愁时候。寻花载酒,肯落谁人後。只恐远归来,绿成阴、青梅如豆。心期得处,每自不由人,长亭柳,君知否,千里犹回首?”)园中人也有唤他作“阿荳”的,也有唤作“炒豆子”的。宝琴反说琴童书童等名太熟了,竟是荳字别致,便换作“荳童”。
  因饭後平儿还席,说红香圃太热,便在榆荫堂中摆了几席新酒佳肴。【列藏正文括出:榆荫中者,馀荫也。兹盖感灵,今故怀亲,所谓不失忠孝之大纲也。】(按:列藏本此回重抄,乃列藏本自批)可喜尤氏又带了佩凤、偕鸳二妾过来游顽。这二妾亦是青年姣憨女子,不常过来的,今既入了这园,再遇见湘雲、香菱、芳、蕊一干女子——所谓“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二语不错,只见他们说笑不了,也不管尤氏在那里——只凭丫鬟们去伏侍,且同众人一一的游顽。一时到了怡红院,忽听宝玉叫“耶律雄奴”,把佩凤、偕鸳、香菱三个人笑在一处,问是什么话,大家也学着叫这名字。又叫错了音韵,或忘了字眼,甚至于叫出“野驴子”来,引的合园中人凡听见无不笑倒。
  宝玉又见人人取笑,恐作践了他,忙又说:“海西(按:地中海之西。《康熙几暇格物编/水多伏流》:“以类推之,海西所谓地中有海,亦理之所有者。”《康熙几暇格物编/风无正方》:“又《淮南子》云:‘风者,天之偏气。’‘偏’字义旨微妙。盖风之所起不自东西南北正向,皆从四隅而发,及其旋转,则有时而偶值正方。曾以此谕海西人,彼初未深信,令至观星台验相风乌,乃叹服焉。此皆切近之事,却未有人道出。”)福朗思牙,(按:海西福朗思牙(FRANCOIS,今译弗朗索瓦)是指地中海以西的法国。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签订时,中方的使团里有两名耶稣会士参加,他们是葡萄牙人徐日升(P.THOMAS PEREIRA ,1645—1708)和法国人张诚(P.JEAN—FRANCOIS GERBLLON,1654-1707)。)闻有“金星玻璃”宝石——他[它]本国番语,以金星玻璃名为‘温都里纳’。如今将你比作他,就改名唤叫‘温都[里](按:己卯本无“里”字)纳’,可好?”(按:
  “金星玻璃”宝石即像维纳斯一般美丽的透明(VERRE DE LA VÉNUS,法语中的修辞性表达,相当于中文“美若天仙”)宝石。法语拉丁语中,金星和维纳斯是同一个词。宝玉给芳官取名“温都里纳”,意为“美女”,是为中国版的维纳斯。法国只产三种宝石:珍珠、琥珀和锆石宝石。珍珠和琥珀前文已经提及过,第六十三回说的是锆石宝石。锆石为矿物名称,旧称锆英石、风信子石,透明者作为宝石,称锆石宝石。其来源一说可能是在阿拉伯文“ZARKUN”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原意是“辰砂及银朱”;另一说认为是来源于古波斯语“ZARGUN”,意即“金黄色”。第一次正式使用“ZIRCON”是在1783年,用来形容来自斯里兰卡的绿色锆石晶体。
  後世所谓“金星玻璃”古董或曰所谓“温都里纳石”,皆为假古董;它们是《红楼梦》印本风行之後,因不解“金星玻璃”本义而名的,故款识总是语焉不详,且乾隆朝之後就“失传”了。
  第三十九回中“‘一个纱罗裹的美人’一般的一个丫鬟”中文表达与第六十三回中“‘金星玻璃’宝石”法文表达结构相同。)芳官听了更喜,说:“就是这样罢。”因此又唤了这名。众人嫌拗口,仍翻汉名,就唤“玻璃”。
我要评论
作者:宝刀未老11 时间:2018-10-04 15:12:22
  别闹了。
  童力群网友的阿尔法狗,是公狗;你的阿尔法狗,是母狗。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10-04 16:00:35
  庚辰本: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程乙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
  贴图片。比较一下。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6:06:12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10-04 16:33:26
  蒙府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锡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戚序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
  贴图片。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10-04 16:34:31
  梦稿本、“甲辰”本、程甲本、程乙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
  贴甲辰本图片。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6:39:06
  6)贾[gǔ]
  第五十三回
  二人正说着,只见人回:“哥儿来了。”贾珍便命叫他进来。只见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贾珍道:“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陪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又到了光禄寺才领了下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按:明代光禄寺负责的是御膳食材的采买,凡祭飨、宴劳、酒醴、膳羞之事,都由光禄寺“辨其名数,会其出入,量其丰约,以听于礼部。”)贾珍笑道:“他们那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一面说,一面瞧那黄布口袋上有印,就是“皇恩永锡” (按:通‘赐’[cì],通假修辞格,与下文“赐”避重)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又写着一行小字,道是——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
