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大而不当的臆测

楼主:孟子的学生 时间:2018-10-08 17:43:54 点击:287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再谈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大而不当的臆测

  ——马克思 决定生产关系的只能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关系问题,马克思说过这样的一段话。他说:“我的研究工作的总的结果,可以简要地表述如下: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第82页)

  这段话一直被马克思经济学家解释为马克思在强调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但是,只要我们仔细分析马克思的其他论述,尤其是马克思的剥削理论,我们就可以发现,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说法,并不是马克思自己所要真正想表达的意思,甚至可以说,马克思自己都没有搞清楚他说的这段话,和他以后的某些论述在逻辑上是否一脉相承,是否存在必然的逻辑联系。


  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问题上,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马克思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其实是,不是生产力决定了生产关系,而是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化导致了(决定了)生产关系的变化。生产力的发展变化决定的不是生产关系的发展变化,而只是社会生产的具体的组织形式和具体的方式方法的发展和变化。


  生产资料所有制,在马克思经济学理论视野里只有两种最基本的形式,一是生产资料私有制,一是生产资料公有制。这两种基本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决定了在具体的生产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直结成了两种基本的关系,一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一是平等自由共同使用生产资料合作生产的关系。这是马克思经济学理论视野里的两种最基本的生产关系。从人类社会诞生起,原始的共产主义社会,和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实行的是简单的粗糙的和精致的复杂的生产资料公有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自由的、合作的。而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下,无论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剥削与被剥削、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当然,我们要注意,在这两种基本的生产关系下,每个时代的生产的具体的组织形式和生产的具体的方式和方法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从原始共产主义到未来的共产主义,不变的是两种基本的生产关系,变化的是两种不同的生产关系下的不同社会类型中社会生产的具体的组织形式和生产的具体方式和方法。

  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下,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每个时代的生产力都比前一时代有了巨大的发展,尤其是资本主义社会,该时代的生产力的空前发展,是马克思也在不断赞叹和表示敬意和惊异的事情,但是,无论生产力发展到了连马克思本人都惊叹不已的程度,资本主义下的生产关系,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仍然和奴隶社会、封建社会没有本质的区别,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下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人与人之间只存在一种生产关系,就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不变的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变化的是剥削的具体形式,换句中性的语句说,变化的是“生产的具体的组织形式和生产的具体方式和方法”。如此,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生产力的发展,甚至是巨大的空前的发展,都没有决定(导致)生产关系发生巨大的质的变化。因此,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来看,生产力的巨大的空前的发展,如果不能使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发生质的改变,那么,生产力如何发展,都不会改变生产关系的基本性质。

  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看来似乎只能让我们得出生产力的发展只有改变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的改变才能改变具体的生产关系的结论,而不能让我们直接得出生产力的发展决定了生产关系的变化这一结论。

  这样,我们就需要考虑这样的问题,就是,生产力的发展,是否会导致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化。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是不是一定能让我们推导出生产力的发展只有改变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的改变才能改变具体的生产关系的结论。

  首先我们看到,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视野里,在生产力极度不发达的原始社会,人们实行的原始的生产资料公有制,而一旦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社会竟然采用了生产资料私有制,这就很让人奇怪,是公有制符合人的本性,还是私有制符合人的本性,人类是需要公有制,还是需要私有制?为什么生产力发展了,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却相对倒退了?

  其次,我们又看到,而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巨大空前的发展,生产资料公有制并没有随着生产力的大发展而出现,即使马克思恩格斯一再强调生产资料私有制导致了资本主义大生产的基本矛盾,这种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必然地导致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出现,但是,马克思恩格斯后到今天近150年的资本主义生产力大发展,也还没有自动地必然地天然地导致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出现!

