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一首柏拉图诗及其他

楼主:李寒秋 时间:2018-01-12 14:29:58 点击:1325 回复:7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批判靶子一首:

  读到黄昏尽丧吾,烛光并泪落珊瑚。千家隽句伤离别,一卷谁窥柏拉图。
  ---------------------------------------------------------------
  镇楼专用两首:

  虽老犹伴少年舞,横槊披金堪射虎。神恩不获功不成,日斜每望叙拉古。

  下愚上智判云泥,雄主芟民入整齐。哲士奔趋三献璧,回船空对海鸥啼。
  ===============================================================

  说明:这是一年前在某斋发表的一个诗歌点评帖子,本来被评论者虽然倚老卖老尖酸刻薄到处打情骂俏显摆炫耀但还算端着夹着绷着,但这个帖子一发,就控制不住马桶大爆炸咯,惨烈的场面至今还没有消除,围观群众还可以看到惊心动魄的战争遗址。另外,最近在比兴打算批改两个大腕的作业,一位是同光干社P书记子醉小九,一位是官威凤姐十里兰霸天,风格路数就参照这个帖子,预先说明。另外再免费告诉大家一个常识,用七绝卖弄逼格往往最容易露馅,费了老大的力气,一眼就被人看穿,被抓住痛脚狠批。用七律和五律就好一点,至少那两副对仗四根柱子一样矗在那里,可以吓退不少胆小的门外汉。

  以下是正文:

  早两个月在某斋看了学术体制内高端人士傻子比亚的柏拉图诗(见上第一首),原题为《理想国》,一看大惊失色,愤懑在怀,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于是速成仄调一首和之。敬爱的柏拉图爷爷是思想界何等伟大的人物?岂能一首了之?于是乎又写了一首正经七绝。傻子在帖子里还在呶呶不休,再接再厉,鼓捣出了十首,本人已经被吓倒了,后面的九首就不管了,集中针对傻子的第一首柏拉图诗。这几天本来正在赶稿子,打算年底完稿后再来写这个,不过连续几晚写稿思路不畅,干脆就先写这个,就算大脑切换工作状态,权当休息娱乐。

  傻子一贯以学富五车自居,好以学问入诗,以为一白可以遮百丑,实际上是舍本逐末,欲速不达,弄巧成拙。有学问当然是好事,而且学问是越多越好,但是诗歌本身是语言艺术文字游戏,最讲究语言文字的韵律,最需要诗性思维和文艺思维。并不是把学问一堆,装上韵脚摁进平仄结构二十八个字一糊弄就是诗了,何况傻子的第一首诗本身也没看出什么大学问。事实上,无论有多大的学问,用二十八个字来卖弄学问那总是捉襟见肘辞不称意的。

  写诗尤其是写七绝属于中国特色传统文人的语言文字游戏,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篇幅来展现自身的识见胸襟层次格局品味修养才情文风。当然,实际上往往也是最快暴露自身各类短板的途径。写公共题材历史题材重大题材,不产生代入状态,却一门心思自恋用什么眼前事心头语独家秘方两三素心人小圈子切口来搪塞,这是投机取巧贪图捷径不出意外肯定会弄巧成拙欲速不达。

  傻子的第一首诗,如果不是柏拉图三个字出现在最后,鬼才知道这是在说柏拉图。至于那理想国三个字的题目更是不着调,果然后面题目又改为《乐土》了。可见作者本身的情志淡薄不痛不痒,诗作全篇包括题目都属于不用心的组装产品大路货一样,人皆可用,人皆可弃,不会产生精心锤炼,珍惜郑重的感觉。把柏拉图改为秘戏图、推背图、考工图,皇舆图等等诸如此类的图字门玩意儿,略改几字调整一下,都是可以把意思读通的。

  傻子柏拉图诗的关键在第三句,“千家隽句伤离别”。据其自己解释,意思是柏拉图爷爷在《理想国》一书中师法斯巴达体系,要把诗人文人这些百无一用的文艺工作者们统统驱逐出境。这样的立意当然可以,但这一句这么写问题就很大,属于似通非通,无一可取的蠢写法,当然,其他三句就更蠢。综合看来,全篇四句都属于凑字凑韵,散淡疏离,关键字眼完全可以替换成其他字眼而不影响表达另外的意思,可见这些字眼就是没有经过锤炼,不能和全诗的立意高度和谐共振,形成有机生长,郁郁勃勃的态势。