  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按:【集韵】【正韵】与咏同。【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传】“谓歌咏其义,以长其言也”。“贾”字故复修辞,重不见重。“贾[gǔ]法”意思是按商业规矩以市价计:本应恩赏实物祭品,现按市价折成银两)
  [某]年月日
  [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
  值年寺丞[某人]。
  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按:诸盗版在此处均有异文,此可证明庚辰本是原版。
  庚辰本: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列藏本:
  宁国府贾(GǓ)法恩赏永远春祭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梦稿本、“甲辰”本、程甲本、程乙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蒙府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锡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戚序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第五十三回
  只见贾府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gǔ]葛”贾菱展拜毯,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拜兴毕,焚帛奠酒。只见贾府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gǔ]葛”贾菱展拜毯,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拜兴毕,焚帛奠酒。(按:“贾贾”故复修辞格。《后汉书•王符传》:“葛中升越,筒中女布。”注引沈怀远《南越志》:“蕉布之品有三,有蕉布,有竹子布,又有葛焉。”拜毯乃麻葛布毯。贾菱是麻葛布毯坐商,故祭祀时用其毯顺便用其人做售后服务,称“贾[gǔ]葛”贾菱 )
  第七十五回
  【庚辰夹批:偏立贾政戏谑,已是异文。而贾环作诗,贾[gǔ]“奇中又奇”之奇文也——总在人意料之外。竟有人曰“贾环如何又有好诗?似前言不搭後文矣”,盖不可向说问。贾环亦荣公子正脉,虽少年顽劣,见今故小儿之常情——年读书,岂无长进之理哉!况贾政之教是弟子目——已大觉疏忽矣:若是贾环连一平仄也不知,岂荣府是寻常膏粱不知诗书之家哉!然後之宝玉之一种情思,正“非有益子,总明不得”——谓“比诸人皆妙”者也。】(按:【今故】即“古今”,【年】即连年。【“非有益子,总明不得”】即第七十八回“宝玉虽不读书,竟颇能解此,细评起来,也还不算十分玷辱了祖宗”。
  【弟子目】典出宋代李石《续博物志》:“墨子恶乐,故朝歌回车。《论撰考谶》曰:邑名朝歌,颜子不舍,七十弟子掩目,宰予独顾,由蹶堕车。宋均曰:子路患宰予顾视凶地,故以足蹶之。”宋代岳珂古风《予控免不获命恭读诏书圣训有朕正欲为卿直前枉之语感激思奋始决小草之谋》“忆昔贾奇谤,同舟忽秦越)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10-04 16:46:21
  周汝昌晚年鼓励刘心武跑到百家讲坛放屁,也可见周的素质。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10-04 16:49:34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6:39:06
  6)贾[gǔ]
  第五十三回
  二人正说着,只见人回:“哥儿来了。”贾珍便命叫他进来。只见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贾珍道:“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陪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又到了光禄寺才领了下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按:明代光禄寺负责的是御膳食材的采买,凡祭飨、宴劳、酒醴、膳羞之事,都由光禄寺“辨其名数,会其出入,量其丰约,以听于礼部。”)贾珍笑道:“他们那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一面说,一面瞧那黄布口袋上有印,就是“皇恩永锡” (按:通‘赐’[cì],通假修辞格,与下文“赐”避重)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又写着一行小字,道是——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
