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什么·续篇·民主的基础

楼主:niobe 时间:2003-12-01 14:08:00 点击:4432 回复:4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民主是什么·续篇·民主的基础(上)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在上篇《民主是什么》里,已经讲到,所谓民主,既不是多数人意志的体现,也不是尊重少数人的意见,而是赋予每个人平等的权利。可是,你先不要着急,知道了民主是什么,并不等于就可以马上实现民主了,因为了解一件事情与实施它,这中间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如果问大家一个简单的问题,你认为民主是构建在一个怎样的基础上的?我想,十有八九得到的回答是“三权分立”,这个答案对不对呢?对,但不完整,因为想要实现民主,远远不是那么简单。为了说明这个问题,还是让我们回到那个经典的例子上吧。
  
   有5个人去旅游,4个人想游泳,1个人想打球,那么民主的决策就是,4个人去游泳,1个人去打球,然后再雇个人来陪那个混蛋小子去打球。可是,你也清楚,大家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光有个决策是不够的,还要有人去执行这个决策,于是,大家决定把钱交给4个人当中的某一个(假定是小A),由他去雇人。
  
   可你瞧,这时候问题就出来了,虽然我们都明白为什么大家要出笔钱去雇人陪打球,可是真的到了行动的时候,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高的觉悟,也不是每个人对这笔钱都无动于衷,小A心里没准会想,好嘛,你们几个舒舒服服地坐享其成,让我一个人东奔西跑,休想啊休想,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谁不利用谁就是傻瓜。
  
   经验告诉我们,凡是牵扯到钱的问题,指望某个人的道德和良心,肯定靠不住,要是大家把自己的钱都交给某一个人,那么我们怎么保证这个人一定会按照大家的要求去雇人打球而不是中饱私囊呢?
  
   其实,这个问题倒也不难解决,让我们来试试下面这个办法:
  
   我们一致同意把钱给小A,让他去雇人,不过等一下,在给他钱之前,先要由小B来计算一下应该给多少,再把数字对大家公布出来,然后分文不差交给小A,可是,如果雇人的过程中出现了中饱私囊或其他的问题,那就该由小C来负责审查了,并且,其他人绝对不能干预他的审查。
  
   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还不错吧?其实,这种方法有个名字,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三权分立”。小A负责做事,他代表行政机构,小B负责计算大家出的钱应该是多少,代表立法机构,最后要是出了问题,就由小C负责审查,他代表司法机构。
  
   也许你会说,这不挺容易的嘛,问题解决了。可是先别忙,你想想看,如果小A想私吞我们的钱,他会苯到让大家发觉自己做了手脚吗?不要忘记,当我们把自己的希望都托付给某个人时,他就具有了一定的权力,并且可以任意支配这种权力,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比如,他可以利用大家的钱来贿赂以形成多数,或是干脆用这笔钱来雇一个保镖而不是陪打球的,这样就使得我们在暴力面前不敢再理直气壮地讨回本属于大家的钱。
  
   你看,尽管我们在讨论民主是什么时显得头头是道,可一具体实施起来马上就变了味道,如果你认为我是在危言耸听,那么就来看看一战后的德国是如何从民主变质为专制的吧。
  
   1918年,德国战败了,沦落到了被协约国任意摆布的地步。这时,各协约国对怎样处理德国的态度是不同的,法国人由于是德国的近邻,在历史上多次被德国入侵,因此坚决主张削弱德国,英国人虽然对此不反对,但却不愿意看到一个衰落的德国,他们的政策是维持欧洲大陆的势力平衡,至于美国人,他们与德国隔着一条宽阔的大西洋,又有英法在欧洲顶着德国,所以感受不到切身的威胁,但是,美国人意识到,一个拥有8000万人口及雄厚工业基础的国家,仅仅靠土地或军事限制,不可能制止它的复兴,也绝对无法保证日后欧洲的安全,所以,美国总统威尔逊坚持要把德国改造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共和国,以防止德国再次成为战争的策源地。
  
   在这种背景下,同时也为了防止共产主义的侵蚀,德国于1918年11月成立了历史上第一个民主政府,并在随后的国会上通过了一部民主宪法——魏玛宪法。这里我想强调的是,这部宪法的民主程度,几乎可以和美国宪法相媲美,它借鉴了当时各个民主国家的经验,把国家权力分成国会、法院和政府三个部分,并且赋予了德国人各种基本的公民权利,“这是20世纪所曾经见到过的这种文件中最妙、令人羡慕的条文,看起来似乎足以保证一种几乎完善无疵的民主制度的实行”,“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能比德国人更加自由,没有任何国家政府比德国人的政府更加民主和自由,至少,在纸面上是如此”(《第三帝国的兴亡》,P60)。
  