  当然会有人说,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导致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出现,可是,从马克思到恩格斯,从恩格斯再到列宁、布哈林、斯大林,甚至于到今天的所有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都拿不出具体的指征,说生产力的发展只要具备了这些指征,就一定会导致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出现。没有这样的指征,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马克思主义的衣钵继承者,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研究者和学习者,谁都拿不出这样具体的生产力发展程度指征,马克思还说过“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机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为首的社会”,但是,马克思绝对说不出“某某”导致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出现”是他不想说吗?我看,他很想说,所有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都极想说,为了证明他们的绝对正确,他们的确极想说,可是,他们无法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们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是哪个具体的“某某”会导致“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出现”,这样,他们只能呓语,他们也只能呓语:生产力的发展导致了(决定了)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出现,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出现,一定会改变人剥削人的生产关系。

  而这样的呓语,生产力导致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化,进而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只能是呓语,这样的呓语,只能让我们看到,即使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也还是不能合乎逻辑地让我们推导出生产力的发展只有改变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才能改变具体的生产关系这一结论。

  而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如果硬性地推导出的生产力导致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化,进而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这一结论,只能是大而不当的臆测,这一结论也只能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无根之论,这一结论更是绝对经不起推敲的诸多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结论之一。因为,生产力的发展,并不会自然地天然地导致生产资料所有制基本性质的变化(马克思不承认私有制由权贵私有制向自由私有制的转变),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基本性质没有发生变化,马克思所说的生产关系的变化,就不会出现。

  而这样的呓语:生产力导致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化,进而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作为大而不当的臆测,也极其鲜明地凸显出马克思经济学体系的本质缺陷,因为,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是无法推导出马克思经济学家们口中的“生产力导致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化,进而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这句呓语的,马克思的剥削理论是剥削理论,生产力导致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化,进而导致生产关系的变化,是另外的理论,它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就像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和第三卷之间的巨大逻辑矛盾一样,马克思的剥削理论,作为理论基础,竟然绝对地无法支撑起马克思以此为基础建立的庞大的理论大厦!

  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只要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不发生变化,生产关系就不会发生变化,那么,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下,人与人之间就只能使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不论这种剥削的形式多么的精巧,它还是剥削关系,只要生产资料私有制存在一天,人类社会就存在一天剥削。但是,因为我们不知道生产资料私有制什么时候会结束,马克思也不知道,那么,人类不论发展到什么地步,就只能存在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了!人类就只能在错误中生活,一直在错误中生活!于是,我们想问问马克思,是马克思你错了,还是除了你的整个人类错了?是马克思错了,还是人类错了?这个问题,可以让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来回答!

  列宁同志(还有其他一些列宁同志的外国学生和外国同志)好像知道马克思错了,这些同志们好像知道生产力的发展不会导致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的改变,因此,生产力的发展也不会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更不会直接导致剥削与被剥削关系的消除,怎么办?列宁同志首先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响亮地回答:革命、革命,无产阶级革命!用无产阶级的暴力革命,改变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基本性质,从而改变生产关系,从而消灭剥削!列宁同志,是不是在用行动证明马克思经济学某些结论的错误呢?列宁同志是不是很清楚伟大导师的结论的大而不当呢?这有待有兴趣的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去探索和研究!

  而除了列宁同志之外,最理解马克思原意的还有斯大林同志,因为斯大林同志对生产关系这一概念给出了如下的解释:“(一)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二)由此产生的各社会集团在生产中的地位及他们的相互关系,或如马克思所说的,互相交换其活动;(三)完全以它们为转移的产品分配形式”。看,生产关系概念包含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形式,这样,生产力的发展首先导致的是生产资料形式的改变,在生产资料形式和性质改变的基础上,生产关系就会发生根本的变化了。根据马克思的剥削理论,马克思的这句“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就讲得通了,可是,真的能在逻辑上理顺剥削理论和生产力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这一结论之间的关系吗?我们知道,这还是不可能的,是绝对不可能的!生产力的发展绝对不会天然地必然地导致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和性质的改变!斯大林同志似乎也是在掩盖马克思经济理论的缺陷和错误,用孟子的话来说,那好像是逢君之恶了!


  而具体到马克思本人,是不是马克思故意把生产关系等同于生产的具体的组织形式和生产的具体的方式方法,才导致了他说“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呢?对此,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当然,我们只知道一点,作为经济学家,他所做出的每一结论,都要经得起历史和理论的推敲,经得起科学的检验,不然,自己认为自己是宇宙真理那是没有什么用处的,那只会“止增笑耳”!