  读到黄昏有什么深意?读到清晨岂不更好?挑灯夜读,夜不能寐,更能显得傻子废寝忘食攻读大部头的学问家形象嘛。“烛光并泪落珊瑚”,一看就是为了押韵而乱凑字眼。傻子还在狡辩什么蜡烛现在家里还经常使用,那珊瑚呢?难道傻子家跟石崇家一样,经常要拿珊瑚出来炫富斗富吗?在诗作中遣词造句,其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设置路标,把读者的思维引向作者所要表达的立意和营造的意境中去。黄昏、烛光、珊瑚,这三个关键的有效词汇以及它们在汉语文化传统中所蕴含的文化意象跟柏拉图爷爷有一毛钱关系吗?实际上都是傻子的自恋道具!

  第一句的“尽丧吾”三个字用得最蠢。这三个字属于用典,而且是在用重典。“吾丧我”三个字出自《庄子·齐物论》,可以理解为作者自己摆脱了世俗桎楛以及人性甚至肉体的束缚,进入一种彻底忘我与自然和一的境界。敬爱的庄周爷爷跟拉图爷爷一样,都是行文汪洋恣肆,富有哲理更富文采,实际上关心政治却又最终远离政治的妙人。诗作的立意如果能从这里出发,两位爷爷加以对比议论,也不失为一个有效路径。不料傻子把这三个字一摁趁了韵脚,后面就再也不管不顾了,简直就是始乱终弃虎头蛇尾。而且严格的说,吾字在上古汉语中属于主格和领格,不能用作纯粹的宾语,考虑到诗歌的语言特点尤其是要趁韵脚,这一点勉强容忍了,但还是跟吃了死老鼠肉一样不舒服。为什么,就是因为这样的用法不符合文字本身所体现出来的语言习惯和文化意味。

  没有最蠢,只有更蠢,柏拉图三个字出现在最后完全就是浪费了三个字,实际上就是前面三句写完了,作者的立意还不能凸显,再不做一个最后的说明,全篇就成了谜语诗,而且还是那种不成功不入流的谜语诗。可见作者对于柏拉图爷爷没有什么深刻的同情性的理解,写诗不能投入情感,进入拟情代言状态,因此找不到与柏拉图爷爷最相关的意象、情节或画面来刻画形象表达情志,因此全篇就是四句分离,字句分离。七言绝句如果要写得成功的话,就需要和二十八个人组成的武装小分队一样,各有所长高度熟悉互相配合团结一致,去攻占一个具体的目标。否则的话,就会和二十八个纸人一样毫无生机一阵风就可以吹走,或者是跟二十八个路人一样互不配合,面对强敌一触即溃。

  傻子的柏拉图诗语感本身也不好。读到黄昏,烛光和泪,这样的用法属于文章用语短语句式,用字费,用意疏,且无节奏感。烛光和泪四个字两字一顿就是语病,一旦四字连读就破坏诗歌最要命的节奏,可见傻子在这方面根本没用心锤炼。文人诗学问诗就是这样的毛病,总觉得写出来自己的意思到了平仄摁上去就万事大吉,也不去好好推敲文字的节奏,至少使之抑扬顿挫琅琅上口适合朗诵,当然更高的要求就是要适合表演唱了。

  以上属于对傻子诗作的批评。在某斋看到傻子的作品和言论很多了,算得上是个有趣的妙人,所以已经是熟不拘礼三分亲,一天不见想得慌。所以嘛,咱就大剌剌地拿着傻子作法了,以后傻子就会成为咱写诗评诗无穷无尽的灵感源泉,就跟咱的欢喜冤家萨哈林一样。哈哈。

  另外,咱上网十七年,极少主动批评点评人,在诗评方面更是如此。为什么,主要就是因为你一评人家的诗写得不好,人家就双手叉腰肌,横眉怒对说你丫就知道唧唧歪歪说咱的诗不好有本事写首诗给大家看看!这个时候就最尴尬了,可不能拿钱钟书大学问家的俏皮话来搪塞,说什么批评家不是母鸡只负责吃蛋不负责下蛋。一只母鸡是绝对不敢对人这么说话的,为什么,因为地位严重不平等,敢这样目无尊长的话,人吃的就不是鸡蛋而是鸡肉了。诗评家对诗人有这样天然不平等高高在上的优越地位吗?所以,咱要点评其他人的诗作都要先写几首好一点的诗再来评点。上面第二首第三首两首诗是咱的创作,献给敬爱的柏拉图爷爷。所有的有效字眼都是高度和柏拉图爷爷相关,意思就不用解释了,省得有自我表扬的嫌疑。措辞也都是尽量打出了好的节奏感,第一首仄调可以配说唱大鼓,第二首算是正经文人七绝。