   你也看到了,这时的德国魏玛共和国,可算得上是一个民主制度的典型,即便是像阿道夫·希特勒这样胆大妄为的家伙,也不得不在啤酒馆政变失败后选择合法竞选一途。那么,这个民主的国家为什么会走向独裁呢?德国人又是如何放弃自己手中的权利呢?还是让我们揭开历史的帷幕,仔细看看事情的究竟吧。
  
   1933年早春的一个夜晚,确切的说是2月27日晚9时30分,在德国的首都柏林,天色晴朗,空气清新,一点也没有风高放火夜黑杀人的迹象——尽管这一天注定要载入史册——有个神学院的学生放学回家,路过国会大厦时,突然听到大厦内有打碎玻璃的声音,接着就看见一条黑影窜出,手里还拿着火把,他吃了一惊,马上跑去报警。恰在这时,德国最有权势的4个人,总统兴登堡、总理希特勒、副总理巴本、宣传部长戈培尔,正在国会大厦对面的贵族俱乐部吃饭,首先是戈培尔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说大厦已经着火了,可戈培尔以为是个玩笑,根本不相信,他连一个字都没有向希特勒提及,但巴本却看到了火光,马上告诉了兴登堡,同时,戈培尔也开始觉得不对劲,因为街上正有人在叫喊,随后他打了几个电话进行核实,才确信国会大厦的确着火了,于是他和希特勒立刻赶往现场。
  
   一到现场,希特勒就马上宣布一把火是共产党放的,这时,德国国会议长戈林、副总理巴本、普鲁士内政部政警主任狄尔斯(就是秘密警察头子)全都赶到了,戈林兴奋得有点失常,赌咒发誓说这是共产党反对政府的罪行,尽管巴本不是纳粹党人,但他却也没对希特勒和戈林的结论表示丝毫的怀疑,只有狄尔斯老老实实的说,纵火犯已经抓到了,他看不出和共产党有什么联系,那家伙不过是个疯子而已。这可不是希特勒想要的答案,他顿时勃然大怒,把共产党臭骂了一顿,随后跑去召开内阁紧急会议去了。而戈林则到普鲁士官方报社,要求写报道的记者把纵火者所带的燃火材料从100磅提高到1000磅,可那个记者很有点新闻独立精神,他拒绝说,一个人怎能抗动1000磅的东西呢?这种笑话他可写不出来,戈林马上反驳说,干嘛说是一个人干的?10个不就行了?要知道这可是共产党的阴谋!于是那个记者便要求戈林在这篇报道上签字,因为这已经不是新闻报道而是政治文件了,戈林心里着实有点发虚,虽然他为此策划很久了,可这时希特勒毕竟还没有拿到国会2/3的多数,也没有得到内阁的授权,公然破坏宪法的责任他可承担不起,但事已至此,不签也不行,于是他很狡猾地在报道上画了一个大大的G字,算是签名(戈林名字的第一个字母)。
  
   我想你已经注意到了,我说戈林“为此策划很久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那个纵火犯名字叫做范·德·卢勃,是个荷兰国际共产党人,他既不喜欢纳粹,也对莫斯科没什么好感,是个头脑简单的“爱国青年”,他觉得,德国革命只有在某种惊人的历史事件的推动下才能爆发,他想用国会大厦的熊熊燃烧的烈火来唤醒麻木不仁的德国人。可是,这个可怜的倒霉蛋还不晓得,希特勒早就期盼着共产党人能做点什么蠢事,好让他能找到借口清除异己,这个没头脑的纵火狂简直是上帝送给纳粹党人的,希特勒、戈林、也许还有戈培尔,早就知道卢勃将要在国会纵火,他们安排纳粹冲锋队悄悄潜伏在国会大厦内,等着大厦燃烧起来时再给它“添点油”,把事情闹大,不然,就凭卢勃那区区100磅的纵火材料,怎么也无法引起那么一场大火,当然戏也就演砸了。
  
   等到召开内阁会议时,希特勒大肆宣扬这一事件的严重性,竭力攻击共产党人,尽管在内阁里纳粹党人并不占多数,可大家都被希特勒那极具煽动性的言辞给搞懵了,既紧张又恐惧,生怕共产主义革命爆发,几乎没怎么考虑就一致通过了希特勒的要求,结果一下子就把葬送民主的悼歌给吹响了。
  
   那么,希特勒要求的是什么东西呢?听起来好象很滑稽,他要求采取某种措施来保护“德国公民的文献资料”,是不是觉得有点可笑?可别急,关键在那“某种措施”,希特勒要求,德国政府有限制公民个人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力,包括限制出版自由、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有权对公民的邮件、电话、电报进行检查,有权给警察颁发搜查公民住宅的许可证,有权没收公民的私人财产,有权对持有武器的公民判处死刑,甚至政府在必要时可以接管德国各州的自治权力。
  