  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按:【集韵】【正韵】与咏同。【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传】“谓歌咏其义,以长其言也”。“贾”字故复修辞,重不见重。“贾[gǔ]法”意思是按商业规矩以市价计:本应恩赏实物祭品,现按市价折成银两)
  [某]年月日
  [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
  值年寺丞[某人]。
  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按:诸盗版在此处均有异文,此可证明庚辰本是原版。
  ----------------------------------------------------------
  草,很典雅的东西,被你给解释成狗屎了。
我要评论
楼主弹指123 时间:2018-10-04 16:51:14
  @batsbird315 2018-10-04 16:39:06
  6)贾[gǔ]
  第五十三回
  二人正说着,只见人回:“哥儿来了。”贾珍便命叫他进来。只见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贾珍道:“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陪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又到了光禄寺才领了下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按:明代光禄寺负责的是御膳食材的采买,凡祭飨、宴劳、酒醴、膳羞之事,都由光禄寺“辨其名数,会其出入,量其丰约,以听于礼部。”)贾珍笑道:“他们那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一面说,一面瞧那黄布口袋上有印,就是“皇恩永锡” (按:通‘赐’[cì],通假修辞格,与下文“赐”避重)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又写着一行小字,道是——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
  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按:【集韵】【正韵】与咏同。【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传】“谓歌咏其义,以长其言也”。“贾”字故复修辞,重不见重。“贾[gǔ]法”意思是按商业规矩以市价计:本应恩赏实物祭品,现按市价折成银两)
  [某]年月日
  [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
  值年寺丞[某人]。
  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按:诸盗版在此处均有异文,此可证明庚辰本是原版。
  ----------------------------------------------------------
  草,很典雅的东西,被你给解释成狗屎了。你的阿尔法狗,是母狗。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6:53:53
  全球独家披露刘心武续写《红楼梦》后28回
  第八十三回 史太君失语难瞑目 金鸳鸯守志宁玉碎
  宁荣两府同时开丧,顿成白汪汪世界。那荣国府享有两代国公之荣。第一代贾法,第二代即是贾母之夫贾代善,到贾赦,方降格为一等将军。论起来,倒比宁国府更光彩。那宁府第一代贾源为宁国公,第二代贾代化即已降格,到第三代本应贾敬承袭,他竟执意要到城外道观去参道炼丹,把爵位让给了第四代贾珍,袭的是三等威烈将军之衔。贾母乃国公级诰命夫人,病逝自然要报告朝廷,元妃得知,大为悲痛。圣上不许元妃为此伤神,命抱琴夏太监等好生照顾,尤要时时刻刻保住胎脉。除命部里循章施恩外,并无别的恩典。那时各处皇亲国戚并富贵亲友,有觉得贾家尚有元妃在皇帝身边得宠,不看僧面看佛面,亲来祭奠的;也有觉得龙颜已为贾家老亲甄家及贾母娘家史家发怒,抄家削爵,远着水边怕沾鞋,或只派次要人物来祭奠,或只往贾府投个名刺敷衍的。倒是北静王妃、南安王妃亲临贾府,在贾母灵前郑重致哀。南安妃还与邢王二夫人转达南安老太妃致哀之意,并主张探春迎娶过去的吉日不变,邢王二夫人感激不尽。那史鼐史鼎兄弟因削爵软禁,不能前来。卫若兰史湘云来了,也不及与宝玉等叙谈,那史湘云哭倒在贾母灵前,凤姐尤氏搀扶劝慰良久,方哀哀离去。
我要评论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6:55:22
  二人正说着,只见人回:“哥儿来了。”贾珍便命叫他进来。只见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贾珍道:“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陪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又到了光禄寺才领了下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按:明代光禄寺负责的是御膳食材的采买,凡祭飨、宴劳、酒醴、膳羞之事,都由光禄寺“辨其名数,会其出入,量其丰约,以听于礼部。”)贾珍笑道:“他们那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一面说,一面瞧那黄布口袋上有印,就是“皇恩永锡” (按:通‘赐’[CÌ],通假修辞格,与下文“赐”避重)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又写着一行小字,道是——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
