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之三:女人如水,郁江水和乌江水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19-08-22 10:31:49 点击:16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喜欢看电影,后面喜欢说电影,这对身边人是众所周知的。
  王小帅是我以前基本忽略,但眼下很想提起的一个电影导演名字。他的电影多半有些年代带入感,比如最近我看的《地久天长》。里面的场景跟我小时候就很像,只是一个在海边,一个在河边。其他什么老家具、汽修厂、的确良衬衣、十几寸黑白电视……,统统都有印象,有的还很熟悉。故事开篇展示的小孩下河游泳被淹死,更是每年夏天的例行事件,不像现在的城里人大惊小怪,我们当时还是小孩,就能做到近乎山崩地裂不变于色。
  某年在老家县城的郁江河边,我跟村里发小兼小学同学雷阳、陈天伦和李青竹几个听闻河神又“收”了一名弟子,而且就在桥下,就鼓起胆子凑近观看,一个年龄大不了几岁的男娃娃俯卧在岸边的水里,全身赤裸,泡的发白发胀的屁股清晰可见,害得我几天吃不下肉,也喝不了水。都知道县里自来水厂的取水管就直接伸在河里,是死者为大,想想那浸泡过尸体的河水通过管道进入家里的自来水龙头,怎么都觉得有点恶心。自那以后,再听说河里淹死了人,我一般都躲得远远的,生怕脏了眼睛又败了胃口。
  李青竹是我们当中胆子最大也最敢说话的,他家在村子旁边的钢锉厂,父亲早年因公“牺牲”,老妈还都在里面当工人。他后面还是我的性启蒙老师,当天就是他极力怂恿我们去看现场,与我们见到往后退直犯恶心不同。他还拼命往前凑,也不管大人的呵斥,回来还跟我们窃窃私语道,“连屁股都泡得那么大,小JJ得变成什么样啊?”
  我跟雷阳、天伦同时送去他几个白眼,年龄不大的小崽子,整天嘴里不是小DD就是小JJ,我们一度怀疑他投错了胎,要不就是女扮男装,趁机偷窥。不过我们几个经常结伴去厕所,也都亲眼见过他的小JJ,如假包换,这也没有完全打消我们的顾虑。
  如此,县城有一条河就够了,偏偏还是两条,就平均每年淹死人的数量来看,郁江跟乌江差不多,最多是在个体上有差别。乌江河面相对宽敞,时有行船,县城唯一的码头就在乌江边上,敢到里面游泳的多是大人,自然被淹的就是他们。我没有看过大人淹死之后是什么样的,都是男人也没什么好看。据说最恐怖还是女人,听村里说话不负责任的老人说,男人被淹死都是趴着,大不了屁股露在外面,而女人大都是仰面躺着,这就给了我们小孩子很多遐想的空间。不止一次心里打着鼓想去一探究竟。
  有了前车之鉴,真就没敢,万一看到之后就此对女人身子失了兴趣,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出家当了和尚,枉度此生不说,还愧对父母祖宗。第一次完整的看到女人裸体还是借助于李青竹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一本名小册子,封面真是一个少女身着薄纱,唇红齿白,胴体若隐若现,里面有不多的几页插图,全是男女赤身裸体缠在一起,其他都是断断续续的文字,反正省略号和感叹词特别多。后面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手抄本,第一次看到,血脉喷张,面红耳赤。
  我是他们几个当中成绩最好,在老师面前也装得最乖巧。在还不知道貌岸然是何义的时候,我就已经学会了装成那副样子,多次义正言辞地对李青竹说道,“以后少看这些书,不好?”至于哪里不好,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心里其实痒痒得不行,多想他听了我的话赶紧把书扔掉,然后我又趁他们不在,偷偷的找回来,自己一个人偷偷的看。李青竹仗着家里是工人阶级先锋队,自然不吃我那一套,还总是嗤之以鼻的表情,“爱看不看,别人管我要,我还不给呢!”
  天伦在这方面是支持李青竹的,他很快把那本书看了个遍,有些桥段甚至还能绘声绘色地背诵下来,也没见他背课文这么用功。可惜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就在他某个夜里躲在被子里再次温习的时候,被他姐姐陈之乐逮了个正着,不由分说拿去上交给父母,换来酒鬼父亲一顿暴打。我知道后也是痛心疾首,但不是为他,是因为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个明白透彻。早知如此,装什么伪君子。
  我们当中就属雷阳最聪明。我是费力不讨好,他是省力尽捞好。书在没收之前他也看了,没准意也淫了好几回,自始至终不多发表意见,所以不会得罪李青竹,被我暗地里称之为“墙头草”和“两面派”。他也有个妹妹,叫雷艳,跟他一样看着平静如水,没准肚子里尽是小机关。非独生子女这是我们一帮小伙伴的共性,连李青竹那样没谱的小崽子都有一个姐姐,名字还挺好听,李秀梅。八零初那会已经在搞计划生育,农村父母基本置若罔闻,一点没有大局意识,晚上该干嘛照样干嘛,大不了不就是罚点款。人家李青竹家给得起,雷阳爸爸后来跑运输拉货,也不少挣,就我跟天伦最差。我妹曾小玉是花了二百才得以平安茁壮成长。四十年前的二百块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给个参照物就知道了,早饭常吃的包子一个一毛线,一碗米粉四毛钱,粮票都不用。
  要不说黄河跟长江是母亲河,孕育了整个华夏民族。老家那两条江对我们几个而言,同样孕育了生命与成长。很多美好的故事都跟水有关,边城里面的翠翠,类似还有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我也是从河里的裸体借助李青竹的早熟激发了对女人与性的向往,而他们又足以代表生命。郁江跟乌江在县城边上交汇,跟重庆的朝天门如出一辙。在我没到过朝天门之前,想到更多的意境还是精子和卵子的结合,乌江雄浑,郁江平静,连雌雄都给你天然分开。我家不少土地就在旁边的岸上,无数次我在地里帮着父母劳作的时候,我就憧憬过,等我长大一定要跟着这一汪流水去到哪怕不知名的远方,为了一个暂时还不知名的女人。
  我把这个想法跟李青竹他们说过之后,他们难得观点出奇地一致,你TM才是我们当中最骚的那一个。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