   这下你一定笑不出来了吧?不管怎么说,希特勒终于拿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内阁授权,下一步,就要考虑怎样才能使授权生效了。根据德国宪法,想要通过一项与宪法本身相抵触的法律或政策,必须得到国会2/3的多数票,但希特勒很清楚他的纳粹党不可能在国会获得2/3的席位,而且对于其他党派赞同与否,他也一点把握都没有,因此,他狡猾地走了一个捷径。
  
   这个捷径是什么呢?那就是德国宪法第48条有一个规定,总统在国家紧急状态下可以行使暂时的独裁权,这本来是为应付战争或革命而设计的,但宪法并没有详细解释所谓“紧急状态”究竟应该是个什么状态,因此希特勒非常巧妙地利用了这一点,他找到总统,要求后者行使宪法赋予的独裁权,绕过国会强行通过他的法案。这时的德国总统,是上次大战中的老英雄兴登堡,一个保守、正直的老普鲁士军官,他压根就瞧不起希特勒和他领导的国社党,可是,兴登堡很也清楚,不管怎么说,国社党毕竟是当时的第一大党,作为总统,他相信德国民众的选择,也有义务支持自己的总理——虽然他根本就不晓得自己究竟在支持什么——希特勒对兴登堡说,为了防止共产主义革命,通过法案是必须的,而且他保证不会滥用这一权力,于是兴登堡也就不再说什么,签字同意了。通向独裁的大门就此打开。
  
   (未完待续)
  
   民主是什么·续篇·民主的基础(下)
  
   上一篇文章我们说到,希特勒狡猾地利用德国宪法的一个隐晦的漏洞,把总统的独裁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从而开始了野蛮、血腥的政治清洗。
  
   希特勒首先拿德国共产党开刀,大批共产党人遭到逮捕——请注意,是“合法”的逮捕——甚至包括有豁免权的国会议员,一群群穿着褐色衫的冲锋队暴徒们未经许可便破门而入,强行搜查,把无辜者从睡梦中拖起,扔进冲锋队的营房,严刑拷打,逼迫其供认对德国的罪行。与此同时,希特勒对于他的竞争对手,社会民主党及其他自由主义党派也毫不留情,各种集会被勒令停止,所属报刊被取缔,公民权利亦被取消,德国头一次领教了纳粹独裁的滋味。
  
   经过短短几天的暴力恐怖,德国政治已经面目全非了,公民不敢再随便议论政治,不敢再在公众场合嘲弄国社党的种种丑陋与罪行,生怕哪天走到大街上会被莫名其妙地逮捕。可是,希特勒并不以此为满足,他不想躲在总统授予的“暂时独裁权”下过日子,他要成为德国名副其实的统治者,由于他认为经过几天的清洗,反对的声音应该都已经消失了,重新举行大选以获得国会2/3多数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便于1933年3月5日举行了德国二战前最后一次全国大选。
  
   可是,让希特勒大失所望的是,尽管有种种许诺、恐怖和暴力威胁,但他的国社党仍然没有得到足够的多数票,虽然纳粹党人以1700万张选票遥遥领先,比第二大党社会民主党足足高出一倍之多,可却仅占总票数的44%,组织一个联合政府倒还可以,离2/3多数还差得远呢。
  
   值得注意的是,希特勒并不打算利用非法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要为自己的独裁披上合法的外衣,因此,希特勒并没有否定这次选举,或是干脆再重新来一次,他承认了选举的真实性,而且也不打算再去捞取那个该死的2/3多数票了。可是,如果没有2/3的多数,希特勒又如何 呢?万般无奈之下,他只有求助于在国会中占多数席位的民主党派,希望他们信任自己,给予自己独裁的权力。
  
   看到这里,你一定会说,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希特勒还会这么天真,希望别人赞同自己独裁?那些占多数席位的民主党派,怎么会愚蠢到去葬送自己的政治生命?可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事情就是这么荒谬,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希特勒在新一届国会上,发表了也许是他毕生中最精彩、最虚伪的一次演说,他承诺一切旧有的秩序都会维持不变,国会所赋予他的独裁权,仅仅在某些狭小的特定范围适用,绝不会导致国家权力结构的改变,也不会限制任何公民权利,他唯一的目的,就是领导德国重新建立在一战后的世界地位。希特勒在演说中,竭力想煽动起德国人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一点也不困难,无论是对希特勒还是对德国人——他呼吁全体德国人“从自私自利的党争中解脱出来,在民族自觉中团结起来,建立一个自豪的自由的统一的德国”。
  
   几乎所有的民主党派都被希特勒的花言巧语所打动,德国人的那种特有的黩武精神,以及对荣誉、对“铁与血”的热切渴望,指引着他们在自己的死刑判决书上签了字,国会一致同意把自己的立法权移交给政府,为期是4年。这些在民主制度下浸泡了15年的国会议员们似乎还不懂得,一旦你培育出了独裁的种子,它就会像可怕的瘟疫一样四处蔓延不受控制,不要说是4年,即便是4天也足以摧毁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
  
   值得一提的是,国会中并非所有党派都被希特勒所蛊惑,社会民主党领袖,可敬的奥托·威尔斯议员,昂然不屈地站出来反对希特勒的独裁,他代表他的党投反对票,并庄严地宣布,“在这有着历史意义的时刻,我们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庄严地保证要维护人道和正义、自由和社会主义的原则。任何授权法都不能给予你摧毁永恒的、不可摧毁的思想的权力!”
  