  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按:【集韵】【正韵】与咏同。【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传】“谓歌咏其义,以长其言也”。“贾”字故复修辞,重不见重。“贾[GǓ]法”意思是按惯例、按制度、按礼法)
  [某]年月日
  [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
  值年寺丞[某人]。
  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按:诸盗版在此处均有异文,此可证明庚辰本是原版。
  庚辰本: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列藏本:
  宁国府贾(GǓ)法恩赏永远春祭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梦稿本、“甲辰”本、程甲本、程乙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蒙府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锡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戚序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batsbird315 时间:2018-10-04 18:17:53
  二人正说着,只见人回:“哥儿来了。”贾珍便命叫他进来。只见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贾珍道:“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陪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又到了光禄寺才领了下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按:明代光禄寺负责的是御膳食材的采买,凡祭飨、宴劳、酒醴、膳羞之事,都由光禄寺“辨其名数,会其出入,量其丰约,以听于礼部。”)贾珍笑道:“他们那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一面说,一面瞧那黄布口袋上有印,就是“皇恩永锡” (按:通‘赐’[CÌ],通假修辞格,与下文“赐”避重)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又写着一行小字,道是——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
  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按:【集韵】【正韵】与咏同。【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传】“谓歌咏其义,以长其言也”。“贾”字故复修辞,重不见重。“贾[GǓ]法”意思是按惯例、按制度、按礼法)
  [某]年月日
  [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
  值年(寺亟)[某人]。(按:“侍”字承前“值”字省略单人旁而为“寺”字,这是书法避讳中的内避外情形。“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故有值年(侍亟)之说。值年是礼部值年,值年(侍亟)是光禄寺代办即代值年,署名者是光禄寺人。《明史•王来传》:“侍郎于谦抚山西,亟(QÌ)称其才,可置近侍亟(JÍ)。”)
  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按:诸盗版在此处均有异文,此可证明庚辰本是原版。
  庚辰本: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亟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列藏本:
  宁国府贾法恩赏永远春祭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梦稿本、“甲辰”本、程甲本、程乙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蒙府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锡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戚序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天尽头,“何处”有香坵?(按: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的最後整理版“甲戌”本中,正文“何处”是以类似于双行夹批的形式书写的。甲戌本制作时使用了微型圆磁片定纸器,它占用一个汉字的空间。此处留白一个汉字的空间但实际却有两个汉字,故墨干後补字时就把正文补成了类“双行夹批”。)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坯净土掩风流。
