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诸兄雅集拈"江湖夜雨十年灯"七字,得八人十数篇

楼主:珠江笑笑生 时间:2020-12-02 13:39:08 点击:442 回复:3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鹿兄拈江字
  踏雪感怀
  天飞小雪,踏步远望,感事而叹!
  松暗南山寒淡雪,滔滔云锁一帆江。凭楼每叹影无两,临水清音鸥有双。
  白发何而因读史,青天嗟处是怀邦。不缘萧瑟说悲事,空对霜花看寺幢。

  阊门兄拈湖字,
  乌坠青山月坠湖,先生与我各岐途。管宁席割休言失,叔夜琴摧忆岂无。
  大雅何曾轻御者,痴情终究作常奴。三吴秋日耽风雨,犹记冰心贮玉壶。

  我用"夜"字。
  怀友人,
  玉衡移北窗,斜月冷清夜。云薄积鲛纱,光流镀兽瓦。鹤书空自多,蝶梦岂能假。梦里若相逢,梦醒且莫讶。君心独小楼,吾亦寒灯下。

  妖兄拈"雨"四绝
  其一
  情多未足梨花雨,不待春芳空自诩。
  绿减香增为哪般?攻攻受受风怜取。
  其二
  小醉归家婆又妩,情多正足梨花雨。
  龙池碧映艳阳天,铁杵磨来春水柱。
  其三
  雪色寒烟金凤舞,天真不觉流光苦。
  情多未足梨花雨,散尽相思明月聚。
  其四
  拨弦一曲高千古,不许沉鱼落雁伍。
  坐对红绡底事澜,情多未足梨花雨。


  哼兄拈"十"字,新韵。
  年复一年日复日,青春既逝老将至。懒凭丝竹写深哀,聊借溪山消壮志。应笑痴情转纵情,欲忘此世为何世。回头五十九年非,终觉人生在自适。

  游鲤兄拈"年"字
  与珠江兄
  栖蛰城隅年复年,人如黄鹤事如烟。华庭玉树空花后,孤月芸窗仄案前。
  远道遥来诗约定,殊途归受梦牵连。天涯风土待重识,拈韵呈君第一篇。


  孤雁兄拈灯字
  青衫落落骨崚崚,睛雨天涯自曲肱。一棹情非辽海鹤,十年身许读书灯
  岁凋江笔空怀玉,草没殳虫妄语冰。忍看桃源成故事,斯尘来去尽如僧。

  起名兄亦灯字。
  三年半失旧鸥朋,曾步珠江共把肱。今夜小蛮腰健否,了知裙带幻千灯。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无对i 时间:2020-12-02 13:43:17
  先坐了。学习~!
楼主珠江笑笑生 时间:2020-12-02 16:16:53
  踏雪感怀
  天飞小雪,踏步远望,感事而叹!
  松暗南山寒淡雪,滔滔云锁一帆江。凭楼每叹影无两,临水清音鸥有双。
  白发何而因读史,青天嗟处是怀邦。不缘萧瑟说悲事,空对霜花看寺幢。

  首联佳景,颈联何而稍拗,结好。
  鹿鸣兄诗,布局老到,用词清丽,多有值得我学习处。
  • 妍妍小狐: 举报  2020-12-02 16:36:34  评论

    小鹿和老尼写完互捧太欢乐了, 老尼夸小鹿大才,小鹿干脆说老妮是九儿~ 我是看一遍笑一遍~
  • 鹿鸣云中: 举报  2020-12-02 17:00:54  评论

    谢珠兄夸奖!握手,谬奖了,惭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楚人山庄 时间:2020-12-02 16:42:55
  欣赏佳作!
楼主珠江笑笑生 时间:2020-12-02 19:13:29
  阊门兄拈湖字,
  乌坠青山月坠湖,先生与我各岐途。管宁席割休言失,叔夜琴摧忆岂无。
  大雅何曾轻御者,痴情终究作常奴。三吴秋日耽风雨,犹记冰心贮玉壶。
  阊门兄亦作手,首句日月之分途,以兴全诗。次联言及虽各歧途,而实怀念。唯拈韵雅集,不宜过萧瑟,叔夜琴摧,宜尽量不用。
  颈联今典,御者,闻笑笑生为司机,痴情大抵说笑笑生情诗吧。
  结示冰心于玉壶,其有意乎。
我要评论
楼主珠江笑笑生 时间:2020-12-02 20:30:03
  我用"夜"字。
  怀友人,
  玉衡移北窗,斜月冷清夜。云薄积鲛纱,光流镀兽瓦。鹤书空自多,蝶梦岂能假。梦里若相逢,梦醒且莫讶。君心独小楼,吾亦寒灯下。
  陋作不评