   让我们记住这个人,这个名字,以及这个宣言,尽管社会民主党在国会仅有84个席位,远远不及投赞成票的441之多,尽管他们的反对对大局来说无足轻重,可即便是在如此黑暗的时刻,我们也依然可以看到在那些迸闪着的绚丽的火花。
  
   1933年3月23日,一个从奥地利来的流浪汉、43岁的前德国陆军下士阿道夫·希特勒,按照完全合乎宪法的程序,摧毁了民主制度,成为全德国的独裁者,再没有任何力量对他的疯狂进行约束,德国从此开始了历史上最恐怖、最暴力、最血腥的一幕。
  
   现在,让我们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一下,为什么希特勒的那些恐怖政策能够得到德国人的支持呢?是啊,不是太奇怪了吗?在一个民主社会里,为什么会衍生出希特勒那样的大独裁者呢?我想,也许你可以在《银河英雄传说》这本科幻小说中,找到一个不太正规的答案——
  
   自由行星同盟的人一谈到鲁道夫,总是以“邪恶的独裁者”来形容他,少年听在耳里,心里不免奇怪——如果鲁道夫果真是万恶不赦的恶魔,为什么人们还会支持他、给他至高无上的权力呢?“鲁道夫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哪!人民只是敢怒而不敢言!”“人民为什么敢怒而不敢言呢?”“跟你说过啦!因为鲁道夫是个大坏蛋嘛!”
  
   这个答案无法说服少年,倒是父亲的见解和一般人有点不同。他给儿子的回答是:“因为人民都好逸恶劳!”“好逸恶劳?”“这样说好了,一般人碰到问题时,都不愿靠自己的精力心思去解决,他们只期望超人或圣贤的出现,为他们承担所有的痛苦、困难和义务。鲁道夫就抓住人性的这个弱点,伺机而动,一举成名。你要好好记住:让独裁者有机可乘的人,要负比独裁者本人更多的责任!虽然沉默的旁观者没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观其实与支持同罪……”
  
   我常常在想,为什么德国人会在历史的紧急关头表现出一种对自己权利的惊人的无知和漠视?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帮希特勒磨那柄准备屠杀他们的刀?难道他们就那么崇拜权威,甚至没有一个人愿意对希特勒的要求作哪怕是最简单的思考?莫非,盲目的服从和铁的纪律已经深深溶入德国人的血液之中,以至于最完善的民主制度也无可奈何?也许,对于在选举中占绝对多数的普通德国大众来说,他们选择希特勒,仅仅是不希望有“挨饿的自由”,用一句我们熟悉的话来说就是,管他民主不民主,谁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就选谁。的确,在希特勒当政的头四年,德国经济奇迹般的振兴,到1937年,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102%,年增长率高达11%,国民收入也增加了一倍,失业率却缩小到了不足1%,德国人终于结束了朝不保夕的失业恐惧,过上了还算“幸福”的日子,但同时,他们也失去了一切权利和自由,更失去了能够制约希特勒的力量,这时候的德国人还没有意识到,历史老人正在静静地坐在未来,等候着向他们索取“好日子”的报酬,一个前所未有的巨额报酬。
  
   对此,著名的历史学家威廉·夏伊勒曾评论说:“对于民主共和国的放弃和阿道夫·希特勒的得势,德国任何阶级、集团、政党都不能逃避其应负的一份责任。”
  
   通过德国的这个例子,你肯定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民主这个东西,仅仅建立在纸面上的制度是绝对不够的,当人们像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民众一样疯狂时,就会把那些纸面上的一切都抛之脑后,而甘心情愿去追随一个能够满足他们愿望的幻像,甚至为此不惜把民主砸烂,魏玛共和国不是没有“三权分立”,但德国人最后还是亲手埋葬了民主。
  
   那么,这个倒霉的魏玛共和国还缺少些什么呢?它的民主又不完善在哪里?如果我们不希望那个满脑歪点子的小A私吞我们的钱,还需要做些什么?我想,文章写到这里也实在拖的有点太长了,还是把这个问题留到下一篇文章中去解释吧,这样大家也有时间去思索,民主的基础究竟是什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blood-wolf 时间:2003-12-01 14:30:04
  顶
作者:瘦雪寒梅 时间:2003-12-01 14:38:30
  原来这么复杂,看来我这样的智力水平想明白都难~~给高人提!
作者:实在是高 时间:2003-12-01 15:02:12
  提拜读
作者:罗奔 时间:2003-12-01 21:11:46
  好文章,请一定继续。
作者:三普 时间:2003-12-01 21:28:05
  楼主:
  怀疑别人的智慧显然是不明智的!
  希特勒上台前,只有6500万人口的民主的自由的德国有大约700万人失业,他执政后你已经讲了。
  另,今天终于明白“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意思了!
  这文章都给红脸,只能说是关天的悲哀了!
  