  当然,也有可能是马克思经济学家故意地把生产关系等同于生产的具体的组织形式或者生产的具体方法和方式,把生产力的变化决定的生产的具体方式和生产的具体的组织形式变化,说成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以达到某种马克思经济学家自己知道的他们要通过此种说法实现的目的,今天看来,这种可能性是极大的。马克思经济学家秉承马克思的意旨和遗志,一定的要证明马克思发明并极力坚持的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的最正确和最科学,一定要论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必然性,那么,把生产力的变化决定的生产的具体组织形式和生产的具体方法和方式的变化,说成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就似乎使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必然性有了坚实的理论和实际的基础,也似乎为马克思发明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提供了坚实的理论根据。看,是生产力的发展,导致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崩溃,必然导致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生产关系的出现,从而导致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必然实现!但我们知道,这一努力,也必将是徒劳的!因为,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尤其是剥削理论,本身就存在巨大的缺陷。

  于是,我们能再次声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这一结论是大而不当的臆测吗?!

  草作于2018年10月8日 于从吾庐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田间博客 时间:2018-10-08 19:42:01
  一个只是在胡说八道的脑残理论,根本没有必要去再驳斥它了,想想都可笑至极,毫无一点道理之可言,是经不起任何推敲的。纸上谈兵也就是了,用不着再小题大做了。
楼主孟子的学生 时间:2018-10-08 20:09:13
  和网友@鲁刃颊 商榷“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为什么是一种大而不当的臆测



  马克思经济学说提出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大而不当的臆测,是因为,在实际生活中,并找不到可以直接观察到的现象即特殊的具体的事例和该结论直接一一对应,或者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并不能拿来用在一个又一个特殊的事例和具体的经济现象中,说这个具体的实例中,生产关系是如此,生产力是如此,它们之间有着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你能拿出一个具体的特殊的事例和实例吗?你可以拿出一个工厂的例子吗?或者再大一点,拿出一个行业的具体的例子?这个行业10年前的生产情况和今天的生产情况,生产能力变化了没有,随着生产能力的变化,生产关系发生变化了没有,它们之间有无决定的关系?你有这样的实例吗?马克思有吗?当然,你有可能说,生产关系的变化,是缓慢的,生产力的提高也是缓慢的,既然都是缓慢的,那么,谁又能说,一种变化,就是另一种变化决定的呢?太缓慢了,以至于有很多因素在其中起作用,而马克思可以选择看不见这些因素。



  你说的“早期的农耕社会,人们用锄头,牛耕种,需要很多人配合组织才能进行生产。有的耕地,有的浇水,有的修理工具。到现代农耕,人们用拖拉机,就不需要那么多人组织在一起生产了,不需要修锄头的了,甚至不需要浇水的了,但需要维护水利,维修机器,人的生产关系比过去简单多了”并不是具体的特殊的实例和事例,而是把很多的具体的特殊的事例中的一些局部的因素提取出来,比如,那些使用何种工具的例子是生产力变化的例子,那些人与人之间在工作中的例子,可以当做生产关系的例子,然后把它们按照一定的逻辑顺序组合起来,有可能就是按照能证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这一逻辑顺序把这些局部的因素组合起来,用来证明“生产力决定了生产关系”这一更为抽象的结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在马克思经济学里,其实,就是搞得循环论证,或者说,搞的是先自己树立一个论点,然后为自己的论点拼凑论据的把戏。而我要质疑的就是,是不是生产力提高了,一定就决定了生产关系的变化。我质疑的根据就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在现实中,并没有具体的特殊的事例来解疑。所谓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只是对高度概括的所谓的事实的描述,也就是我说的对“宏达叙事”的描述,而是不是对具体的事实的描述。



  什么是生产力?什么是生产关系?本身这两个概念,就是非常抽象和概括的概念。而一个高度抽象和概括的概念,就有可能忽视了世界本身的复杂性和丰富性。就拿生产关系来说,人与人在生产中结成的关系,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很简单,就是分工合作,不论生产力如何变化,生产关系中的分工合作这一点是不会变化的,因此,从这一点上讲,就不存在谁决定谁的问题。从复杂的角度讲,生产关系很复杂,就是在分工合作中可以采取无数种具体的方式,这些具体的方式,是不是都是生产力的变化而决定的,似乎就不得而知了。有可能同样的生产条件,同样的生产力水平,所采取的生产方式(生产关系)却是不同的,比如,在今天,还有隐形的奴隶制。这也正是你说的:实际中生产关系是受很多因素影响的。比如生产关系也受环境的影响,也受社会观念的影响等。马克思只是突出了讲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关系而已。



  马克思经济学的很多理念,都是建立在对宏达的叙事的描述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对具体的和特殊的事实进行仔细地考察和分析的基础上,而这,才是我所要真正想说的话。一旦某种理论,建立在宏大叙事的基础上,就会忽视世界的复杂性和丰富性,而一旦把一种建立在宏大叙事基础上的理论当作绝对真理来使用,就一定会犯阉割事实以迎合理论的事情!