  妖兄拈"雨"四绝
  其一
  情多未足梨花雨,不待春芳空自诩。绿减香增为哪般?攻攻受受风怜取。
  其二
  小醉归家婆又妩,情多正足梨花雨。龙池碧映艳阳天,铁杵磨来春水柱。
  其三
  雪色寒烟金凤舞,天真不觉流光苦。情多未足梨花雨,散尽相思明月聚。
  其四
  拨弦一曲高千古,不许沉鱼落雁伍。坐对红绡底事澜,情多未足梨花雨。
  妖兄用辘轳,诗佳,然与余旧作云雨近,不宜解。



  哼兄拈"十"字,新韵。
  年复一年日复日,青春既逝老将至。懒凭丝竹写深哀,聊借溪山消壮志。应笑痴情转纵情,欲忘此世为何世。回头五十九年非,终觉人生在自适。
  哼兄诗于天涯别具一格,盖一切诗法,赋比兴,炼字,句型,都不在意,然诗成往往又不谋而合者多。究其因,我以为哼兄学诗之路与众不同,哼兄之法是大量阅读,读古人之作见合其胸襟意气者,则自其中出,而前人之诗法,不觉于其中矣。此钝剑无锋也。哼兄诗,略似王梵志,然又与王不同,哼兄诗见书卷气,以是观之,哼兄诗其实不可学,果然读万首诗,自能作好诗,然而不如偷偷学点什么"作诗法"快些。
  此诗亦哼兄一惯风格,气韵流畅,立意慷慨。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净品 时间:2020-12-03 09:41:31
  来欣赏。来学习。
楼主珠江笑笑生 时间:2020-12-03 10:22:36

  孤雁兄拈灯字
  青衫落落骨崚崚,睛雨天涯自曲肱。一棹情非辽海鹤,十年身许读书灯
  岁凋江笔空怀玉,草没殳虫妄语冰。忍看桃源成故事,斯尘来去尽如僧。
  孤雁兄诗一惯的壮远浑厚,斯尘来去尽如僧,好结,唯颈联江笔对殳虫略不妥,殳虫,殳书与虫书也,江笔,江淹之笔?

  起名兄亦灯字。
  三年半失旧鸥朋,曾步珠江共把肱。今夜小蛮腰健否,了知裙带幻千灯。
  起名兄诗意佳,小蛮腰乃广州电视塔,幻千灯,实景也。把肱,略偏,大约把臂之意,亦谢兄赐诗。
作者:非草即花 时间:2020-12-03 12:00:41
  大师手笔,只能远观无法模仿~
作者:鲜于鱼 时间:2020-12-03 20:09:41
  玉衡移北窗,斜月冷清夜。云薄积鲛纱,光流镀兽瓦。鹤书空自多,蝶梦岂能假。梦里若相逢,梦醒且莫讶。君心独小楼,吾亦寒灯下。

  全诗有一关键字曰北,敲黑板期末必考。千万不要以为这个北字是随便想出来滴。为毛不是东窗南窗西窗,偏偏是北窗?因为友人居住的城市在北方,北方有佳人嘛,就是这个意思。前二联造景,中规中矩。惟鲛纱少见,一般用鲛绡。积字不稳。何如透何如绕何如浮。第三联鹤书是什么鬼?难道友人是隐士,而你想招隐?第四联承前面蝶梦,没问题。尾联无厘头,按时间顺序,更应该是在第三联的位置上。总不能做了老半天变毛毛虫成蛹破茧化蝶乱七八糟的梦以后,你的女性友人还在自己的小楼上,默默等你梦醒掀开被子穿好衣服开灯,再同时开启相思模式吧。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二点零排量 时间:2020-12-03 20:18:57
  南窗西窗看不到玉衡
我要评论
楼主珠江笑笑生 时间:2020-12-04 08:56:48
  栖蛰城隅年复年,人如黄鹤事如烟。华庭玉树空花后,孤月芸窗仄案前。远道遥来诗约定,殊途归受梦牵连。天涯风土待重识,拈韵呈君第一篇。

  游鲤兄的这首是我最喜欢的,前前后后,吟咏数篇,几能诵之,想见作诗者之风华。极爱华庭玉树空花后,孤月芸窗仄案前一联。诗之佳处,微处,予靳与外人道。固迟迟不评。
  此次雅集,余于比兴,人微言轻,才士名家,往往矜重,幸二三字不弃,深谢。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