  
作者:草原大汗 时间:2003-12-01 21:37:53
  如果你是一个有钱人,你所在国家的政府管理着很多像你一样的有钱人,那么这个国家就是一个相对最民主的国家。
  穷光蛋喊民主永远是扯淡,看看历史你就全明白了,不要做空想了,同志们。
作者:一键走天涯 时间:2003-12-01 21:39:54
  
  
楼主niobe 时间:2003-12-02 11:11:10
  TO三普,我不太明白你说“怀疑别人的智慧显然是不明智的”是什么意思,我想你也注意到了,我并没有否定希特勒在执政的头4年的成绩,但问题是,这4年的“好日子”是用巨额代价换来的,而且历史也已经证明,这并不值得。
  
   TO草原大汗,民主并不是有钱人的专利,美国在建国之初是很穷的,国力也很差,甚至可怜到连军队的军饷都发不起,恰恰是民主制度保证了他们走到今天的地步,法国、意大利、希腊、芬兰这些国家也一样,历史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作者:魏斯仁 时间:2003-12-02 11:45:13
  不多见的好文!
作者:魏斯仁 时间:2003-12-02 11:46:47
  期待楼主的续篇。
作者:湖人附近 时间:2003-12-02 11:53:13
  good
作者:湖人附近 时间:2003-12-02 11:58:05
  从魏玛共和国到第三帝国,是值得好好研究。
作者:青山依旧笑 时间:2003-12-02 12:26:28
  把民主、自由、平等、宪政这些不同的重要概念搅到一起,这可是误人子弟
作者:单比特 时间:2003-12-02 13:01:16
  楼主,好文章。对于那些要在一篇文章里获得所有的答案的人,借用楼上的一句话回答:他给儿子的回答是:“因为人民都好逸恶劳!”。你要好好记住:让独裁者有机可乘的人,要负比独裁者本人更多的责任!虽然沉默的旁观者没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观其实与支持同罪……”
作者:bravelancer 时间:2003-12-03 11:54:31
  (转贴)
  
  回复:
  
  作者: 吴阳雄
  
  
  通过德国的这个例子,你肯定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民主这个东西,仅仅建立在纸面上的制度是绝对不够的,当人们像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民众一样疯狂时,就会把那些纸面上的一切都抛之脑后,而甘心情愿去追随一个能够满足他们愿望的幻像,甚至为此不惜把民主砸烂,魏玛共和国不是没有“三权分立”,但德国人最后还是亲手埋葬了民主。
  -------------------
  民主的基础是共同的价值观!如果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
  没有共同价值观的所谓民主,是一种假民主,是一种妥协,是一种力量之间的暂时平衡。只要平衡态势被打破,这种假民主就会崩溃。力量的平衡,有国内力量之平衡,有国外力量之平衡。德国的国内平衡力量态势被打破,所以就对外呈侵略性。但国外的平衡力量又把德国打回了原型,使其回复到国内平衡的态势。
  专制也好,民主也好,归根到底是社会管理范畴,是为了建立各种力量之平衡格局而设计的。但相对而言,民主是人心之所向,也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对能力之差异越来越缩小的必然结果。
  
作者:实在是高 时间:2003-12-03 12:18:04
  楼上说的对,必须有一个共同的基本的价值观。
作者:晚非扇 时间:2003-12-03 12:58:41
  读史使人明智,谢楼主一番解说。
  
  不过说“美国在建国之初是很穷的...恰恰是民主制度保证了他们走到今天的地步”,应该说,民主与有钱与否并不是互为因果的吧?如果美国是因为民主制度才摆脱穷困,那希特勒牺牲民主也能取得成绩又怎么说呢?四年的时间并不短,而且,假设一下,如果希特勒不发动那场战争,谁能断定他领导下的不民主的德国经济会后退呢?
  说民主总免不了连着自由,新加坡的不自由有目共睹,她的经济发展不也是有目共睹?怀疑ING~~
作者:上包子 时间:2003-12-03 13:08:12
  搬个凳子 听课来喽。
作者:单比特 时间:2003-12-03 14:14:20
  民主,即平等,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可以解决的一个问题也许就是中国几千年来历史的不断循环,民主能够做得只是政治制度能够在不断的改进。民众素质的提高需要教育,经济发展需要经济学,环境改善需要环保学,....。所谓的科学,是在人类基本的伦理底线下,进行自然(宇宙)规律、社会规律、经济规律等基本规律开展的研究工作。
作者:szgz 时间:2003-12-03 14:47:04
  ding
  
