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陈平课,码小作业:不确定性的逻辑

楼主:随意说说2014 时间:2020-01-13 22:19:17 点击:637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观陈平课,码小作业:不确定性的逻辑


  不确定性的逻辑就是对外膨胀,因此是无穷性的逻辑。

  人类的稳定性作为,是相对有限确定性的控制论的,因此是有限性逻辑。

  而创新,是人的主体性嵌入,对不确定性的不断捕捉。

  陈平说,复杂性与稳定性是一对矛盾。越复杂,越脆弱。动乱打碎复杂的稳定性,回归简单。

  西方几百年,一旦社会矛盾在到一个临界点,就通过对外战争与掠夺来弥补与消化。而这种战争与掠夺,如果碰到相当力量介的对手,胜负就可能存在种种概率性,英法若无美联手,德苏若相安分害,欧洲很可能至今就是德意志的天下。历史不需要假设,但,历史的事实态发生与演化,本身就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同主体嵌入后,因主观互不透明下的随机性-----情报兼忽悠工作在此尤显作用巨大!有时,一个细节的不对等捕捉,就可能决胜于千里。

  空战战机抛洒金属片以避对方导弹攻击,抛洒轨迹是随机的,被导弹击中哪一片,也是随机的。再如,所谓“隐身”与“雷达”,将来道高一尺,魔高还可一丈,对抗性的相互作用之间,从原理,到强度,都处于一种天敌化的滚动演绎之间。

  确定性的飞机飞行,可预期中的气候力学条件,但碰到飞鸟撞击,窗碎失压,发动机构件超出预期设计条件的忽然断裂,液压系统梗阻,以及此次信念流不透明情况下乌克兰客机在伊朗境内被误击。无锡高架因超载越出设计安全系数而侧翻事故。凡此种种,皆超越可控制的有限确定性而事。

  那么,有人说,这好办,只要将一切要素都掌握,不就好了吗?问题恰恰在于:不确定性要素是无限性的,对无限性的控制只能存在于想象里,现实只能对不确定性的不断预见性有限逼近,这种逼近的过程,真是人类科学的进程。其实是,一次灾变,一次进步,一个异端,一重新生。

  资本主义是这样,经历原始积累,一战二战,周期性危机,又在与社会主义的百年竞争中对抗与吸纳,层层蜕变。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因为前百年初级社会主义因为苏联模式的式微,就对社会主义本身的演化与造化能力,完全丧失信心,不是还有中国吗,并且还是从那么错乱的国际共产失败指导中不断从弱到强,从长征到抗美援朝,从一穷二白到今天,通过对抗与吸纳资本主义对科技发展与市场活力的国际霸道,正实现着我们自己的蜕变化蝶?

  不确定性的逻辑就是一时不可预知性要素作用的突然发生,确定性的逻辑就是主观以可控制性的有限预设,确立一种界定条件下的稳定态。

  以有涯之生,追求无涯之知,靠的是缘与化。缘就是概率性的,化就是对界定确定性的突破。

  一般缘化,就是自然律,科学探索,就是对缘化范式的不断界定,形成如库恩所说的科学认识的结构性革命。

  更重要的是,在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团队与团队之间的竞争关系。甚至渗杂着宗教、信仰、文化、制度甚至种族情感对相互交往利害关系中不同主观体的政治经济学投射。如今天的中美,美俄,英美西方系宗教利益集群与阿拉伯宗教利益集群之间,因主观互动不透明性带来的不确定性,尤其复杂。特总统的表现是这种相对不确定性的最新典型,而站在他的角度,他及他的团队,也会因为对中国主体种种用词与姿态的模糊性,而作出主观倾向性的自定义判断,你再多解释也没有用。因而,现在这世界格局,进入了一个一切尤其容易失稳的时态,一个小扰动,一个小误判,就可能引起一场灾变性冲突,因而尤其脆弱。伊朗误射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南美的一只蝴蝶,可以引起万里之外的风云突变。这完全是可能的。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际,尤其需要于种种不确定的明确中,获得尽可能的高度预警与超算。