  文为政之余,诗为文之余,所谓樗材,百无一用。写诗没有什么实际用途,写诗写坏了,也不会产生实际损失。用坏了字眼,搞坏了典故,破坏了格律,写出了笑话,都没什么,又不会造成医疗事故交通事故工程事故造成人命财产损失。反过来,写好了诗也没什么,抱着解闷逗乐自娱自乐的心态就最好。如果抱着写诗当官写诗发财写了好诗全家就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的心态那就是吃药打针动手术都治不好的晚期症状了。要做一个好的诗歌论坛版主,需要的是公心;要做一个好的诗歌爱好者,需要的是诗心;要做一个好人,需要的是平常心。写诗要追求诗意,做人要坚持善意,以此三心,逐彼二意,且与大家共勉。
楼主发言:3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五洋鹏举 时间:2018-01-12 14:48:05
  强势围观
我要评论
作者:疯吕岩 时间:2018-01-12 14:49:42
  御剑击鼓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枯木寒云 时间:2018-01-12 14:50:29
  卖小马子
我要评论
作者:传法尊者 时间:2018-01-12 14:57:17
  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疯吕岩 时间:2018-01-12 15:02:17
  @李寒秋
  楼主赶紧上菜
  瓜子已经嗑完了
我要评论
作者:疯吕岩 时间:2018-01-12 15:05:47
  俺假牙都摘下来了
  你就让俺啃这些西瓜皮?
我要评论
作者:灵魔仙 时间:2018-01-12 15:19:06
  最后一段最中肯。加油,好好追求三心二意。
  • 幽篁散响: 举报  2018-01-12 15:25:52  评论

    +1
  • 李寒秋: 举报  2018-01-12 20:13:19  评论

    当今诗坛风气不正,乱象丛生,就是缺少这三心二意……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疯吕岩 时间:2018-01-12 16:25:05
  @疯吕岩 2018-01-12 14:49:42
  御剑击鼓
  -----------------------------
  每次看击鼓骂操看到祢衡脱衣服的时候就想起那个笑话
  一个人养了一只鹦鹉,非常厉害,和它关在一起的其他鸟都被它打死了。后来?

  主人弄回来一只鹰和它搁在了一块,等主人在来看,笼子外面挂着鹦鹉的毛。主

  人说:“这回不牛逼了吧。”可在仔细一看。是鹰死了,鹦鹉光着个身子说:

  “这孙子真厉害,不脱光膀子还真打不过丫挺的。”
  • 深绿的树: 举报  2018-01-12 16:38:34  评论

    然后主人进去了……
  • 疯吕岩: 举报  2018-01-12 16:48:19  评论

    剧情是这样的,主人说:你太牛掰了,俺养不了你了。把鹦鹉放生了。 鹦鹉找到一颗最绿的树,长嘴巴再树干上掏了树洞钻了进去。 刚钻进去就听见树怒吼:俺这两天虽然有点便秘,也不需要你这杂毛鸟来通便啊
剩余 1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幽默儿 时间:2018-01-12 17:32:32
  围观,等欣赏昏析比兴诗友
  • 李寒秋: 举报  2018-01-12 19:18:08  评论

    是要好好昏析,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自己痛快,别人快痛,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蜡烛精神,这就是皮鞭精神,这就是文化大SM生动的体现!哈哈哈哈!
  • 幽默儿: 举报  2018-01-13 13:57:03  评论

    评论 李寒秋:等围观
我要评论
作者:千年老猢狲 时间:2018-01-13 04:43:35
  何必争同狼共舞,
  天寒咋与虎谋皮。
  真人自是神仙友,
  夜半三更弄鬼姿。