楼主niobe 时间:2003-12-04 11:05:22
  晚非扇,民主并不一定能保证“摆脱穷困”,但却能保证摆脱导致贫穷的很多人为因素,比如政变、革命、战争(南北战争是个唯一的例外,有时间我想写一篇关于这场战争的文章,还请多多支持哦:P),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民主就好比一个速度不太快、但却在副座有刹车装置的教练车,当开车的人走错路或遇到危险执意向前开时,你有能力踩刹车制止他,但专制却需要你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开车人身上,也许他会让你心惊肉跳但最后虚惊一场,但也许……
  
   至于希特勒的德国经济奇迹,我想也已经有不少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对此作过论证,这里就不再赘述,只强调一点,希特勒时期的经济振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整个德国已经步入了战时经济轨道,由于在一战中德国输得精光,军队建设(尤其是海、空军)不得不从零开始,大量军工企业、民办工业得以迅速发展,吸纳了大批失业人员,同时,军队本身也需要人,到1939年,德国军队已经由1933年的不到10万扩充到250万人,这还不包括后勤人员及预备役兵员。另外,希特勒还建立各种大型公共设施,组织统一劳工阵线以削减成本。一句话,德国经济的复苏,是靠大量政府财政赤字支持的,并不能持久。
  
   又及:新加坡只是法律比较严格,并非“不自由”,关于自由的定义,我想你可以从温斯顿·丘吉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中得到一些启迪:
  
   常言说,自由的代价是永远保持警惕。于是,问题产生了:什么是自由?这里有一两个非常简单非常实际的检验,通过这种检验,在现代世界中,在和平环境里就知道什么是自由了。这检验就是:
   有自由发表意见以及反对和批评现政府的权利吗?
   人民对政府不满时有权把它赶下台吗?是否存在着人民可用来表达自己的意志的立法途径?
   司法部门是否超脱于行政暴力之外不屈从于暴民威胁?
   是否摆脱同某些政党的联系?
   法庭是否将行使公开的、公认的法律,而这些法律在人们的心目中是同合乎情理与正义的准则联系在一起的吗?
   是否对穷人与富人、平民与政府官员作到一视同仁呢?
   除对国家应尽的义务之外,个人的权利是否得到保障、维护与尊重?
   为了生计而日夜操劳、为了养活一家而疲于奔命的普通工人或农民,是否有免于恐怖的权利?就是说,是否不惧怕一党控制下的某个冷酷无情的警察组织,譬如纳粹党和法西斯党所创始的秘密警察对一个普通工人或农民轻轻拍一下肩膀,不经公正的或公开的审判就把他逮捕起来,投入监牢或是横加虐待?
作者:天地君亲师2 时间:2004-01-08 15:30:03
  德国的教训确实很有历史意义。
  魏玛共和国的失败说明了这部宪法本身的缺陷:
  三权分立但是缺乏制衡机制。
  立法机构没有制衡,对立法机构的立法,也没有制衡。
  看美国的宪法,就设计得很好,立法机构是两院制,两院产生的方法不同,互相制衡。最高法院有宪法审查权,又是一个制衡。总统和国会也是互相制衡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州权的强大,中央政府是一个限权政府,他的权力是尽可能的小。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搞独裁是难以想象的。
  魏玛共和国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允许纳粹党建立自己的私人武装——冲锋队。
  德国是一个比较大的国家,分散在全国各地的人民通常不知道在中央政府里面发生的事情,这就为阴谋的进行创造了条件。如果没有有效的制衡机制,没有强大州权的保障,这样大规模的共和国是很容易出问题的,古罗马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作者:fuzhouman 时间:2004-01-08 16:55:30
  民主,就是民做主.民主是外来词,英文中Democrasy也是外来词,是由希腊词根Demo(民众,大众)+crasy(政府,政治)组成.所以民主是指一种社会制度.古希腊一度在民主和独裁制度上反复,所以有这个democrasy对应autocrasy.平等是民主精神的内容.中文分民主,民主国家,民主政府,民主精神,就是把民主当作一种社会制度理解.
作者:冷隐 时间:2004-04-20 15:54:49
  民主的基础是共同的价值观!——赞成这话,但要做到,却不容易;若说民主的基础是人人都应参与遵守的规则理念,这似乎好操作些。——规则理念不仅有价值观内涵,还有习惯规则。
  