  (按:坟墓的别称有白杨、松岗、一坏土。坯,古汉语同“坏”(péi)。宋代李清照《上枢密韩公、工部尚书胡公》:“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坏土。”王猷(yóu)定(1598~1662)《汤琵琶传》:“已归省母,母尚健而妇已亡,惟居旁坏土在焉。”明代王稚登《马湘兰挽歌词》:“佛灯禅榻与军持,七载空房只自知。试向金笼鹦鹉问,不曾私畜卖珠儿。兰汤浴罢净香熏,冉冉芳魂化彩雲。遗蜕一坯松下土,只须成塔不须坟。”一坯净土典出于此,意为坟墓。
  庚辰本作“堆”。 “甲戌”本作“坯”,“甲辰”本沿袭之;舒序本使用了靖藏本,作“坯”。蒙府本作“堆”,戚序本沿袭之。梦稿本作“杯”。列藏本作盃,同“杯”。
  《史记•张释之冯唐传》卷一Ο二:“今盗宗庙器而族之,有如万分一。假令愚民取长陵一抔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乎?”当廉使胡季堂郑藏本前五十三回残卷当是作“抔”,故以其为参本的程甲本作“抔”。程乙本作“抔”。用“抔”字是不恰当的,抔乃“捧”意,长陵一抔土本义是坟上一捧土,喻子孙。
  《康熙字典》:“【集韻】攀悲切,音丕。山再成。又貧悲切,音邳。與坏同。”《石头记》中,壞与坏(同“坯”)是两个不同的字。壞简化为坏,坏不再同坯,这是上世纪才有的事。上世纪简化字运动中,壞简化为坏,原自颜真卿书法作品。也就是说,这种简化颜真卿是原创者,但没有人继承,直到上世纪才有。
  《康熙字典》言“坯與坏同”(并非通假),这说明古代即使在刻本中也存在书法避讳,“坯”字下横避讳上横,就成为“坏”字。康熙时期靖藏本、己卯本、庚辰本三大预备版本中,下避上的字有“晓”字(楷书下勾避讳草书上勾)、己卯本第十二回标题中的“祥”字、第二十八回丕足龟之“丕”字;右避左的字有第二回中的“敏”字、第七十八回中的“祥”字;後避前的字有【境坊】(第十七回)【苗蕓(同“耘”)】(第十七回)“你僣”(第三十三回)【代玉】(第四十二回)【真千】(第四十四回)【蹇蹇】(第四十八回)“哦啰嘶”(第五十二回)【諱訑】(第五十二回)“着着”(第五十七回)“與待”(第七十三回)“妖娇”(第七十八回);内避外的字有“吃饭啊”(第十一回)“芦雪庐”(第十七回脂批第四十九回和第五十回正文)【牛溲马渤】(第十九回)“黄伯英”(第十九回)“玉頂金頭”(第三十六回)“值年(侍亟)”(第五十三回)。蒙府本第七十一回回後题记有内避外的字【爷王爷】。其中,下避上、右避左属字内问题,酷似“敬缺末笔”伦理避讳,故被传统红学大加渲染。如此一来,後避前、内避外的情况他们也就一例都没识别出来。丁亥春(1707年)起抄的“甲戌”本是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的最後整理版暨待曹寅刻印而因其故终未刻印版,是不可能有书法避讳字的,更别提伦理避讳字了。
  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誊自原稿的靖藏本当与原稿一样是“坏”字。己卯本抄自靖藏本,抄手当是不识“坯”的这个异体字遂改作“堆”,故抄自己卯本的庚辰本亦作“堆”。)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宝刀未老11 时间:2018-10-07 09:18:13
  红学界的“探轶学”公然放屁之风 宝刀未老11 15 1 10-07 09:14
  http://bbs.tianya.cn/post-no01-524528-1.shtml
作者:宝刀未老11 时间:2018-10-12 08:50:44
  刘心武为何蔫了?

  秦学,属于探佚学。相当于放屁。刘心武不知深浅。跑到央视上,大讲秦学。放屁。出洋相。贻笑大方。贻笑全国人民。于是,遭到业界群殴。现在,蔫了。跑到央视上公然放屁,怎能不遭到群殴?

  放屁,应该选择犄角旮旯。这是社会公德问题。公共场所,乱扔垃圾,吐痰,都是要罚款的。严重者,不听劝阻者,要拘留的。

  更何况,红学,被周汝昌给搞成贬义词了。很狼狈了。刘心武再这么公然放屁,有损于红学界群狗的形象。于是,狗咬狗,刘心武,就这么被群狗给咬蔫了。
作者:宝刀未老11 时间:2018-10-12 12:07:20
  你敢跑到央视百家讲坛,面对着全国人民放屁吗?你不敢,老刘,刘心武敢。
我要评论
作者:宝刀未老11 时间:2018-10-14 14:19:36
  刘心武为何敢跑到央视上面对着全国人民放屁?

  1,无知无畏。刘心武为何敢跑到央视百家讲坛上去放屁?曰:因为他其实不懂得什么是学术。这就叫无知无畏。文革后,我国人,素质下降,不懂得什么是学术。
  2,央视领导,也不懂得什么是学术,请他来放屁。他把这当成是对他的学术成果的肯定。机会难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3,得到“泰斗”周汝昌的鼓励,支持。自信心倍增。
作者:宝刀未老11 时间:2018-10-15 06:39:28
  刘心武不是不怕出丑,是不懂得什么是出丑。素质问题。受文革影响。
作者:宝刀未老11 时间:2018-10-15 09:25:18
  韩春雨撤稿事件_百度百科
  2016年5月2日,韩春雨作为通讯作者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成果,即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向已有的最时兴技术CRISPR-Cas9发起了挑战。2017年8月3日,《自然-生...
  事件经过 事件影响 事件处置
  baike.baidu.com/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