  说的不对,还请批评!


  草作于2018年4月20日早 于从吾庐
楼主孟子的学生 时间:2018-10-08 20:09:48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大而不当的臆测,不是真理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自诩是真理,说自己揭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揭示了资本主义灭亡的必然原因,找到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动力。既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自诩为真理,那么,最基本的,它就应该主动地接受旁人以科学的眼光和科学的方法、以真理凭何能被称为真理的一般标准对它进行严格的检验。只有它经受住了这样的严格的检验,并且取得了一般科学意义上的认可和承认,马克思经济学它才有资格宣称自己是科学,才有资格宣称自己所提出的理论是真理。而在不愿意接受严格地科学检验的前提下,就自称自己是科学,自称自己的发现是真理的行为,本身就不是科学的行为,更不是道德的行为。



  那么,马克思经济学是否主动接受了科学的检验,它的结论是否经受住了以真理凭何能被称为真理的一般标准对它进行严格的检验,不是我们在这里所要讨论的问题。我们只想讨论,马克思经济学其中的一个论点,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我们认为,假如拿真理何以为真理的标准来衡量它的话,我们就会发现,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有可能只是大而不当的臆测,而绝非真理。


  真理何以为真理,是有它的标准的,是有它的科学意义上的标准的。威廉詹姆斯的《实用主义》第二讲《实用主义的意义》中的一段话,就足以揭示真理何以为真理的基本的科学意义上标准。詹姆斯说:“在建立那些别的科学获致成功的办法,是经常记录一些在变动中真正观察到的简单过程(如土地怎样受气候的风蚀、生物怎样从父母型演变,或方言怎样吸收了新词新音而引起变化),然后加以概括使它(该真正观察到的简单过程——本文作者自注)在什么时候都能适用,并且总括它多少年代的效果,这就产生出巨大的成绩来”。詹姆斯的这段话,其中最引起我们注意的应该是他对真理的这一看法,即,真理是对一些在变动中真正观察到的简单过程的记录。真理要成为真理,唯一的科学意义上的标准也只能是,真理,它概括记录的是“真正能被观察到的简单的过程”,因此,凡是对观察不到的所谓的“过程”的记录和概括,都不应该别称为真理。



  我们有必要对“能被观察到”这一词语进行简单的辨析,所谓的“能被观察到”,就是指人类直接用肉眼或则其他的观察工具——比如物理和化学研究中的显微镜能看进行观看的,只有记录概括这样的能被各种观察工具直接地观察到的简单过程或者现象的结论,它才有资格被称为真理,并在经受过严格的检验之后真正获得真理的称号。人类科学研究历史上真理的获得,全部都是如此。


  于是,当我们拿着这一真理何以为真理的科学意义上的标准来判断马克思经济学中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结论是否是真理时,我们就会发现,该结论,并不是对能被各种观察工具直接观察到的变化中的简单过程和现象的记录和概括,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在现实中,并没有具体的事实和现象和它相对应,我们并不能直接观察到生产力是如何具体的决定生产关系的,我们也找不到生产力具体的决定了生产关系的某一特殊事实,我们找不到许多具有“生产力决定了生产关系”这一相类似的简单过程的经济现象的变动。套用胡适总结的实用主义的基本方法,如果马克思经济学自认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真理,那么,我们就要请它拿出事实的证据来。而这里的事实证据,应该是具体的特殊的事实,而不是我们将要谈到的马克思经济学所拿出的它们所认为的事实。