  规则理念在底层就是宪法规定、及衍生的道德观念,民主是民与主之间互动关系的制度化利益述求,三权分离也好、独裁也罢,都少不了民与主的互动基础,独裁者最害怕的是他的指令没人响应,而民众放弃自身遵守规则理念的盲从,是独裁者得逞随心所欲的根本保证,总之,能够体现出民众利益述求的、遵守规则理念的保障机制,是民主的基础。保障机制也可以说是体制,但这个体制又和规则理念密不可分。
  ——参与制定规则理念的人类群体范围越广,那么这个规则理念就越文明。
  
  维护保障机制靠的是民众自己的明智,和追求相对自由的理念有些关系。
  
  当德国被希特勒破坏掉保障机制后(美国罗斯福的新政并没有破坏掉保障机制),在一个不能为更广泛人类群体接受的规则理念驱动下,德国对外的扩张主义,就是一种不健康的一国民主规则理念为基础、实则为独裁的人类罪恶行径。
  (不健康的一国民主规则理念和国际政治待遇有关)
  
  楼主的文章不错。民主之一、之三主帖都不能跟贴,这关天奇怪啊,动起就不让跟贴?!
作者:南炎 时间:2004-04-20 16:55:03
  上去
作者:ppyyxxk 时间:2004-04-20 21:40:56
  楼主最后的发问真的很有求知讨论的色彩,我喜欢
  
  向希特勒葬送了魏玛共和国的民主政治一样,袁世凯扼杀了襁褓中的清末新政,毛泽东政治体制扼杀了所有可以向市场经济和民主法制过渡的基础了纽带,今天我们还要回到百年前的起点,而更为严重的是当事者或者没有清醒地认识或者反抗被镇压掉..
  
  时刻强化主权在民、权力制衡、法治至上的理念!!!
  严重警惕一切的野心家,彻底摧毁传统的厚黑哲学!!
  
  
作者:0Cr18Ni9 时间:2004-04-20 22:01:39
  学习中......
作者:局外人一 时间:2004-04-20 22:59:06
  niobe :
  除了你所说的现实的经济问题,以及承担责任的问题而外,是不是也同魏玛议会当时乱糟糟的多党机制有关?同没有形成稳定的两党制有重大关系?哪个看起来更重要呢?
作者:qaz1357_ 时间:2004-04-20 23:20:41
  民主确实是一种危险的游戏,因为她太美好,所以,就容易被强奸,现在,认为中国人,意识上,组织上,经济上,政治上,等等,种种理由,都不能成为成为不民主的借口。
  
  
  有人说,民主就是要否定中共,错了,俄罗斯没有否定俄共,中国为什么要否定中共呢?
  
  只要讲民主,讲自由,就认为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就认为是反党,就是问题的所在,
  
  中共,作为中国最大的党,有责任,有义务,有能力,推动中国民主自由的进程,不是一说民主自由,就是好了,我不管了,那是泼皮作风,
  
  中共,是人民的公仆,无产阶级的先锋队,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继承者,邓小平理论的实践者,三个代表的执行者,都应该肩负起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使命,
  
  而不是一再的拖延,找借口,
  
  一党利益,始终不是中共的应该坚持的东西,国家的,民族的,长远的,一万年以后的利益,才是中共的根本利益。
  
  
  一人,一家,一党,一团体,都应该服从于国家的,民族的,人类的利益。
  
  抛开这一点,就是自私的人,利己的家庭,只管自己利益的党,狭隘的团体。
  
  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但是,一个社会不能是自私的。
  
  只有天下为公的人,
  
  才是伟人,
  
  自私的人,只不过是凡人。
  
作者:白眼黑羊 时间:2004-04-21 11:39:53
  有意思
作者:玩儿天涯 时间:2005-05-13 00:08:27
作者:wunylu 时间:2007-11-07 23:42:10
  人与人之间的尊重是民主的基础。在等级森严的制度下,民主永远都是不可能的。
作者:吴硕 时间:2007-11-08 16:05:52
  jihao
作者:156113311 时间:2010-09-29 22:52:34
  我是根据百度屏蔽的地址结果追逐到这页面上来了,百度果然是反动!
作者:acs63 时间:2010-09-30 03:33:26
  3
作者:海上心荷 时间:2010-09-30 05:03:48
  粉丝:1 人关注:0 人个人资料
  性  别:女 出生日期:1974年12月4日 (射手座) 现居住地:其它Istanbul 家  乡:未填写 社区积分:1354 上次登录:2004-05-02 02:06 登录次数:55 注册日期:2003-11-24
  
