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敲臭贾岛诗

楼主:LGY189 时间:2018-01-12 21:43:34 点击:470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韩愈敲臭贾岛诗》
  求富贵,先入伙;不求富贵,也得入伙。小圈子文化,决定我们必须入伙。但不是你想入伙,就能入伙。中唐诗人贾岛,年轻时努力试图进入“隐者”这个小圈子。坑人的是,隐者认为贾岛的资质不足以入伙,见他如见凶神恶煞,避之唯恐不及。
  贾岛白天去寻隐者,人家派个童子如此打发他:“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_《寻隐者不遇》”一句话,隐者不见他,团身回去吧。
  贾岛伤心落泪,决定晚上搞个偷袭,偷偷摸摸去推隐者的门。没想到,隐者早有准备,远远望见,跳窗跑了。贾岛推开隐者的门,在他家里溜达一圈,瞅瞅桥底和石缝,看看隐者到底躲在哪儿。检查一番之后,贾岛自觉无趣,但是他没有心灰意冷,在隐者家墙壁题诗一首:“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中树,僧推月下门。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_《题李凝幽居》”表达了自己一定要入伙的决心(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这天贾岛骑了个毛驴,念着这首诗,对其中“僧推月下门”的“推”,觉得还可商榷,于是手中比划“推、敲”,不觉冲撞了韩愈的车驾。
  韩愈听了贾岛的叙述,中邪了,沉思有顷,大声宣布:“敲!僧敲月下门,敲好。一是敲比推更搞事情,二是敲比推显得你有礼貌。”事情就这样敲定了?!这就是后世“推敲”一词的来历,脍炙人口。
  但是韩愈一“敲”,这个敲字,真的值得重新“推敲”。单从“僧敲月下门”一句看,韩愈说的不无道理。所谓改一字而动全诗,整首诗因为这么一“敲”,却都敲破了。
  首先,我们来看“僧推月下门”改成“僧敲月下门”后,前一句“鸟宿池中树”该怎么办?
  鸟宿池中树,贾岛不是抬头看的,而是贾岛低头看池中树影,发现有一只鸟。贾岛观察非常细致,为了寻找隐者是否躲在水底,是趴在池塘边看的。
  当他重重敲门时,鸟的反应必定和轻轻推门不同,所以这句得改:“鸟尿(吓尿)池中树”。
  其次,一个“敲”字,后面的顺承关系敲乱了。
  后面“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一句,是紧接“推”字发生的。现在改成了“敲”,这两句显得非常突兀。
  但是“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一联,从艺术的角度看,比"僧敲月下门”优秀得多。胡应麟《诗薮》:“如贾岛'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虽幽奇,气格故不如'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也。”
  这一联好的不能改,无奈之下,只有动静更大一点,仍旧改前一句,改成这样:“僧踢月下门”。动静也大,关系也顺,礼貌就顾不得了。要有礼貌的话,就这样改:“僧爬(翻)月下门”。
  最后,贾岛“敲”后,并没有人来开门接待,但是他自己硬闯进去了,壁壁角角都拿放大镜仔细张望搜寻,根本没有看出懂礼貌。归根到底,他不是敲进去的,是推进去或爬进去或翻进去的,“敲”有礼貌成了一个笑话。
  虽然很多人迷信韩愈的名气,认为凡是韩愈改的就必定是好的,但早有诗评家对此颇有微词。王夫之《姜斋诗话》说:“僧敲月下门,只是妄想揣摩,如他人之说梦,纵令形容酷似,何似毫发关心?知然者,以其沉吟推、敲二字,就他作想也。若即景会心,则或推或敲,必居其一,因景因情,自然灵妙,何劳拟议哉!”
  更为讽刺的是,自从韩愈替贾岛“推敲”后,贾岛三观改了,不求进隐者小圈子了,他连和尚都不做了,靠着韩愈一敲的名气,他还俗了!他努力应考争取功名,试图进一个更大的小圈子。悲哀的是,韩愈走得早,没能帮上忙。
  看来,隐者不见贾岛,不是怕他借钱不还,而是看不上他的人品,认为他不具备进入隐者这个小圈子的资格,确有先见之明。
  诗曰:
  求富贵先求入伙,
  小圈子有大文章。
  推敲千载声名事,
  去跪谁人捧个场?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虞某人 时间:2018-01-12 21:49:43
  你说敲字好还是推字好?其实僧推月下门更入味,推的吱呀声,比敲的笃笃声,更显静谧
  • LGY189: 举报  2018-01-12 21:51:52  评论

