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妖姬”白光传奇(图文)

楼主:海天徜徉 时间:2014-03-15 11:16:00 点击:2940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代妖姬”白光传奇

  文:海天徜徉


  这是一张民国的老照片。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烫着波浪卷,方脸、长眉,神情“烟视媚行”,却又带着西方女人那种直白大胆的丰神冶丽,当时的人们见惯了周璇的甜美、阮玲玉幽怨、胡蝶的华贵、王人美的俏丽------照片上的女人无疑是独特而另类的。她,就是20世纪中国影歌坛的“一代妖姬“白光。

  “白光”这个名字,对于我们内地年轻人来说,多少有些陌生。这么说吧,20世纪40年代周璇是传统中国女性的典型,温柔甜美、楚楚动人;白光就是和她齐名的反面,纸醉金迷、放浪形骸的代名词。

  离奇恋情

  白光,原名史永芬,1921年6月27日生于北平,父亲为国民党爱国名将商震部队的军需处长。学生时代,她曾参加北平沙龙剧团,演出过曹禺的名剧《日出》。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并占领北平之后,为利用文化渗透,推行它的侵略政策宣扬所谓的“中日亲善”。于1938年由日本“东和商事映画部”来拍摄一部叫《东亚和平之路》的宣传电影,要全用中国演员。遂在北平公开招募。最后选中六人,三女三男,女演员分别叫李明、史永芬还有仲秋芳。后来,史永芬取艺名为“白光”。对于这个名字,白光自己是这样解释的:“因为我演过话剧之后要拍电影。电影是什么?不就是一道白光射在银幕上嘛。好吧,我就叫白光吧!”她就连取名都透着股子直接和干练。

  《东亚和平之路》拍出来后并没有什么影响,“东和商事”其后也没拍出什么好片子,但是白光却因此认识了负责这个项目的日本人山家亨,山家亨曾经是大名鼎鼎的女间谍川岛芳子的初恋情人,他与“满映”理事长甘粕正彦的关系非同寻常,而甘粕正是“满州国”的主要策划者之一,山家亨这次拍片又产生了新恋情,他和与白光一起被选上的一名女演员发展成情人关系,这名叫李明的女演员因此在工作上处处受到照顾。 不过不久之后,山家亨就结束了与李明的关系,李明另嫁他人,而白光与山家亨公然生活了到一起。

  这样一直到1943年,山家亨被召回日本,白光随他前往。在日本,白光拜在著名声乐家“蝴蝶夫人”三浦环女士门下悉心研习声乐,与李香兰是同门师姐妹。山家亨回国后就被捕,以“叛国、泄漏机密、违犯军纪、吸毒”等十多条罪名受审。这个时候的白光公然发表文章,题目是《我怀念我丈夫》,她说:“他有‘斯巴达’武士的勇敢,但他又像小猫般地驯熟------”还为山家亨四处奔走。但白光在日本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女人、山家亨无名无分的情妇,所以根本没人理睬她。不久,山家亨被定罪,白光悄然回国,到了上海。白光这次归来,成了她生命的转折点。

  歌声魅影

  白光回国不久,接拍了影片《桃李争春》,她在片中与当时有着“孤岛影后”之称的陈云裳演对手戏。白光演反派,老练而成熟,并在片中唱主题曲《桃李争春》,一鸣惊人。这部片子令她一炮走红,当时有评论写道:“白光把剧中的反派女角演得叫人又爱又恨,那顾盼神飞的修眉俊眼撩人心动,勾魂摄魄的低吟浅唱醉人心田,一句话,够味儿。”白光的形象,一扫当时银幕上那种娴静清纯女星、千人一面的枯燥,征服了整个上海滩与电影圈。

  此时电影公司高层,见到了白光不容忽视的独特个人魅力及巨大的商业价值,以至当时的影片中一旦有类似“坏女人”的角色,总是不假思索地想到白光。她的银幕之路落入了一个既定模式:一部电影、一个“坏女人”,一首好歌。