  听陈平老几个片段视频课,码一个小贴为作业。

  20200113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随意说说2014 时间:2020-01-13 23:57:17
  改几个错码:

  观陈平课,码小作业:不确定性的逻辑


  不确定性的逻辑就是对外膨胀,因此是无穷性的逻辑。

  人类的稳定性作为,是相对有限确定性的控制论,因此是有限性逻辑。

  而创新,又是人的主体性嵌入,对不确定性的不断捕捉。

  陈平说,复杂性与稳定性是一对矛盾。越复杂,越脆弱。动乱打碎复杂的稳定性,回归简单。

  西方几百年,一旦社会矛盾在到一个临界点,就通过对外战争与掠夺来弥补与消化。而这种战争与掠夺,如果碰到相当力量介的对手,胜负就可能存在种种概率性,英法若无美联手,德苏若相安分割,欧洲很可能至今就是德意志的天下。历史不需要假设,但,历史的事实态发生与演化,本身就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同主体嵌入后,因主观互不透明下的随机性-----情报兼忽悠工作在此尤显作用巨大!有时,一个细节的不对等捕捉,就可能决胜于千里之外。

  空战战机抛洒金属片以避对方导弹攻击,抛洒轨迹是随机的,被导弹击中哪一片,也是随机的。再如,所谓“隐身”与“雷达”,将来道高一尺,魔高还可一丈,对抗性的相互作用之间,从原理,到强度,都处于一种天敌化的滚动演绎之间。

  确定性的飞机飞行,可预期中的气候力学条件,但碰到飞鸟撞击,窗碎失压,发动机构件超出预期设计条件的忽然断裂,液压系统梗阻,以及此次信息流不透明情况下乌克兰客机在伊朗境内被误击,无锡高架因超载越出设计安全系数而侧翻事故。凡此种种,皆超越可控制的有限确定性设定而事故。

  那么,有人说,这好办,只要将一切要素都掌握,不就好了吗?问题恰恰在于:不确定性要素是无限性的,对无限性的控制只能存在于想象里,现实只能对不确定性的不断预见性有限逼近,这种逼近的过程,正是人类科学的进程。其实是,一次灾变,一次进步,一个异端,一重新生。

  资本主义是这样,经历原始积累,一战二战,周期性危机,又在与社会主义的百年竞争中对抗与吸纳,层层蜕变。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因为前百年初级社会主义因为苏联模式的式微,就对社会主义本身的演化与造化潜力,完全丧失信心?不是还有中国吗,并且还是从那么错乱的共产国际失败指导中不断从弱到强,从长征到抗美援朝,从一穷二白到今天,通过对抗与吸纳资本主义对科技发展与市场活力的国际霸道,正实现着我们自己的蜕变化蝶?

  不确定性的逻辑,就是一时不可预知性要素作用的突变性逻辑,确定性的逻辑,就是主观以可控制性的有限预设,确立一种界定条件下的稳定态维护逻辑。

  以有涯之生,追求无涯之知,靠的是缘与化。缘就是概率性的,化就是对界定确定性的突破。

  一般缘化,就是自然律,科学探索,就是对缘化范式的不断界定,形成如库恩所说的科学认识的结构性革命。

  更重要的是,在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团队与团队之间,也就是不同主观嵌入体之间的竞争关系。渗杂着宗教、信仰、文化、制度,甚至种族情感对相互交往利害关系中不同主观体的政治经济学投射。如今天的中美,美俄,英美西方系宗教利益集群与阿拉伯宗教利益集群之间,因主观互动不透明性带来的不确定性,尤其复杂。特总统的表现是这种相对不确定性的最新典型。而站在他的角度,他及他的团队,也会因为对中国主体种种用词与姿态的模糊性,而作出主观倾向性的自定义判断,你再多解释也没有用。因而,现在这世界格局,进入了一个一切尤其容易失稳的时态,一个小扰动,一个小误判,就可能引起一场灾变性冲突,因而尤其脆弱。伊朗误射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南美的一只蝴蝶,可以引起万里之外的风云突变。这完全是可能的。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际,尤其需要于种种不确定的明确中,获得尽可能的高度预警与超算。“居安思危”,没有比这个年代更确切。