  马克思经济学也在试图证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真理,它们也知道,要想证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真理,必须要拿出事实来,可是,马克思经济学所拿出证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真理的事实,并非是如科学研究过程中,科学家们拿出的用以证明假设的某一个具体的特殊的能被观察到的事实,比如化学家拿出的一个具体的化学现象,物理学家拿出的一个具体的物理现象,医学家拿出的一个具体的病症,经济学家拿出的一个具体的经济现象……马克思经济学家拿出的“事实”,则是某种已经经过高度概括抽象和整合的所谓的具有整体意义上的已经不再是特殊事实和具体现象的所谓的“事实”。比如,马克思经济学就拿原始社会发展到奴隶社会、奴隶社会发展到封建社会,封建社会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这样的高度概括和高度抽象的所谓的“事实”来证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真理。而我们说,这样的经过高度概括抽象和整合的所谓的具有整体意义上的已经不再是特殊事实和具体现象的所谓的“事实”,和特殊的事实以及具体的现象,是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东西。科学研究的对象,首先是特殊的事实和具体的现象,科学研究的目的是从特殊的事实和具体的现象中找出它们共有的相类似的能被观察到的现象和过程,并对这一过程进行描述和概括。科学研究所获得真理,其实就是对可观察到的现象的描述,而不是其他。马克思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高度整合和高度抽象的“事实”,而经过整合和抽象的事实,已经不是具体的事实和具体的现象了,在高度整合的过程中,整合和抽象的过程,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而且是绝对的抽象掉了具体事实中的大量的活生生的和该具体事实有关系的局部的因素和现象,于是,把已经经过高度整合和抽象的所谓的“事实”拿来作为研究对象,自然会让人无法比较全面的直接观察到事实和现象本身,无法让观察者对特殊的事实和现象进行比较全面的直接地观察和比较,从而找出这些特殊事实和现象中,哪些现象和过程是类似的,哪些现象是不同的,哪些简单的过程具有相似性。


  马克思经济学所据以得出结论的大多都是这样的事实,即经过高度概括抽象和整合的所谓的具有整体意义上的已经不再是特殊事实和具体现象的所谓的“事实”。而有人这样来评价马克思经济学,说马克思经济学的结论建立在对历史宏大的叙事上。而我们一旦明白,科学研究的事实和现象,都是最具体的和特殊的事实和现象后,所谓的把“宏大的叙事”当作科学研究的对象,其实是最经不起科学检验的荒诞不经的做法。而把具体的特殊的事实和现象,高度提炼为“宏大的叙事”,本身就是证明,一个所谓的科学研究者缺乏最基本的科学精神,而一个科学研究者缺乏基本的科学精神,首先是表现在,他无法把握具体的特殊的事实,比如无法把握历史发展过程中的每一个事实,历史的发展并不是总能由一个单一的原因所决定的,原始社会发展到奴隶社会、奴隶社会发展到封建社会的过程中,出现了哪些具体的特殊的事实,是马克思仅凭个人之力是无法具体的全面地把握的;我们都知道马克思仅凭个人之力是无法具体的全面地把握历史发展过程中的每个具体的事实,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相信并非建立在对所有的特殊的事实进行直接观察的基础上的马克思的结论并认为它是真理呢!其次是他根本就不愿意把握特殊的具体的事实,因为具体的特殊的事实有可能使他不能证明他自以为正确的结论,有可能具体的特殊的事实在证明他的自以为是的结论的错误。



  当一个人无法全面把握具体的特殊的事实、不愿意把握特殊的直接的观察到的事实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的结论的正确,他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借助于所谓的“宏大的叙事”、借助于把自己的理论建立在他所“描述的事实”上!于是,我们看到了谬误的产生,于是我们看到了自以为是的产生!



  由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并不是对特殊的可观察到的事实和现象的记录和描述,只是对所谓的“宏大的叙事”的描述,那么,我们能大胆的说一句: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只是大而不当的臆测,而不是真理呢?



  同样,我们还可以继续地去考察马克思经济学中还有哪些结论是建立在“宏大的叙事”的基础上,看一看它们是否符合真理何以为真理的标准,看一看它们是否经得起科学严格的检验!