  白光当年主演的那些电影,今天我们已经无缘看到,但是她唱红的一些流行歌曲,我们却依然熟悉。像《如果没有你》、《假正经》、《葡萄美酒》、《魂萦旧梦》、《等着你回来》------这些歌曲每个年代都有不同歌手的演绎,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原唱都是白光。

  1949年,白光赴香港,加盟张善琨主持的长城电影公司,1949至1951年,她先后拍摄了《荡妇心》、《一代妖姬》和《血染海棠红》三部影片。

  《一代妖姬》是根据法国著名歌剧《托斯卡》改编的。描写一位红女伶为了恋人的死而殉情的故事,该片上映后轰动一时,此片一举奠定了长城电影公司在香港影坛的地位,也是白光的“顶峰之作”。由于白光擅长表演“妖姬”、“荡妇”、“坏女人”一类的角色,因此“一代妖姬”也就成为了白光的代号。

  白光和周璇一样,也几乎是每片必歌的。表演上豁得出去,襟怀也很坦诚。尤其是那低沉柔美又带懒慵韵味的磁性嗓音,确实叫歌迷们如痴如醉,加上她那一口标准的京片子,咬字吐词极富感情,更夹着一种放浪形骸的味道,让喜欢听她的歌的人们永难忘怀。

  因为曾和李香兰同拜一师研习声乐,所以白光对于歌唱有很深的根基。她的声音懒洋洋的,感性缠绵,独树一帜。她那低沉的嗓音,成为中国中低音女歌手模仿的范本。后来的徐小凤,梅艳芳、蔡琴等女歌手,无不受她的影响。白光的名曲《如果没有你》、《叹十声》、《等着你回来》、《假正经》等,后来的歌手几乎全翻唱过。邓丽君、凤飞飞、费玉清等翻歌强将,更是没有放过她的几首名曲。

  但是凡听过白光的原唱的人,就会发现后来者到底还是缺少点一代妖姬的“妖劲儿”,不管是徐小凤、叶玉卿、梅艳芳、 邓丽君,还是蔡琴、凤飞飞、费玉清------都没有白光歌声中那种虚虚实实、若即若离、正搔到人痒处的巧妙拿捏,而白光的那种拿捏简直让人舒服到难以言说的地步。

  白光在自己的歌里唱道:“假正经,假正经,你的眼睛早已经在溜过来,又溜过去,偷偷的看个不停;难为情,难为情,什么叫做难为情,想爱我要爱我,你就痛快的表表明”。最后还连讥带笑加挑逗地旁白一句,“何必呢!”

  白光就是这样,妖娆的沉沦,即使堕入十八层地狱,也有一股狠劲和风情,让那所谓的“经”和“道”露出真面目。

  白光的魔力,并不是简单的缘于她的肉体、脸蛋或者歌喉,据说她胸前一马平川,是“太平公主”,但是她骨子里浑然天成的风骚狂浪,让多少人又爱又怕又难以抗拒。

  曾执导电影《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的香港大导演李翰祥回忆说,他从小就喜欢听白光的歌,小小年纪耳濡目染,不经意哼唱白光演唱的《假正经》,结果因此挨了二叔一顿打。据说,蒋介石生前也非常欣赏白光,每年做寿,都要亲点白光到场。

  这就是当时的社会现状,很多“正人君子”一面忍不住心猿意马,一面又扳起脸斥责“一代妖姬”;真实的白光就像一根芒词,刺穿了多少男人伪善的面具。

  亦正亦邪

  1951年,白光和一名美美国飞行员结婚,双双同往日本东京定居,但不久又离异,此次不成功的婚姻还让她搭进了很多精力和金钱(光是开庭就有20多次)。白光曾经叹息:“我这个人做人失败,得罪不少朋友,婚也结得不好,一路走来,始终没有碰到一个真正爱我的人。” 1959年,在遭受了婚姻和事业的失败之后,白光重返香港,淡出影坛。1960年代,白光再赴日本创业,开自己的夜总会,居然也能生存下来(白先勇的名著《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中的“金大班”就是以白光为原型的)。