  政治属于国家,哲学属于人类。哲学家还是远离政治之漩涡的好。诗人当然也一样。
  • 李寒秋: 举报  2018-01-13 11:15:06  评论

    评论 千年老猢狲:诗不错,首联对仗就更好了。诗人嘛,过去都是统治集团,上流社会和精英阶层候补大军中的一员,不关心政治是不可能的。
我要评论
作者:千年老猢狲 时间:2018-01-13 13:53:04
  @千年老猢狲 2018-01-13 04:43:35
  何必争同狼共舞,
  天寒咋与虎谋皮。
  真人自是神仙友,
  夜半三更弄鬼姿。
  政治属于国家,哲学属于人类。哲学家还是远离政治之漩涡的好。诗人当然也一样。
  -----------------------------
  破落曾同狼共舞,
  穷寒咋与虎谋皮?
  真人自是神之友,
  夜半时常弄鬼姿
  • 李寒秋: 举报  2018-01-13 15:34:51  评论

    既然是神之友了,为啥还弄鬼姿?难道神神鬼鬼是一家人?
我要评论
作者:LGY189 时间:2018-01-13 17:02:24
  有理论,有实践,堪称诗坛大咖
  • 李寒秋: 举报  2018-01-13 19:20:55  评论

    既写诗还评诗,又作文还骂架,四位一体,全面开花,哈哈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暴力反机械 时间:2018-01-13 20:22:34
  就看见烛泪不合适这条,顺手留言。你和醉叭继续撕啊,路过
我要评论
作者:深院梧桐LK 时间:2018-01-13 21:31:26
  欣赏佳作,支持诗友的观点
我要评论
作者:东坡大盆肉 时间:2018-01-13 23:58:02
  欣赏
  • 李寒秋: 举报  2018-01-14 15:38:37  评论

    这篇还是不错的,虽然讲得不全面深刻,但还是有启发有针对性的。
我要评论
作者:千年老猢狲 时间:2018-01-14 01:45:54
  @千年老猢狲 2018-01-13 04:43:35
  何必争同狼共舞,
  天寒咋与虎谋皮。
  真人自是神仙友,
  夜半三更弄鬼姿。
  政治属于国家,哲学属于人类。哲学家还是远离政治之漩涡的好。诗人当然也一样。
  -----------------------------
  @千年老猢狲 2018-01-13 13:53:04
  破落曾同狼共舞,
  穷寒咋与虎谋皮?
  真人自是神之友,
  夜半时常弄鬼姿
  -----------------------------
  人鬼神三位一体。
我要评论
作者:千年老猢狲 时间:2018-01-16 13:22:13
  @千年老猢狲 2018-01-13 04:43:35
  何必争同狼共舞,
  天寒咋与虎谋皮。
  真人自是神仙友,
  夜半三更弄鬼姿。
  政治属于国家,哲学属于人类。哲学家还是远离政治之漩涡的好。诗人当然也一样。
  -----------------------------
  @千年老猢狲 2018-01-13 13:53:04
  破落曾同狼共舞,
  穷寒咋与虎谋皮?
  真人自是神之友,
  夜半时常弄鬼姿
  -----------------------------
  @千年老猢狲 2018-01-14 01:45:54
  人鬼神三位一体。
  -----------------------------
  那是在西方,在东方三位一体的多了,不然怎么生万物呢?
作者:千年老猢狲 时间:2018-01-16 13:40:37
  当然人神能一体,势必人神似鬼魂。弄鬼装神真人事,失魂丧魄求本真。
作者:千年老猢狲 时间:2018-01-16 17:23:25
  @千年老猢狲 2018-01-16 13:40:37
  当然人神能一体,势必人神似鬼魂。弄鬼装神真人事,失魂丧魄求本真。
  -----------------------------
  的确人神能一体,当然死鬼恋幽魂。装神弄鬼玄虚事,字里行间见本真。
我要评论
作者:北斗离离万古觞 时间:2018-01-16 19:05:20
  杂文的确是短兵相接的匕首,这一顿刨丁解牛。
  • 李寒秋: 举报  2018-01-16 20:27:32  评论

    诗为文之余,作文这一关过不去的话还是老老实实地写作文去,不要投机取巧偷奸耍滑玩弄二十八个字五十六个字的文字杂技。
  • 北斗离离万古觞: 举报  2018-01-16 21:29:35  评论

    评论 李寒秋:文为政之余,诗为文之余... 诗词不是为政治服务的,杂文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鲁迅先生写了一辈子杂文,最终没有得到诺贝尔文学奖,因为他只有<阿Q正传>拿的出手,只是提名一下就此作罢,鲁迅不喜欢写诗词,因为诗词需要匪夷所思的想象力,这一点很多人不具备。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逝月初人 时间:2018-01-20 18:25:02
  哈哈楼主真是好玩,我喜欢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