  草作于2018年4月18日早 于从吾庐


  近日研读《实用主义》,就是想看一看实用主义为什么会成为马克思经济学所极端排斥和批评的对象。本文,就是其中的一点思考。抛砖引玉吧,实用主义如果是科学的话,马克思经济学,似乎就和科学无关系了!说的不对,请批判!
楼主孟子的学生 时间:2018-10-09 09:59:54
  欢迎批评!
楼主孟子的学生 时间:2018-10-09 11:24:09
  如果马克思承认自由私有制和权贵私有制的本质区别,如果马克思、恩格斯能够在逻辑上证明生产资料公有制的能够确实成立和能够现实存在,并且能具体地给出了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具体的运作方式以及由生产资料公有制所决定的分配方式的具体形式,那么,马克思所说的“生产力会导致生产资料形式和本质的改变并最终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就具有一定的真理性,当然,只是具备一定的真理性,因为,世界是多元的,任何事物的出现,它的原因都是复杂的和多元的,经济因素只是众多的因素中的一种!

  只可惜,根据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不会承认权贵私有制和自由私有制的本质区别,同时,甑克思在《社会通诠》(严复翻译)已经证明了生产资料公有制在逻辑上的不可能成立,本身就是一个伪概念,这样,马克思说要论述的“生产力会导致生产资料形式和本质的改变并最终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本身可以具备的一定的真理性,就被他自身的剥削理论所彻底的抹杀了。对于一个学者来说,这本身就是最可悲的事情,自己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学说并且还不自知!

  因此,“”生产力会导致生产资料形式和本质的改变并最终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放在马克思的理论视野里来考察,只能是大而不当的臆测,而没有任何的真理意义!
楼主孟子的学生 时间:2018-10-10 10:56:50
  @黑白郎君网中人 2018-10-10 05:17:41
  0、人生存着并繁衍着,是人的过程。也是人使用力量的过程。【对于人的基本认识】
  1、人使用力量来保障人的生存与繁衍,把这种力量称之为人的生产力,并带有感情的称为“先进生产力”。人使用力量来破坏人的生存与繁衍,把这种力量称之为人的破坏力,并带有感情的称为“落后生产力”。之于先进落后的感情,把力量称为“生产力”。【力量开始分化出生产力与破坏力】
  1.1、人对于力量的认识,是在过程中以实践和学习为......
  -----------------------------
  啥叫生产关系?
楼主孟子的学生 时间:2018-10-11 17:29:16
  《共产党宣言》是抄袭的吗?

  看到一篇发表于1928年的文章——《马克思主义的讨论》,在该文中,该文的作者说:《共产党宣言》是抄袭法国著名的傅里叶主义者、革命巨子——孔西得朗的于1843年初版、1847年再版的《社会主义原理 十九世纪民主主义宣言》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在《马克思主义讨论》中,该文作者把孔西得朗的《社会主义原理 十九世纪民主主义宣言》和《共产党宣言》两书中的多处原文拿出,来做了十分详细地一对一地比较,让人看到《共产党宣言》中的话,原来是孔西得朗早已经说过的,因此,作者做出结论,认为《共产党宣言》抄袭了孔西得朗的著作。


  由于我找不到孔西得朗的《社会主义原理 十九世纪民主主义宣言》这部著作,因此,对于《马克思主义讨论》该文作者所举例子的是否正确,他的的关于《共产党宣言》是抄袭之作的判断是否正确,就无从知之了!

  因此,求教于方家,《马克思主义讨论》该文作者的判断,是否正确,孔西得朗的《社会主义原理 十九世纪民主主义宣言》到底说了什么,它和《共产党宣言》之间有无渊源,对于孔西得朗后的社会主义运动有无影响,对于今天的社会主义运动有无借鉴作用,对于未来的社会主义运动有无实际的意义?


  草作于2018年10月11日下午 于从吾庐
  • 田间博客: 举报  2018-10-12 18:36:38  评论

    这些全都是微不足道的屁事,最重要的还是就马克思理论的错误进行纠正批判
我要评论
作者:赏心乐园 时间:2018-10-11 20:28:47
  确切的说,生产力只能决定生产方式。而把生产关系杜撰成人与人之间个关系,实在是个伪命题。
作者:赏心乐园 时间:2018-10-11 20:36:10
  值得研究。
楼主孟子的学生 时间:2018-10-12 21:29:02
  @赏心乐园 2018-10-11 20:36:10
  值得研究。
  -----------------------------
  谢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