  据说生活中的白光是个简单豪爽的人,但围绕着她的传说却不曾中断过,有人提出一种观点,说白光其实是个女间谍,她去日本原就是为了窃取情报。而和她同居的日本特务山家亨受她影响,因为同情中国,所以被日本军事法庭招回国,以‘通敌亲华’等罪名判处10年徒刑。战后李香兰和川岛芳子都被推上了军事法庭的审判台,一个被遣送回国,一个被枪毙。但是没有资料记载白光在抗战胜利后受到过任何的惩罚,她依旧活跃在40年代上海的娱乐圈内。大多数,时候白光都否认自己有“间谍”身份,说没有那么传奇的故事。可也有一次,她似乎漏了一点口风,说“就让我为自己的祖国做点事情吧”,这似乎又构成了另外一种暗示。

  “一代妖姬”白光究竟是不是间谍?如果是,那她是哪方的间谍?姓“国”还是姓“共”?抑或她是一名双料间谍?

  那一团团历史迷雾背后的真相,就实在不是我的微薄之能所能解开的了。

  作为一个放浪形骸的狐媚美人,白光其实韧性惊人,1959年,她患上了血癌,之后,又得了子宫癌,1999年肠癌再次上门,如此两次三番,她最后居然还能以78岁的高龄溘然长逝,实在堪称传奇!

  有一段时间,这个大胆、泼辣、摇曳多姿的女人,唱着“我要你常在我身边,厮守着黑夜,直到明天。夜长漫漫,人间凄寒,只有你能带给我一点儿温暖------”,就那么安安静静一个人感受着人间凄寒,漫漫长夜。

  直到1969年,白光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登台演出,遇到比她小20多岁的忠实影迷颜良龙。颜良龙的父亲老颜先生就是白光的影迷,而小颜先生比白光年轻26岁,他是个商人,在吉隆坡经商,他对白光体贴入微,对她呵护备至,原以为今生和婚姻绝缘的白光终于等来了她的爱情,她毅然追随爱人迁居吉隆坡,两人虽然没有一纸证书,却长相厮守30年,跌破一大堆俗人的眼镜。别人问白光为什么选择小颜先生,她的回答也极具“白光特色”,“缘分来了,千军万马都挡不住”。

  曾创作小说《霸王别姬》、《秦俑》、《胭脂扣》的香港女作家李碧华非常欣赏白光,称白光“大情大性,敢爱敢恨,快人快语,心狠手辣”。“心狠手辣”?亦正亦邪?也许,白光的性情所至,就是李碧华眼中的“亮点”吧!

  1994年白光赴台参加世界电影资料馆珍藏影片特展,展映的影片中包括她主演的四部影片:《一代妖姬》、《血染海棠红》、《雨夜歌声》和《玫瑰花开》。同年8月6日,上海东方电视台在荧屏上报道著名影星白光赴台湾参加影展活动的消息。这是白光和大陆影迷阔别45年后的首次曝光。

  白光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1995年出席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和徐小凤一同担任颁奖嘉宾。媒体评价这位74岁的老女人“依然风格老辣,修炼成精,魅影绰约。”

  2000年,著名国际成人杂志《花花公子》(PLAYBOY)二月号,以20世纪中外性感红星为封面专题,选出近百位中外性感尤物,白光赫然名列其中。香港也将白光列为星光大道第22星。

  可是这些,对于白光来说都不重要了,经历了那样的千回百转的人生起伏,她最终却是如此的云淡风轻,也许,她是千年白狐转世,早已功德圆满、修炼成精了。

  1999年8月27日,白光因结肠癌病逝于吉隆坡,享年79岁。颜良龙遵照她生前的遗嘱,丧事低调处理,将她在吉隆坡市郊富贵山庄墓地。

  一代妖姬最终仙逝。


  