  听陈平老几个片段视频课,码一个小贴为作业。

  20200113
我要评论
作者:逗白努乐 时间:2020-01-14 00:43:06
  美国举国力打击华为,就是企图永远对信息不对称性实行垄断
作者:逗白努乐 时间:2020-01-14 09:57:41
  随机学习,融炼小得,正反互取,不断捕捉不确定性节点。反者道之动,有皆生于无,纷纭叉枝,尤显意义。陈平老对老子三生万物逻辑的执着,就是个特别可爱的思维节点,咱们这里有三个以上的讨论,不论偏正,就是大得~
楼主随意说说2014 时间:2020-01-14 10:13:56
  美国举国力打击华为,就是典型的基于不确定性逻辑的主观恐惧,从而企图永远对信息技术实现不对称性垄断,以获得单方面确定性控制。
作者:逗白努乐 时间:2020-01-14 12:00:17
  在主观相互猜疑不确定性之间,软弱与强硬的差异,退缩与勇敢的分寸,于这两年中美多轮谈判中所折射的信息,异常丰富。待历史不断暴光细节后,会获得更多经验教训。也难怪陈平老对当今中国决策层这几年多少显得被动型的模糊状态,多少有点忧虑。但愿前些年文景之治,示弱而用,终是积发奋有为之能,而不是一损再损,无以回力。
楼主随意说说2014 时间:2020-01-14 20:52:13
  现在在中外资本较量日前严重,中国过剩资本被封锁走不出去或者走出去难度与风险极大,而外国资本对内虎视眈眈之际,对“金融加大力度全面对外开放”的决策过程,无论是陈平,还是温铁军,许多人正带着极大的疑惑。不明朗中。
楼主随意说说2014 时间:2020-01-14 20:54:26
  今天随机听中国到的关键词:

  中国道路的特定性,财富背后的权力构造,由铁路感悟于国际分工体系中分工竞争的协调性机制,远胜什么“看不见的手”;开放的自主性,不是被动,依赖性开放,开放不等于成功,开放还可能死得更快,需要各有因地因时因势制宜,精心利弊取舍。狂风太阳白天夜晚睡觉都开放,暴雨来了还喊着“开放”让人往高地上去迎接闪电雷击?新古典(自由)主义教条瞎开放是要动乱找死的。由巴西中国比较,经济学家大多讲假话(反对,大多数是丧失了独立思考与语言功能,被西方经济学精神殖民化了),得从物理学角度来思考。独立科技,独立国防,独立金融政策,没有美国驻军。从菜系多样性到生物多样性逻辑,欧美规模生产食品,只有肉没有菜,摧毁了生物多样性,比核战争还危险,人类动物病毒交叉感染,禽流感,疯牛病,大量使用抗生素,可能摧毁人类基因。生物多样性,产品多样性,竞争程度与广度,远比垄断的欧美市场广泛,既市场竞争规模,又有产业集群,怎么中国就反倒不是市场经济了,中国的经济不仅是工业化竞争的,而且是生态化多样型的,中国经济学家不会反驳(跪习惯了)?
楼主随意说说2014 时间:2020-01-14 21:54:00
  温铁军的:

  中国的资本过剩,不可能按西方殖民战争的方式走,在强大国际资本围墙下,走出去变得极难。因此,现在只能主要寻找消化方式,向生态农业延伸,由此,中国的经济,正从工业化竞争,向生态化多样型的延伸。