  --------------------
  楼主彻底消失了啊;))))))))))))))))))))
作者:九飞九飞 时间:2010-09-30 10:35:05
  标记
作者:九飞九飞 时间:2010-09-30 10:36:07
  标记
作者:156113311 时间:2010-09-30 16:46:30
  被百度屏辟的很多网页……
作者:防蛋公主 时间:2011-03-04 05:08:42
  好文要顶起来。
作者:xingfeng1217 时间:2011-03-04 13:38:15
  福利国家的群体自私
作者:xingfeng1217 时间:2011-03-04 13:49:07
  三权分立和民主无关。任何一个大政府,其各项工作必然有一个分工(比如三省六部)。但是东方国家在此(各行政部门)之上,还有一个代表上帝的人物存在。
  而西欧国家,由于其传统社会的多元性特点,造成了政府并不存在一个总负责人,因此三权分立并不是民主了才分离的,而是本来就分离的,中间一段(比如法国的路易十四)集权几十年上百年了,后来又分开了,回到西方传统了。
作者:xingfeng1217 时间:2011-03-04 14:00:08
  根本没说到要点上
  民主是尊重每个人权利,但是多大程度的尊重呢?是像杨朱那般一毛不拔,还是可以像墨子那样摩顶放踵?
  问题根本不在观念上,而在程度上。自由的程度就是群体和自己的界限在哪儿?
  如果两者没有冲突,那么自由是无所不在的。但是群体和自己总是有冲突的。
  所以,西方往往自称自己为个人主义,有别于东方的集体主义(国家高于社会,群体高于个体)。
  
  好了,回到德国的事情上。其实纳粹最能让人看清楚民主自决是怎么回事,要知道纳粹可不是共产靠革命上台的,人家也玩选举的。那么为什么会选一个强权政府上台呢?很简单,它满足了选民的要求。作为德国人的最大公约数是什么呢?排外,所有民主政府通通是排外的。相反,只有独裁者才可能建立起多民族的帝国。
  
  历史上的民主国家,往往都是最大的排外国家
  
作者:柚子爱窝 时间:2011-11-28 02:05:14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西方民主不是一蹴而就发展出来的,而是在希腊城邦制度之上经过一千多年逐渐发展起来的。民主,只是表象,然究其根本,实则深入整个欧洲文明之中。如果中国只学习其表面的各种制度和法律,最终尤如邯郸学步, 东施效颦而已。深受欧洲文化浸淫的德国尚且如此,更何况亚洲各国?因此,我们不仅要学,而且还要研究其深层次的东西。
  
  整个社会中,最根本的就是家庭伦理。首先要有适应现代社会的先进的家庭关系,才能最终开出灿烂的民主之花。试想,如果像中国家庭那样,动不动就打骂小孩,小孩只懂得服从家长,服务老师,长大了只会盲目服从领导。同样在科学领域也只能盲目想信权威。
  
  美国人有几点特别好的,是其强大的根本原因。
  一、平等权利。从小孩子开始就作为一个“人”而拥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决定权,家长与小孩像朋友一样相处,大家都是平等的。平等是民主最基本的条件。
  二、质疑精神。有了平等的权利,小孩可以随时质疑大人,质疑老师,质疑任何权威。而且所有的人都欣赏你,觉得你有思想,而不是讨厌你。这样就不会盲从。否则,民主领导人也可以运用资源误导民众。这是保持民主的重要条件。上述例子中,德国就是欠缺这种精神。
  三、包容精神。包容各种文化,包容各种批评,包容各种奇怪的想法。这也是民主极为重要的。因为不包容,强迫别人跟你一样,本身就是一种专制。这样子的民主,最后只会是民粹主义。比如:中国人很喜欢拿别人的口音来说笑,其实不知道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包容。在美国,就算你的口音很难听,大家还是会努力听,而不是取笑,因为这是一种尊重。在中国,经常有南方人和北方相互调侃,这种看似简单的行为,在民主社会,必会导致巨大问题,甚至分裂。包容精神,实质是平等精神在社会团体之中的延伸。也就是各地方人之间的平等,各种社团,各种不同层次人之间的平等。
  
  中国应该怎么做?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从家庭伦理开始等各个细节向西方学起,最好的办法只能是全民信仰基督教,这样就丢掉了中国人几千年的许多优秀的东西。这样做风险小,但很让人心痛。
  第二种做法是以中国传统儒家等各家的思想为主导,再揉合西方的价值观,以创造出全新的符合中国国情的价值观!梁启超即是这种理论的支持者。这样做很伟大。但是自我创造,谈何容易,必先经过许多次失败的试验,方能成功。我们国家还经过得起这样折腾吗?
  
  
作者:柚子爱窝 时间:2011-11-28 04:04:33
  顶起来.
作者:feijh123 时间:2015-01-13 08:12:59
  49年以前,一群革命者成立了一个组织,
  这个组织的很多人奔走西方,
  追寻民主真理,
  他们回国后,广泛传播民主精神,
  他们带领老百姓,一边喊着要民主,反对国民党蒋介石的一党专制,
  一边把国民党蒋介石赶到了台湾,
  今天,还是这个组织,却在网罗人马,拼命的诋毁民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