  写于2014年3月14日5:20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次 发图:7张 | 更多 |
楼主海天徜徉 时间:2014-03-15 11:16:31
  20世纪中国影歌坛“一代妖姬”
  
  白光。
楼主海天徜徉 时间:2014-03-15 11:16:55
  20世纪中国影歌坛“一代妖姬”
  
  白光。
楼主海天徜徉 时间:2014-03-15 11:17:38
  电影《东亚
  
  和平之路》的演员,依次为:徐聪、白光、李明、李飞宇、仲秋芳,其中徐聪日后成为“满映”头号当红小生。(此图转载自箴雨的博客)
楼主海天徜徉 时间:2014-03-15 11:18:31
  白光琴墓与墓志铭


  
  白光的琴墓在马来西亚士毛月富贵山庄。她的坟墓很特别,一直播放着她的歌声。拾级而上,可以看到一排黑白相间的琴键,上面隽刻着她演唱的《如果没有你》的五线谱的一段歌。自从白光安葬在富贵山庄的消息传开后,许多歌迷慕名而来,其中不乏中国大陆、香港等地华人歌迷,连德国、丹麦及西班牙的洋人也不惜远道观光。

  2000年,白光的陵墓在原地落成,墓地宽敞,占有九个双人墓穴,由中国设计师精心设计,材料也全部从中国进口,整个建筑显得美观而庄严:正中是白光的圆框遗像,靓丽动人的笑容栩栩如生;左首墓碑刻有“一代妖姬白光永芬史氏之墓”,具名是“永远爱你的知心人颜良龙立”。沿着墓旁的石级而上,就可以看到在一块黑色的大理石上雕刻着墓志铭,墓志铭由她的夫君颜良龙亲自撰写。内容节录如下:

  “生于一九二一年的歌影双星白光,走过动荡与繁华的岁月,从大时代的北平到今天的吉隆坡。白光为人至直,够风度、够帅、够豪放、够勇敢,是位传奇女子。白光在歌坛辉煌的成就比在影坛的成就更大,虎留皮,人留名,白光一直没有枉费此生,其愿已满。白光一九三七年赴日本留学,就读于东京日本大学音乐系,一九四二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从事电影工作。《桃李争春》一片奠定了她的电影生涯,她天生丽质,貌美妙乐,艳光四射,魅力迫人。她以炉火纯青之演技与独特美妙之歌声风靡了无数的影迷和歌迷。一九五零年,战后的白光返香港分别担任电影制片、编剧、导演和女主角,赢得‘一代妖姬’、‘绝代尤物’之名,被冠为‘中国艺坛之光’------我们决定再续前缘,生生永远相亲相爱。—夫颜良龙立”

  墓志铭下面铸有一排黑白相间的琴键,琴键上端刻有《如果没有你》的五线谱一行,那是因为白光生前曾经表示,在她演唱过的众多的歌曲中,《如果没有你》是她最喜爱的一首。如果按动石级上的琴键,立即会传出白光的悦耳动听的歌声:“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我的心也碎,我的事也不能做------”这一自动播放歌典的装置是特邀一位外国工程师设计,在当地尚属首创。

  墓地四周种植了各种花草,并摆放了石桌和石椅。白光之墓建成后,前往凭吊和参观者络绎不绝—“琴墓”,就此成为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一处名人遗迹和文化景点。