    所以才说韩愈改臭了呀。但韩愈地位高,一是迷信的人多,二是有水平的人真的不多。比如我和你,呵呵,说漏嘴了。
  • 虞某人: 举报  2018-01-12 22:01:51  评论

    评论 虞某人:饶你鸭嘴硬,呵呵。老虞再给你一条推比敲好的理由: 推是回自家庙,敲是去别人家。这秃肯定是回自家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冰黛儿 时间:2018-01-12 21:51:07
  唯一要求,别再冲钻了好吗土豪楼主大佬?
  • LGY189: 举报  2018-01-12 21:53:54  评论

    冤枉啊。我穷得一塌糊涂。况且我诗如梧桐,也不缺冰版这样的凤凰光顾啊。至于麻雀不来,我还不在乎呢。呵呵。
  • 冰黛儿: 举报  2018-01-12 21:57:48  评论

    评论 LGY189:土豪大佬每个新帖都带亮闪闪的钻高高悬顶,吓怕了,您先别再冲了啊,活雷锋太多也没办法~~~~~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疯吕岩 时间:2018-01-12 22:49:38
  咚咚咚
  锵锵锵
  当面锣
  对面鼓
  要唱就唱对台戏
  不要各玩各的独角戏
  演员的自我修养都读过吧?
  要对得起观众的票钱啊
作者:抱瓮客 时间:2018-01-13 00:02:12
  有见地。
作者:清贫乐K 时间:2018-01-13 07:33:35
  继续吃瓜,温柔一顶!
作者:杨门小玉 时间:2018-01-13 11:03:25
  拜读。问好!
作者:铁迂道人 时间:2018-01-13 11:38:22
  开脑洞,好文笔。
作者:李寒秋 时间:2018-01-13 14:57:31
  王夫之爷爷的诗论还是要认真学习的,他老人家的论诗水平稳居历代前三名。
我要评论
作者:春风秋水 时间:2018-06-14 11:43:02
  @李寒秋 2018-01-13 14:57:31
  王夫之爷爷的诗论还是要认真学习的,他老人家的论诗水平稳居历代前三名。
  -----------------------------
  王船山《姜斋诗话》:
  “僧敲月下门”,只是妄想揣摩,如他人之说梦,纵令形容酷似,何似毫发关心?知然者,以其沉吟“推”“敲”二字,就他作想也。若即景会心,则或“推”或“敲”,必居其一,因景因情,自然灵妙,何劳拟议哉?
作者:春风秋水 时间:2018-06-14 11:46:28
  韩愈帮助贾岛改诗一事,纯粹是子虚乌有。
  郑珍《巢经巢文集》卷五《跋韩诗送无本师归范阳首》:“《刘公嘉话》记岛以炼推敲字误冲京尹事,洪(兴祖)、樊(汝霖)诸子已辨其乌有,而《摭言》载岛因索句唐突刘栖楚被系,迹颇相似,《新唐書》遽信采以入传。以余考之,亦谬谈也。岛集有寄栖楚诗云:‘友生去更远,来书绝如焚。’通篇词意并见岛与栖楚为同辈旧交,何得有系岛事?《新书》殆失之不考。又以岛集与此《送无本师》参证,岛于韩公门亦可略见始末,益见《嘉话》之非。岛携新文见张籍、韩愈途中成诗云:‘袖有新诗文,欲见张韩老。青竹未生翼,一步万里道。仰望青冥天,云雪压我脑。失却终南山,惆怅满怀抱。’此知岛由幽都携所业来谒公,先至长安见张籍,而后赴洛,故题与诗皆叙张先韩,而诗尚作于见张之先也。雪失终南,知见张在元和五年冬至六年春,走洛见公,遂从公游。故公《送无本》诗云:‘始见洛阳春,桃枝缀红糁。’则《新史》谓禁僧不出,为诗自伤之云,亦不足信。是年秋,公迁职方,岛或随公入京,及十一月告归范阳,公作此诗送之。是后至长庆四年,公告病居城南庄,岛复来见公,有《黄子陂上韩吏部》诗云:‘(石楼云)一别,二十二三春。相逐升堂者,几为埋骨人?’盖从元和七年计,至长庆四年为十三年也。公庄在黄子陂岸曲,张籍祭公诗所称‘地旷气色青’者。籍诗叙池上侍公事云:‘偶有贾秀才,来兹亦同并。’即是指岛。公泛南溪,岛亦陪侍,有《和韩吏部泛南溪》诗。不久公卒,则岛必见公属纩。此岛于韩门始末可考者。”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