  现在在中外资本较量日前严重,中国过剩资本被“新殖民主义”污名化封锁,走不出去,或者走出去难度与风险极大,而外国资本对内虎视眈眈之际,国内外大资本利益集团对决策过程的影响,对“金融加大力度全面对外开放”的决策过程,无论是陈平,还是温铁军,许多人正带着极大的疑惑。如温铁军提的,顶层如何更多考虑国家民族的利益,不能过多倾向国内外大资本势力的利益与压力的影响,不明朗中。
楼主随意说说2014 时间:2020-01-14 21:54:11
  陈平:

  50人论坛纪念四十周年,都在否定中国特色经济,什么市场不完全,法制不健全,荒唐。

  天下财产,保值?黄金古董都不能,经济发展动力不是资本积累,而是新技术的新陈代谢,风险与暴发性增长并存,旧技术资本只能沉没,投资未来科技,存在不确定性,准备打仗。

  傻冒经济学家整天“市场”“法制”,市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完全?法制谁来定?航母!什么有效市场,什么完全信息,市场价格反映经济基本面,都是蒙人的,经济学家都不知道什么是具体的经济,只会西方教科书语言。以为市场中的价值是平稳的,什么金融衍生工具可以抑制波动,党校都被忽悠着在教这个。国际金融进来,只会放大而不会缩小经济波动,极大刺激投机力量远大于投资力量,傻冒才相信可以缩小波动。什么世界最大定时炸弹,美国虚拟经济泡沫。
作者:abc12w的亲爸爸 时间:2020-03-10 15:59:33
  1961年3月9日,随意小儿出生在常熟练塘。 2002年3月9日,是它的忌日,终年60岁。 随意的一生,是罪恶的一生.

  〈二十年来随意说说的急剧变化〉


  红袖天涯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178-49219-1.shtml


  @abc12w @未有乡富翁、 @我是小泥童 、 @随意说说2014 、 @att2014 、 @逗白努乐 @856u6j @OMG2005 @专训灯塔奴

  儿啊,来看看。爹扒你皮的主贴
我要评论
楼主随意说说2014 时间:2021-03-01 19:15:37
  最近围绕陈平的争吵,大致源于心战水军的作法

  根据本人二十来年在天涯猫眼等网络平台经历,最近围绕陈平的争吵,大致都是港台日美心战水军,为配合对中国的非常规绞杀战,在大陆网络平台上搅出的水花,当然也带入了一些喜欢跟着起哄低秀智的小群,情况八九不离十。

  这几乎是自互联网从美国延伸全球以来,人家常驻大陆各大平台的心战水军的常态战术了,针对任何有影响力的文思,操刀进行持久的扭曲攻击甚至人格贬低,以期削弱其影响力于乱水。因此,任何跟随人家心战水军的话题进行的议论,都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着了他们精心设计的左右互搏式的魔道,明智者可以不为。

  造话“住在美国批评美国”,“在美是生活,反美是工作”之类,典型是竭力拉低智商刻于引射人格污辱的搅水,不值一说。

  值得一说的,有水军捏说:“陈平一个学物理的,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不好好建树,渗乎起经济学来了,完全是民科水平”,诸如如类。稍稍知陈平者,都知道,物理专业是他早年在国内硕士生阶段的事,八十年代初到美国师从普里高津,很快就从物理生物性专业,转向了以生物演化的复杂逻辑针对社会经济现象的研究,是极其开创性的研究,并得到导师的全力赞成,这可是真正属于跨学科的全新经济学研究。

  他的这一研究如今也实在太接中国进一步创新型发展的地气了,影响力日大,大有一扫前几十年跟屁虫经济学的雾霾,自然客观上将会影响多少己经牢牢占居各大师爷讲台的金饭碗,特别容易让人民醒目醒智于新自由主义节奏党的浅薄,尤其近年来在金融口的真知灼见,大有坏了人家苦心经营几十年欲终靠之全面绞杀中国的大战略,怎不招人心焦如麻,不惜借道网络匿名便利,刻意针击,以求一逞!

  看来,陈平这几年在影响力,实在让人家太焦虑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