楼主海天徜徉 时间:2014-03-15 11:19:08
  1940年,
  
  出生于广州的美女影星陈云裳在上海被影迷票选为“中国电影皇后”,人称“孤岛影后”。
楼主海天徜徉 时间:2014-03-15 11:23:01
  “满映”与甘粕正彦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并占领北平之后,为利用文化渗透,推行它的侵略政策宣扬所谓的“中日亲善”。于1938年由日本“东和商事映画部”来拍摄一部叫《东亚和平之路》的宣传电影,要全用中国演员。遂在北平公开招募。最后选中六人,三女三男,为徐聪、史永芬、李明、李飞宇、仲秋芳,这六人中的男演员徐聪日后成为“满映”头号当红小生,女演员史永芬后来取艺名为“白光”。

  《东亚和平之路》拍出来后并没有什么影响,“东和商事”其后也没拍出什么好片子,但是白光却因此认识了负责这个项目的日本人山家亨,山家亨曾经是大名鼎鼎的女间谍川岛芳子的初恋情人,他与“满映”理事长甘粕正彦的关系非同寻常,而甘粕正是“满州国”的主要策划者之一,那么,“满映”是一个什么机构,甘粕正彦又是什么人呢?

  满映,全称“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简称“满映”,是伪“满洲国”时成立的一个电影机构,是日本军国主义者一手策划和控制的宣传工具。经过日本侵略者5年的策划准备,1937年8月,伪“满洲国”通过了“电影国策案”,决定在伪满“首都”新京(现长春)成立“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同年8月21日,由“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与伪满政府联合出资,正式建立“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

  “满映”成立之初,总部设在新京的日毛大楼二楼,暂时借用二道沟宽城子火车站的一座仓库作为临时摄影棚。“满映”新驻所由日本建筑师增谷麟仿照德国乌法电影制片厂的建筑形式及布局进行设计,于1939年11月在洪熙街602号(今长春市红旗街1118号长春电影制片厂址)落成。新址占地1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0294平方米,包括一座办公楼,六座摄影棚,一座录音室,一座洗印间及大道具厂等附属建筑。“满映”拥有宽大的拍摄场地及精良的设备,其摄影效果达到当时世界最高水平,成为当时亚洲最大的电影企业。现仅存的满映主楼和小白楼两座建筑,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39年,曾任伪满“民政部”警务司长的日本人甘粕正彦被任命为“满映”的理事长。甘粕正彦,日本特务,1912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二十四期。1921年任宪兵大尉。1931年到中国东北,在沈阳宪兵分队任职,参与策划侵略中国的九一八事变,炮制伪满洲国傀儡政权活动。1932年任伪满“民政部”警务司司长,是伪满警察的最高头目。1937年任伪满“协和会”中央本部总务部部长兼规划部部长。1939年任“满洲映画协会”理事长,有“满洲夜皇帝”之称。

  “满映”当时生产的影片分为“娱民”、“启民”和“时事”三种影片。李香兰是当时满映的大红明星。在“满映”存续的八年间,共拍摄故事片108部,教育片及纪录片189部。编辑发行《满映通讯》(日语版)307号,《满映时报》(汉语版)313号,《满洲儿童》55号。“满映”的电影大量宣传所谓的“东亚共荣”、“日满协和”、“王道乐土”,迷惑东北人民,美化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维护日本侵略者在东北的殖民统治。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满洲国”灭亡。时任“满映”理事长的甘粕正彦服毒自杀,“满映”解体。在中共东北局的领导下,1945年8月下旬,成立了东北电影技术者联盟和东北电影演员联盟。9月上旬,两“联盟”合并,称东北电影工作者联盟。1945年9月中旬,满映看守理事和田日出吉向联盟移交权力和资产。10月1日,成立了东北电影公司,它是中共直接领导建立的一座正规电影制片厂。1946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占领长春,4月18日,舒群持东北民主联军周保中将军签署的命令,正式接管了原“满映”
  
  的设备器材。后中共暂时撤出长春,1946年10月1日,东北电影公司改名东北电影制片厂。1949年4月初,东北电影制片厂迁回长春。1955年2月改名长春电影制片厂(即“长影”)。
作者:sxwjhui 时间:2014-03-15 16:28:04
  继续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